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5次元 > 心情 > 在一个平安夜、交到你的手中

在一个平安夜、交到你的手中

2010.12.24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吧。”

“是啊,今天也不是一般的日子。平安夜啊。”

我把车停在车棚里最靠边的位置锁上。不经意间望见一群手里提着大小礼盒的少年少女谈笑风生地走过。

“你看那边。”我指给他,“全是给那啥买的,肯定。”

我把小手指竖起来。

他看了一眼之后笑了:“与我无关!”

“你今年圣诞节怎么过?”

我觉得这样的问题很傻,属于没话找话说的类型。

他锁了车从包里摸出DS:“当然是,和妹子过了。”

言罢打开DS摆弄一会儿,旁若无人地和自己的爱花对话。

“一年只有一次的圣诞,不是说遇上就能遇上的。”

是吗。

“你呢?不找个妹子配种?”他合上DS甩了开头发。

“不,我……”我犹豫了很久,“找你妹呢,不可能的。我这个圣诞就和炎戈龙过好了,明天准备刷个二十场左右。”

他打趣道:“要不我帮你吹……?”

我斜了他一眼:“吹啥吹啥,别瞎断句。”

“说笛子呢,想哪去了你这基佬。”

我在想的是,要不要真的去找个人来陪陪呢?

借着寒流的势头雪已经绵绵下了两三天了,还在为此感到兴奋的人只剩下了孩子。我望着盖满车棚,护栏和树枝的雪被,不由想起圣诞老人衣服上毛绒绒的白边。

阿虚说他在看到父亲正在扮演圣诞老人的一瞬间之后就再也没相信过圣诞节,可是我甚至知道很大了才知道12月25日这天其实和别的冬日有所区别。这明明是个来自西方的节日,东方的少年少女们却也将它视作庆典,用青涩的恋爱表演着只属于自己的圣诞浪漫。

这样的节日被一群非信徒过的像个情人节一般,基督老头现在是什么感受呢?

吆喝着售卖礼物苹果和棒糖的声音从校门口传来,还勉强能够听见。

我停住了脚步,叫他先走,转而向学校外跑去。

喘着气跑回班上的时候,已经离上课没什么时间了。我望着那个人的座位,她正在收捡着以红色调为主的圣诞礼物。这么多的甜食,一个人吃不要紧吧?

我不由得捏紧了衣兜里那个绑着金色丝带的鼓鼓的包裹。

果然不行呢。

铃声大作。我松了口气坐在椅子上。

果然不行的。

“今天要交的作业有哪些?”我一边注意着教室门口一边戳着邻座的手肘。

“给。”她把几科查的比较严的作业交给我,“小心点。”

我接过她准备好的作业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你知道我没做?”

她看着前面,理着自己的长长发辫:“你不一直都这样么?”

“对了,我记得你说过,这种时候应该说‘才不是为你特意准备的’这样的话吧。”

我翻开练习册苦笑:“别,算我求你。”

不经意间,注意到她正看着我这边。

“……什么?”

“不,没什么。”她转过头去。

我没有在意,这时这门课的老师推门而入。

倒是兜里的东西,我今天能交到那个人的手中吗?

一到下课,他就钻到了我课桌这边来,无非也就是耍耍宝,谈谈动画和游戏的进展。然而话题又回到了今年的这一天上来。

“……要在今天晚上钓到妹子哦他说,真是太扯了!”

“哈哈,骗人呢。”

“对了,你不打算找她过圣诞么?”他凑过脸来。

“她?”我装傻,“谁?”

“你够了吧。不过我觉得有搞头哦,死宅也是会有春天的。”

“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啊!”

他不慌不忙地掏出自己的DS,我用手刀叩了他的头。

“我也觉得只要愿意的话就有戏。”邻座也来加入了令我难堪的行列。

“……我是没打算啦。”我捏着兜里的包裹说,“要是能成,早成了。倒是你,先关心自己吧!”

邻座看着自己空空的桌子还嘴:“要你管,我才不需要恋爱。”

她似乎也在摆弄着兜里什么东西,莫非和我一样?

不可能吧,我若有所思地挑了一下眉毛。

晚自习上课之前总有很长一段时间,很多人会成双成对地四处散布,而今天更是格外的多。

往日我会和几个基佬一起吃饭,透过窗户向外发射死死电波。今天却不知为何只剩下我一人。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有不少都是我所认识的,他们似乎都有用不完的浪漫情怀,而我却枯槁,我却闷骚,我却只能把恋爱话题用来打趣。不过无所谓。

似乎该来的总会来,又似乎我从来没有被缘分抓住过。

正在打算离开视线之时,我看到她来了!

我看到她的衣装,她的发,她的面容,后来变成她的背影。

他的背影和另一个背影融成一个影子离开,她的双手抱着一带礼物,装在红色的包装里,就像这个红色的圣诞。

我无法再有别的反应,只是默默地看向一边。

夜一深,雪片又开始纷纷扬扬地洒下来。

平安夜。今天是祈祷之夜,浪漫之夜,在安静中祈求幸福之夜。

兜里的那个红色包裹已经开始起皱变软,我把它掏出来拆掉写着字的纸片。

“这个。”

旁边的她发现我手上的东西,用手里文库本的一角指着。

“果然还是送给她的?”

我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是‘没能送给她的’。你喜欢吃甜食吗?”

她眯着眼睛高兴地回答“喜欢”,看上去像一只微笑的狐狸。

我把包裹放在她手里面,这样姑且算是结束了。然而她的手却伸了过来,握着一个不大不小,红绿色包装的盒子。

“这是还礼!”她狡黠地笑着小声说道,“不是特地为你准备的喔!”

打结的丝带下有一张金边的纸条。

第一行是早已经写好的我的名字。

而第二行,是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里铺天盖地的单字:

Merry Christmas!



    分享到: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