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P.A.Works"

有关动画片《白箱》的感想及推荐

  我曾经发过一条类似这样意思的微博:ACGN作品,是十几岁的主人公的故事、二十几岁的人去Cos扮演、三十几岁的人制作、四十几岁的人企划及编剧、五六十岁的人才是项目的出资者。所以以经典的EVA为例,尽管主角碇真嗣是十四岁的少年,但他所说的话、所表达的思想,可能是背后一群中老年人所要传达的。这或许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年龄逆行的青春表达。   《白箱》就是讲了这么一个故事:它以片中虚构动画公司“武藏野动画”的日常工作方方面面为主题,展现了动画制作业界遇到的各种问题、从业人员的各种想法、经历、抱负和困扰。

从那天起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的歌——Key社发展历史回溯(八)

接上篇 原文连载于《二次元狂热》,转帖请保留此行 从那天起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的歌——Key社迎来十周年 虽说剧本上要达到『Clannad』的高度十分困难,Key社另辟蹊径在保持剧本水准的同时增加游戏性的做法也使得『Little Busters!』成为一部佳作,虽然先全年龄再18X版追加剧本的做法引来些许微词,不过最初看到CV阵容的时候敏锐点的玩家也都能猜出个大概,于是当CV在EX版中集体脱掉马甲的时候大家也只有会心一笑了。事后麻枝准的封笔宣言也被事实证明只是他一时的心血来潮,都乃河勇人与Na-Ga也顺利扶正上位,Key社可谓是一路高奏凯歌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在企划新作的同时也开始了坐吃山空的日子。 从2007年7月的『Little Busters!』到2010年6月的『科多Wafter』,Key社除了一部追加了18X剧本的『Little Busters!EX』就再无新作,不过这两年Key社也没闲着,靠着动画影响力的扩张把原先的旧作又拿出来炒了一遍冷饭。『Kanon』、『Air』、『Clannad』、『智代After』先后移植PSP,『Clannad』还在08年发售了XBOX360版引发了不小的轰动,一度因为『偶像大师』和『Clannad』的关系,XBOX360成了日本宅男的第一选择,这些移植作品中除了『Kanon』的PSP版语音不完全外其它的几部都可谓诚意很高。能让Key社这么遍地开花或许还是『Clannad』动画版带来的影响力,07年10月和08年10月京都分别制作的『Clannad』与『Clannad AS』所造成的影响力相信已经无须笔者过多介绍了吧,真希望早日能够看到『Little Busters!』的动画版。(注:当初写这篇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后来动画版竟然给了J.C.) 时光荏苒已经到了2009年,距离文章开头笔者介绍的Key社成立一晃也已经过了十个年头。由于Key社成立的日期已经不可考了,于是通常都把2009年2月28日的“Key 10th MEMORIAL FES”这天定为十周年的日子,从当年办公室里只有6名员工的小作坊发展成如今Galgame界的苍天巨树,相信在笔者挖掘到的故事之外的趣事还有很多很多。在为期两天的Key社十周年纪念活动中不但可以看到历代作品的展示,还能现场近距离听到折戸伸治、樋上いたる、ちろ的Talk Live,『Clannad』剧作家魁、都乃河勇人和各位声优的脱口秀,以及麻枝准自弹自唱的小型演唱会,没有亲赴日本参加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活动实在是笔者人生中的一大遗憾。 人生的赞歌——音乐成就初斩获的『Angel Beats!』 2009年对于键子来说除了Key社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外,另一大惊喜就是麻枝准企划的原创动画『Angel Beats!』