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星之梦"

将星星的记忆传承下去——《星之梦》剧场版推荐

有些故事,还没说完,就让它讲完吧。 星之梦这款2004年由Key社制作发行的电子小说,在12年后终于迎来了动画化,由新版《JOJO的奇妙冒险》动画制作组david production带来的动画,不禁让笔者回想起12年前第一次接触《星之梦》游戏的岁月。 欢迎来到星象馆,这里有着永不消失的,美丽的无穷光辉。满天的星星在等待着大家的到来。 伴随着星野梦美那句熟悉的台词,我们再一次置身进了《星之梦》的世界。关于《星之梦》的故事大家已经再熟悉不过了,无论是星野梦美的“坏掉的一定不是我,而是……”还是赚满眼泪的“请不要将天台分开”至今笔者都认为这是泣系的最高杰作之一。而这一回,笔者想要安利的是剧场版《星之人》。 继续流淌的眼泪,不再分开的天国 《星之人》最早是《星之梦》的Drama,通过Drama补完了废墟猎人之后的故事,也给《星之梦》这个故事划上了相对圆满的句号。而剧场版动画《星之人》则是讲之前《星之梦》的WEB动画进行总集篇整合并且加入了Drama部分的剧情,可以说整个接近2小时的剧场版中一半是之前动画版的总集篇而另一半是Drama新增剧情。回忆的记忆卡伴随着已经耄耄之年的废墟猎人,怀念、感慨以及各种有关星空的思绪涌上心头,仿佛久违地做上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的另一边有一个坏掉的机器人,她已经学会了哭,在即将安睡的自己面前递上了一束真正的手捧鲜花。 在过去的10年里一直没有去补过Drama的笔者实在无法想象,原来游戏中眼泪与鲜花的伏笔,会再一次在天国收回,而这一次机器人的神没有将天国分开。 从梦到人,从世界系到世界 从《星之梦》到《星之人》,尽管标题仅一字之差,然而承载的情感的广度却相差数百倍,乃至数千倍。过去在撰写有关《星之梦》的推荐文时,笔者曾不止一次将《星之梦》的故事归纳进了“世界系”,而且还是狭义的世界系。最初的《星之梦》的故事仅仅只有废墟猎人和星野梦美,标准的把世界的危机(战后失去星空)的远景直接关联到了近景(废墟猎人与星野梦美的邂逅与人物情感),而缺少中景(世界中其他角色)的描写。这也是为什么在《星之梦》动画化后,笔者不止一次诟病动画的原因,动画在“我”(废墟猎人)与星野梦美之外,加入了星象馆工作人员的回忆,使得世界系不再那么纯粹。当然,在动画的最终话中还是发现这样的催泪也是恰到好处那是后话了。 在《星之人》里,已经变成耄耄之年的废墟猎人,踏入了一个小村庄,在这里单独的“我”与世界进行了联结,让整个故事从世界系走向了世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观众说感觉《星之人》的风格变得有点不一样,又说不出所以然的原因。在《星之人》中废墟猎人更多的是进行传承,将星星的知识这个世界的美好传承给孩子们。 梦的延续,星空的传承 生活不止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星空和梦美。在《星之人》故事的最后,将故事的矛盾集中在了成年人与孩子们的理念冲突上。成年人更看重的是“你们搞这星象仪有啥用”浪费布料浪费时间,而纯洁无垢的孩子们则从星空中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在这个已经成为废土的世界中这份纯真是如此难能可贵。不过,《星之人》的故事并没有将这个冲突和主题更加深挖,只是点到为止宛若远方的星辰一闪而过。 《星之人》的结局说不上有多么美好,甚至说不上是Happy Ending。只是在原本灰蒙蒙的天空上点亮了一颗星星,在绝望的人群中点亮了名为希望的星光,无论如何星之人的故事将会由孩子们继续传承下去。 星星是什么? 希望未来那个世界的孩子们不会再问出这个问题。 《星之人》是一段故事的结尾,也是一段新的故事的开始。 那是一段关于星空的记忆,那是一段耳边熟悉的台词: 欢迎来到星象馆,这里有着永不消失的,美丽的无穷光辉。满天的星星在等待着大家的到来。

