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电影"

有关《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ing》第一章(《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剧场版影评议论「粉丝向」这一说法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ing FateHF HF 命运之夜 动画片 剧场版 电影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ing》第一章(《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简体中文版于2019年1月11日,也就是日本第二章首映前一日上映了。我在日本的电影院看过两遍该作品,当时尚因为语言隔阂,对部分台词没有听懂因此也未能理解细节关系。这次1月11日,我又在上海的电影院里看了一遍简体中文版的动画。就影片内容来说,我基本保持去年1月份所写影评《《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ing》第一章剧场版观后感》的感想。而今次本文,我想提一下在他人的影评以及短评中「粉丝向」这一个概念,是否合适用于该作品的问题。换言之,本文是影评的评论。 见过不少影评,或是回复短评,总是乐于告诉别人这是一部「粉丝向」的作品。其实,我自己是不同意这样的说法的。当然,出于网络礼仪或更广泛的公共礼仪,每个人当然可以保持自己的观点,可以认为这就是一部粉丝向的作品。那么,我也来详细说一下,为什么我不认为这是一部粉丝向作品,以及为什么我不愿意认为这是一部粉丝向作品。

我们为何被《头号玩家》所感动

这两天笔者的朋友圈被《头号玩家》刷屏了,只要是身边打游戏的都对这部电影赞不绝口。笔者再看完之后也是共鸣满载,我想玩什么《头号玩家》能让我们如此感动,因为抓住了我们这代人在现实生活中情感的缺失。 《头号玩家》讲述了一个近未来的故事,在VR技术虚拟现实普及之后,人类比起现实生活更关系的是虚拟游戏,会拿买房子的钱在虚拟世界中进行赌博,仿佛《刀剑神域》中的世界就在我们眼前。并且,由真人主演以及斯皮尔伯格的大手笔制作下,感觉这样的未来愈发真实。 在虚拟的世界中你永远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个250斤的胖子,还待在妈妈的地下室里。 这是《头号玩家》里的原台词,也是虚拟世界的悲哀。前两天看到一条新闻,讲的是在一个叫《VR chat》的VR游戏中,一群大叔扮演着萝莉相互取悦。虚拟的世界就是这样,你可以改变自己的身高、体重、年龄,甚至性别。所以在虚拟的显示中,友谊与爱情才难能可贵。 在虚拟的世界中我们舍弃了很多,我们甚至不知道和我们一起打任务的玩家真实身份就在我们身边,而《头号玩家》告诉我们现实同样美好。 Because reality is real. 就算虚拟进化的太逼真,也无法替代我们在现实中吃饭接吻。况且虚拟世界的创造者的初心也是为了能够通过虚拟认识更多的朋友,而不是沉浸在虚拟世界本身。 相信只要是游戏玩家都会被《头号玩家》所感动,会一一细数那些梗带给我们的共鸣。在《头号玩家》中我们能看到小蜜蜂、大金刚,能看到高达大战哥斯拉,甚至游戏历史上的第一个彩蛋来自雅达利2000的哪款游戏,在这部电影中都会为你科普。 而就算你看不懂这些梗也无所谓,更重要的是现实不是吗? 出了电影院之后,珍惜现实中自己身边的人吧。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真人电影简评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真人电影前不久放流了,相信不少观众都已经看过了。作为一个原作党,笔者之前也曾简单写了一篇本作的书评,那再来聊一下看完真人电影后的一些感想吧。 自然不可避免涉及剧透,建议至少看过真人电影之后再来阅读此文。 首先说一下电影的氛围,从形和神上很好的还原的原作的神韵,先说形上面吧真人版海报的取景完全还原了小说封面的那种氛围,小桥、樱花树有种亦真亦幻有预示着生命的短暂。 滨边美波与北村匠海两名主角也与笔者心中的樱良和“我”的形象高度符合,很好的表现出了樱良的阳光与“我”的阴郁,几处原作的关键点该飙演技的地方都飙到了,而且又不显得做作。 比如原作中“对你来说活着是什么”这段关键的剧情,完全表演出了原作中想要传达的神韵,在原作剧情基本没有删除的情况下又加了不少戏,而且加的戏并不突兀这是最难能可贵的。 