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京阿尼"

被弱化的欺凌与不存在的成长——《声之形》简评

被誉为能和《你的名字。》一战的《声之形》剧场版终于放流了,作为一部原本十分期待的剧场版动画,京阿尼山田尚子与吉田玲子的组合,让我很期待能够重塑《玉子爱情故事》的辉煌。在bangumi上,《玉子爱情故事》是7.8的高分(笔者个人当时给的9分),而目前为止《声之形》剧场版尽管也有了7.7的评分,却与我期待的能够达到8.3左右的分数期望并不相符,我个人仅给了《声之形》7分。 在我看来,声之形是一部叙事上很炫技,演出上很卖力,而剧情发力点有问题的一部作品。说的更专业一点的话,就是演出可以打高分然而系列构成出了问题,并没有把《声之形》这个作品的立意做到政治正确,而白白浪费了如此好的原作和题材。 被弱化的欺凌 在安利《声之形》的时候你们会如何向身边的朋友安利这部作品?首先这是一部讲述聋人在学校里被欺凌的故事,其次再是男女主角在5年后再次相遇之后重新面对小学时候过去自己犯的错,成长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弱化校园欺凌去直接谈成长就是耍流氓,而在《声之形》的剧场版中,由于2小时片长的桎梏,对于小学时候欺凌的这段剧情写的既简略又文艺,明明可以直接的表现出欺凌的残暴,却选择了使用文艺而蒙太奇的手法一笔带过。除了炫技并且增加观众的理解难度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这样处理除了装逼还有什么优点。 弱化了欺凌这个点之后,男主石田将也从欺凌者到被欺凌者,从欺凌者到被孤立者这个点也明显感觉被弱化,在作品中女主西宫硝子帮男主擦被同学写了辱骂话语的桌子这段镜头语言表现的也很模糊,如果是非原作党的话很难意识到女主这段为什么在给男主擦桌子。 自己犯的罪会完整的回到自己身上,我知道必须要背负起这份罪过,也是个需要受罚的一个人,于是我被孤立了。 尽管剧场版中如是还原了原作的这段台词,然而由于剧情上的删改,观众并无法很好的感受男主过去犯的罪。就好比《罪与罚》先给你囫囵吞枣应付过去了罪的部分,然后用四分之三的部分都在讲罚,这肯定是不对的。 欺凌者→被欺凌者(孤立)→重新找到朋友(永束友宏)→再次见到过去自己欺负的西宫硝子→与过去一起欺负硝子的同学们一起成长面对过去的错,原本是这样一条完整的逻辑路径,在这样一条路径上先是弱化了欺凌的部分,如果成长部分都不存在的话,那这个故事就有了根本性的缺失。 成长?不存在的。 在《声之形》,至少在《声之形》剧场版的故事中,脚本吉田玲子想要把故事收尾在角色的成长上。或许《声之形》并不是一部群像剧,然而剧场版在角色笔墨的安排上却会让人误以为是一部没有把其它角色讲好的群像剧,缺失的又正是想要表达的成长的部分。5年后大家再次见到小学时因听觉障碍被欺负的少女,如果脚本换作冈妈的话肯定又能写出贵圈真乱的情感纠葛,又有另人胃痛的戏剧冲突。然而吉田玲子的脚本对于冲突的表现缺乏爆发力,几处直接冲突的桥段都写的不温不火。而且红毛的剧情砍掉大段之后,对于这个角色的塑造也十分成问题。 如果说这些是剧场版编剧架构上的问题的话,那原作剧情上的都合就是原作的问题了。我们分析一下《声之形》的高潮部分,在花火大会中女主自杀、男主救女主结果男主住院、剩下独自留下的女主反思并成长,是不是觉得这样一抽丝剥茧就觉得这样的剧本有些套路与都合了,而且到整个故事的最后都很难让人感觉到女主的成长。所谓仅有的那些成长,也只是在被直花讲了一顿开始会懂得读周围的空气了,而并没有走出自己身为残疾人自卑的阴影。 作为一部略显黑暗题材的作品,被京阿尼改编的如此小清新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一曲关于恋爱与成长的故事——吹响吧,悠风号第8话小感

