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1 > October

吃东西时只顾自己不给家人留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道德的事情

                炎热的夏天,即使是天人到处横行的江户时代,也依然能听见蝉鸣的声音,也还是有买不起制冷设备的人家。         “啊,热死了热死了。”即使是抱着电风扇,也缓解不了汗腺的工作效率。说实话,夏天真让人心烦。银时翻着白眼,一脸快晕过去了的表情,口中不时发出颓废的呻吟声。         所以说,就算是万事屋,其实也有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说赚钱。一整天闲在家里的银时,除了坐在电风扇前看电视也确实是无事可做,倒不是说平时工作多忙,但起码可以坐在柏青哥里直到身体虚脱,可今天这么热的天,坐在那么闷的屋子里不到五分钟就会汗流浃背了。         “哎…好热啊…”土方把衣服的领子又向外拽了拽,点烟的手仿佛都有点发抖了。         “既然这么热,你就不要在增加热度了吧。”冲田像往常一样带着眼罩,两手枕在脑后靠在墙上。         “不抽烟的话我坚持不住了。”土方皱起了眉:“说起来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值班啊,害得我比平时流了更多的汗。”土方不放心地瞟了瞟身边的冲田。         冲田动也没动地回答:“山崎拉肚子了,让我顶一下。”把打火机放回衣服口袋的土方没有看见冲田后背的恶魔小翅膀抖了几下。        “话说回来,今天的会议可是很重要的,你不要偷懒啊。”        “我怎么会偷懒呢,再怎么说我也是队长啊,你不信任我可不行啊。”        土方把烟从口中拿出,用手弹了弹烟灰。        我如果不在了的时候你或许更加值得信赖吧。也许是天气太热让人感到疲惫的缘故,土方并没有说出这句话。          银时醒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睡着了。电风扇已经被神乐拿走了,所以身上的汗比睡着之前还要多。眼睛还没有睁开,先随手抓抓头发,挖挖鼻孔,擦擦口水。慢慢睁开眼睛,看见了一地的西瓜皮。         揉揉眼睛,西瓜皮还是在那里。        “啊!!哪来的西瓜啊,小神乐,新八,你们哪里弄到的西瓜啊,你们怎么可以偷吃西瓜,我是怎么教育你们的,人穷不能穷志气啊,怎么可以去偷东西呢,买西瓜的大婶也不容易啊,你们想吃我明天去给你们要一个去啊…”“银桑,是我的姐姐中午的时候送来的,说昨天店里的西瓜剩下了,她就给拿回来了。”新八说道。“就是这样的阿鲁,我们不想吵到银桑睡觉就先吃了,不过我们有给你留了一块哦。”“…还是小神乐好啊…”银时感动的泪流满面,可看见新八端上来的西瓜银时当场暴走了:“这叫什么一块西瓜啊,这种大小连一块西瓜桑的孙子也当不上吧!!!”“谁规定一块是多大了,一块就是一块嘛。”神乐便挖鼻孔边不屑地说道。        “看见就没胃口了。”银时扶着桌子站起来,感到一阵眩晕。“我要出去了。”        “回来的时候带些米吧,家里没米了。”        “还嫌西瓜小啊,有的吃就不错了,真是娇生惯养的大少爷。”        银时冲身后摆了摆手,摇摇晃晃地走出了万事屋。        虽然出来了,可去哪里还不知道啊,外面更热了。        “快追!!”        “往那边跑了!!”        “那边,那边!”        “快追快追!”        新选组的人在大街上追着什么人,像往常一样嚣张跋扈,期间撞翻了一个丸子摊,两个水果摊,一个蔬菜摊,撞翻行人无数。        “诶,发生什么事了?”银时随手抓过一个新选组的成员问道。        大概是看见过银时和他们的头头在一起过吧,那名队员马上就对银时说出了刚才发生的事:幕府高官和天人某国外交大使对某重要协定举行签字仪式,新选组奉命保护。通缉犯桂小太郎和两名攘夷志士冲进会场把天人大师杀害了。上面下令把桂他们追回,不然今天保卫工作的负责人土方副长就得切腹。        “你们这么一群人保卫,怎么让他们三人进去的。”        “呵呵…天太热了,我们轮班去对面的咖啡厅里休息。