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三次元 > 那个人、那件事、那年踏入动漫行业的我

那个人、那件事、那年踏入动漫行业的我

作者:晓得 http://weibo.com/xdeditor

写在前面

昨天和群里的基友们提到大家入动漫这一行的契机是什么,正巧想起自己似乎有写过那么点粗陋的文字,就拿出来和大家交流一下。

如今想来,其实已经很难准确的说,就是那个人、那件事,改变了自己。感觉就是从小喜欢,不知不觉走得路、遇见的人,似乎都有意无意地向着那里,其中的机缘巧合也只有自己才懂。

比起很多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的前辈来说,自己还只是一个刚刚开始的新米,却也是感叹大家一边为理想奋斗,一边为生计奔波的身姿,真要是谈起其中辛苦,往往都选择一笑而过,“用爱去补,如果哪天用光了,就弃坑了呗。”

有些已经略有所成的自然是丰功伟业受人敬仰,还在攒钱升二本老家的都是呵呵一笑,

“爷还年轻!”

之后的事情却是谁都料不到,还是希望大家都有个好结局,娶妻生子买跑车,出水芙蓉嫁帅哥什么的,也算是人生圆满一记。

下面便是正片,各位随看轻喷,在此拜谢了m(_ _)m

泛泛而谈

长得五大三粗,也曾经有过水嫩的时候。

偶尔有朋友来家里玩,拿出小时候的照片给他们看说“这就是我。”每每都是被投以“你这是小鸟游宗太吗?”的视线,还好没穿过什么女孩子衣服,不然开个鉴赏会第二天估计就不用去学校了。

于是在自己的脸还能掐出水的时候,体制也是柔弱的不行,哦,应该叫做虚胖才是。

每个月扁导体发发炎,去医院扎扎屁股是没少过,青霉素从不免疫打成免疫也算是做完了青霉素成就了,话说回来,那个时候在医院里看到大家都是含着温度计,就我是插菊花的,一直觉得很不解,如今明白了洞洞的直肠测温是最准的,之所以长大了不插纯粹只是个耻度问题,不经要感叹一下小朋友果然是纯洁的过分,不骗骗他们都对不起长大的自己。

十年前,初中二年级的期末考试第二天,因为生病,上午在医院里挂着水。小时候人胖,手伸出去静脉都看不见,帮我扎针的明显是个新人护士,橡皮管绑好之后一顿猛抽,带着口罩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我想她的嘴型肯定是“FU”开头的吧。

最后好不容易看到了在那一条幽幽的蓝线,和看到圣痕似的,隔着口罩闷闷地说:

“把手握拳不要动!”

“哦。”

在我手上涂上碘酒,拿出针头试了试水,然后扑哧一下就扎进了我的身体……还挺痛,我看到我的血倒流了出来然后又流了回去,把点滴调到一个合适的速率,护士小姐推着车去找下一位病人了。

闲着无事就开始看进医院前买的某本动漫杂志,其实是第一次看这类杂志,封面我只记得是小叽,里面的专题讲的是关于女神转生,chobits的动画,别的都已经记不清楚了。

“哇,你这扎针太痛了啊,学校里面没练好吗?”

“你皮薄,一会儿就好了。”

旁边的座位上,一位同样挂着点滴的帅哥在和护士姐姐扯着皮。

帅哥人挺高,一双长腿弯起来,坐在椅子上挺憋屈的样子,听到他们的谈话我瞥了这位邻座几眼,而他的目光则停留在我的杂志上。

“小朋友你也买《OO》啊,现在已经开始看这个了?”

“没,我随便买的。”

“是吗…”

他的眼神盯在我打开的小叽图上面,嗯,当时我还不认识什么小叽。

“你喜欢看动画片吗?”

“还行吧,现在读大学看得少了。”

“是吗……”

“啊……”

“……”(继续翻书)

“小朋友啊,能让我翻翻吗。”

“等我翻完。”

“哦。”

“脚不要抖!”另一边的老妈吼道。

“哦……”

因为只能一个手翻书,所以看得很慢,时间也是多,就很仔细地一个一个字看,虽然没有看过动画,但是也是靠着从小锻炼的脑补能力对介绍的几部作品有了些了解。

“嗯…原来是机器人吗,开关在很隐蔽的地方…在哪里呢…”

“哦~小朋友你不知道吗。”

“书上也没说呢,你知道吗?”

“那是,不过还是等你长大点再告诉你吧。”

“是在(哔)那个地方吗?”

