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Author: yuri

论乌托邦的倒掉 ——解读《Psycho-Pass》与《自新世界》的反乌托邦精神

论乌托邦的倒掉 ——解读《Psycho-Pass》与《自新世界》的反乌托邦精神 ACG——反乌托邦载体的现代形式 乌托邦(utopia)这个词,来源于莫尔的作品《乌托邦》(虽然原名是《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既有益又有趣的金书》),原本只是一个理想中的小岛的名字,在希腊语当中,”u”指“不”,topia意为地方,而英语读音的utopia,又和Eutopia同音,在希腊语中,”Eu”意为“好”。从语源可以看出,乌托邦指的是对尚不存在、而又十分美好的事物的追求,既是一种类似空想的脑补,又蕴含着人类对于未来的期盼。 ACG,首先作为成熟的消费艺术形式,自然不可能忽略乌托邦这种可以说伴随着人类发展而一直存在的创作题材;其次,ACG毕竟是脱离了三次元现实束缚的艺术载体,其幻想的深度与广度都与传统艺术载体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说,每部ACG作品都塑造了一个乌托邦。无论是IS那种YY味道很浓的不知道为啥就成名作之壁的后宫作品,还是《命运石之门》这样带些科幻意味的作品,就算是《欢迎加入NHK!》这种现实味很浓的脱宅作,有了小岬这样理想性的角色就业在一定意义上仍旧是一种乌托邦。 那么,为何美好的乌托邦会被异化为反乌托邦呢? 在乌托邦的经典著作柏拉图的《理想国》和莫尔的《乌托邦》中,都描绘了一种高度控制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人们改变了他们的行为,或者说由于强加于他们的约束迫使他们改变了他们的行为方式以达到某种整体的稳固。”这种乌托邦规划了社会制度、思想观念、道德标准和日常生活和行为的方方面面,精确而又事无巨细,体现了社会非自由和反人性的一面。乌托邦的这些局限导致了实践的失误、失败,削弱了乌托邦的影响,也为反乌托邦主义的出现埋下伏笔。 另外,二十世纪工业革命所导致的近代工业文明的发展不但使人类的生活状况起到了根本的改变,同时也异化了理性的精神。理性精神被异化为只注重工具理性和科技理性,个人沦为国家和集体的附庸,这一切使人类进入了一个信仰全面危机的时代。人们在质疑和反叛这种理性所构筑起来的社会精神的同时,也质疑由于高度的社会制度化所带来的僵化和教条。这直接引起西方近代理性主义文化价值观的反叛,出现了反传统文化、反教条主义的未来主义、表现主义、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等非理性主义的思潮。 由此,大量的反乌托邦作品,比如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农庄》与《1984》,阿道司•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还有扎米亚京的《我们》纷纷涌现,对人类的理想社会形态提出了质疑。具有艺术魅力的ACG作品,很多也对于作品世界观提出了道德、情感、伦理上的质疑。而本文想讨论的反乌托邦精神,并不像广义的乌托邦那样包罗众多的ACG作品,本文将反乌托邦限定在社会结构层面上的反乌托邦,以期分析ACG作品的现实意义。 说到反乌托邦性质的ACG作品,很多人第一反应自然是《攻壳机动队》。攻壳在反乌托邦上达到的成就是无可非议的,无论是世界观的完整度还是戏剧冲突在社会层面上的深度探索都是上乘之作。本文不想献丑,于是选择了不久之前完结的两部典型反乌托邦作品《自新世界》与《Psycho-pass》来分析。 乌托邦社会的构建 《自新世界》——个人能力被扩大的社会 自新世界当中的神栖66町乍看起来在ACG作品中是一个十分普通的社会,优美的村庄以及纯真的孩子使整个村子显得十分美好与普通。村子中建筑的形态也很容易令人联想起一个古老的,拥有超能力或是魔法的社会。在设定上确是如此,村中的人们都拥有“咒力”这样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可以根据自己的意识操纵来进行各种常人不可能的操作。即使是开头伏笔性的第一个PK综合症患者的影像也未能让我否定这个社会的美好。 以超能力者为社会基本构成的设定,无限扩大了社会个体的个人能力。这对于个人来说,的确是一个理想上的社会,能力超越了自身身体的限制,改变世界成了十分简单的一件事,尤其是对于中二期的观众来说,这点尤其诱人。 《Psycho-pass》——个人天赋被肯定、缺陷个体被及早防治的社会 乍一看《Psycho-pass》和《攻壳机动队》的设定非常相像,高度发达的网络,极其先进的科学技术,一个高科技执法团体。