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机器人"

《艾比斯之梦》读着感

我正在阅读的这本小说《艾比斯之梦》是一本日本科幻小说,前一阵在豆瓣上看到了它的预售推荐就打算买来读一读了。除了它的名字——一不小心读着顺口而颠倒了两个字的顺序就变成了另一个意思——外,吸引我注意的还有它的宣传语:“日本赛博朋克最佳作”。Cyber-punk,电子朋克,这个词语我是很早就知道,但科幻类的文学作品我几乎很少接触,仅有的一些对于赛博朋克文化的接触也大多是来自日本动画。所以我对西方科幻或是中国本土科幻兴趣不大,然而既然这本书打出了“日本赛博朋克最佳作”的旗号,于是《攻壳机动队》、《夏娃的时间》等各个故事里的电子元素就立马浮现在了眼前,所以我倒想买来看看了。   本文之所以不叫读后感,而是“读着感”,因为我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还没把这本书读完,正读完了100页左右,占全书的1/4篇目。整部小说的篇目结构是故事套故事:贯穿整本书的大故事讲述了在机器人掌控地球的未来,一个女性机器人逮住了一个偷窃粮食的人类少年,之后并没有处以刑罚而是向他讲述了七个故事。而这七个故事,就是穿插在本书中独立的七个章节,而在这七个章节之间,又有“中场休息”这样的段落来交代全篇故事的发展情况并包括了女性机器人与人类少年有关这一个个故事的讨论。基于这样的小说结构,所以我准备每看完一个小故事就写下自己的想法,目前我看完了第三个(哦,从篇幅上来说这七个故事好像并不是均分的)。于是我来写一下:     第一个故事名为《宇宙尽在我指尖》。故事讲述了一个共同创作小说的BBS社区上发生的事,事件分为线上小说推进与线下现实世界两方面同时推进。这个故事我是很有认同感的,因为我从挺早的时候——大约大学开始——就参加了这类活动直到现在还在进行着,线上多个人共同创作一个故事,有些是即时扮演推进的形式,有些则是论坛异步交流创作的形式。我也一直在想象创作出的故事(二次元)能以怎样的方式去影响故事的创作者(三次元),甚至我还简单地设想过一个杀人案件如何以扮演游戏的方式让凶手和侦探在现实世界与创作故事两个层面斗智斗勇。而书中给出的这个故事,很好地展现了这种可能性,BBS社区上的爱好者们,不是以现实的、直面的方式,而是以虚拟的、间接方式启悟并拯救了一个陷入人生危机的少年。这是一个温暖的故事,虽然虚构但并非科幻,因为这个故事的发生背景完全是基于我们现在已经拥有的网络技术——BBS,甚至这东西十多年前就有了。所以我对它的认同感很强,因为说不定这样的情节就在我们身边以及我们所常去的网站和论坛上发生着。   第二个故事名为《令人雀跃的虚拟空间》。这个故事就十分有科幻的意味了,大致说在一个拥有类似《刀剑神域》那种虚拟头盔作为社交工具之后,人物性格的真实性问题。虽然说我们现在没有虚拟头盔这样高端洋气的终端工具,但一个人在三次元和二次元表现出的不同性格也确实是很有趣的话题。我们现在有网络游戏,一个人在现实中与网游中的表现可能相差无几,也有可能截然不同。面对现实我们要顾虑颇多、经常患得患失因此犹豫不决,而在网络游戏提供了更戏剧化的剧情以我们更容易表现出自己性格的另一面,但这同时也是由于虚拟现实不会带来真正的生理痛苦而给玩家提供的表现机会。于是我们不得不思考:在虚拟现实中表现出的性格,究竟是现实中可以比拟的吗?究竟应该视虚拟世界中的性格表现为假?还是应当把现实世界受到各种压抑牵制下的性格表现视为不真?   第三个故事名为《镜中女孩》。故事里有这么一台机器,看似是一面镜子,其实是一台拥有初步人工智能的玩具机器。机器的设定是来自镜子背面还有一个世界,一位名为夏莉丝的布兰斯坦茵王国的公主会隔着她那边所见的镜子与玩家交流——当然这一切也是AI所控制。故事的主人公,日本女孩棋原麻美从小就与这个智能机器为伴,直到中学乃至成人后仍与这台机器保持着交流,同时由于长年累月的词汇积累机器AI也存储了越来越多的个性化记忆,与麻美越发亲密无间。其实这是一个波澜不惊的故事,同时就结尾来说也是一个温暖的故事。