“……你猜的吧。”

“我猜的。”

“女神转生的游戏玩过吗?”

“那是什么。”

“是吗…没玩过吗…”

不知道为什么旁边的帅哥老是露出一种欲言又止的表情,如今想来,那便是布教之心吧。

2个多小时、一大瓶一小瓶,点滴也就那么吊完了。

我起身准备走,帅哥依依不舍地望着我手中的书,看着我把书塞进包里,才算收起自己的眼部射线。

等我走出医院,我才发现,其实到最后,我都没有借给他看,有点愧疚。

下午的考试结果考得很糟。

事实是当我走进教室的时候精神百倍,与其说是药效起了作用,不如说挂水之后贴在手臂上的止血布让我自我良好到像是获得了什么印记一般,这种无聊的中二理由。

不过考完之后仍然是心情大悦,于是便跑到补课老师家隔壁的书店看漫画。

书店不大,大多数都是些盗版的玄幻小说或者放在玻璃橱窗最上面用来装逼的超厚辞海,漫画都集中在整个书柜的右下角。

那时看得最起劲的是《浪客剑心》,因为也不是天天光顾,全部看完几乎用了数月时间,每次去都祈祷自己要看的后面一本没有被借走,真要是被借走了,也只能跳着看,老板一开始便很介意我这个看白书的,我便挑他和养鸟喝茶的老头们闲聊的时候,把存在感降到最低,缩在那右边的角落里,一个人闷看个不停,看到乐处还在那边抖啊抖的,乍看之下,想必是和在手X差不多。

蹭书副本的后期,老板有进过一套OP的漫画,还都是单行本的,故事是讲到上伟大航路,看了前两卷之后就一直想买一套留着,但是零花钱有限,千攒万攒,买了两本,去买第三本的时候发现没了,一开始以为只是和平时一样被借走了,之后却再也没有见过,而书店在自己初中毕业的时候也宣布关门大吉。

“小孩,这书你喜欢送你吧。”

老板在关门之前给了我《浪客剑心》的最后两本。

“哎?不给一套?”

“嘿哟,送你还当福气了,我这书店自从你来白看之后生意越来越不好做,送你,我也算把霉气送走点。”

“我不是也买过嘛!”

“连你也会买,看来真的是日子到头了,小孩你成天就知道看漫画,不好好读书,你妈回去不打你?”

“打,但是我忍不住啊。”

“哎,这不能当饭吃啊,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

“以后也开书店。”

“吃饱了撑的,等你开了就知道看白书的多可恨,走吧,我关门了,这书你回去当心别被没收啊。”

“我都看过了。”

“吃过饭了你就不吃了?滚吧,以后别再来了。”

“哦…”

老板放下卷帘门,骑着自行车扬长而去。

书我最后带回家,再某一次半夜缩被窝里看的时候,被起床上厕所的老爸发现,两本都被撕成好几片,我用玻璃胶粘好之后一直收在抽屉里,最后也在搬家的过程中遗失,再也找不到了。偶尔会经过原来那个开书店的地方,如今那里直接砌成了墙,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除了记住老板他戴眼镜,一件白衬衫加黑西裤,还有那蹬着自行车的背影,我因为害怕被他看见我看白书,我都没有仔细看过他的脸,即使如今看见了也不会认出来吧。

像那样的小书店现在已经为数不多了,偶尔看到一些,进去也都是摆着那些网络小说的盗版书,别说单行本的漫画,四拼一都是鲜有所见,那位进一套OP的老板,说不定意外地是同道中人呢。

似乎还记得他露出过和《浪客剑心》单行本上,剑心某一张微笑着的图片一样的表情,估摸着,也只是给自己脑补了一个那样的结局罢了。



    分享到:
windchaos
即使弱小也能获胜|顺网动漫主编|二次元狂热撰稿人|ACG批评站长|国产Gal评测|新番扫雷评论|业余棒球

2 thoughts on “那个人、那件事、那年踏入动漫行业的我

  1. 开头真是非常温馨又怀念的回忆啊,想起第一次也是偶然间买到动漫HOT杂志,就算什么都还不懂也觉得很有趣,虽然入道很晚,但是凭着毅力把2000年开始至今的所有有趣的动画全部都看了,但是不喜欢太长篇,唯一看了500集的是柯南也是一口气追过来。而小时候也是樱桃子一休和jerry一直陪着我,谢谢你,二次元的主角们,是你们为我们带来如此有爱的故事,让我们能在这个如此现实的世界里看到一丝奇迹和希望。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