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4 (Page 2)

平庸的巨作——《闪之轨迹Ⅱ》玩后点评(有剧透)

  《闪之轨迹Ⅱ》是日本falcom公司最新出品的RPG游戏。之前我也写过对它前一作《闪之轨迹》的评论,最近刚把这一作通关,于是也来点评一下。 为了避免读者被迫剧透,那么在本文开头我还是简单介绍一下《闪之轨迹Ⅱ》的故事在整个系列中的定位。Falcom《轨迹》系列公司脱胎于《英雄传说》系列,并自成独立的世界观体系,主要作品有以《空之轨迹》三部构成的“福音计划”故事,以及自《零之轨迹》以来至今的四部游戏所构成的“幻焰计划”。本文就是目前已知的“幻焰计划”的最后一部,至于今后是否还会有属于该计划故事的新作,目前官方还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

不美丽的新世界——《来自新世界》读后感

十一长假里把之前买了一直没看的《来自新世界》的小说补完了,虽说是两本厚厚总共1000页的小说,实际读起来仿佛来到了神茜66町以及那个未来的世界。即使是看过了动画小说中那充满想象力的对于未来社会的描写还是吸引我不断阅读下去。丁丁虫翻译的版本读过的人有口皆碑,在这里还是要给翻译点个赞。 若是对文学稍有造诣的读者在看到《来自新世界》的书名的时候很容易联想起三大反乌托邦中赫胥黎的那本《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虽然笔者在看动画版的伊始还没有感受到反乌托邦的主旨,回过头来再读小说版的时候通过充满想象力的描写反乌托邦的主题就显得十分明晰。 《来自新世界》的故事描写了一个千年后的世界,因为千年前人类的战争这个世界遗失了绝大多数的现代科技,在日本的人类以町为集群用水力发电过着原始的乡村生活,不同点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类拥有着名为“咒力”的超能力—— “想象力可以改变一切。” 通过想象力可以发动一切咒力,唯独不允许的就是通过咒力伤害人类,因为“愧死机构”的存在一旦人类对于同类使用咒力便会导致自身的死亡。主角渡边早季在小学“和贵园”与同龄人一起进行掌握咒力的学习,因咒力觉醒较晚早季成为了倒数第二个毕业的学生,在此期间早季偷听到父母担心的话语隐隐知道自己还有一个过世的姐姐、学校最后一名会消失的传说,以及早季毕业后来到完人学校后得知自己是最后一个毕业的事实…… 相信对于“反乌托邦”类题材比较了解的读者看到这里都已经猜到了,好比《美丽新世界》里对于α、β人种的分类,又好比《Psycho-Pass》中对于精神值收到污染的人的逮捕隔离,在《来自新世界》的世界中咒力不能正常发展的儿童则会受到“教育委员会”的剔除。这让小风又想到了10月新番《天使与龙的轮舞》第一话的剧情,在反乌托邦的故事中常有的剧情人类通过某一权利机关集中进行教育和管理,一旦发现思想或能力上的异类就进行剔除,或许人类的社会的发展本来就是如此吧。 其实伴随人类发展的还有不断的战争,主角一行人夏日实习时抓到的一只自走型的图书馆终端拟蓑白则记录了一千年前人类发现咒力之后的血腥战争史。推荐到这里再来讲一下小说中对于未来世界的一些生物的描写,其中不少是因为66町周围咒力泄露而造成变异的生物。即使是看过动画,小说里读到这些生物的时候还是惊叹于作者的想象力,其中不少生物出场时的描写竟让笔者读者有一种厌恶的呕吐感,作者的描写功力可见一斑。Bangumi上有一篇日志对于这些生物做了整理: http://chii.in/blog/44520 《来自新世界》的最另人惊艳的描写莫过于“化鼠”这个种族,关于化鼠名字的来历小说中有详细的介绍。这种身高体型接近人类脸却长得像老鼠的生物,部分长官级别的化鼠却能够精通日语并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主角一行人曾见证了化鼠部落间的战争并赞叹这是现代人类(因为有了咒力)而遗失的古代兵法。而读到化鼠部落间政治理念上的冲突其中一个部落把自己的母亲(类似蜂群中唯一有生育能力的母蜂)软禁并建立的代表委员会的机制的时候,不禁让人觉得其实化鼠更接近我们印象中的人类,而其中的各种政治隐喻则可让人反复咀嚼体会。 故事最后的高潮还要数化鼠向人类发动战争开始,以斯奎拉为首的化鼠以各种战术手段向使用咒力的人类发动的总攻,并伴随着“恶鬼”的出现将人类陷入了被动。“恶鬼”可以不受愧死机构的影响对人类使用咒力,而正常的人类出于愧死机构却不能用咒力对“恶鬼”出手。几百年来为了就是为了防止恶鬼的诞生,在66町中教育委员会和伦理委员会才会严格对儿童进行管理,根据现行的法律只要是有问题的儿童在18岁前都可以进行排除。这场化鼠与人类之间的战争描写的十分惨烈,就算看过动画也强烈推荐一下小说。 另一方面,在战争结束之后早季得知化鼠其实是人类用咒力把那些没有咒力的人类与老鼠基因改造后的物种,那么化鼠到底算不算是人类呢?这是作者全书留给读者最大的疑问,若算是人类的话那为什么意识到化鼠是人类的早季愧死机构没有将她杀死呢?但从之前的种种表现来看,化鼠确实比66町里可以使用咒力的人类相比更接近我们理解中的人类社会。 笔止于此,《来自新世界》留给我们的思考很多,写的再多也都只能算是管中窥豹。“想象力可以改变一切。”就算是看过动画的观众也强烈推荐去补一下小说。