这里重点说一下真人电影新增的剧情,其实小栗旬饰演的“我”的部分是完全新加上去的。原作中只有学生时代的剧情,“我”毕业之后的剧情都是真人电影新加的。当然肯定是出于票房考虑给了小栗旬不少戏份,原本学生时代的故事通过小栗旬的回忆进行展开,新增了两条伏线让就算看过原作的笔者也惊叹到了并且戳中了泪点。 一条伏线是成为了老师的“我”教导一个和过去遇到樱良之前的我性格相同的学生,另一条伏线则是樱良在图书室留下的宝藏。 原本原作中是“我”拿到共病日记之后交给恭子故事告终,在真人电影里把共病日记又拆分出来了给“我”的信和给恭子的信,又多戳了一次泪点并且给小栗旬加戏加的一点也不突兀。 而最重要的是,在故事最后的最后并没有忘记收回“我”名字的伏笔,只是把原本放在日记中的部分拆分到了信中。小说与真人电影要比较的话笔者只能说两边我都很喜欢,建议看过电影的观众也可以去买一本小说看看,由于名字的关系简体版小说的翻译名字改成了《胰脏物语》。

【轻之文库专栏】普通隐藏了什么 —-《在这世界的角落》描绘下的浮世绘

作者:NanaMi-七海 阅读原文:http://www.linovel.net/article/detail?id=120   导语: 去年岁末,君名以绝对优势成为话题作品,在日本动画电影被大量引进的2016年捞了最后一桶金,全球票房也在不久前超远千与千寻,成为了日本动画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在之后的学院奖和横滨电影节的评选中,《在这世界的角落》都无一例外的拿到了头名,让众人的眼光开始聚焦到这部最初在国内十分冷门的影片上。《片隅》(后文都将用片隅来代替)。   其实作为一部描写战争年代的影片,《片隅》在国内外都引发了一系列的争议,有关战败、反战败、被害电影被敏感词也无一例外在某些网站成为导火索,而《片隅》,也正式走入公众视野。   浮世绘下的实景 在《片隅》所构画的昭和年代,洋溢着朴实祥和的气氛。战争年代未受波及的地区仍是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不得不提此时此刻,他们的亲人正在前线或者后方服役,然而有关战争的概念似乎并没有传达到他们的脑海中。美丽的战舰,是国家富强的象征,是孩子们的憧憬,而为国家战斗成为了一种骄傲(其实这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这样)。而我们的主人公玲子,静静的享受这时光,即便可能要节衣缩食,可能会过上等待亲人的日子,但是她选择憧憬,憧憬战争过后,一切都会回来,他们献给国家的,总有一天会还给他们的。 在期待的中,生活有希望,有盼头,夫妻能一起羞涩的亲吻,家人能互相开彼此的玩笑,这不能说是否顽强或是坚忍,因为这其实是无意识的状态。在改变前,玲子眼中的战争不过是海上的战舰,亲人去军队上班这么简单的事情,而自己安心做自己的家庭主妇,不时和其他主妇去学习如何避难(其实认真学的只有玲子罢了),天上的防空炮,仿佛水彩泼在画布上一样绚烂。 晴美的死不是必然,但作为现实的一块拼图,露出了黑暗的冰山一角。 讽刺的是,对于这颗有爆炸危险的哑弹,玲子在日本军方的科普课上曾认真的将其记在笔记本上,并在路过时回忆起了笔记。但事实上,无论玲子是否记下,都改变不了这个结局。 这是隐藏已久的哑弹,等着恰到好处的时机提醒过往的人“战争的真实感”。实则这个哑弹无时无刻不存在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只是某个时刻需要它,它便自告奋勇的出现了罢了。 对于过去玲子而言,生活是没有实感的,过去如同梦一样,未来如同梦一样,无法判断真实性,只有眼下的才是现实,然而现实终将成为过去,既然过去如梦,未来又将成为现实,那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 在模糊的现实与恍惚的梦境之中,被军方美化的战争和政治宣传使得“只要坚持,一切都会过去的”成为最致命的麻药,所有的苦难都被模糊化而失去实感,哪怕因为贫穷只能画饼充饥,也时刻保持着乐观向上的精神,而这对于尚未经受伤及筋骨的日本家庭来说成为支持战争的最大的心理安慰,使得他们不自觉的成为棋子。 晴美成为了提醒玲子的牺牲品。 然而玲子只认为是因为自己的过错失去了最疼爱的人而已。 在那之后,原子弹带走了玲子的血亲。 然而玲子却认为不应向暴力低头。 天皇宣布战败,口称“为此欲开创人类的万世之和平,尔等臣民用心体会,朕言语之真谛”。 然而玲子认为战争不能停下,不应向暴力屈服。 