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轻小说" (Page 2)

在贩卖寂寞上的路上越走越远的三秋缒——《恋爱寄生虫》

关于轻小说家三秋缒有这样一种说法,读2本的时候路转粉,读4本之后粉转黑。上一次是读完3本三秋缒的小说之后写了篇安利,算起来这本《恋爱寄生虫》正好是笔者读的第4本。 尽管同样是三秋缒式的黑童话,在《恋爱寄生虫》中三秋缒把设定后置了,并非《重启人生》与《不哭不哭》那样,上来就抛出一个很奇幻的设定。可以看出三秋缒也相同的套路中寻求改变。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old) boy meets girl的故事。拥有着洁癖的29岁男孩遇到17岁视线恐惧症的女孩。 《恋爱寄生虫》笔者读的是台湾天角的版本,读的时候明显能感到三秋缒的笔力是进步的。在三秋缒的笔下,孤独与不幸是理所当然的,故事一开始就充满了致郁的气氛。 “自己会不会一辈子都找不到能够成为伴侣的对象?” “自己会不会不曾与人相爱,就这样死去?” “自己死的时候,会不会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流泪?” 单独看来如此颓废独孤的文字,在三秋缒的笔下就有一种魔力,让人忍不住一口气读下去。某种程度上讲,三秋缒是在贩卖寂寞也不为过。就像《三日间的幸福》后记中三秋缒写的那样,他知道自己的读者都是那些认为自己无法获得幸福的笨蛋。 “两个人一起吃饭比一个人吃饭好吃,两个人一起行动比一个人更开心,两个人一起看比一个人更美。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极为理所当然的事情,根本不需要特意说出口,但对高坂与佐薙来说,确实足以撼动人生的重大发现。” 三秋缒的故事里,永远是在不幸中寻找着小确幸,只是这一次并不是《三日间的幸福》那样败者组的互舔伤口,而是加入了更多关于恋爱与自由意志的思考。 如果说三秋缒前几本小说,《重启人生》这类的设定荒诞离奇的话,那《恋爱寄生虫》中三秋缒好好的伪科学了一把,设定了一个寄居在人类大脑中的寄生虫,还煞有其事不惜破坏阅读体验加了大段的解释。控制宿主行动的寄生虫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贵志佑介的小说《天使的呢喃》,而《恋爱寄生虫》中则把恋爱归结于寄生虫的影响。 到故事最后,我们都无法搞清相差12岁的男女主主角相爱是否有自由意识的成分还是完全因为寄生虫,佐薙给出了另一种解释放在别的小说里或许是浪费,在三秋缒这里就是黑童话的荒诞。因为爱上对方而懂得什么叫做寂寞,因为没有了寄生虫而选择自杀,一如三秋缒之前的小说那样,完美的结局是不存在的,他笔下的主角们不配拥有着幸福,他的读者们认为自己不该获得幸福,在《恋爱寄生虫》中终于进化到不想获得幸福,只能通过外力来强加幸福了。 因为寄生虫的设定中间段落阅读体验遭到了破坏,甚至看上去不那么三秋缒,一旦读完之后却发现三秋缒在贩卖寂寞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这是一本社畜与JK交往的轻小说——《29与JK》读后感

在29岁的尾巴我在朋友的推荐下读完了这本讲述29岁的社畜与JK交往的轻小说,买的是东立的台版,这个月应该台版第二卷也出了。下面就在微剧透的情况下安利下这本轻小说吧。 起先关注这部轻小说是因为笔者也是一个29岁的社畜,虽然还有2周就30岁了。29岁社畜与相差14岁的女高中生的恋爱喜剧,怎么看都是一个反差很大很有意思的设定。而知道JK是社长孙女的时候,则让人觉得更加有意思。不过本书的重点并非在这段跨越14岁的男女的恋爱上面,或者说男主在第一卷一直在拔旗。男主有JK女友、有妹妹,还有前女友和爱慕自己的后辈,从设定上来说后面应该会有很多恋爱修罗场的展开,不过在第一卷这些人物仅仅只是登场而已,重点还是放在了社畜部分。 《29与JK》的职场部分写的相当真实与带感,让人看完有一种轻小说版《半泽直树》的感觉。一方面男主枪羽喜欢游戏和动画的设定让更多的宅男可以代入,另一方面这是第17次想要辞职这样的感慨相信很多社畜也会感同身受。男主作为保险公司的电话指导员,说白了就是电话推销保险的一个部门的小头头,第一卷整个职场部分的高潮围绕着完不成指标之后上司要求下级强行加班开始。而在这种情况下面对下属提出辞职想要追寻自己的梦想,枪羽说出了这样让人警醒的台词。 想辞职却无法辞职的职场,怎么想都绝对有问题。那已经不叫职场,而是监狱了。 在日本这样一个很讲究上下级的格差社会,职场剧的卖点就是底层劳动人民的逆袭。越是真实的职场描写下男主越是有骨气,最后逆袭的爽快感也就倍增。而这些在《29与JK》中都有。面对完不成指标、加班、被挖角、部门斗争,枪羽最后用自己的方法解决了问题,更重要的是同样作为(前)社畜的我会感觉这样的展开一点都不违和。具体的故事不剧透了大家自己看吧。 美中不足的一点是关于恋爱部分和职场部分相比要弱的太多,女主倒贴男主的部分还是十分违和。在第一卷中各条感情线也都没有展开,并没有笔者想象中的职场部分和感情部分相互影响,而是有明显的割裂感。听说后面两卷也是重职场轻感情部分,反正本来与JK恋爱也只是一个噱头,真正的重点还是职场部分。 真是一本看了想让人辞职的轻小说(虽然我已经辞职了)。

