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赤印,圣屠十日"

善与拯救的朱红之血——国产Gal《圣屠十日》评析

本文原刊登于《二次元狂热》第78.5期,此为完整版。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文:windchaos 说起国产Gal,不知捧着这本《二次元狂热》的各位接触过多少,又作何感想。当大多数人都习惯性地打开论坛、下载资源,免费的玩着一个又一个或被汉化或没汉化的日文Gal的时候,又不知有多少玩家会和笔者一样买一套国产Gal,打开游戏听着那熟悉而又不习惯的中文配音…… 当然笔者并不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扯情怀呼吁大家去支持国货,只是身为一个媒体人和撰稿人,当通完一款觉得很优秀的Gal而仅仅因为它是“国产”而被人埋没,不觉得太可惜了吗?于是就有了各位现在所看到的这篇文章。 《虹色旋律》、《高考恋爱一百天》、《真恋》、《雨港基隆》……算起来2014年的确有不少优秀的Gal,而且与日本的Gal相比很多也在平均水准以上。而今天要介绍的这款《朱红·零/圣屠十日》则是Hollowings最新的一部作品。提到Hollowings估计最有名的就属《赤印》的“孙大炮”事件了,关于Hollowings与一些前作作品这里先留到文章的最后还是先把话题回到《圣屠十日》本身。《圣屠十日》这部作品的剧本是否优秀,甚至可以套上我们用烂掉的神作二字,看了一下的介绍就知道了。   角色介绍   林瀚 国籍:中国 圣堂禁卫军第三纵队九中队黑兔组成员,神言使。圣屠十日的男主角。本次人物是第一次被教会调到前线,在神言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因此被谢尔曼和西瓦认为是必定会升迁的人。从小因为全村人因咒术而死亡对咒术士产生怨恨,在教会也从小受到咒术士是异端的教导。来到石陵后认识了虔诚的信徒叶依泉,得知叶依泉将咒术用在让人幸福的地方后对咒术的善恶重新产生了认识。在圣屠十日的过程中,最后想起了当年村庄惨剧的真相…… 叶伊泉 CV:夕挽余岚 国籍:中国 天主教的信徒,在教会忏悔时与林瀚相识。因为异端的咒术与天主教的信仰产生矛盾而迷茫,会一些蓝系精神方面的咒术,与一般人认为的咒术不同叶伊泉把咒术用在的让人幸福的方面,作为孤儿院的义工,最大的愿望是让孤儿院的孩子们都露出笑容。 施瓦尔贝·米·梅塞施密特 CV:灵缡心 国籍:德国 圣堂从士,情报员,狙击手,黑兔小队副队长。原本属于对抗教会的情报机构,在情报和记忆方面相当擅长。在窃取教会情报过程中因得知太多秘密最终被谢尔曼邀请加入教会。在情报机构与教会担任双重间谍期间差点被情报机构灭口,最后被谢尔曼以一己之力救下,因此也对谢尔曼有着特别的感情,私下总是称呼谢尔曼为大老爷。因全名太长一般被人简称为西瓦,与大多数圣堂成员不同西瓦对于主并没有什么信仰。   谢尔曼 CV:文正 国籍:美国 上等圣堂武士,圣堂禁卫军第三纵队九中队黑兔组队长,圣殿骑士团后补成员。实力派战斗人员,有以一敌百的能力。对于圣堂与教会的一些做法存在质疑,但信仰依然坚定。作为小队的队长深受部下爱戴,因黑兔业绩出色旧部下大多升迁,唯独西瓦一直留在谢尔曼的身边。 