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日语"

为语言多样性现象点灯之作——《〈役割語〉小辞典》读后感

本文首发于wildgun的个人博客。 俗话有言:「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就是去年下半年当我在京都的书店里发现这本书时的感想。这本书就像是一盏明灯,为了我这个日语学习者+日语阅读者指明了那些日本通俗叙事作品中,在表现人物形象的对话台词中,那些丰富但我却迷迷糊糊看不太懂、把握不住的语言现象及其由来。 该怎么解释这本书的内容呢?作为非母语的日语学习者+阅读者来说,首先肯定很难有如同生活在日本国内的人们那样,从小可以从书籍、电视、互联网等等收听收看到各种各样人物的对话场景。加之就我的阅读偏向来说,我倾向于阅读说明类知识类的书籍,而其实比较少看动画,更少看真人电视剧、时代剧,所以哪怕我学了那么多年日语,但还是对作品中那些富于个性的角色的对话是一头雾水的。如果我只是阅读作品或是观看影片的话,那么结合上下文的情景,即使不理解这些词汇或发声词的具体象征含义,也可以跳过不影响全文理解;但当我要去翻译作品时,我就要了解它们,然后仔细斟酌翻译成中文时到底应该是翻译成「啊」、「噢」、「嗯」、「哟」还是「呀」等等。 我想,作为一个日语学习者,或者哪怕是日语作品的爱好者,会多多少少知道这样一些被本书称为「役割語」的词汇。举几个日语初学者大概也知道的例子来说:校园里年轻的女孩子特别是气质较高的大小姐类女孩子,其对话常常会以「〜わ」(Wa)结尾;男性或者一些塑造为具有男性气质的女性角色会使用「僕」(Boku)来代替通常的「私」(Watashi)来自称;关西人角色会用「ほんま?」(Honma)来表达通用语中「本当?」(Hontou)这个疑问词;而一些古意盎然的角色,似乎在句尾不说「です」(Desu),而说「ござる」(Gozaru)。 以上这些就是所谓的「役割語」。当然要指出的是,以上这些用词中,包含了一些固有的、带有偏见的观念。如果不涉及到真人,而是在作品中运用这些观念及词汇的话,却是有助于塑造和向观众提示角色特征的——老者、贵妇、乡鄙、书生、游女、军官,乃至外邦人、宇宙人等等。 《〈役割語〉小辞典》这本书就是整理了各类用于第一人称、第二人称、语尾等语法结构位置处,在各种作品中表现这样那样各种人物形象用词的书。书中不仅仅介绍了这些词汇本身,还介绍了它们的起源及发展过程。本书还广泛收集了从江户时代到现代作品中的许多用例,在每个「役割語」条目说明中都会介绍这些用例及出处。 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有几个给我留下特别深刻印象的词汇和演变现象,比如「役割語」本身是会有成长现象的——即随着年代的推移,作品、作者以及观众人群也在成长,因而本来在作品中用于塑造年轻人形象的「书生语」会慢慢发展出「上司语」的功能,而一些「女学生语」,也会衍生出「夫人语」这样的功能。 另一点有趣的是,就是一些虚构出或者夸大而成的方言用词。例如书中介绍的「もうかりまっか」,意思是:「赚着了吗?」这个词往往被用于塑造日本关西地区商人的形象,直白地表现其对于金钱的欲望。不过呢,书中同时也提到,其实关西人并不(或者极少)用这样的词。类似这样的词还有不少,他们都是听起来像是某地的方言,但其实当地人并不这么说,大多只是因为某一部特别火热、知名度特别高的作品中的某个角色广为人知,因而该角色的语言特征就被人们理解为该地区出身的共同方言特征,逐渐也被其他作品的作者加以模仿、重复使用,渐渐成为了一个固定印象——即虚构方言。 这本书就是这样一本以词典条目的形式收集并整理了日语中这类塑造角色形象的「役割語」,并对其起源及发展过程加以介绍的书。 