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5次元 > 心情 > 糖衣日常

糖衣日常

自行车骑上去啪吱啪吱的响,周围还没有什么人声,上学的路途也是一帆风顺,耳朵里面是最近一次展会流出的同人CD。又直又长的坡道在朝阳的红光下一辆车都没有。这条路就这样骑到尽头吗?封绝和火雾战士呢?也没有把人吸进异世界当使魔的银镜,没有车祸,没有怪人在发传单,没有尸体,没有双枪双剑的武侦,甚至说连樱花都没有。
我用几秒钟的思考就可以想出今天一天的完整流程。一天过去之后,马上便会被遗忘的流程。被切掉也没有大碍,毫不值得期待的每一天。这样好吗?当然不好。我想询问负责人,负责人在哪里?
每天都是在没有睡醒的半昏迷状态下提出这样的问题,把车停到车棚,进入教学楼。

当然,没有负责人。

对于一个血色或者粉红色或者像现在一样不知道什么颜色的十六七岁,是找不出一个像样的负责人来的。又或者负责人所负责的本来就是这种标准的校园生活,所以才有了太多过腻了这种生活的人创作或者寻找一种更美好的高校日常。在国中高中大学三个教育时期里脑子还算清醒的时候,高中明明是最辛苦的,十六七岁进入高三,更是其中之最。为何要欺瞒我们真相,十六七岁有哪点好了,高中生活有哪点浪漫了?
死板的上课时间,堆积的习题,语数外物化生的课时安排,短暂的课间休息。即使送来妹子,甚至连享受下这青涩恋情的时间都没有,还别说要在做个高中生的同时,兼职一份“解开了被封印之右手”的救世主工作……
转角会不会有战斗?会不会被NEET睡衣侦探雇佣为助手?今天会不会突然知道世界的真相与常识完全不同?身后的女生会是神吗?天上会掉下来黑色的小册子吗?学校中庭的木莲树下有没有三股辫的学姐在吃书?
“常识”用反问回答我们,可能吗?

因为“常识”,他就是我们这些“日常”的负责人。

由内而外建立起来的“常识”让我们分清了“对于自己来说”哪些是可能的,哪些是不可能的。而我们潜意识中所知的不可能的事情,永远都是属于一种不可能被实现的妄想——即使出现了开启不可能之因素的大门的契机,常识也会迫使我们与其擦肩而过。
如果我的“常识”是旁人的“常识以外”的话,现在早该被送到博丽大结界的那头去了吧。不用去坐满了人的球场感受自己的渺小,也能轻而易举明白这种普通。
不普通的人类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因为大家都是人类啊。
而我们所期待的美丽生活,却在触目可及的画面的那一边。明明知道那些生活就是我们的“常识以外”,却不知不觉就去张望去了解然后还注入了感情。
感动过我们的开动决战兵器或者踏上旅途的别人的十六七岁,生活之中不可能遇得到。不仅不会偶然相遇,刻意去寻找也只会在冷酷的法则处碰壁。这才是这个世纪的日常,我们所唾手可得的阿谀逢迎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疲于奔命的生活才是这个梦违科学世纪的真正日常。支配这个世界的是理学定律和法则,而不是一大根源两大抑制力或者五种元素。我们身体能有的青春和我们脑子想要的青春是不一样的,这是造物主低估了人类的想象力。而我们当下是不可能回去揪住上帝的衣领,说你这是误操作了。

然而一早交作业的时候,望着课本之中夹着的一本《东方紫香花》我又止不住地想,我们的生活,在那些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人的眼中,是不是也望而不可及,令人向往呢?
外界的科学发达,生活便捷,信息来往迅速高楼大厦林立,这些在于幻想乡中的诸位来看,也是充满着幻想的诱惑力的,这一点神主曾经阐明过。无论对于谁,一个丰富而又全新的世界都令人向往。抓起遥控器收看电视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或许换做在某个架空魔法大陆的法师来看,就像我们看到他施一个冰风暴一样稀奇,而这些正巧都是每日的日常。
我们抱怨日常,是因为活腻了吗?笑话。十多年二十多年不过转瞬的时光,就算说自己被拘禁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街区同一个三点一线几十年,也绝没有活腻的应该。人一辈子不过也就是短短百年,什么也可能改变不了,或许我们会一直消沉在这样的日常中:发起探索时对知识望而却步,放任自流又嫌无聊度日如年。可是即使活个两百年,三百年,五百年又能如何呢?当下能够研究的知识,值得一去的地方,应该感受的文艺已经是无穷尽,而当我们够大了的时候,接触到的未知也会一发不可收拾地扩开。这些看不到尽头的没有结果的旅途,就是日常。人生不是作品,短短十来话或者几十百万字就想写个波澜壮阔解释清楚是不可能的。而说不定过了这几十年,回首之时才会发现自己原来也有过各种各样跌宕起伏不逊常人的经历,编织成新的物语。
并非生不逢时,也非生不逢地。偏偏是在二十一世纪的天朝,被高考制度压迫,被工作,房价,婚姻和生活困扰?天知道千百年以后的世界各处的住民们,又跋涉在怎样的心理深渊中!我们所仰望的少年少女们,他们光鲜生活的背后也是难以承受之痛苦。在没有作者的同情的时候随便领个便当回家,这是在用生命开玩笑。人在喝茶喝咖啡,鲁迅老师说他在埋头笔耕,两仪式对阵浅上藤乃的时候,市民们正在家中躲避第二天会扭曲大桥的暴风雨,幻想乡在异变的时候,这边的我们在泡泡面上马叉虫,雏见泽惨案的时候,我们还嫌活得累想去死。
每个人所拥有的事物和没有的事物相对,这时没有的永远比拥有的要多。即使终其一生,我们也无法将其中万分之一取到手,更不用说这辈子如此如此短暂。这就是我们生活的苦涩真相,社会包围在欲望世俗之中的原因。为了将它咽入腹中该怎么办。用可控的行动与思想避开如何,给它刷上一层糖衣?

“我说你,我的《八方》还没还吧!”

然后再经历这种过程的时候也就不存在什么苦楚了。在死亡之前这段时间,就是糖衣化掉那么一瞬啊。

“还没看完呢,这几天作业这么多。”
“你们两男人干嘛啊一大早卿卿我我的,啧啧……”
“你死开咧!”

原来这就是我们盲点里的还算不错的“日常生活”。

“我对美少女以外没兴趣啊你这死F女!”
“其实他一直喜欢你哦,就是不老实不敢说嘛。”
“我只对男人‘之间’的爱有兴趣啦~”
“所以这样你又脸红个毛啊!”
……

原来这就是一直以来被我们冤枉的还算有意思的高校青春。



    分享到:

3 thoughts on “糖衣日常

  1. 我所玩的第一部Gal,猫社的Scarlett,讲的就是”日常”与”非日常”两个世界中的人们互相仰望对方的世界的故事。
    说到底,无论是对二次元的向往,或是对所谓人生赢家的羡慕,都是觉得自己平时所在的世界”过于日常”而产生的错觉罢了。
    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人生,这人生对自己来说也许是日常,在别人眼里却有可能是充满刺激的非日常。
    人类的可悲就在于大多数时间里都只会站在自己的角度看自己。

    1. 片岡老师的作品中处处透露着日常与非日常的思考,不仅是scarlett早先的120日圆系列亦是如此
      大概是由于是写key同人出身的缘故,片岡老师也算自己的半个本命
      读过片岡老师的作品才会发觉,其实日常平淡的生活才是最美的
      如果身边有个钝萌属性的妹子就更加完美了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