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麻枝准" (Page 2)

从那天起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的歌——Key社发展历史回溯(三)

接上篇 原文连载于《二次元狂热》,转帖请保留此行 破音的协奏曲——第一次社内矛盾逼久弥直树离社 1999年『Kanon』发售之后可谓是叫好又叫做,Key社的名字立刻为世人所皆知,原本是Key社乘胜追击的时候,却没想到社内却差点因为帮派斗争变成了第二个Tactics。斗争的核心自然是Key社内的魔与神——麻枝准与久弥直树。之前就提到在制作『Kanon』的时候麻枝准和久弥直树就有些不合,甚至由于麻枝准的剧本没有配合上久弥的企划返工重写而导致了发售日的延误。于是『Kanon』在发售之后虽然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但是麻枝准却认为这是企划者久弥的成功并非自己的成功,或许在官方BBS上月宮あゆ线的口碑高于真琴线的口碑是麻枝这样认为的主要原因。因此麻枝准执意向Visual Art’s的社长马场隆博提出了离开Key想要在VA中自立门户成立新的品牌,如果那时马场同意了麻枝准的建议又会如何?只能说如果麻枝准当时离开Key自立门户的话,Key之后肯定无法获得现在的成就,但无论发生了什么,最后的结果都是麻枝准在马场隆博的劝诱下还是继续留在了Key并开始了『Air』的企划。 至于当中发生了些什么让我们再次还原历史的拼图,之后在一些访谈中据麻枝准本人所说,当时他与久弥直树先后向Visual Art’s的社长马场隆博提出了辞呈,于是马场做出了两者留其一的决定,最后在马场向社内其他工作人员询问之后,做出了留麻枝准弃久弥直树的决定。但是事实真的像麻枝准所说的这样吗?让我们仔细来分析一下这次的人事变动,原Key社社长久弥直树离开,Key社的新社长变成了樋上大妈,麻枝准开始了新作『Air』的企划。当时久弥直树可是Key社的社长,而且之前由其企划的『Kanon』获得了巨大的成功,那为何VA的社长马场隆博选择了麻枝准而没有选择久弥直树,两人的矛盾说开始浮出水面。 事实上久弥直树这个时候真的离开Key社了吗?或许只是久弥直树这个名字从舞台上神隐了而已。还是来看一下考据的依据吧,『Air』中负责雾岛佳乃线剧本的是名为イシカワタカシ的神秘人物,イシカワタカシ在业界制作过的作品只有『Air』中的佳乃线,这个人物到底是谁?很多键子提出了他是久弥影武者的说法。从佳乃线的风格来看充满了久弥的感觉,无论是人物属性还是经典台词的相似度像极了『Kanon』中的栞线,在『One』这部作品浩平与瑞佳的对话中XX星人也曾出现过,但是剧本的整体水准却又不像以往久弥的作品那么高。于是我们不难做出以下两种推测,一是イシカワタカシ就是久弥本人,在创作过程当中久弥与社内其他成员闹不和,草草完成佳乃线后就离开了Key社,最后对于这个作品只能用イシカワタカシ的名义来发表。第二种猜测就是久弥最初完成了佳乃线的剧本大纲,但是之后由于某些原因离开了Key社,只能由别人顶着イシカワタカシ的马甲继续完成佳乃线。但无论是哪种说法,都与之前麻枝准提到的久弥直树离社的时间线有所矛盾,并不像麻枝准所说的那样,久弥离开以后麻枝准才接下『Air』的企划。关于久弥直树离社后的发展,也有键子考据过『智代After』与『Little Busters!』中的樫田レオ是否是久弥直树本人,这点放在稍后继续讨论。 从上文的分析不难推测真实的情况应该是麻枝准先劝说马场隆博把新作的企划交给自己来负责,然后在作品制作的中途久弥直树与麻枝准发生矛盾最终离开,这样一来Key社新社长选择樋上大妈而非麻枝准也不难理解了,无非是为了平衡势力。(其实这个时候Key社主力也只剩樋上、麻枝准、折户伸治三个人了……)但不管怎么样新作的企划总是要继续的,剧本不够只有继续招人,于是在这个时期凉元悠一加入了Key社。