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女仆咖啡店"

那位依然走在梦想花田小道上的女仆——athome cafe传奇女仆hitomi新书读书感想,及其人介绍

世界上有这么一位女性,我想看着她老去。当然,并不是说我对那位女性有什么恶毒的诅咒,想看她变得越发衰老;也并不是恋爱意义上的「想和你一起慢慢变老」那种甜言蜜语。我是想作为一位旁观者,看到那位女性继续走在自己的事业路途上,持续走下去,不受到生理年龄和世间评价的束缚,在30岁、40岁甚至更久之后,依然能在这片事业的花田开拓出我从未见过的道路来。我想看看,她能够继续向前走到哪里,以怎样的姿势迈出每一步,并且怎样调和她的家庭生活,以及「永远的17岁」这一梦想—— 她是hitomi,是日本女仆咖啡店athome cafe的超级王牌女仆(Super Premium Maid),同时,她也是志賀瞳,曾任株式会社Infinia社长,现任该公司首席品牌官(CBO)。 近几年,大家或许在一些网络社交媒体、视频网站上看到过一些日本的电视节目片段,是某某演艺界明星光顾秋叶原女仆咖啡店的体验实录。或许在别人眼里,关注的是那位明星(种种尴尬或可笑的表现);而当我看到这些视频时,我注意到的便是:hitomi真厉害,又找来演艺界明星给自己的女仆咖啡店做广告了!所以如果各位翻看一下那些视频的话,大概就能看到作为女仆,正自信地接待嘉宾客人的hitomi的身姿了吧。 最近hitomi出了一本新书,《叶えたい夢の見つけ方》(找到想实现的梦的方法),我已经读完。借此机会,我想介绍一下这本书,更是想介绍一下hitomi本人以及她所在的女仆咖啡店。 先来说一下这本书的内容。

探寻女仆的魔法——秋叶原女仆咖啡店体验纪实及思考

2016年8月,我去日本的东北地区以及关东地区旅游了一番,其中10天住在东京,因此也经常前去秋叶原逛逛。 说到秋叶原,回忆起来,最早的印象应该是《秋叶原电脑组》这部动画作品。但当时还不知道秋叶原是什么、意味着什么,还以为只是作品中架空世界的一个名称而已。之后真正开始意识到现实中位于日本东京的秋叶原地区,要算是中学时代每月必买的《动感新势力》以及《动画基地》对日本御宅文化的介绍。当时伴随着秋叶原而来的有两个文化话题:电车男、女仆咖啡店。 女仆咖啡店在我心目中即是秋叶原的标志性元素,因此我很早就去过女仆咖啡店——早在2009年,距今7年前的我的第一次赴日之旅。不过当时还是日语说不上两三句的状态,还是请了翻译一起入店的。由于存在着语言交流障碍,因此后来的几次旅行中并没有每次都去——只是期间去过一次伪娘咖啡店,以及一次想去池袋的执事咖啡店却被告知没有预约而未能入店。哦,另外倒是也去过台北地下街的女仆咖啡店。 而这次的日本旅游中,则是不仅去了4次@home cafe女仆咖啡店,还去了另外的两家—— CureMaid和Cafe Mai:lish。回来后还很凑巧——8月19日@home cafe的三位女仆来参加上海萌樱会9的舞台表演,我也通过和邪社的渠道申请对她们进行了采访。我想把这些零零总总的经验,综合起来,加上我在店内看到的想到的,写成这么一篇文章,来探讨一下女仆咖啡店的核心文化——女仆的魅力,或以文艺修辞来说:女仆的魔法。

女仆,主人和咖啡店

