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三秋缒"

夏天的电话与注定失败的赌局——《那年夏天,我拨去/你打来的电话》

关于三秋缒的轻小说,这已经是第三篇安利。关于三秋缒之前笔者对他的评价是一位擅长贩卖不幸与贩卖寂寞的轻小说家,没有什么比不幸更让人引起共鸣。同时三秋缒又是一个对不幸人生进行反省的黑童话作者,在《重启人生》中,男主在车祸前回到了10年前重来了一遍人生;在《三日间的幸福》中,主角把自己的生命卖的只剩下三个月;在《不哭不哭》中,男主上来就把女主撞死了,因为女主延后的能力把车祸推迟了10天…… 在最新出版的《那年夏天》系列里,三秋缒将故事分成了上下两本,分别是《那年夏天,你打来的电话》与《那年夏天,我拨去的电话》。在这次的小说里,同样有三秋缒最擅长的对于人生的不幸与反省。男主阳介是一位从小脸上就有着胎记并且厌恶自己长相即将开启高中生涯的学生,在公共电话亭接到一通电话之后收到了让自己人生中最在意的女生喜欢上自己的赌局。读到这里三秋缒的读者大多都能猜到后面会发生什么,果不其然男主阳介脸上的胎记消失了。 阳介认为自己的胎记是万恶的根源,“我认为只要这块胎记消失,我现在背负的问题有八成能够解决。……这个胎记害我没有办法喜欢自己。人没有办法为了不喜欢的对象努力,无法喜欢自己也就导致我没有办法为自己努力。……我不认为自卑感可以让人成长,多半只会成为人们性格扭曲的导火线。”阳介对于自己胎记的这段描述让人印象深刻,而接受了赌局发现自己胎记消失的阳介,就又开始了标准三秋缒式的对于人生的反省。 在没有人认识自己的新的高中,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受到欢迎,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融入集体。而当阳介发现小学时唯一不介意自己胎记和自己来往的女生初鹿野也在这个班级,并长期修学之后。阳介发现原来在初中开始,初鹿野脸上也长了一块胎记。故事到这里就是标准的三秋缒式的设定,三秋缒式的贩卖不幸。当两人的立场反转了之后,阳介发现这个夏天,这个赌局他注定失败。 当然除了以上写的这些三秋缒式的元素之外,这部作品中三秋缒也做了不少改变。或者说在上一本《恋爱寄生虫》中就已经尝试做出一些变化。比起两边都是负犬组的互舔伤口,三秋缒尝试把故事写的不那么丧,写的更加甜。事实上《那个夏天》中,给读者感到的更多是郁而不是最早三本的丧。上下两本的设定对于三秋缒的作品来说似乎有些略长,中间尝试引入更多角色甚至这次加入了四角恋,而这四角恋的元素也只是浅尝辄止相关角色早早退场。 《那个夏天》中加入了星空,并把人鱼公主的传说贯穿到主线,三秋缒试着把故事说的更加饱满,而三秋缒的故事终究是世界系的黑童话,在设定的背后最后还是要男女主角去反省人生。只是这一次让人惊讶的,黑童话有了一个美好的结局。按照后记中三秋老师的讲法,他要呈现一个正确的夏天,以完美的形式。或许对于三秋缒与读者来说,有这样一个挣扎的过程与人生的反思就足够了,结局怎样并不那么重要。 毕竟,如果以阳介与初鹿野的视角来看,这是一个Happy End,而对于在大海中守望着他们的人鱼公主来说,这场三角恋对于她又何尝不是一个悲剧呢。