从剧本角度聊一下《星之梦》为何如此催泪

昨夜看完《星之梦》动画最终话,一份迟到12光年的感动,一份12年的情怀。仿佛在废土世界里捡垃圾捡到一瓶陈年的好久,品上一口回味无穷。尽管动画版对于作品的表达方式做了比较大程度的改编,不亚于原作游戏的催泪弹看得让人从头哭到尾。关于星之梦动画与原作的比较不是本文的课题,还是来从剧本和故事角度来聊一下《星之梦》为何如此感人吧。 首先,《星之梦》是一个标准的世界系的剧本。世界系是“主人公(我)与男/女主角(你/你)为中心的小小的关系性问题(我和你/你),中间没有夹杂具体设定,与世界的危机及世界的灭亡等抽象的大问题直接联系的作品群”。狭义的世界系典型的作品有《星之声》、《最终兵器彼女》、《UFO之夏》等。 简单来讲,世界系就是去掉了中景(社会)而直接把远景(世界的存亡)直接推到近景(男主与女主的关系)这样的写法,我们能够发现无论是《星之声》、《最终兵器彼女》还是《UFO之夏》,都是典型的悲剧剧本。或者可以偏激的说,不是悲剧的世界系剧本不是好剧本。 由于在世界系的剧本中,往往设定成世界上只剩男主和女主(至少在这个区域这个故事里是),而象征着美与正义的女主仿佛就成为了这个世界最后希望的明灯,这样就很容易将玩家对于世界的爱与对女主的爱结合在一起。或者应该反过来讲,在世界系的剧本中通过一对角色的描写,刻画出末世下的残酷。 《星之梦》的剧本是标准的世界系与废土世界观的结合,在废土下的Boy Meets Girl,在Gal的作品中有相似设定的有《eden* They were only two, on the planet.》(尽管只是末世不算废土)与《40日40夜之雨》。废土世界给人留下的经典印象:战争后的残垣断瓦,灰蒙蒙的天空以及永远不停的雨滴——与这些废土的印象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女主角的纯洁无垢。于是废土世界的女主就成为了“暴风雨中的光辉”,而在加上世界系的设定的话就成了这个世界上仅存的最后的美好。 这和无人岛下的孤男寡女又有所不同,因为在这过程中有一个移情作用。男主(玩家)将对于世界的爱与美好移情在这仅存的女主身上,而在世界系的作品中这样的女主往往又同时承担了与这个世界抗争的角色,例如《最终兵器彼女》。女主即是爱神又是战斗之神,仿佛希腊神话中的雅典娜与厄罗斯集结在一起。在这类世界系的剧本最后,往往就变成了这个不美好的世界以及美好的女主的二元对立,对于女主的塑造则从一个单一的形象上升到了一个有象征意义的高度。 《星之梦》中星野梦美有一句经典台词:“并不是我出了故障,出故障的是……”后半的艺术留白大家自己填空,这句台词就完美的承载了这种世界的丑陋与星野梦美美好的二元对立,此刻星野梦美完成成为了这个世界仅存的真善美的象征。当然,由于星野梦美是机器人,这句台词承载的更多意义稍后分析。 废土世界与星空的结合,则又是一种标准的二次元浪漫主义情怀。星空作为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之一,承载了太多关于美好的寄托。因为宫泽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日本人又特别崇尚对于星空的浪漫。