关于凉元悠一在Key社中的作用和地位我们放到介绍『星之梦』的时候详细分析,凉元作为一名小说家在加入Key社之前就已经在小说界小有名气,发售过数册小说并获得过幻想小说的优秀奖。凉元悠一加入Key社完全是因为之前接触了『Kanon』之后对于企划者久弥直树的膜拜,只不过当凉元加入Key社的时候久弥已经离开了…… 于是这个时候『Air』的剧本主力就成了麻枝准和凉元悠一,抛开负责雾岛佳乃线的迷之人物イシカワタカシ不谈,麻枝准负责了『Air』中Dream线的美凪线GE(BE是外注的魁)、观铃线以及AIR篇,凉元悠一负责了Summer篇。而且凉元当时不仅负责了Summer篇的剧本,其实也做了企划协力的工作,虽说原本『Air』整体的架构已经完成但是具体的世界观特别是Summer篇的部分并没有完成,在凉元的帮助下才最后完成了Summer篇的设定。不过在凉元向大魔王提出『Air』最后的结尾能不能不要那么凄惨之时,得到的是麻枝准否定的答复。若不是麻枝准对悲剧的坚持,或许『Air』就无法达到如今的高度。 2000年9月8日,在Key社第一作『Kanon』发售后的一年又三个月之后『Air』发售了,从此Key达到了和Leaf平起平坐的高度共称为建业,从此在后人写Galgame发展史的时候要把『Air』作为一个重要的分水岭。 ————————————————游戏简介—————————— Air 飛べない翼にも意味があるさ。それが空を飛んでいた大切な思い出だからな。 不会飞翔的翅膀也有存在意义,那就是在天空飞翔过的珍贵回忆。 初版发售日:2000年9月8日 企画——麻枝准 脚本——麻枝准[遠野美凪-GOOD END、神尾観鈴]、涼元悠一[SUMMER編]、イシカワタカシ[霧島佳乃]、魁(まにゃ)[遠野美凪-BAD END] 原画——樋上いたる 音楽——折戸伸治(がんま)、戸越まごめ、麻枝准、I’ve 之所以说Air在Galgame的历史长河中是重要的分水岭,是因为『Air』具有开创意义的剧本,不但摆脱了以往Gal中仅仅局限于对于爱情进行描写的特点,更加侧重亲情的部分,整部作品的剧本架构也可以说是具有开创性的。『Air』共分为Dream、Summer和Air三个篇章,Dream篇讲述了国崎往人在旅行途中来到一个海边的小镇,在这里他发现了三位女主都有可能是他家族世世代代寻找的做着“天空的梦”的少女之后的故事。当通完Dream篇三位女主的GE之后,玩家会惊讶地发现回到游戏标题画面后标题的背景一变,随之而来的是Summer篇,转而讲述了千年之前翼人的故事。Summer篇过后开启Air篇再次回到现代,围绕着翼人的后裔观铃以及晴子之间展开了催人泪下的故事。这样的剧情架构可以说是『Air』首创的,并在之后对Gal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效仿者无数。 比起爱情更注重亲情中感人的描写,这个Key社日后的一大特点也从『Air』开始体现出来,国崎往人对神尾观铃更多的是一种亲情的爱,并非以往Gal中男主和女主之间爱情的关系,(所以一直有人诟病『Air』中的H桥段是多余的)Summer篇更是通篇描写了柳叶、里也、神奈三人的亲情。到了Air篇中,男主往人化身乌鸦只是作为旁观者的视点,晴子伟大的母爱以及海岸边观铃的一声“妈妈”,随后『青空』响起,相信看到这一幕的玩家无不为之落泪。 『Air』在2005年1月以及2005年2月先后由京都和东映改编成了TV以及剧场版动画,相信很多国内的键子都是通过动画版才了解到『Air』以及Key社的。笔止于此,笔者突然想起了今年先后仙逝的『Air』剧场版监督出崎统以及观铃的声优川上伦子,在此祝福他们在青空之上也能和神奈一起幸福地飞翔。 To Be Continued…

从那天起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的歌——Key社发展历史回溯(二)

