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第一卷"

【轻之文库.第一卷专栏】轻小说地图.附录二.世界系妙语连珠

作者:天天座 阅读原文:http://www.linovel.net/article/detail?id=67     导语. 日本的所有创作物活在大时代的结果中。 这个大时代,又是那么微小。 重提世界系仅仅是为了,缅怀我们曾经看过的动画、看过的书、听过的音乐、玩过的游戏…… 它们背后,是如同人类微弱的脉搏一般,真挚的所思所想……     00. 2016年,有两部电影分别拿下了年度票房前两位。 其中庵野秀明执导的《真·哥斯拉》屈居二位,身居第一的则是部动画作品。这部作品在全世界引发广泛讨论与商业成功。与之前被全世界广泛熟知的日本动画不同,这部动画有着更为接近现今日本动画特征的质感。可以说,它的出现打破了日本动画=吉卜力的固有看法,开始让更多观众领略现代日本动画的魅力。 这部动画叫做《你的名字》。动画作者新海诚带着这部充满浪漫气息、幻想味道的新作,席卷了整个世界。 对日本动画或日本小众文化少有了解的普通观众,不会清楚《你的名字》与《真·哥斯拉》都是日本一股作品新兴创作潮流的阶段性小节。 这股新兴的潮流,被称为“世界系”。     01. 世界系是关于御宅族自我意识的文学。 ——小说研究家前岛贤道 有关于世界系的源头亦不可考,但可以确定的是他的主题和形式受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村上春树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和神林长平的《战斗妖精雪风》,两部作品的直接影响。更有甚者,新海诚几乎所有作品的主题都被村上春树微小说的《爱上百分百女孩》说尽。这些作品可以认作世界系的原始材料,但并非世界系本身。 距离真正的世界系产生,还有段时间距离。 八十年代末期日本经济社会政治环境大变,经济的疲弱、政府的低效、对御宅的非正常歧视愈演愈烈。 《新世纪福音战士》的第一话那段留名影史的镜头。 男主角碇真嗣收到久为联系的生父碇源堂的邀信前来,结果发现叫他过来不过是要他当机器人初号机的候补驾驶,毫无重圆亲情的打算。源堂无视真嗣的怨愤,则在基地的高台俯视着他,冷血说道:不开就滚回去。 这一幕常常被视为本剧导演庵野秀明拐弯抹角的抱怨,抱怨他这个现实中的真嗣总是源堂的原型——东映与吉卜力的独裁者宫崎骏呼来唤去。同时,这一幕也代表了两个动画世代的巨大别离:庵野秀明这一批1980年代入主的观众,逐渐对动辄描绘全人类未来的上一个世代动画失去兴趣甚至不耐。 1995年EVA播出便引起了广泛讨论。在TV播出最后,因为团队经费彻底耗尽最后两集TV版被迫采用彻底以各种意识流手法完成故事。这一举措非但没有引发恶评,反而让讨论进一步发酵。最终,赚足经费的庵野秀明将作品的真实结局制作成剧场版动画。 1997年,EVA的结局篇——《Air/真心为你》上映。在故事中世界走向毁灭——这堪称震撼的结局中,观众将作品人气推向了顶峰。 EVA的成功,正是以其内容对青少年心理的诠释为表现、对十几年来日本动画及其衍生的流行设定进行改造升级为形式向整个社会进行全力发泄、讽刺、控诉个人情绪。这样才引发了此次惊人的爆发。 在故事中世界系的重要元素战斗与恋爱,在本片中均为主打。其实之前的日本动画已经有很多这样的设置。在情节设计上,EVA这种初号机打倒使徒的故事主线也是近乎于奥特曼打倒怪兽这样的老套情节。 这部动画突破口在人物上。 主角碇真嗣是不同于之前日本主流动画的被动式主角。有关于故事中最大敌人使徒的来历、险些引发世界终结的第二次冲击、故事主线中众人的阴谋,基本上他都没有过分涉及。他的行动,完全是被外力强制进行的。主线越是深入,外力越是强大,情节越是反应碇真嗣的内心。 