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业界评论"

影评:十万火急的魁拔

由于之前找不到妹子陪我去看直到出了网络版之后才有幸在优酷上一睹这部之前沸沸扬扬的国产大作,网上各类影评已经很多了,这里也简单写一下自己的看法。 1、十万火急的魁拔 制作组野心过大,急于想呈现一个自己的“月世界”,上来塞的信息量太大,各种晦涩的名词设定。故事的开头就抛出一个庞大的世界观真是吓坏了不少观众。对这些网上常见的观点笔者是有自己的异议,纵然电影上来的几分钟抛出了一个庞大的世界观以及各种专有名词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这并不影响观众的观看,甚至可以说去掉标题之前的部分《魁拔》仍旧是一部相当完整的作品,之后的剧情把几百年庞大的世界观聚集到了一个小小窝窝村的父子身上,以小见大。一直觉得电影版动画不同于TV版动画,应该要等完整的看完才能评论,这和TV动画的扫雷只看三话不同,TV动画看了三话如果故事还没有展开有太多的伏笔纵使之后再好看观众之前就已经扔片。电影版则不然,观众买了电影票就会看完90分钟完整的故事,就算上来晦涩一些之后能够收的住也没有问题。这一点上《魁拔》之后的剧情还是把控的相当好,从窝窝村开始的剧情主线上还是很易懂,只不过一些还未收回的伏线明显可以看出制作组的野心。 2、三段论式的魁拔 网上看到一种评论说比起剧场版《魁拔》的叙事结构更适合做成3话TV版动画,且不提剧场版和TV版影响力和政策上的区别,至少笔者觉得这种观点有失偏颇的。诚然三部分当中的衔接可以做得更圆滑一些,如果有更多资金的话我想制作组也会考虑过度的时候加入插入歌而不会像现在那么生硬。不过整体来说《魁拔》的节奏还是挺不错的,可以说节奏十分紧凑没有尿点,当然也和制作组急着想把《魁拔》完整的世界观呈现给观众有关。笑点和剧情高潮不断,而最后部分一些我们所谓的“回忆杀”各种燃。 3、不中不日的魁拔 在定位这一点上《魁拔》还是有一定的问题,笔者半开玩笑的说这是种中国特色的日式风格,可以明显的看出制作组受日系动漫作品影响比较大,无论是叙事结构还是世界观的设定上都是。想起之前笔者看过的一篇老牌国产优秀动画《天书奇谭》制作者的访谈,其中就提到制作组赴法学习但是回来坚持学习的只是技巧但骨子里的东西还是中国式的。但是《魁拔》明显给人的感觉就是在日系的风格上面套了一层中国风的外衣,结果变得有些不伦不类,人设也好配音也好,笔者还没看过日文版的配音,但可以预见听日文版的配音会比听中文版的更加顺耳。 4、营销失败的魁拔 在暑假党的三部动画电影中,与《藏獒多吉》、《赛尔号》相比《魁拔》的营销是最失败的,《魁拔》的目标受众是中高档的动画人群,开始就把自己的受众框的太核心太小众,世界观虽大气但又晦涩,请日本声优的活动也只能在动漫圈子里面掀起波澜在传统人群里面根本没有做好营销手段。同时公关手段也不合格,很多院线只有早间档才有放映,并且一天只有一场,这也是笔者一直没约到妹子去电影院观看的一大原因。比起至少能在地铁中看到广告的《藏獒多吉》,重心放在二三线城市推广的《赛尔号》,魁拔的营销做的太差,最后变成的小圈子人的喝彩。最后《魁拔》这个名字也太晦涩了,为什么要取个普通老百姓读不来的名字呢?曲高和寡的道理制作组不是不懂吧。 说了那么多总体来说《魁拔》还是一部不得不看的国产电影佳作,希望制作组能够早日填完这个坑不知道能否看到这部作品的续作。

以汝之名,指代希望——《魔法少女小圆》观后感

