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20 > January (Page 2)

未婚单身妈妈就住在隔壁还自带女儿,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轻小说《娘じゃなくて私(ママ)が好きなの!?》(译:《你不是喜欢我女儿,而是喜欢当妈妈的我!?》)读后感(有剧透)

在2019年一年间,从亲子网游题材的《普通攻击是全体二连击,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通常攻撃が全体攻撃で二回攻撃のお母さんは好きですか?》的动画化,到《我去冒险了,妈妈你别跟来!冒険に、ついてこないでお母さん!》的最强邪龙母亲与孩子的故事(轻小说及漫画)的出版——且不说真正的妈妈观众读者是不是明显增加了——去年这一年,「妈妈」作为一个典型的形象而开始活跃在日本ACGN领域的作品舞台上。而今天要介绍的这本出版于2019年尾声12月10日的《娘じゃなくて私(ママ)が好きなの!?》(译:《你不是喜欢我女儿,而是喜欢当妈妈的我!?》),也可以认为是这股风潮的一个延续。 当然,要是认真来说,本作故事中的「妈妈」并非如前面两例中的典型的母亲,所叙述的故事也并非母子关系,更应该说是刚步入成年的男子对年长女性的憧憬与追求,换言之,也就是「年上女性」的元素。因此我有点怀疑本作的标题是不是感受到了2019年的「妈妈」风潮而故意取了这么个标题。来看看故事大概说的是什么内容吧:

从时政到废萌的转型——台湾Gal《苗栗国的石虎少女》

台湾制作组Erotes Studio的作品笔者曾多次安利过,这是一个风格很鲜明的制作组,无论是《雨港基隆》、《五月茉莉》还是《她和她和他的澎湖湾》都带有浓烈的郑智色彩,加入了作者大量的观点。 于是当Erotes Studio的主催跟我说新作坑出来的时候,我看了一眼Steam的商店页面,怎么你们突然转型做废萌作了?在通了之后发现果然还是加入了不少作者对于时局的看法,只是这次的故事改成架空并且画风让人感觉是萌系。 20XX年,「花莲县」在一场搞笑的公投的支持下正式成立了「花莲坛岛王国」。花莲王国的成立后引起了骨牌效应,全台22个县市全部都发起了类似的活动,意外的都成功,导致台湾一片混乱。主角「王承恩」在台北市担任药局的药剂师,被下令即刻离开台北返回老家苗栗国。一路上经过了多个国境后,再回到老家前的公路上撞到了小动物,没想到是石虎娘。主角将石虎娘带回家后,两人展开了浪漫爱情故事。 先来看一下Steam上本作的剧情介绍,大家就能get到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故事了。作为一款转型作,本作的制作成本并不高。CG、背景、立绘数都很有限,几首BGM听多了甚至感觉有些吵闹。作为一款3小时的短篇作品竟然还没有语音,一直觉得前几作台腔的配音挺有意思的,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加入语音。 可以看出作者在很努力的在卖萌与讽刺上找到一个平衡点,但夹杂在一起却让人感觉十分不搭。石虎少女这个角色从人设与立绘上来说质量很高,但整个游戏通下来很难让人感觉到有恋爱的感觉,导致最后剧情的张力不够。而相对于前几作现实背景下的各种动不动就发便当,本作虽然是讽刺时政但最后只能以嘴炮的方式来解决,也同样让人感觉有些乏力。 总体来说,作为一款转型的小品作,《苗栗国的石虎少女》感觉有点两头不搭,还是更希望Erotes Studio能够继续做一些现实题材的作品,在架空卖萌作品里倾诉自己的郑智观点总觉得有些奇怪。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泡沫冬景》剧本赏析

