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2.5次元"

我的女友消失了?!国产悬疑恋爱AVG《恋爱绮谭》PV2公开

大家好,我们是国产AVG制作组Never Knows Best,组名取自主催很喜欢的动画《FLCL》,意为“永远能做到更好”。《恋爱绮谭》是既《美丽新世界i》与《忆恋》之后我们的第三部作品,是一款都市怪谈背景的纯爱故事。这次加入了不少新的成员,也尝试了新的题材和系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我们的第二个PV已经正式公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Ny4y1y7o7?zw 恋爱绮谭介绍: 《恋爱绮谭》是Never Knows Best的第三部作品,这次很高兴邀请来了知乎的10W粉的大V浅色回忆负责本作剧本、人气画师莲ki(参与作:《真恋-寄语枫秋-》美术协力、《战舰少女R》、《崩坏3rd》、《雀魂》)、知名声优灵缡心(参与作:《美丽新世界i》陈曦、《忆恋》亦遥、《赤印Plus》黎曦夜)与知乎20W粉大V兔老板(参与作:《赤印Plus》)来一起打造这部作品。《恋爱绮谭》预计在9月底Steam发售,希望能给玩家带来一部优秀的作品。 故事介绍: 商店页面: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1345740/_/ 游戏众筹火热进行中:http://mourl.cc/-IG1iGAh 了解更多请加制作组官方QQ群:980035872

当看到“澄空学园”时你又会想起谁——《AVG Spirits!!》第三期卷首

先来做一个小测试,当你看到“澄空学园”这四个字的时候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是一个动画的字幕组、还是一个Galgame论坛的名字。如果在某个下雨天,当你再一次听到“澄空学园”这个名字时,能够下意识地哼起阿保刚写的钢琴曲,回忆起那一个个熟悉的角色,那相信你也是玩着《秋之回忆》长大的吧。 玩过《秋之回忆》的系列玩家都知道,在历代中都有一个名叫稻穗信的角色,和每一代的男主都是基友,给历代主角排忧解难简直是恋爱万事通。唯独稻穗信自己,那么多代以来一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真爱。 而在国内某屎黄色界面的游戏论坛中,也有一个ID名为“稻穗信”的玩家,时不时在论坛里分享自己的剧本大纲,如果自己是剧本家会如何如何去写剧本云云。相信了解国产Galgame圈秘闻的读者都猜到我下面要讲的这个故事了,这个论坛ID“稻穗信”的用户背后的本尊,在多年后完成了一个Galgame的剧本——那个Galgame的名字叫做《虹色旋律》。 当《虹色旋律》作为一款国产Gal在寻求日文版发行的时候,又牵线联系到了MAGES.与志仓千代丸社长,于是就又促成了《秋之回忆8 无垢少女》中MAGES.与Gloria Works的合作。曾经玩着《秋之回忆》长大的少年、那个论坛里用“稻穗信”戏服想要成为剧本家的少年,加入了《秋之回忆8》的制作团队当中——他现在的ID叫shin。 其实,中日Galgame间的交流在这些年里一直都有,比如国人绘师33就常年接日本Gal的外包上色,《且听琴语》里中国人声优刘婧荦与白石凉子及野中蓝的同台演出,《三色△绘恋》的日本作曲团队project lights……而到了《秋之回忆8》中,看到Gloria Works的名字与MAGES并排放在一起时,作为一个从《秋之回忆》开始接触Gal如今又是国产Gal圈的人来说,内心复杂的情感很难用一个短短的卷首去诠释。 曾几何时,提到国产Gal大家不得不用情怀去加成,国产Gal与日本Gal的玩家群体之间也是泾渭分明。如今,越来越多的国产Gal质量已经不逊于日本Gal,并且能够放在对等的高度去合作。可以说,中日Gal间的差距要远小于中日ACG产业间的平均差距。 相信《秋之回忆8》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段新的开始…… 当看到“澄空学园”时,你又会想起谁? 是该到了稻穗信逆袭的时候了吧。 =============================== 本文为《AVG Spirits!!》第三期卷首文,本期更多内容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7092.0.0.50b5e30bNY7gf3&id=563084407668&qq-pf-to=pcqq.c2c