Psycho-pass中也确有通过网络搜查的例子。然而《攻壳机动队》当中网络型社会是一种分散性的社会,虽然有政府势力在其中暗暗作梗,但其社会结构大体上是无中心的拓扑结构,每个社会个体是松散的,这与当今互联网的基本结构十分相似。与此相反,《Psycho-pass》中的社会是高度中心化的,完全围绕着巫女系统而构建的。每个人的自我实现,乃至于生杀大权,都集中在巫女系统上。在这点上,《Psycho-pass》更像是那几部经典反乌托邦文学中的乌托邦社会,好比《1984》中以老大哥为中心的社会结构。 《Psycho-pass》的乌托邦性质是不言而喻的:撇开高度发达的科技水平不谈,巫女系统的才能判断就是一个非常理想性的社会功能。根据才能安排适合的工作,无疑是古今不得意人才的夙愿。而巫女系统另一项重要的作用,即是通过分布在各处的传感器,探测居民的犯罪指数(即Psycho-pass),从而将有犯罪可能性的人在犯罪之前及早从社会中剔除。表明上看,《Psycho-pass》的世界绝对是一个标准的乌托邦,居民在巫女系统的恩惠下,能根据自身才能自我实现,同时也能生活在大体上稳定的社会环境中。 乌托邦的异化 《自新世界》——个人能力被惧怕的世界 虽说人人拥有超能力的社会很诱人,但是在每个人的个人能力都能轻易杀死大量社会成员,或破坏社会基本构成的设定下,正常社会结构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除非有心理上的控制或者更强者的限制。在现实社会中,限制个人能力的拘束器是国家强制力;而在《自新世界》的背景下,人类的数量少之又少,而咒力的破坏力又大大高于防御功能,显然不能简单地使用暴力强制力来保证社会稳定,否则人类数量将会急剧减少。 针对这个情况,《自新世界》的人们给出的方案是愧死机构。修改DNA片段以完全禁止人类攻击同类,攻击同类并致死的将被自身力量杀死,并不需要大量的国家强制力,且此限制是可遗传、不可被修改的。这样的设置本身并不会产生过多的问题,纵使有,也只是在伦理上人类自我认知的冲突。然而再严密的防御总归有漏洞:《自新世界》中有两种人类会无视此DNA修改伤害到同类——业魔与恶鬼。业魔会不自觉地泄漏大量的咒力,从而极度扭曲周边的环境,在无法控制的状态下杀死同类;恶鬼则是富有极强攻击性而又不受愧死机构限制的人类的代称。 仅仅是为了防止这两种人的出现,新世界的人类便将这理想中的社会异化为极为恐怖的极权社会(至少对于17岁以下的人来说)。 心理暗示:催眠植入“真言”作为限制青少年施展咒力的手段,以在方便时随时夺去青少年的咒力。咒力在设定上看来是在一定年龄的时候自然拥有的,并不是真言所赐予的,真言是惧怕孩子们能力的大人们强行施加的枷锁。这似乎与在《美丽新世界》描写中被广泛利用的催眠与精神麻醉剂极其相似,只是自新世界的人类是限制孩子们的能力,美丽新世界的统治阶级是在限制人民的反抗意识。 缺陷个体销毁:相信大家都记得第一集就领便当的天野丽子、被暗示的早季姐姐的死亡,以及后来变成业魔而自杀的瞬。如果说瞬因咒力泄漏而被迫自杀是被逼无奈,那么天野丽子因咒力控制不佳而被处分与早季姐姐因近视而被处分在正常人看来则显得极端惨无人道。这种消除缺陷体的方式与《美丽新世界》中基因分拣的方式有相似之处,前者是无视缺陷者的生存权,仅是因为惧怕咒力控制不佳导致的无意伤害以及近视造成的愧死机构失效,后者是将基因缺陷者打入社会最下层,仅能从事最低等的工作,剥夺了缺陷者的自我实现权与选择权。 记忆修改:虽然说大家都记得天野丽子与瞬,然而故事主人公们显然是不记得的,早季虽然能勉强回忆起瞬,但并记不起脸,且似乎瞬的形象已经成为了早季内心的一个投射,应该是表明记忆被抹消后潜意识中留下的印象。滥用记忆操作,这毋庸置疑地剥夺了青少年的人权。 很明显地,自新世界的成人们为了自身的安全,对17岁以下少年的身心均施加了毫无人性的控制。这个世界对于孩子们来说,毋庸置疑是一个反乌托邦,也只有一班的学生被作为试验品而减少了洗脑的强度,从而能发现大部分的真相。 故事的副标题:对抗伪神,似乎讲的是主角一行人渐渐发现真相,对抗伪神式的社会制度的故事,然而化鼠的存在以及最后一话的惊人发言,则令人恍然大悟——这伪神乃是拥有咒力的人类。 从最终化鼠的呐喊以及后来的DNA比较得知,化鼠乃是没有咒力的人类,被有咒力的人强行改造成低等的鼠类生物以防止愧死机构给咒力拥有者带来的不利因素,且可以简单地使唤强大的劳动力。从一开始,对于正常人类,也就是化鼠来讲,这就不是一个乌托邦。化鼠们被随意屠杀,干着最低等的活,且称呼拥有咒力的人类“神”。作者极具想象力地将经典反乌托邦作品中统治阶级与底层劳动人民之间的阶级分野想象为人类与化鼠之间的物种分野,大大强调了此类乌托邦社会的畸形。观众之前一直是跟着主角的步伐,发现这个乌托邦社会种种令人发指的秘密,从而对于超能力乌托邦社会产生质疑,然而最后化鼠反抗人类失败使许多观众将化鼠投影为了自己这样的普通人类,深化了反乌托邦的悲剧性质。 