其实在天皇诏书就可以看出,天皇是知道有人是想一战到底的,尤其是民众,不然何出“尔等臣民用心体会”一说。但是可悲的是,玲子单纯的悲呼我的家人怎么办我失去的一切怎么办。但既然这样,那么就继续坚忍着活下去,今天之后还有明天,明天之后还有未来,自己已经有了容身之所,一切就当是过去吧。 认为不应低头的人,最后还是向暴力强权低头。 我们活着只是为了寻找庇护所而已,而战争,似乎只是一场梦,带走了过去罢了。 普通和平凡成为了最后的胜者,残酷的战争我们已经经历了,过去就过去吧,反正以后也没有了。   因为普通而被忽略的 对于本片的评价,我们一直把这当成日本在战争时期的浮世绘,因为它很好的表现了那个时期日本平民对于战争的态度和那个时期的生活全貌,甚至不得不让人称赞竟然还有这样一种时期人民竟然可以有着如此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但是对于本片的负面评价不仅仅在中国流传,同样在日本也有学者对本片抱有一定成见。 本片呈现出了日本民众对于战争的无知和无意识,虽然这是白描,但因为本片一定程度的过于淡化了战争的苦难,所以甚至让观者感觉并没有太多战争很残酷的感觉。你可能说,同为战争题材的萤火虫之森和片隅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但事实上他们都是从战争对人民带来的不幸角度出发的,并一定程度上又不约而同的将责任推给了统治阶级,在很大程度上弱化了一个事实:这仗是谁打的谁? 诚然战争的双方都是受害方,描绘本方的苦难并无对错,评价作品的艺术价值也不应该掺杂太多政治要素,但是一部院线作品对民众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尤其在现代信息传播便利的大环境下,一个人的一句话就可能影响一个国家的认知,那么试问一下:这部片子究竟传达给我们了什么? 本片中的民众无一例外的普通,甚至因为这种极其普通的视角得到了广大观众的好评,但这种意识的探讨却缺乏实质性,普通似乎成为了在这个时代的也十分通用的挡箭牌,让我们去忽视细节上的存在。身为普通的玲子自然看不到的东西,本片不会有多余的描绘,这恰好省略了那个时代的敏感成分,包括一线的军人在干什么,广岛发生了什么等等。而玲子作为一个普通女子的无奈似乎又加深着不知者无罪的认知,原谅成为了本片最大的关键词。 大姑子对待间接害死自己女儿的玲子,选择了无条件原谅;游女对于抢走喜欢男人的玲子,选择了无条件原谅,玲子对于带走自己至亲的美帝,选择了无条件原谅…… 顺此下去,尽管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是不是在示我们对于“无辜”的日本平民,也应该选择无条件原谅? 是不是细思恐极? 从艺术的角度出发,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对于本片各种手法的使用一定十分欣赏,并给出不错的分数,但本片不仅是那个时代的浮世绘,也是这个时代日本大多数对战争态度的真实写照: 我们是没有直接参与战争,我们是战争后的孩子,请原谅我们。 观众此时是否是被强硬的蒙住了双眼,又从而开始同情在监狱里看不见光明的犯人?   影片之外:推来推去的责任 对于本片之外的,最多的还是普通民众的战争责任问题。 一直以来,日本战争的责任归属都是引起巨大争议的话题,老一辈人认为“日本人民本质上是恶的”,因此很大程度上排斥日本人,而新一代年轻人则认为日本人民当时被洗脑了,所以将责任方认定为军方和天皇,日本人民是无辜的。 后者的言论根据是众所周知的,看过《走向共和》的观众都知道,在昭和时代,天皇管理着国务的最高国家权力,在帝国议会协助下行使立法权,裁决议会所订法律。 因此,宪法体制中的天皇已经完全不再是幕府时代的虚君,而是操纵国家大权的实体,内阁议会等仅仅起到了辅助者的作用。日本天皇也成了名副其实的独裁君主,成为集行政、立法、司法和军事统帅权于一身的最高统治者,因此天皇理所应当对一切重大国务承当法律责任。可笑的是,最后欧美大国并不选择惩处天皇,而这一措施间接导致了日本民众对于战争态度的随意性,“既然领导战争的人不必为战争负责,为何我们平民百姓要负责呢”一直以来成为日本民众推卸责任的理由。 同时,军方作为“听指挥打仗”的主体,责任自然也不可推卸。宪法规定军队统帅权由天皇独任,政府和议会无权过问。事实上,军部正是利用宪法的这一规定,通过强调统帅权的独立性来一步步压制并进而控制政府的。