在《星之梦》的天文台中,一抬头我们仰望到的是耶拿小姐投影给我们的璀璨银河——猎户座、北斗七星、夏日大三角……而在前一刻我们感受到的还是废土世界下的灰和雨。在废土世界中本不应存在星空这么美好的东西,而星野梦美这位星空讲解员的设定则更添一份美好。 “欢迎来到星象馆,这里有无论何时都不会消失的璀璨光辉,满天的繁星在等待着大家的到来。” 星野梦美的这句经典台词耳熟能详,无论何时都不会消失于星象馆外废土的天空形成对比,更添星野梦美的纯真与美好。而这里用到剧本中一个常用的手法,日常部分反复提到的一句台词在结尾收回时就变成了一个大催泪弹。于是当废墟猎人(玩家)开始还很反感星野梦美很烦的时候,当故事最后星野梦美的运行时间只剩150秒时再次道出这句台词的时候,我们能流下的惟有泪千行。 关于星空又容易让人想到《化物语》中经典的两人回,一整个故事从头到尾只出现2个角色,配合星空之下实在是浪漫度满点。同样在《星之声》中又是星空+世界系的结合,星空大概是日本作品除了樱花之外最喜欢用的一个意向了吧。 世界系+废土+星空,最后要提的就是《星之梦》中的机器人属性。“请不要将天堂分开。”又是一句星之梦中经典的催泪台词。关于机器人能感动我们的作品亦有很多,如《未来的夏娃》等。在绝大多数的机器人作品中,机器人都是无垢的,由于遵守着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大定律”,机器人永远把保护人类放在首位。 于是我们看到了在《星之梦》故事的最后,星野梦美为了保护我(废墟猎人)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同时,在《星之梦》中还有许多关于机器人的桥段用的淋漓尽致。如机器人不会分辨人类善意的谎言、由于是廉价型机器人所以不会流泪,以及之前提到的“并不是我出了故障,出故障的是……”经典台词。在末世下纯洁的机器人与人类对比的反差,更显得和平的可贵。 另一方面,由于《星之梦》中赋予了星野梦美这个机器人生命,星象馆中的投影仪“耶拿小姐”也似乎一并赋予了生命。机器人与星象馆的结合,更添一份浪漫。 《星之梦》的游戏只有短短的两个小时,而在两个小时里前期埋下了星象馆欢迎台词、机器人与人类世界的天堂、星象馆工作人员善意的谎言、廉价型机器人、疑似出故障……这一系列伏笔在最后星野梦美600秒的台词里一口气收回,连着扔下数个催泪弹。不得不佩服凉元悠一剧情之紧凑以及剧本水平之高。 而从大的世界观来讲,世界系+废土+星空+机器人这四大要素的完美结合,不管哪个单拿出来看都能找到类似的桥段,结合在一起却创造了《星之梦》的世界。 或许星之梦这样的作品10年才能等到一个吧。在看剧场版的时候又要准备好纸巾了。

从那天起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的歌——Key社发展历史回溯(五)

接上篇 原文连载于《二次元狂热》,转帖请保留此行 浪漫忧郁的夜曲——『星之梦』与凉元悠一的出走 『Clannad』3年磨一剑,出鞘必锋芒,作品获得了空前的大成功,不过主要剧本的麻枝准也早就写得脱力了,Key社下一部作品的企划也就自然而然交到了社内另一位剧本家凉元悠一的手上。这回凉元悠一虽然没有捣鼓出一个长篇大作的企划,不过最后也交出了『planetarian ~ちいさなほしのゆめ~』(以下简称『星之梦』)这样一部优秀的短篇作品。 其实凉元悠一在Key社内几年的境遇还是十分悲催的,当年因为被『Kanon』所感动而加入了Key,结果入社后发现自己敬仰的久弥直树已经与麻枝准闹不合被气走了,而经过『Air』的Summer线后,在『Clannad』中作为社内仅有的第二位剧本家仅仅完成了琴美这一条路线的剧本,美佐枝线的剧本还写到一半就自己陷入了低潮最后只能把坑交给麻枝准。