对于披着「二次元」的外衣,向青少年输送色情、低俗内容的行为,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转自知乎,作者浅色回忆 作者:浅色回忆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8865676/answer/16059480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在回答“怎么办”前,我想先回答一下“为什么”。 现在的中国ACG领域,资本在拼命捞钱,用户基数在短短几年内迅速膨胀。整个行业鱼龙混杂、泥沙俱下,连不少前东莞业者都进入要分一杯羹。要知道,人是天生具有惰性的,是天生乐于沉溺在生理欲望之中的。色情、低俗的内容一方面可以赚钱,另一方面可以引流。马克思早就说过—— “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所以,既然付钱的人有这种那种的需求,色情和低俗就永远会存在,这不是二次元所独有的。拿直播来说,二次元玩到最过,也无非就是来个ASMR吃棒棒糖,那些面向普罗大众的直播平台上更直观的卖肉早就开始了。 但二次元的群体有个极为重要的特征——用户群平均年龄小。 什么事情一旦涉及到孩子,问题的严重度就会骤然升级好几个数量级。某主播半夜超速开车撞人,并没人表示他是玩炉石玩傻了,因为他是个成年人,炉石玩家也基本是成年人,大家把这个群体视为一个成年人群体,默认有完全的行为能力。某B站UP主让弟弟女装玩低俗,不少声音就表示这都是“二次元女装”的问题。虽然那位UP主人如其名是个智障,本质是想红。但因为我们潜意识里把二次元用户群体视为未成年人,没有完全行为能力。在出了事情后,就会下意识的去找外因——“是不是他们被毒害了?”。 二、这锅我们背定了。 故而,尽管天下各处一样烂,别的地方比二次元甚至更烂(比如那位被B站永封的UP主,现在就又跑到优酷去美滋滋了)。大众的焦点还是更容易聚焦在二次元上,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群起而攻之。这是历史的进程,不信的话看看以下几个名词—— 金庸、琼瑶 电子游戏厅 台球厅 网吧 电子海洛因 年岁稍长的各位应该还有记忆,这些名词基本是80后-90后时期的各种“大毒草”,每一种都曾在主流媒体上饱受批判,明明是几个神经病的问题,却连带着整个群体一起遭殃。比如2002年的“蓝极速”事件。 2002年6月16日凌晨2时40分许,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20号院内的“蓝极速”网吧发生火灾,当时上网的人有30多个,大火吞噬了25条年轻生命,还有13名伤者,他们半数以上是学院路上8大院校的在校生。 表面上是网吧起火烧死人,消防管理不力。实际上是四个熊孩子故意用铁链锁死网吧大门,并且泼洒汽油纵火。再向深处挖,这四个熊孩子基本都是家庭破碎,父母不是离婚就是吸毒。今天不在网吧纵火,明天也会去街上杀人的那种存在。网吧老板遇到这几个瘟神他也很绝望啊。 但是最终背锅的是整个网吧行业,而四个熊孩子: 宋春、刘柏被判处无期徒刑,已从无期徒刑减为18年有期徒刑。 陈晓丽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已从有期徒刑12年减为有期徒刑7年,并已于2009年11月获假释回家。 还有一个因为未满14岁只是被劳教,估计早就回家了。 不仅是中国,日本也是一样。 1988年至1989年间,日本崎玉县入间市附近发生4宗幼女拐带杀害案件,女童被虐待并杀死,其遗灰甚至被人摆回家中门前一纸皮箱内。市内人心惶惶,对连环杀人凶手身份茫无头绪。89年7月23日,青年宫崎勤被一名女童父亲发现在拍女童照片。最后警方拘捕宫崎勤,怀疑他与他居所19公里范围内连续4桩案件有关。在他家中搜出6000个成人色情录像、儿童色情录像及动漫画等,当中包括含有受害人裸照或残害片段等其他物品在内。宫崎最后自动供出幼女拐杀事件真相。 1997年4月14日,宫崎勤被裁定有罪,东京地方裁判法庭判处死刑。宫崎勤经3份精神报告书及背景调查后,总结有多项发现。宫崎出身中产家庭,父亲经营印刷工场(于宫崎被捕后自杀)。宫崎并无不良犯案纪录,自幼双亲因事忙没同住。唯一依靠是与他同住的祖父及妹妹,身体患上“先天性挠骨尺骨不全症”(肢体不全症,手骨骼发育不良,手臂不能向上举),所以很难接近成年女性。切掉受害人手掌有反射其本身残障挫败,于虐待他人身体的发泄成份。