作为一个推了15年以上Gal的老玩家,让笔者来选最喜欢的10个剧本,其中一定有《水仙》的名字。对于80后这代的Gal玩家来说,《水仙》与《120日元》系列都是入坑Gal必通的作品,成为一代人经典的回忆。在得知国内的制作组Nekoday请来《水仙》的作者片冈智老师来撰写《泡沫冬景》的时候,笔者是又期待又不安。期待在于很多年没看到片冈老师搞一部大作了,不安的地方在于国内的制作水准能否达到片冈老师的要求,以及片冈老师写出来的剧本能否让新一代的年轻玩家所喜欢。 在通完《泡沫冬景》整个故事,看到ENDING曲响起的时候,我释然了。《泡沫冬景》或许不是一个能让所有人都通完的故事,但只要通完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好故事。   分章节下良好的阅读体验 《泡沫冬景》的总时长笔者在全程AUTOREAD听完每一句语音的情况下,差不多是7个多小时。故事被切分成了31个章节,其实算下来每个章节只有15分钟左右。这种章节的分割方法可以说是很巧妙的,在10年前很少有Gal作品会这么分章节,甚至就算现在这样做的作品也很少。传统的Gal作品都需要玩家投入大量的时间才能去体验其中的剧情,日本玩家购买一个全价作品要求的是作品要长,能玩的时间多。而在如今手游横行的时代,大家的碎片化时间都被占据,越来越少的人会去享受Gal这样的游戏方式。 之前和朋友讨论在TapTap上为什么《在7年后等着你》评分那么高,得出的结论是这部作品章节划分的十分巧妙,十多分钟一个章节并且每个章节最后都留有新的悬疑,让玩家有动力通下去。《泡沫冬景》也是这样,差不多15分钟一个章节,用罗伯特麦基的《故事》来说,《泡沫冬景》每一个章节都是一个小情节,比如试玩版中故事开始女主栞奈与男主景因为语言不通而产生的矛盾,通过几幕的小情节构建成一个冲突的大情节,并放在圣诞完成第一个故事的高潮转折。 可以说《泡沫冬景》的故事结构和情节设计是完全符合当代人的阅读习惯的,15分钟你打不了一盘农药,搓麻将开不了一盘东风局,但可以阅读《泡沫冬景》一个章节完整的故事,甚至随时暂停存档。未来越来越多的国产Gal会从Steam往手机端发展,如何去和手游争夺玩家的碎片时间,《泡沫冬景》给出了一个方向性的参考。再展开这个话题就有点大了,有感兴趣的读者的话有机会展开再讲。   现实却又不失浪漫的故事 看过《泡沫冬景》宣传的玩家,对《泡沫冬景》的第一印象应该是这是一个发生在日本泡沫经济时期,讲述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景与想要为妹妹治病而辍学的栞奈在机缘巧合下共同生活的故事。《泡沫冬景》的故事很现实,两位男女主人公自始至终的目的都很纯粹——就是赚钱。故事开始部分的冲突也绝大部分因此而产生,被安排一起住在废弃的旧车站是为了完成抬地价的工作,会因为谁先出门而吵架,会为了一个统计表而斤斤计较。 在表面语言不通的原因背后,是两个人都很需要钱。《泡沫冬景》的故事就是这么现实,就如同在《水仙》里我们要直面濑津美的病情一样,片冈老师的剧本总是把生活最赤裸裸的苦涩摊在我们面前。 同时《泡沫冬景》的剧本又很浪漫,两段高潮全部放在圣诞夜。片冈老师很擅长刻画人性,描写细微的情感。就如同冬日融化的雪花一样,通过一个个事件慢慢去消除主角之间的隔阂,感觉自然又水到渠成。   讲述不同人故事的群像剧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故事。”