了。其实最早在07年的时候在『Little Busters!』的四格漫画版中就透露过相关信息,结合07年Key社的另一位曾经的元老久弥直树负责剧本的原创动画『Sola』,笔者不免要猜测这是魔与神的暗中较劲。当然这些猜测并没有什么根据,不过历史这东西往往十分有趣,看似不合的两人追求的不同道路最终却又殊途同归,『Sola』的动画并不算成功,虽然『Angel Beats!』也并未强到哪去,但相比之下还是魔王略胜一筹。 在『Angel Beats!』中麻枝准不但负责了动画的企划和剧本,连动画的音乐也一手包办,创作出了诸如『Crow Song』、『一番の宝物』、『My Soul,Your Beats!』这样脍炙人口的曲目,并捧红了Girls Dead Monster这样的组合,如果说在『Angel Beats!』中麻枝准首次负责动画剧本的表现差强人意的话,那么他在这部动画中表现出来的在音乐方面的造诣就有目共睹了。认真阅读此文的读者可能还记得在文章开头部分介绍麻枝准的时候说过他最早在加入游戏界成为一名脚本家之前的愿望是成为一名音乐制作人,看来麻枝准那么多年来还是不忘自己的梦想并在十多年后终于在另一领域达成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梦。联想一下Key社十周年庆典活动中麻枝准并非以一名脚本家的身份出场和几名剧本家一起进行脱口秀,而是举办了自弹自唱的演唱会,再结合之后的作品中麻枝准都并未实质性地参与剧本工作,在『Rewrite』中也仅是作为QC(质量监督)参与制作,虽然在剧本方面并未完全封笔,但Key社十周年之后的麻枝准,我们更多的还是会在音乐上聆听他的声音。 其实在『Angel Beats!』中不难挖掘出这样的痕迹,各位不知道是否还记得SSS中有一位叫做的TK满口英文的人物,其实TK就是TM NETWORK的缩写,而TM NETWORK是麻枝准高中时期很喜欢的小室哲哉成立的一个音乐团体,TK的绝大多数台词都捏他自TM的歌曲,麻枝准也多次在一些访谈中谈及自己学生时代接触音乐的生涯时总是提起小室哲哉和TM NETWORK,可以说这也是麻枝准对于自己学生时代偶像的一种致敬。『Angel Beats!』播放期间还一度传出了麻枝准操劳过度病倒的消息,尽管之后表明并无大碍但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麻枝准在这部动画中倾注的爱。动画完结之后在一次京都大学的演讲中,麻枝准曾表示会把这部作品Galgame化,不知道游戏化之后的『Angel Beats!』又会给我们带来一个怎样的惊喜。先动画再游戏这样的模式在圈内貌似只有5pb.当年的『Myself;Yourself』曾经做过,但『Myself;Yourself』的动画更相当于游戏的预告片留下了许多的谜团,但『Angel Beats!』的动画相对来说已经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了,虽然由于动画篇幅问题,很多剧情都节奏有些问题,但不知这次麻枝准会在游戏中给我们带来什么新的惊喜。 ————————作品简介———————— Angel Beats! 人生对我来说是仅有一次的 原作、系列构成、编剧——麻枝准 导演——岸诚二 角色原案——Na-Ga 原创音乐——ANANT-GARDE EYES、麻枝准 音乐制作——Visual Art’s、1st PLACE 动画制作——P.A.Works 关于《Angel Beats!》这部作品,笔者曾多次撰文进行评价,比如这篇《仅次一次的人生赞歌》。最终给出的结论是毁誉参半和商业化成功这两个观点。作为麻枝准剧本回归之作加之Key、P.A.Works、Aniplex、电击GS的四家联合打造的作品,键子们不免对她有些期望过高。事实上AB在动画节奏上是有硬伤的,这是由于动画剧本和游戏剧本的差异性,首次为动画写剧本的麻枝准很难把控好动画该有的节奏,而动画监督岸诚二又是个比起正剧更擅长喜剧的监督。诚然,AB是一部优秀但非顶尖的作品,但我们无法否认她商业化上的成功。