  在我看了这样长时间的动画之后,曾怀疑过,是否还有一部作品,能够将我带回从前,找回从前看动画的那份感受。 那样的悸动,期待与狂热,沉醉其间,被其引导和改变,像永远看不厌一样回顾着每一分钟每一个镜头,连台词都能够背下,并在依依不舍地看完最后一眼之后,久久回味在荡气回肠的余韵中。 这可能真的如同要在70亿人的地球上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一样困难,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错觉地以为,改变了的不是动画,而是自己。说不定这个改变后的自己是如此麻木不仁,即使多么优秀的作品,也不过只能带来三分钟的感动或者刺激。 但是今年春天 这样的疑惑就在“她”的面前 溃不成军…… 我是在第三话之后,开始关注小圆的。与其说是关注,不如说是不得不关注。学姐的死如同海啸席卷各地,可惜念着书,信息封闭的我却全然不知为何,让这样一部看上去很普通的动画变得如此热门。 当然,那时我还没有看到虚渊玄这三个字。 随即就在“有着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被第三话震得不能言语,看着昏暗的ED画面,连呼吸都忘记了。 魔法少女们会沿着怎样的路前行…… 随后的几周里,剧情像在下坡路上没有刹车的单车一样,不可控制地、飞快地前进着。老虚兑现着他“每周都要搞那么一下”的承诺。痛苦、不安、绝望、扭曲、诅咒、脆弱,一点点的为这个故事染上了灰暗的色彩。平凡的少女们为了一个个美丽的心愿而踏上不归的路途。 这条路,注定要指向死亡。 当决战之日,五人之中三人已经离去,结局几乎已经看似无法逆转。直到这时,作为华彩的最强音,第十话,以一个轻描淡写的开头,解开了所有的疑惑,印证了所有的猜想,引爆了所有一切。 副总监督是这么说的:“我看着第十话的剧本的时候,手都一直在颤抖不停。” 我不知到怎么去形容第十话所带来的震撼感,那种感觉如同目瞪口呆的被老虚抽了二十四分钟的耳光,然后他笑嘻嘻的留下一句:“知道吗,前面的剧情算个毛”。如果把第三话比作突如其来的暴雨,那第十话就是印度洋海啸或者富士山喷发的等级,将所有人悬在半空中等着落回去的心——直接吹走了,吹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至此我们已经无法预料结局是什么模样,因为已经没有人敢咬死一口说出结局的走向。焰心中如同刀刻般留下的约定,成了这部作品,所有观众心中,当然也是她自己所能望见的唯一的道标。 这是不是就是老虚埋在片子里最大的炸弹了?我当时竟然已经这样怀疑。显然这样的怀疑是错的离谱了。 带着嗡嗡耳鸣,半天不知道在干吗之后,回到了现实里,逻辑也变得正常起来,这时我们才意识到有种太严重的即视感,这种即视感自何而来? 点开第一话,第二话,甚至更早的预告影像,最早的预告资料,人物设定。一种几乎对老虚绝望的感觉油然而生:“你、你怎么能这样啊……” 前后几乎是环环相扣的剧情与台词,就差没有揪着你的耳朵大喊“其实黑长直她……”。老虚就这样在所有的地方,每一分钟里,疯了一样肆无忌惮的剧透着,所有的画面与镜头,台词与表情,前后承接,天衣无缝。他为什么不怕?不,他没必要怕,他是老虚呀。 是那个永远和说好的不一样的爱的战士呀。 这时,正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刚刚从门缝里窥到一丝结局的影子,小圆却陷入了无限期的停播当中。 九级的大地震在当时的日本显然是优先于一切的,而后来的我们也知道了停播最主要的也是最无聊的原因,11话中出现了人群在体育馆里避难的画面。