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评论" (Page 2)

曾几花开——花开伊吕波

花朵艳丽终散落 谁人世间能长久 今日攀越高山岭 醉生梦死不再有 以一首伊吕波短歌来开始我们这次的旅程,作为P.A.Works的十周年纪念作品终于落下的帷幕,作为4月冈田磨里的两朵花之一,《花开伊吕波》受到了诸多的关注,虽然并非观众一开始期待的一样冈田式的苦逼爱情剧,但《花开伊吕波》依然是今年值得一看的作品。 那《花开伊吕波》的主题又是什么呢?那就是花绽放的过程,也就是女主角松前绪花成长的过程,从十五岁“花,未曾绽放”到最后的“曾几花开”,冈田磨里女士以十五岁少女的视角见证了其成长的过程,虽然剧情并没有太多的跌宕起伏,却以一种小清新的风格抓住了很多观众的心。 回过头再来看故事伊始的松前绪花,是一个在东京大都市里准备升上高二的学生,和大多数学生一样缺乏梦想,除了有一个比较奇怪的老妈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进路,谈起未来的时候人生也就是随便找一个工作,26岁时候结婚,最后攒钱买块墓地这样的感觉。有一个阿孝这样暧昧的对象却始终没有把他当做自己的男友,甚至都没有察觉自己的心意。就是这样一个认为阿孝吃玉米罐时候注水很奇怪,就是这样一个认为东京繁华的夜景十分无聊的十五岁少女,在喜翠在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并且成长、绽放。 笔者曾经是一个绪花黑,的确故事开始阶段的绪花并不讨人喜爱,不懂得看气氛乱说话,风行雷厉的作风甚至有点让人讨厌,让民子对她喊去死,让老板娘对她扇了几个耳光。就是这样一个不懂气氛的小女孩,最终成长为了喜翠庄的接班人。绪花成长的证明大致有二,一是接受了阿孝的感情、二是收下了喜翠庄的工作日志。 感情这方面虽然观众们都很期待但很可惜这是一个以松前绪花为主角,以绪花为主视点的一个故事,虽然孝哥对绪花死心塌地,但到最后还是只是一个温柔或者说是优柔寡断的男人。爱情并非《花开伊吕波》的主旋律,但是冈田磨里女士的脚本却也同样精彩,正如冈田女士一贯的脚本一样,绪花与阿孝之间仅有几场对手戏,几句台词却很好的刻画了人物的心境以及态度的变化,特别是24话中的对白尤是如此。 阿孝是用一种奇怪的方法来吃这汤里的玉米粒吧,把水倒进去再灌进杯子里,最后用筷子夹起来。 我已经不这么做了。 哎。 拿不到的玉米粒,我就这样放着不去管她。 咦,会坏掉哦。 不会坏掉的,一直都不会变。 短短的几句话从第一话就留下的玉米粒的伏笔,不禁令人拍案冈田女士的功力。在人们眼中心爱的人是永远不会变的,是的绪花一直都没变,就连最终话对阿孝的告别都是那么不合时宜不懂得掌握气氛;但是绪花又感觉好像变了,成长了不少,变得让人讨厌不起来,正如同民子接受绪花的过程那样,她已经不是那个我们能对她说去死的小女孩了。是的,在喜翠庄她已经经历了太多,多到能承受起喜翠庄客人记录本之重。 《花开伊吕波》的故事就以nano.ripe的一首《梦路》告一段落,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山盟海誓,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平凡的十五岁小女孩不平凡的成长绽放的过程,花才刚刚绽放呢。 在那不断重复的日夜终点 有一件看不见的东西消失了 我现在正寻找着道路 回想在耳边深处的声音让我不禁又想起了你 课我却依然没有回首的勇气 高高挥起张开的手 我多么想和南风结伴而行 踏上各自寻找自我的旅程 即使暧昧即使不确定 现在的我却能说出口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