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四叶游戏"

梦之音符,青之旋律。奔向梦想的甲子园——棒球动画大盘点(4)

原文刊登于《二次元狂热》,有删改,转载请保留此行并注明出处。 话说《钻石王牌》动画第一次预选的比赛已经打完了,搜文章的时候想起之前写的这篇文章还没完整发完。都说一年一共有两个季节,棒球季与冬季。随着魔都冬季的过去小风周末棒球队的活动又多了起来,在怠慢了一个冬天之后这两周每天练深蹲和俯卧撑终于把冬天废掉的核心力量又练回来点。就是一直没发下定决心把自己羸弱的打击水准从右打改练成左打。最近球队新来了个女高中生,应该会让我练球加大不少动力吧。 第四棒——四叶游戏 2009年 全50话 原作:安达充 动画:SynergySP 说谎也可以吗? 2009年动画化的《四叶游戏》是安达充最近的一部动画化的作品,也是安达充的作品中笔者最喜欢的一部。至今笔者博客中几篇《四叶游戏》相关的文章依旧在帖吧等地方广为流传,在漫画完结前半年前就基本分析出了结局的事迹也让自诩为安达充脑残粉的笔者自豪不已。 要谈《四叶游戏》还是先从09年动画版第一话若叶的死开始讲起吧,虽然大家早已经习惯了安达充的作品中总有重要人物意外身亡,但TV版直接把女主角若叶的死搬到第一话着实震撼到了许多没有心理准备的人。伴随着一首絢香的《恋焦がれて見た夢》,此情此景此催泪弹也只有几年后《那朵花》的《Secret Base》能与之抗衡。 05年开始连载《四叶游戏》的安达充,年过半百有余,此时的安达充已无力去回收过多的浮现导致后期朝见水辉这样的角色登场只能打个酱油再也无法塑造出像木根这样的人气配角。不过这时的安达充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主线上的拿捏和把握功力比以往都要出色。当教练对小光说出“让我做个梦。”的时候小光的一句吐槽“噩梦也可以吗?”至今让笔者印象深刻,虽然安达充的对白一向简约但此般幽默是过去不曾有的。 《Touch》是孪生哥哥继承弟弟甲子园的梦想,《H2》是两个男人的对决与两段感情的交织,而《四叶游戏》包含的要更多。有小光对逝去若叶的感情与甲子园的梦想,有若岛家的亲情有青叶对小光的情愫。如同四叶草的四片叶子一样,缺了那片都不会获得幸福。 来看看《四叶游戏》的最后一场进军甲子园的比赛小光在投出160KM(的坏球)前后与青叶的对白: 千田:“我说你啊,是不是喜欢月岛青叶啊?” 光:“是啊——对你也是一样呢。”光如是回答到。 青叶:“你喜欢她吧,小茜。” 光:“啊。” 青叶:“和小若比起来呢?” 光:“才不会和过世的人比较呢。” 青叶:“那——和我比呢?” 光:“说谎可以吗?” 青叶:“可以啊。” 至少在笔者心中,觉得这句“说谎也可以吗?”的经典程度已经超过当年《Touch》的那句“上杉达也爱浅仓南。”在百度上搜“说谎也可以吗”第一条就是笔者当年的影评,这里就不多做展开评论了。 从《Touch》到《H2》再到《四叶游戏》,安达充用他的作品告诉我们棒球男儿也能柔情似水,在指尖倾注了名为爱情的催化剂之后时剧情而如指叉球般急转直下,时而像蝴蝶球般扑朔迷离,就连160km的那颗坏球都在我们眼前划过一道最美丽的直线。甲子园,那是安达充笔下弟弟托付给哥哥的梦想;甲子园,那是安达充笔下两个男人的战场;甲子园,那是我们梦中魂牵梦绕的地方。 安达充,谢谢你把我们带到甲子园。

有在享受着吗?