茅崎樱 CV:月夜桥 国籍:日本 黑兔成员之一,战斗员,入伍前在武道院在修师范。并不擅长中文因此总是显得无口和面无表情。与林瀚一样拥有悲惨的童年因此对于咒术士极其怨恨,在得知任务中可以击杀咒术士后面露高兴的微笑。在此次任务中的主要职责是保护身为神言使的林瀚。 杜林 CV:北炎 前作《赤印》的男主角,有一个名为黎曦夜的已故未婚妻。洞察能力很强总是能在林瀚说话之前知道他的意图。为了拯救中了咒术的未婚妻来到石陵,在小夜死后被咒术师囚禁在圣堂成员来到石陵后被解救。在小夜死后唯一活下去的愿望就是看到红祖杨熙的死,因得知太多圣堂与咒术士的内幕被劝加入圣堂。   Episode00 Prologue 那一天,我到底看到了什么?   是你救了我吗? 是你救了我吗? 你认为自己是被拯救的吗? 还是说,你希望自己能够被拯救。 故事从男主角林瀚的回忆杀开始,在一片白色的景象当中,林瀚一路跟着一个身着白色大褂,头发雪白的男人,并不断重复着一个相同的问题: 是你救了我吗? 从梦境中醒来的林瀚意识到此刻自己身处飞机中,在飞机中除了自己以外还有黑兔小队的另外三名成员:队长谢尔曼、副队长西瓦以及一直沉默的少女茅崎樱。他们飞行的目的地是中国一个叫石陵的小镇,因此尽管四人国籍不同在此次行动中统一使用中文作为共同语言。对于出生在中国的林瀚来说,并没有回到故乡的实感,因为在家乡的那个惨剧之后作为唯一的幸存者,林瀚因为神言方面的天赋被教会收留学习。神言即是神的语言,神言使即是传达主的语言的人,通过语言加固他人的信仰甚至一定程度达到洗脑的功效。 在飞机降落在石陵机场之后,黑兔成员来到了圣堂的据点,外表看似是对外开放的酒店却有一个仅供圣堂成员进入的楼层。在那里,林瀚从西瓦口中得知,本次人物的目的为打探情报调查红祖在石陵的线报是否属实。 红祖,本名杨熙,现今最强咒术士之一,最强红系咒术士故名红祖,据传红祖仅有两名徒弟不过就算教会也不知那两人的真实身份。。红系咒术是以血为媒介的攻击咒术,往往一滴血就能制人以死地。在教会接到当地线人线报后,决定派出黑兔小队到实地侦查。在西瓦看来这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侦查任务,目的是为了让林瀚与茅崎两位年轻新人有实战履历方便升迁,事实上黑兔小队的所有前成员都获得升迁,而本次任务仅派出四人也印证这一点。 来到石陵第一日的自由行动主要是为了熟悉当地地形,无事可做的林瀚肚子来到了石陵的教会,大清早的教会没想到有一个少女在那祷告,那个少女的名字名叫叶依泉。叶依泉似乎有一些烦恼要对主忏悔,在见到林瀚之后误把林瀚当作神父,在林瀚向依泉解释一通教会内部的升职关系自己只是神父后补后,天真的依泉依然把林瀚称作神父。 翌日,侦查活动开始,在林瀚与茅崎的侦探行动中发现石陵本地的咒术士人数确实多到异常,一路上没有实战经验的两人发现许多疑似咒术士的人却都跟丢。最后在一家中药铺前发现一个疑似闹事的咒术士,茅崎樱上前制止闹事的咒术士。从解救的重要商那得知这三个月来这样奇怪的客人增多的不少,而闹事的客人都不会出现第二次,这两点也正好印证了红祖三个月前来到石陵消息的准确性。 在前一天与叶依泉告别的被誉为保护石陵的石碑处,林瀚与叶依泉再次相遇。这次林瀚从依泉的口中得知她的烦恼来自她学习的咒术与对主信仰之间的冲突。蓝系咒术是对人精神进行干涉的咒术,咒术有两条特性,一是越亲近的人效果越强,二是咒术会产生反噬。