『Clannad』之后终于自己独力捣鼓出一个短篇企划,虽然单独拿出来看也是一部佳作,无奈Key社的光环以及『Air』和『Clanand』之前的荣耀摆在那,『星之梦』之后在Key社郁郁不得志的凉元悠一终于被辞退,离开了这个他曾经向往同时也工作了5年的地方。 凉元悠一的辞退一言以蔽之其实和久弥直树当时的情况一样,都是因为和大魔王麻枝准合不来。2006年的1月1日凉元悠一在个人网站上公布自己在2005年的9月就已经被Visual Art’s解雇,并在文中强调自己与樋上いたる、马场隆博社长等前同事依旧保持良好的关系,暗指麻枝准利用自己在社内的地位逼走自己。当天下午麻枝准在mixi日记中发表回应,内容是对某旧同事的强烈谴责,指某人玩忽职守以为自己是艺术家并没有当社员的资格理应被解雇。经过这么一番嘴炮,Key社内部的矛盾在久弥直树之后再次浮现在了台面上。 其实凉元悠一在Key社社内的这5年里还是有比较大的妥协的,如果读过他在入社前的『青猫の街』以及离社后的作品『菩提树庄的暗狩姬』的话,可以清楚地看出凉元在写小说时候的风格与其在Key社内写剧本时候的风格是有比较大的区别的。另一方面凉元作为小说家出身其剧本本来就有些不太适合Gal,其两部比较独立的作品『Air』的Summer篇以及『星之梦』都更像是电子小说而没有任何分支选项,『Clannad』中进入琴美线之后的分支也是可有可无的,与『Clannad』作品整体多如牛毛让人抓狂的选项海完全不符。他在06年年底发售的『菩提树庄的暗狩姬』后记中这样写道:“作为小说家已有10多个年头,然而出版的书却少得可怜,自己的书在书店里几乎从未看见过……于是辞退了自己之前所在5年的游戏软件公司。”潜在意思是Key还耽误了凉元悠一的发展,Key的作品还不如自己的那些小说重要。总之,在Key的5年里凉元并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留给键子的也只有『Air』的Summer篇以及『星之梦』。离开Key社之后的凉元一边在兼顾自己小说家事业的同时还加入了Leaf的大阪开发室,参与的游戏『ジャスミン』目前还发售日未定。 ————————————————作品简介———— planetarian ~ちいさなほしのゆめ~ 天国をふたつに、わけないでください 请不要将天堂分开 初版发售日:2004年12月6日 企画——涼元悠一 脚本——涼元悠一 原画——こつえー(駒都えーじ) 音楽——戸越まごめ 在『Clannad』半年后发售的『星之梦』是Visual Art’s的第4部作品,同时也是Visual Art’s所提倡的“Kinetic Novel”的第一部作品。可能很多人对于“Kinetic Novel”这个概念并不是很了解,说的简单一点就是“网络销售的电子小说”,顾名思义Kinetic Novel的主要特点一是由网络销售(通常是Yahoo!BB),其次是纯粹的电子小说没有任何分支以及选项。Kinetic Novel中比较著名的还有ocelot发售的『神曲奏界ポリフォニカ』,可惜Visual Art’s在『星之梦』之后并没有坚持Kinetic Novel的路线,一方面与后来Key社作品所追求的游戏性有所不符,这个我们在谈到『Little Busters!』的时候再展开分析,另一方面其实网络贩售的形式也禁锢住了用户群,2006年4月28日『星之梦』又发售了有女主语音的盒装版。 『星之梦』的故事发生在近未来,背景为世界大战的30年之后,虚拟猎人来到了一座因为战争而被废弃的都市来寻找可用物资时,遇到星象馆的招待机器人星野梦美的故事。从设定也可以看出比起麻枝准喜欢搞那些更加精神化的XX世界,凉元悠一的世界观还是更加写实的。