[投稿]随写SAO之艺论

作者:DeathXero7 似有决巢的蚁群在血管中暴动,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新闻素材杂志总是不厌其详地推介着最新的红海信息,学霸舍友总是一边念叨着埃博拉病毒一边玩着《瘟疫公司》,学神舍友一把抓走2DM赠品后更加不知疲倦地刷着《崩坏学园2》,床头柜上垒着没来得及看的名著,书桌上展着没来得及完成的过期征文……一切都似乎应了那句常言:欲求不满导致烦恼。然而我又无法遏止烦恼,我必须在剩余的两百多天里保持对胜利的饥饿感。 既然无法遏止那就派遣吧。上网拷贝了Sword Art Online Ⅱ动画,我逃入了曾慰勉我的桃花源,那个虚拟世界中的虚拟世界。 人呐,面对负面情绪总有一种逃避的本能,身处困境总喜欢放大救命稻草的光华。 第一集震撼了我。 第二集震撼了我。 第三集震撼了我。 然后我去补小说了。 那个熟悉的世界变了。相对前四卷小说而言,GGO篇少了几分少年幻想,多了几分经典SF气息,减了几分浅浮的对话和饱和的福利,加了几分深入的探讨和考究的细节。减减加加,既顺应了新时代的新潮流,又符合了后末日酷冷荒诞的气氛,这着棋不可谓不妙。但即使进步可嘉,渐臻佳境,受类型制约的GGO篇比起一般通俗文学还是low了不只一个层次。而动画作为后来者,既可集众智增改删减,又可借“情报量”、渠道之差异,以多胜寡,以无言胜有言。故质变的根源虽在原作,却功成于改编方。真正触动老饕的,必然是透过冰冷屏幕的温情,真正打动象牙塔建瓴者的,必然是稀释后的民族根性。Sword Art Online Ⅱ动画正是如此,总是流露出若有若无的、不知是否刻意为之的“情怀”。也正是因为这个既高大上又接地气的词语,才成就了Sword Art Online Ⅱ动画中的“Science Art World”。 大刘顽张ってください 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我认为顶级小说与一流小说在审美体验上的差距主要体现在情怀和格调上。格调之高低源自知识经验积累之多少,难修难成,普通人即便打肿脸也未必装得成胖子;而情怀之浓厚多来自生活之体悟,获得途径简单快捷,自拍族、约炮者、广场舞军团皆可修炼。川原砾十年前借鸡下蛋领跑时代,而今动画制作方故技重施欲更上一层楼,不知是厌倦了太落窠臼的风格呢还是把坑挖大挖深留住观众。只是这次“暴走”改写了刀剑神域系列的标签,让本来就不“轻”的轻小说变得更加沉重了。 本只想看看帅气的黑色骑士一次次绝地逢生,本只想看看羸弱的游戏宅男一次又一次地攻略现实与游戏中的各式famale,随着激扬的BGM与空气搏斗,随着空寂的BGM抱膝月下,在幻想世界中卸下压力,然后按下冲水开关,转身洗手开门笑颜对人生。怎奈汽水里掺入了苦咖,遂愿不成反火上浇油,在虚拟世界中被戳中现实的伤口,在昔日温暖的怀抱中被“两肋插刀”。真可谓“人事沧桑,感喟不已”。 本想效仿前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将有限的青春投入最伟大最崇高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只惜时运不骞,在准备阶段便偏逢着这样一个多彩的世界。不仅我静不下心来,周围的舍友、同学、老师乃至广播频道里的各式记者、专家也都无不在泛滥的信息里随波逐流。一切正如英国玄学派诗人约翰·多恩所言,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曾包容了无数隐者逸士的深林,恐怕也迟早会暴露在一轮又一轮的信息轰炸下。到了那时,厌世逆流者又将归去何方呢?

