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新海诚" (Page 3)

寻找梦中的那个她(他)——《你的名字。》观后

看完第一遍480P的流出版,来写点感想。由于目前国内只能看到480P,画面什么的就先不谈了,这次只来谈一下剧情方面的感想吧。当然不可避免的涉及到大量剧透,没有观看的观众就别看下去了。 交换身体是《你的名字。》的一大卖点,而观看了之后则发现前半部分交换身体的剧情绝不单单只是性别互换这么简单。最近研究了不少关于男女互换(占用)对方身体的ACG作品,其中与《你的名字。》最像的大概就是一本叫《明天,我会死去。你将重生。》这样一部轻小说,这部轻小说讲述了男主发现自己每隔一天身体就会被一名死去的女生占用的故事,并且两人通过用日记来交换信息的方式也与《你的名字。》很像。 当然,《你的名字。》单单男女交换身体这部分剧情就要远比这部轻小说要复杂的多,不然也不会获得如此高票房的成绩,这里举这个例子只是像庖丁解牛将《你的名字。》男女互换身体的这个部分一一拿来分析。之前还追过一部名为《思春期的苦涩变化》的漫画,也是讲男女之间交换身体的故事,不过这个交换是永久,并且伴随思春期的成长故事的刻画更注重在男女有别的方面。《你的名字。》与《思春期的苦涩变化》另一个不同在于,《思春期》交换身体的男女主角本来就是同学能互相见面,而《你的名字。》则是男女主角不断再相互寻找。 关于寻找这个主旨我们先按下不表,先来说说交换身体的另一层含义。交换身体意味是以别人的身份代表别人来生活,在《你的名字。》中,女主三叶作为偏远小镇中的巫女,憧憬东京渴望东京的生活;在东京生活的男主泷则是标准的都市人,过着庸碌的生活。这里让我想到《围城》里的经典台词“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男女互换身体的日常总是十分有趣,《山田君与7位魔女》日剧中的飙演技也同样令人印象深刻,不过《你的名字。》的卖点和主旨仅停留在这里的话,也就不会票房成绩如此出色了。 异地恋永远是新海诚作品的主旨之一,或许这和新海诚过往的经历有关。在《星之声》中地球与宇宙的距离,《秒速5厘米》中那仿佛永远到不了种子岛的列车,一次又一次告诫人们异地恋的悲催。寻找也同样是新海诚永远的主题,无论是《秒5》还是《你的名字。》,在主题曲歌词中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出现寻找,而我把她成为“村上春树式的寻找”。 新海诚的作品从《她和她的猫》开始,就充满了村上春树的韵味。只不过在《她和她的猫》中,那调调更接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而《秒速5厘米》与《你的名字。》,则更接近村上式的寻找。新海诚在这两部作品中都很喜欢用男主乘坐地铁的镜头来象征都市人的迷失,而这迷失又和寻找相对。这里很容易让人想起《挪威的森林》的结尾,渡边一边呼喊绿子一边在思索“我现在在哪里。”同时《你的名字。》中三叶与泷互相寻找对方的剧情,以及交替视角的叙事也十分像极了村上的《1Q84》,同样是带有一些奇幻色彩,无论是《1Q84》中的两个月亮还是《你的名字。》中流星的一分为二。 都说《你的名字。》是《秒5》的另一个结局,交换身体拯救小镇的剧情则更接近《云之彼端》具有更多浪漫主义的色彩,而在结局中同样是用了不能再用的结婚戒指的镜头,预示着曾经喜欢的人已经结婚而自己则心里还寻找着另一个她(他),依旧孓然一身。只不过在《你的名字。》中泷和三叶最后还是相遇相认了,如同《1Q84》中寻找对方多年的真吾与青豆一样,原本彼此只活在对方的梦中,而这一刻他遇见了百分百的女孩。 最后要谈一下忘记“你的名字”的象征意,个人观点是觉得新海诚通过忘却喜欢的人的名字这个设定,把这段爱情模糊化、概念化,这样更容易让观众产生代入感。从《秒速5厘米》最后的擦肩而过到《你的名字。》回眸落泪,这些年来作品的结局变化也似乎反应了新海诚个人的心境变化。 看着身边昔日旧友一个个结婚,或许我们无法与她(他)交换身体,我们依旧可以在梦中感受她(他)的存在,并且期待在电车、在人海、在街口,遇见自己梦中的那个她(他)。

探讨那些异地恋以外的扩充内容——新海诚著《秒速五厘米》小说读后感

(题图转自秒速五厘米官网壁纸栏目) 新海诚自认为他的几部作品所要表达的基本主题都是相同的,即年轻人在遭遇困难时的表现:既可以努力克服困难,又或者也应当给自己一段放松休息的时间,不要过分勉强自己。 以上这段话,是2014年9月的一个晚上,在上海日本国领事馆新闻文化中心内举办的《言叶之庭》鉴赏会上,皮乐中国的青木先生介绍新海诚创作想法时提到的话。 一直以来,总觉得新海诚的作品主题是“异地恋”,无论是《星之声》越趋遥远的电波通信,还是《秒速五厘米》或是《言叶之庭》,作品中的一对角色都有一种距离感——哪怕是即将上映的新作《你的名字》也似乎是如此:有些是实际生活空间的距离感,另一些则是社会身份意义上的差距。 然而,青木先生口中新海诚对自己作品的理解,却是归结为“遇到困难时的态度”这一主题。仔细想来,这与之前我对新海诚作品的认识有较大的差异——直到,我读完了新海诚所著的《秒速五厘米》的这本小说。 小说与电影相比,第一部分大致与电影相同,第二部分则补充了一些花苗的个人心理,至于第三部分的故事,则在电影基础上扩充了很多。原本电影第三段的时间就较短,更何况还有配合《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乐曲的画面剪辑效果,因此真正的连贯叙事部分大概不足10分钟。与之相比,小说不仅给出了电影中仅露出几十秒身影的第三位女主角水野理纱的姓名,甚至还提到了远野贵树从种子岛来到东京后,在水野理纱之前结识过的两位女友的交往片段。 不,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在我看来,新海诚所著《秒速五厘米》小说,对电影第三段最大的扩充,在于它不再局限于个人的远距离恋爱这一主题,而扩增至了个人对工作、对社会的麻木情绪状态。一个词语忽然浮现于我的意识:“异化”。我对这个词了解不深,但经过一番网上搜索的初步了解,觉得这个词可以准确地概括新海诚在小说中补充的这一部分的内容:当社会分工逐渐细化之后,劳动者不再向古代那样从自己劳动中获得自我认同,因此劳动者产生的劳动成果,成为了异于劳动者自身的东西。以我浅显的认识来举例,也就是说:古时劳动者种田种出来便是自己的口粮,手工艺人更是可以从劳动创作中凸显自己的技艺、经验并塑造自己的品牌。但是在社会分工时代,劳动者都是为他人在打工,劳动者所付出的时间(生命)凝聚出来的产物,成了资本家的商品,并不属于劳动者自己的生命了。劳动者失去了对劳动产物的认同感,以及从其中获得的收获感。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