土方副长和冲田队长好像是睡着了…啊,这个是禁止说的,老板,你就当没听见吧。”队员挠挠头说道。        “啊,懒得管你们。”银时把队员推开,向前面的咖啡厅走过去。        一推开店门,就能感受到冷气扑面而来。银时舒服地颤抖起来。        坐在平时的位置上,用比平时更加要死不活的口气说:“两杯草莓圣代。”哇,还好悄悄留下了一点私房钱啊。        感到有人拉自己的裤子。银时低下头看见桌子下面小小的空间里装着桂和那和无论怎么看都让人非常不爽的诡异外星生物伊丽莎白。啊雷,刚才明明没有人的啊。        “HI,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        “……”        “……”        “……”        “银时,你帮我逃走吧。”        “你自己想办法吧,我的圣代就要上来了。”        “如果你帮我的话,我请你吃十个。”        虽然被打动了,可银时还是有点犹豫要不要放弃现在的两个。        “二十个。”        “好吧。”银时果然没有经得住诱惑。         两个人外加一个伊丽莎白,趁街上的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拼命地跑起来。一路上银时打到两个吃路边摊的新选组队员和野狗一只,醉鬼一名。        “那,后会有期。”桂登上了攘夷志士为他准备好的热气球。        “桂!!”…

暗黑类作品角色之——杀人鬼

          看日本作品较多的读者大概都能发现其中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很多作品中(无论是小说、漫画、动画片或者是电影)都有对人类情感中偏向暗黑类情感的深刻描绘。这其中有对自身的不自信、对杀戮的渴望、对复仇的赞成感或是对某些事物没有边际的执着。         而这些要素常常是我们之所以喜欢这么作品的原因,因为从表面看来,这些作品都可以被划分为猎奇类的作品。因为笔者也很喜欢某些角色的这些特征,所以便以此为主题,打算分类介绍一些这些特征,以及带有这些特征的人物。         笔者首先要介绍的,是在众多作品中出现的,存在感相当强烈的一类人——杀人鬼。           当我们想要了解一个事物的时候,通常,我们首先想要给其下一个定义。那么首先,笔者先介绍一下笔者所谓的暗黑类作品是什么。         基于精神层面的非复仇性无差别杀人,表现无法适应人群心理,虐杀及血腥场面描写,着重描写无理由的破坏和杀人冲动,连续杀人大量杀人猎奇杀人,表现自卑自虐,精神疾病相关,黑帮相关,异教魔鬼崇拜或宗教狂热迷信,人格逐渐黑化。凡包含大量上述描写的作品,基本上都可以包括在暗黑作品的范畴里。当然,无论是小说、漫画还是电影当中,很多类型作品,比如推理作品,心理悬疑作品,恐怖作品,甚至是奇幻作品,都可以算作我们在此讨论的内容。广义上说,哥特文学或墓园诗派也可划归此类。           而此类作品中最为重要的一类角色,其或为主角,或为与主角对立的反派角色(毫无疑问是能够实行连续杀人的智慧型罪犯)。这类角色几乎会在除了以表达主角情绪为主的作品以外的所有暗黑类小说中出现。这种角色最大的特点是——没有感情,即冷血或冷酷。         并非所有连续杀手都是杀人鬼,大多数杀人犯实际上或是患有精神分裂症,妄想症(其症状是幻听:他相信自己受到侮辱或受到伤害,有人想对自己不利;妄想:相信别人的一举一动都是针对他,家人,邻居,同事甚至是国家,单独或是勾结监视他并迫害他;扩大型自杀:又叫慈悲杀人,担心自己死后亲人受苦,在自杀前先把亲人杀死。)或是患有狂热迷信宗教,认为自己是上帝派来拯救人类的,自己所做的都是正确的。或是受到重大打击后疯狂仇恨某一类特定人群等等。原因不同,但相似点是觉得自己是正确的或无法控制自己。      而杀人鬼则和他们完全不同,是各种罪犯中最残忍,最危险的一类,他们的产生或许和前几种没有什么区别,有遗传,大脑发育或是社会家庭方面的诱因,但从结果来说,它和前几种罪犯完全不同。它被称为“反社会型人格障碍”,亦叫做“背德型”或“无情性人格障碍”,其特征是情绪的暴发性,行为的冲动性,对社会对他人冷酷、仇视、缺乏好感相同情心,缺乏责任感,缺乏羞愧悔改之心,不顾社会道德法律准则和一般公认的行为规范,经常发生反社会言行;不能从挫折与惩罚中吸取教训,缺乏焦虑感和罪恶感。