《Psycho-pass》——纯理性主义的社会 巫女系统在给日本社会带来巨大益处的同时,其运作造成了一系列令人深思的伦理问题。 人才选定与分类歧视:无论是从女主同学对女主的羡慕,还是从头盔被发明后心理数值不正常的人们对正常人的疯狂报复来看,巫女系统判定才能的优点恰恰成为了它的缺点。当各人的才能没能被完全探明而数值化的时候,天分不足的人们可以相信勤奋能改变命运,恰如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给予非贵族的人群以机会跻身官场。然而巫女系统的出现破坏了天分不足的居民的希望,他们只能接受系统指定的工作。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种族隔离,通过才能和心理素质分拣人类,尽管似乎提高了社会的总体效率,却将先天不足的居民彻底划归成了“贱民”。和《美丽新世界》与《1984》相似,《Psycho-pass》的社会定死了居民的社会阶级,尽管巫女系统并不是为了某个特定的利益集团服务,但这样的乌托邦社会是两歧而不能自持的,必将如后来剧情所示,异化为反乌托邦。 纯理性主义衡量感情:巫女系统的另一项作用——判断居民犯罪的可能性,是以将居民心理负面因素反映出来的生理现象量化决定的。和测谎仪相似,巫女系统对于居民心理的判断受制于生理表现,也难免会出现像槙岛圣护这样的特异体质。然而细想发现,既然各人对于自身的负面心理外在表现并不相同,那么巫女系统便很容易出现误判或者误差。撇开这个不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想被巫女系统判断为Psycho-pass值超标就不能让自己的心理有波动,换而言之,居民愤怒、绝望之类带有排他性的情感被剥夺了。对于任何事情冷眼旁观成为了最好的自保手段,这就出现了头盔事件中冷眼旁观的人们。再者,外界的突然刺激无疑会大幅度改变个人的内心状态,在被人施以暴力的时候难免会产生负面情绪。正是由于这种纯理性的心理判断,造成了头盔事件中无比讽刺的一幕——巡查机器人警告被害人情绪不正常,而对正在施凶的犯人却熟视无睹。同时,槙岛圣护的免罪体质也使唯一的执法杀伤性武器——Dominator无效。编剧借船原雪被槙岛圣护在女主面前杀死的剧情强烈地强化了理性主义衡量犯罪与感性衡量犯罪的戏剧冲突。感性上非常明显的犯罪行为,在所谓纯理性的系统的判断下被认为是无罪的,这既充分反映了整个系统的漏洞及对这个乌托邦的彻底否定,又暗暗象征了编剧对理性主义社会的怀疑。 个人成为系统的附庸:许多反乌托邦作品中,乌托邦社会除了等级森严这一特点外,还有高度中心化、结构化的特征——人类不再作为独立个体存在,而是因乌托邦社会的高度社会性被异化为社会中的一个个零件。Psycho-pass的世界便是这种结构化的典型。同样是在头盔事件中,行凶者仅因为未持有管制武器且心理数值正常而被所有其他人认为是安全的,从而直接造成了行凶者的肆无忌惮。同样的,在工蜂生产基地中,总有一个人必须扮演众人的出气包,以降低整体心理压力。在这两个例子中,人类已经失去了其独立判断力,沦为依附为系统上的,仅仅提供本职服务的工具。高度专业化、产业化的社会自然可以提高社会整体效率,然而人类异化为机器系统的一部分,则是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与许多高度中心化的反乌托邦社会一样,Psycho-pass中社会的中心——巫女系统本身,也是值得质疑的。《V字仇杀队》中元首苏特勒虽然被塑造为一个完美的形象,他却是以令人发指的手段坐上的元首交椅。Psycho-pass中的女巫系统,因设定在科幻背景下,从传统反乌托邦作品中恶人领袖中抽象出来,被描述为多个杀人魔的思维集合。因此,整个纯理性社会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玩笑,整个系统是基于非理性主义——拥有俯视众生情感的杀人魔大脑的集合——建立的,然而这个系统却伪装为纯理性主义的机械,欺骗性地给予居民以主观上的公正。编剧在这里同时否定了纯理性社会与非理性社会,对于人类社会的走向提出了疑问和思考。 反乌托邦作品的现实意义 《自新世界》——人类的自大与自卑 自新世界中充满了各种奇怪的生物,一开始给人的印象是因为异世界设定所致,而及潜入东京的剧情才发现,这些奇怪的生物乃人类泄漏的咒力所致。东京恶劣的情况不禁让人想起了《生化危机》。私以为咒力似乎就是影射着人类所掌握的科学力,人类为自己拥有的力量而无比自大,扭曲了环境,扭曲了无力量的人类。同时又无比惧怕自己的力量,不断残杀同类的幼体以防止过大力量造成的毁灭。这正印证着人类面临的困境——科学在被大规模滥用后对环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同时人类又在无比惧怕自己所制造的东西,比如核弹及生化武器。 