自我→他人→社会→世界→自我 从自我出发到自我收束,故事世界的最大化既是展现设定、人物、冲突、世界高度统一的自我。这套闭环逻辑充满了客观唯心的味道,却又让故事从中突破迎来了全新的转折。日本动画中充满史诗感与现实感的大情节,被ACG创作彻底抛弃。日本的ACG创作迎来了对主观自我的剖析与自省的全新时期。 EVA之前,日本动画是大格局大情节。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是一种强调思想宣传的主题与流行文化的兴盛两者结合的故事内容。自从这种理性的、大格局的、强调宣传的腔调在现实环境中开始失信,身为民众不得不开始思考自身的境遇。 从没有什么救世主,自己对生活的答案只属于个人。EVA既是属于庵野秀明自己的发泄,也是ACG创作开始走向情绪化反理性的先声。 EVA既是最初的世界系,也是完全的世界系,至今的日本流行动画仍然活在这部作品的结果之中。 在之后,ACG创作开始走向自省。 由此,世界系开始发展。     02. 世界系究其意义,是将自我、他人、社会、世界中的社会层完全抽离,专注于描述背负着世界存亡的少女去战斗,而主角却不直接加入战斗而是去与之恋爱的过程。 《星之声》、《最终兵器少女》(最终兵器彼女)等大量的世界系作品冒出,迅速取得了一批固定受众的青睐,尤其是在日本动画圈。故事往往是背负着世界存亡的少女去战斗,少年主角却不加入战斗而是与之恋爱,战争的背景被模糊,广义的“社会”(政府、亲戚、经济现象、国际关系)的必要性被降至最低,甚至常常出现男女主角手持的超自然力量一发动便足以逆转任何战局的安排,只是氛围并非喜剧而是偏向悲壮,最终往往以男主角与女主角的分离(包括死亡)作结。 这一套情节设置反映了观众对大情节的反馈。自从EVA发出了个人的第一声呐喊,ACG创作对整个社会的反思便开始呈现。为什么故事中的战争总是这样的模糊?观众本人对于社会中广泛存在的思想政治宣传本就缺乏认识,而信任了这些宣传的后果直接导致了日本社会“消失的十年”。各种各样的伤痕,让日本观众形成了对大而空泛的许诺直接的不信任感。 战争是无聊的,卷入狂热宣传氛围只会给普通人带来不幸,而就算是这样恶劣的环境个人都不应该放弃对自身认为的美好事物的执着,并努力去追逐它。这套想法击中了观众的集体潜意识。 至此,世界系创作异军突起。 在世界系作品的故事中,“我”追逐“你”,“你”与整个“世界”的危机进行激烈对抗的故事结构,将一套以资料符号与价值人物为主体的构成有机统一在一起。 这个对抗过程使观众真正摆正了人与他人究竟有怎样的距离。世界系的真正意义在于告知了个人在这个世界所处的位置。从作品的社会意义而论,这正是其受众对自身“小人物”这一身份的肯定。 如果EVA的成功,是被伟大宣传毒害之后个人向整个假大空思想宣传口号发出不满的先声。世界系作品便正式开始对新一代的日本青年进行治疗。自我与他人与世界的位置被摆正,个人的心智完成了补全。 所谓值得拯救的人都用自救,可以说世界系作品也正迎合了这一代青年的心声,帮他们把自己最想说出的话讲出。 能够引发社会影响的作品,它都是带着责任和任务的,不论创作者有意无意都客观存在。EVA所开启的这条道路,将世界系引领向了一条小人物如何在宣传口号失效后,让人重新认识自身在世界所处位置的任务。 世界系完成了使命,迎来了人气与话题的高峰。…

【轻之文库专栏.第一卷】浅析成田良悟:走钢丝的黑色幽默轻小说