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我也不断思考,为什么在中文的中文作品里,似乎我感觉不到有那么多丰富的「役割語」呢?当然也不是说完全没有,例如北京的儿化音、上海人角色的「阿拉」,四川人角色的「脑斧」(「老虎」的l音变为n音)……不过或许是我阅读中文文学作品也并不多的原因吧,总感觉没有日语里那么多的对话变形现象。 我想到了以下可能的原因: 第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日语假名是一种表音文字,而中文是表意文字,并且日语中不仅可以用假名来表音,还可以用汉字来表意。因此,表音文字的假名更容易用来模拟各种方言、语气词,而不太需要担心会否给语句混入其他意思,造成阅读障碍;但就中文来说,汉字表意,大多数汉字都有其固定含义:如果一个不知道的上海方言的人,看到「阿拉」两个字,或许会误以为是阿拉丁神灯,而不知道四川方言的人听到「脑斧」两个字,可能会联想到一种工具。因此当表意文字被用来模拟方言用词时,往往会引入别的语意,造成非方言母语者的误解。 第二种个可能的原因,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与普及义务教育同时推进的还有推广普通话。因此,在普通话通过书面形式广泛流通、被人们共同认识的同时,各地方言则显得势衰,文字化进程缓慢。许许多多的方言用词都未能形成一套人们广泛认知的文字表记方式,因此方言的使用者也就很难在此基础上进行作品创造。试想,在《名侦探柯南》中关西方言角色服部平次已是常客角色,但如果要将他的台词完全翻译为中文里某一地的方言,该怎么做呢?同样此类问题,在前几年GloriaWorks翻译《告别回忆8》(原《秋之回忆》系列)中角色的北海道方言,以及HikariField翻译《爱上火车》中熊本方言时,也会遇上的吧。 再把话题展开一些的话,以上海为主题的视频创作者苏北人G僧东在不少视频里提倡要认识上海方言里的正字,即那些普通话中不常听、不常见但频频出现在方言口头表述中的词所对应的汉字。我觉得这是一个有益的提议,找出了方言里的正字,便有助于探索其传播和演变的过程,及其所象征的人群形象。而这些考察就如同本书《〈役割語〉小辞典》所提到的那样,会反过来被运用到更多作品的创作中,形成一个个固定的角色形象用词,为语言的丰富和多样性注入活力。 大家不妨也来思考一下自己身边,方言用词、角色形象特征用词,并以此也一起来写写白相相呀(写着玩儿玩儿呗)!

轻小说《お隣さんと始める節約生活。》读后个人漫谈

本文首发于wildgun的博客。   第一次读完一本日文原文的轻小说!撒花!!!٩( ᐛ )و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我自己第一次阅读完一本日文轻小说或者说文艺作品,因此怎么说也想写一下读后感。 为什么选择这本轻小说? 随着日文水平的日渐增长,我开始直接阅读一些日文书籍:从一开始看配有大量图片的旅游指南书,到后来慢慢能够读一些配有解说插图的知识类、说明类书籍(比如有关日本电车的知识,或是有关日本神社的知识书),再到最近几个月开始读《朝日新聞》上的《天声人語》栏目合集。不过有一片领域的书对我来说始终仍然难以读明白——叙事作品,例如小说,或是文艺评论类的作品。几度尝试后我开始反思:是不是我一开始找了太高难度的去挑战?例如一本名为《京女の嘘》这样以讽刺的口吻调侃京都市民性格的书(笑),或是像《Fate》系列那样字里行间用到了许多片假名外来语单词、登场人物又多而复杂的小说。 几经比较和考虑,也买了宝岛社《这本轻小说真厉害!2020》的书来参考,我打算选择一本主题为日常生活系的、故事情节简单易懂的书来读。于是我买了这本《お隣さんと始める節約生活。》,标题翻译成中文的话,可以翻译为:《与邻居开始节约生活。》