它是由德国的皮沙尔特(Prichard)在1835年首先提出的,他指出患者出现本能欲望、兴趣嗜好、性情脾气、道德修养方面的异常改变,但没有智能、认识或推理能力方面的障碍,亦无妄想或幻觉。     这种无道德观念,无恐惧心理,无罪恶感,无真正感情,无悔改之心的心理特点和相对较优秀的智力水平使其成为罪犯中最恐怖的也是最难对付的一类人。他们能在犯罪的过程中始终保持冷静,镇定,面对受害者,他们毫无同情之心,面对凶残的杀人犯,他们毫无惧怕之意,面对警察,他们也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这一方面使警察和道德家大为苦恼,另一方面,他们也获得了不少粉丝和喜爱。虽然这种角色在日本的作品中较为经常地出现,但是在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的作品中叶很多。美国是连环杀手的大国,许多连环杀手被关押在看守森严的监狱里,但每天都会接到很多来信。记者也会给连环杀手出传记,销量也都很好。这也算是一种矛盾吧。不止真实的罪犯,虚构的这种连环杀手也是供不应求,比如《沉默的羔羊》中的汉尼拔就算是这种罪犯。           而在日本的漫画或动画片中,完全没有罪恶感的罪犯也有很多,《多重人格侦探》中的西园伸二,《金田一少年事件簿》里的高远遥一是最典型的代表。(啊~~都是笔者最喜欢的角色啊,话说回来,虽然不算是罪犯,可是西索殿下也很反社会很背德啊……)总之,喜欢重口味作品的的读者应该对这类角色完全不陌生吧。           最后向想看这类作品的大家推荐几部经典作品吧:   美剧:犯罪心理学 小说:戏言系列,临界杀机,沉默的羔羊 漫画:多重人格侦探,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之魔术列车杀人事件  

没有游戏的夜晚

没有游戏的夜晚,只有这个世界依然未变,冷冷看着越长越渺小的我们。 这是上周YD日报阑珊处的文章的标题与结尾,同时也是最近我一直喜欢用来挂Gtalk签名的语句。如果读过那篇文章的话大抵是在感慨人踏上社会之后无法回到儿时那么快乐玩电子游戏的日子。或许阑珊处并非YD日报点击量最高的栏目,确实尔等从小玩游戏看动画如今已经踏上社会工作的一族最能引起共鸣的一个栏目。 今晚和天仓姐吃饭的时候还聊到《游戏人》聊到YD日报,说起YD日报的阑珊处是简化版的游人小说,而游人小说写的是长篇一个完整的故事,阑珊处写的是一个个片段只有经历过那些片段的过往才能引起共鸣。 一直媒体属性的最高境界就是传播文化,从这个角度看最优秀的编辑是那些中二自高且缺爱并希望被这个社会所认同的人们。这类人的文章是从灵魂深处呐喊出自己眼中的世界,文章中有强烈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传播的是一种文化价值和生活理念,而那些能产生共鸣的读者也形成一个圈子一种文化。自己当编辑和撰稿能写出最好的文章也是这样一种状态,从灵魂深处呐喊希望引起这个世界的共鸣。 我一直说自己想写一篇游人小说发表在《游戏人》上,但关于那些游戏那些一起打游戏的同伴的回忆却总是那么多,让我不知从何下笔。哪天我开始下笔的时候或许是我淡出这个圈子不从事ACG行业的时候,或者是我离开现在工作岗位的时候,之前我一个大学的基友这么说过,今天天仓姐也这么说。但无论怎样我想那大概会是我这辈子能写出的最好的文章,因为承载了我太多的回忆以及身边朋友的梦想。 或许有一天我们不再会去玩游戏不再去追新番,但听到那首熟悉的音乐的时候那些回忆还是会在脑海中浮荡。这首我们才会发现游戏已经是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融入了我们的血液、灵魂和DNA中。每当和朋友聊起游戏的时候是最快乐的,那份快乐那份感触那份酸楚那份留恋,只有名为游戏人的一族才最明白。 没有游戏的夜晚,那些关于游戏的记忆在我们脑中萦绕,那些当年一起打游戏讨论攻略秘籍的哥们你们还好吗?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没有游戏的夜晚,只有这个世界依然未变,冷冷看着越长越渺小的我们。但就是如此渺小的我们也能活出自己的精彩,喝着可乐敲打着键盘记录那成长的足迹。 Where there is games,there is dream,forever.