作者:轻之文库.一言 阅读原文:http://www.linovel.net/article/detail?id=15   导语: 在当今极度成熟的轻小说业界,人物成为衡量轻小说的最重要的元素的时代,尚有人承认故事和情节无可替代的魅力实属难能可贵——成田良悟即为其中的翘楚。本文将从文学和叙事学的角度对这位鬼才做出解读,浅析成田良悟的独创性在业界取得的成就。   00 前言:玩结构的另类作家 在异世界,校园喜剧和恋爱后宫横飞的轻小说业界,成田良悟的大红大紫大概已经算得上是一股引人扼腕的泥石流了。 靠着自己20天写出的小说《Baccano!》(又译:永生之酒)出道的成田,可能是少数几个并非凭借特点鲜明的人物在轻小说业界站稳脚跟的作家了。成田应当算是轻小说界cult movie中的一个代表,不同于另外两类作家,他依靠的既不是个性鲜明的语言,亦并非眼花缭乱的考据设定,或者跟茫茫多的同行们拼话题人物,而是剑走偏锋冲向了一个极少有人踏足的领域——玩结构。 在轻小说界,玩结构几乎可以说是相当作大死的几种行为之一。 且不说仅仅多线叙事的群像剧这一个类型极难被写好,单单是需要读者静下心来厘清其中的人物关系和事件因果这件事,就已经悖逆了大多数读者的阅读宗旨——不能动脑子。 可以说,在成田的成功背后不知道横着多少具做这种事的轻小说作家的尸体。读轻小说跟文学鉴赏不同,一本挑战传统结构,多线操作的后现代主义先锋轻小说听起来很帅,而事实上也的确很帅,但成功难度同时也极大。 况且就算安排得再透彻,人物关系再扑朔迷离,读者照样可以轻描淡写地一句【读起来太累】而让全部的心血付之东流。 因此,说成田的成功是一个奇迹都不为过。 那么——这样的一个奇迹究竟是怎么产生的,而成田良悟又为什么能够将这样一种错综复杂的故事通过轻小说语言叙述出来,却没有遭到应有的冷遇呢?   01 《Baccano!》:盖·里奇与禁酒法 很久以前就有人发现,并试图将成田良悟的作品与一些欧美电影的手法联系起来,而事实也的确如此。成田的风格与其说是思维跳跃叙述方式另类,我更宁愿相信他是受到了欧美编剧相当程度的影响才写出了《Baccano!》,并以此奠定了之后他大部分作品的主基调。 《Baccano!》刚一出版就得到了两极分化的读者反馈,有人说这本书的线索太过凌乱实在难以卒读,但更多的则是称赞此书思路奇诡,角度独特,正如标题所言,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大骚乱。 这本惊世骇俗的处女作,讲述了以禁酒法时代大西洋上的炼金术士们召唤出恶魔,并因此得到了能够永生不死的永生之酒的故事。 成田以不同时代的人们的关系相互交织来展开故事,而如果仅仅是用【巧合构成的闹剧】来定位这本小说的主体,未免太过浅显——事实上,这部小说以及成田以此开启的多线叙事,巧合套巧合的基本套路,与同是处女作的一部英伦经典电影的神韵起码有五分相似。 这部电影的名字叫《Lock, Stock and Two Smoking Barrels》——中文译名《两杆大烟枪》。 盖·里奇的处女作《两杆大烟枪》算得上是cult片和黑色幽默电影中经典里的经典——这部电影在黑色幽默片中的地位相当高,不仅带动了一大批类似电影的出现(国产片《疯狂的石头》,《心迷宫》,盖里奇《偷拐抢骗》),更是做到了与昆丁·塔伦蒂诺的《低俗小说》相提并论的水准。其后出现的各种类似影片无一能出其右。 如果有兴趣的人去看看就会发现这部电影与《永生之酒》《无头骑士异闻录》的相似之处——同样是围绕一样或几样物品,环环相扣的人物,恰到好处的巧合,多米诺骨牌般精确而飘逸的结构。 同样是黑帮,街头,同样是核心物品的四处流转——在这些故事中,始终有多线操作,条件触发和镜头切换,像是精妙的机关,通过简单的闸门开闭就将事件的水流导向不可思议的结局。 有人说成田良悟的风格有借鉴罗伯特·奥特曼的《高斯福德庄园》,但我个人更倾向于他从《烟枪》这部1998年上映的电影上面取了本经。 因为群像剧也是分很多种的,像成田这种通过小团体与小团体之间的碰撞来勾画故事的风格显然更像盖里奇在《烟枪》中勾勒的群像——在一个无人看破全局的故事里,每个人都演绎着不同但是却属于自己的故事,依照不同的准则和想法从不同的起点出发去行动,并且最终汇流到同一条河流里面搅成一团,迸发出各种荒唐的闹剧的同时又各得其所。 