军部的权势凌驾于政府之上,政治成了军事的仆人,日本的法西斯统治实际上就是军部法西斯对内镇压、对外侵略的独裁专制,它在日本法西斯化和发动侵略战争的过程中,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而最大的争议点在于民众的责任—–民众是否有自我判断能力以及在洗脑之后是否对于战争负有责任。 普通军人并没有告诉家人自己在前线做过什么,直接导致了日本民众对战争的认知不足,反而因为他们“奋勇杀敌为国争光”而骄傲。几乎每一个家庭都被动员起来,加入了战争体制,家庭成为“第二个国民养成所”。男人在前线,女人在“枪后”,使得家庭的“家”变成了国家的“家”,以往家庭内和外的性别角色分工,一下子扩大成为以“国家”为界限的男女性别分工。爱国妇人会、大日本联合妇人会、大日本国防妇人会于1942年合并成大日本妇人会,会员人数达到了1900万,1945年解散时,会员人数接近2000万。而这些女性是战争年代的强大后备支撑,也是日本军人的精神支柱,甚至为了保证战力结婚报国以多生为荣。相信看过《走向共和》的观众对买春赚钱来支持战争的女子有所印象,那其实便是那个时代的真实写照。 如此简单草率的判定一个民族的善和恶显然是不对的,毕竟每个民族都有着曾犯下的过错,所以问题不能总结为因为一个民族是恶的所以这个民族错了。但战争的错误一定是一个民族共同犯下的,之所以有阶级的划分这与我国过去长久的阶级斗争有关系(毕竟有关阶级斗争写入了各政治课本中),一切都被划分为了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但在民族战争面前,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是利益共同体,这点从元朝和清朝就可以看得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无论统治还是被统治阶级会为了共同的民族荣誉感而站在同一线上,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是侵略战争普通百姓也能被洗脑的原因,而民族的荣誉感自古就有了(当然远古时期是部落和部族)。 日本民众大部分是自愿并支持参战。这就足矣去明确日本民众和日本统治者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了。 对于那句“不是我的错”,是不是显得滑稽可笑呢。 当然责任怎么负,则是另一个问题了,这里并不能将统治阶级和人民百姓加以捆绑,根据我国一贯的二分法,我国一直坚持将军国主义认定为主要的“背锅方”,习主席曾说过:“当年,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侵略罪行不容掩盖,历史真相不容歪曲。对任何企图歪曲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的言行,中国人民和亚洲受害国人民不答应,相信有正义和良知的日本人民也不会答应。” 可能你说这问题越来越复杂了,前面说都有错,现在又说这锅军国主义背,但实则这里必须把责任明确划分一下,是为了防止日本政府混淆视听。 日本人民对于战争缺乏认知,并直接或间接参与战争,一定是有错误的,更多的是反思过去的罪过,不再犯错。而军国主义是需要消灭的,这不是反思就能解决的。老师让一个孩子去打另一个孩子,孩子当然也有错,我们会去让孩子反思并反复教育他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对待家长难道我们仅仅是让他反思就解决了吗(这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违法行为吧)? 当年日本也不乏共产党等反战势力,但当时被孤立和迫害不得不销声匿迹,这说明部分没有被民族荣誉感冲昏头脑国民原本也应该有判断是非的能力的(这点可以参考在民族问题上嚷嚷着要战争的某些好战分子和冷静的部分群体)。我们不能让日本政府利用集体负责制讲问题陷入无法解决的境地然后谁都不负责,这是最不应该发生的,因为这样谁都不知道自己具体负怎样的责任,索性就说“对方也负有责任啊,他们都不承认啊,我承认干嘛”,但我们也同样不能让日本民众产生“战后出生的日本人无需道歉”这一荒谬的念头。 可笑的是,日本政府右翼势力都不承认错误,一边在告诉国民我们都没有错,一边在国际谴责下拉着国民当挡箭牌,岂不贻笑大方?  …

【轻之文库.第一卷】《攻壳机动队》是灵魂在攻壳中,还是攻壳中产生灵魂

