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濑户口廉也"

向这狗娘养的世界献上我全部的爱——《KIRA☆KIRA》

作为濑户口廉也的信者,笔者之前也撰文推荐过《Swan Song》、《暗之部屋》、《狂欢节》这些作品,最近终于有时间把《KIRA☆KIRA》通完,于是再来写一篇安利吧。 在之前安利《Swan Song》和《暗之部屋》的时候,我是这么总结烂户口的:在烂户口电波、狂气、凌辱的剧本背后,蕴含的是对于人性的拷问与思考。然后到了《KIRA☆KIRA》竟然选择了一个高校学园玩朋克乐队的故事作为开场,这个选材实在是明亮的根本不想烂户口。 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朋克选题 第二文艺部——这个听名字都让人觉得在学校中可有可无的部门,聚集了学校里的各种问题儿童。因为教会制学校“欧美学园”规定每个学生必须参加一个社团,因此放弃了网球的男主前岛鹿之助就作为幽灵成员加入了第二文艺部,在打工的地方遇到了奇怪的女子椎野绮良里一起观看了一场摇滚的LIVE演出之后,一群人决定学园祭第二文艺部将进行朋克乐队的演出。 看了这样的介绍?是不是觉得这剧本一点也不符合烂户口的一贯风格,然而经过男主基友村上的解说,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要选取这样一个题材。 在《KIRA☆KIRA》的故事中,基友村上一直是作为一个解说役的角色存在,烂户口应该是借村上之口来直接表达自己的一些看法。朋克摇滚原本就是有黑暗的一面也有光亮的一面,一群人挤在阴暗的LIVE HOUSE中看着舞台上kira kira的表演,不觉得这很符合烂户口一贯的世界观吗? 正如在《狂欢节》中烂户口所说的,这个世界并不怎么爱人。而在《KIRA☆KIRA》的绮良里线结局1中,更是出现了“摇滚,往往和幸福的家庭是不兼容的”这样的台词。在光鲜的舞台背后是一个个复杂的家庭背景,不觉得这是烂户口最喜欢的题材吗。 自由与存在主义,公路与荒诞 因为《PSYCHE》对于加缪太过明显的致敬,在介绍《狂欢节》的时候笔者就一直说烂户口是一个存在主义剧本家。而在《KIRA☆KIRA》中烂户口再次讨论何为自由。 自由的本质就是不安,这是男主对于自由的理解。 而村上的观点则应该更接近于烂户口本身的观点。《KIRA☆KIRA》中对于自由的表达则是在文化祭演出成功后,第二章一群人开着车一边全国旅行一边演出,愣是把故事写成了旅游公路片。在不同的线路中分别去了神户、冲绳、广岛,各种意义上的青春活剧。男主一路穿着女装进行表演,甚至中间还有一条被男粉丝告白之后男粉变性最后两人在一起的结局。真是用一种戏谑与荒诞的形式表现了人类自由的本性。 在绮良里线中,公路部分则是以刹车失灵直接把车开到海里沉掉这样一种戏剧性的方式收场,人类或许是自由的,但自由又是不安的。就好像开着车在公路旅行一样,随时都有刹车失灵的危险。 家庭,烂户口永远绕不开的话题 在烂户口的笔下,就算是朋克摇滚这样开篇多么明良的题材,中间还写成了公路片。在旅游归来之后,还是逃不开家庭问题这个题材。千绘学姐的父亲出轨问题,纱理奈自杀的父亲以及绮良里负债累累的家庭,第二文艺部成员的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复杂家庭。介意想要自己体验一下本作剧情的此文看到这里就可以打住了,因为接下来是个人线的剧透。 证如同绮良里线所说的,越是生活困难的时候就越是需要摇滚。整个剧本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绮良里线的结局一。火灾、女主死亡、男主5年后浑浑噩噩与当年被女主拯救的少女一起组乐队,最后精神失常看到死去女主的幻影找到了绮良里死前留下的曲子最终走出阴影。这样一个故事无论从时间的跨度还是对生活不易的描述,都让我联想到了《CLANNAD》的After Story。而这个结局的最后一句台词,就是本文的标题。 向这狗娘养的世界献上我全部的爱。 绮良里线结局二则是另外一种黑暗中的光明,面对讨债绮良里被逼差点从良为娼,男主最后决定对绮良里自杀的父亲见死不救。在父亲死后逃脱了债务的绮良里在听到男主对于真相的告白后,决定作为歌手出道,向这个世界献上全部的爱。 可以说,从《狂欢节》到《Swan Song》再到《KIRA☆KIRA》,烂户口想要表达的思想都是很相近的。《KIRA☆KIRA》这样一个前半相对明良的摇滚选题,相对于之前的一些作品来说也更加容易让新玩家接受吧。最后,让我以烂户口两部作品的台词串在一起结束这篇安利—— 这个世界并不爱人,向这狗娘养的世界献上我全部的爱。