AB捧红了Girls Dead Master,甚至音乐CD的销量一度能和《轻音》分庭抗礼,几张专辑都有着不错的销量成绩。后麻枝准时代,比起剧本大魔王更愿意施展自己音乐方面的才华,这点麻枝准做到了。另外从AB开始进一步感觉到了Key社内的一些变动,封笔的大魔王包办了AB的原作、系列构成、脚本和主题曲,Na-Ga再次上位其假凉宫版人设鼓噪一时,这时原来的Key社内原画第一把交椅在LB之后去企划《Rewrite》了那是后话。另外尽管当时AB动画交给P.A,笔者还是很傻很天真的觉得轮到LB还是会回到京阿尼的,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全季的《花开伊吕波》纪念

在豆瓣上发《半季的〈花开伊吕波〉纪念》,差不多是去年的这个时候。“牛头人没有死掉,百合花还有希望!”——满怀热情和期待地说过这样的话。后来像看万华镜一样迎来了这部作品的完结,沉浸在那种在任何意义上都是“完结”的情绪中,漂亮的镜头和光学在脑中打转,然后大约是睡了一觉,醒来后日常的齿轮滚滚向前,孝哥迷上了EGOIST的主唱获得了拥有王之力的右手,表世界少女的纠缠在里世界化为流血的死磕,转眼已经一年,想说的话都还没有说,有一段情绪被埋在了那个春天(我不是故意的……)。这几天又把这部作品看了一遍,“在青涩季节里绽放的春色花蕾抒情诗”,依然是有质地的时间流,没有哪一段只为叙事存在,每一秒都满载着人物的心情和成长。创造一个世界,让人沉浸其中,在一遍又一遍的LOOP中流连忘返——不过我并不想马上就再看上一遍,因为还没有准备好迎接的心情,生活的车轮需要向前,况且心里已经积累了满溢的触感,只要稍微运动一下大脑记忆就能被抽取出来——那是丰富的宝藏。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动地LOOP只是贪婪的浪费罢了。然而这样的触感会因为轻视而渐渐流失,所以作为一个活在今天的人,唯有再多花一点时间去回想,在这纷繁的浮想中清理出这份不平静的本源,然后作文,然后歌唱,才能算是热烈而不糊涂地度过了这段时光。(千反田大人也说:“我所生活的是现在。”) 那个被遗弃的孝一 半季的时候我预言说绪花和孝哥已经没戏了,他两的生活轨迹已然分离,找到名为喜翠荘的归宿的绪花不可能再回到以前,孝哥被封印在了绪花的成长中。但在后半季绪花做出了一个我不敢想象的勇敢的决定——她“决定”单恋孝一。她经常在思春的时候想起孝一,看到民子(即使彻先生加入了争夺绪花的NTR战争)也对彻先生那么认真,听到妈妈说可能到现在还单恋着过世生父,心头小鹿乱撞,就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就放弃了呢,为什么没有“想到”可以单恋呢。(哪里来的不怕死的野姑娘啊!)单恋毕竟意味着自己的期待可能永远得不到回应,但绪花这样决定了。无论客观条件上怎么不可能,但依然想珍惜这份难得的心情,这真是关于羁绊的美学!连她母亲那么风流的人都被发现持有这种让人心跳的纯情,四十万家女人“工作”的借口随风飘走。 半季的时候我忽略了一个绪花放弃孝酱的重要原因,那就是她觉得自己被孝哥甩了的怨念。绪花缺乏交往的敏感(读不来空气),对孝一的心情不敏感,只对自己的心情敏感——体会不到孝一“被遗弃”的感觉,只知道孝一没有像以前一样对她好了(在她电话中说“再会”的时候,孝一没有说“再会”而只是说“挂了”),由此就觉得孝一把她甩了……以至于在再次邂逅的时候想逃跑却被孝一叫住的绪花愣愣地后退搞不懂为什么孝酱还能对她这么温柔。 冈田麿里在采访中说,孝酱的这个角色是想写在有人追逐梦想的时候被遗留下来的人。在前半季中由于绪花的天然迟钝,两人的通话总是存在很强烈的对比——孝一无力的鼓励、表达不出的失落会紧接着绪花干劲满满的宣言、热烈过分的感谢——总给人一种孝哥无知又可怜的委屈感。我想起全片刚开始某一话的结尾,夜色中孝哥趴在各种介绍温泉旅馆的书籍上入睡,一旁的手机闪着绪花发来短信的信号。孝哥一直用心尽力地想理解绪花的生活,在23话他对绪花妈妈说他想了解绪花,那是他不理解又害怕但一定要知道的世界。然后他看到了绪花工作的录像,理解了她的那种归属感,才会有24话的那番自述。 差不多听到这番话的时候绪花再迟钝也觉悟了。