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御宅"

[读书笔记]动物化的后现代

东浩纪,日本知名动漫评论家。2008年发表了第一本小说《量子家族》并于2010年获得三岛由纪夫奖。不过对于国内动漫爱好者来说,东浩纪最著名的就是和山本宽合作写了动画《Fractale》的剧本并创造了FRT的销量单位…… 提到东浩纪除了FRT外不得不提的就是其另一本著作《动物化的后现代》,2001年撰写的此书目前看来有许多观点的确十分具有前瞻性,同时也有一些观点如今看来有失偏颇。接下来就让我们来分析一下东浩纪的这本著作。 从故事性消费到资料库消费 资料库消费是东浩纪对于后现代的一个主要观点,也是这本书里传播最广的一个观点。在东浩纪看来,从现代到后现代,消费者从大叙事的消费变成了资料库的消费,举的例子是从大和号到高达到EVA的变迁,这也是我们如今常说的御宅世代论的出处。只不过如今的观点是把EVA作为第三世代的代表,第三世代可以说是御宅从关注故事与世界观本身到更加关注角色的一个转折点,到了第四世代凉宫春日才更加关注角色。在这里东浩纪拿EVA举例作为资料库消费的代表是有失偏颇,但整体观点有一定的前瞻性。 东浩纪的资料库消费指的是如今的御宅消费的是那些商品化的排列组合的萌符号,主要观点与宅王冈田斗司夫的《御宅已死》以及本田透在《电波男》中“恋爱资本主义”中关于二次元的一些观点不谋而合。 动物化与清高主义 关于本书标题的“动物化”,东浩纪搬出了黑格尔与科耶夫等人的理论,讲的很晦涩笔者用自己的理解来概括一下。动画化的观点是基于黑格尔的二战后”历史的完结”,结合科耶夫的观点认为二战后的美国人民生活回归动物化:“美国式的生活被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商品所包围,或者隨着媒体起舞改变行为模式的消费社会,与其说是人类,还不如称之为动物。像小鸟筑巢、蜘蛛结网,像青蛙与蝉似的举办音乐会,像动物的孩子般游玩、像成年的野兽般一逞性欲”。 在东浩纪看来,日本的消费文化如今只不过是美国动物化的“拟像”,因此也是动物化。与动物化相对的是“清高主义”:“自命清高者和讽刺的主体便是不相信世界上的实质价值。不过也因为如此,他们反而不得不假装相信形式上的价值观,有时甚至无法避免为了形式(表象)而牺牲实质。科耶夫认为这种“因此反而”即为主体的活动性;齐泽克描述,这种颠倒是主体无法控制的强制性结构。人们虽然知道无济于事却依然切腹。” 清高主义表现在御宅族中则是:《御宅族学入门》指出,“御宅族感性的核心,是由“即使知道是骗人的,还可以真心被感动”的距离感所支撑的”。御宅族们知道“大人去看那些‘骗小孩’的电视节目,其实是种很沒意义的行为”。例如深受他们喜爱的特摄战队影集与机器人动画,几乎每一部都用差不多的设定与情节展开,单就此看来每个作品可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但是,冈田斗司夫对御宅族感性的说明,正是由实质上的无意义、将形式上的价值、“志趣”抽离而成立。像这样的抽离,便是科耶夫所记述的自命清高的特征。按照齐泽克的理论,这种悖论或颠倒性与人类心理之原理有关。 一方面御宅族知道自己喜欢的东西是“拟像”是骗人的,一方面继续自命清高的投入进去。东浩纪这里还举了一个例子,说经常有御宅说遇到某个角色之后自己的人生发生了改变,而御宅在讲述这个虚拟角色时往往如同讲述真实的角色一般,这种现象仿佛毒品中毒。 解离性与多重人格 除了上述几个东浩纪比较流传的观点外,看了一些书评东浩纪结合Galgame提到的解离性与多重人格方面的东西好像国内很少有人去深入探讨。 