在贩卖寂寞上的路上越走越远的三秋缒——《恋爱寄生虫》

关于轻小说家三秋缒有这样一种说法,读2本的时候路转粉,读4本之后粉转黑。上一次是读完3本三秋缒的小说之后写了篇安利,算起来这本《恋爱寄生虫》正好是笔者读的第4本。 尽管同样是三秋缒式的黑童话,在《恋爱寄生虫》中三秋缒把设定后置了,并非《重启人生》与《不哭不哭》那样,上来就抛出一个很奇幻的设定。可以看出三秋缒也相同的套路中寻求改变。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old) boy meets girl的故事。拥有着洁癖的29岁男孩遇到17岁视线恐惧症的女孩。 《恋爱寄生虫》笔者读的是台湾天角的版本,读的时候明显能感到三秋缒的笔力是进步的。在三秋缒的笔下,孤独与不幸是理所当然的,故事一开始就充满了致郁的气氛。 “自己会不会一辈子都找不到能够成为伴侣的对象?” “自己会不会不曾与人相爱,就这样死去?” “自己死的时候,会不会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流泪?” 单独看来如此颓废独孤的文字,在三秋缒的笔下就有一种魔力,让人忍不住一口气读下去。某种程度上讲,三秋缒是在贩卖寂寞也不为过。就像《三日间的幸福》后记中三秋缒写的那样,他知道自己的读者都是那些认为自己无法获得幸福的笨蛋。 “两个人一起吃饭比一个人吃饭好吃,两个人一起行动比一个人更开心,两个人一起看比一个人更美。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极为理所当然的事情,根本不需要特意说出口,但对高坂与佐薙来说,确实足以撼动人生的重大发现。” 三秋缒的故事里,永远是在不幸中寻找着小确幸,只是这一次并不是《三日间的幸福》那样败者组的互舔伤口,而是加入了更多关于恋爱与自由意志的思考。 如果说三秋缒前几本小说,《重启人生》这类的设定荒诞离奇的话,那《恋爱寄生虫》中三秋缒好好的伪科学了一把,设定了一个寄居在人类大脑中的寄生虫,还煞有其事不惜破坏阅读体验加了大段的解释。控制宿主行动的寄生虫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贵志佑介的小说《天使的呢喃》,而《恋爱寄生虫》中则把恋爱归结于寄生虫的影响。 到故事最后,我们都无法搞清相差12岁的男女主主角相爱是否有自由意识的成分还是完全因为寄生虫,佐薙给出了另一种解释放在别的小说里或许是浪费,在三秋缒这里就是黑童话的荒诞。因为爱上对方而懂得什么叫做寂寞,因为没有了寄生虫而选择自杀,一如三秋缒之前的小说那样,完美的结局是不存在的,他笔下的主角们不配拥有着幸福,他的读者们认为自己不该获得幸福,在《恋爱寄生虫》中终于进化到不想获得幸福,只能通过外力来强加幸福了。 因为寄生虫的设定中间段落阅读体验遭到了破坏,甚至看上去不那么三秋缒,一旦读完之后却发现三秋缒在贩卖寂寞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我们都应该能够变得更好才对——关于轻小说家三秋缒的碎碎念

关于轻小说家三秋缒有这样一种说法,读2本的时候路转粉,读4本之后粉转黑。那么,在笔者刚好读完3本的现在,来写一篇三秋缒的安利再适合不过了。 关于入坑三秋缒,笔者忘了之前在搜哪个条目的时候无意间正好看到了《Starting Over》这个条目,点进去看了一眼介绍之后立马就知道是自己感兴趣的类型。在ACG批评的群里一问,大家都或多或少读过一两部三秋缒的小说,作为一个没有动画化的轻小说家来说实属难得。而在读完三本三秋缒的小说之后,大抵终于知道为什么我群的人都读过三秋缒,以及大家为什么都这么评价三秋了。 以下文章尽量把剧透降低到最低程度 在充满想象力的设定下开启人生反省 要说三秋缒小说最大的吸引力在哪里,相信很多人和笔者一样在第一眼看到三秋小说的简介时都会被充满脑洞的设定所吸引吧。在《重启人生》中,男主在车祸前回到了10年前重来了一遍人生;在《三日间的幸福》中,主角把自己的生命卖的只剩下三个月;在《不哭不哭》中,男主上来就把女主撞死了,因为女主延后的能力把车祸推迟了10天…… 在每个看似戏谑的设定之下,填满的却是对于人生的无尽反省。在无尽的第一人称的描写中,读者很容易就代入三秋缒笔下的主角,一同去思考反省自己的人生。 没有什么比不幸更容易让人共鸣 都说幸福的人有相同的幸福,不幸的人拥有各自的不幸。然而,在三秋笔下每一段不幸都能让读者吸引、代入、沉浸在主人公的不幸中并产生共鸣,我想这就是三秋缒的魅力吧。 三秋笔下的主角基本都是孤独、孤僻,没有朋友。没有幸福亦不懂得怎么去追寻幸福,三秋很清楚自己的读者群是怎样一类“笨蛋”,在《三日间的幸福》的后记中三秋把这类笨蛋比作自己打造地狱的人们: 这类笨蛋的病症就是深深地误认为“自己永远无法获得幸福”,若是继续恶化就进展成“自己不该得到幸福”,末期甚至走向破灭版的“自己不想得到幸福”。 三秋的故事并非在消费不幸,而是在告诫不幸的人们如何去追求幸福,就算人生只剩三天又何妨呢? 我们都应该能够变得更好才对啊 我们都应该能够变得更好才对啊,这是《重启人生》中的一段台词。在《重启人生》中主角想要第二人生还原第一人生的幸福,结果因为在第二人生中告白失败走向了悲惨的人生。在三秋的笔下,幸福与不幸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如果我走错一步的话,就会变成那样吧。 三秋笔下的男主都不愿意改变自己,最后却因为一段感情不得不改变。三秋笔下的爱情可以说是悲惨者的互舔伤口,亦可以理解为不幸者之间的相互救赎。就如同《重启人生》中两人第一人生中相依相靠,在第二人生中两人都十分落寞却发现孤寂的时候对方都在自己身边。 我想,三秋缒想要表达的都在约翰列侬的这首《(Just Like) Starting Over》里吧。 Well  well  well darling It’s been too long since we took the time No-one’s to blame  I know time flies so quickly But when I see you darling It’s like we both are falling in…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