作者:长弓手地鼠 阅读原文:http://www.linovel.net/article/detail?id=42   导语: 《攻壳机动队》作品凭借着对剧情的良好把握赢得了众多喜爱。今天,当我们使用电影特效技术将这部名作拍成真人电影时,攻壳却变成了一副空白的躯壳。本篇影评中,我将探讨关于《攻壳》动画的潜在文化,及电影版最终表现出来的差异。   一日(ひとひ)一夜(ひとよ)に 纵使无月兮 月(つき)は照(て)らずとも 以照日夜 悲傷(かな)しみに 白鵺悲啼兮 鵺鳥鳴(ぬえとりな)く 一如昔 吾(わ)がかへり见(み)すれど 蓦然回首兮 花(はな)は散(ち)りぬべし 百花已残 慰(なぐさ)むる心(こころ)は 宛似心慰兮 消(け)ぬるがごとく 杳无踪 新世(あらたよ)に神集(かむつど)ひて 诸神集新世 ——《攻壳机动队》主题曲:傀儡謡-怨恨みて散る(くぐつうた うらみてちる) 节选 (开场的这段素子的诞生像极了《西部世界》的开场,有趣的是,西部世界中的角色也多少与真人电影版攻壳在设定上有些类似——都属于“机器人”。)   各位好,我是长弓手地鼠。 关于日本在早期比较奇特题材的动画,我想除了之前说到的今敏,或者EVA,剩下的就应该是今天我们要讲的《攻壳机动队》了。可以说,《Ghost in the shell》创造了一种“赛博朋克式”的动画类型,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粉丝们津津乐道的“反乌托邦世界题材”。 (真人电影版《攻壳机动队》中迷幻的赛博朋克世界) 当然,我今天主要还是针对2017年斯嘉丽姐姐版的真人电影《Ghost in the shell》和老版本做一个对比,大致聊一聊现在关于这种看上去比较隐晦的题材的漫改电影和美式商业化制式与观念渗透下的美国电影。 (真人电影版的《攻壳机动队》在特效上最令人称奇的应该就是这段破窗而入了。全身隐性的斯嘉丽慢慢显形的同时伴随着粒子化的碎片一同飞入,给人很强的视觉震撼) 斯嘉丽版的《攻壳机动队》导演为鲁伯特·山德斯,而这次的主演则是大名鼎鼎的斯嘉丽·约翰逊。可以说,少校这个形象交给斯嘉丽应该是十分符合她给观众带来的荧幕形象的。毕竟斯嘉丽大姐姐广为人知的形象应该是漫威宇宙中那个虽然没有超能力但身手依旧不凡的黑寡妇,以及《皮囊之下》的外星人。 而关于真人电影版的《攻壳机动队》的剧情,则是标准美式制式电影的那种套路——斯嘉丽醒来发现自己成为了义体机器人,但思维还是自己的,在调查一件关于劫持攻击的过程中,斯嘉丽逐渐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是如制造她的人所说是在难民船上遇难的,最后与公安九科一同反抗制造商并将其击毙的故事。可以说,这是相当标准的美式自由化套路。一个人形武器拥有了人的思维,就必然会有与其制造者相反的思维,最后走向人性和自由。 而在这一种走向人性和自由的过程中,这个人或多或少都是自由的。这种看上去经典的不行的套路可以说是美式英雄主义电影的制式套路,在这么多年美式电影的发展过程中,这一制式套路带来的观众审美疲劳在不断地放大,以至于观众开始对类似电影产生了不好的评价。 (6.6分怕是国外爽片都能够轻松超越的分数了) 于是,当我们大致批判了一下有关于真人版的攻壳之后,我们再回过头来想想,攻壳本身要表达的意义是什么? 可以说,在斯嘉丽·约翰逊的表演下,素子姐姐可能被美国导演拍出了那种冷酷之中带有灵魂的感觉。可这种冷酷到底意味着什么?是自己曾今为人但如今变成半人半机器的厌恶?还是机器本身不存在的人类感情思考所造成的那种思维冷冰?我想不论怎么思考这个问题,与原著相差甚远的地方还是没有提到——Ghost in the shell,到底是灵魂在一幅具有攻击能力的外壳之中,还是具有攻击能力的外壳里产生了灵魂? 在说道这一点之前,我想先谈谈赛博朋克。 Cyberpunk,其实就是cybernetics和punk,他属于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很多人说赛博朋克有种反乌托邦的思想,其实从历史来看,赛博朋克应该属于反乌托邦思想的一种上升。赛博朋克主要强调以信息技术为主题,社会极度秩序化的情况下潜在的一些弱点。当然,这些弱点多半是以网络攻击为主,因为构建赛博朋克世界所最主要的东西就是网络,引用维基百科的解释的话应该是这样。   【赛博朋克主要倡导者包括威廉·吉布森、尼尔·斯蒂芬森、布鲁斯·斯特林、Bruce Bethke、Pat Cadigan、鲁迪·拉克、约翰·雪莉和菲利普·狄克(《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的作者,小说被改编成电影《银翼杀手》)。…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