接上篇 原文连载于《二次元狂热》,转帖请保留此行 此起彼伏的卡农——从Tactics集体跳槽创Key社诞生 在『One』发售之后作品获得了一致的好评,并且夺得了当年的销量冠军,Tactics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原本正是公司抓住这一大好时机乘胜追击的时候,不过由于主创人员与公司的想法不合,并且NEXTON(Tactic的母公司)社长铃木打算辞退樋上いたる引起了麻枝准的不满,最终樋上いたる、久弥直树、麻枝准、折户伸治等人先后跳到了Visual Art’s,并在之后成立了如今Gal界的泰斗Key社,如今细细挖掘这段秘史还是能够发现不少趣闻的。说到这里不得不先提一个人,她就是现Key社的社长,Key社当仁不让的原画师樋上いたる。 关于樋上いたる,我们还是更亲切地称她为樋上大妈吧,实在是Gal界的奇迹,画了HCG十多年,却没一张用的起来的(逃)。当然这里的重点不是来讨论樋上大妈的画风,这个还是出门右转找完蛋了的国玉,还是来看看从Tactics到Visual Art’s集体跳槽的过程中樋上大妈起到的作用。 当时还在专门学校学习美术的樋上いたる,接触了Elf的『同级生』后萌生了在游戏业就职的想法。不过在那个年代学校中还找不到游戏公司相关的求职情报,于是在四处打听之后被一家名为TGL的公司选中。当时的游戏还停留在16色的年代,樋上いたる一边在公司中学习作画的技巧一边参与了一部名为『Phantom Lady』的作品的角色设定和CG工作。或许是由于对『同级生』的向往,樋上いたる更想寻求一份与Galgame相关的工作,于是又跳槽到了Visual Art’s的子公司ボンびぃボンボン并参与了一款名叫『たまご料理』的PC游戏的制作。在那之后樋上いたる终于找到了一份与Galgame相关的工作,她跳槽到Tactics之后在制作『同棲』的过程中认识了折户伸治,又在『Moon』与『One』的制作过程中认识了麻枝准和久弥直树,至此Key的主力成员都集齐了。 之前提到在『One』之后这些主创人员的想法与Tactics有所冲突于是纷纷萌生退意,我们不知道性格谦和的樋上いたる被NEXTON社长辞退的原因,想来想去如果排除性格原因的话,果然还是因为Tactics作为一家以重口凌辱游戏为主的公司,樋上いたる的CG实在让玩家撸不起来吧(逃)。于是辞退风波之后樋上いたる就利用自己原先的人脉又回到了Visual Art’s,同期一同来到VA的还有久弥直树。麻枝准来到VA则要稍晚一些,在樋上いたる对VA社长马场隆博进行引荐之后也来到了Visual Art’s。其实在麻枝准进入VA的时候『Kanon』的剧本企划已经提前进入VA的久弥直树手上开始进行了,关于麻枝准与久弥直树的关系以及各种恩怨之后再详细分析。当麻枝准进入VA的时候,当时公司的子会社Key还没有成立,说起Key这个名字还有一些轶话。 在『Kanon』企划正式运作之后,一群人才开始考虑品牌的名字叫什么,最初定下的名字是叫azurite,这个名字正好和当时alicesoft发售的游戏里的男主角名字相同于是就暂定用这个名字,不过麻枝准总觉得这个名字和公司的形象不符, VA社长马场隆博对这个名字的态度也是不置可否,于是麻枝准就不停地琢磨更适合的名字。直到有一天麻枝准在下班路上看到某个乐器店的招牌名叫Key,觉得Key这个名字比azurite的气场更符合,于是在征询了其它STAFF的看法后(其实大多都觉得两个都不错)还是在麻枝准的强烈建议下最终采用了Key这个名字。而『Kanon』的企划虽然是久弥直树,但是最终的名字同样是麻枝准起的,作为比当时Key的社长久弥直树后进VA的晚辈,麻枝准却在小小的品牌和作品的命名中有如此大的话语权,或许这也为日后久弥直树出走Key社埋下了小小的伏笔…… 既然已经提到了麻枝准与久弥直树这两人,在提到『Kanon』的成功之前还是让我们占用一些篇幅来还原历史的原貌,窥探一下两人的关系。笔者之前曾经看到过一篇关于两人作品风格的分析,如果说麻枝准用一个字来概括是“魔”的话,那么久弥直树就是“神”,当时的Key社既有魔王又有神的存在。