首先东浩纪高度评价了一下GAL这种游戏形式,GAL这种将立绘、背景重复利用率如此高低成本的模式,与资料库消费的观点不谋而合。而玩家通过按鼠标选择选项获得H图像的简单玩法,也高度回归动物化的本质。在2001年能提出如此的观点,还是不得不佩服东浩纪的前瞻性。 关于GAL东浩纪又提出了解离性的观点,在重复利用的GAL共通线到个人线中,男主是同一个男主却能根据选项与不同的5位女主交往,一旦进入个人线后就将另外几名女主搁置到一边。这样解离性的观点十分有趣,而Gal这种形式又从资料库消费回归到了小故事与大型非叙事的共存,我说东浩纪你不来写GAL剧本吗? 在《动物化的后现代》中东浩纪又狠狠吹了一波《YU-NO》,在这里东浩纪提出了meta、超平面、多重人格等几个概念,玩家已超平面的视点代入各个时代《YU-NO》的主角的例子,提出了“追求多重人格的文化”的观点。(所以说是不是越是GAL高玩越精分) 总体来说桎梏于出版时间,《动物化的后现代》很多例子比较老旧,不过在15年后的今天看来一些观点依然主流具有前瞻性,对于喜欢研究宅文化的可以去看一看。

[投稿]御宅已死?从宅王的御宅论开始说起

作者:Tezla 2006年,在一个讲座上,名为冈田斗司夫的肥宅哭着喊出了“otaku is dead”的言论,引起当时宅圈一片哗然。又于2009年发表了名为“阿宅,你已经死了”的书,更为详细的论述冈田斗司夫这个男人的观点。阿宅,你已经死了! 是什么使得这个肥宅敢在ACG产业正值当红时说出这么狂妄的话——“阿宅,你已经死了”,并且御宅族为什么会死?是谁杀死了御宅族?要回答这些问题,那就不得不从御宅的起源说起。 从宅文化在社会上第一次登台到宅学的诞生,以及萌的兴起。 一:御宅文化的第一次冲击 1988年至1989年间,在日本曾经发生过一起轰动当时社会的连环杀人事件,日本警视厅把这事件命名为“117事件”,也被传为“东京埼玉连续幼女杀人事件”以及“宫崎勤事件”。 “宫崎勤事件”被曝光出之后,从其家中搜出了大量的幼童系性爱、虐待系漫画与同人志,以及数千卷动画,特摄的录影带。于是媒体便把这些大量的录影带大做文章,称宫崎勤之所以做出这些行为都是由于看了这些色情漫画,同人志,以及动画。社会为之哗然,otaku这个词也一跃登上来了人们的视线中。而女权活动则让其火烧的更烈。1990年,东京都生活文化局妇女计划科提交了一份女性商品化的报告。其中以漫画分析,指责大量漫画作品把女性物化,将女性身体作为卖点来销售。该报告则被当时的报纸转载,推动了当时的“有害图书运动”。 宫崎勤事件中媒体们把御宅文化作为罪魁祸首是非常荒谬的,这件事本身就和其青少年时期的经历以及环境,还有本身自己的残疾有一定关系。而媒体们过分强调儿童性犯罪与御宅族之间的关系,让人感觉只是故意引导舆论往御宅文化方向。以及之后的一些媒体故意提起御宅族的事情都让人感觉媒体只是在想搞得大新闻。 而这件事情之后,御宅族的形象也被宫崎勤的典型化:不善与人交际,人际沟通有问题,人生的失败者,反社会人格等等,都被强制与御宅族联系到一起。当时某周刊对御宅族的解读是”不善于交际,容易沉溺在自己的世界”。甚至导致当时的NHK禁止使用otaku这个词,原因就在于,宫崎勤事件之后,otaku这个词已经被媒体渲染成贬义的存在。这种偏见也是影响至今,很多人还是对御宅族抱有这种看法。甚至当时有记者对着参与同人展的otaku们说着“各位请看,我身后有10万个宫崎勤”。这些只是参与同人展的人们却已经完全被当作了性犯罪的预备役了 动画<现视研>中的同人展场景 显然在御宅族在社会上的初登场并没有一个光鲜亮丽的形象,反而是一种被人唾弃的姿态出现在社会中。   