这个世界并不爱人——濑户口廉也《狂欢节》剧本解析

濑户口廉也(写小说时候的笔名是唐边叶介)一直是笔者十分喜欢的一个GAL作者,之前也曾安利过烂户口类似《蝇王》式的作品《SWAN SONG》以及小说《PSYCHE》。最近,把2004年烂户口的首部GAL作品《CARNIVAL》(狂欢节)翻出来通了一遍之后,自认为对烂户口又多了解了几分。以下是关于《狂欢节》以及烂户口的一些个人的感想,如有不同见解欢迎指出。 在玩《狂欢节》的时候我们在玩什么 首先,《狂欢节》被定义为サイコ凌辱ノベル(psycho凌辱小说),看来当初是作为凌辱类的游戏在卖的。纵观《狂欢节》整个游戏,一共有17个H SCENE,然而主笔濑户口廉也并没有参与任何一个H部分的撰写。《狂欢节》从男主木村学被逮捕后警车出事故从警察那逃脱开始讲起,月光下的脱狱以及电波式的描写陡然让整个剧本开头就奠定了狂气的基调。而随后从回顾木村学被欺凌的校园生活、被母亲虐待的童年、以及脱狱后把一个个妹子带回青梅竹马的九条里纱家后施加凌辱的故事,怎么看都是一个重口味的凌辱的剧本啊。 不过,如果《狂欢节》仅仅是一个充满凌辱的故事的话,那我也不会单独写文推荐了。 无论是玩过后来的《SWAN SONG》还是《暗之部屋》,我们都明白。在烂户口电波、狂气、凌辱的剧本背后,蕴含的是对于人性的拷问与思考。 作为烂户口原点的作品,我们能在《狂欢节》中看到很多后续作品的雏形,比如在《狂欢节》中几乎每个主角的家庭背景都十分扭曲,无论是男主木村学还是女主九条里纱都受到了来自父母的家庭暴力。而关于家庭的伦理,在烂户口的后续作品《暗之部屋》中则更加狂气到无法作为商业作发表只能把剧本做成同人游戏。又比方说在《狂欢节》中加入了一段圣诞节基督教礼拜的剧情,神父大谈关于宗教的观点,在《SWAN SONG》中同样大量加入了宗教的剧情。而这些,都是笔者今天这篇文章要展开分析的。 以下内容强烈泄底,怕被剧透的先不要往下看。 荒诞与存在,双重人格的同一性 由于烂户口在小说《PHYCHE》中实在是太过于致敬加缪的《局外人》,导致笔者现在每次接触烂户口的作品都喜欢先往加缪的荒诞文学以及存在主义上去分析。其实《狂欢节》的主线叙事诡计十分简单,男主木村学在被单亲的老妈家庭暴力之后诞生了一个反抗的人格木村武,在第一个叙事视点(木村学)视点最后才抛出武这个双重人格的设定完成叙诡。而实际上笔者玩到一半的时候就基本已经猜出了,从叙诡本身的设置与收回上可以说不值得一提。 这里要谈的是另外几点,先从双重人格的同一性来说吧。这部分剧情像极了经典的多重人格小说《24个比利》,木村武在夏日祭中将母亲推下山崖,被青梅竹马的里纱发现后里纱决定包庇学,而木村学也将一直以来同时存在的武的人格进行封印。在武再次觉醒反抗杀死了欺凌自己的同学之后,在逃亡过程中学的人格慢慢接近武,最后在故事的结尾完成了与武人格的融合。关于人格的融合相信每个人都能有各自不同的释义,笔者的一种理解是学接受了自己恶的这部分人格并在故事最后完成了融合。关于这点笔者理解的还不够透彻,不展开讨论了。 要展开讨论的是荒诞与存在这个问题,何为荒诞?顺便安利下加缪的《西西弗神话》,对于荒诞有一整本书的解释。在《狂欢节》中荒诞就是学将自己母亲杀死之后的反应,如同在加缪的《局外人》中男主在参加母亲葬礼时的无感。荒诞总是与反抗联系在一起,在加缪的《反抗者》中曾说: 反抗诞生于无理性的场景与不公正的难以理智的生活状况。但它盲目的冲动要求在混乱中建立秩序,在一切消逝的事物的核心有统一性。 似乎这段可以很好的解释在《狂欢节》中木村的行为。用加缪的哲学观点来解释的话,就是在荒诞的生活中反抗并且在消逝后完成人格统一的过程。嘛,用哲学角度讨论剧本太过学院篇了,换个角度。 没有人的存在本身是不合理的 来聊下存在主义,《狂欢节》的男主木村学是单亲家庭,男主老妈未婚先孕后被抛弃,总是毒打儿子还说出没有生下你就好了这样的话。