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动漫行业"

那个人、那件事、那年踏入动漫行业的我

作者:晓得 http://weibo.com/xdeditor 写在前面 昨天和群里的基友们提到大家入动漫这一行的契机是什么,正巧想起自己似乎有写过那么点粗陋的文字,就拿出来和大家交流一下。 如今想来,其实已经很难准确的说,就是那个人、那件事,改变了自己。感觉就是从小喜欢,不知不觉走得路、遇见的人,似乎都有意无意地向着那里,其中的机缘巧合也只有自己才懂。 比起很多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的前辈来说,自己还只是一个刚刚开始的新米,却也是感叹大家一边为理想奋斗,一边为生计奔波的身姿,真要是谈起其中辛苦,往往都选择一笑而过,“用爱去补,如果哪天用光了,就弃坑了呗。” 有些已经略有所成的自然是丰功伟业受人敬仰,还在攒钱升二本老家的都是呵呵一笑, “爷还年轻!” 之后的事情却是谁都料不到,还是希望大家都有个好结局,娶妻生子买跑车,出水芙蓉嫁帅哥什么的,也算是人生圆满一记。 下面便是正片,各位随看轻喷,在此拜谢了m(_ _)m 泛泛而谈 长得五大三粗,也曾经有过水嫩的时候。 偶尔有朋友来家里玩,拿出小时候的照片给他们看说“这就是我。”每每都是被投以“你这是小鸟游宗太吗?”的视线,还好没穿过什么女孩子衣服,不然开个鉴赏会第二天估计就不用去学校了。 于是在自己的脸还能掐出水的时候,体制也是柔弱的不行,哦,应该叫做虚胖才是。 每个月扁导体发发炎,去医院扎扎屁股是没少过,青霉素从不免疫打成免疫也算是做完了青霉素成就了,话说回来,那个时候在医院里看到大家都是含着温度计,就我是插菊花的,一直觉得很不解,如今明白了洞洞的直肠测温是最准的,之所以长大了不插纯粹只是个耻度问题,不经要感叹一下小朋友果然是纯洁的过分,不骗骗他们都对不起长大的自己。 十年前,初中二年级的期末考试第二天,因为生病,上午在医院里挂着水。小时候人胖,手伸出去静脉都看不见,帮我扎针的明显是个新人护士,橡皮管绑好之后一顿猛抽,带着口罩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我想她的嘴型肯定是“FU”开头的吧。 最后好不容易看到了在那一条幽幽的蓝线,和看到圣痕似的,隔着口罩闷闷地说: “把手握拳不要动!” “哦。” 在我手上涂上碘酒,拿出针头试了试水,然后扑哧一下就扎进了我的身体……还挺痛,我看到我的血倒流了出来然后又流了回去,把点滴调到一个合适的速率,护士小姐推着车去找下一位病人了。 闲着无事就开始看进医院前买的某本动漫杂志,其实是第一次看这类杂志,封面我只记得是小叽,里面的专题讲的是关于女神转生,chobits的动画,别的都已经记不清楚了。 “哇,你这扎针太痛了啊,学校里面没练好吗?” “你皮薄,一会儿就好了。” 旁边的座位上,一位同样挂着点滴的帅哥在和护士姐姐扯着皮。 帅哥人挺高,一双长腿弯起来,坐在椅子上挺憋屈的样子,听到他们的谈话我瞥了这位邻座几眼,而他的目光则停留在我的杂志上。 “小朋友你也买《OO》啊,现在已经开始看这个了?” “没,我随便买的。” “是吗…” 他的眼神盯在我打开的小叽图上面,嗯,当时我还不认识什么小叽。 “你喜欢看动画片吗?” “还行吧,现在读大学看得少了。” “是吗……” “啊……” “……”(继续翻书) “小朋友啊,能让我翻翻吗。” “等我翻完。” “哦。” “脚不要抖!”另一边的老妈吼道。 “哦……” 因为只能一个手翻书,所以看得很慢,时间也是多,就很仔细地一个一个字看,虽然没有看过动画,但是也是靠着从小锻炼的脑补能力对介绍的几部作品有了些了解。 “嗯…原来是机器人吗,开关在很隐蔽的地方…在哪里呢…” “哦~小朋友你不知道吗。” “书上也没说呢,你知道吗?” “那是,不过还是等你长大点再告诉你吧。” “是在(哔)那个地方吗?” “……你猜的吧。” “我猜的。” “女神转生的游戏玩过吗?” “那是什么。” “是吗…没玩过吗…” 不知道为什么旁边的帅哥老是露出一种欲言又止的表情,如今想来,那便是布教之心吧。 2个多小时、一大瓶一小瓶,点滴也就那么吊完了。 我起身准备走,帅哥依依不舍地望着我手中的书,看着我把书塞进包里,才算收起自己的眼部射线。 等我走出医院,我才发现,其实到最后,我都没有借给他看,有点愧疚。…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