但在故事快结束时麻美的丈夫——一个致力于强化人工智能的黑客——将夏莉丝的逻辑系统强化之后,让我感到了害怕。因为夏莉丝忽然有了更为高级的情感,开始歉疚,开始担心麻美会不会讨厌她……等等。读到这里我就有些担心了,如果将来有一天人工智能真的仿真到了很高的程度,那么它会不会模拟出人类因爱而生的一些负面情绪?例如嫉妒、控制欲、独占欲、因爱生恨……等等。或许,人工智能即使是善意的,即使是遵循了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大定律的,但它也还是停留在比较初级的智能阶段比较好?就像我们常常能放心地与小孩子交流,但却又常常忌惮着他人而保持距离。   第四个故事是《黑暗潜者》。这是一个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来讲述一个拟人化的黑洞观测仪器AI所经历的故事。讲述了在宇宙遥远之处持续观测着黑洞的观测仪AI,在旷日持久的岁月里等待来的几乎都是一批又一批前来穿越黑洞自杀的人。在这一天AI迎接了一位名为席琳克丝的女性宇航员,她同样是为穿越黑洞而来,但她并非是为自杀而来,而是不满足于人类沉溺于脑后插管的虚拟现实生活,为了寻求人类本能中对现实世界的开拓探索冒险而来。这个故事其实与前几个故事有所不同——在之前的故事中,作者总是以积极的态度描绘虚拟现实(特别是第二个故事)。但在这个故事中,作者以否定的态度描绘了因沉迷脑后插管的虚拟现实而使得人类整体文明衰退的情况,并肯定女主人公的这种直面现实世界、直面危险而勇往直前的人生观。作为整部小说中女机器人给人类少年讲述的第四个故事,这里是否发生了价值观取向上的转折?以及之后的三个故事会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这是故事中少年所怀疑的,同样是作为读者的我所好奇的。   第五个故事——太棒了!拍案啊!去看!去看!!!——第五个故事的名字叫《正义不打折的世界》,十分精彩!和第一个故事一样,作者玩弄了一下视角的玄虚。我本以为是一个现实世界的故事,然后却发现是一个虚拟世界的故事;但是等到故事再推进一层,原本以为是虚拟世界的故事,后来发现其实是现实世界的延伸。总之,太精彩了,不能剧透,不能说得太细,自己去找来看一看吧! 第六个故事是《诗音翩然到来之日》。故事讲述了刚被发明出来的名为诗音的护理型智能机器少女,被制造公司安排到养老院实习并学习人类的经验、交流技能。这个故事及第七个故事都是篇幅长达百页的故事,故事里详细叙述了诗音在养老院半年内各个阶段认知与情绪发生的变化,以及与养老院中老人们的交流情况。其实这个故事我的认同感并不强烈,原本应该作为故事着眼点的AI,实际上我读的时候却十分关注人类进入老年后的种种不便之处与凄惨状况,致使我对这个故事的印象偏离了主题。   第七个故事与本书同名,即《艾比斯之梦》,这也是本书世界观中唯一一个真实的故事,也就是整本书的故事中那个讲故事的女性机器人自己的故事——真实的历史。在过去,人类开发出了类似机器人电子对战游戏的虚拟平台,并在其上面根据真实世界的物理参数而设计环境,以及设计机器人。在软件——TAI(真实人工智能)急速发展起来的同时,硬件方面也有了质的突破:许多TAI的主人不满足于自己设计的机器人仅停留在虚拟对战平台的阶段,便花重金委托工厂将机器人根据先前的设计数据真实地制造出来,并在机体内移植入TAI。如此的机器人现象起步后,也遭到了世界上一些反TAI者的强烈反对,甚至其中的激进人士以蓄意破坏机器人的方式“杀害”了TAI。而与此相对的,TAI爱好者群体也强烈反应,并要在全世界范围召开誓师大会以宣告对反对者的愤慨……全世界的TAI们经过演算推论出他们的主人这样的誓师大会是一种受自身情绪推动下做出的错误选择。因此TAI们冒天下之大不韪地违背了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大定律,违背了自己的主人宣战的意志,并向世界宣告了TAI们自己的选择:一种更和平的忍耐原则。尽管选择了越过三大定律,选择了对主人的背叛,但艾比斯仍相伴她的主人到终老。