而就是这样一个被自己亲生母亲否定了自己存在的男主,却在无意间邂逅了里纱完成了对里纱的救赎。存在主义这个观点很大,人究竟为何而存在至少在《狂欢节》游戏的剧本中烂户口给出了一个还算治愈的答案:没有人的存在本身是不合理的。就算是一个被亲人否定的存在,也能完成对一个陌生人灵魂的救赎。这是我对于《狂欢节》剧本的理解。 拯救这个世界的是人,而不是神 先前提到了在《狂欢节》中,烂户口也加入了一段关于基督教的思考。在神父看来是“信者得救”论,而在烂户口看来拯救人的还是只能是人。在故事的最后学与里纱可以说是被互相拯救了,两个生长在畸形的家庭的人完成了互相的救赎。尽管看上去有些互舔伤口的感觉,但无疑这样一个剧本的结尾是看到末日下的一些希望,一如《SWAN SONG》。当然,《狂欢节》的小说剧本又是另一番模样。在看完小说之后笔者再来单独写一篇吧。 用《狂欢节》中的一句台词来结尾吧,让我用逗号来结尾剩下的留白请自行体会。 这个世界并不爱人,  

PSYCHE——反正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多数人正常还是少数人正常

唐边叶介,是濑户口廉也写轻小说时候的笔名。之前曾通过烂户口的《Swan Song》,在黑暗中探寻人性的主题发人省醒,而在《暗之部屋》中烂户口又描写了一个乱伦而狂气的家族。而在这本名为《PSYCHE》的小说中,虽然也有大段的家族描写,却是描写男主眼中已经不存在的虚幻的家族,通过引用加缪的《局外人》以及庄周梦蝶,带领我们走进唐边叶介存在主义的世界。 单纯从故事来讲,《PSYCHE》并非一个特别出彩的故事,真正出彩的是唐边叶介的文笔在读日文原版的时候感觉更是如此。如果说整个故事打6分的话那唐边叶介的文笔绝对可以打9分。故事讲述了主角在父母和姐姐在飞机事故身亡后,一个人在家中却能看到已经死去的家人,并且爱上了自己和表哥创造出来的亲戚家的女儿蓝子。表哥给男主带来了一瓶蝴蝶,在表哥自杀身亡后男主吃下蝴蝶的翅膀看到了诡异而狂气的世界。 从故事伊始,男主就一直孓然一身从内心拒绝与外人的沟通。整个故事的发展可以看做是男主不断沉浸入个人世界的过程,与他人的交流仅有不断的拒绝、拒绝、拒绝。拒绝同学、拒绝老师、拒绝亲戚的收养,在故事的最后再一次拒绝来拜访的老师之后男主彻底遁入了自己的幻想中的精神世界。《PSYCHE》最精彩的地方在于第9章,在男主一次又一次醒来的过程中将整个故事的狂气和荒诞上升到了极致,此刻读者已经不知道到底现在身处现实还是虚幻,而这样狂气的剧情又让人想到了黑塞《荒原狼》的后半段。尤其是在梦中的现实中(有点绕)男主看到了现实的丑恶,听到了伯父伯母收养自己只是为了保险金之后,面对“真实”世界之恶,选择虚幻世界又如何呢? 故事中通过幻想中产生的蓝子借给男主的加缪的《局外人》,唐边叶介很明显地预示了本作的存在主义思想,而文中不断出现代表现实与虚幻分界线的蝴蝶则更是印证了这一点。在加缪的《局外人》中的男主在母亲死后第二天还很平常的和女友做爱,同样在《PSYCHE》中的男主在家人死后也表现出很平常的态度,怪不得蓝子说男主和《局外人》中的主人公很像。这样的故事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就是“荒诞主义”,然而这个世界真正荒诞的是男主还是这个世界呢?正如表哥所说: 反正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多数人正常还是少数人正常。 同时,谁也不知道到底这个世界是真实还是虚幻。如果如同表哥所说这个世界是造物主严丝合缝创造出来,那为什么死亡却来得这般平凡。《PSYCHE》中男主无论是面对家人的死亡还是猫狗的死亡,都表现出很泰然的态度,这也和加缪的存在主义观点很像。在《PSYCHE》终章里接近结尾处一段对于太阳的描写将存在主义的观点进行升华: 电视里的影片正迎来最后一幕,出现了夕阳把天空染红的景象。每次看夕阳的时候,我都会觉得怎么会如此渺小呢?小的时候看起来明明很大来着。紧盯着屏幕,有种自己被吸收进去的错觉,就这样被太阳吞噬,我们还能去哪里呢? 在终章还有这么一段: 我不明白什么是绝对的正确,这里本来就是世界的一个角落,每天有些超越常理的事情发生才比较适合,而且也很有趣。骏哥所说的,就好像是被人一刻不停地监视一样,一点儿都没有意思。我认为,会这样做的只有神经质和脑子出了毛病的人。 在存在主义中,他人即荒诞,说到底直到《PSYCHE》故事的最后男主也同《局外人》的男主一样独自活在孤独、冷漠的自我中。在存在主义中,他人即哲学僵尸,都是没有内在感受的僵尸。无论是在存在主义中象征死亡的太阳也好,还是最终庄周梦蝶的蝴蝶失去了构造色,都暗示着整个故事或许只是男主死前的南柯一梦。 一定是这样的。然后,蝴蝶醒过来之后梦境就会崩坏,在梦中的我们也会跟着一起消失。