麻枝准在小学时期就喜欢『暗黑城的魔术师』、『龙的洞窟』之类的游戏,可谓是3岁看到老,大魔王从小学时候喜欢的游戏都带个魔字。在小学时期麻枝准就开始了游戏剧本的创作,当时就在学校的校报上连载自己的小说,读高中就时候就开始了音乐的作词作曲,大学时代还在角川书店的『ザ·スニーカー』杂志竞赛中投过稿,不过最终止步于佳作赏。工作之后麻枝准刚开始是想找一份游戏音乐制作人的工作,无奈在向FALCOM、NAMCO、CAPCOM等当时知名的游戏公司投递简历之后均以失败,生活往往就是这样,在为你关闭一扇窗的同时又打开了一扇门。在发现自己成为游戏音乐制作人无望后,麻枝准决心转行成为剧本家,不过剧本家这行也不是一个新人好混的,当时麻枝准的气焰很高,第一目标就是Alicesoft,不过作为一个没有什么经验的新人怎么可能加入Alicesoft,最终麻枝准还是加入了一家名为scoop的不知名会社。好景不长麻枝准还是觉得自己与scoop八字不合,在完成了自己在游戏公司的处女剧本『カオスクィーン遼子』之后就主动提出退社。加入了actTics之后麻枝准顿时好像找回了自我,在『Moon』与『One』中又是负责剧本又是负责音乐,个人价值获得了极高的体现。在『One』发售后主创人员与Tactics南辕北辙之后麻枝准在樋上的引荐下最终也来到了Visual Art’s. 其实『Kanon』的发售也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一帆风顺,当中还发生过两次延期,延期的原因是剧本没有按时完成。如果放在现在这种跳票大家都完全习惯了,不过在当时跳票还是很少见的,所以说VA的社长马场隆博做出了以质量优先的决定实在是难能可贵,若是强行按时发售的话,或许后来历史上也就没Key什么事情了。剧本的延期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麻枝准的不合拍,所以说神和魔是没有办法共存的啊。麻枝准在写剧本的时候与企划久弥直树不合拍,或者说太过一意孤行,最后写出的剧本完全没有和主线接上,按照麻枝准的原话就是写了部壮大的附赠剧本。不过最后麻枝准写的小狐狸真琴线的剧本还是获得了很高的评价,虽然最后还是被诟病跟主线离的比较远、写到一半就变成了童话风格,女主角变成狐狸之类的当时让人无法接受。不过麻枝准跟VA社长马场隆博说过『Kanon』的成功在于他跟企划者(久弥直树)的争锋,若是整合性完好分好剧本的担当,妥协地去写剧本的话『Kanon』是不会成功的。而马场也说在周围人眼里麻枝和久弥的关系很不好,正是由于互相把对方作为竞争对手所以才成就了『Kanon』这部作品。不过这竞争的关系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在『Kanon』之后久弥的出走我们放在『Air』部分继续相谈,或许神与魔是注定无法在一起的,不过『Kanon』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 1999年6月4日,Key社处女作『Kanon』发售并毫无悬念地获得了当年的销售冠军,Key社仅用一作就奠定了自己在Galgame界的地位,从此键子在通Key社游戏的时候都会准备好纸巾。(想歪的去面壁) ————————————游戏简介—————————— Kanon それを正确に発生する可能性のために、したがって、それは奇迹と呼ばれています 正因为有发生的可能性,所以才叫做奇迹。 初版发售日:1999-6-4 企画——久弥直樹 脚本——久弥直樹[月宮あゆ、水瀬名雪、 美坂栞]、麻枝准[川澄舞、沢渡真琴、倉田佐祐理] 原画——樋上いたる 音楽——折戸伸治(がんま)、OdiakeS、麻枝准、I’ve Key社正式成立后的第一作,也是日后我们俗称的Key社春夏秋冬四部曲中的冬,『Kanon』以冬天为背景奇迹为主题,故事讲述了男主角相泽祐一七年后回到雪之小镇与小镇中的少女相遇的故事。