还有个副标题:「電気代のために一緒の部屋で過ごしませんか? 」,意思是:「考虑到电费,一起住到同一间房间里吗?」 内容简介 这本小说需要内容简介吗?看标题就能明白吧。 大致来说,就是刚进入高中的男主角間宮君选择了一个人在外租房独居(和我现状相似!),虽然生活费用不至于短缺,但却为了能够花费更多的钱在游戏上(和我现状十分相似!!!)因此开始考虑在生活花费上更加节约。很巧,隔壁所住的女生是同一学校高一年级的学姐山野(然而我没有这样的现状!),也在为生活经费不足而想方设法节约。由于两人经常走一样的路、去同样的超市,因而萌生了为了购买大分量廉价食材、为了节约电费而住到一起的想法,并开始了二人的节约生活…… 读后感想 简而言之:剧情平淡,但是正适合我。 说到「剧情平淡」,且让我从更大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其实我基本不看中国大陆的网络小说,但有些时候会在知乎上看到一些有关日本的轻小说与中国网络小说之间的比较与评价。看他人的评价里,总会写到这么一个印象:日本的轻小说往往都是很朴实乃至很平淡的剧情,缺乏起伏。而中国的剧情往往则强调压倒性胜利、凸显强者对弱者的碾压,或者宫斗等剧情。因为我自己没有对两者进行大量阅读并进行比较过,因此很难确定这样的概括是否准确。但就另一方面来说,从社会舆情上来看:2019年这一年间,当中国的网站——例如知乎,纷纷在讨论阶级固化或阶级跃迁、996工作制、内卷、大国崛起等议题时,日本讨论的则是年金不足、黑企业(加班时间超长)、职场权利暴力、安倍在赏樱会问题上的隐瞒等等。可以看到的是,当中国的网上讨论中,还在对996这样的工作情况有多种不同意见的讨论,甚至有人认为996加班是个人奋斗的体现时,而日本社会似乎已先一步形成共识,至少在公开讨论层面不会主张认为这是一种合理的工作状态或是为了实现某个更大的目标而应有的个人牺牲。就社会议题的讨论氛围来看:中国社会拼搏而挣扎,日本社会无奈但批判。此外还有两个更大的可供参考的方面:社会分配方面,我目前没有实际数据证据,但在一般印象中,日本社会分配较为平均,中国贫富悬殊则相当巨大。此外,从古代文学的角度来看,日本最古典的文学双壁——平安时代的《源氏物语》与《枕草子》,也均是出自女性作者,作品以情感细腻著称。 举出了这些宏观背景原因,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不着调?不过这部轻小说《お隣さんと始める節約生活。》,确实就是这么一个低欲望时代年轻人的故事。也不是说故事中的角色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目标——女主角邻居山野努力争取学校的毕业推荐名额(因此在故事中常常顾虑着要避免闹出与低年级学弟同居绯闻),但故事的情节并不在此,因此可以说就是「节约→共同生活」这么一个简单的、近在眼前的故事主题。 那么,为什么说这本较为平淡的小说适合我呢?首要的原因上面已经提到了:我是日语初学者(?),其实也学了不少年了,但真正能够通读一本小说,还只是刚起步。其他小说或者文艺评论作品也不是不能读,但若是看个三五列就要查阅一下字典、辨识一下语法,那就频于中断思路,无法享受到对于小说人物情感的体验了。这本小说故事题材日常,叙事结构明晰,也没有过多复杂的语法,大概以我的日语水平,平均一页查一次字典,便能够愉快地读下去了。 从写作细节来说:故事是一个挺简单的「Boy meet Girl」故事,而且故事的前三分之一内容可以概括为「你去超市?」「好巧啊我也去超市。」「你要做饭团?」「好巧啊我也想做饭团。」——这样男女主角一来一回,作为两人初识的过程,剧情中有不少两人偶然发现彼此间共同点的对话。因此往往就同一话题,男方和女方会用各自的言语重复一遍相似的内容,来确认对方的行动和意愿是否与自己相同。