末日下的人性之歌——《Swan Song》

濑户口廉也,又名唐边叶介,对于Galgame爱好者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小众的作者,小众到不得不转行写小说维持生计。对于熟悉濑户口廉也的中文玩家亲切的起了一个外号叫做“烂户口”。 相对于别的Gal作者,笔者对于烂户口的理解不够深刻,之前也仅玩过其揭露人性黑暗的同人游戏《暗之部屋》,之后写的感想也被批评说理解的不够透彻。最近《Swan Song》汉化出来后终于得以接触到这款阳春白雪的人性大作。 《Swan Song》有多曲高和寡?高冷到绝大多数玩家在通关之后都无法领悟烂户口真正想要传达的东西,在Bangumi上看到一个玩家这么评价:烂户口太高估了黄油玩家的智商。 尽管如此,玩家纷纷给出了9分以上的高分,在Bangumi上评分8.5分的分数表示了玩家虽然都看不懂但是觉得好厉害。尽管对于烂户口的理解还非常浅薄,笔者还是来试图分析下为什么《Swan Song》的评价如此之高。 先从《Swan Song》的画面开始说起。 相信很多玩家和笔者一样对于《Swan Song》的定义是Visual Novel,视觉小说。在烂户口精湛的文笔渗透进玩家内心之前,视觉的冲击才是最主观的。也看到不少玩家评论通过KRKR引擎将烂户口的文笔、演出、背景完美结合,烘托出末日下残破的效果。 在《Swan Song》开始的地震直到最终的结局之前,游戏给出的背景和CG永远都是只有半边的,半边背景半边文字的演出效果,配上灰蒙蒙的天空、满天飞雪、地震后的残垣断瓦,将末日下的那份悲凉落寞感体现的淋漓尽致。 由于绝大多数情况下玩家看到的仅仅是半边CG,压抑感自不言语,到了终盘终于看到一张完整CG的时候,终于有一种一直被闷在谁下的头能够喘过气来的感觉。更不用说结局最后湛蓝的天空与灿烂的向日葵,与几乎全部是灰色色调的背景产生鲜明的对比,终于有种解脱的感觉。 标准末日背景下的人性之歌 《Swan Song》的故事是标准的末日背景,故事设定在9.5级地震后得不到救援的小镇。故事以群像剧的手法通过不停切换各个主角的视点,来描绘出末日背景下的人性之歌。 整个故事可以分为几个阶段,序章部分主角尼子司遇到了智障少女八坂芦荟,教堂阶段属于游戏初期主角6人组小团体相互依存比较甜的部分,渡河之后渐渐揭露出末日下人性的阴暗面。主角众遭遇到的以强奸杀人为乐的警察为伊始,揭开这个作品的人性黑暗面。 在学校中的剧情可以看做整个游戏的第二部分,从这里开始故事的格局从主角6人众变成了一个几十人的小社会。这里提一个看到的几篇感想中都没有提到的一段剧情,一个男性为了拯救自己已经愿意放弃生命的女友与护士大吵大闹,结果医生告诉护士随便给他们一些日常药糊弄过去就行,不用在将死之人身上浪费资源。我觉得这段剧情可以说是表现烂户口社会观很重要的一部分,这里按下不表在后文分析芦荟这个角色的作用的时候再谈。 第三部分的剧情就是学校与宗教团体对立的部分,这段剧情让人想到《Walking Dead》第4季中两个团体为了争夺资源发生的冲突。 角色方面说实话《Swan Song》的角色性格非常难以理解,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觉得这部作品难以理解的原因之一。先来说说最容易理解的角色——锹形拓马。 作为初始教堂主角6人众之一,锹形拓马的设定就是死宅,缩卵,处男。剧情开始就能够从他和另一名女主角川濑云雀的聊天中得知锹形暗恋佐佐木柚香,不过还没等锹形对柚香表白柚香已经和尼子司在一起了。看到柚香给司口交的画面是锹形的第一次崩坏,而因为拯救被强奸的少女小池希美则开始了锹形的第二段崩坏。 