那时孝哥推着旋转钢架球,诉说着绪花走后的失落,钢架球缓缓转动起来越来越快,眼看着孝哥又要表白了,却见绪花在另一边反方向用力制住了钢架球。孝哥松手,绪花推着钢架球飞快地跑起来,然后猛力从手上甩脱,这一次不能再让孝酱一个人雪愿了(ぼんぼる!),这一次自己一定要好好回应他的感情!(不然是很失礼的!)旋转钢架球这个设置真是十分巧妙,不是要附会什么象征意义——想问题的时候会走来走去,表达自我的时候会向前用力,决心伴随着阻拦、反抗,无以传达思念的压抑最终会爆发出力量,生物行为只是很自然的事情,在这个钢架球上这些情绪都爽快地传达了出来。更刺激的是绪花转了半圈后撑着双手捂住了孝哥的嘴,硬生生地把这个大男人推到了公园边界的铁网上靠着,面带泣容的柔弱少女坚决主动地硬攻,其逼人的气势真是让人体内充满了治愈的流畅感!反正最终孝哥难得奔放地在车站欢呼,绪花后来也表白成功了,可喜可贺~~~ 我觉得这个结果比我半季时候的预言美丽多了。纵使在追寻自我的道路上与身边的人渐行渐远只是一种常态,冈田磨里也以这样的方式指出不变的羁绊。在最后绪花跟她男朋友一起铺床的时候(这一幕好温馨,绪花像个大姑娘的独立感让人觉得好紧张好害羞),孝一依然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居身之地(归宿),但他能理解这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要自己去寻找,自己去创造,他对绪花说他也要寻找,这可能就是他们被称为情侣的地方了。“如果那个地方和绪花的居身之地是同一个地方的话……”绪花的脸通红,但很可惜对话被打断了。这里孝一根本没有假设“如果不是同一个地方的话那就只好分开了吧”,而是觉得自己“会和绪花心灵相通,一定会是同一个地方吧”,满怀期待。至于如果不是同一个地方会怎样,或者怎样才算是同一个地方,大家心中都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吧。 喜翠荘停业——老板娘的考虑 半季的时候,因为妈妈夜逃“像电视剧一样”从东京流落到喜翠荘的绪花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归宿的感觉,做出了自己的告白,但在后半季喜翠荘却迎来了停业的结局。停业的根本原因并非外部的营业不景气,在名为“最终BOSS是四十万翠”的24话,绪花妈妈的文章让雪洞祭前夕的喜翠荘突然预约爆满,前途似乎一片光明,但在这样的时候四十万翠(老板娘)却依然执意要关闭喜翠荘。原来需要打败的不是不景气的营业,而是要四十万翠本人,这便是“最终BOSS”的含义。 这一话老板娘与绪花的对话,说明了老板娘的想法。老板娘也曾年轻过,也经历过像绪花这样单纯的努力工作的时光,那时她夫妻两人白手起家,什么都没有背负。但现在的大家却背负了名为“喜翠荘”的枷锁,它花了相当长的时间达到现在的规模,因此令人难以放下。为了延续它而带来的各种顾虑,让大家无论在梦想的纯粹还是奋斗的纯粹上都不如以前了,拥有不了老板娘那时候单纯的快乐。大家都有各自的人生要追寻,不能老被自己一个人的梦想碍着,她想通过关闭喜翠荘,把那种从零开始的纯粹状态还给大家。(据此,雪飘字幕君“你们什么都没有背负”应为“我们那时什么都有背负”。) 老板娘知道少爷并不适合经营旅馆,勉强维持的话,会耽误大家一同受罪。少爷这个角色一开始就是带着对喜翠荘的忧虑出现的(捏绪花脸那次不算……),当然每次都伴随着对崇子小姐的盲从。老板娘对此本来是的嗤之以鼻的,但半季松前皋月(绪花妈妈)回家之后,大约是亲人和解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想到总有一天会把旅馆交给儿子,也试着开始考量锻炼他。缘(少爷)投资电影的时候,明明从皋月那里收到了可能是骗局的警告,依然决定放手不管。从这个时候开始经常能看到老人沉思的表情,偶尔神游地望着窗外。那种恍若隔世的神情,大约已经开始准备要和眼前的景色告别。这是怎样一种心情?笔者想到了《笃姬》最后天璋院的话——“从今往后世界将没有大奥。”(写到这里,我又想起原来皋月回喜翠荘那次,老板娘还很傲娇,缘还被扇过耳光。好的故事,远子学姐说从每一个人的角度读都有不同的味道,当真是这样。) 