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西尾维新"

【轻之文库专栏.第一卷】西尾维新:叙事整体性与角度的选取(下)

作者:轻之文库.一言 阅读原文:http://www.linovel.net/article/detail?id=85 引言 与上篇近乎溢美的各种词汇不同,这一章主要讨论西尾维新在写作中遭遇的局限性以及他在自己不断的创新中解决的问题,且更倾向于对原创作者的写作建议,并从叙事角度和整体性两个方面展开分析。 一 叙事角度对人物塑造的影响 案例分析:《戏言系列》阿伊 《戏言系列》的主角阿伊是一个在西尾早期的写作当中经历各种尝试,最后诞生的略显失败的产品,而《传说系列》的空空空则是相对成功的产物,这其间的差别除了从第一人称切换为第三人称以外,还有一些更深层的细节问题。 主角阿伊是作者将我们日常生活当中「庸人」的概念放大了数倍之后产生的异常之人,也是笔者个人相当喜欢的一名角色——冷漠,刻奇,记性差,好撒谎,半途而废,随波逐流,默认一切的同时又有些无谓的原则。然而比起这个人物惊艳的设定,西尾对他的处理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到位。 先从人称说起,我个人习惯将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细分成四种类型,即「纯第一人称」,「伪第一人称」,「伪第三人称」和「纯第三人称」。这并不是严谨的分类,也不是学术的词汇,只是笔者为了方便而进行的粗浅整理。 「纯第一人称」是私小说和轻文学通常喜欢使用的人称,这种人称将所有的事件通过主角也就是「我」这个有色眼镜讲述出来。对于环境的认知掺杂了「我」的个人情感,从而使得叙述开始变得不可靠,在「我」的感觉偏差之下,尽管角色几乎是贴着读者的耳朵在讲话,读者也时常会提出怀疑:「事情真如他所说的那么糟么?」或者「他的逻辑是否存在错误?」等等。在这种人称下,作者不仅仅展示故事,叙述者的态度及心理也作为故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被作者所叙述。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即是这种叙述方式的典型代表。在这里,角色的心理表露最多,但却未必是作者本人的心理。比较典型的轻文学例子是泷本龙彦的《我的空气》。 「伪第一人称」是轻小说,尤其是恋爱喜剧中经常出现的所谓第一人称。在这种第一人称当中,叙述者「我」一般来书是忠实地叙述发生的一切,但很少在对话以外的区域表露对关键抉择的强烈情感或看法。这种基本上把「我」换成「他」基本不会阻碍阅读和理解的人称,我们称其为「伪第一人称」。作者往往倾向于展示故事中其他角色的性格特征,而作品中预设的「我」其实是负责缩短其他角色与读者的距离感方便代入的。因为如果主角的叙述太过倾向于自我解剖和自说自话,那么它就不再变成读者代入进文章的工具,而是更容易被作为一个与其他角色平等的独立角色来看待。比较典型的代表是谷川流的《凉宫春日的忧郁》。 「伪第三人称」广泛出没于轻小说和经典文学当中。这种人称其实是变相的第一人称,因为作者常常站在一个确定的主角视角上观测周遭的所有角色,忠实地叙述发生的一切,并且读者能够常常听到作者声音出没在文本中,对角色的行为逻辑进行一定的解说。这种把「他」换成「我」之后基本不会阻碍阅读和理解的人称,我们称其为「伪第三人称」。这种人称的好处在于读者不容易产生视角切换所带来的混乱,同时又兼具第三人称的些许距离感,让观众能够获取第一人称很难获取到的信息。比较典型的代表是橘公司的《约会大作战》。 「纯第三人称」是广泛见于经典文学和群像剧里的人称。作者往往频繁地切换视角和叙述对象,通过丰富庞杂的信息让读者对故事有一个全景式的阅览,但也是距离感最强,离读者最远的一种叙事方法,在这种人称下,人物的性格更多地倾向于作为故事和主题的陪衬与基础,而非叙述想要呈现的主体。