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这样的画面不宜播放。事实上,最后电视放送的11话里,也确实砍掉了这些镜头。 但正是这样一个停播事件,成为了把这部动画动画推向最高峰的最大黑手。连老虚自己都没有想到,老天爷给了他这么大一个面子,帮了他令人惊异的一个大忙,至此,天时,地利,人和,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如果没有这百年难遇的地震,如果不是那些无关紧要的避难画面,便不会有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等待。如果停播的时间变动一周,之后如同狂潮般的同人也会受到多少影响。 在停播期内,我就不断地不断地不断地重复着前十话的内容,每一次重复,都能有新的感受,会对设定的意义更加一分理解。文至此处,我也希望能够暂停描写这些观看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转而在最大的盛典到来之前,先表达自己对于这部动画感受的一部分……     这样一部作品,正如宽叔所说,它既不是黑色的悲剧,也不是白色的喜剧,它的色彩是现实的,毫无感情可言的东西。贯穿整个设定有两个词语,一即矛盾,二即平衡。矛盾因平衡而生,平衡的维持又是靠着矛盾的对立互补。 奇迹的实现,需要付出一生的战斗来平衡,获得超人的力量,便要让灵魂以非人的形式被囚禁在宝石中。消耗的魔法若不补充,便会使自己不可逆的向黑暗堕落,成为给人以生之希望的魔法少女,便注定走向散布绝望的魔女的终途。这些所有都是遵循着等价交换的原则,它更像是一种孵化者与人类之间的交易。 类似的设定我们并不陌生,反而出卖灵魂换取奇迹是一个用了千年有余的老掉牙题材,早就用的烂大街了。然而老虚却接着魔法少女的梦想与希望的招牌写着这样的故事。老虚说:“这是一个魔法少女动画”,然后我们看了会抓狂的说“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但他依然可以洋洋得意地说“事实上这就是个魔法少女动画。”正如当年他想着“那就来做个纯爱的故事吧”然后做出来了《沙耶之歌》一样。《沙耶》于《小圆》的相似点我希望能在后文中叙述,这里表过不提。 在这样一个世界观下的这几位魔法少女们,从角色塑造上来说都是成功而有着其特点的,但归结一起,还是那两个字:矛盾。有相生相悖的性格,但又有着如同普通人一样的思维方式和烦恼,有着平凡的日常生活,但又面对着绝不平凡的选择和命运,这样的人物才是能够在表现主题的同时引起人的共鸣的,而不是一堆设定文字的符号化的空壳。   最初担任优雅的解说与向导的麻美学姐,无论言行,都透露出一种“前辈”的魅力。她自身无法避免的成为了魔法少女,但只能坚强起来接收命运的选择。她信任淫兽,对于契约相关的内容也不多过问,在淫兽看中了小圆与沙耶加之后,便积极的帮助她们,温柔的引导和保护她们,同时亦没有要求她们一定要成为魔法少女,反而是劝两人三思。 学姐的这种关爱是不求回报也没有来由的,是她自身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前辈所应该做的。所以她随时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强大,华丽地战斗着,然后优雅地饮一杯红茶。但事实上呢? 在面对小圆单纯的仰慕时,学姐会忍不住再三确认着“你真的愿意与我一起吗”,道出了孤单的心情;即使微笑着打败魔女,心中也是恐惧颤抖不已。 麻美的命运注定了她“不能”思考太多。