具体的剧情相信各位都已经相当熟悉了,这里不再过多阐述了,由于是久弥直树企划的作品,该作风格还是和麻枝准企划的作品有比较大的区别,说白了就是久弥直树不喜欢像麻枝准一样去搞个XX世界的精神世界来装13,同时虽然是男主相泽佑一住在表妹家的设定,比起亲情方面的描写更侧重爱情,这点也于之后Key社的一些作品有所不同。久弥直树担当的三条线中除了月宮あゆ线的设定有些幻想色彩之外,名雪和栞线其实还是比较正统的纯爱故事。相比之下麻枝准的舞线和真琴线就更加具有幻想和童话色彩了,而且从舞的影子上也能看到麻枝准强烈的个人喜好,在之后的作品中这类充满战斗力的御姐形象也往往成了Key社作品或者说是麻枝准笔下人物形象的一大代表。从『Kanon』开始Key社的每部作品都有一只经典的动物作为吉祥物,『Kanon』里就是真琴捡回来的猫皮罗,当然如果算上小狐狸珍禽(没打错XD)的话就是两只。另一点从『Kanon』开始的传统就是女主角基本上都有可以卖萌的口头禅,呜咕~ 基本上『Kanon』就奠定了日后Key社作品的整体基调,前期搞笑日常后期催泪也成为了泣系游戏的基本框架。『Kanon』先后动画化了两次,分别是2002年的东映版和2006年的京都版,关于两个版本孰优孰劣这里不做讨论,只能说是各有优劣还是留给读者自己去评判。 To Be Contiuned…

Angel Beats!——仅此一次的人生赞歌

文章原载于《二次元狂热》第二十二期,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 很幸福呢,这么幸福的景色 对我来说太过耀眼了 大家都活在这样的时光里 真好,真让人羡慕 从这里消失的话,能重新再来吗 这样理所当然的幸福对于我来说 能接受吗 失去这份记忆 性格也随之变化 这样就接受了吧 但这所谓的转生是什么 那已经不是我的人生了 是其他什么人的人生了 人生对我来说是仅有一次的 是在这里……仅有的一次 这就是我的人生 是不能托付给别人 也不能被别人夺走的人生 不能推脱 不能忘记 不能消除 不能蹂躏 不能一笑而过 在不能被美化 什么都不能 只能面对如此真实而残酷 无所作为却仅有一次的人生啊 老师,你明白吗 所以我要战斗 不断去战斗 因为那样的人生 我一辈子都不能接受 楔子 在今年的四月新番中,《Angel Beats!》无疑是最具话题性的一部作品,无论是播放初期的作画崩坏、之后传出麻枝准的体调不良;中期时候外界对于剧情的广泛猜测以及对于最后结局评价的褒贬不一。加之同期播放的京都的《轻音》第2季造成了“放课后下午茶”(下文简称HTT)与“Girls Dead Monster”(下文简称GDM)两只少女乐团直接针锋相对的比较,注定了AB的整个档期都会在争议声中度过。然而,小寺院装不下麻枝准这尊大佛,短短的13话(还有1话番外篇在DVD&BD最终卷中收录)承载了太多麻枝准想要表达的情感,以至于许多键子第一遍观看都无法理解。那么,就让我们再次进入AB的死后世界,深入剖析麻枝准到底要传达给我们什么。 一、    毁誉参半的评价,商业成功的AB 事实上,用毁誉参半这个词来评价AB算是比较客气的了,当最终话完结之后不仅是国内的网站论坛,就连日本2CH那边对于AB的讨伐声也是不绝于耳。作为麻枝准的动画剧本初体验,充分告诉了人们写GAL剧本和写动画剧本是两回事情。特别是对于两者整体节奏的把握,就连麻枝准自己也在事后坦言动画的剧本长度仅有游戏的6分之1,想要把如此大的剧本量压缩在13话的动画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难怪麻枝准在动画播映初期传出了病倒的新闻,虽然这则新闻不免有些炒作之嫌,毕竟事后麻子也没有缺席LIVE活动,不过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了对于自身剧本的不安。 从整体来看,不得不承认AB的剧本架构是存在硬伤的。