事实上,欣赏成田这种手法的人一般对永生之酒抱有一种独特的迷恋,不仅仅是因为这本处女作是故事性最浓厚,商业气息最淡的一本,更是因为故事本身的时代特色很搭配这种一本正经讲冷笑话的氛围。 你在这样的作品中,常常看到的是无与伦比的戏剧性。故事的幽默在于不会让你捧腹大笑,但是当你真的露出笑容的时候,那种笑容会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并不俗气,而偏向文艺式的表现手法。 这种用暴力,枪战等等充满了后现代主义色彩的元素搭建起来的戏剧性,不会让你觉得狗血或者难以置信,而是产生一种「一切都连起来了」或者「写这故事的人真是个天才」之类说不出的爽快感。 这种爽快感的营造不仅仅是由于衔接的精准恰当,更在于作者或者导演更擅长抓住观众的兴奋点,让观众一下子就想起之前好像忽略掉的要点,并且慢慢的把所有分散开来的珠子串起来。而当你从冷眼旁观的角度目睹一出出无独有偶的闹剧并为此拍案叫绝的时候,作者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然而,小说和电影之间仍然有一道鸿沟无法逾越,那就是文字的表现力很多时候是没有电影那么有张力的,电影可以一个蒙太奇切过去,但是文字是没法简简单单地转场的, 不衔接好读者就会说胡言乱语。 而之所以说成田是天才,就是在于他成功地用文字表现出了很多缺少图像语言便难以表述厘清的线索细节。 然而,这本小说在当初并没有激起太高的声浪。归根结底一句话,是因为作品本身的线索还是太过复杂,导致很多读者不买账。 不过两极分化的评论,也让业界开始注意这个初出茅庐的小说家。而这种从《Baccano!》开始的风格,原封不动地被搬上了池袋大戏《Durarara!!》后,成田老贼的黄金时代也算是正式到来了。   02 《Durarara!!》:向商业势力低头 《Durarara!!》,或者说《无头骑士异闻录》,是使得成田良悟真正大红大紫的一部大作品了——故事的舞台被搬到了东京池袋,永生之酒里面的那些黑帮家族纷纷被换成了少年们组成的独色帮,而正经的黑帮粟楠会反倒成了陪衬。 很明显,这部作品可以明显地看出成田老贼向业界做出的妥协——也就是弱化剧情而强化人物。 众所周知,轻小说卖的首当其冲是插画啊不对,是人物。至于设定,剧情,结构都较为次要,没有鲜明的人物,纵使其他元素玩出花来也终究只能说是小众作品。至于什么内涵与多线操作都是附加价值,要看人物设定是否鲜明,是否惹人喜爱。 简单那说是否能让人厨,是否萌。而无头的人物萌不萌?萌。不仅萌,还能基。 成田良悟从永生之酒的成功中,看出这种小说化了的黑色幽默是有读者买帐的,而同时也吸取了人物形象太多导致不够鲜明的缺陷,因此在无头之中,成田向前狠狠地跨了一步——也就是向市场和商业低头。 我们当然不能说这是什么倒退——成田的妥协并不代表他完全放弃了此前那种玩结构和剧情的风格,而是较为完好地将这种特色保留了下来。当大众被剧中不断出现的特点鲜明的人物吸引的同时,没有接触过永生之酒的人就会发现【这剧情太搞了】【怎么想出来的】。才会去慢慢挖掘剧情,挖掘作品其余的东西。可以说从这个角度来看,成田学聪明了。 但是无法否定的是,无头为了迎合读者迎合市场也确实做出了各种牺牲,从文学角度评论无头的话,故事是不如永生之酒完整的。 而且故事的那种大回圈的感觉也渐渐变淡,慢慢地就没有一开始的那种惊艳感了。这个时候的成田的作品,就逐渐变成了以卖人物卖腐为主的轻小说了。 关于无头的评价高低众说纷纭,我个人而言并不认为它作为轻小说比永生之酒差多少但是作为文学作品显然是要差一些的。…

【轻之文库专栏.第一卷】轻小说地图·第一章.日本轻小说的底牌