《吹响吧,上低音号》第8话一开播,网上的讨论立马炸开了锅。一瞬间仿佛全世界的京黑就消失殆尽,就连上一季因为《舰队Colleciton》被黑的体无完肤的脚本家花田十辉都被洗白。在悠扬的小号与上低音号的旋律中反复看了两遍,不停在思索为什么《悠风号》第8话能触动无数观众的内心。笔者试着用自己的观点来解答这一话,有不同意见欢迎讨论。 贯穿整个悠风号第8话的,在笔者看来一共是两个话题,一个是关于恋爱的话题,而另一个则是关于个人成长的话题。这两个话题在本话中都能找到明显的意向,前者是水,而后者是山。 “我是问,你在和冢本交往吗?” 一个直球直接揭开了本话恋爱的话题。随即又引出了吹奏部中的另一对恋人,瞬间整个吹奏部充满了青春的醍醐味,看了让人感觉脑内不断分泌出恋爱的多巴胺。 这一连串直球来得如此突然,让观众有种“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的感觉,明明原先感觉是《轻音少女》式的百合音乐篇,怎么就突然穿越到《玉子爱情故事》的片场里了。然则《吹响吧,悠风号》就是这样一部集京阿尼之大成的作品,在写新番扫雷的时候笔者曾经这样写到: 虽然同是音乐体裁的作品,比起(轻音)精神续作来笔者觉得《吹响吧,上低音部》更重要的是做出了京阿尼应有的味道,青春的醍醐味啊!让人看了以后不禁觉得这就是青春,这就是校园!不同于《轻音少女》软软呼呼的日常,《吹响吧,上低音部》着力于表现少女们面对全国大赛时失败的迷惘与奋斗的过程,从感情的细腻程度来讲倒是与《玉子市场》的剧场版更加接近。http://acg.shunwang.com/2015/0424/113408_2.shtml 在回到恋爱这个话题上来,面对小绿的怂恿以及叶月的主动出击,黄前久美子这位女主角则显得犹豫不前,与其说犹豫不如说连自己也无法知道自己内心的情感吧。从这里开始,演出中不断出现了“水”这个意象,上学路上独自漫步在雨中,车厢内一人若有所思,一整话中都贯穿着京阿尼在《悠风号》中展现的超高水准的演出技巧,仅仅几个镜头的切换,就把人物内心的情感表达的淋漓尽致。 然而,就像我们此刻还无法完全理解黄前内心的情感一样,就连久美子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的情感。就在此时,高坂丽奈出现在了久美子的面前。 在搪塞秀一祭典约会邀请的时候,久美子随手抓住了正好出现的丽奈作为自己的救民稻草,而丽奈竟“出人意料的”接受了久美子的邀请。在叶月还在和秀一在湖边约会准备告白的时候,丽奈却拖着久美子两人背着乐器向山进发了。 从这里开始的镜头中,一山一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文章前面就已经说了,如果说水象征恋爱的话,那山就象征着成长。在荣格心理学中,湖面往往象征着潜意识,象征着倾听自我内心的诉求。而山一般则象征着自我的超越,仿佛尼采在《查拉特斯彻如是说》中人类从本我完成向超我的进化。 丽奈与久美子这一奇怪的组合,在祭典这个不合时宜的时间里向山进发。在此之前两人并未有太多的互动,久美子更多是躲着这位初中时一个社团的同学,仿佛看到高坂黄前就会想起一些关于初中不好的回忆,而对于观众来说高坂的形象让人觉得高冷而不可及。 于是当高坂一身连衣裙出现在久美子面前的时候,久美子想到的是雪女的比喻。然而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么一位高冷的雪女在久美子的面前融开了内心的积雪。在这里一段简单的对话却完全塑造出了两人性格的不同。 脚不痛吗。 痛,但我不讨厌痛。 在说什么呢?感觉好色情。 变态。 对于“高冷”的高坂丽奈来说,久美子说话太过直白,而这正是久美子吸引丽奈的原因。或许丽奈的内心,也想成为向久美子这样直白的人吧。在山顶,高坂道出了自己想要变得与众不同的想法,又是短短几个分镜,显现出了京阿尼的功力。 自此恋爱与想要变得不同这两个话题,一山一水在短短24分钟里被京阿尼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让人感觉《悠风号》不仅是京阿尼集大成之作品,更是融合了京阿尼之魂。在京阿尼的动画中总是不缺恋爱的话题,从Key社三部曲到《冰果》、《玉子市场》,京阿尼总是擅长通过一些女性的小动作要表现出恋爱的感觉;京阿尼的动画中更不缺“与众不同”,从凉宫春日的人择原理到中二病中的六花与凸守,通过名为京阿尼的这条不可视的境界线,我们仿佛在彼端看到了与众不同的自己。当这两者在短短的一话中拿捏在一起的时候,也不难想象观众们的反应了。 最终将这些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的,还是少不了一曲音乐,在《玉子市场》里京阿尼就一直尝试着配合着古典乐讲爱情故事,在黑礁唱盘发出的古典乐中,奏响一曲Everybody loves somebody的经典乐章。而这一次,在一曲小号与悠风号的和奏中,我们见证了湖畔边叶月的失恋,也同时见证了山顶上久美子的成长。 想要与众不同的高坂丽奈选择了小号作为乐器,而在众人看来直白并有些不合群的久美子却选择悠风这种没有存在感的乐器。《吹响吧,悠风号》终究是一个讲述黄前久美子成长的故事,在经历了初中时候的失败开始变得有些逃避的久美子,在倾听了丽奈的衷肠以及知道了叶月的失恋之后,在音乐与感情上又会去如何抉择呢? 实在是太过期待下一首曲子的奏响。 最后,个人觉得这话最后部分的演出还是有所收敛的,并没有爆发出全部的张力,假设叶月在告知小绿自己失恋那段,先去掉背景音乐只剩叶月一个人的台词,之后配合哭腔用烟火来引爆观众的泪腺,最后渐入小号声这才是一连串京阿尼擅长的催泪的方式。然而京阿尼并没有这样做,一来这只是承前启后的第八话,二来这是关于黄前久美子成长的故事而叶月仅仅是配角。