时局将倾覆 少年当如何——《闪之轨迹》玩后感

  《闪之轨迹》是日本falcom公司所出品,脱胎自《英雄传说》系列而以“塞姆利亚大陆”世界观独成一系的《轨迹》系列2013年新作,其中文版于2014年6月发售。由于《轨迹》系列之前的几部作品一直有中文PC版发布,因此这一作尽管目前只有正体中文的PSV/PS3版,但也受到了中国大陆玩家们的广泛关注。以至于我去买PSV TV的时候,电玩店老板说很多人就是为了玩《闪之轨迹》而买的PSV,当然我也算是其中之一。 这几天刚把《闪之轨迹》通关(由于我着重关注故事剧情,因此战斗难度选择了最简单),想来写一篇玩后感。概括来说:   《闪之轨迹》剧情结构简明略显单调,故事节奏循规蹈矩逐个展开,但正赖于此,本作着重人物刻画并十分到位,能充分表现大时代诸多矛盾错丛背景下各人的现状与心意,为续作做了充实的铺垫。如果没有结尾的骑神战的话,我会评价85分,可现在只给80。 详细来评的话,先看看这部作品在整个“塞姆利亚大陆”系列作品故事中的时代定位:最早的《空之轨迹》与《空之轨迹SC》是以利贝尔王国“辉之环”事件为主轴的一个完整故事,对应了剧中的“福音计划”;《空之轨迹the 3rd》以许多个剪报式的回忆小故事,交代了整个大陆上的一个个独立事件,承前启后地将故事线索引向了利贝尔以外的整块西塞姆利亚大陆地区;而该作中提示的“幻焰计划”则一举开启了falcom之后现已发售的《零之轨迹》、《碧之轨迹》、《闪之轨迹》并将延续至今年9月即将发售的《闪之轨迹2》;其中前两作又可视为“克洛斯贝尔自治州篇”,与视为“埃雷波尼亚帝国篇”即已知的《闪之轨迹》两作故事并行推进;“幻焰计划”是否会完结于9月新作目前还不得而知。 说了那么多,有点啰嗦,看一下示意图: 简而言之,《闪之轨迹》是一个至少由四部作品组成的一个完整故事中后半段的开篇之作。 本作的主角是一群就读于埃雷波尼亚帝国“托尔兹军官学院”7班特设班的学生,简而言之是一群以军人为培养目标,但未来就职方向也并不确定的年轻人。与轨迹系列之前作品相比较的话,可以发现一个现象,即主角的身份越来越秩序化:《空之轨迹》的主角是自由正义组织游击士;到了《零》、《碧》两作就成了城市警察;而这一作则是军官学院的学生。 这样秩序化的角色身份设定顺理成章地导致了剧情结构的简明化特征:整个游戏的剧情结构基本上就是7班的众人每个月都会被分为两组到各地实习,然后再回到学院。相比于利贝尔王国篇开篇之作《空之轨迹》里由主角父亲卡西乌斯的失踪起至黑色导力器事件及后来的王国军事变——这可以说是由一条主线串联起来“步步推进”的剧情结构;而本作《闪之轨迹》这样每月到各地实习的剧情尽管有一个故事主题(帝国各方面矛盾日渐汹涌)却没有一个故事主线,因此本作的故事节奏只能说是“逐个展开”,所以缺乏一种生动诱人的连贯性。 但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简明的剧情结构,也让人物的表现彰显了出来。每月一次的实习地几乎都是各位同学的老家,因此方便于在故事中分段集中地逐个描绘角色形象。因此尽管本作一上来给出的主角就是一个班9名同学,相比于系列前作开篇的两名主角(《空之轨迹》)、四名主角(《零之轨迹》)要多上两倍之多,但仰赖于剧情结构安排,角色的性格、身世、角色自身背负着的家庭矛盾、角色互相之间的立场矛盾……这些都能不紧不慢地逐一展现。 我自己觉得出色的人物描绘,比如艾略特自身兴趣与家庭期望的矛盾;劳拉与菲关系的融洽转变。 