作者:lovee(星野恵瑠) 转载自:http://www.loveehome.net/11256.html     嘛虽然题目似乎看起来很宏大,8过实际上这个只是wildgun发表在ACG批评上的 女仆和咖啡店的二三事的回应文,所以大家请不要做过多的期待w   对于很多生活在兲朝的死宅们来说,也许最羡慕霓虹住民的东西之一,就是霓虹各大女仆咖啡了——尽管现在兲朝的各大城市也有了女仆咖啡,8过“原产地心理”的作用总会让人产生“兲朝的女仆咖啡相比于霓虹的各种不足”的错觉,因此这里就针对广大兲朝的死宅们,简单地介绍一下霓虹的女仆咖啡的现状——然而需要注意的是,想必大家也知道光是秋叶原,女仆咖啡就不计其数,而且本人也无法(也不打算)全部尝试,因此偶能给大家介绍的也只是一部分的信息,因此如果您有更多的信息,也欢迎反馈给偶们;另外本文也不是介绍女仆咖啡的历史的文章,如果你对女仆咖啡的历史感兴趣,欢迎询问著名的全世界最大的电子百科全书   说到日本的女仆咖啡,第一个不得不说的或许便是@home cafe——过去因为一名女仆长得很像当时日本的一位艺人而被电视台取材播出,自此之后人气便一发不可收拾,以至于现在不止是在日本国内,即使是在国外也有着很高的知名度(相信不少观众说到女仆咖啡,第一想到的名字里面也会有@home在内),因此不仅是wildgun的文章,不少介绍霓虹的女仆咖啡的文章都或多或少会提到@home——那么@home究竟怎么样呢?   @home最大的特点就是店内氛围非常有活力——不论是店内的各种活动,还是上餐之后那套“Moe~Moe~Kyu~~~~~n”的魔法,只要身处@home店内就一刻也不会有清寂的感觉;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找一只女仆MM陪你聊天玩游戏——当然女仆MM们还有自己的“作为店员的工作”,因此不可能陪一位客人聊太久,而且游戏也不会是免费   事实上不止是@home,不少在秋叶原有名气的女仆咖啡,比如Maidremin和Pinky等,基本都是这样的风格,当然为了“差别化”,各自也都有自己独立的特点——比如Pinky就是“女仆们都是来自Pinky星!”等等   然而这一类女仆咖啡也都有着一个“问题”——其实他们的对象客户是非常固定的小众中的小众——是的,尽管“萌文化”在日本来说已经算是非常小众了,这些女仆咖啡面向的对象客户是这个小众市场里面的小众——死宅   为什么这么说?第一:他们的基本消费都偏高,不仅食品价格相比普通咖啡店也偏高一些(当然也不至于到“宰客”的地步),而且他们都有着各种名义的“入店费”(比如@home称其为帰宅料),这样的设定已经足以让一部分“轻度宅”避而远之了,事实上笔者也觉得“回个家还得交回家钱真是坑爹”;第二,正如本文前面所说,他们的氛围都非常有“活力”——然而也正是这种活力,更加缩小了他们的对象客户——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享受这样的空气的。事实上,即使是液内淫士的笔者,公司的社长也表示过他很难享受@home的氛围——为神马喝杯咖啡也得跟着女仆像个白痴一样念叨“哦以西库纳~类!摸诶摸诶KYUN”的咒语!?这货根本不是咖啡店,这货根本是披着咖啡店的皮,穿着女仆装的衣,却能看不能摸的做台夜店!!(哦当然,为了避免误解,作为笔者还是需要澄清一下——其实咱还是觉得这货和夜店还是有着那么点区别——比如夜店至少能摸;当然气氛上倒是的确和夜店有些那么相似——对于不怎么能享受夜店的笔者来说,其实去@home也从来不会进入偶前五的选择——除非同行的人指名点姓要去@home)   当然,并不是说这样的女仆咖啡不好——他们面向的对象是“小众中的小众”,然而从市场的角度来说,通常“越是小众的市场,客户层也越是固定”——就好像水果即使是那最艰难的岁月,也有着Macintosh的死忠来守护着Mac的那最后一点可怜的销量——没有他们,水果早就关门大吉了,怎么可能还会有现在大家喜闻乐见的果粉vs果黑的欢乐一幕呢?   那么,不是死宅,就没有更符合自己的胃口的店了么?