值得注意的是,早季在完全知晓新世界的真相后,并没有打破这个社会结构,而是继续遵守着这样一个扭曲的社会规则。这是他们生存的必须。反乌托邦最大的悲剧性常常在于虽然知道乌托邦社会的种种漏洞,却无法轻易地改变这样的社会结构,因为改变意味着混乱,意味着可能的物种毁灭。 《Psycho-pass》——理性社会的异化 Psycho-pass的世界虽然被设定在未来,然而与现代社会有大量的相似点。 人类依附于机器:正如剧中泉宫寺丰久所说,人类在高科技的影响下或多或少地义体化了——人依附于网络、依附于手机与电脑。撇开网络成瘾者不谈,人类的大部分活动或多或少地依靠于网络,或者最简单的,依靠于发电机。在这种意义上,人类也成为了机器的一部分,离开了机器人类并不能以原有姿态生存。人类被工具理性和科技理性束缚于科技之上。这正与Psycho-pass中居民依附于巫女系统工作、生活、感觉甚至变化心情这样一种病态社会呈五十步与百步的关系。这本是赛博朋克的思想,在《攻壳机动队》中就被讨论得很多了。 人类依附于体制:在《肖申克的救赎》中注意到一个词“体制化”(“institutionalized”),虽然在原作中指囚犯在监狱中呆了过久时间之后对于外界生活的不适应,我认为用来形容当下的人类状态并不为过。与Psycho-pass中居民紧紧依附与巫女系统所指定的社会位置相似,当下的人类也被固定在所处的阶级上。若巫女系统崩溃,Psycho-pass居民将乱作一团,仅以头盔被批量生产后的社会大规模暴力事件为例,这也是为什么最终女主选择了维持巫女系统的统治;而若目前人类经济格局崩溃,势必造成大规模的暴乱。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人类被体制固定了,无论是在《Psycho-pass》中还是在现实社会中。 总结 乌托邦总是脱胎于现实社会,就如同ACG作品总要从生活真实提炼出艺术真实,ACG作品中的反乌托邦精神无疑给观众幻想的同时,反思幻想的局限性,从而得出人类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缺憾。这,也是ACG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所必须达到的精神高度。

ACG批评2012动画拾遗

2012年过去了,说来ACG批评在2012年里关于新番动画相关的文章并不多,于是年末找来ACG批评的各个作者各来推荐几部自己这一年里喜欢的动画。有些动画可能很小众冷门,有些动画可能当初看了3话之后就很多人弃番了。若读了这篇文章之后会让你产生想补一下某部动画的冲动的话,那么我们会很高兴。   windchaos推荐的动画:向银河开球、暴力宇宙海贼、AKB0048、鲁邦三世、侦探歌剧 虽然每季都保持这10部以上的追番量,但其实2012年自己认真去看去考据的动画真不多,跨年的里面《偶像大师》和《Persona4》算是两部,去年10月的《歌牌情缘》也算是看的纠结,《灼眼的夏娜》动画完结好像也就这么回事情,一些热门动画也就《中二病》自己中毒比较深,《冰果》自己感觉不是很合自己胃口。川原砾老师的两部网游大作《加速世界》和《刀剑神域》前者喜欢原作更多一些,后者是一部商业化很成功的作品但自己却并没过多感悟。最后纠结了很久决定选出这几部作品来推荐一下,都是些自己觉得很不错但是比较冷门的作品。 向银河开球 对于我来说每周都需要有一部动画能补充自己的燃度和正能量,2012年又没什么好的棒球番,《食梦者》第三季又还没到一路燃到底的节奏,于是《向银河开球》这部足球翻就成了我每周补充正能量的武器。如果有喜欢隔壁《樱花庄的宠物女孩》的话,应该有被七海时不时关西腔的声线萌到的吧,七海的声优中津真莉子在《向银河开球》担当女主的声优,而且全程很萌的关西腔哦!光是这条理由就能吸引很多人了吧。 作为一部足球番《向银河开球》走的是真实系路线,比起《闪电十一人》这样的超级系自己还是觉得真实系更加励志一些。和一些学园背景的运动番一样故事不外乎从主角开始寻找队友组队说起,故事一路都充满着正能量并且就算一话话追感觉节奏也丝毫不拖沓,如果一口气补的话想必更加爽快。 另外作为一部运动番可以说队里所有人都个性十足,而且还有踢足球的单马尾关西腔萌妹子!剧透下胖妹子最后还减肥成功变成了白富美!太励志了!足球的部分很爽快,非足球部分各个角色的性格也展现的淋漓尽致。总之是一部小众但十分出色的作品,喜欢运动番的不容错过! 恋爱随意链接 虽然之前受了整人事件的负面影响,又有大沼心的负面加成,但不得不承认《恋爱随意链接》是2012年可以排进前3的动画。社团里面3女2男怎么看设定都是一部令人纠结的多角恋感情番,又加入了交换身体、解放欲望、记忆回溯、情感相连这样的设定,光看设定就能想到有多么纠结了。