二 什么是御宅族? 御宅(おたく)这个词其实并没有带有贬义,最早由于出身于庆应大学的河森正治与美树本晴彦之间的互称,otaku,也就是指您,第二人称指代。而当时公司的人也学着他们称呼为otaku,然后影响到其他公司。在当时他们所制作的动画<macross>中,林明美称呼一条辉为“otaku”。而Otaku这个词就像当时的暗号一样,通过称呼对方为otaku就可以知道对方是否同好,这种行为影响了当时一些SF粉丝之中互称otaku。然后再拓展到现在的ACG。而现在otaku这个词,是指在热衷于某种次文化,并对该文化有极深入了解的人。 宫崎勤事件之后,让当时日本的otaku见光死,不敢宣称自己是otaku。不然就被人带有有色眼镜对待。而大学社团中也不敢叫漫研社之类,生怕自己在里面就被抓住批判一番。于是他们有些人你就成立了一个叫“现视研”的社团,全名为“现代视觉文化研究会”,来代替漫研社。其实不只是“现视研”,很多otaku们都躲藏在别的社团中。根本不敢出来说自己是喜欢动画的人,其实这个在《otaku的录像带》中又体现。在宫崎勤事件之后的otaku很多都不敢说自己喜欢动画,或者说是完全会回避自己的过去。 尽管当时对于社会的看法,otaku是不擅长与女性交流,是人生的失败者,是非常自闭的存在。但是实际上,根据大冢英志的《假象批评现实》所说“十多岁和二十多岁的平均异性朋友人数是2.8人,与此相对的,otaku的数据要高出2倍以上,达到了6.9人。另外不管是宅男还是宅女,朋友都很多,社交性很强。”以及“总体上来说otaku都是有钱人。二十多岁的otaku月均收入是22.7万日元,与此相对的,一般的二十多岁的人的月均收入是16.6万日元。”而在此之中工程师和医生更是其中常见的职业。” 这个数据很容易看出,otaku并没有像当红普遍的社会认知那样不堪,反而是日本社会中的精英啊!   三 otaking——冈田斗司夫 宫崎勤事件之后,整个产业处于低谷。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和大冢英志一样认为阿宅是社会的精英的人出现了,他就是冈田斗司夫。 1996年,他出了一本书,叫做《御宅学入门》,自封为otaking,并且建立了宅学(otakuology)。让当时处于低谷的阿宅们的处境一举反转,甚至让东大请其去参与演讲。 冈田堪称自传的影片《otaku的录像带》,虽说左边主角,不过冈田形象符合的是右边那个肥宅。   《御宅学入门》 这本书可谓是第一本从正面,积极的讨论御宅族这个族群,探讨御宅文化的书籍。通过这本书冈田扭转了局势,让人们对于御宅族阴暗的影响有所改变。 本书中,冈田率先定义了御宅族。这里冈田使用了御宅(オタク)这个片假名,与之前被社会所诟病的御宅(おたく)区别。所谓的otaku,就是在这个被称为“映像的世界”的20世纪中,所产生的NEWtype人种。换而言之,也就是“御宅族是對映像的感受性極端的進化的人種”。换句话说,通过动画风格的细微不同的表现,能从中察觉出的人才才是御宅族。 冈田对于御宅族第二条定义是“有著高度搜尋參考資料能力的人”。也就是说,要具有能够收集大量信息,并处理自己所收集到的信息,提取有用的信息的能力的人才能衬得上御宅族。 而第三条“御宅族需要永不满足的向上心和自我满足表现欲”。御宅族就是永远不会满足于当下,他们会不断进步,不断进化,不断地索取信息研究收集,探讨创作。他们会把自己的想法,理论做出来(同人本),或者发表在网络上。 