这不是她“不愿”思考,而是“不得不”回避这些翻转棋盘的想法。为了活下来而成为魔法少女,便不能对这条路抱有怀疑,因为即使这工作背后隐藏了多么大的阴谋,它也救了自己的命。这也就是为什么第十话中当众人知道了灵魂宝石的真相之后,学姐成为了最先崩溃的一个人。因为这是她唯一的道路,是靠强装出来的坚强与坚强背后的寂寞撑起来的,本该已经结束的人生。 麻美学界是接受命运之主宰的人,当命运本身歪斜崩溃,便被从平衡上抛下了。     美树沙耶加是小圆中最为接近我们自身的角色,她的心愿和信念都是单纯的,也是我们所熟悉的。为了治好喜欢的男生的手而成为魔法少女,获得力量之后也只想不求任何回报的投入战斗,不为自己,而是为了让更多人免受魔女的侵害。 沙耶加的性格是强硬和开朗的,带着那一个年纪的少女刚刚经历烦恼后的倔强。我们当然也可以说,她的性格是有一点中二的,正如千千万万无比中二的我们一样。“想要成为和她们不同的魔法少女”,她强行逼迫自己不断地进行超负荷的战斗,固执的不用悲叹之种进行净化,在得知肉体已经和灵魂分离之后更是用几乎狂暴的战斗方式获得胜利,肆意的虐待着自己的躯壳。但在这一切的表象之下,埋藏的依然是一颗年幼的渴望成长的心。 她害怕着战斗,怕到去往战场之前手都发抖;她知道契约所代表的意义,从来不让小圆承担自己的哪怕一点绝望;她为自己所选择的道路而迷惑,也因知道事实而陷入了沉默;他曾为了自己已经不再身体里的灵魂而痛苦不已,甚至觉得这样的自己已经失去了被爱的资格。 她固执地在明知错误的道路上狂奔,直到最后一刻,在迷茫中回顾着自己走过的道路,才能意识到这因为太过年轻而犯下的错误,是什么模样。 那是怎样一条崎岖的、孤独的、布满荆棘的道路…… “我真是个笨蛋。” 坚强的沙耶加,落下了最后一滴眼泪,来自人鱼公主的泪。 而回顾我们的成长历程,殊不知竟也是如此相似。那些无知而又莽撞的中二的岁月,想起来总是那么可笑、羞耻、却又有着背德般的怀念感。可惜我们最终在愚昧的年纪里醒悟后长大,沙耶加醒悟之时,一切却已成定局……     佐仓杏子这样一个角色,同是和麻美学姐作为前辈而存在。然而如果麻美作为前辈是“可靠”的,那么杏子的性格便更适合用“老练”、“圆滑”来形容,如同港片里面总是会出现的一个阿Sir。 杏子和麻美一样,是掌握着战斗技巧的“实力派”。她会尽可能的收集悲叹之种,也会为了一个魔女而故意放跑使魔,任它去伤人。她利用着这份用生命换来的力量,以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方式”满足着自己贪吃的性格。她来去潇洒,是整部作品中行事最为果断的,也是感情波动最小的——如果没有遇到沙耶加的话。 这一个破折号的存在是令人费解的。倘若仅仅是因为这短暂的相遇,杏子又是为何产生了如此强烈的、足以献出生命的感情?或许这从很多人的批判主义的眼光来看,是无比都合主义的,但我们或许可以从杏子的只言片语中,窥探到她的一点内心。…

幻想乡的窄门、东方的行路

“不要再传教了”“不要再汉化红本了”“不要汉化非想天则”“不要让东方再民工化了”,现在在有东方的所有的地方,注意听都能听到这样的声音。这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时代了,不是那个需要人去全力为别人传教东方的时代。在这棵大树长到顶破青天的现在,任谁一仰头都能看到幻想乡的枝叶。老渔汤里面一群人坐在一起写诗斌文,想齐心协力搞点什么东西出来的年代早就不再了,现在挂着小镇壳子的新渔场,还在想尽办法用邀请码和申请限制防止人口饱和。 而现在这状况的意思就是,东方变味了吗?东方控爆发了吗?东方民工化了吗?