在故事结尾佐仓小姐的这句话,算是片冈为数不多借角色之口直接点题的话语。《泡沫冬景》表面上是栞奈与景之间两个人的故事,其实这是一个多人的群像剧,讲述不同的人追求幸福的形态的群像剧。 景与栞奈都因为各自的原因想要攒钱,真正融化两人之间隔阂的,是栞奈妹妹绘美的加入。相比于景与栞奈的不得不早熟,绘美代表的是一种纯粹。一种纯粹的纯真与纯粹的善良,正是因为有了绘美的存在,才拉进了栞奈与景之间的关系。 江先生与佐仓小姐这对“父女”应该算是作品的里主角。同样作为来到日本的中国人,可以说景的经历江先生年轻的时候都经历过,在景的身上江先生也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江先生作为故事的幕后推手,无论是带景去见地头蛇、带景干一些来钱多的活,还是带栞奈去夜总会,目的都是为了让他们早点了解社会的险恶,少走弯路。而在故事的最后,可以说江先生被他们所感动了吧,才以自己的方式帮了他们。   旧车站与黑猫Tina的象征意 要解读懂《泡沫冬景》的故事,就必须理解旧车站与黑猫Tina的象征意。在故事的开始,就车站是栞奈与景的工作场所也是他们的居所,他们为了抬地价这一目的住在这里。随后由于留下了不少美好的回忆,旧车站的意义已经不是车站本身。 从佐仓小姐的视点中我们得知旧车站对于她的意义,象征了童年时父母还没有离婚时的美好回忆,而在旧车站出没的黑猫Tina则象征了一种幸福的具现。可以说寻找Tina代表了寻找幸福,已经完成抬地价之后佐仓小姐守着旧车站不愿拆除,代表了对于过往的一种难以割舍。 黑猫Tina则每次总是在主角们解开心结的时候才出现,在故事的最后主角们终于捉到了Tina也代表了抓住了幸福。 《泡沫冬景》最后给出了一个半开放式的结局,按照原文的说法这是启程不是结束,旧车站被拆除之后一群人并没有向生活妥协,迎来了新的生活。 作为一个1967年出生的作者,在《泡沫冬景》中我们看到片冈对于现实的妥协,采用了分章节式的结构更迎合现在读者的快节奏的生活习惯。同时,《泡沫冬景》中片冈又坚持自己的叙事手法,将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藏的比较隐晦,可能没有一定阅历的玩家很难get到其中的点,会觉得冲突还不够,缺乏爱情部分,故事有些戛然而止。 关于《泡沫冬景》,能讲的东西还有很多,今天的剧本部分就先讲到这。

轻小说《お隣さんと始める節約生活。》读后个人漫谈

本文首发于wildgun的博客。   第一次读完一本日文原文的轻小说!撒花!!!٩( ᐛ )و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我自己第一次阅读完一本日文轻小说或者说文艺作品,因此怎么说也想写一下读后感。 为什么选择这本轻小说? 随着日文水平的日渐增长,我开始直接阅读一些日文书籍:从一开始看配有大量图片的旅游指南书,到后来慢慢能够读一些配有解说插图的知识类、说明类书籍(比如有关日本电车的知识,或是有关日本神社的知识书),再到最近几个月开始读《朝日新聞》上的《天声人語》栏目合集。不过有一片领域的书对我来说始终仍然难以读明白——叙事作品,例如小说,或是文艺评论类的作品。几度尝试后我开始反思:是不是我一开始找了太高难度的去挑战?例如一本名为《京女の嘘》这样以讽刺的口吻调侃京都市民性格的书(笑),或是像《Fate》系列那样字里行间用到了许多片假名外来语单词、登场人物又多而复杂的小说。 几经比较和考虑,也买了宝岛社《这本轻小说真厉害!2020》的书来参考,我打算选择一本主题为日常生活系的、故事情节简单易懂的书来读。