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Evangelion"

2013年8月日本旅游:富士急乐园EVANGELION WORLD参观游记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EVA的呢?是五六年级的那个暑假表姐借了一盘两话的EVA盗版碟?还是文庙买的一捆盗版EVA漫画?或是在表姐的神秘推荐下打开电视机看《天鹰战士》起初很兴奋结果发现内容不对劲就开始了在ChinaRen动漫论坛上和爱好者们的集体批判?总之,那一年我还没到适格者的年龄,还是13岁或12岁的样子,我接触了这部伟大的动画作品《新世纪福音战士》。     而如今,我在这已经快到加持良治这一辈人的年龄的这一天——2013年8月23日,我终于来到了位于日本山梨县富士急乐园的EVANGELION WORLD主题馆! 好,抒情结束,下面我将以游记的形式介绍这一天的参观。 EVANGELION WORLD位于富士急乐园内,有从新宿过去的班车,具体交通线路请见:http://www.fujiq.jp/cn/access/ 。我旅行住在东京的五反田区,坐JR山手线到新宿再转乘长途巴士(约一小时四十分钟的巴士),那天同行的还有担任我本次旅行的随行翻译导游藤原小姐。车辆来回是行在山路上的,车道两旁是一层层或深或浅的绿色的高山,白色的云絮围绕在山头,于是让我联想到了“山抹微云”的诗句,以及虫师里的一幕幕场景。并且由于山路前后有海拔高度差,所以行车过程中耳朵会有些类似飞机或坐电梯时的闷感。     来到富士急乐园,其实EVA World应该并不能算这里最有名的项目,对于普通游客来说,还是那些过山车项目,以及被曾经到访过此地的圣地巡礼同好青年youthx称之为“来过一次人生就完整了”的慈急综合病院(世界上最厉害的鬼屋)更出名一些吧。不过我对那些都兴趣不大,只去了EVA World。   从正门进去往前并向左拐大约五分多钟,EVA World就出现在眼前。配合着Q的上映,这里不久之前好像重新改造过,加入了Q的元素,于今年七月份重新开放。我还真是幸运!(虽然我对Q评价并不高,跨度太大了) 门票800yen。     一进去,一尊不太大的初号机像就伫立在第一个厅内,其实我感觉这个真的不算太大,和前几年在上海优衣库展出的两米高初号机似乎差不多。   初号机的头顶上还悬挂着一把朗基姆斯枪。 玻璃展台内也有另一把小的模型。       进入下一块区域,就是模仿碇司令办公室的场景了,长方形透光的办公桌周围是几块Sound Only的碑。桌子后面有一把椅子供大家拍照,该摆什么pose大家都懂的。 渚薰的等身像。   “天鹰战士”海报(其实是Q的宣传海报)模拟场景,其实后面的天鹰座以及银河是一块大板,前面有一张凳子,凳子上固定了石柱的画板和渚薰的画板,凳子是可以坐上去了。然后我就真的坐上去了还拿出iPhone戴上耳机,仿造真嗣听walkman的样子请藤原小姐帮我拍了一张。事后回来对比一下海报,动作还挺像的-__- 不过因为三次元形象和真嗣差异太大就不放出了……   Q中出现的13号机双人机的驾驶舱,目测也是可以合影的。 Q中在树旁谈情(琴)的一幕合影。   这里还有一个照片亭,可以和EVA里的角色合成拍照,于是香香和我合照了!!!除了打印外,还能把电子版的照片发送到手机邮箱,真的挺方便。 对了,这里有个问题我要来请教一下了,这个是什么图腾?从来没见过啊,看布局构图可能是MAGI三贤人?     接下来进入的是原画与电影画面展厅。墙壁上以十字架的造型贴了许多EVA的动画截图,而在玻璃柜台上则展示着原画,原画好像是禁止拍摄的。   这里有等身的Asuka~!   既然说原画禁止拍摄,不过这个不是原画,而是道具,我就拍了一张了……   这块展板上显示的是EVA与箱根(作品中的第三新东京市所在地)实际地点的对比图,也就是圣地巡礼资料。       驾驶舱。之前青年youthx2010年来访的时候,这部驾驶舱是可以乘坐上去拍照的(售价1000yen),他觉得像公园里穿着皇袍骑老虎拍照没意思,不过我倒是十分想乘上去啊!这样就有力地证明了我是十四岁少年啊!可惜,现在已经不让乘坐了…… 再次来到香香的原画展台前。我不懂日文的,然后看到柜台上写着“写真摄影”什么什么“远虑”之类的话。我努力“远虑”了一下,决定还是偷偷拍一张……   墙上应该是随便可以拍的吧?嗯,香香真可爱!…

End of Evangelion同人小短篇——在现实与虚拟之间

随手而作,且有些时日了,便就发出来糊弄一下   虚拟是思想的真实。 熟悉的电车,窗外血一样的阳光。 年幼的他望着现在的他。 “你为什么总听着音乐。” “戴着耳机,就好像封闭了心灵,从残酷的现实中逃离。” “什么是现实?” “没有人爱我的就是现实,大家都抛弃我的就是现实。” “你逃避的不是现实,是你自己。” 虚拟是由现实塑造的。 今天到拜访颓败的墓碑的时候了。 自己的墓,是他实在不想去的地方,他在那里抛弃了自己。 现实就是那块墓碑。 “你说,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 无言。 “说啊,说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沉默。 虚拟却有无限种可能。 “你想要的是什么?”死去的自己问。 “我想要大家关心我,爱我!” “大家没有爱你吗?” “他们只是因不可逃避的责任和我维系在一起而已。” “互相依靠,没有爱吗?” “他们从来没有尝试了解过我。” “你有没有尝试去了解过别人?” “我尝试了,我试了啊,我真的试了!”吼叫着。 虚拟出来的真实,一切都是主观。 回到电车上,依旧,扭曲的血流出残阳。 “你喜欢她么?”他拿着刀逼问自己。 “是。” “那你为什么一直在逃避她?” “没有。” “不敢面对自己的感情就是逃避。” “是她不给我机会。” “你恨她吗?” “是。” 属于虚拟的主观,有时和现实相和。 “你,今天表情挺丰富的呢,很可爱啊。”终于鼓足了勇气,他。 “哈哈,谢谢。关你什么事?”她依旧是爱理不理。 “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够了吗?‘对不起’是逃避责任!” “对……对不起……” “不要再逃避了!”她抢过他戴着的耳机,狠狠地踩碎在了地上。 虚拟出来的真实,并不会在现实发生。 “救救我好吗?”他乞求着她。 无言。 “求你了救救我!” 沉默。 “救救我!我以后会救你的!” “你——救我?你了解我吗?你了解我的感受吗?总是在我这里逃避,你怎么救得了我?” 耳机碎了,扭曲的音符爆炸飞扬。 “求求你,救救我,我害怕孤独。” “那好吧。” 他的手,突然放在了她的脖子上,狠狠地掐了下去。…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