这对我这样的日语学习者来说,是有助于理解的。其次,整本小说里,对于一些关键性的词会多次反复使用。例如对第二女主角筑波恵美的性格描写是「ぐいぐい系」——这样的日语拟态词,对于日语学习者来说一直是一个学习和掌握的难点。但由于这本小说里多次提到并展现恵美的性格,于是我明白:ぐいぐい的意思是咄咄逼人、步步逼近、积极主动的意思。再举一例,是男女主角互相开玩笑时,小说里常常用的一个词是「からかう」——这个词写成汉字就是「揶揄う」,但在此之前我一直只记得「揶揄」的音读「やゆ」,通过阅读这本小说,我学习了这个意思的日语动词发音。 此外,或许正是由于我日语水平尚浅,也让我在阅读的时候比平时阅读中文小说速度更慢,也因此更加有意识地逐字逐句理解其意思,便也就更仔细地体会作者笔下人物的心境。故此,阅读整本小说对我来说正好合适,并不显得无聊乏味。 试举一例我最喜欢的片段:男女主角两人逛祭典活动现场,两人同吃一份お好み焼き(可以理解为炒面),男主角間宮君为了揶揄女主角,当两人用同一双筷子时,故意地说出「这就是间接接吻吧。」此时女主角山野出乎男主角也出于我的意料,并没有扭扭捏捏,反而大方地说了一句:「因为我和你关系好,所以并不在意啊。」随后,山野接着说:「你就是想说出『间接接吻』而让我感到害羞的吧?」(该剧清出现于纸质小说第188页。)从这段剧情中,一来是女主角的表现出乎我意料,但也似乎又在情理之中:毕竟是比男主角大一岁的学姐啊!二来,这个男女调情(?)的片段,也反映出了位于日本文化核心的「耻感文化」的要素。 此外,小说在以男主角間宮为叙述视角的同时,在几处章节过度部分也插入了以女主角为视点的女方内心独白,说明在邻人关系向着暧昧的恋情游走的过程中,女方也怀有一份焦躁的心情,和小小的心计。 不过,显得美中不足的是作者对于事物描绘能力的缺乏。例如,在本应是令人眼前一亮的浴衣亮相场景片段,作者却几乎没有花费笔墨进行详细描写渲染。此外,尽管在两人的共同生活中经历了不少分享食物的画面,但回想起来,关于食物本身的色香味描写似乎不多。可以说,缺乏对感官事物的描写与铺陈,是这部轻小说留给我的印象。 总结 一部平淡而日常的轻小说,作为我阅读日文小说的起点似乎正为合适。从书的腰封来看,这本小说还获得了「第4回 カクヨムWebコンテスト ラブコメ部門 特別賞」——一个写作网站カクヨム举办的网络征文比赛中,恋爱喜剧分类中的特别奖。 经查发现这部小说的网络版目前可以直接在网站上阅读:https://kakuyomu.jp/works/1177354054887463032,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读一下。不过我也草草地做了一下比较,Web版的句子和纸质出版的小说还是略有不同的。 第一卷小说的最后,男主角間宮君主动提出要尝试参加学校的学生会,而女主角山野也几乎异口同声地邀请他参加(女主角本来就是学生会干部)。由此可以推测,故事后续的发展将会延伸到学校,不知道作者是否会延续故事主题即「邻人同居」这一场景下「节约」的题材?这是下一卷所令人注目的一个看点。(似乎已经可以从Web连载上看到了)。

信谷歌,得永生

昨天google发布了google日语输入法,马上在宅圈引起了广泛关注 http://www.google.com/intl/ja/ime/ 稍微测试下就能得出结论 google立功了!词库比IME战斗力强不知道多少倍 由于是在线安装,有的时候会比较RP,如果安装不能的话建议换个时间再试 PS 今天早上又得知google发布了自己的DNS 8.8.8.8和4.4.4.4(据说还有个是4.3.2.1) 遂马上扔掉OPENDNS,换之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