轻如其分——台湾轻小说《噗叮姐的女女女女女女裝實況日誌》读♂后♀感♂

本读后感首发于wildgun的博客。 正如台湾出版界由翻译引进日本轻小说,发展到近年来开始呈一定规模地推出本土轻小说作品;我也从购买台湾出版的日本轻小说,尝试着开始读一些台湾作者所写的小说。印象里之前读过的有两本,第一本《前進吧!高捷少女!》被我读坑了,第二册《沒有情人,就跟情人節一起過啊!》我读完后还写了读后感。而本文所要评论的这本《噗叮姐的女女女女女女裝實況日誌》,则是印象里我所读的第三本台湾本土的轻小说,作者穹魚,出版于尖端出版社。 (《噗叮姐的女女女女女女裝實況日誌》封面图) 我花了两三个晚上,大概5小时左右的时间,愉快地读完了这部简短轻快的小说,与「轻小说」名副其实。虽然也有一些不足,但因为其内容简洁明快、条理清晰,也就很容易把握故事梗概脉络了。于是,照例我来写一下读后感,也不知道使用正体中文的朋友们,愿不愿意用字符转译程式翻译一下后,通过繁体字来阅读一下? 严重的标题党 首先要说明的是,这部作品「标题党」的倾向十分严重,读完了有一种感觉「啊,上当了!」、「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啊!」的醒悟感。确实,我想指出,如果是奔着想读一读「女装大佬迷恋沉沦上自己的身体肉欲」、「异装癖实况主是如何从一个直男一步步堕入女装深渊的」、「实况组播们颠鸾倒凤的二三事」……诸如此类念头的话,我想这样人会失望的——就像我对此番念头失望了一样。因为本作甚至都没有一处是以噗叮姐为第一人称的主观写作,实在难担「實況日誌」之名。因此,只能说本书出版的定稿名,实在是一个商业上吸引注意力的策略吧。但好在这是一本故事有趣的书,算是挺对我胃口,篇幅也不长,即使被标题骗了也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主要故事脉络 故事从一个十分经典的「闯入-发现」的意外剧情开始,就像《我的妹妹哪有那么可爱?!》中哥哥发现了喜欢玩妹系游戏的妹妹;或是像《エロまんが先生》中哥哥发现了自己常年合作者插画师是妹妹那样。本作《噗叮姐的女女女女女女裝實況日誌》也是妹妹徐杏误闯老哥的房间,却意外地发现,常年宅居在家的哥哥居然正对着摄像头女装直播中——而其所女装化的身份,恰恰又是自己所迷恋甚至完全没有识破的网络直播红人「噗叮姐」!意外就这么开锅了!

如果这一次的选择前可以存档——《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果然有问题8》读后感

每当感到孤独的时候,都会补一卷大老师。 时隔半年,在圣诞的晚上再次用这一句话开场。 悄然间,他们的关系发生的改变 在大老师第7卷中的海老名告白事件中,大老师选择了自爆用自己对海老名告白的方式,解决了问题。然而,用户部老师的话来说,大老师的做法在面对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的时候,是帮不了任何人的。就在告白事件的尴尬之后,迎来了侍奉部的尴尬日常。三人间的气氛改变了,由比滨不停的想要回到过去的关系,可是已经回不去了。 在这个时候,侍奉部收到了一色的请求,要解决一色不想被推举为学生会会长的这个任务。面对这样的需求,大老师再次选择想要通过自爆的方式来解决,却受到了雪乃和结衣的反对。于是就变成了为了不让一色当学生会长,雪乃和结衣分别想要精选学生会长的局面,无论是哪边获胜最后侍奉部都要面临解散的状况。在这一卷里,面对着大老师的再一次想要自爆,雪乃和结衣都分别作出了决定。或许和大老师相处久了,这两人也都学到了自我牺牲吧。尽管在大老师的眼中,雪乃似乎是受了姐姐的刺激才想竞争学生会长的。当结衣也在认真的想自己的竞选策略时,不得不感慨真是三个笨拙到无药可救的人啊。明明想要的方向一样,却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在努力。 这样的改变真的是好的吗?但不管怎样,她们的关系已经都回不去了。 最后,叶山隼人还是没能理解 其实,被大老师改变了的又何止是雪乃和结衣。就连处事圆滑的叶山隼人也开始学会了伤害别人,还是为了袒护大老师而言语伤害了倾慕自己的少女。叶山隼人给人的一贯印象就是老好人,处事圆滑。而这样的人在面对大老师的时候却再一次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是因为大老师和阳乃的关系吗?是因为叶山在大老师身上看到了自己没有的东西吗?于是在第8卷中我们看到了五分之一的篇幅在描写叶山,超过了这卷雪乃和结衣戏份的总和。 以及,在最后叶山还是没能理解大老师。 叶山无法理解大老师的孤独,无法理解大老师为何没有正视自己的价值。 叶山无法理解大老师帮助他们的理由,无法理解大老师的牺牲。 这就是利己主义者和利他主义者的区别,叶山隼人的圆滑、帮助他人是为了寻求回报。而大老师的帮助他人才是真正的无私。因为对于大老师来说没有他人,对于孤独者来说能解决问题的只有自己而已。 所以,当叶山说出帮助他人不是为了自己得到帮助的时候,终于可以把叶山的性格坐实了。 如果,这一次的选择可以存档 然而,大老师也改变了。从这一卷中可以看出,虽然还在讴歌孤独,但是就算是与雪乃和结衣的关系闹僵,大老师也变得不再孤独。通过侍奉部大老师已经与很多人连接在了一起,材木座、户冢、沙希,当大老师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些人也都伸出了援手。大老师学会了和人沟通,最后得出了一色不想当学生会长的真正原因。在雪乃、结衣和一色当中不得不选一个“牺牲者”的时候,大老师选择了又“欺骗”的话语诱导了一色选择了学生会长的道路。 可以说大老师变得圆滑了,变得能分析来寻求帮助者表面之下真正的需求。这一次,大老师选择了不用自爆的方式解决了这一次的问题。 然而,这个真的是最优解吗?在这一卷中大老师和雪乃、结衣的沟通不到20句台词,大老师的选择真的没有伤害他人吗? 他想要保护的到底是什么呢? 可惜,已经做出的选择无法存档。