不,我并不这样觉得,这也应该不是一种错觉。 关于东方是否变味,从黄昏做出受尽争议的非想天则来这个问题就没有停止过讨论。事实上先不谈关于非想天则的各种喷,对于这一作,或者有人提到误导新人的绯想天,我一直都保持着中立或者略微偏向黄昏的立场。因为不管是10.5还是12.3,都是光明正大的挂牌东方正作,为什么是正作,打开游戏就清楚了:一样是Project Shire Maiden,下面的团体不仅有黄昏边境,最重要的是也有上海爱丽丝幻乐团。也就是说名义上你喷的黄昏,实际上你喷的……不止是黄昏。这就是我一直说的,东方毕竟是神主的,要出正作怎么也得他自己先满意。故事要拿给他看看,重要的音乐要拿给他做,做出了什么卡片设定和人设也一定会马上拿出审批。神圣不可能连黄昏在做个什么玩意都不知道,还和我们一样拿到游戏才大呼“我草,萝卜啊。”你说非想天则打破了“东方×××”的命名准则也好,把小数取得太微妙也罢,这些神主肯定都知道而且默许了。何况这才出的12.8,妖精大战争,神主制作,但标题里面“东方”都没影,人设换了比良坂真琴,剧情和系统也喜感到爆(有谁打通EX魔理沙看到最终结局不笑的就赢了),摆明了也就是一个三月精的FD。可是也挂着正作的牌子和微妙的小数点。我们怎么面对这样一部“正作”呢?喷神主吗?这才是真正的本来倒置。至于小镇在《我们为什么不汉化非想天则》里面提到的“不能认可一个现人神带着两个神还被一个妖精打败”,我想说,SC规则呢……好吧我承认神主定下这个规则之后自己也跟自己玩票呢,正作里面从来没出现过双方决定SC数和决斗的报酬。不过这样一个规则也就摆明了一件事,在幻想乡里没有绝对的最强。历代六面和EX的BOSS们多牛X啊,结果还不是被红黑二人组尽数槽翻。而如果玩家自己手比较贱,打到圈九就已经用光了残机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妖精大战争里面圈九也不是名正顺言地槽翻了黑白么。至于说是早苗是不是带了两柱神共同作战,在游戏里不过也表现为了一种援护技能,和别的技能没什么两样不说还有冷却时间。没有三人同时攻击,也没有不平衡的设定,因为这好歹是个FTG。是STG也一样,让早苗两着两柱神神扔弹幕的话这游戏就没法玩了,除了用圈九冻弹幕和无限Bomb谁都过不了五六面和EX面三个BOSS的合体技啊。 说白了非想天则也就是讲了中国做了个梦,七色开发了个新人偶,两废神做个萝卜。中国做梦无关紧要,七色开发新人偶无可厚非,至于做个萝卜,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荷取出现的时候已经带来一堆高科技物品,地灵殿给幻想乡带来玄能更是角发了无穷多的可能性。况且虽然萝卜的确有点夹带私货严重,自high过度,强X民意,不负责任,不过也没到要影响一设根基的地位。没准幻想乡哪天有电了香霖堂那些各式各样穿越来东西不就都能用上了么,何况我们还有(前)常识人早苗小姐和紫妈在不是嘛,说不定香霖堂二里神主就写灵梦魔理沙坐一起打游戏的画面了呢。而且早在梦月抄时代香草不是已经连火箭都做出来了么(说,跟朝仓理香子什么关系)还有小咪咪什么的……  是的,我在上文里一直的为非想天则辩护。我并不是喜欢非想天则,相反是个玩AI的沙包,也不是说跟黄昏三作有什么感情,只是觉得他怎么说也是东方系列有序号的一部工作。就算没有什么像样的异变,就算充满捏它,甚至连魔神Z也出现了,我们也要接受。因为东方是神主的东西,黄昏三作也不过是换了更好的画师更好的编程更好的音乐效果披了个FTG壳子的“神主的东方”。神主批准它们或为正作那它们就是大路所指的方向,我们可以不喜欢,但不能否定和喷。