缘(少爷)一直是以一种和姐姐较劲的心态在做事情,在姐姐的光环下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固执劲儿,最后喜翠荘预定暴增的时候他给姐姐下过战斗宣言,最能体现其固执的就是当最后人手不够母亲和姐姐提出要帮忙的时候,他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情愿。他不识大局,作为喜翠荘的领班却认为自己结婚可以不办婚礼(老板娘语);他性格软弱依赖人,新婚燕尔崇子小姐只身去东京讨债的时候他不知所措。但这些都因为真实而显得可爱。他对喜翠荘的感情也是真挚的。最终他也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同意了老板娘的决定,承认自己还需要学习,来日光复喜翠荘。喜翠荘停业后他去了福馆进修,而这正是老板娘从他身上去掉喜翠荘的枷锁后他才能做出的选择。 这也是梦想——我们喜欢的喜翠荘 缘选择的还是喜翠荘。老板娘以为大家应该重“新”开始,而喜翠荘是“旧”,应该被破除,菜子却说老板娘的梦想不止是她一个人的。 “老板娘是不会明白的,因为她是一位出色的人,她拥有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梦想。也有人虽然自己不够出色,但却拼命跟随着拥有梦想的人的脚步,这也算是一种梦想啊。” 菜子是那种在团体中不怎么会表达自己,在一群人中间一个人静静地呆在一边不怎么突出的姑娘。不会表达什么鲜明的主见,不会带着大家说这事一定要这样做,但是是非常心思细腻的观察者。平时能井井有条地把工作做好,却懒于承受太大的压力,面对过高的期待会觉得浑身脱力,感到不自在,是那种保持自己就好的日常系女孩。不善与人交际,害怕绪花的大嗓门,对外面的世界感到恐惧,但在找到自己栖身之所的时候又会很有信心地觉得或许自己还能向更远的地方游去(人鱼公主的18话)。平时跟着大家做事,似乎缺乏主见,有些随波逐流的感觉——25话绪花带来的许愿签被大家的无视的时候,走在最后的菜子本来准备予以回应,但被巴小姐叫住后又匆匆离去——但并非对什么事都糊里糊涂。“为什么啊!”,菜子在突然从浴池里站起来要找老板娘问个究竟;“把我喜欢的喜翠荘还给我!”,她休息室扯着嗓子喊道;“不就是个小白脸吗,彻先生居然输给了那种人”,民子抱怨着却见菜子捂住了她的嘴:“不是输赢的问题,各种方面。”——因为是日常系的姑娘,所以是誓死保护其生存环境的物种;因为心思细腻,所以能察觉到气氛中不对的地方。正是这样的“笨”姑娘分享了老板娘的梦想,并一点一点地将它实现。 到底是智商与才能将“能人”与“庸人”区分开来,还是喜好习性的区别使各自选择了属于自己的惬意?是被世界记住的程度界定了贡献的多少,抑或出生成长的机缘将各自引向不同的分工,而大多数人天性地喜欢上了这份平静?有时候想想一个小姑娘的世界,就会觉得很有趣,这已并非“出色”“不出色”的问题,而生活很美好,大家都很努力。 老板娘本来已经不觉得有人能将喜翠荘的初衷延续下去了,丈夫过世的时候她已然孤身一人,皋月的离家出走更强化了这种感觉,他人的不悦更让她怀疑自己。但她为客人考虑的宗旨下培养出来服务生的受到业界的广泛好评,虽然年轻一代已经无法传承老一代雷厉风行洗完澡浴室整洁得变态的作风,依然井井有条地维持着喜翠荘严苛的日程下有益健康的生活方式。气派繁华的大型温泉中心让年轻人兴奋得热气上腾,但服务精湛的温泉老店总有与它同作同息的人能理解它的好。价钱便宜的优质自助早餐是非常直观的消费体验,但悠闲地在房间吃早餐的闲适却是日积月累才能体会到的深度。不大的空间,融洽的氛围,更细致的考虑,这才是大家喜欢喜翠荘。过去理所当然的事,现在却显得落后于时代,传承下来的“旧”愿意关注和理解它的人少了,但一定还有理解它的人在,愿意背负它的枷锁守护它,使其零星地藏身于这个世界中,这才是这个世界丰富的层次。 于是最后老板娘有了一个希望成为她孙女,一群追着她跑的人。只是当大家为了向老板娘证明自己而乱作一团的,跟别的旅馆“一样”接更多客,料理只要保证“质量”就好,服务有巴小姐一个人“完成”,少爷在旋梯挂起画作说喜翠荘将要改变的时候,那还不能叫“继承”。