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漫画 > 常念一期一会,但愿岁月静好——《秒速五厘米》漫画版看后随想

常念一期一会,但愿岁月静好——《秒速五厘米》漫画版看后随想

(写于2011年12月09日)

昨天看完了《秒速五厘米》的漫画版,睡觉之前发了条微博,今天想把这份感想扩写为这篇博客。

 

其实《秒速五厘米》大概是我在大学时期就看了的作品,后来又多次回顾了蓝光高清版,而今出了漫画版,自然是要看一看。

 

漫画分为两卷,上一卷与动画内容大致相同,而下一卷则更详细地描绘了他与第三任女主角的感情发展与终结。故事的最后,花苗从种子岛来到东京,在公园中似乎邂逅了多年未见的远野贵树,漫画的页数至此戛然而止。比起动画的写意,漫画更侧重于写实。两种更有趣味,不过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我还是更喜欢前者。

 

借此机会,正好补完一下我08年坑了的《观后随想》,在《秒速五厘米》中,提到和表现了不少速度,樱花花瓣和雪花落下的速度、停滞行进的列车的速度、宇航飞船冲向茫茫宇宙的速度、轨道上两列列车面对面驶过的速度……显然,这是一种反差。樱花的慢速是属于童年时的、偏僻乡村的回忆,而列车乃至宇航飞船的速度,则是成年之后的、属于城市的速度。漫画第二卷结尾花苗从种子岛来到东京,在和家人通电话时就说明显感到了大城市的繁忙与快节奏。我想到了一个相似的场景,几年前我一个网友在ChinaJoy期间到上海来玩,和我说他就那几天的感受,就觉得上海的生活节奏太快了,他无法适应。其实日本也是这样的,就拿我的旅游经历来说吧,帝都东京常夜灯火通明,仅新宿站就有二十多条铁路共线,而距离东京仅一小时距离的湘南地区,永远是那么宁静,小小的全程34分钟江之电迄今已行驶了一百多年,镰仓大佛注视着太平洋已七百余年。类似的,远野贵树与澄田花苗之间就存在着这样的速度差异,即使朝着同一个方向,恐怕距离也是日渐行远。而远野贵树之与筱原明里的速度,就像他们擦肩而过时那辆列电车一样,虽然速度相仿,却已经朝着两个方向驶去,朝着各自的城市、生活和幸福驶去。这是背叛吗?不是。这就是现实。

《秒速五厘米》的英语标题是“a chain of short stories about their distance”,直译过来是“一系列有关他们之间距离的故事”。这是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故事,平常得它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离别和疏远,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只是我们总是面向新的事物而有意无意地忘却了离别和疏远的情感。现在,新海诚就以这三个平常的故事深入地挖掘了这种时间、空间以及生活环境与心态的疏离,因此每个人都能感同身受。正如第一个故事中贵树与明里车站告别后,贵树独自站在空荡的车厢门前,他感慨并怀疑自己在将来是否有能力去抵抗这样的或那样的改变,使两人之间距离渐远的改变。最终,他们的交流信件停了。没有轰轰烈烈,没有分崩离析,没有一个终止符和一记响亮的耳光作为终结,只有淡淡地湮没在时间中,就像宇航飞船消失在人们视线中宇宙空间的尽头。这也是一种可怕,无处安心。尔后的某一天,贵树仿佛在列车轨道之间看到了明里的身影,他不需要知道更多,甚至不需要见一面、说一句话,只需要一份感觉,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用以终结漫长等待的答案。所以,他释然地笑了。他的情感,我想可以像停滞在雪中的列车一般继续出发了。

所以说,正如网友评论的那样,新海诚还是比较擅长这样深入刻画小故事小情感激发人们的共鸣,而他的新作《追星星的孩子》,显得太吉卜力,剧情平淡无奇,不是他擅长表现的领域。新海诚还是有点像村上春树的,你看喏,村上春树写《1Q84》那样的社会话题,我就不爱看……还是《挪威的森林》比较好。

 

最后一说,《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被一位名叫郑中基的歌手翻唱为中文歌。我听着也还不错,保持了原歌的意境。



    分享到:

2 thoughts on “常念一期一会,但愿岁月静好——《秒速五厘米》漫画版看后随想

  1. “《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被一位名叫郑中基的歌手翻唱为中文歌”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么正式的介绍郑中基就觉得很喜感XD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