因为即使外传再多,东方的核心也就在红妖永和风地星六作,并且谁也不知道不一作来的会是什么。东方的确已经不是旧作了,红妖永的探索期也成了历史,到了风地星,游戏和故事都瞬间扩展,或熟。新信仰,新能源,甚至完全对立的新思想,再加之带着小数点的愈加频繁的外传,这些都不是“东方在变味”,而是在发展,壮大,从最初的拙劣随着人气的增加而越来越成熟完善。而这个完善,也必然会出现欢乐的、恶搞的这种作品,这是玩乐,不是正经。十多年前东方是个有着红白巫女的同人游戏,十多年后东方还是个有着经白巫女的同人游戏,我觉得这就够了。没什么比这更好了不是么? 有人担心现在的东方是不是太民工了,东方控是不是多到影响视线了,这是不必要的顾虑。这个就是草木皆兵。本来的意思是心中疑神疑鬼然后把不是杂兵的破玩意全当成杂兵了,这种担心就差不多。八成来自于自身优越感的消失和对各路小白、厨、精虫上脑者的鄙视。想以前的东方还是阳春白雪冷门精品,周围全是顺子。现在就遍布了各种媒体成了无孔不入的大路货。以前周围少有人知识东方,现在只要是个宅怎么都免不了要接触东方——然而他们大多数人也就是因为东方有很多萌妹子设定庞大音乐好听游戏也是同人作品中的上乘罢了。这样的人能光明正大的说成是东方控吗?爱好着或者单纯只是知识或者单纯只是知道或者接触过,就算领进了门的东方控吗?不算是,完全不是。控即Complex,有东方Complex(情结)的人才算是“领过了门的人”。东方情结其实也就是幻想乡情结,这种情结不是说一两个萌妹子就能撑起来的。萌妹子到处都有,幻想乡只有一个。常识的两侧,科学与幻想,现实与梦,浪漫情怀与物理铁则,生与死的意义,信仰的缺失,人类与妖怪的境界,这些才是幻想乡的情结,是神主抛给我们的思考、在现在这个社会环境和思想形态下极为重要的思考。 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一设才是王道二设就是小孩子把戏,没有二设的一设就是副光溜溜的骨架,失去日常生活和打情骂俏的幻想乡少女们毫无魅力可言。然而不管是偏爱一设还是钟爱二设,一个东方控都是应该要展得开收得回来的。不会因为二设里香霖是个变态就真地把他当个变态,因为都知道其实这是个知性的眼镜男,是神主的化身。别的二设也是一样,我们拿来笑完了鬼畜完了也能规规矩矩的回到一设里。不能忘本,但不可能不娱乐,平时大家一起围着二设乐,严肃的问题,就慢慢思考理会,这就好了。至于当我们那啥的时候,红字本……不也是很好用么。 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东方是一把钥匙,是一种契机,他们不会因为某一天正作完结了或者下不到任何二创了就抛下东方,因为有种幻想乡的情结在脑子里,角色也不会是一个立绘和一堆人设了。这才是被领过了幻想乡的窄门的人,这种人有多少,我们看下这之外的人有多么多就知道了,因为黄昏三作而入道,看到神主的人设便抛弃正作的人;眼中除了百合CP什么都没有的人;忙着用各种二设编各种捏它满载的故事,被二设蒙蔽双眼的人;执着于某个喜欢的角色的人;只一味搜寻红本的人;知道但是不感兴趣的人,这些人在坊间占了大多教,而真正理解东方的、不装13也不被别人装13吓到的人,真正的东方控,又有多少呢。 想要让东方不所谓“民工化”太难了,放眼望去皆东方,常在河边要湿鞋,况且东方也有足够的魅力让一个稍稍了解一下便陷入其中。这不是应该我们来控制的事情也不是我们应该去控制的事情,如果你是说:“我实在受不了各种2B言论”的话,各界都是如比,大可选择无视,如果你是说:“边缘东方众太多的话会给别人带去二设是一设的印像,误导新人和影响一设发展”的话,这不是最好不过的么,由边缘东方众建起的巨大观乐二设墙不仅是东方免费的广告,也是对新人的考验和选拔。