《恋爱随意链接》对于角色性格的刻画已经不单单用立体形象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了,通过特异现象展开剧情,不能挖掘角色表面形象下面的内心世界和里人格,有挣扎有抵抗,有友情有爱情。短短17话一次又一次打破观众对于原有角色的形象认知,直到最后对角色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恋爱随意链接》的声优表现也不得不提,特别是第一个事件互相交换身体的时候,声优们用角色原有的声线去表现交换者的语气,实在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又比如最后的情感相连的时候内心独白的声线,各种暴走把角色内心刻画的淋漓尽致,还有动画中大段大段的吵架剧情看得实在让人揪心。元旦4话联播一口气看完最终篇,看得都有些心律不齐了,一会停住呼吸一会心跳加速,仿佛自己的内心也和这5人相连了一样。 暴力宇宙海贼 一部正统的SF作品,尤其在这两年缺少正统SF作品的年代难能可贵,动画的监督是那个做过宇宙战舰系列的佐藤龙雄。作为一部半年番开头稍慢的节奏在2012年的1月番中并不亮眼,相信很多人跟笔者一样也都是看到S1上的高评价之后事后才补的。硬科幻宇宙题材,加上海贼団以及学校中各式各样的萌妹子,略凶残的CV阵容,是一部很适合完结后补完的作品。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动画的主题曲由最近当红的5人女子组合ももいろクローバー演唱,小风也是通过这部动画开始萌这个组合的。 AKB0048 这是2012年一部饱受争议的作品,评价两极分化相当严重,在bangumi上总分仅有6.4的超低分,你可以找出很多理由来黑这部作品,反之亦然。河森正治x平池芳正x岡田麿里的梦幻组合,河森正治拿手的银河歌姬边唱歌边打飞机,平池芳正擅长的《百变之星》般的角色成长刻画,岡田麿里擅长的细腻情感描写都在这部动画中有所展现,这也是我极力推荐这部动画的原因。 S1有句黑话叫“一旦接受这个设定的话”,AKB0048就是一部一旦你接受了这个人设和世界观设定就会看得津津有味的动画。举动画里面的一个例子,某人握手会上被人黑然后握手会被袭击女主们开始唱歌打飞机,某人救下那个黑她的歌迷对他说我救你是因为你是我第一个黑子,然后一群AKB脑残粉拿着荧光棒一边WOTA艺一边战斗……如果你能接受这个设定的话真的是一部不错的动画。 另外扯一下冈田女士,之前S1上看到有人说AKB0048和BRS是冈田的巅峰作品结果被喷死,作为一个冈田蜜觉得这两部如果认真去看的话可以感受到冈田对小女生之间的情感刻画不说是巅峰但这两部处理的确实很不错,尤其是在有不错的音乐的配合下冈田细腻的脚本体现的淋漓尽致。 鲁邦三世 沢城女王版的峰不二子!追这部光这个理由就够了!发现自己又推荐了一部有岡田麿里参与脚本的作品,呵呵。不知道有多少人跟笔者一样看了开头就被这黑白风格宛如70年代B级片电影感觉的画风所吸引!充满情色感觉不停在露点的OP把峰不二子成熟女性的魅力展露无遗,而沢城女王入耳边耳语般的低吟声真是OP看一遍石更一次! 看这部动画就有种看70年代007电影的感觉,还是沢城吹替版!当然峰不二子比那些花瓶女郎性格要丰满的多,动画通过一个个单元剧直到最后揭示出峰不二子的身世,个中感情变化时沢城声线的处理是一大看点,另外每话中峰不二子露点的镜头也是各位大叔们喜闻乐见的场景。 侦探歌剧二期 侦探歌剧大抵是和光美系列一样对岸很火但国内却不是很流行的动画,作为不怎么喜欢看搞笑番的笔者这部和男子高生大概是2012年最喜欢的搞笑动画之二。可以说侦探歌剧才是节操社上半年的良心番(下半年是樱花庄),这是一部用梗堆出来的动画,若不是选个好点的字幕组会错过很多笑点,也让这成为了一部评判宅是否深度的作品。 当然就算看不懂这么多梗光是看四傻侦探卖傻也是件很欢乐的事情,当然别忘了那个别叫我小衣的IQ已经突破天元的角色。洗脑般的电波OP现在我还留着当手机铃声用,看完卖傻版再看智商正常版的OVA实在不习惯,还是卖傻比较有意思。   unknown推荐的动画:TARI TARI、在那盛夏等待 TARI TARI 一个很平常的早晨即景,一个日本常见的平常的街道。 然后一个沐浴晨光的茂盛森林里,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女正骑着马。 要说这给了我多大的违和感,我一时间竟怀疑这个小镇的设计是现代日式与古代西欧式的混合风格。 我甚至有种错觉,各主角手上拿着的花是到学校的魔法课用的。 当然,《TARI TARI》不是这类魔法、幻想系的动画。 从片头曲开始,那精致的画风就立刻让我想起了《花咲くいろは》。 P.A.Works的画工就是这么的唯美,却又止于梦幻。 《TARI TARI》讲述的,是围绕音乐的校园故事。 无论是片头曲、片尾曲还是插入曲乃至配乐,曲曲都是那么地动人心弦,不愧为讲述音乐的故事的动画。 