叶依泉为了为了让离家出走的孤儿院的孩子能够有继续生存下去的理由,用咒术对孩子的精神进行暗示,在发动咒术之后依泉自己的身体也收到损伤。从小在教会长大被教育咒术是异端的林瀚,在认识了依泉之后对咒术有了新的看法,尽管林瀚的故乡村庄全灭于咒术。 不过和林瀚有相似成长轨迹的茅崎樱却不这么认为,她一直认为所有咒术士都是必须杀死的对象,而当你当茅崎的弟弟死于咒术之后茅崎也亲自手刃了杀死弟弟的亲戚们。那些杀死弟弟的亲戚都被教会评定为有辜者,因此尽管杀了许多人茅崎的评定还是无辜者,唯有杀死无辜者才能成为有辜,无辜者杀死再多有辜者都是无辜,这就是教会的评定方式。 在西瓦提上关于红祖的侦查报告后,第三日教会下达了后续指令。在教会内有一条所谓的三人定律,一旦在第三天收到回应必定有大事发生,深知这点的西瓦与谢尔曼知道这次的事件并非侦查这么简单。与此同时,在石陵担任侦查任务的另一个小队全灭,秒杀小队的精湛技术手法很明显是红祖对于大肆入侵自己地盘的教会的警告。 在得知教会与咒术士之间必将产生大规模冲突之后,林瀚即使违反规定也决定通知叶依泉早日离开石陵避难。在半夜三点的电话那头,依泉表示愿意相信林瀚的话,自己也收到可靠组织的情报石陵要出大事。没想到第二天叶依泉并未如约离开石陵,而是在电话中通知林瀚在石碑处相约,不见到林瀚就不离开石陵。无奈林瀚只能赶紧跑向石碑,在接过依泉递来的水瓶之后林瀚继续劝说依泉离开,就当依泉在分别之际把自己贴身携带的十字架交给林瀚的时候,林瀚被人一拳打晕,一把小刀从背后贯穿了叶依泉的心脏…… 在林瀚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悄悄跟着杜林的圣堂成员与跟在叶依泉背后的咒术士展开了交火,说是交战最后变成了谢尔曼、西瓦与茅崎对咒术士单方面的屠杀,在最后一名咒术士不愿妥协之后,谢尔曼将这群咒术士的老大也赐予了最至高无上之宽恕——死亡。 林瀚回过神之后,发现守护石陵的石碑已被染成一片血海,叶依泉的尸体正躺在自己的前方。林瀚不能接受茅崎向叶依泉下手的事实,而谢尔曼与西瓦表示这是茅崎当时最正确的判断。茅崎怀疑叶依泉给林瀚喝的水里下了引,递给林瀚的十字架是某种咒术发动的暗示,一旦了解所有圣堂作战情报的林瀚被蓝系咒术控制后果不堪设想,在发现隐藏在叶依泉身后的咒术士发生骚动之后,茅崎迅速一拳让林瀚吐出饮下的水并一到给予叶依泉最至高无上的宽恕。西瓦告知林瀚,这就是战争就如同红祖杀了他们的同伴一样。 林瀚安定下来之后黑兔四人根据线索来到了叶依泉所在咒术士团体的据点,在那发现了一封遗留下来的红祖的亲笔信并在地下室发现了一名被囚禁的男人。这个男人右手有着奇怪的红色咒文,应当是被下了红色的咒术一旦碰到他的手臂就会有生命危险。考虑到被囚禁的此人可能有极大的战术情报价值,谢尔曼决定使用第四号伪圣骸布对男人右手的咒术进行封印。封印咒术相当于冰与火的对冲,一般人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精神压力,封印成功的必要条件就是林瀚的神言。 封印开始谢尔曼与西瓦一边进行封印林瀚一边在旁对男人进行神言,所谓的神言就是用神的语言来代替别人思考。面对封印的疼痛林瀚不同暗示男人冷静,当男人表现出没有生还的欲望时林瀚用神言暗示男人继续活下去。就这样,这个男人被林瀚拯救了,被神赋以的活下去的意愿………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