首先从剧本的连贯性来讲显得有些支离破碎,虽然每一话都有各自的主题和亮点,但给人的感觉就是GAL中一个个单独的SCENE而不是一部节奏完整的动画。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单独的每一话中,比如最终话就有人评价PART A部分和PART B部分的节奏跳跃给人不是同一话的感觉,而且从12话最后的剧情高潮到13话直接跳到3天后SSS只剩下5名成员的略显有些平淡的毕业典礼,如此之大的剧情跳跃和节奏的更替也是很多人黑AB的主要原因。 再拿由依消失的第10话来分析,PART A部分比较欢乐的桥段占据了一半的篇幅,导致最后日向的告白给人的感觉有些突兀以及整体的节奏不调,虽然按照麻枝准一贯的做法是想用前半部分欢乐的桥段来反衬出之后离别的悲伤,但是太过快速的节奏转变以及短短的24分钟内塞入的过多的剧本内容实在是让很多普通观众难以适应,毕竟不是所有观众都想笔者一样能够做到前一分钟还在笑后一分钟就被剧情弄哭的。况且最后的泣点部分是通过一个个跳跃式镜头的剪辑来拼凑,可谓是脑补出来的泣点,如果没有接触过大魔王以往作品的话很难被戳中泣点,反之如果是资深键子或是接触过麻子以往作品的观众,可以从最后的一连串镜头脑补出一个转生后再会的感人故事而泪流满面吧。或许AB的剧本原本就只是写给键子看的,就连麻枝准都承认这话的最后是演出救了脚本。同样的问题其它话数中也时有出现,篇幅关系这里只举一例不过多探讨了。 另一方面动画长度太短也直接影响到了故事最后泣度的表现,这里指的长度过短和剧本内容过多以及杂乱含义不同,指的是一个跨度的概念。笔者有一个观点,就是Key系剧本的跨度与泣度有直接的关系。回想一样AIR中“夏天才刚刚开始呢”那个长长的夏天、CLANNAD中那个长长的坡道,当CLANNAD AFTER STORY三周目最后,再次回到光坂的坡道前选择是否与古河渚相遇的选项,经历了上百小时游戏时间的玩家自然会发自内心的感动,毕竟每个人都是这样,时间越长的东西就越容易感伤,就好比很多长篇动画突然来个追忆话总是能骗得老观众的眼泪一样。而相比于Key以往的作品,AB的时间跨度过于短暂,对于以人生为主题的作品这种缺陷是致命的,短暂的跨度中我们并没有看到SSS团之间留下深刻羁绊的描写,甚至没有看到音无和立华奏之间过多的刻画,以至于最后结局给人以速配的感觉,浪费了“天使”的心跳如此点睛的设定。或许AB如果能做完半年番来打造效果会好很多,但是在如今续作横行的年代即使是打着麻枝准的招牌P.A也不敢把企划定位半年番吧。 虽然整体节奏、长度以及缺乏TV动画脚本经验成为了这部作品的硬伤,但是从第一话就留到最后的死后世界的世界观悬疑以及部分话中麻枝准让观众泪腺崩坏的能力还是让不少观众趋之若鹜。另外作为Key、P.A Works、Aniplex、电击G’s四家共同打造的大型企划,AB在商业上的成功也是有目共睹的。就在笔者撰写此文之时,AB的BD版第1卷以首周2.3万枚的销量接过了《EVA新剧场版:破》蓝光周销量最高的枪,同时DVD版也获得了首周1.1万枚的成绩。 同时AB的动画也成功打造了GDM这只女子摇滚团体,其气势大有和《轻音》的HTT叫板的趋势,虽然从最终的成绩来看死后少女还是比喝茶少女略逊一筹,GDM的专辑《Keep The Beats!》初动就获得了5万的成绩,另外几张单曲也销量不俗,作为麻枝准的副业也能取得如此不错的成绩不得不让人感叹大魔王的多才多艺。关于GDM几张单曲和专辑稍后再展开讨论。 二、  …

不应有神的世界——Angel Beats