能够排除这样多的浮躁的干扰因素抓到东方精髓的人,必定会是极其优秀的东方控吧。关于一设发展,东方的一设发展实在是太稳固了,11区本土的二设厨和一设厨疯狂的互喷也没有动摇神主的一点信念,红妖永风地星,该干嘛干嘛。何况是我们呢?相反在正作的发展中,神主正在尝试控制和引导二设的方向:人物背景和故事背景都比以前的作品要详细得多,OMAKE文档一下子变大了不少;这就是在防止一些二设乱YY,Y错了方向。日常生活,配对捏它这些依然由二设来做,但大框架在这定死了。这可以理解为是神主的逆推,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成熟。 东方是越变越大了,但不管名义上的东方有多大,幻想乡仍然是如十多年前创生的时候一样放在核心里、销在窄门后。神土在尝试思考,尝试理论,尝试创造和修正,而我们像行星一样围着神土和他的幻想打转。东方永远都是东方,不炒作,不商业化,不一个广告,沉睡在几张CD-ROM里。不管显界乱成怎样的一团,幻想乡里的少女们都是依然自得。我们争论什么呢,我们担心什么呢,我们畏惧什么呢?因为那句话是怎么说的: 没有什么,可以战胜美丽的信念啊。

初探Princess Lover!OVA

今天17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今天是9月最期待的一天,死不掉的GONZO用他的马甲带来了万众期待的H动画Pincess Lover!OVA。小风第一时间回到家中啃了一遍生肉,废话不说,扫雷报告参上! 1、  实用度,正篇从开始到最后几乎85%以上都在啪啪啪,分为浴室PLAY、车震PLAY和床上PLAY,主角无脸的设定以及很多第一人称视角的应用代入感满载!其中各种体位的转换特别是车震时候胸部贴在玻璃上的体位让我想到了石田彰的另一部作品无颜,咬床单的设定更是让人心跳加速,最后心跳的设定实在是容易让人绝顶! 2、  作 画,GONZO实在是业界的良心,这马甲公司的作画不知道PINPAI有没有颤抖,类似于ストリンジェンド的画风却汁水的分量控制地不像是第一次做H的公 司,黑田人设的胸型做成动画后格外的具有美感,内裤和长筒袜蕾丝花边细致的描绘是一般H动画所没有的。 3、  声优,虽然男主声优采用了石田彰,为了增加代入感话并不多,全程都是女主在独白。这种设定很多动画都用或者单独抽一个女主独白的音轨出来,大家都知道这种处理是实用度最高的。淫语的翻译很考验里字幕组的功力,里动画翻译的信雅达标准就是实用度和美感并存。 4、  最后Princess Lover! 实在是05年之后难得的优秀H动画,第一人称的各种代入感,唯美的作画丰富的体位,GONZO你怎么早点不下海啊!肉感多汁色而不淫,唯美与实用性并存,实在是今年第一的H动画神作!等今晚的熟肉! 熟肉下载:http://www.jandown.com/link.php?ref=DwfFziKyKF

老生常谈——国内同人展的糖衣背后

CC7那天,被CK的上砂川推荐以及在和邪社的JIMMY牵线下本人接受了东方卫视《东京印象》的记者采访,谈了下个人对于如今国内的同人展的一些看法。虽然不知道这个节目能否审批通过,不过据制作人说就算电视台审批不通过也会剪一个纪录片之类扔ACFUN上,到时候我就等着被喷死(笑。不过接受采访的时候被摄影机对着还是有点紧张,虽说自己想表达的观点都表达了但还是用文字再重新梳理一遍比较清晰。 1、  抛开同人展的硬件设施不提,国内同人展参展者和coser的素质还有待提高。