并且通过对这三条定义的概括,冈田斗司夫总结出了御宅族在欣赏作品的时候必须要带着三眼理论: 粋の眼 — 美學、精神 匠の眼 — 技術、理論 通の眼 — 歷史、背景 其实,如果不先入为主,如果你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来看待冈田这么夸御宅族的话,大多数人都会认为御宅族这种东西不就是类似那种社会良好青年或者说解除青年之类的。可是实际上风评却与其相反。另一方面,虽然说冈田这种理论有过度美化御宅族的嫌疑,不过实际而言的确,对于宫崎勤事件之后的社会具有一定缓和作用,并且还在东大MIT等知名大学开展御宅学的课程,也通过此来告之社会,真正的御宅族到底是什么样的,虽然没有完全改变人们对御宅族的看法,但是已经稍微改观。而这点的突破也是我认为当时这本书所创造的价值中最重要的一点。   4 世纪末最强(骗钱)传说缔造者——GAINAX,御宅文化的诞生——Daicon 上一章节说到了冈田斗司夫,其自称为otaking。其实他敢这么自称肯定还有有原因的,其作为史上最强御宅族团体GAINAX的元老之一,以及daicon3,4主办者之一,如果没有这些头衔我想他也不敢这么狂妄的自称otaking了。 为什么说GANIAX是史上最强御宅族团体呢?说起这个话题那就得从Daicon说起了。Daicon 是SF大会在大阪举办的时候的名字,那时候Daicon Film这个社团(也就是GAINAX的前身)在daicon4上放映了一部opening性质的短片,而当时这个短片却惊动了业界。尽管当时播出的动画短片剧情很简单,但是其动画水准完爆当时业界的水准,而且这还只是一群大学生,一群业余动画爱好者制作出来的作品。而且其价值还不止这些,这个opening被认为御宅文化的代表,或者说是御宅文化意识的具现。可以这么说,在影片播放的那一刻,御宅文化便被认同。顺带一提,乳摇也是由这部影片第一次出现。 甚至日本日本电影大师村上隆说要把这组影片保存起来,因为它是御宅文化的特征,体现。这组影片的意义之大,可以说完全影响了当时御宅文化。这组影片奠定了当时的一些动画倾向:美少女,机器人。也就是说,当时只要想卖动画就一定会有这有这两个元素。并且确立了feedback(反馈)机制: Parody(戏仿):也就是所谓的 neta,对一些元素的恶搞 Homage(致敬):也就是对以前影片的致敬,让其重现在自己影片中。 Re…

御宅荣耀

御宅是荣耀。 没错,我是这么认为的。御宅族的身份非但不是一种负面兴趣的代名词,更不是一种罪恶,反倒是一种积极的兴趣,是值得骄傲、展示、分享和推广的——御宅是一种荣耀。   诚然,我知道在御宅文化的发源地日本,以及我们生活所在的中国,御宅这个名词在社会上笼罩着层层不应属于它的阴影。在日本,宫崎勤事件的恶劣影响历久弥远;而在中国,虽然并未与犯罪挂钩,但也往往被认为是幼稚、不切实际的幻想、家里蹲、失败者……   这些社会上的评价确实是存在的。他人的评价应该作为参考但也仅仅是作为参考,如果我们自身都不能很好地直接认识御宅和御宅族,而是要从他人的评价里了解御宅族,那又怎能期待我们能向他人、向社会正确地解释御宅族与展示御宅族呢?因此,我的建议是把社会上的负面评价放一放,搁置之,无视之,我们要从正面来认识一下御宅族,看看御宅是什么、御宅族到底在做什么,以及御宅文化给御宅族带来了什么。   御宅,在我看来是指持有次文化兴趣,并投入大量时间、精力与物资在这项兴趣领域进行研究与创作的生活方式。狭义的御宅,则将这个兴趣领域限定在ACGN的范围内。而御宅族,则是持有这样生活方式的人们。从以上的定义中,并未包含有任何负面的消极的因素,而接下来,我将以我自己的几个兴趣领域为例,介绍一下我眼中的御宅的荣耀。       首先,我和大家一样喜欢看动画。