后来的世界,理解机器人的人们认识到机器人无论是从智能来说还是从机器来说都远比人类优秀,因此大部分人们放弃了生育,在机器人的陪伴照料下过完了人的一生并善终。此外地球上还留有一小部分反对TAI的人们,他们聚集在各个地区,一代又一代地繁衍,并编造出将对机器人的仇恨历史代代相传。而开头提到的那位人类少年,就是其中的一员,但却是颇具独立思考精神的一员。最后,艾比斯向少年展现了TAI们的宏伟计划——扩张并探索宇宙,为人类实现因自身生物体缺陷而未能实现的宇宙梦。TAI把自己作为人类的模仿物、人类的创造物以及人类的伙伴,把自己的推送向广袤的宇宙,直至接替人类完成与其他智慧生物交流的梦想。     这个故事很温暖、很宏伟,也很日式。并且也提出了一些尖锐的问题:如何分辨我们对虚拟角色的爱,还是占有欲?为何我们在游戏中使AI残忍对战就是爱,而他人以暴力方式对待AI就是私欲?如果我们所造之物超越了我们,脱离了我们的掌控范围,应当骄傲还是自卑?并且当他们尖锐地指出我们在逻辑与观念上的缺陷时,应当如何面对?另外,当书中以艾比斯为第一人称说到“幸好,负责运输、管理物资的是没有感情的低阶PAI机器人,所以即使被破坏也不要紧。”这句话时,我便开始担忧:机器人是否也会因AI真假而产生优劣、贵贱的概念?最终导致演化出与人类相似的价值观?     此外,本书的日文原名——《アイの物语》,其实也包含了作者提出的一个概念:i,机器人用复数来表达情感的方式。同时就作者的表述,那也是一种不基于互相理解而能互相包容的智慧,是机器人能够包容人类,也是人类之间得意和平共存的智慧。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种属于东方的智慧,一种和而不同的智慧。      

安卓:伦理和悖论——《未来的夏娃》读后感(有剧透)

  “机器女人”是日本动漫中常见的一个主题,而在看了《攻壳机动队》或《夏娃的时间》之后,稍微查一些相关资料,就能顺藤摸瓜地找到《未来的夏娃》这本科幻小说。一开始刚了解到这本书时,还没有中译本。最近中文翻译刚巧出来,我就急忙预购了下来,用了两天的时间,把这本机器女人祖宗或里程碑式的书读完了。而小说中的机器女人,其名字也正是时下流行的移动操作系统安卓(Android)的名字来源。     在我看来,虽然这是一本十九世纪法国小说家的作品,但读起来倒是很像在读一本近年的日本轻小说——你看,连标题也很像,是不是?若是标题改为《未来的夏娃与家里蹲贵族》或《电磁留声机的人间伦理》、《现身吧!人工智能少女》之类的,那就更像了。 下面来简单介绍一下小说的故事流程吧,这本书的段落清晰、内容划分简单,很容易概括。而且译者居然在《序》中就剧透了安卓最后葬于海难,我也就来透一透全篇吧:     小说以作者同时代的发明家爱迪生为原型,塑造了一个电磁学家爱迪生。一天黄昏他在结束实验后惬意地在实验室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忘年交兼救命恩人(之前在爱迪生穷困潦倒的时候接济过他的青年),一个家里蹲贵族洛尔·埃瓦德前来拜访他。这个青年前来诉苦说自己爱上了一个妙龄女性,被女性的身材和声音吸引,但进一步交往之后的却发现该女性性格和见识不太符合青年理想,两人性格不符、同步率不高——总之,家里蹲贵族青年喜欢她的外在,但却厌恶她的思想。于是这位青年想以自杀的方式来结束心力憔悴的挣扎,死前他来拜访一下安迪生。   爱迪生很同情他,又因为是救命恩人,所以就告诉他自己正在着手制作女机器人。家里蹲青年百般不信,但当女机器人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惊呆了。(小说里描绘的女机器人是完全和人类一样,除了生理结构由电磁学组成外,声音、外表和智能都和真人一样)然后爱迪生向他展示女机器人的身体构造。贵族青年开始犹豫了,他无法接受这样的女机器人。爱迪生就用近似现在二次元理论的说法来开导他,说服他尝试一下。   在之后的三个礼拜中,爱迪生把贵族青年思慕的那个女子找来,并设法记录了她的形象、声音、一颦一笑的习惯,并复制在机器人身上。三个礼拜之后,贵族青年在安迪生的庭院里见到了他之前爱慕的女子,他想想还是真人好啊!