刚想发推说《四叶游戏》的动画后半有些平淡无奇,没想到这话的最后几分钟却让我又感动了一回。漫画版的文章自己之前已经写过不少,所以还是以TV版的变化来写。说实在话,TV版很多细节上面的处理很到位,如今的安达充已经不像当年《H2》的安达充一样能够把每个配角都描写得入木三分,很明显最后星秀和龙旺的对决想模仿国见比吕和橘英雄,但及川和三岛作为对手场下的描写还是太少,没有表现出所谓的“野球魂”,也就是打野球的原因和宿愿。相比之下毕业的三年级生和那个去拍电影的前经理在动画版中补充了不少描写也算是为安达充补上一个坑。水辉的出现又是安达充的另一个烂坑,最后只得在家中看比赛吃玉米落得这般田地,根本没有作为一个感情上的搅局者做过任何贡献。不过TV版这话新增的那句:“这(野球)可比爬上难多了。”加上从他的回忆中想起160公里的事情,也可以完满退场了。写了那么多诟病自己还是最喜欢《H2》里的木根啊,没天赋努力型,偷偷练习却也能投完全场,爱耍帅却很真诚最后感情上也有了归宿,这也是我一直想打一棒游击手的原因,相比之下四叶的千田差太多了。 这话的主题是“有在享受着吗?”小光和东的组合背负的太多太多,前者是160KM的球速以及若叶的梦,后者则是哥哥的甲子园之梦。身上的枷锁太多反而成了负担,忘记了野球最单纯的快乐,所以当纯平喊出那句“去享受吧,雄平!”后,平时打出全垒打都不苟言笑的四棒王牌就算只是三垒安打也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涓涓细流,美名川的溪水是在为谁而流?青叶和小光的泪再为若叶而流。房屋内抱头痛苦的青叶,双人的上下铺另一个人却天各一方。不只是赤石在哭,小光也在哭啊,写到这里,笔者也情不自禁停下了敲打键盘的双手。灯光下小光哭着投球,泪与汗水交织在了一起,天国的若叶你看到了吗?时光荏苒,当时流泪的少年已经变得坚强,因为他此时此刻不仅背负着若叶甲子园的梦想,也背负着星秀永远的王牌投手——无法上场的青叶的甲子园之梦。享受比赛吧,小光,甲子园在等着你,今天的你一定行的。 纯平:“他以前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青叶:“不,他以前和我一样,是容易冲动,沉不住气的男生。那是(指现在沉稳的光)……小若的性格” TV版新增的这段剧情看得湿了,也好久没有很享受的写下自己想写的文字了,最后小光小时候这顶鸭舌帽也好赞,好想要一顶。

说谎也可以吗?——写在《四叶游戏》完结之前

《四叶游戏》在漫长的和龙旺的比赛终于结束了,虽然是160的坏球,但也逼得龙旺的王牌无法出手。 并不是因为坏球而无法出手,而是因为160的球速而无法出手。 “这场比赛,已经见分晓了,从你目送那一球而没有挥棒的那时起。” 投出160KM 然后 和最喜欢的若岛青叶…… “说谎也可以吗?” 这并不是说谎,因为并没有说过160KM的就是好球,只有当年青叶的那句话 “我喜欢能够投出160公里球速的男生。” 在那句话之前还活着的若叶说过 “不要和我抢哦。” 于是在若叶死去后若叶的这句话成为了束缚着青叶感情的一道枷锁,于是160KM就成了打开这道枷锁最后的钥匙,因为青叶明确的告诉过若叶, “我喜欢能够投出160公里球速的男生。” 如果说160KM是青叶能够放下心中若叶的钥匙的话,那么让小光放下心中若叶的钥匙就是茜。荞麦娘的出现并不是要作为若叶的影子而与小光再续前缘,茜也知道自己不是若叶。 “那么相似吗?” “和谁?” “和你死去的姐姐。” “我心中的若叶还是小五时候的样子。” 茜知道、青叶知道、小光也知道。 荞麦娘的登场是为了撮合青叶和小光,作为新的第四叶,因为幸福的四叶草只有凑齐了四叶才有作用,茜出场的那一刻,消失的第四片叶子终于凑齐了。 只不过赤石还没有放下若叶,赤石对于茜的喜爱大家也都是看在眼里,希望最终话能给出两人一个完满的结局。 与龙旺的决赛之前。 千田:“我说你啊,是不是喜欢月岛青叶啊?” 光:“是啊——对你也是一样呢。”光如是回答到。 青叶:“你喜欢她吧,小茜。” 光:“啊。” 青叶:“和小若比起来呢?” 光:“才不会和过世的人比较呢。” 青叶:“那——和我比呢?” 光:“说谎可以吗?” 青叶:“可以啊。” 比赛之后, 光:“东,我可以去死了吗?“ 东:“还不行,这之前有事情需要你去做。记得我说过让你使劲的抱住月到青叶的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东已经退出了,他虽然喜欢着青叶,但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青叶和小光之间的感情。 光使劲拥抱了青叶。 然后是一个耳光。 青叶:“我不是说最讨厌你了吗?” 光:“恩,我知道。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 (青叶:“我可以说谎吗?”) 青叶:“一直都最讨厌你了。” (光:“可以哦。”) 光:“我知道。” 一叶:“能够弄哭青叶的,只有若叶和小光。” 一个充满安达充式的结局,自从停刊取材之后名台词就不断,而这句“可以说谎吗?”就成了最后场比赛前后的关键,一句台词浓缩了小光和青叶傲娇的本质,也是安达充几十年功力的体现。 甚至我觉得,这句台词可以和当年《TOUCH》的“上杉达也爱浅仓南,比谁都爱。”相媲美。 还有最终一话,看预告应该是若叶的梦。 舞台是空无一人的甲子园,赤石是捕手,光是投手。 四叶草——酢浆草料,人们总说,找到了四叶草就找到了幸福。 那是因为, 三叶草的 一叶草代表希望、 二叶草代表付出、 三叶草代表爱; 而稀有的四叶草…