初次犯案为祖父死后3个月,他更承认把祖父骨灰吃掉。宫崎有多重人格、性倒错、性变态、虐待狂、食人等等特征,失去判断能力以致行为反常。这些精神问题都有治疗方法存在,可惜宫崎由于缺乏适当诊治而终犯下恐怖罪案。 从案件简介中我们能看出,宫崎勤成为变态杀人犯的根本原因是身体残疾+没有得到适合的家庭关怀,就算从诱因的角度讲,也是日本的AV产业背锅,而轮不上宅宅,讲道理宫崎勤甚至算不上一个严格意义的宅。 可是谁让宅宅好欺负呢—— 而御宅族形象,则被宫崎事件典型化:人际关系及与人沟通出现问题。没法接近女性,是典型的失败者。 事件引起社会哗然,之后更有反对御宅及动漫画的一连串示威、声讨行动,对动漫画及同人界的禁制及自我监察达到史无前例的顶峰。伴随着案件的审理期间,整个业界面对长达几年的低潮期:题材倒退、数量减少,倍受各方歧视批判。其中更有多个反对组织行动冒起,包括最激烈的“有害图书运动”。 毫无疑问,二次元按照现在的发展势头,搞出点大新闻只是时间问题,不管我们乐不乐意,一旦出事,这锅是背定了。根本上的解决方法其他答主也提到了——分级制度。 实行这个分级制度不是真的为了区分年龄不够的用户(就算在日本和美帝,只要你有心,小学生取得18禁作品也不是什么难事)。而是设立门槛,过滤“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部分普通用户,以及最重要的——免责。 试想,如果我们严格的实行了分级制度。那么理论上有权利观看18禁作品的人群,我们就会视其为“成年人”群体。就像炉石撞车的主播那样,成年人的事情自己负责,这锅便不太容易扣在别人的头上了。而年龄层不够的人搞到了18禁作品呢?那是他违反了分级制度啊,责任也分清了。 就好像现在中国的超市,对于不出售给未成年人烟酒的条例基本也不遵守。但当未成年人抽烟酗酒时,大家都是说抽烟酗酒的这个孩子不好,而不会把责任扣到烟酒本身上。这就是观念的差别。 三、那么,现在就建立分级制度不行吗? 当然不行,很多答主搞错了一件事,分级制度这种东西,不应该是政府牵头搞的,而是应该从行业自律开始的。 看日本和美国的分级制度,其中不乏有政府参与的部分,但源起都是企业们组织在一起,自发的进行自律。实际上这样的形式也更有利于行业本身的发展。否则政府牵头搞分级,再搞出个新广电来,恐怕你们也是不乐意的。 技术上早就不是问题,你看企鹅爸爸随时能掏出一个“小学生屏蔽系统”。但资本都是无休止的追求利润的不是么?在没有引发社会热议之前,资本为什么要费力不讨好的搞这种东西呢?只有未来的某天,中国真的出了一个“宫崎勤”式的大新闻,整个社会开始对二次元口诛笔伐了。题主所期望的改变,才能藉由不破不立的形式实现。 四、那么在“中国宫崎勤”出现之前,我们能做些什么? 有的朋友可能会疑问,如果真的出个“中国宫崎勤”。中国的二次元像笔者上面的那些例子一样遭受寒流怎么办? 这点还真不用太担心,因为当年的金庸、琼瑶,台球厅,网吧,电子游戏都是妥妥的弱势。既不是大众的刚需,在社会经济上也没什么真正的影响力。但如今的二次元呢?单看狭义的动画、漫画、GALGAME,影响还很微弱。但是各种手游中,二次元的要素早已被发扬光大,甚至成为了某些游戏的支柱要素。而企鹅、网易这样的IT大厂,游戏又是绝对的收入点。最初接受ACG熏陶的那一代,现在早就成家立业,正是发挥购买力的黄金时期,资本怎么可能因为一点阻力就放弃这个盘子呢?在大新闻爆发之际,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资本为了继续赚钱,加强了行业自律,我们所期望的分级制度说不定就实现了。 很黑色幽默,却很可能是现实。 作为一个普通爱好者,我们能做的,也是唯一应该做的便是——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 别没事就萌什么大屌萌妹,先去看几部伪娘AV吧,看完了你还能萌这个我敬佩你是条汉子。 别没事就扯什么G吧12神器,那东西本身是一帮老宅自嘲出来的,玩梗可以,拿来传教出了偏差要不要负责啊,哗众取宠有什么意思。 别没事就扯什么二次元援交,这行当的确存在并且发展火热,但是里面绝大多数人根本不是宅,无非是蹭个名义找受众。 传教请从经典作品开始,展现爱好和自我请至少不要打搅到他人,以及尽量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就像我那友人A—— 通过舔这两只双子舔成了当地的高考状元,还有电视台的采访为证(为保护当事人隐私,视频我就不放了)。 一个群体的整体形象构筑,还是要靠我们每个人。  