于是我买了这本《お隣さんと始める節約生活。》,标题翻译成中文的话,可以翻译为:《与邻居开始节约生活。》还有个副标题:「電気代のために一緒の部屋で過ごしませんか? 」,意思是:「考虑到电费,一起住到同一间房间里吗?」 内容简介 这本小说需要内容简介吗?看标题就能明白吧。 大致来说,就是刚进入高中的男主角間宮君选择了一个人在外租房独居(和我现状相似!),虽然生活费用不至于短缺,但却为了能够花费更多的钱在游戏上(和我现状十分相似!!!)因此开始考虑在生活花费上更加节约。很巧,隔壁所住的女生是同一学校高一年级的学姐山野(然而我没有这样的现状!),也在为生活经费不足而想方设法节约。由于两人经常走一样的路、去同样的超市,因而萌生了为了购买大分量廉价食材、为了节约电费而住到一起的想法,并开始了二人的节约生活…… 读后感想 简而言之:剧情平淡,但是正适合我。 说到「剧情平淡」,且让我从更大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其实我基本不看中国大陆的网络小说,但有些时候会在知乎上看到一些有关日本的轻小说与中国网络小说之间的比较与评价。看他人的评价里,总会写到这么一个印象:日本的轻小说往往都是很朴实乃至很平淡的剧情,缺乏起伏。而中国的剧情往往则强调压倒性胜利、凸显强者对弱者的碾压,或者宫斗等剧情。因为我自己没有对两者进行大量阅读并进行比较过,因此很难确定这样的概括是否准确。但就另一方面来说,从社会舆情上来看:2019年这一年间,当中国的网站——例如知乎,纷纷在讨论阶级固化或阶级跃迁、996工作制、内卷、大国崛起等议题时,日本讨论的则是年金不足、黑企业(加班时间超长)、职场权利暴力、安倍在赏樱会问题上的隐瞒等等。可以看到的是,当中国的网上讨论中,还在对996这样的工作情况有多种不同意见的讨论,甚至有人认为996加班是个人奋斗的体现时,而日本社会似乎已先一步形成共识,至少在公开讨论层面不会主张认为这是一种合理的工作状态或是为了实现某个更大的目标而应有的个人牺牲。就社会议题的讨论氛围来看:中国社会拼搏而挣扎,日本社会无奈但批判。此外还有两个更大的可供参考的方面:社会分配方面,我目前没有实际数据证据,但在一般印象中,日本社会分配较为平均,中国贫富悬殊则相当巨大。此外,从古代文学的角度来看,日本最古典的文学双壁——平安时代的《源氏物语》与《枕草子》,也均是出自女性作者,作品以情感细腻著称。 举出了这些宏观背景原因,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不着调?不过这部轻小说《お隣さんと始める節約生活。》,确实就是这么一个低欲望时代年轻人的故事。也不是说故事中的角色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目标——女主角邻居山野努力争取学校的毕业推荐名额(因此在故事中常常顾虑着要避免闹出与低年级学弟同居绯闻),但故事的情节并不在此,因此可以说就是「节约→共同生活」这么一个简单的、近在眼前的故事主题。 那么,为什么说这本较为平淡的小说适合我呢?首要的原因上面已经提到了:我是日语初学者(?),其实也学了不少年了,但真正能够通读一本小说,还只是刚起步。其他小说或者文艺评论作品也不是不能读,但若是看个三五列就要查阅一下字典、辨识一下语法,那就频于中断思路,无法享受到对于小说人物情感的体验了。这本小说故事题材日常,叙事结构明晰,也没有过多复杂的语法,大概以我的日语水平,平均一页查一次字典,便能够愉快地读下去了。 