叙述也更强调整体环境的变化对个体的影响,比较典型的代表是成田良悟的《永生之酒》。 综合来看,「纯」人称中的作者更倾向于将自己的声音隐于人物的变化和故事的发展,「伪」人称中的作者则更倾向于将自己的声音直接传达在作品中。从「纯第一」到「纯第三」,读者与作品的距离是从近到远的发展趋势。 之所以阐述这四种粗浅模型是因为对于叙述视角的选取,对于整个作品的基调形成实际上是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的——回到《戏言系列》上来谈,以主角那扭曲的性格,这本小说本可以成为一本相当成熟的「纯第一人称」小说,但实际上它使用的却是「伪第一人称」。作者很少去直接描述阿伊的深层心理,总是用原文中所述的「戏言」来掩盖过去。 这种做法本身无可厚非,毕竟在轻小说中要突出这么一个角色需要一定的沉淀,但是在作品的各卷中,作者对于这个人物的性格刻画却是参差不齐的——在《斩首循环》《悬梁高校》《绝妙逻辑》这几卷里,作者总是喜欢借助其他的所谓「聪明人角色」(哀川润,千贺明子,姬菜真姬,兔吊木垓辅等等)对阿伊的冷嘲热讽来表达自己的声音(况且是在读者都一头雾水的情况下就展开对主角的人格解剖)。但是即便其他的人物再怎么强行解说,也没有办法让这种性格在读者内心留下深刻的印象,只能被看作是作者借助角色对自己的主角进行定义而已。 如果不是第二卷《绞首浪漫派》拯救了这个角色的话,恐怕《戏言系列》就真的成为西尾维新的黑历史了。幸运的是,这一卷虽然仍然有不少莫名其妙的解说,但总算是让阿伊的性格有了一定的凸显(同时也导致了最恶劣的结果)。在这里不多作解释,第二卷无论是剧情还是人物都绝对可以说是整部戏言最高的水准。 在《食人魔法》之后的几卷里,可能是为了尽量描绘阿伊的成长,叙述的角度开始回归「纯第一人称」,而先前那种胡乱贴标签的行为也收敛很多,在物语系列中,西尾可以说基本上治好了这个毛病。不过必须指出,「作者的介入」并非一直都是弊病,之所以强调「伪第一人称」视角在某些章节里对人物刻画起到的反作用,是因为它在那几章中与西尾的写作目的从某种程度上是不匹配的。他对于阿伊身上「异常性」的定义总是摇摆不定,在需要刻画其他怪异的人物时,西尾总喜欢让阿伊站在正常人的角度思考问题,等讨论到阿伊自己身上时,再把他变成自己想要的精神异常者。 对于小说的作家来说,在某个主角的性格尚未明朗的时候,借助旁白或是其他角色的声音来对某个角色妄下诸如「你就是这样的人」一类的断言,是毫无疑问的下下之策,这也是《戏言》常常被贴上「青涩」标签的缘由。   二 主题与整体性的形成 西尾维新由于受到前辈上远野浩平的影响(顺带一提,此人几乎影响了世纪初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核心轻小说作家,却不知为何在中国知名度不高,就连被翻译的书都极其稀少),故事往往具有庞大信息量的剧情和电波诡异的叙事。西尾对剧情的掌控力不算特别强,尤其是《戏言系列》和《世界系列》的后几卷,总是喜欢信马由缰地扯两句再忙不迭地拉回来,读者看来确是有些尴尬。反倒是《物语系列》这种总被西尾粉嫌弃的「风格太浅」的书总能凸显出特别的整体性。 上篇提到的整体性指的是设定,人物,剧情,行文,主题,角度等等一切元素的协调一致,而这种一致是作者形成自己风格的关键,也是小说产生魅力的关键。小说写作的门槛也就在这里——文章的各个元素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尽管技巧方面可以通过练习来提高熟练度,但是对所有基本元素的配合却对于作者的统筹安排和规划能力有相当程度的硬件要求,对这一点认识得越透彻,小说写作的提高也就越迅速。 那么,如何构建整体性? 首先,小说需要有一个出发点。可以是设定,可以是主题,可以是某个特别的人物,甚至可以是某个有趣的桥段。 西尾维新的出发点是主题。 