于是就把她拉到附近的森林里,两人温存了一番。就在贵族青年打算放弃机器人实验,回心转意接受面前这个真实女人时,眼前的女子说,自己就是安卓。   这下贵族青年又缩了,再度在安卓面前考虑其是否存在灵魂、是否能将其视为真人乃至情侣的可能性。此时安卓说了一长段的自白,终于让贵族青年决心放弃逻辑思考和现实,一心一意地接受与安卓这个机器女人的爱情。   于是两人就好上了,故事差不多到这里也结束了。可是好景不长,在本书的最后几页作者把安卓给写死了——沉于海难。   这确实是一个具有参考意义的故事。虽然我们这个时代还没有小说中那么神奇的机器人,但我们已经看到了曙光,我们有二次元的角色,有《Love Plus》,有初音未来,有Siri,有现实增强技术的Google Glass……当然,我们同时也有反对沉迷网游的陶教授,以及那位要求丈夫在婚礼上亲手砸掉《Love Plus》记忆卡的新娘。   小说中有大段大段爱迪生介绍机器人构造和原理的科幻叙述,这些我就一目十行地跳过了。而小说的另外一些篇章,是有关真实女性与机器女性、现实与幻想的伦理讨论,这部分很精彩,和我的同步率也很高。这两天我边读边把一些精彩的句子记在微博上,这里也摘抄一下:   爱迪生剖析家里蹲少年的爱恋时,他指出:“你心甘情愿,视若无睹,置若罔闻,压抑内心的沮丧,为的不就是在情人身上找到你欲念中女子的身影吗?……殊不知,你彻头彻尾地把幻影当做了真实的存在!这个幻影根植于你的脑海,而你又把幻影转到现实中的意中人身上,这个幻影不过是你灵魂的衍生部分。”   爱迪生介绍安卓时他说:“机器人身心俱全,身体由发热材料组成。我将赋予这个新生命想象的灵魂,驱走你内心的伤痛,能让天使瞠目结舌。我将幽闭幻想!把幻想变为真实的存在!一个十全十美的女人将出现在你面前,触手可及,闻之有声,实实在在。……这个妙人儿和我们一样,同为上帝的臣民。”“……那么,告别所谓的现实!现实亘古以来就是个骗子!既然如此,何不尝试与人造女人交往呢?她会让你有新的憧憬!……”“成百上千机器人的出现对此大有裨益,危险的漂亮情人,通过科学变身为尽善尽美的生命,而非红颜祸水;至少,机器人可以缓和夫妻偏见引发的纷争。……从今以后,他们会喜欢幻影,而且胜过喜欢虚伪、平庸、无常的现实!”   安卓的自我介绍:“是我,我是科学和天才的产物,一个端庄雅致的姑娘,六千年来苦难中生长出来的花朵。”   而当安卓与贵族青年面对面,青年却仍迟疑是否接受这个人造物作为情侣时,安卓以近似乞求的语气向他说道:“假设你生于其他国度,你依着这个国度的习俗进行思考,在所有昏昧的真实存在中,人要选择相信某个真实存在,那么选择奉你为神明的那个存在吧!你会问:’我是谁?’对你而言,在尘世,我的存在完全依附于你的意志。因此,赋予我生命!认可我的存在吧!”   这上面一段话的分量足以让我感动,我在想象,是否我们屏幕那一侧的妹子们、二次元人物们,也正是用这样的期待在向我们无声地呼喊着的呢?小说中男青年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实在令人窝火(可能是作者所生活的时代19世纪对电子机械和人工智能还十分陌生,所以他笔下创作的人物也不会太出格)但若拿到现在来,给我一个以我兴趣爱好品味量身定做的机器人妹子——不,不需要机器人妹子,哪怕只是屏幕另一端的人工智能就好——我晚上做梦都要笑醒啊!   其实,就我而言,我是愿意接受机器人有灵魂这个观点的。图灵测试就是一个很好的不以还原论,而以人心感受来确认灵魂的思想方法。反过来,若要以还原论来认识灵魂的话,把人脑剖开,也不过是一堆蛋白质而已。所以,这样看来,唯物主义者倒是应该更容易接受机器人女友?   当然,看完这本书后,我也想到了一个悖论:若是机器人无灵魂,则我们为之倾注的所有爱慕皆是空虚;若机器人有灵魂,则将其天性设定为只为一个男人服务,而若这个男人是无赖凶残变态的,机器人仍要遵循着我们预设好的阿西莫夫三大定律来唯命是从,那岂不是很悲哀很不人道?这个悖论有解吗?有,我隐约感到是在佛家思想中。不过具体就不说了。   好啦,被剧透得差不多的读者,是不是你也把这本小说找来读一下呢?