中间的每个月的实习故事不太好说,若不是时不时地冒出一些轨迹系列前作角色或名词来引诱一下老玩家,或许对于轨迹系列新玩家来说,剧情有时会显得无聊吧? 临近结尾的“第七层”迷宫Boss画面风格意外的酷炫,而之后学园祭的歌曲表演可以说是本作剧情上最浓重精彩的定调之笔。毕竟这一作是学院故事,当然是以日式青春经典的学园祭与后夜祭作为剧情的高潮。但这并不是gal式的高潮,而是RPG式的剧情着墨之处。整个学园祭是发生于帝国内外动乱愈发显著的时局境况下,学生们既需担忧在学院外与家庭家长之间意见分歧的矛盾,又要顾虑在学院内班级同学之间因各自身份立场差异而在动荡的未来将变得难以把握的相互关系。因此可以说,学园祭上的歌,是时代风雨骤临前少年们张扬起的青春之歌,后夜祭上的舞,是国家动荡存亡之际人们心向和平的誓约之舞。有了这样诸多的反差调和,因此《闪之轨迹》学园祭的剧情可以被评价为是写就了整个“幻焰计划”系列故事里十分光辉的一幕。 说一个小想法,关于舞台演唱的安可曲,根据之前剧情的暗示,我原本猜测是帝国民歌《星之所在》或是奥利维尔王子的主题曲《琥珀之爱》,但没想到居然选用了《空之轨迹SC》的结尾曲《I swear》。一开始我不太理解,但后来仔细品味,这场表演连同整个学园祭确实是一份誓言。有所不同的是,《空之轨迹》中的swear是对艾丝蒂尔与约修亚及众人不离不弃的回顾,而《闪之轨迹》的swear则是整部剧情中段凝聚了7班同学对这所军官学院如家一般归属感,并注定要盈握着它奔走四方于时代浪潮的彼此承诺。 本来故事到了这里蛮好可以结束了,接下来就进入动荡时代看《闪之轨迹2》吧。可惜后面还有一段。 吐槽在先,我真不喜欢最后的骑神战,它既不是对青春的歌颂,也不是对人物关系的戏剧化表现。骑神这个谜之机械被摆在了战斗表现的首要位置,结果变成了《神龙斗士》那样的机战片段。我觉得最后这里安排的骑神战,纯粹是对游戏系统新卖点的刻意展示。不仅与本作主题脱节,也与整个轨迹系列“以众人小队的形式展开战斗”相去甚远。如果说骑神战放在小游戏环节那还可以,放在终章实在遗憾。 但排开这个骑神战不谈,《闪之轨迹》结尾还是不错的,甚至于比《零之轨迹》、《碧之轨迹》两部要好。网上有玩家评论说《闪之轨迹》结尾不像那么一回事,因为前几作终章至少都完整或部分地解决了问题,而这一作的结尾什么问题都没解决。我倒不这么认为,其实就系列作品而言,我最不认同的结局是《碧之轨迹》。原因在于《碧之轨迹》最后打完了一个神乎其神的Boss,玩家我本期待应该像《空之轨迹SC》那样来个《I swear》式的大结局,结果出乎意料地被告知故事没完,而且反而陷入了克洛斯贝尔解放战争长达两年的苦难。返观本作《闪之轨迹》,虽然也是一个“未完待续”的中场结局,但整个作品从一开始就不断地揭示出埃雷波尼亚帝国内外深刻的矛盾,因此作为玩家的我进行到了最终章,其实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期待准备,也能够预见到这是一部没有大结局,甚至是没有一个好结局的故事。因而此时我的欣赏角度就从对故事大结局的情节期待,转而成为了对于剧中角色在命运抉择时刻各人如何表现并实现自我的审美期待。 于是,隔着骑神的巨大屏幕,劳拉的那一番话,就成了对黎恩的再一次的承诺,以及黎恩对其自身必要的责任宽恕。 那么,《闪之轨迹2》再见! 附注1:我猜汤马斯教官(戴厚玻璃眼镜片的那位)是星杯骑士,有人加一吗? 附注2:9月份falcom公司的JDK乐团会到台北举办一场轨迹系列10周年纪念演唱会,我会去参加。