这部动画无论在画风、故事、编剧、及音乐上都是无可挑剔的优秀。 只到第2话,故事就全然包含了起承转合,仿佛做到了结局那样。剧情比90分钟的剧场还要来的精练。毫无疑问的,笔者会将之评为2012最优秀动画没有之一。 在那盛夏等待 第一集的起初几分钟就让主角说些立死亡flag的台词,然后立刻莫名其妙的从天上砸下一个庞然巨物,顺便给主角身上淋上一些番茄酱… …我起初都以为自己看到了灼眼的夏娜。 然后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接下来的所有集数“几·乎·”都是普通平淡的暑假摄影活动。虽然多了女主是外星人这样的设定,但是充其量也就增加了一点使用不可思议道具的场景,其实一直都是些恋爱故事的固定模式。 简短点,可说是沉闷。一群少年少女的普通暑假故事。 不过,那从头到尾的一概沉闷的模式在结尾部分有那么一点点微小的改善就是了。 都说人死后会上天堂。但我不这么认为。死去了的人一定,是去了某个人的心中旅行。化作回忆,继续活着。但是,这终究还是会消逝。 所以人们才希望留下些什么。为了不被忘记,也为了不会忘记。 也只有在把全集都看完了之后,观众才能明白那段台词、 以及这一整篇动画都在表达些什么。 另外,自从通过《Rewrite》之后就彻底成为やなぎなぎ的fans的笔者不得不吼一声: やなぎなぎ的唱功实在太赞了!!!声音也超好听!!!!   飘雪幻幻的新番年终总结:…

命运——简评《回转企鹅罐》中的命运象征

命运 ——简评《回转企鹅罐》中的命运象征 暨悼念逝去的幼时好友 昨天早晨接到了幼时亲密好友的死讯,甚为触动,再者风君让我评论《回转企鹅罐》的任务我已经拖了多时,借着震惊和不想做任何事的这段时间,写下这篇难以言述的半悼半论,算是勉强糊弄自己的心情吧。 逝去的好友也能算是一个宅吧,甚至比我更够格,至少他画的漫画还是不错的。究其死因,也是由于宅太久没有运动,本来体质就不佳,突然放假疯玩,心肌梗塞而猝死。他的死,和阳毬的死亡固然不同,他是突发猝死,阳毬是绝症当中可以预料的死亡。幸运的是,阳毬有着愿意为她付出生命,分享命运的果实的两个无血缘关系的哥哥,而在现实世界,既没有命运换乘,也没有生存战略,像我这样自私的人更是没有将自己的生命分为两半,分给他或是和QB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的勇气。 命运,算是贯穿整部作品始终的一个关键字。 我讨厌命运这个词 出生 相遇 离别 成功 失败 幸运 不幸 如果这一切都是预先被命运决定好了的话 我们究竟为何而生 在富裕家庭而生的孩子 美丽母亲所生的孩子 在灾难与战争中出生的孩子 如果这一切被视为命运的话神明只是蛮不讲理而又残酷 从那时起我们便失去了所谓的未来 我们只是清楚地明白我们将会一事无成 人是为了什么而生下来的呢 如果只是为了过着忙碌的每一天而被制造出来的 那是不是某种惩罚 还是说让人感到讽刺的笑话 那样的话 被遗传基因所制造的忠于生存战略的动物 反而显得单纯与美丽 如果在这个世界中 有被成为神明这样的存在的话 我只想问一句话 命运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如果人类无视命运和本能及遗传基因的命令也一并无视而爱上一个人 神啊 那家伙还算是人吗 命运这种东西,既不能确定它的存在,又不能否定它的存在,似乎命运可以被改变,然而改变本身是不是命运的一部分?如果命运是注定的,那么主体意识中行动与否是否也受命运控制?似乎,命运是每个人都被施加而又在被每个人创造,在执行的同时被每个行动所附加。可以被推理的未来不是命运,非理性的未来的未知才是命运的象征义。而我们所讨论的命运,时常是特指悲剧命运,无论是莎士比亚还是古希腊神话,给予读者的表现张力有很大一部分是由悲剧性的命运冲击组成的。 高仓一家三口(主要指晶马和冠叶)作为作品的主角们,被命运所缚,痛恨命运而意图改变命运,抗争悲剧命运。所需要反抗的命运,当然最明显的是阳毬的不治之症,后来才发现这个家庭的组成,本来就是社会和家庭压迫下的孩子们以过家家酒的形式对于残忍世界的反抗。苹果——生命的一分再分,也是对于生命终结的必然命运的反抗。所谓“让我们一起品尝命运的果实吧!”不就正是分享生命的点滴,作为家族、伙伴、恋人,承受命运的点滴惩罚,由于在一起的那种特殊的感情而苦中作乐的那种生命观念么? 生活点滴中似乎命中注定的惩罚,在亲近的人当中确实不可避免,与父母吵架,与朋友争论,或是一起犯错,现在看来是一种幸福。正因为命运的惩罚,人才能互相了解对方的痛苦,才能一起分享命运的惩罚。 高仓一家三口,却只有当时冠叶被选中时的一个苹果,分享生命终究不能长久,一个苹果注定只能成为一个苹果。这与《银河铁道之夜》不同,苹果是不能分身的,切成两半的苹果终究是要回到一处,命运的注定与残忍,公平与无情正体现在了这里。兄弟俩选择了阳毬,因为她是他们幸福的象征,是爱所归集的地方。