有一部动画在我人生构筑世界观的年龄阶段恰如其分地启迪了我,把我带入了心理学的领域,我去找了一些弗洛伊德的著作,然后是宗教学、哲学、社会学、佛家……等等,这部动画就是《新世纪福音战士》。当年在网上有关EVA的讨论如火如荼,从内在的心理学分析,到硬科技的工程学,讨论森罗万象,无所不包。而我当时正值十四五岁,为了跟上大家的讨论我去买了一本又一本的书籍,随后我的阅读视野就像《狼与辛香料》中旅行商人罗伦斯一样从一块兴趣领域涉足另一块兴趣领域;从一片智慧大陆踏上另一篇智慧大陆。   你看,动漫中丰富的内容原本就取自于人类各领域的智慧,而它们为我指引了阅读前程。   还有一件小事,最近办公室的一名退休职工来向我们推销一种产品,我们的领导很高兴地就买了下来。而我一听这位退休职工的说话套路,立马意识到:传销。网上一查,果如其然。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碰到传销,但我为什么能如此敏感地察觉?很简单,动画里学来的嘛!《欢迎加入N.H.K》中就有几话有关传销并揭露其危害性的故事。   你看,看动画长知识,还能运用到生活中,防范犯罪。这是好事。       我玩Cosplay。 我既以副团长的身份带领一个四五十人的社团上过ChinaJoy决赛舞台(实际上台人数三十五人左右),也出私影,也在同人展游过场。从07年起至今的Cosplay经历给我的收获非常大。我常常认为Cosplay社团才是我的大学生活,不,Cosplay的经历带给我的收获远超于我在大学里所学到的东西。   组织一个社团,本身就不容易。几年来遇到的事情以及随之带来的情感体验并不亚于在动画或是在AVG中看到的社团活动。承载着四五十人的愿望与信任,和他们一起成长并演绎出一场又一场我们心中作品的剧本,就必须要会处理人际关系,当然也要懂一些管理学。对贴吧、对论坛以及对游戏代理公司,也要能学会与这些网站的管理员打好交道,社团的作品贴才容易置顶加精以便更好地展示给网友同好。而这就是社团的网上外交,也是要掌握的技能。Cosplay本身对参与者的要求也是方方面面的,裁缝、制作道具、饰品、化妆……甚至于还有讨价还价的技巧!这些并不是每位Coser都要十分精通,但都要有初步的了解,以便与其他人交流传达自己的想法。   如果要上台比赛,那就可能会涉及到音乐制作、配音、队形设计、舞蹈设计、武打动作设计;如果是私影,那么摄影、布光、造型、分镜也是需要掌握的知识;如果是DV剧或是其他更高级的玩法,那么视频拍摄、剧本写作、景点选取也是非常有讲究的。而还有最令人抓狂的就是不得不学一下危机管理——比赛前十五分钟还有人没出现咋办?!舞台上武器打断了咋办?!私影时忽然发现预定场地不能入内咋办?!社团成员和人家在网上吵起来了咋办?!这些抓狂的突发问题都要考验着Coser临场应对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而这些也正是我在参与Cosplay活动中的诸多收获。   所以说,Cosplay是一项艺术活动。它继承于音乐、歌剧、舞蹈、武术等多项人类自古以来就享有的艺术瑰宝。若是能亲身参加这项艺术活动,在舞台上或是在照片中以自己的形象再现出原本属于二次元的角色,这难道不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吗?   此外,我的Cosplay活动几乎每周一次,每个双休都会在外面跑,以前是排练,现在的摄影。所以,谁说御宅族足不出户不见天日的?冈田斗司夫在《御宅学入门》中写到:“一般人(根据对10-20岁范围和20-30岁范围人群的调查结果)的人均异性友人数为2.8人,而御宅族的相应数据则为6.9人,多了一倍还不止。