用西尾维新自己在处女作《戏言系列》的第一卷,也是梅菲斯特赏获赏作品《斩首循环》序章中的一句话来说: 「人的生存方式只有两种……不是自我价值被世界吸收 , 就是将世界价值同化成己物。」 这部作品的中二气息溢于言表,但却从某种程度上点明了西尾维新想要塑造的一种角色模板。另一句广为人知的是西尾维新在《少女不十分》里所写的一段话—— 「即使是误入歧途的人,即使是因为犯错而从社会中脱落的人,都可以很好的——不,或许也不能说是很好的吧,但也可以相当快乐地、相当有意思地度过自己的人生。」 从这个主题出发,西尾维新构建了大量的「生病」角色,这些人有的无法接纳自我,有的已经接纳了自我,前者作为整部小说中负面能量的来源,以「写作目的」的形式存在。 其次,小说需要推动力和矛盾。 西尾推动小说的方式是对白和舞台剧,之所以选择这种形式和叙事角度,是为了以庞大的信息量构建本身就相当复杂的角色,以及这些复杂的角色所经历的戏剧性事件,是「写作的手段」,为主题服务。 与同样书写这种通过「对过去的自己以毁灭的方式革新」式的成长来写故事的虚渊玄不同,在这种自我挣扎自我重生的「治病」过程中,西尾往往会安排一个引导者的角色,这个角他们并不是给主角专门配备的医生,只是单纯地作为一个一反阴郁负面环境的亮色存在于故事中,是作者身在故事外对病人们发出的劝告与呼喊。 然后,轻小说需要趣味性。 为什么读者要读你的书而不读其他的书?有趣是这个问题的终极答案。除了本身就很有趣的人物之外,西尾用行文和设定回答了这个问题,这里上篇已经讨论过,不做赘述。趣味性是小说的「佐料」。 最后,小说需要有一个结局。 结局最后是收回到主题上的,这也就是读者总能看到西尾在结尾东拉西扯的缘故,至此,作品的整体性构建完毕,是不是很简单? 言归正传,这里提出的范例可能对于初学者会稍难一些,但是轻小说写作的初学者一定要试着去进行这种构建练习,毕竟形式和内容的统一永远是所有小说写作者需要不断解决创新的话题。     一言   2017.6.26       声明:第一卷所有投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栏目立场 本系列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

日剧推荐——《掟上今日子的备忘录》

本周,根据西尾维新小说改编的日剧《掟上今日子的备忘录》终于迎来了大结局,每周期待着新垣结衣微笑的日子终于结束了,不过日剧的结局给了人每天迎来崭新一天的动力与勇气,甜到掉牙的爱情故事更是最终话后半一直看哭到最后,于是来推荐一下这部日剧吧。 日剧《掟上今日子的备忘录》是根据西尾维新的小说《忘却侦探系列》改编,据说日剧后半原创了不少剧情,不过相信只要看过日剧就会和笔者一样这辈子再也不会黑西尾维新,甚至变成西尾厨了。 《掟上今日子的备忘录》讲述的是一位名叫今日子的遗忘侦探的故事,今日子的记忆每次只要睡着之后就会重置,所以称之为遗忘侦探。今日子的最久远的记忆停留在失忆前的某一天,而之后的记忆随着每次睡眠重置,每天醒来后今日子通过马克笔写在自己身上的提示知道自己的名字,以及遗忘侦探的身份。 今日子的体质听上去比《一周的朋友》中的女主还要悲惨,而对于今日子来说,每天只要有一点点钱衣食无忧并且加上一些谜团就好了。对于今日子来说,每天都是充满乐趣崭新的一天,接到各种事件的委托,给已经熟识自己的警官反复递上名片。今日子的演员新垣结衣的笑容总是给人充满治愈的能量,每周只要看到新垣结衣的笑容,就感觉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男主厄介听名字就是一个充满悲剧的体质,遇到事件的几率不低于死神小学生和喜欢骨头的黑长直御姐,正因此厄介与改变自己人生的今日子相遇了。 《今日子》的剧情开始是每周一话的单元剧,平心而论洗胃的推理部分并非特别有趣,不过新垣结衣每周的笑容给人看下去的动力。此外日剧中切换场景时的叙事手法与新房昭之在《物语系列》中的演出手法及其相似,对于喜欢动画的观众来说应该能很快适应。 