最后冠叶口中的光明,就是这种可以为他人牺牲的爱吧。 而苹果,则是放弃自己的命运而去追求不符合自身的命运预言,如俄狄浦斯之于神谕。她在追逐不属于自己的命运的过程中,失去了她自身的主体性。我尤其为她触动,她跟踪狂的行为,开始看来是不可理喻,后来随着暗线的逐步明晰,她所追求的东西渐渐展现在我们面前。她追求不属于自己的命运,乃是因为她认为自己的命运注定了姐姐的死亡,同时造成了家庭的破裂。为了偿还这个命运造成的债,她选择了抛弃自身主体性而追求姐姐的主体存在特征。正如俄狄浦斯为了防止悲剧命运的发生,选择抛弃自身主体性。然而命运预言的成与败,与预言主体是否知道命运预言本身有关,俄狄浦斯越加逃避预言本身,其行为正造成了预言本身的实现;苹果越是追求不属于自己的命运,这种命运就离她越远,而自己真正的感情,真正的命运也越来越明显地向她呼唤。命运的话语直接干涉了主体性,如同黑格尔所说:“一旦自我意识表述了关于它自己的自觉的毁灭的这个环节,并从而表达了它的经验的结果,那么他就表明它自身就是它自己的内在颠倒,就是疯狂了的意识。”悲剧中的主人公一旦相信了预言,就等于否认了自身的存在,即自由意识的存在,从而陷入一种颠倒,并在这颠倒中毁灭自身。 日常中人们总是通过预测来企图完成某个目的,就好像苹果按照日记行动,然而她本身无意识中否定了表明上爱多蕗的假象,她的目的是为了家庭回到常态。这样投入他人命运而又不能脱离自身命运,肯定命运同时又否定命运的重复交替,就是重复着自己颠覆和夺回自己的主体性的矛盾的过程。这是日常中预测和行动的对话下静静流淌的深刻的悲剧。 至于真悧和桃果,作为两种极端情感的象征,则既是命运承受者也是命运缔造者,两人超于物外而又无法超脱命运。一个是毁灭,一个是拯救,黑兔被命运换乘所毁灭,桃果则是以生命偿还置换命运的代价。两人分别意图改变不同人的命运,而其本身则又是命运所造成的没有主体的存在。到底是命运被两人塑造、制衡而改变,还是命运造就这两人去造就已经造就的命运,这些都需要讨论。 我很喜欢小孩烘烤机这个设定,从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大部分角色,都有着不幸童年,都似乎在家庭和社会的压迫下成为透明的存在。外界环境造成的命运走向,被爱、牺牲等所改变。这部作品当中关于命运最大的光明正在此处,纵使命运走向看似残酷,命运是可以被换乘的,还是有机会为了所爱之人牺牲自己,换乘上他人的悲剧,给予他人生命的延续。 再讲到我那个幼时好友,小学时一次高空坠物事故,是我救了他一命,然而他似乎没有能逃过死亡命运的召唤,在我远隔千里的情况下殒命。倘若我当时在场,他也不会这么简单就死去吧,无论《死神来了》是真是假,应该就能一次次逃过死神的追逐,一次次反抗命运的逼近吧。然而我知道,历史不可假设,我本人也终究不能逃脱死亡的命运。正如作品所说,如同亚当夏娃所遭受的罚一般,活下去就是一种惩罚,因为命运还未知,然而已经决定。 我喜欢命运这个词,我的好友命运既成,死亡来的不算痛苦,我对这死亡有着大欢喜,因为我借此能知道他曾经存活。今天他已经出殡,希望天蝎之火的烧灼,不会让他的父母过分悲伤,同时希望他能够在登上的列车上,寻找到那作为奖励的苹果。 作品信息量很大,我并不可能在一篇里完全写出来,再者现在思绪混乱,也不指望能分析出很多东西,典故类考据类的分析我更加是不擅长。但是现在命运之无情确是切肤之痛,希望大家可以体谅这混乱的不知所云。

百年光棍节的怨念

约莫到了光棍节,一个月之前就有人开始怨念,虽然我是习惯孤独,反抗寂寞的伪宅,但确是受不了每天人人网上、新浪微博上的大批怨念刷屏,于是我也这么怨念一下,不怨念别的,就怨念整天怨念的人。 人类的心灵是不完美的,需要外部的精神刺激才能确认自己的延续存在。精神刺激,在我来说定义为非常态的使精神产生非稳定态的反应的行为,这大约是受 EVA影响得出的观点吧。当然也正如EVA所描述的一样,其中爱情与性可谓是获得最大波动的精神刺激的最佳途径,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网络上,被纠结最多的就 是爱情问题。在精神空洞时,内心的孤寂与无聊会将对于精神刺激的渴望撩拨得异常强烈。在自身惰性和潜意识的影响下,人类会把内心的混乱,对于未来的未知, 渴望伤害的心理投射到一些非消解性的浅层精神刺激或纯肉体感官刺激上而不是本真的欲求。宅文化,在很多时候也可以归入这一范围,即逃避本真欲求的替代品。 当然不能否认,也有相当多的动漫对于观众的精神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拿风他们的2.5次元世界观来看,宅物乃是现实中梦想性的慰藉。如果只借着这些东西来 逃避,那自然是谬之千里也。这大范围的百年光棍节怨念,说是一种新兴文化吧,怨念得也稍微过了点,只能说是单身族的自嘲和逃避手段了。 始终逃避自己本真欲求,而因惰性或是不自信迈不出追求现实的步子,在这个信息和隐私开放,但内心却愈加封闭的时代是越来越常见了。