从写作细节来说:故事是一个挺简单的「Boy meet Girl」故事,而且故事的前三分之一内容可以概括为「你去超市?」「好巧啊我也去超市。」「你要做饭团?」「好巧啊我也想做饭团。」——这样男女主角一来一回,作为两人初识的过程,剧情中有不少两人偶然发现彼此间共同点的对话。因此往往就同一话题,男方和女方会用各自的言语重复一遍相似的内容,来确认对方的行动和意愿是否与自己相同。这对我这样的日语学习者来说,是有助于理解的。其次,整本小说里,对于一些关键性的词会多次反复使用。例如对第二女主角筑波恵美的性格描写是「ぐいぐい系」——这样的日语拟态词,对于日语学习者来说一直是一个学习和掌握的难点。但由于这本小说里多次提到并展现恵美的性格,于是我明白:ぐいぐい的意思是咄咄逼人、步步逼近、积极主动的意思。再举一例,是男女主角互相开玩笑时,小说里常常用的一个词是「からかう」——这个词写成汉字就是「揶揄う」,但在此之前我一直只记得「揶揄」的音读「やゆ」,通过阅读这本小说,我学习了这个意思的日语动词发音。 此外,或许正是由于我日语水平尚浅,也让我在阅读的时候比平时阅读中文小说速度更慢,也因此更加有意识地逐字逐句理解其意思,便也就更仔细地体会作者笔下人物的心境。故此,阅读整本小说对我来说正好合适,并不显得无聊乏味。 试举一例我最喜欢的片段:男女主角两人逛祭典活动现场,两人同吃一份お好み焼き(可以理解为炒面),男主角間宮君为了揶揄女主角,当两人用同一双筷子时,故意地说出「这就是间接接吻吧。」此时女主角山野出乎男主角也出于我的意料,并没有扭扭捏捏,反而大方地说了一句:「因为我和你关系好,所以并不在意啊。」随后,山野接着说:「你就是想说出『间接接吻』而让我感到害羞的吧?」(该剧清出现于纸质小说第188页。)从这段剧情中,一来是女主角的表现出乎我意料,但也似乎又在情理之中:毕竟是比男主角大一岁的学姐啊!二来,这个男女调情(?)的片段,也反映出了位于日本文化核心的「耻感文化」的要素。 此外,小说在以男主角間宮为叙述视角的同时,在几处章节过度部分也插入了以女主角为视点的女方内心独白,说明在邻人关系向着暧昧的恋情游走的过程中,女方也怀有一份焦躁的心情,和小小的心计。 不过,显得美中不足的是作者对于事物描绘能力的缺乏。例如,在本应是令人眼前一亮的浴衣亮相场景片段,作者却几乎没有花费笔墨进行详细描写渲染。此外,尽管在两人的共同生活中经历了不少分享食物的画面,但回想起来,关于食物本身的色香味描写似乎不多。可以说,缺乏对感官事物的描写与铺陈,是这部轻小说留给我的印象。 总结 一部平淡而日常的轻小说,作为我阅读日文小说的起点似乎正为合适。从书的腰封来看,这本小说还获得了「第4回 カクヨムWebコンテスト ラブコメ部門 特別賞」——一个写作网站カクヨム举办的网络征文比赛中,恋爱喜剧分类中的特别奖。 经查发现这部小说的网络版目前可以直接在网站上阅读:https://kakuyomu.jp/works/1177354054887463032,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读一下。不过我也草草地做了一下比较,Web版的句子和纸质出版的小说还是略有不同的。 第一卷小说的最后,男主角間宮君主动提出要尝试参加学校的学生会,而女主角山野也几乎异口同声地邀请他参加(女主角本来就是学生会干部)。由此可以推测,故事后续的发展将会延伸到学校,不知道作者是否会延续故事主题即「邻人同居」这一场景下「节约」的题材?这是下一卷所令人注目的一个看点。(似乎已经可以从Web连载上看到了)。

《哆啦A梦》第0卷比比看

漫画 哆啦A梦 机器猫