看到这里如果觉得《今日子》只是一部推理剧的话,那你实在是太甜了!《今日子》其实是一部披着推理外衣的恋爱剧!在一个个事件过后,尽管每次今日子的记忆都会重置,而厄介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充满悲观的厄介了。 今日子改变了厄介而厄介也爱上了今日子,厄介开始补习今日子最喜欢的推理小说,并且在一次事件中成功担当了华生的角色,甚至让今日子第一次在自己身上留下了“厄介可以信任”这样的字眼。就当两人的感情如同《一周的朋友》一般发展的时候,剧情急转直下关于今日子个人谜团的主线袭来,号称今日子前男友的角色出现在了今日子的面前。 当今日子再次醒来,伴随着失去的记忆,第一眼看到了不是自己是忘却侦探今日子这样的字眼,而是被告知自己是一个人妻,每天被丈夫重复明天如何如何的时候,那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今日子了。然后在面对不停告诉自己明天的丈夫,以及告诫自己珍惜今日的厄介之间,今日子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厄介,因为今日子还是那个只要有一点点钱和谜团就会很幸福的今日子啊。 “当我醒来之后,能再追求一次我吗?” 尽管当今日子再一次醒来之后,面对的又是一个陌生的厄介,今日子却一直存在于厄介的记忆之中。不幸的厄介变得不再那么不幸,尽管可能不到1分钟就被今日子甩了,还是满怀希望不停的去追求今日子。 因为每一天,都是充满幸福崭新的一天啊。

化物语(下)读书笔记

今天终于把化物语(下)读完,虽然我读的轻小说不多,但我可以肯定化物语绝对是一本值得推荐的轻小说。 本人对于西尾维新的了解仅限于《戏言》和《化物语》系列,《刀语》还没时间读。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西尾维新是一个鬼才,一个语言方面的鬼才。 语言无疑是西尾维新的杀手锏,无论是《戏言》中通过戏言玩家阿伊的戏言来推动剧情,还是《化物语》中人物对白的刻画无一不体现出西尾在语言方面的天赋。 特别在于《化物语》之中,阿良良木和战场原、神原、真宵、小班长、千石的对话无一不充满吐槽点,在成功塑造人物的同时把剧情推向高潮。 虽然不是本格类的推理,但是西尾总能在话语间巧妙的设置一些玄机,如果说上卷战场原看不到真宵的这个桥段是神来之笔的话那么下卷中小班长的“我只知道我知道的事”的口癖对于剧情的影响更叫人拍案叫绝。 战场原的傲娇、真宵的调皮、神原的工口、千石的害羞这些都很好的通过对话表现了出来,在充满搞笑和NETA的对话中发展剧情,这是我觉得化物语最成功的地方。 下卷中阿良良木和战场原约会的那段相信通过新房的改编已经成为无数人心中的经典,动画的成功除了新房之神外更靠的是原作西尾之鬼。 战场原的暴言丰富了人物的形象让她不仅仅是一个傲娇系的角色,星空下的告白告诉我们之前车中的对话是没有意义的,西尾之鬼在于在平凡的对话中设下伏笔。 “来接吻。”“请……问……可以和我接吻吗?”“和……我……接吻……怎么样……”“我们接吻吧,阿良良木君。” 这段对话已成了无数人心中ACG经典对话之一,真正的戏言玩家是你吧,西尾维新。 战场原荡漾!亏西尾能想出荡这个词,不但阿良良木接受战场原告白时的这句话神,阅毕下卷竟没想到战场原的仓促告白也是一个伏笔。 战场原、阿良良木、羽川这三人的关系直接导致了黑羽川的再次产生,又是通过两人间的对话看似扯家常实则已经把剧情推向了高潮,羽川的“我只知道我知道的事。”没想到这句口头禅也蕴含深意。最后小忍的登场看似突兀回过头来一想却又合情合理,不得不对西尾拍案叫绝。 由于TV进度还没到这段,笔者就不多剧透了,推荐各位看下原著。 最后提一下本文到目前还没提到的忍野咩咩,好人啊。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