答案当然是否定——海纳百川的秋叶原,除了这些死宅向的“活力派”女仆咖啡,自然也有面向笔者这些非宅(大雾)的“沉静派”女仆咖啡——比如秋叶原内笔者第一推荐的Mai:lish就在此列   看过Steins;gate的宅们或许听过Mai:lish的名字——没错,Faris Nyan-Nyan所在的女仆咖啡正是Cafe Mai:lish;然而尽管剧中的Mai:lish大有“吵闹”的空气,现实中的Mai:lish确是另一番景象——至少偶从来没遇到过如此吵闹的“主人”们;与以@home为代表的死宅向女仆咖啡不同,Mai:lish没有“入店费”的设定,也没有@home那样丰富的玩女仆的方法,啊不,是和女仆一起玩的游戏,自然上餐的时候也不会出现“奇怪的让食物变得更好吃的咒语”——尽管wildgun同学表示国内的女仆咖啡没有类似的规则很遗憾,笔者却觉得这样更自然的上餐方式更能让人放松;Mai:lish的特点是他们随时会有和Galgame的合作企划,在合作企划的时候,店内会推出特别的食品饮料,以及有可能女仆装也会换成游戏内的cosplay——事实上Mai:lish的“换装癖”在笔者看来非常突出,即使不和Galgame合作企划的时候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巫女日”、“妹妹日”等等的奇怪“节日”——以至于笔者前五次去Mai:lish的时候有3次都不是女仆装——是什么让身为女仆控的笔者,原谅Mai:lish的非女仆日企划,甚至到了会忘记非女仆日看不到女仆装的打击一而再再而三地前往Mai:lish呢?答案是氛围——前面说了,Mai:lish里面的主人们都很安静——事实上整个店内都不嘈杂,对于喜欢安静的笔者来说Mai:lish算是非常好的榜样   好了本文不是给Mai:lish打广告,因此Mai:lish的宣传就到此为止;除了Mai:lish,Cure Maid Cafe也是很出名的一家女仆咖啡——如果查过女仆咖啡的历史,想必也会知道这家店——因为这是值得纪念的日本第一家女仆咖啡;和Mai:lish类似,Cure Maid也属于比较安静的女仆咖啡,而且比Mai:lish更“轻宅向”的是,比起经常和Galgame合作企划的Mai:lish,Cure Maid Cafe和动画合作的企划更多——事实上笔者第一次尝试Cure Maid Cafe的契机,正是因为当时Cure Maid来了一次和ゆるゆり的企划,和Mai:lish一样,Cure Maid也会有特别菜单提供(包括面向BD购入者的特别隐藏菜单等等,点单时需要出示购入的BD),只是Cure Maid对女仆装似乎情有独钟,即使是合作企划的时候服装也是女仆装不变,这一点在笔者心里也为Cure Maid加分不少   只是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这些本该是客户层更广的轻宅向女仆咖啡,却对客户层的推广似乎不那么感兴趣——街头随处可见的派发餐纸给自己的女仆咖啡做宣传的女仆MM里面找不到Cure Maid或者Mai:lish的身影——或许这是为了维持“店内的相对安静的空气”?   然而如果你觉得这样的女仆咖啡已经非常轻宅向了的话,那么笔者只能说天上有天——事实上在秋叶原以外,准确来说是在关东以外的大阪日本桥,有一家笔者最喜欢的女仆咖啡Milk Cafe——他们不会跟主人玩奇怪的游戏,也没有和任何游戏或者动画合作企划过,甚至连店内播放的BGM也从来不是动画游戏歌曲,而是非常普通的爵士乐——唯一还能称呼其为“女仆咖啡”的,只剩下店员身上的女仆装,和“主人回家”时的那句“欢迎回来”了——是的,你可以这么认为:他们就是一个让店员穿上女仆装跟来店的客人说“欢迎回来”的街头随处可见的普通咖啡店;事实上,咱曾经带上过两只和“萌系”无缘,甚至对女仆咖啡有抵触心理的一般人女生(外加普通基友一只,加上笔者在内共4只)一起来Milk