本文首发于wildgun的博客。 有关这本《哆啦A梦》第0卷 2019年或11月底收到了稍早些时候预定的《哆啦A梦》第0卷(日文版)漫画。这是《哆啦A梦》系列时隔23年发表的新一卷,也是作为《哆啦A梦》系列漫画诞生50周年纪念的一卷。对于在小学和初中时代就收集了全部的45卷短篇单行本以及大长篇的我来说,可谓是「有生之年」的一卷! 这一卷主要收录的是6篇「幻の第一話」,其实是指《哆啦A梦》在最初问世时,在六本面向不同年龄的儿童的杂志上推出过内容各自相异的第一话。这六本杂志分别是:《よいこ》(《好孩子》)、《幼稚園》、《小学一年生》、《小学二年生》、《小学三年生》以及《小学四年生》。从收录的杂志来看,这就有一个明显而整齐的对象年龄层次序列。之所以被冠以「幻の」之名,是因为这些「第一话」在其后经作者本人整理而成为小学馆45卷漫画的时候,并没有全都被都收录在合集内。而对于从小学馆45卷单行本开始阅读《哆啦A梦》的读者,以及像后来该套漫画被引进到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后,同样是阅读源自45卷的翻译版而接触日本漫画《哆啦A梦》的我们外国读者来说,可能只看过其中一到两个「第一话」。 目前这本漫画的试读部分可以在小学馆的网站上看到:https://shogakukan.tameshiyo.me/9784091431561。 有意识地考虑漫画的表现的差异 而我本篇博客内容,主要是想对这六篇「第一话」进行一种横向比较。为什么要这样呢?记得在多年之前,我读过一本中文引进出版的书《日本漫画为什么有趣》,其中提到:现在看起来司空见惯的漫画表现,其实都是漫画家琢磨和设计出来的,而且各种各样的表现手法也因漫画所预设的对读者对象而有所不同,有些适用,有些则不适用。书中举了个例子是说漫画一页中分隔的画框,在面向低年龄层读者的漫画中,这些画框往往中规中矩,阅读顺序(自右往左、从上到下)也是十分有规律可循的;而在面向更高年龄层次的青年的漫画中,作者往往为了表现动感会尝试着打破画框,或是绘制不同大小的画框、采用非矩形的画框来分割画面等。书中还举了一例,是关于画框和人物站立位置的。说对于深情相对注视的两人,漫画有时会采用「画中画」的效果,让本应是面对面的两人的正面表情同时出现在同一区域,以渲染两人之间的感情互动。但是这种表现手法是违反常识的,违反人物站立空间预设的,因此就需要空间想象力和对于漫画表现语言约定俗成的理解——书中指出,这样的表现手法通常不会出现在面向低年龄层读者的漫画中。无独有偶,我在一次翻阅《エロマンガ表現史》(《色情漫画表现史》,只是翻阅了一下日文版,还没读。),看到其中也提到:「乳摇残影」这样表现动作激烈的绘画手法,其实也是在漫画发展过程中渐渐确立起来的,形成了一种漫画家与读者之间的共识。其实仔细想一想,上面所举的两个例子——「画中画」对脸,以及「乳摇残影」,在真人电影中似乎是非常罕见的吧? 有了这样的意识,特别是在多年前读了《日本漫画为什么有趣》一书后,我在阅读漫画时总会有意无意地去考虑这些漫画的构成元素、表现方式。不过对于不同的系列漫画,除了漫画本身所预设的对象读者年龄层次的差异外,很大程度上还关系到漫画作者本身的绘画经验、个人画风等问题,因此对于不同的漫画作品,要进行「横向比较」并不简单。而这一次第0卷《哆啦A梦》就是一个很好的横向比较的机会,可以看看同一位作者、同一系列漫画乃至同样是开篇第一话,仅仅因为所面向的读者年龄层次不同,而会给漫画的表现上带来哪些不同的效果差异。 标题的差异 先不看漫画内容,而仅就这六个「第一话」的标题,就可以看出年龄层次的差异。