锹形拓马这个角色可以说是代表了绝大多数人在末日下的反应,从一开始看到女生裸体都会脸红,到后来在学校淫乱成性;从拯救小池希美,到毫不犹豫强奸从教会那抓来的人质。反正已经是末日了,每天先爽了再说,把玩弄俘虏当作是犒劳自警团战斗的奖赏。在游戏中期,锹形视点下的剧情充满血与性,但不得不说如果没有如此多猎奇18X的剧情相信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玩家玩不下去,如果这样想的话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锹形拓马。 然而锹形拓马并非一个纯恶的角色,本质上还是一个没有享受过美女权利的宅男,在获得权力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从外部看锹形采用的是集权暴政,为了获得权力不得不陷害自己的同伴,不过在一段与小池的对话中可以得知锹形的理想。锹形还是希望在这个末世下建立起一套新的秩序,只不过这个秩序中为了生存与欢愉舍弃了不少正常社会原有的秩序。 尼子司与佐佐木柚香这对情侣在末日下显得冷静过头,剧情后半我们可以得知两人在小时候就有交集。一个是钢琴天才少年事故后失去握力无法继续弹钢琴,一个是心脏有先天疾病不得不放弃钢琴。不过两人从本质上还是完全不同的,柚香整个剧情中都只能作为一个冷眼旁观者,对于剧情没有任何推动作用。正如她自己所说,或许她的内心早已死亡,面对末日也无动于衷。甚至柚香自己都分不清自己对司的是爱情还是妒忌,在NE结局中甚至说过想要毁掉司这样的台词。 司表面冷静,在剧情中一直使用自己的判断力生存,即使失去握力还在每天锻炼,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继续弹琴。就算在NE路线中被砍了一只手,仍然在为生存而努力,可以看做是那种尝遍人生不幸却依旧在努力活着的代表。而努力活下去,总会有好事发生的,在TE路线下兄妹相认结局或许就是想要传达这个。 田能村慎与川濑云雀这对笨蛋情侣则仿佛末日下的太阳一般,田能村总是以阳光的一面思考问题,云雀这个大小姐则是一直以笨蛋角色作为故事中的活宝。因此在学校中田能村很快成为了领袖,即使被锹形陷害也能对云雀告白私奔。两人啪啪啪的剧情或许是整个《Swan Song》中最甜的部分了吧,最后TE向日葵的结局如同两人的性格一样,为黑暗中的人群带来希望与温暖。 教会中的妙子这个角色,从小到大都活在母亲掌控中,与柚香的放弃人生不同,应该算是随波逐流吧。即使知道与司是兄妹真相,还听从母亲的吩咐想要和司结合。教会中的信徒倒是整个故事中最可悲的角色,无论什么年代都有这样抓住一个信条当作信仰而活下去的人吧。 最后来说说对于芦荟这个角色在故事中作用的看法,芦荟作为一个智障序章里被濒死的姐姐托付给司,之后一直跟随众人。作为封面主角,却是一个无法表达自己的智障,通篇也没有芦荟的视点,甚至根本没人能理解她想的是什么。我对芦荟这个角色的看法,一方面在剧情中代表了人性纯真的一面,不过这个角色云雀已经有相同的作用了。或许更大的作用是芦荟象征的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吧,在前传小说中芦荟的姐姐感慨过如果没有这个孩子的话自己也能像同龄人一样恋爱,但在故事中芦荟的姐姐至死都无法舍弃芦荟。 记得上文提到学校中医生的那段剧情吗,在末日下舍弃无法救助的病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却又是不人道的事情。在故事最后翻山而来的另一个团体中,也有角色与司说过他们那边也杀死了不少残疾的人。在这样的背景下,芦荟这样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儿童能够活到故事最后,或许有那么一丝烂户口对于弱势群体的人文关怀吧。这点也是看了几篇评测没有提到的,不然的话很难解释芦荟这样一个角色存在到最后的意义。 笔止于此,感觉对烂户口的剧本理解还只停留在皮毛。有兴趣的玩家一定要尝试下这部作品。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