Cafe——在被偶连哄带骗进入Milk Cafe吃过之后,原本还对女仆咖啡有抵触的那两只一般人女生也表示“这样的女仆咖啡的话还挺不错的”   然而他们也不是咖啡店——事实上尽管名字里面有Cafe这个词,他们却更多像是一个bar——不管怎么说,这家店的最大卖点,都是即使算上普通咖啡店也很难再找到第二家的,包括多达200种以上的威士忌和150种以上的蒸馏酒在内的酒精类饮料的丰富种类;哦当然,其实他们的咖啡也非常不错,不管怎么说据说全日本只有两台的某超高级全手工打造意大利原装进口的Espresso机的其中一台就在这家Milk Cafe里面——是的,咱喜欢上Espresso的直接契机正是因为在Milk Cafe尝试过之后   好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想说明的无非是一点:其实霓虹的女仆咖啡是很多元化的,很难通过一两家来了解霓虹的女仆咖啡的全部,笔者也不敢保证笔者没有去过的女仆咖啡里面没有更独特的风格的店;而且对“女仆咖啡”的诠释也是十人十色,既有更喜欢活泼欢乐的@home的主人们,也有更喜欢沉静轻松的Cure Maid的主人们——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笔者以为兲朝的“桌游店”也是一种很好的发展方向——至少咱其实就很享受在国内的女仆咖啡里面和基友一起玩桌游的气氛,如果是霓虹的女仆咖啡的话就真的和基友一起除了聊天以外没别的事情可干了——这不也正是“多元化”的一种体现么?…

女仆和咖啡店的二三事(下篇)

  在上篇中,我带着大家追根溯源地了解了女仆和女仆咖啡店的两种文化源流——来自日本现代的萌文化,以及来自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经典女仆文化。在本篇我想说一下我自己的女仆咖啡店经历以及发现的一些小细节小现象。      我生活在魔都,最早是07年找到一个时尚艺术展会上临时设摊的女仆咖啡店,后来萌果酱、美萌相继开业,我也去过多次。(Luna有没有去过忘了…) (我在@home cafe的主人卡,正面)      日本方面,三次圣地巡礼我都住在东京,因此也都去了秋叶原的女仆咖啡店。第一和第三次去的是一家名为@home café的店,中间一次店名忘了。这里就来说一下@home café。日本的楼房都是一幢一幢小楼,秋叶原电器街也大多如此。(也有像Yodobashi那样大的电器商场)@home café基本上是在一幢小楼内,每一层一个主题,例如我第一次去的是标准的女仆咖啡店,第三次则是去了名为“@home café 華”的日式和服主题女仆咖啡店。此外,我记得还有水手服主题、Cosplay主题等等的楼层……      日本女仆咖啡店力图塑造的店内气氛,真的是“宾至如归”,不不不,准确来说就是要塑造一种“主人回家”的感觉。女仆对男女顾客的称呼分别是「主人」和「大小姐」,而且是一直挂在嘴边的。不像某次我去中国女仆咖啡店,女仆说着说着就忘了,我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使用敬称,她也没反应过来。      日本的女仆咖啡店会限制顾客的停留时间,店中她们把这个称为“离家时间”,意为主人回家后过一段时间就将要离开。离家时间通常是一小时。      日本女仆咖啡店的每个女仆都会在身上挂一块写有自己昵称的名牌。这样做大概是为了方便主人在玩游戏和拍照时点名,特别是没有被接待到的主人也能很快地指出想要与哪位女仆游戏或合影。      不过,据我观察,日本女仆咖啡店的客人大约一半都是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上班族男青年!