作者:轻之文库.天天座 阅读原文:http://www.linovel.net/article/detail?id=2   导语: 喜爱热爱轻小说的各位,有想过这样一件事吗?你们所热爱的故事背后是梦想和伤痛集合而成的泪水。 梦是现实的延伸,现实是梦的终结。 为读者造梦的作者为何要造梦?这个梦从何而来? 本篇将做出解答。   日本轻小说的底牌   00 其名为“轻小说” 轻小说。 Light Novel。 “这本小说好有趣啊!” 有人曾这么形容。 “什么?《日常系的异能战斗》要改编成动画?很期待啊!” 有人曾这么期待。 “如果要我说的话,只要看得开心不用在乎它究竟是什么吧。” 他们的受众愿意这么形容。 只是,到底什么才是轻小说呢? 既然词语可以像贵族圈定自己的领地一样兴起,那么在领地之内的他们究竟在追逐些什么呢? 究竟哪些人在看? 又有哪些人在写? 现在这种兴起于日本的小说也在中国生根了。面对着如此情形,伴随着作者、读者、投资者的目光,轻小说这颗树正在成长。   可又有多少人真正了解轻小说的本质? 饭要一口口吃。 先从头讲起吧。   01.爱书的国家 以前常听生活在日本的朋友讲,在日本的电车上大家都看书。这里所指的书不是漫画,而是多以字为主的书籍。不仅如此,在日本买书也十分容易,随意走个几十米就能找到书店,里面有着各种各样样式的书。 日本人读书的传统由来已久。 从江户明治时期开始,没有科举制度的日本平民百姓就保持着惊人的识字率,市民文化十分兴盛,这个历史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即使在高新技术发达的如今,手捧书籍在电车上阅读的上班族依然有很多。 总而言之,这是个热爱书籍的地方。 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日本人阅读的书籍主要有三类:漫画、教科书和文库本。 前两种倒好理解,可文库本是什么?文库本是一种小开本的图书,因为携带方便、价格便宜深受日本人喜爱。说得通俗点,就是以前大陆小孩常看的小人书。 这类书籍按尺寸多为A6大小,类似口袋书。随手放在口袋里,一点也不费劲。在日本印刷出版业格局占据基础部分的正是文库本。 文库本并非日本首创,但将其发扬光大的却是日本。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日本出版商自发地推行阅读运动,呼吁民众多读文化书籍。不过读书也要花销,也有不能随时随地阅读的问题。于是岩波书店牵头组建了岩波文库。将书柜上那些价格昂贵的大部头制作成便于携带的小开本书进行印刷,一时间销售火爆。之后各个书店纷纷效仿,文库本这种新型的书籍印刷模式便在日本国内推行开了。 文库本在日本普及之后内容变得丰富起来。除了面向年轻读者的漫画和小说外,政治评论、企业管理、社会问题等各方面书籍应有尽有,像心理学、统计学、语言学、教育学甚至理工科的专业用书也不在少数。 至于日本ACG娱乐文化中最兴盛的那一支——轻小说,它的出现是文库本诞生五十多年后的事情了。而出版业对书籍销售渠道和印刷方法的开拓尝试,则形成了轻小说产业的真正基础。 可以这么说。 在文字内容产业高度发达的国家,优秀的销售渠道与内容载体是根本中的根本。当年中国国内曾流行的《知音漫客》就连偏远的四线城市报刊亭也能买到。以至于后来这一类原创漫画杂志在国内曾一时兴盛。 这些都是依托于读者基本需求所引发的文化发展结果,其本质大同小异。 那么究竟轻小说是什么呢?   02.自相矛盾的奇怪产物 几年前曾有过轻小说算不算新文体的争论。 说来说去一直都没有结果。 总的来说日本轻小说有这样的特点——有插画、动漫设定和风格的元素多、多以文库本为出版形式、题材十分广泛且适合青少年阅读。 它题材庞杂,各式各样都有。 轻小说该以什么文体进行写作?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够满足青少年读者,什么题材什么类型都可以。这样的信息说明对轻小说而言尊重读者需求比题材类型更重要。…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