人生如梦,四叶如歌

四叶草——酢浆草料,人们总说,找到了四叶草就找到了幸福。 那是因为, 三叶草的 一叶草代表希望、 二叶草代表付出、 三叶草代表爱; 而稀有的四叶草 就是幸福。 三叶草的意思是: 即使你付出了, 希望了, 爱了, 也不一定会找到幸福; 只有拥有了四叶草, 才拥有了真正的幸福。 (注:此文涉及漫画版剧透,请追动画版的童鞋自行斟酌是否观看。) 若叶的季节 “光,我都亲了你了可是你却没有来接我,到底怎么回事?” 并不是因为亲了我的脸才这么说的。 月岛若叶是全班最可爱的。 不,大概在全年级也是。 月岛若叶,月岛家4女中的次女,11岁,小学5年级。 是的,留在我们记忆中的若叶永远停留在11岁——再也不会长大了。 安达充笔下塑造了许多完美的女性形象,不知道有多少人和笔者一样,第一眼看到若叶的时候仿佛看见了萝莉版的浅仓南。当然安达充数十载不变的画风和人设已经无法取悦于充斥着萌文化的日本动漫界了,但在我心中,月岛若叶是四月新番里最可爱的女主角。不,大概放在整年里都是。若叶的一颦一笑,甚至是生气时的表情都是如此的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若叶在月光下亲吻小光脸颊的时候,仿佛是不应存在在人间的天使一般。 “我后天的傍晚就会回来的 然后隔天我们一起去夏祭。晚安。” 这句话是若叶留给小光的最后一句话, 这一吻是若叶最后一次亲吻小光的脸颊, 因为第二天,若叶就与世长辞,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以下为您插播一条新闻。 在美名川举办的游泳班露营活动中有一名女孩溺水。 昨晚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不治身亡。 死者是东京都千川北小学五年级学生。 月岛若叶小朋友,11岁。 这一幕来得是如此的突然,突然到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纵使我们知道安达充的作品里必有人会便当,但是若叶的死却是如此的突然,仿佛电视里的新闻是愚人节的玩笑一般,因为月岛若叶,昨天还活生生的活在那里,问小光借了露营用了棒球帽,还如同天使般亲吻了小光的脸颊,约定好回来一起去夏祭。回忆的片段,种种的过往如同电影版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麻木着自己的意识,骗自己说若叶还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但回忆却在11岁的夏祭前戛然而止,仿佛之前的都是过往云烟,都是槐南一梦。只有若叶的遗相告诉我们什么是真实,小光在吊唁的人群中踮起脚看着若叶的遗照,笑的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可爱,但两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青梅竹马却从此天各一方了。月岛家的四女变成了三女,四叶的幸运草从此缺失了一角。 缺失了一角的幸运草还能带来幸福吗? “我该怎么办呢?大叔。” 戴着从伯父那拿着的借给若叶露营用的帽子,小光一个人逛着夏祭——那个本应该属于光和若叶他们两个人的夏季。 看到角落里暗恋着若叶的赤石在遗相前默默的流泪, 是的,这样做就好了。 我们看到泪流淌过小光的脸颊,那个曾经被若叶亲吻过的脸颊。 我们看到了大姐一叶忧郁的眼神, 我们看到了三女青叶一边流泪一边挥动着球棒, 我们看到了四女红叶在姐姐的遗相前木讷的神情,不谙世事的四女仿佛还在等待着姐姐的归来。 但姐姐已经回不来了。 我们还看到了电脑屏幕前的自己,脸颊和小光一样留下了泪痕。 哭出来吧,和赤石一样,和小光一样,和青叶一样,也和笔者一样……这样或许会好受些。 小光的桌子上还摆放着若叶送给他的两个可爱的闹钟, 墙面上还贴着来年起送给若叶生日礼物的预定表。 若叶:“这是明年开始生日礼物的预定表,有了这个你就再也不会犹豫了。” 14岁,可爱的钱包, 15、 16、 17、 18,耳环,…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