在日本的展会方面,是专门设有摄影区提供拍摄的,随着这次CC7也专门设置了摄影区,但显然国内的coser没有待在摄影区被摄的习惯。这就造成了常常有coser在通路内被搭讪然后摆pose拍照造成了原本就不大的展会的通道拥堵,更不要提国内同人展常见的coser“搭火车”或者伴随着腐女的尖叫声一幕幕的推倒镜头。个人的建议是不一定要学日本设立专门的cos区,但是可以划一块专门的不设摊的空地供coser活动,这样也避免了通道内的拥堵现象。 2、  再谈同人本的价格问题,这个确实也是老生常谈了。现在一般的同人本一般要买到50RMB左右,一些精装的同人本甚至能卖到100左右。国内同人本价格一直是趋于非理性的状态,造成同人本价格如此之高的原因有二,成本与心态。先来谈谈成本问题,从上面提到的同人志印刷成本来看理应成本并不贵,但是如果计算上同人志的运送成本和整个同人社团到现场来摆摊人员的车旅成本的话这个成本价格就一下子上去了。国内没有也不可能有日本那种专门印刷同人本的大型印刷厂,之前某代印刷同人志的机构(?尚且这么称呼)还闹出了自己加印然后拿去卖的盗版风波。另外日本的同人志印刷厂是能直接把同人志运送到comiket会场的(《comic party》里是这样讲的)这样又能减少一比成本。不过比起成本问题同人界的心态才是最大的问题,首先国内同人本不管价格多高都会完售的,很多摊主都有这么一种观念。先期的成本导致了国内同人本的印刷数量限制,而这印刷数量又导致了洛阳纸贵。如果仅仅局限在上海这个市场那么同人志的价格是可以控制的,从近几届的同人展现场来看上海的一般参展者消费已经渐渐趋于理性,手上买的本拿的纸袋一届届减少,但是在国内其他一些文化荒漠的地区一些刚刚开始办同人展的地区,好奇心与新鲜度导致了这些地方的市场活力与购买力。一些同人社的既刊到了那里也变成了新刊,造成了同人本价格定位再高就算在这个展会上这次卖不掉到其他地方的展会上也一样会卖掉的情形,同人本的多次运输也二次增加了成本,如此循环。等到什么时候,全国的各地的同人展都有了一定的规模,全国的一般参展者都能够理性消费的时候同人志才会回归一个合理的价格,这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此外,国内同人本的黑白本和全彩本的比例严重失调,国内所谓的大手社团每次如果不出昂贵的全彩本就对不起自己的身价。日本大手社团有的时候还会出便宜的8P黑白本参展国内画师凭什么每次都一定要全彩本! 3、  18X的问题,这个也是我接受采访的时候想了一下又刻意避开的话题。如今的同人展上看到18X的抱枕已经习以为常了,18X的封面露点的同人志的大大方方的放在展台上卖,这是很不符合“中国特色”的。随着同人展规模的越来越大,会渐渐开始受到主流媒体的关注,记得去年某地展会的18X事件就被某媒体曝光后也造成了不小的讨论。也不想提日本宫崎勤事件之类的危言耸听,不过18X物在国内同人展上的出现个人觉得是目光短浅的表现。如果真的有一天国内同人展会因为18X而遭到连累的话我觉得一点也不奇怪。 洋洋洒洒写了那么多,其实比起同人本个人还是更喜欢国内的同人游戏更多一点,而且同人游戏这种东西私下也比较方便传播和推荐。最后在万文之前分享一件CC7上有意思的事情,之前我也在博客上面推荐过一款仿海猫的同人游戏《雪之本境》,结果通到最后才发现游戏只是一个谜篇。于是CC7我就直接冲到摊位上问写剧本的人凶手是谁,结果被告知“谢谢你的支持,游戏解篇明年发售”。怎么印象当中今年我通掉的几个国产同人游戏都是坑呢,坑爹啊这是!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