[投稿]不平凡的日常——推理动画《冰菓》

作者:深水日 对于我这个九十年代到现在,阅片无数的动画老鸟,《冰菓》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部平淡的校园推理片,同时有很多饱含深意的对话,意外的是它展现了一般内涵片往往不具备的活泼感。 《冰菓》的故事以一个一个小单元来讲术,单元长度不限,每单元都随意插入推理小事来推动剧情,单元之间人物的想法在不断演变。在剧中,析木奉太郎和千反田爱瑠加入了古典文学部,但析木来活动室时门口锁了,而千反田来时没有锁,因此激起了千反田的好奇心,随即激烈地向析木求问,最终析木无奈地破解了第一个谜题。由此可知,迷题出现条件非常随意,而千反田是一个粗暴好奇的大小姐,析木是一个被动的侦探,观看的重点不像是破解迷题, 完全不是大家印象中的推理故事。 在TV动画中,《冰菓》的制作质量非常高。在作画上,可以看得出人物身上的线条幼细,用笔十分精简,背景经常使用滤镜增强现场感,感觉简洁干净有层次。在用色上,色彩的纯度不高,生活画面含有微量的泛绿色,营造出一种温暖的平静。亮度上少有强烈的对比,色相随着天气和剧情内容而产生微妙的变化,整体给人感觉和谐而不失活力,非常适合从平淡至巧妙的日常推理。 《冰菓》是一部日常推理动画,在这里我要强调一下”日常”这个词,以此它与传统推理故事有了极大的差异。传统的推理总是像《名侦探阿南》一样,角色定位被框在固定的位置,侦探不会变旁观者,犯人也不会变侦探,侦探永远比警察更会查案,角色定位专业化,一个角色只能有一个定位。传统推理故事中,破案过程也是封闭的,「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侦探应声说完这句话后,迷题也就告一段落,之后不会再出现新线索,因此不会有再破解的机会, 并且出现新答案推翻旧答案。传统推理中,案件意义也单一化,杀人、杀人、绑架,都是必须破解的事情,对侦探而言是重要的职业工作,却很少跟侦探本人连系出特定的意义。相比之下, 《冰菓》的日常推理没有太多硬规定,角色定位边界是模糊的,侦探不想做了可以溜走,破解结果可以是伪造的,答案错了不要紧,只要有新线索就可以继续,不懂如何破解还有最终绝招——问别人……………。不过,最重要的是解题的意义个人化,解迷不再跟刑事案件连结,因此没有了社会道德的因素,也就只剩角色个人生活的选择,推理的原因、过程、结果跟角色自己的人生观产生连系﹕「真相不再只有一个,每人都有只属于自己的真相」将是《冰菓》中的日常推理。 析木奉太郎作为推理动画的主角,拥有超乎常人的推理能力,并不能让人惊奇。不过,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心里非常感慨,动画界终于跳出了主角要么热血、要么机智、要么癈柴加烂好人、要么忧郁到毫无存在感的怪圈子。日本动画就没有一个主角是懒人吗?是有的,《轻音少女》里就有一个名叫呆唯的主角,整天在地板上卷来卷去非常懒。因此要换一种更准确的说法,主角析木有自己一套明确的想法,却懒于行动,因此只能被动地生活。然而,在过去日本动画的主角中,明确的想法总是伴随着自主行动,不论是《死亡笔记》夜神月的执行正义,还是《天元突破》西蒙的追求改变,亦或是《黑执士》夏尔的复仇,无一例外,明确的想法都在推动故事发展,同时改变着主角身处的世界。另一方面,没有自主行动力的主角都没有明确的想法,这种主角常见于后宫漫。简而言之,析木这个强思考懒行动的青年,在日本动画中从未有过同类。 值得留意,析木身处的故事背景,二十一世纪的发达国家,和平等于日常,富足就是平凡,没有任何需要打倒的敌人,多元化社会真正的萌芽, 新时代带来的追求,伴随出现的迷惘,(好啦!!不用买车买房生猴子打鬼子…那有什么好做呢?) 正为此类主角出现,带来了必然的理由,这里我不再详述…….. 综合上述,可以推断《冰菓》的原作故事及主角都拥有鹤立鸡群的潜力,因此得到京都动画公司一众文艺中年的赏识,投入巨大的资本做好其动画质量。然而日常推理故事松散的情节,以及各种隐喻的内容,让受众的范围大大减少,定位也只能限于小众。可以说,《冰菓》是一部针对性很强的动画,好不好看只有自己看过才知道。 以下附上《冰菓》的PV………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E-DKIxy-XqE/?FR=LIAN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