把AB第12话连看了两遍,然后到处看到各种不同的观点,只能说麻子的剧本要表达的东西太多,压缩在13话中显得有些过于难懂。或许这本来就是一个写给键子的剧本,没有接触过麻子之前的一些作品或者领会麻子精神的人无法从中得到共鸣。 这话中通过Angel Player创造出来的迷之少年讲清楚了“死后世界”的真相。果然一如我之前所想的,死后世界是一个过渡的世界,所有在生前获得不幸的人在这个世界中获得幸福后就能安心的转生离开,然后重新开始新的人生。而这话中也明确了消失的条件,得到“爱”。当然这个爱是广义的爱,岩沢在舞台上得到了歌迷的爱,YUI得到了日向的爱……这话也阐明了所有的NPC都是Angel Player制造出来的。因为是过渡的世界,所以得到了爱——得到了幸福之后就应该离开。但是从剧情伊始不明真相的由理和SSS团们一直为了不被消失而努力,现在看来真是本末倒置啊。同样因为是死后过渡的世界,所以不应有爱的萌芽,在此得到幸福就应离开,因为就算在这个世界里再怎么幸福,这都只是个过渡的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世界。 迷之少年同样讲述了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软件《Angel Player》的起因以及程序员的故事,究竟是先有这个世界还是先有Angel Player已经不重要的,麻子的世界观不需要蘑菇月世界般的严谨。从中我们得知了程序员因为BUG而进入了死后世界,在等待心爱之人获得爱的过程中在死后世界迷失自我而变得不正常,为了不发生同样的事情而改写了Angel Player的程序——也就是Reset系统。Reset系统其实就相当于很多RPG游戏中的死神,在一个楼层停留太多时间就会出现然后让你强制离开。由理等人因为一直反抗着这个世界的日常——上课、学习,这些在他们生前所缺乏的,理应会让他们获得爱的日常,最终触动了Reset系统。说的简单点,Angel Beats的世界观就是这么简单,只不过为了戏剧冲突采用层层剥茧式的展开而看上去比较复杂。 最后迷之少年问由理愿意不愿意成为这个世界的神。如果这里是Gal的话我很想看看选择愿意之后的BE是什么样子的,有兴趣的话自己也想脑补一个同人的BE结局出来。尽管最初由理的目的就是打败天使,只配这个世界,但是当了解到这个世界真相之后,她发现这个世界她已经不需要了。一边说着“我还是不能原谅神”的由理,怎么能成为这个世界的神呢。这个世界,不应该有神的存在。由理破坏了所有Angel Player的程序,然后和众人做好了从这个世界卒业的准备。即使从这个世界消失,即使这是个虚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所发生的一切,大家一起围殴天使,一起打着棒球,一起钓鱼,一起开演唱会,一起欢笑,一起胡闹,这些,这些……记忆都是真实存在的。准备好纸巾吧,最终话麻子的剧本一定不会让人失望。 麻枝准通过Angel Beats的剧本要表达些什么?我觉得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从《Clannad》开始麻子的剧本永远的主题都是人生,或者说的更确切点,如何去面对不幸的人生。Clannad中的面对丧妻丧女,告诉我们就算是如此的人参也要坚强;LB中死前进入LB的世界,也是为了让理树和铃学会坚强;Angel Beats的故事告诉我们,就算生前获得不幸只要在驿站中调整好心态,勇敢地去面对下一个人生吧!麻枝准的剧本就是如此,在不幸的人生中告诉人们获得幸福的真谛。 摘抄了一下本话中由理的台词: 很幸福呢 这么幸福的景色 对我来说太过耀眼了 大家都活在这样的时光里 真好 真让人羡慕 从这里消失的话 能重新再来吗 这样理所当然的幸福对于我来说 能接受吗 失去这份记忆 性格也随之变化 这样就接受了吧 但这所谓的转生是什么 那已经不是我的人生了 是其他什么人的人生了 人生对我来说是仅有一次的 是在这里……仅有的一次 这就是我的人生 是不能托付给别人 也不能被别人夺走的人生 不能推脱 不能忘记 不能消除 不能蹂躏 不能一笑而过 在不能被美化 什么都不能 只能面对如此真实而残酷 无所作为却仅有一次的人生啊 老师 你明白吗 所以我要战斗 不断去战斗 因为那样的人生 我一辈子都不能接受 这话前半部分由理的台词和之前我所理解麻子要传达的意思有所矛盾,重点是放在人生只有一次上面。是由理在了解了AB世界的真相后有所转变还是我个人理解错误,看最终话吧。其实麻枝准要表达的思想早在ED曲歌词中就早已透露。如同曲名《Brave Song》一样,这是个给人以勇气的剧本。 いつもひとりで歩いてた 振り返るとみんなは遠く それでもあたしは歩いた それが強さだった…

