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cross game"

说谎也可以吗?——写在《四叶游戏》完结之前

《四叶游戏》在漫长的和龙旺的比赛终于结束了,虽然是160的坏球,但也逼得龙旺的王牌无法出手。 并不是因为坏球而无法出手,而是因为160的球速而无法出手。 “这场比赛,已经见分晓了,从你目送那一球而没有挥棒的那时起。” 投出160KM 然后 和最喜欢的若岛青叶…… “说谎也可以吗?” 这并不是说谎,因为并没有说过160KM的就是好球,只有当年青叶的那句话 “我喜欢能够投出160公里球速的男生。” 在那句话之前还活着的若叶说过 “不要和我抢哦。” 于是在若叶死去后若叶的这句话成为了束缚着青叶感情的一道枷锁,于是160KM就成了打开这道枷锁最后的钥匙,因为青叶明确的告诉过若叶, “我喜欢能够投出160公里球速的男生。” 如果说160KM是青叶能够放下心中若叶的钥匙的话,那么让小光放下心中若叶的钥匙就是茜。荞麦娘的出现并不是要作为若叶的影子而与小光再续前缘,茜也知道自己不是若叶。 “那么相似吗?” “和谁?” “和你死去的姐姐。” “我心中的若叶还是小五时候的样子。” 茜知道、青叶知道、小光也知道。 荞麦娘的登场是为了撮合青叶和小光,作为新的第四叶,因为幸福的四叶草只有凑齐了四叶才有作用,茜出场的那一刻,消失的第四片叶子终于凑齐了。 只不过赤石还没有放下若叶,赤石对于茜的喜爱大家也都是看在眼里,希望最终话能给出两人一个完满的结局。 与龙旺的决赛之前。 千田:“我说你啊,是不是喜欢月岛青叶啊?” 光:“是啊——对你也是一样呢。”光如是回答到。 青叶:“你喜欢她吧,小茜。” 光:“啊。” 青叶:“和小若比起来呢?” 光:“才不会和过世的人比较呢。” 青叶:“那——和我比呢?” 光:“说谎可以吗?” 青叶:“可以啊。” 比赛之后, 光:“东,我可以去死了吗?“ 东:“还不行,这之前有事情需要你去做。记得我说过让你使劲的抱住月到青叶的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东已经退出了,他虽然喜欢着青叶,但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青叶和小光之间的感情。 光使劲拥抱了青叶。 然后是一个耳光。 青叶:“我不是说最讨厌你了吗?” 光:“恩,我知道。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 (青叶:“我可以说谎吗?”) 青叶:“一直都最讨厌你了。” (光:“可以哦。”) 光:“我知道。” 一叶:“能够弄哭青叶的,只有若叶和小光。” 一个充满安达充式的结局,自从停刊取材之后名台词就不断,而这句“可以说谎吗?”就成了最后场比赛前后的关键,一句台词浓缩了小光和青叶傲娇的本质,也是安达充几十年功力的体现。 甚至我觉得,这句台词可以和当年《TOUCH》的“上杉达也爱浅仓南,比谁都爱。”相媲美。 还有最终一话,看预告应该是若叶的梦。 舞台是空无一人的甲子园,赤石是捕手,光是投手。 四叶草——酢浆草料,人们总说,找到了四叶草就找到了幸福。 那是因为, 三叶草的 一叶草代表希望、 二叶草代表付出、 三叶草代表爱; 而稀有的四叶草…

人生如梦,四叶如歌

四叶草——酢浆草料,人们总说,找到了四叶草就找到了幸福。 那是因为, 三叶草的 一叶草代表希望、 二叶草代表付出、 三叶草代表爱; 而稀有的四叶草 就是幸福。 三叶草的意思是: 即使你付出了, 希望了, 爱了, 也不一定会找到幸福; 只有拥有了四叶草, 才拥有了真正的幸福。 (注:此文涉及漫画版剧透,请追动画版的童鞋自行斟酌是否观看。) 若叶的季节 “光,我都亲了你了可是你却没有来接我,到底怎么回事?” 并不是因为亲了我的脸才这么说的。 月岛若叶是全班最可爱的。 不,大概在全年级也是。 月岛若叶,月岛家4女中的次女,11岁,小学5年级。 是的,留在我们记忆中的若叶永远停留在11岁——再也不会长大了。 安达充笔下塑造了许多完美的女性形象,不知道有多少人和笔者一样,第一眼看到若叶的时候仿佛看见了萝莉版的浅仓南。当然安达充数十载不变的画风和人设已经无法取悦于充斥着萌文化的日本动漫界了,但在我心中,月岛若叶是四月新番里最可爱的女主角。不,大概放在整年里都是。若叶的一颦一笑,甚至是生气时的表情都是如此的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若叶在月光下亲吻小光脸颊的时候,仿佛是不应存在在人间的天使一般。 “我后天的傍晚就会回来的 然后隔天我们一起去夏祭。晚安。” 这句话是若叶留给小光的最后一句话, 这一吻是若叶最后一次亲吻小光的脸颊, 因为第二天,若叶就与世长辞,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以下为您插播一条新闻。 在美名川举办的游泳班露营活动中有一名女孩溺水。 昨晚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不治身亡。 死者是东京都千川北小学五年级学生。 月岛若叶小朋友,11岁。 这一幕来得是如此的突然,突然到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纵使我们知道安达充的作品里必有人会便当,但是若叶的死却是如此的突然,仿佛电视里的新闻是愚人节的玩笑一般,因为月岛若叶,昨天还活生生的活在那里,问小光借了露营用了棒球帽,还如同天使般亲吻了小光的脸颊,约定好回来一起去夏祭。回忆的片段,种种的过往如同电影版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麻木着自己的意识,骗自己说若叶还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但回忆却在11岁的夏祭前戛然而止,仿佛之前的都是过往云烟,都是槐南一梦。只有若叶的遗相告诉我们什么是真实,小光在吊唁的人群中踮起脚看着若叶的遗照,笑的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可爱,但两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青梅竹马却从此天各一方了。月岛家的四女变成了三女,四叶的幸运草从此缺失了一角。 缺失了一角的幸运草还能带来幸福吗? “我该怎么办呢?大叔。” 戴着从伯父那拿着的借给若叶露营用的帽子,小光一个人逛着夏祭——那个本应该属于光和若叶他们两个人的夏季。 看到角落里暗恋着若叶的赤石在遗相前默默的流泪, 是的,这样做就好了。 我们看到泪流淌过小光的脸颊,那个曾经被若叶亲吻过的脸颊。 我们看到了大姐一叶忧郁的眼神, 我们看到了三女青叶一边流泪一边挥动着球棒, 我们看到了四女红叶在姐姐的遗相前木讷的神情,不谙世事的四女仿佛还在等待着姐姐的归来。 但姐姐已经回不来了。 我们还看到了电脑屏幕前的自己,脸颊和小光一样留下了泪痕。 哭出来吧,和赤石一样,和小光一样,和青叶一样,也和笔者一样……这样或许会好受些。 小光的桌子上还摆放着若叶送给他的两个可爱的闹钟, 墙面上还贴着来年起送给若叶生日礼物的预定表。 若叶:“这是明年开始生日礼物的预定表,有了这个你就再也不会犹豫了。” 14岁,可爱的钱包, 15、 16、 17、 18,耳环,…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