天下Aji人是一家,windchaos的秋叶原圣地巡礼

由顺网动漫频道x二次元狂热x圣地巡礼举办,8月12至8月16日为期5天的日本游顺利结束,在短短的5天时间里在在国内圣地巡礼研究者“完蛋了的国王”带领下,圣地巡礼团到访之处包括了池袋乙女Road、浅草寺雷门、江之岛的TariTari与钓球之旅、镰仓灌篮高手OP寻访、秋叶原LoveLive!与命运石之门巡礼、C86首日圣战……满满的行程回国之后发现脚上都走出水泡了。这次的游记,还是先从笔者最喜欢的秋叶原的LoveLive!与命运石之门的圣地巡礼说起。 秋叶原周边具体路线点击 由于本次我们旅行团的根据地在池袋的八王子酒店(酒店旁边就是乙女Road),我们的行程是从池袋站先坐地铁来到了淡路町,在淡路町往前穿过一条马路走到一条小巷,就来到我们这次LoveLive!圣地巡礼的第一站“竹むら”。 果果家实景地竹むら windchaos(左)与Ice阳光君(中)完蛋了的国王(右) 穗乃果家的实景地竹むら,当天过去的时候正好下雨,而且大概是盂兰盆节的关系竹むら并没有开门门口贴了一张关门的告示,也正是由于店主不在我们可以在门口肆无忌惮的拉横幅合影。就在合影的时候还遇到了不少日本的LoveLiver在旁拍照留念,于是笔者亲切地上前与日本LoveLiver交流自己喜欢的角色。 大家还记得这个镜头吗 昌平桥旁的石柱 妮可妮可妮 昌平桥作为μ’s上学的必经之路经常能在各种镜头中看到,比如第二季的第4和第5话以及snow halation那话扫雪后就是从昌平桥跑过去的。最近的动画比如《Rail Wars!》第6话中也出现过昌平桥的镜头。之前也转过日本人做的圣地巡礼各位有兴趣的可以点这里。果然第一次实地过去圣地巡礼拍摄的角度还有很大的提高。 秋叶原同时也是《命运石之门》的实景地,作为一名Labmen自然也顺路巡礼了一下石头门的相关实景地,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安排,El Psy Congroo!从淡路町一路走到秋叶原首先我们经过的是菲利斯喵喵打工的女仆店。 菲利斯打工的女仆店May Queen Nyan 在另一个时间线上就变成拉面店了 路过的时候很可惜时间不够没能进去 路过牛丼店的时候正好肚子饿了一行人进去吃了一顿午饭,可惜电脑如同动画中一样不让使用手机打电话也不让拍照,这一定是SERN的阴谋! 最后一站我们来到的是神田的神田明神神社,神田明神也是LL种非常经典的场所。最著名的莫过于第二季第一话中果果与妮可比赛爬鸟居的阶梯以及果神把雨喊停。我们去巡礼的那天正好下着大雨,就算如此在神社也遇到了不少来圣地巡礼的LoveLiver!于是笔者又亲切的上前与日本LoveLiver!交流自己最喜欢的角色。 这个坡道只要是Aji人一定很熟悉 在坡道下也要妮可妮 神社 第二季第一话躲雨的地方 神社前喊雨停结果雨越喊越大 原文首发地址:http://acg.shunwang.com/2014/0819/71403.shtml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