《Angel Beats!》第9话观感以及最后几话预测

刚刚看完AB第9话,在第9话中AB“死后世界”的世界观终于明朗了,果然“死后世界”是为了收留那些在前一个转生(轮回)中悲伤的少年少女们,使他们能够调整心态在“死后世界”中享受前一次轮回中没有享受到的快乐(比如天使所说的校园生活)而存在的世界,看到这里ED响起时不禁有些淡淡的悲伤。麻枝准的剧本永远能给人以在现实中生活下去的勇气,如果说《CLANNAD》的剧本告诉人们的是就算在生活中遇到再大的不幸也要坚强地活下去的勇气的话,那么《Angel Beats!》告诉观众的就是即使上一个轮回(人生)有着再大的不幸,调整完心态后勇于去面对新的人生。 “无神无佛无天使。”AB的世界本没有神,真正的神在二次元的世界外,给予人们生活勇气的麻枝准。如果说之前分析EVA的文章中说庵野秀明是以宅的眼光来批判宅的话,那么麻枝准就是以宅的眼光来救赎宅。前者是一边逃避一边喊着不能逃,后者是就算死后也要勇于面对,当然从艺术表达来看两者的剧本都是我很喜欢的类型。温馨的日常、泣点之后的励志、治愈系的乐曲,这些都是麻枝准最擅长的,也是我喜欢麻枝准的原因。如果拿AB和《死后文》相比的话同样是死后的世界,除了以上三点,麻枝准要高出的就是立意。《死后文》只是单纯死后完成生前的心愿,而 AB则是迎接下一个轮回,从精神境界来讲麻枝准要更高得多。 开始大胆的预测下第10话之后的剧情吧,《GOODBYE DAYS》——麻枝准一贯擅长的离别的伤悲,“要笑着告别哦”、“离别时候的SSS大家都是微笑着的吧”,告别的场景估计不在操场就是天台,SSS团的各位一个个在“死后世界”中满足了生前未完成的心愿,在这里大家一起围殴天使、一起胡闹、一起开演唱会、一起钓鱼打棒球,“死后世界”的一幕幕如同过往云烟在镜头前快速略过,然后回想起生前的不幸,即使现实世界是如此充满着不幸,“死后世界”也只是一个停靠的港湾而不是永远的驿站,哭过之后大家依然笑着,“大家在转生后的世界里也一定要幸福哦,不然绝饶不了大家,不要忘了我们可是SSS团啊。”说完由理转过身,只是不想让大家看到她坚强背后的柔弱以及脸上的两行泪痕。 TK、松下五段……SSS的众人们开始一个个在夕阳下化作残影,空留下那个曾经一起打过野球的操场。新的插曲响起,终于只留下的由理和音无,由理把哭脸靠在音无的胸口,一遍遍敲打着音无的胸膛却早已泣不成声。“在新的世界里,大家也会一直努力然后获得幸福的,总有一天大家会再次相见的。”此时镜头给的是由理的哭脸以及音无的下半脸,音无脸上泪痕流过拥抱着的由理在夕阳下化作光斑,镜头缓缓往上移动,音无脸是笑着的,尽管留着泪。 “也该是轮到我离开的时候了。”音无看着刚才还有着众人的操场,转身向奏说道。此时的奏已经不是那个面无表情的奏了,在和SSS众人接触的日子里,她已经获得了常人的感情。“下次有机会一起吃麻婆豆腐吧,奏。”音无走上前去拥抱着奏…… 镜头一转,视线中的是繁华的日本大街以及车水马龙,SSS的众人在转生后的新的世界里开始了各自的生活。他们之中有人当了医生,有人当了歌手,有人在柔道界无人匹敌,有人在大学里还是学生会的会长,当然也有人还是一样的白痴。或许在新的世界中他们并不相互认识……路上由衣发着传单,是一个叫做“DEAD GIRL MASTER”的地下乐团,尽管在生活中擦肩而过,但是从不同渠道获得传单的众人还是都聚集到了LIVE的现场。 “总觉得我们在哪里见过呢。”音无对着站在身边的由理说。 “说知道呢,话说现在这种搭讪已经不流行了。” 由理缕一缕头发,一阵强风吹过,手中的传单飞向空中,在空中仿佛有个银白色长发的女孩在那里注视着他们。 END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