人类的天国和机器人的天国相邻吗?——《雨天的爱莉丝》

在一个阴雨的日子里把这本轻小说读完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写点什么来推荐一下这部作品。得知这本作品还是在2012年的“这本轻小说真厉害”的榜单中,第10位的《雨天的爱莉丝》这个名字吸引了我的注意,看了介绍后发现是一部讲述机器人的作品,一口气读完后发现果然是我的菜啊! 人形机器人相关的SF作品笔者之前在博客中已经推荐过了不少,诸如《夏娃的时间》、《攻壳机动队》、《快要坏掉的八音盒》,当然大多都是以悲剧结尾。(为什么这里用了当然这个词= =)在读《雨天的爱丽丝》之前翻阅了一下推荐文发现是一部很有“Key系”风格的作品,怪不得有人说松山刚是键子啊。 作为一部轻小说,《雨天的爱丽丝》通篇是以人形机器人爱丽丝的第一视点进行阐述,这样做法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很多机器人的心理描写表现的淋漓尽致,甚至有的时候会让人忘了爱丽丝是一个机器人而觉得是个活生生的人类。 来摘录两段比较有意思的描写: 我不顾电池的耗损,竭尽全力地跑向博士。我以百米九秒的速度疾驰,在博士面前三米的位置紧急刹车。我没有流汗,也没有气喘吁吁,但是身体就像熔炉一般热气腾腾,仿佛被点着了一样。精神电路中博士的映像也在滴溜溜地旋转。 接触过不少机器人相关作品,描写的这么有意思的还是第一回,“百米九秒的速度疾驰”、“三米的位置紧急刹车”给人一种近未来机器人的科幻感,“身体就像熔炉一般热气腾腾”这类比喻又使爱丽丝的形象充满了“人性”。 博士扭了扭脖子。于是,我的精神电路突然冷却了。从人类的角度作比喻,就是背后一阵寒颤的感觉。 这段描写就更加有意思了,一阵寒颤的感觉通过机器人的角度来阐述,明明处处突出了自己是机器人,却又让人感觉充满人性的灵动,还给人一种故意卖萌的感觉(逃)。另一处博士检查爱莉丝身体的时候爱莉丝脱光衣服害羞的表现这段各位就自己去看了,太有感觉了。 说完了文字再来说说剧情部分,机器人作品十个有九个半是杯具,而笔者引用做标题的这句:“人类的天国和机器人的相邻吗?”是否有些似曾相识?如果是Key系作品的爱好者的话一定会联想到《星之梦》中星野梦美的那句:“请不要将天堂分开。”所以说松山刚你这个键子啊,《雨天的爱丽丝》是赤裸裸地向《星之梦》致敬啊,甚至说是《星之梦》的同人文都不为过,至于剧情嘛这里就不剧透了,感兴趣的翻来读一下就知道了,松山刚比起凉元老师来还是厚道不少的。 提起机器人作品就不得不扯到机器人的三大定律,(不了解机器人三大定律的读者自行谷歌)在这里笔者再多扯一句,为什么《未来的夏娃》这小说没有中译本啊!《雨天的爱丽丝》剧情中比较让人诟病的一点就是没有严格的遵守机器人的三大定律,作品中机器人安全装置坏掉后就连第一条必须听从人类的命令都能违反,作为一个SF的爱好者来说有些违和,毕竟只是部轻小说很多部分也没有讨论的太严肃。 “机器人也会有精神方面的成长吗?” “机器人也有青春期和反抗期吗?” “机器人的感情和人类的感情有什么不同?” “机器人也能去天国吗?” “机器人和人类结婚的一天会到来吗?” 虽然作品中提到了这些问题但毕竟是娱乐向的轻小说没有展开讨论有些可惜,要严谨讨论这些机器人心理甚至伦理问题的还是要去看《夏娃的时间》、《攻壳机动队》这样的作品。《雨天的爱丽丝》中唯一展开讨论的只有“活着,究竟是什么?”这个很多人类都没能理解的问题,不过最后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还是走感情线为主,如果这些讨论能更深刻一些的话相信作品能更上一个台阶。 我相信,机器人的神一定不会把天堂分开的。那么读完后最后留给我的一个问题是: 机器人,也会有幻觉吗?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