把从前的事当成惯例来执行,将其他旅馆的状况当成标准来参照,这种急切浮躁情绪只会抹杀喜翠荘独特的层次感。事情只有在每一个劳作的间隙都能呼吸到自己的心境的时候,才不会迷失方向。这是平常喜翠荘的感觉,它失而复得。 临别之日,老板娘将做了一辈子锅炉爷爷的电六(豆爷)的笔记本交到绪花手上,愣愣的站在站台目送列车远去,嘴里重复着“等着你哟”,这时她的一生也已经后继有人。 电视剧演完之后 绪花奔跑在挂满雪洞灯的街市上,半年前她只是一名幻想生活超展开普通东京少女,不想费劲考虑将来的事,但又预料到那一定是轻松就能取得的平淡,耷拉着头靠在大桥的栏杆上连反抗的劲都不知道该往哪使,只能跟孝酱闹闹小别扭趁着闪烁的绿灯刷——!地一下冲到马路对面,然后大摇大摆地挥手道别(正因为这样所以显得十分性感),喜欢夜晚街灯一盏一盏点亮的瞬间,然后提着两大袋青葱蒜苗回家给妈妈做饭。现在她已经在许愿签上写下了要成为四十万翠这样霸气的愿望,不会再那么磨叽地回应孝酱的感情,比起端着树枝当烟抽的颓废派少女更加散发出一种自己是主人的印象,虽然肯定还是那个会做出= =之类恶俗表情的吐槽系少女(平时不怎么严肃被孝酱表白的时候才会一脸娱乐的表情吧!),但又变得不同。她是怎样被许许多多的人照亮,她又获得了什么? 有人说《花开》的主题是梦想,但这个词的泛滥,已经使它涵盖了人类的一切欲望。只要坚持死磕不放弃,就能最后达成愿望,人们喜欢这种一路成功的过程。但《花开》的主题是工作,作为使自身乐在其中的工作,而不是为了实现什么而必须经历的苦。人走上各自不同的道路,平非他们小到大产生过的欲望有多么不同,可以设想或许每一种职业都曾一度勾起过自己的意淫的驰骋,但他们最终选择的那一种却只是因为自己爱上了某种日常。民子看了次丸郎的热血漫画就决定当厨师只是直观的理由,沉浸在做菜的工序中、买菜洗菜计划menu的充实中,在修行中发现的乐趣才真正一天天送走了那些奋斗的时光。结名同学说的“(想做的事有)设计师、创造者、艺术家(吐槽君:不都是一个意思么!),果然工作还是应该做喜欢的事”,或者常说的改变世界的雄心、受人瞩目的状态,都只是因为可以营造想象力的惬意才更多被人们乐意提起。它们只不过是让人看到自己想要成就大事、受到关注、让生活充满色彩这些人皆有之的愿望的一面镜子,真正具体到如何实现依然回到了选择怎样的日常的问题。适合自己的工作只有亲自尝试之后才能发现,带着否定的排斥的心情一一拒绝只能将可能的选项错过。即使发现一件事情非己所愿,已经无法安心使不出全力的时候,也要把全力用在寻找可能的选项上面。《花开》赞颂的或许就是这种奔跑的状态。 人有趋同的趋势,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时会感到害怕。跟大家混在一起固然热闹,但每个人终究是不同的。拨开表面的一致,人不能只靠一座旅馆空间的限制而联系在一起,即使没有了喜翠荘,大家奋斗的心情是一样,纵然朝着各自的方向奔去,也能体会到彼此的存在,这才是高级的联系。绪花说,来到喜翠荘之后像电视剧一样每天发生了许多事,大家的努力像雪洞灯一样照亮了她,但电视剧其实就是把努力的人聚集在一起,拍出他们各自的心情,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所以只要努力的话到哪里都会有电视剧发生的。在喜翠荘的光阴很美丽,但当电视播完的时候,如果箱子里的世界童话还在继续,箱子外的世界却曲终人散照样一无所有,这样的反差感或许会让许多人继续沉溺在梦境中不愿意出来,又让许多人滋生“这是虚伪的!”“日子还得照样过”的抱怨吧。但如果箱子里的喜翠荘也曲终人散,箱子内外的人处境都变得一样了,人们或许就能按着自己对角色的设想,在任意一个舞台,把这个故事继续讲下去了——不仅讲述别人的故事,也讲述自己的故事。对绪花来说在这个舞台还会是喜翠荘,“即便(努力雪愿的人生在哪里都可以)……我有朝一日一定要回到这里”,她已经做出了属于自己的选择。而对我们来说,即使暂时还没有答案,在自己生活中寻找,在头脑中富集努力的身影的话,一样能继续感受到新番还在播出的美好吧。因为这样做的话你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喜翠荘。 你是否已准备好醒来?