感动于《The Sky Crawlers》

押井守从来都是日本动画界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个被FANS昵称鸭子的矮个男人在1995年推出的《Ghost in the Shell》让全世界为之惊艳,与同年的《EVA》TV版堪称日本动画史上的里程碑。连后来大红大紫的《MATRIX》的导演沃氏兄弟都坦言深受这部动画的影响。押井守一直以“原作粉碎机”和“晦涩难懂”而闻名,他的动画一方面被主流观众认为与原作相比面目全非沉闷难耐且充斥着大量有卖弄嫌疑的说教,一方面又拥有大批对押井式语言无比狂热的粉丝。“与动辄百万人捧场的导演不同,我的作品也就能有 1 万名观众而已,然而100万观众每人看一次,和 1 万名观众每人看100次,同样都是 100万人次。”押井守这段话实在是对他本人作品和FANS的最佳写照。 我就属于后者(当然,我绝对没有狂热到看100次的地步)。在我的心中,《Ghost in the Shell》以及后来的《Innocence》是仅次于《EVA》的存在,典型的押井式说教更是我最为着迷的地方。和庵野痞子一样,鸭子从来都是我行我素的,他从来不对商业妥协,但是又每次都能得到大量资金制作画面精致到令人发指的动画(这点一直让我觉得非常匪夷所思)。大概觉得这样也有点对不起出资方,鸭子这次终于放言要做一回“商业动画”,而且要拍一部给现在年轻人看的电影(结果《The Sky Crawlers》的中文译名的确非常商业甚至于俗不可耐地变成了《空中杀手》)。 《The Sky Crawlers》的原作森博嗣我是早有耳闻的,起因于几年前看过皇明月的漫画《黑猫的三角》,原作就是他。森博嗣以加入理科知识的本格推理而闻名,但是在《黑猫的三角》中,充斥的却是与正统推理南辕北辙的宿命论,无动机的谋杀这种带有荒谬式思考的犯罪,一直让我印象深刻。而担当音乐的,还是鸭子的黄金搭档川井宪次,这位我最喜欢的配乐大师这次在《The Sky Crawlers》的表现堪称经典,尤其是动画的主题,带着川井一贯的大气,同时又有着符合电影主题的淡淡的哀伤和沉重。 声优方面,大制作的剧场版动画启用演员而非专业声优来扛大旗似乎已经是个惯例,一方面有票房方面的考虑,一方面可能也是希望观众能摆脱专业声优带来的既定印象。不过这次我对女主角草薙水素(差点打成了素子……)的配音可说是相当不满,菊地凛子的名字我之前并不熟悉,但是让她蜚声海外的电影《BABEL》是我的最爱之一,但是押井大叔啊,你是不是忘了她在电影里头演的是个聋哑少女啊…… 扯了那么多,终于可以开始谈动画本身了。虽然动画一开场就是一段让人目眩的空战场面,颇有几分商业动画的架势。但是接着看下去之后就发现,鸭子还是那个鸭子,即使说要做“商业动画”,做的也是“鸭子式的商业动画”(笑)。动画本身的世界观设定带着另类的乌托邦色彩,这是一个已经取得了永久和平的世界,不存在战争。由两家战争承包公司上演战争秀,满足人们体验战争的欲望。战争秀的目的是通过游戏让人们认识战争的残酷,从而避免现实中的战争。虽然是做秀,但用的都是真枪实弹,当然也伴随有死亡,而这些战争秀则由“永恒之子”驾驶战斗机进行。故事,就从一个永恒之子函南优一的到任开始。这些步入青春期后就不再成长的所谓“永恒之子”的真正悲哀,我到影片最后的半小时才了解到。 电影的前大半部分一直都处于平缓的节奏,除了偶尔秀几场空战来刺激一下观众的神经,其他都是平淡如水的日常生活描写。但是高明的鸭子就在这些看似沉闷的描写中埋下了无数细节的伏笔,例如函南那个点烟的方式,例如草薙和函南之间若有若无的情愫,例如众人对函南的前任栗田仁郎的暧昧隐瞒,例如草薙杀死栗田的传言,例如函南对之前经历记忆的模糊,例如汤田川折报纸的手势,例如草薙面对一般人施与的廉价同情的愤怒,例如函南每次经过餐馆门口时对那个老人的注目,例如草薙那个神秘的女儿,例如草薙对Teacher的执着,和他们两人极其隐晦的H(笑)。 