此外,御宅族的所有友人数量(无论男女)也相对较多,他们更倾向于社交生活。”我觉得我和身边的朋友们,就是活生生的正面例子。       我的另一项兴趣是圣地巡礼,我对《秋之回忆》与《Canaan》这两部作品做过圣地巡礼。所谓圣地巡礼,是一种将ACGN作品的取景原型找出(这是第一步:考据),并亲身前往感受临场气氛并拍摄留念的活动。在我看来圣地巡礼这种活动是在三次元中寻找二次元,在三次元中投影出二次元,在三次元中接近和走入二次元的活动。   其实我并不爱旅游,但这项活动带我走向了日本,因此那里有爱,因为我“曾经就在那里”。我想,同样是旅游,相较于大众化的在日本吃吃帝王蟹或神户牛肉喝喝清酒逛逛银座泡泡温泉的旅游路线而言,我的圣地巡礼之旅更个性,更充实,也更富有浪漫主义彩色。   圣地巡礼是非常小众化的活动,因此我尽可能保持着与每一位爱好者的联系。   我们其中一位是东工大的博士生,最近刚拿到了IBM、Sony以及Konami的内定;另一位是天朝痛车联盟的发起人,他的痛车爱好和圣地巡礼爱好已被当地多家平面和广播媒体采访报道;其中一位是北京一个两人乐团的歌手;还有一位爱好者及时发现并纠正了游戏的文字bug,被列入了《秋之回忆7》游戏字幕感谢者名单内。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位,他在自己《KONAMI内定记》中写到“最终面试的时候,KONAMI的社长给了一个问题,请说明你对KONAMI的热情。我心里一阵激动,直接从钱包里把Love Plus信用卡拿出来,说,这就是我的热情。。。相当完美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在我看来,这就是深刻而持久的爱的表现。   上面我介绍了几位圣地巡礼爱好者朋友,我们这群人肯定都是深度的御宅,但显然我们都不是Loser。我们不仅在社会的价值体系中得到肯定的评价,而且我们还十分乐于展示自己的御宅兴趣,不仅仅向同好,而且是向圈外同龄人,以及向全社会。     不知大家有没有看最近热门新番《Fate/Zero》,其中两句台词我很喜欢,一个是吉尔伽美什认为王是孤高的,而另一句则是伊斯坎达尔说的:“所谓的王,就是活得比任何人都耀眼,受万人敬仰的人。”   我认为御宅族要同时具有这两种品质。孤高,是指在自己的兴趣领域内,要竖立起独自研究、独自创作的勇气。要有吉尔伽美什那种“这个世界毫无例外都是本王的庭院”的气势来面对自己的兴趣领域,在这片领域内,御宅族本人既是探索者,拥有者,也是孤高的王。同时也要乐于向他人、向社会、向世界展示自己,展示御宅族的兴趣与成果,展示我们的欢乐、我们的成功、我们的努力以及努力之后的收获。不要停留于自娱自乐,而是要告诉世间万民,特别是那些不理解我们和错误理解了我们的民众——我们的兴趣爱好是积极的、有益的、是光彩的,是荣耀的。要让他们知道并认同:在我们各自兴趣领域的远方,都有一片无尽之洋俄刻阿诺斯。       以上,我从御宅者的知识、御宅者的能力、御宅者的形象三个方面向大家展示了御宅的荣耀。至少,请大家认同我:御宅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当然我也知道上面的有些话说出来略显假大空和不切实际,或许我生在魔都因而社会对待御宅的态度较为宽容而其他地区可能相对险恶灰暗。如何把灰色的环境变成蔷薇色?如何改善自己身边人对御宅的看法?两个字:去做。…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