Angel Beats!制片人访谈-為何選擇PA,岸誠二等

轉貪婪 京黑超級武器一號即將啟動 在今天偷跑的《电击G’s magazine》十月号中公开了动画《Angel Beats!》的部分制作成员,还刊登了对制片人鸟羽的采访。采访中提到了制作人员选择的过程、目前的状况、未来的打算等。以下为采访摘要。 自P.A. Works参与了《DARKER THAN BLACK -黑之契约者-》《钢之炼金术师》等作品的制作协力起,我就觉得这些人都在做着很出色的工作。看了《true tears》的前三话,其中背景和角色的作画都下了不小的力气,演出也十分认真,我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我想着要是什么时候能一起工作就好了。而就在和 P.A. Works打过招呼的下一周,在与麻枝谈论制作组该怎么办的时候,麻枝说也看了《true tears》,并且对P.A. Works很中意。想着“这样正好”,就正式地提案了。 在监督方面,麻枝说希望要重视搞笑的成分,因此会“搞笑”便成了第一条件。之后便请岸氏这位重视是否能与麻枝好好交流、是否既能描绘搞笑又会表现“泣系” 剧情的监督来负责。岸氏有着所谓“哥哥的成分”,十分擅长统领现场。P.A. Works里年轻的职员较多,由有着牵引力的人来把持现场会比较好吧。 饭田是岸氏要求的。本次在对台词(脚本会议)的阶段就请音响监督参加了。 至于平田,我从一起制作《天元突破》的时候开始就察觉到他很有画功,而且上色很快。后来看到他任《Strike Witches》的总作画监督,十分惊讶。他的画风很柔软,不管是燃系还是萌系都会画。与麻枝商量之后立刻同意了。平田是个很稳重的人,与岸氏相处得也不 错。人设方面也是,麻枝几乎没有提出重制的要求。 目前,脚本到第十话为止都已经定稿了。九月起P.A. Works就开始作画了。剧中的BGM也很顺利,大概这本杂志发售的时候主题歌的录音已经完成了吧。与理想中的日程一样。按照这个状况继续下去的话,录音的时候画就已经完成了。 麻枝由于动画特有的长度陷入了苦战。约21分×一季度中容纳不了的部分也不会就这么私藏了。本月开始连载的轻小说中会包含一部分内容,要是能做成广播剧CD的话应该也会很有意思。我们计划之后也会做些什么。 对台词每月进行两次,有以下成员参与: 堀川(P.A. Works 董事长) 小柳(P.A. Works 制作) 岸(监督) 饭田(音响监督) 麻枝(Key) 藤井(Key) コアラ(G’s责任编辑) 鸟羽(制片人)

麻枝准新作AngelBeats!监督岸诚二?!

今監督:岸誠二 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総作画監督:平田雄三 音響監督:飯田里樹 アニメーション制作:ピーエーワークス 電撃G’sマガジン早売りより。「瀬戸の花嫁」「天体戦士サンレッド」の岸誠二×「true tears」「CANAAN」のP.A.WORKS×アニプレックスですか。放送は来春予定。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