社会生存状态渐趋稳定, 以庸众从于优伶组成的等级结构,以经济为推动力的齿轮式生存方式使个体不再重视自身精神和形而上的价值追求,而是屈从于事物的外在秩序所带来的外部物质刺 激,人类的精神也就越来越封闭,越来越不敢认识到,更不要提去追求自身的本真欲求。许多说自己矮丑穷的网友,嫉妒着高帅富,想成为高帅富但并不知道自己的 本真欲求是什么,说自己永远单身,永远被发卡,与其说是自己社会地位和先天条件不好,更不如说是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真的想要什么,且对负责任有很大的恐惧 感,一言以蔽之,不愿突破现实围城的惰性。真嗣当初要是有这种突破围城的勇气,以自身去突破精神和现实稳定态的的勇气,而不是单方面的期盼他人能主动地对 他示好,一味等待外来刺激改变精神常态,那么他必不可能落到如此下场,至少,人类补完计划就会在真嗣主动接受他人,获得精神突破后不被发动。更好一点的结 果,绫波或是明日香还是追得到的。即便在认识到精神刺激的无意义性之后绝望地完成补完,即必将落入另一围城的运命,而这种围城性——即非常态必将转变为常 态,人类不安于稳定态而又怀念于稳定态的矛盾。然而既有突破一重围城的勇气,为何不继续突围,虽然战斗不得停止,然停止战斗而回到那种非本真欲求的清虚状 态,则只能继续以这些诸如光棍节的二次发泄法释放自身的精神压力,亦或更糟的,如真嗣一般一味逃避,不敢面对自己也不敢面对他人。这种无价值的自甘堕落就 如行尸走肉一般了。 人的孤独与寂寞乃是常态,是为人性的一部分,甚不应该因为自己寂寞而他人热闹而妄自菲薄,更不可落入这种以非消解性刺激为主要刺激的精神泥潭中。光棍节, 当个玩笑是可以的,毕竟淘宝商城很多家打对折的说,而倘若把光棍节当作抱怨自身,哀叹现实,而又完全没有勇气去追求去突破,则是万万不可取的。尽管难免刺 激成为习惯之后需要另一种精神刺激,好比说,你和你所爱的人在一起之后一段时间,难免有厌烦心理,然如有突破现实、自身实现获得精神刺激的勇气,则可以找 到新的突破口,至少,可以继续追求了。 末了,其实我并不怎么怨念的,光棍节文化毕竟也给寂寞者的生活添上了一点亮色,不过与其去悲叹寂寞,不如去反抗寂寞。像智者一般看开,亦或是像笨蛋一样向 前冲,皆是很好的选择,最不可取的就是自作聪明地裹足不前,暨由惰性随意破坏生活的可能性。好吧,大家努力,我去淘宝找主板去。

End of Evangelion同人小短篇——在现实与虚拟之间

随手而作,且有些时日了,便就发出来糊弄一下   虚拟是思想的真实。 熟悉的电车,窗外血一样的阳光。 年幼的他望着现在的他。 “你为什么总听着音乐。” “戴着耳机,就好像封闭了心灵,从残酷的现实中逃离。” “什么是现实?” “没有人爱我的就是现实,大家都抛弃我的就是现实。” “你逃避的不是现实,是你自己。” 虚拟是由现实塑造的。 今天到拜访颓败的墓碑的时候了。 自己的墓,是他实在不想去的地方,他在那里抛弃了自己。 现实就是那块墓碑。 “你说,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 无言。 “说啊,说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沉默。 虚拟却有无限种可能。 “你想要的是什么?”死去的自己问。 “我想要大家关心我,爱我!” “大家没有爱你吗?” “他们只是因不可逃避的责任和我维系在一起而已。” “互相依靠,没有爱吗?” “他们从来没有尝试了解过我。” “你有没有尝试去了解过别人?” “我尝试了,我试了啊,我真的试了!”吼叫着。 虚拟出来的真实,一切都是主观。 回到电车上,依旧,扭曲的血流出残阳。 “你喜欢她么?”他拿着刀逼问自己。 “是。” “那你为什么一直在逃避她?” “没有。” “不敢面对自己的感情就是逃避。” “是她不给我机会。” “你恨她吗?” “是。” 属于虚拟的主观,有时和现实相和。 “你,今天表情挺丰富的呢,很可爱啊。”终于鼓足了勇气,他。 “哈哈,谢谢。关你什么事?”她依旧是爱理不理。 “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够了吗?‘对不起’是逃避责任!” “对……对不起……” “不要再逃避了!”她抢过他戴着的耳机,狠狠地踩碎在了地上。 虚拟出来的真实,并不会在现实发生。 “救救我好吗?”他乞求着她。 无言。 “求你了救救我!” 沉默。 “救救我!我以后会救你的!” “你——救我?你了解我吗?你了解我的感受吗?总是在我这里逃避,你怎么救得了我?” 耳机碎了,扭曲的音符爆炸飞扬。 “求求你,救救我,我害怕孤独。” “那好吧。” 他的手,突然放在了她的脖子上,狠狠地掐了下去。…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