我们都应该能够变得更好才对——关于轻小说家三秋缒的碎碎念

关于轻小说家三秋缒有这样一种说法,读2本的时候路转粉,读4本之后粉转黑。那么,在笔者刚好读完3本的现在,来写一篇三秋缒的安利再适合不过了。 关于入坑三秋缒,笔者忘了之前在搜哪个条目的时候无意间正好看到了《Starting Over》这个条目,点进去看了一眼介绍之后立马就知道是自己感兴趣的类型。在ACG批评的群里一问,大家都或多或少读过一两部三秋缒的小说,作为一个没有动画化的轻小说家来说实属难得。而在读完三本三秋缒的小说之后,大抵终于知道为什么我群的人都读过三秋缒,以及大家为什么都这么评价三秋了。 以下文章尽量把剧透降低到最低程度 在充满想象力的设定下开启人生反省 要说三秋缒小说最大的吸引力在哪里,相信很多人和笔者一样在第一眼看到三秋小说的简介时都会被充满脑洞的设定所吸引吧。在《重启人生》中,男主在车祸前回到了10年前重来了一遍人生;在《三日间的幸福》中,主角把自己的生命卖的只剩下三个月;在《不哭不哭》中,男主上来就把女主撞死了,因为女主延后的能力把车祸推迟了10天…… 在每个看似戏谑的设定之下,填满的却是对于人生的无尽反省。在无尽的第一人称的描写中,读者很容易就代入三秋缒笔下的主角,一同去思考反省自己的人生。 没有什么比不幸更容易让人共鸣 都说幸福的人有相同的幸福,不幸的人拥有各自的不幸。然而,在三秋笔下每一段不幸都能让读者吸引、代入、沉浸在主人公的不幸中并产生共鸣,我想这就是三秋缒的魅力吧。 三秋笔下的主角基本都是孤独、孤僻,没有朋友。没有幸福亦不懂得怎么去追寻幸福,三秋很清楚自己的读者群是怎样一类“笨蛋”,在《三日间的幸福》的后记中三秋把这类笨蛋比作自己打造地狱的人们: 这类笨蛋的病症就是深深地误认为“自己永远无法获得幸福”,若是继续恶化就进展成“自己不该得到幸福”,末期甚至走向破灭版的“自己不想得到幸福”。 三秋的故事并非在消费不幸,而是在告诫不幸的人们如何去追求幸福,就算人生只剩三天又何妨呢? 我们都应该能够变得更好才对啊 我们都应该能够变得更好才对啊,这是《重启人生》中的一段台词。在《重启人生》中主角想要第二人生还原第一人生的幸福,结果因为在第二人生中告白失败走向了悲惨的人生。在三秋的笔下,幸福与不幸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如果我走错一步的话,就会变成那样吧。 三秋笔下的男主都不愿意改变自己,最后却因为一段感情不得不改变。三秋笔下的爱情可以说是悲惨者的互舔伤口,亦可以理解为不幸者之间的相互救赎。就如同《重启人生》中两人第一人生中相依相靠,在第二人生中两人都十分落寞却发现孤寂的时候对方都在自己身边。 我想,三秋缒想要表达的都在约翰列侬的这首《(Just Like) Starting Over》里吧。 Well  well  well darling It’s been too long since we took the time No-one’s to blame  I know time flies so quickly But when I see you darling It’s like we both are falling in…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