这所有的一切,在那场让人大呼过瘾的双方大会战之后逐渐爆发。首先是草薙一言道破Teacher这个不可战胜的存在的意义:“在此时此刻,战争正在某个地方进行着,这样的现实感是维系人类社会存在的要素。要理解战争,光靠书上的历史是不行的。需要真的有人死于战争,每天在媒体上传播这样的新闻,只有这样,人们才能时刻告诫自己战争是残酷的,才会真心维护和平。即使是游戏,也需要规则,比如绝对无法战胜的敌人。”这就是Teacher。“击落Teacher之后,有什么会改变吗?”函南这样问道,而草薙并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但是之后合田的出现,让函南自己找到了答案。这个和已经战死的汤田川有着相似容颜的永恒之子,在函南的面前用着和汤田川一样的动作折叠着报纸。这一刻,函南恍然大悟。 之后三矢的自白道出了永恒之子的一切真相,作为战争道具的他们无法迎来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即使身体战死,人格也会被移植到新的身体,在保留战斗技术和基本常识的前提下,以空白的记忆开始再一次的人生,直到再次战死。每一次的生命都重复着相同的事情,永恒之子正如他们的名字一般,永远都处于这种无尽的轮回当中。到现在,之前的暧昧不清终于有了答案,函南就是栗田,这个被草薙杀死,但是又被草薙深爱着的男人。 电影的高潮在于函南和草薙两人的对峙。已经对这种生存状态无比厌倦的草薙一心求死,函南用一个拥抱阻止了她,“你要活下去,在求得什么改变之前”,在这个整部电影最让人感动的场景当中,草薙第一次卸下了她冰冷的面具,尽情痛哭。 《The Sky Crawlers》的主题,与其说是战争与和平,不如说是轮回和打破轮回。这个主题其实已经被日本动画用烂了,但是鸭子的处理让这部动画有着别样的感动。“即使是走过无数次的路,也能走到从未踏足的地方,正因为是走过无数次的路,景色才会变化万千。这样还不满足吗?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不满足吗?”在这番自问自答的喃喃自语之后,函南发起了对Teacher的挑战。这个在电影中一直只闻其名只见其机但就是不见其人的神一般的男人,对于“永恒之子”来说,就是规则一般的存在,要打破轮回,就必须打败他。但是这次主角威能并没能发挥作用,函南失败了。草薙在久等之后知道他已经不会再回来,平静地转身离开。 但是函南的死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他没能打破轮回,但是他求得了改变,他用自己的死唤醒了草薙已死的心,这本身就是一种改变。因此草薙能在得知函南已死之后平静的离开,因为她知道,重逢就在不久之后的将来。 果然,重逢很快就到来了,就在绚香演唱的ED之后(笑)。还是那个点烟的手势,还是那个折断火柴的习惯。面对重生的函南,草薙露出了绝不放弃的眼神。只要不放弃,就还有希望;只要心存希望,总有一天能求得改变。这或许就是押井想传达给年轻人的话吧。    

all about I’S

作者:Afterdark 很久很久没有写过漫评了,主要是因为和自己对胃口的作品很少,而自己看过漫画的更加少,所以一直没有写漫评的习惯。当今自己喜欢的漫画家也没有几个,数出来都行:小畑健,TONY(如果他也算的话),CLAMP,高桥留美子,井上雄彦,黑岩善宏,河下水希,还有伊藤润二也可以,最后就是这次要讲的大神——桂正和。其实桂正和的名字对于80年代出生的宅人来说并不陌生,当年一部《电影少女》红遍日本,中国估计也受到相当的影响。我之所以叫他大神其中一个原因是他是日本为数极少的没有当过漫画家助手的漫画家。这点令人钦佩。 