这六个标题依次是: ドラえもんあげる ドラえもんがやってきた ドラえもん登場 未来から来たドラえもん 机からとび出したドラえもん 未来の国からはるばると 试做翻译: 给你哆啦A梦 哆啦A梦来了 哆啦A梦登场 从未来来的哆啦A梦 从桌子上飞出的哆啦A梦 来自遥远的未来之国 可以比较而看出,《よいこ》(《好孩子》)和《幼稚園》以及《小学一年生》,当然也有《小学三年生》的第一话标题上,并没有提到未来这个概念。而且最低龄层的《よいこ》(《好孩子》)上甚至都没有用「登場」和「来た」等词,而是用了一个「あげる」,也就是「把……给你」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关系。 抽象概念的区别 从标题上也可以看出,作者谨慎地处理「未来」这个概念。对于低龄儿童来说,他们当然也有自己的时间观念,但是往往都是十分具体的时间概念,例如星期几、几点几分、几月几日等,或者明天、下周等等。但是对于过去、未来这样的观念,可能就不太容易理解了。我想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即便是作为「来自未来的猫形机器人」的《哆啦A梦》漫画,作者在向低龄儿童介绍时,也会避免使用和提及「未来」这个概念。 其实,就各话内容来看,在《よいこ》(《好孩子》)和《幼稚園》的故事里,并没有交代《哆啦A梦》是来自未来的机器人。甚至也没有交代野比的「玄孙」这样一个对儿童来说可能难以想象的后代亲属关系。 在《小学一年生》的第一话上,野比问:「未来是什么?」(みらいってなあに?),野比的玄孙セワシ回答说:「未来就是过去的反义词。」(みらいってむかしのはんたい。)。 在《小学二年生》的第一话上,野比问:「未来的世界是指?」(みらいのせかいだって。),哆啦A梦回答道:「因为111年之后的世界啦。」(111年あとのせかいからさ。),此时玄孙セワシ补充说:「我是,你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哟。」(ぼくは、きみのまごのまごのまごだよ。) 在《小学三年生》的第一话上,玄孙セワシ甚至说出了「使用时间机器而来」(タイムマシンできてみたら)这样的日文片假名单词,即对英文Time Machine的日文假名注音单词。之后在故事中也表现了青年时期、中年时期等陷入惨境的「未来」的野比大雄的模拟影像。 《小学四年生》中哆啦A梦及セワシ对未来及时间机器的说明,基本与《小学三年生》中的相类似。 可以看出,在抽象的时间观念、亲属关系等的表现上,面向不同年龄读者的《哆啦A梦》的表现是不同的,有些甚至不介绍未来的时间观念和玄孙这样的亲属关系,此外作者也斟酌了是否合适去表现穷苦、婚姻、落魄等人生境遇的内容。放眼整个日本漫画界,在这条延长线上,不同的作者与作品还可以融入更多人生或者社会的议题:恋爱、拼搏、公平、正义、同性爱、奴役、老龄化、道德选择……等等。这些话题的引入,拓展了日本漫画的受众年龄层,以至于我在日本书店的漫画角落里有时也能看到上班族乃至中老年人的身影,也有据传前首相麻生太郎是《蔷薇少女》读者的这样的趣闻(笑)。 使用文字的区别 再就使用汉字情况来看,从上面所引述的标题和人物对话就可以看出区别。 从标题来看,从《小学一年生》开始,标题上才出现了汉字「登場」二字,更为低龄的两本杂志上的第一话标题都是假名。而在《小学三年生》的第一话标题《机からとび出したドラえもん》上,其实一个更常见的写法是将「とび」写成汉字「飛び」。即从桌子上一跃而出的哆啦A梦之意。在日本的一些有岔路的小路上,时时能看到「飛出注意」这样的告示牌,意思就是通行时请注意避让从岔路跑出来的儿童或动物(例如奈良鹿)。不过在这里,漫画标题依然写了平假名的「とび」,而「出し」则用了汉字表现,应该是考虑到了三年级学生的识字情况而加以选择的结果。 