在无限大的梦想之后,我们终究无法避免长大

看到这个标题的时候,大家一定猜到这是一篇讲述《数码宝贝剧场版》的文章,不过确切的说并非如此,或者说是结合小风最近身边的一些所见所感,在看了《数码宝贝剧场版》之后的一些感触吧。 还是先从《数码宝贝剧场版》说起,《数码宝贝》是我们同年共同的回忆,每当看到《数码宝贝》的MAD,美美的帽子被吹向天空那个镜头,总是是无数“我的童年不是喜羊羊真是太好了”的弹幕飞过,我的童年不是喜羊羊,真的,太好了!

梦想照不进现实?当兴趣变成工作

这个标题是针对之前飘雪幻幻写的这篇《当现实照进梦想,当兴趣变成工作》。关于这个问题其实已经讨论过好几次了,但每次讨论的时候又总能谈出些新的东西来。 还是拿最近工作上遇到的一些事情来讲吧,跟我有些熟的应该都知道,我现在是一个动漫门户网站的主编(acg.shunwang.com),在之前飘雪幻幻的一篇访问中也简单谈过一个网站主编日常需要做哪些事情。这些自捧的话先不去多说,最近工作上遇到一个很蛋疼的事情,就是发现去年招进来已经工作了5个月马上就要转正的一个小弟,怎么都不在工作状态。原以为是工作了差不多半年了把爱好当作工作半年差不多是遇到这道新秀墙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父母反对从事现在的工作。虽然这边的待遇对于应届生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不过上一辈总是觉得转到传统行业会计什么的虽然工资不一定有现在高,不过那种才是铁饭碗。 当时几个同事在谈心的时候一边听这话一边在笑,对于还没迈过这道坎的新人来说说服父母让自己能够在这个行业继续从事下去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我们这些人又哪个不是这样过来的呢?翻看之前的博客对于这方面的问题写的也不知道写过几次了。这边现在一个写新闻的兼职一直很想到我这边转正,因为编制的问题一直没有搞定结果现在拿了一个帮网游工作做营销的公司的offer。刚刚聊下来他说感觉每天都在写炒作的策划案,时间长了会感觉无感。 喜欢一个行业和真正去从事一个行业,感觉上还是有巨大落差,从事的越久看到的内幕和手段也就越多,能够自由表达的也就越少,因为大家都在一条大船上,可以自己下船,但是不要想把船掀翻,因为其他人还要靠着这条船活。 最近感觉自己和两三年前的那个充满梦想的自己不同,整天做的都是打击别人梦想的工作。现在面试别人的时候必问的一个问题:当把爱好当做工作之后是否会失去原本那份爱。可惜这些年也带过不少新人,问及这个问题时回答不会的人半年后又有多少还留在这个行业上呢? 半年是一道坎,大半的人把爱好当工作之后感累爱了被绊倒了。 一年又是一道坎,又有大半的人在这条路上迷失了自己发展的方向或者在薪酬上得不到满足又跌倒了。 而那些最后大浪淘沙留下的人,又有多少是被这个冷酷的社会磨平了棱角,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因为KPI这种生存的指标被迫去做些自己讨厌的时候,又会如何抉择。 现在觉得,把爱好当作工作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当自己的爱好与各种指标绩效挂钩的时候,这份爱已经变得不那么纯粹,有的时候还要逼迫自己去做些委曲求全的事情。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失败的话获得的痛苦也越大,这跟被越喜欢的妹子甩了就越痛苦一个道理。 同时,把爱好当工作又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前两天把那个最近的迷茫的小弟的烦恼发到微博上,能看到不少圈中好友发出和我一样感同身受的声音,发现大家其实都并不孤单。又能逐渐积累自己的人脉在完成公司指标之外去做点自己喜欢的项目。在圈内能看到不少在圈外看不到的东西,到底是好是坏就各自评判了。 最近一直想写这样一篇文章去抒发去告诉一些现在正在迷茫或者对于未来自己能否适合踏入这行而迷茫的后辈们,结果最近工作上会议各自多今天断断续续写下这些文字也各自杂乱。希望有空能系统写一篇文章,告诉别人一个动漫编辑到底是做什么的。 这篇就这样吧,大概23时40分发。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