说来惭愧,我接触大神的第一部作品是《ZETMAN(超魔人)》,这已经是比较后的了,当然我也知道他有《电影少女》和《I’S》这些神作,但是因为懒所以都没有去看。某天我哥看完了《I’S》之后来跟我讲,在他的鼓动之下,我就看起了《I’S》。 桂正和的作品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情色度较高,几乎所有作品都是,但其中情感描写十分细腻。 自1997年(第19期)至2000年(第24期)间在少年JUMP周刊上连载。众所周知,上世纪末的中国宅都是很寂寞的,一来互联网热潮还没有来到,想看漫画只能到漫画屋一本一本买中翻单行本,当时漫画屋也是被打压得比较悲剧,数量也不多,所以想追完一部漫画是很不容易的。 《I’S》的男主角叫濑户一贵,从高中开学起暗恋上了同班的苇月伊织,而苇月伊织是个经常参加戏剧社活动的女孩,甚至在学校里有后援会。本来这是个普通恋爱故事,男主女主开开玩笑打打闹,但是,特别的是这个男主角将会遇到5个名字里有I的女生,而且都会发生某种关系,所以这个故事变成了六国大封相的漫画版(夸张而已)。 本来两人无联系,但是因为欢迎新生节目被抽成委员(超幸运)而在一起准备节目,好玩的是,男主角有做的和想的相反的心理,所以表面上对伊织十分冷漠。其中也发生了一些学生偷窥伊织换衣的事件,男主角和寺谷出面帮助,伊织才得救。男主角和伊织的关系也迅速热化。 男主角青梅竹马逸姬回到日本追求他,伊织以为一贵所爱是逸姬,在各种误会之下,一贵向逸姬表白,但他们约会中途发生了一贵勇救伊织事件,逸姬认为一贵最爱的人仍是伊织,于是离开了日本。 在一次温泉旅游的时候,一贵遇到了矶崎泉,而且发生了一贵被寺谷作弄而误入女汤的事件而被伊织鄙视,虽然最后误会消除,但矶崎泉认为她与一贵是命中注定于是展开了猛烈的追求,但是一贵认定伊织是最终目标,将泉一拒再拒。 在平安夜一贵和伊织互相表白,原来两人一直爱着对方,于是双双结束高中三年的单恋。伊织也被艺能公司看中。 一贵考不上大学,搬出了家自己住,隔壁的邻居是长得非常像伊织的麻生蓝子。一贵和伊织的见面也日渐减少,最后因为各种误会暂时断绝了联系。同时一贵和蓝子的关系也在这个时候升温。 艺能公司的人希望一贵能和伊织分手,一贵最终违心地说出了分手的话,而蓝子刚好杀到,一贵还是给他发了好人卡,因为他最爱并不是她。 伊织公演的一天,一贵为了保护她和网络变态打起来,最后脑部受伤,没有醒来,处于高中时代的梦境,和伊织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一贵的朋友要伊织叫醒他,最终一通爱的电话把一贵叫醒了,其实伊织一早打算公演结束后退出艺能界回到一贵身边。 最后,大团圆结局。 我喜欢这部作品的原因是因为经常有福利(大雾)。 其实现在想起来,宅了这些年,无意中会想起如《I’S》这些作品,在肉番横行的如今,我觉得这样的作品更弥足珍贵,只是这种简单的剧情,简单的人物关系,没有人渣,没有黑化,只有那份单纯的感动。再看这部作品,仿佛又将我带到21世纪初,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年代,那个还没有互联网、智能手机的年代。我想一直追一部漫画的人在它完结的时候都会有一份感动的,自己伴随着里面的人物欢笑和悲伤,伴随着中二的男主角成长,发型也从冬菇头不断变化,里面的感情难以言语。 PS:I’S这个名字的由来漫画命名为I”s,原因一是四个主要人物的名字都以日文的“い”(罗马拼音为“I”)开头(第五个人物麻生蓝子的“い”是名字第2个假名),以字母“s”表示复数之意;二是伊织在与一贵的第一次合作中,把他们的两人小团体命名为I”s。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