有点出乎意料。我不知道是不是和我去的时间有关,由于行程的安排,我三次都是周四白天去的女仆咖啡店。      日本女仆咖啡店有一套可以说已经成为标准文化的习惯,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当女仆将餐点送到桌上后,主人们在食用之前,要和女仆一起完成一套动作。主仆都会将手摆成爱心形状,左一下右一下再往面前的食物伸出,嘴里配合着念出“Moe~Moe~Chu~”三个单词。女仆介绍说这是“让食物变得更好吃的魔法”。我觉得这是一种很有趣的意识,可是很遗憾,在大陆这边我所去过的女仆咖啡店里没有一家有这个传统。      此外,日本女仆咖啡店主人与女仆合影时,也有三个“标准动作”。一个是主人和女仆分别伸出一只手,合成爱心;另一个是双手握空拳弯曲着放在脑袋上,做出“喵”的动作;第三个也是双手握空拳,放在下巴处,做出“Moe”的动作。其实我倒是希望那家和式的@home café 華女仆咖啡店能有更符合主题特色的拍照动作,不过好像还是这三个。      还有和女仆做游戏,记得当时在@home café 華店内有三个游戏可选,其中一个是夹红豆的游戏,具体来说就是主人和女仆在三分钟时间内,用筷子把桌面上的红豆夹到碗里,时间结束后比谁夹得多。我一听就选了这个游戏。我想筷子是我们中国发明再流传到日本的嘛,而且我从小就用筷子,怎么说也不会比日本人用起来差劲吧!而且这游戏也更符合这家女仆咖啡店的和服主题。可惜,最终我没能为国争光,以27:28颗豆子输给了女仆。比赛结束后她告诉我我的成绩较之其他和她比赛过的主人来说算挺不错的了。不过我就开始心想是不是她在安慰我,以及这一豆之差的胜利是不是也完全由是她精心控制——既不让主人获胜下次仍可继续挑战,也不至于让主人输得太惨。         以上就是我在日本女仆咖啡店的一些经验和发现,其实,我还到过位于东池袋附近的执事喫茶店,不过仅仅是到了门口,随行翻译帮我问了一下,说是要预约,就遗憾没能体验一下。      希望中国大陆这边的女仆咖啡店也能逐渐培养起这些女仆文化的习惯,并逐渐多元化、主题化发展,给主人以切实的归属感。而不要向着“穿着女仆Cos服的咖啡店”甚至是“桌游店”发展。       (我在@home cafe的主人卡,正面)    @home café 网站: http://www.cafe-athome.com/ CR琵琶湖支社社长超长的《Blog主介紹-MAID CAFE 履歷》:http://www.cuhkacs.org/~yanlee/blog/read.php?68

女仆和咖啡店的二三事(上篇)

  女仆和女仆咖啡店,相信各位ACGN爱好者都不陌生,即使没去过,那也多少会在作品中、CG上见过。典型的黑白色调蕾丝边女仆装便浮现眼前,是吧?        女仆咖啡店起源于日本。据中文维基百科中女仆咖啡厅词条的说明:“第一家正式的女仆咖啡厅‘Cure Maid’于2001年3月,在日本东京都秋叶原的电器街成立。”在日本,女仆咖啡店写作メイド喫茶店,メイド是maid的日文,‘喫’则与‘吃’同,所以在日本女仆咖啡店就是女仆吃茶店。中国大陆这边近五年来女仆咖啡店也在各大城市中建立起来。当然,一些社会上的报道、批评、讨论也相应而起,例如前几年成都女仆咖啡店引起的社会议论。        那么,下面让我们追根溯源地了解一下女仆文化。在我看来,当前的女仆文化有两个源头,其一是日本的萌文化;其二可以追溯到维多利亚时代的经典女仆文化。        萌文化相信不用多说,大家都很熟悉了:轻轻勒住大腿的绝对领域长筒袜边界、挂在身后毛茸茸的尾巴和大号的蝴蝶结、十指相扣而成的爱心、冰冷眼镜片下口嫌体正直的娇躯……这些都是来自日本萌文化理念的具现化元素,体现在女仆咖啡店内的方方面面。        