而从漫画内容来看,《よいこ》(《好孩子》)杂志所收录的第一话从头到尾对话中没有出现一个汉字,画面中在野比妈妈手持的信封上出现了很小的信件汉字(不影响故事阅读);《幼稚園》的第一话里,对话中出现了野比的名字「のび太」,在画面中出现了巨大风筝上的「龍」字以及野比家门牌「野比」两个汉字。之后随着读者年龄层次的增加,漫画中所使用的汉字也多了起来。此外,如上面所说提到的,类似于「タイムマシン」(时间机器)这样来自于英文音译的片假名外来语也进入了人物对话中。 此外,这六个版本的第一话对于所有汉字都有假名注音,这也是日本儿童漫画的一个特点。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这六篇的第一页标题图上,前三篇面向较低龄儿童的版本上,「ドラえもん」(哆啦A梦的名字)的片假名「ド」和「ラ」的上方还注明了其平假名「ど」(do)和「ら」(ra),我想这也应是应该考虑到了小学一年级及以下的孩子可能并不完全掌握片假名的认读的因素吧。 阅读引导的区别 阅读引导,就是指引导读者应从哪一个格子开始阅读,并在接下来阅读哪一个格子。这里就有点奇怪了:在这个六篇第一话里,仅《小学生一年生》的每一个画格的角落被依次编上了1、2、3、4……等的数字引导序号。而对于面向更加低龄的两篇,以及面向较之更为高龄的三篇都没有类似的数字标记引导。 我猜想,是不是因为50年前《哆啦A梦》登场的那个时代,日本小学一年级才开始教授阿拉伯数字的字符——换言之,对于更加低龄的杂志读者来说,他们可能看不懂阿拉伯数字或是无法理解十以上的数字意义;对于更加高龄的杂志读者来说,他们不需要数字引导就能看懂画格顺序了。因此,这样以数字来标明并引导读者阅读顺序的做法才只出现在了《小学一年生》的这一个版本上。 「描き文字」的区别 日本漫画表现的另一个特色,是「描き文字」。简单来说就是为了表现漫画场景的氛围或音效,作者往往会直接把拟声拟态词以漫画化的风格方式「写」在画面上。例如闪电的霹雳、夜晚的静悄悄,或是咚咚的脚步声。或许我们平时阅读漫画的时候并不在意,但其实仔细想想看的话,这应该是一种「非直觉」的画面表现——毕竟在现实世界中,闪电旁边不会有文字,人吱嘎吱嘎地走在木地板上,也不会蹦出文字来。我们读者之所以觉得司空见惯,是因为这是一种日本漫画界——包括作者和读者在内的几乎所有人——的共识,或者说是一种约定俗成。 但是,对于小孩子读者,那就不一定了。一个刚开始阅读漫画的孩子或许真的无法理解为什么夜空中或破旧的地板上会出现奇怪的扭曲文字符号。因此,在这六个版本的《哆啦A梦》第一话中,《よいこ》(《好孩子》)和《幼稚園》的版本是没有任何一处用到「描き文字」的。 篇幅的区别 当然,这六话之间还有许多可比较之处。例如对于情绪符号的使用、场景的选择与切换等等……不胜枚举。最后,让我们来从整体上比较一下每一个版本的篇幅: 《よいこ》(《好孩子》):4页; 《幼稚園》:4页; 《小学一年生》:8页; 《小学二年生》:11页; 《小学三年生》:15页; 《小学四年生》:15页。 很明显,从页数上也可以看出,作者(或者说是杂志编辑?)在设计时,应该是考虑到了不同年龄的孩子阅读的集中注意的耐心长短,而安排了不同的页数篇幅。 漫画发行的复杂性 接下来我想说一下在阅读了这本第0卷之后,我感受到的漫画发行的复杂性。也就是说,漫画最初问世时的发行渠道、版本,与若干年以后作品成名之后乃至是翻译引入国外之后读者们看到的版本,往往是有所不同的。…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