那么维多利亚时代的女仆文化呢?其实我本来也是不知道的,后来我读了《图解女仆》这本书,书中介绍了维多利亚时代仆役的方方面面,让我对女仆有了全新的了解。        女仆在英国维多利亚时代,说白了就是清洁工,就是家政工。起初的女仆是没有制服的,仅仅是用一些旧衣服破衣服给她们穿着就行了。女仆的地位也是极低的,亲密喂食?夜间侍寝?摁在餐桌上啪啪啪?想都别想!在有豪宅的贵族家庭里,主人的走道和女仆的走道是分开的。如果女仆在走廊上偶遇主人,必须立即面朝墙壁站立,直到主人走过。而且当时社会是秉承“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因此家庭内务大权都掌握在女主人手里,而女主人则委托女仆长管理所有仆役。当时女仆长的标准形象可不是把飞刀插在腿间拥有两条银白色麻花辫的“完全潇洒的女仆长”,而是拿着豪宅所有房间钥匙串的中年大妈!        后来不仅仅是上流贵族,一些中产阶级家庭也开始争相雇佣女仆以体现自己的身份,有些并不十分富裕的家庭则以钟点工的形式雇佣女仆。在这些并不十分富裕的家庭里,女主人本身也没许多华丽的衣服,也没有很好的身材和皮肤,几乎无法和女仆区别开来。怎么办?这时女仆的制服——女仆装也就随之出现了。女仆装的作用,其实是对女仆的约束,是为了体现女仆的低下地位而出现的产物。更直接地说,就是为了体现和满足女主人的身份虚荣而给女仆穿上特定的制服,以此时时刻刻标识出她们的身份与地位。这时的女仆装并没有蕾丝花边等装饰,一切向着实用和提示身份的作用看齐。        再后来,随着贵族家庭中雇佣女仆数量的增多,工种也开始分化。有掌管全体女仆的女仆长、有孩子的家庭教师、有育婴女仆、有女主人的随身女仆,当然更多的仍是数量众多的清洁工、厨房女仆、洗衣女仆等。此时出现了一种名为客厅女仆的工种,用以在主人家里摆设宴会招待客人时盛饭上菜,端茶送酒。此时她们的制服就朝着装饰性的方向发展。例如胸前出现了领结,袖口和领口也出现了蕾丝花边,头上则出现了装饰性的喀秋莎。        至此,女仆装基本成型。        所以,从女仆文化的经典源头看来,女仆并不是什么浪漫或卡哇伊的职业,女仆装也不是什么华美或诱惑的服装。记住:女仆就是清洁工,就是家政工。           因此,返观前些年社会上对中国出现的女仆咖啡店的评论,其中提到有大人认为口称“主人”、身着女仆装是不平等的体现,应该取缔。我看到网上也有动漫爱好者极力辩护这只是一种爱好和习惯,不是低人一等。        对此我的回答是:专家们,你们说对了!这里就是不平等的,女仆就是低人一等的!就是要体现和主人之间的身份地位差异!然而这件事要这么看待:从职业身份角度来看,女仆和顾客是消费者与服务员的关系,本就平等无异;但是从职业内容来看,女仆咖啡店中女仆的职责就是要扮演一种身份低下的女仆,就是要构建起一种不对等的主仆关系。做个类比,如果演中世纪剧本,那就必定会有国王和乞丐;如果拍抗战电影,那就必定会有红军和日寇。演员平等,但演出角色不平等。        在我眼中,女仆咖啡店就是在现代都市中建立起的一块虚拟时空,其中充满了萌元素与主仆之间的等级差异,此二者相辅相成:主仆之间的身份差异是女仆属性萌点的根基,而萌文化则使这种主仆关系充满了亲切、活泼与爱意。        在下篇中,我将就自己在日本以及中国女仆咖啡店经历,介绍一下女仆咖啡店中一些有趣的现象。   相关推荐: 《图解女仆》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131883/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