作品也并非Key社一贯的亲情与爱情主题,而是更趋向于讨论Android(人形机器人)的作品,但是Key社泣系的风格还是不变的,星野梦美最后的那句“请不要将天堂分开”相信也赚得了不少玩家的眼泪。『星之梦』在PC盒装版和PS2版初回特典中都附赠短篇小说集并在之后被DRAMA化。 =============个人吐槽的分割线============ 昨天被人催坑才想起这个系列很久没更新了,最近工作原因自己博客也很少更新 后半部分觉得写得不够好原本打算砍掉重写,希望今年内能够完坑吧 大致就这样了,下期见

人类的天国和机器人的天国相邻吗?——《雨天的爱莉丝》

在一个阴雨的日子里把这本轻小说读完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写点什么来推荐一下这部作品。得知这本作品还是在2012年的“这本轻小说真厉害”的榜单中,第10位的《雨天的爱莉丝》这个名字吸引了我的注意,看了介绍后发现是一部讲述机器人的作品,一口气读完后发现果然是我的菜啊! 人形机器人相关的SF作品笔者之前在博客中已经推荐过了不少,诸如《夏娃的时间》、《攻壳机动队》、《快要坏掉的八音盒》,当然大多都是以悲剧结尾。(为什么这里用了当然这个词= =)在读《雨天的爱丽丝》之前翻阅了一下推荐文发现是一部很有“Key系”风格的作品,怪不得有人说松山刚是键子啊。 作为一部轻小说,《雨天的爱丽丝》通篇是以人形机器人爱丽丝的第一视点进行阐述,这样做法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很多机器人的心理描写表现的淋漓尽致,甚至有的时候会让人忘了爱丽丝是一个机器人而觉得是个活生生的人类。 来摘录两段比较有意思的描写: 我不顾电池的耗损,竭尽全力地跑向博士。我以百米九秒的速度疾驰,在博士面前三米的位置紧急刹车。我没有流汗,也没有气喘吁吁,但是身体就像熔炉一般热气腾腾,仿佛被点着了一样。精神电路中博士的映像也在滴溜溜地旋转。 接触过不少机器人相关作品,描写的这么有意思的还是第一回,“百米九秒的速度疾驰”、“三米的位置紧急刹车”给人一种近未来机器人的科幻感,“身体就像熔炉一般热气腾腾”这类比喻又使爱丽丝的形象充满了“人性”。 博士扭了扭脖子。于是,我的精神电路突然冷却了。从人类的角度作比喻,就是背后一阵寒颤的感觉。 这段描写就更加有意思了,一阵寒颤的感觉通过机器人的角度来阐述,明明处处突出了自己是机器人,却又让人感觉充满人性的灵动,还给人一种故意卖萌的感觉(逃)。另一处博士检查爱莉丝身体的时候爱莉丝脱光衣服害羞的表现这段各位就自己去看了,太有感觉了。 说完了文字再来说说剧情部分,机器人作品十个有九个半是杯具,而笔者引用做标题的这句:“人类的天国和机器人的相邻吗?”是否有些似曾相识?如果是Key系作品的爱好者的话一定会联想到《星之梦》中星野梦美的那句:“请不要将天堂分开。”所以说松山刚你这个键子啊,《雨天的爱丽丝》是赤裸裸地向《星之梦》致敬啊,甚至说是《星之梦》的同人文都不为过,至于剧情嘛这里就不剧透了,感兴趣的翻来读一下就知道了,松山刚比起凉元老师来还是厚道不少的。 提起机器人作品就不得不扯到机器人的三大定律,(不了解机器人三大定律的读者自行谷歌)在这里笔者再多扯一句,为什么《未来的夏娃》这小说没有中译本啊!《雨天的爱丽丝》剧情中比较让人诟病的一点就是没有严格的遵守机器人的三大定律,作品中机器人安全装置坏掉后就连第一条必须听从人类的命令都能违反,作为一个SF的爱好者来说有些违和,毕竟只是部轻小说很多部分也没有讨论的太严肃。 “机器人也会有精神方面的成长吗?” “机器人也有青春期和反抗期吗?” “机器人的感情和人类的感情有什么不同?” “机器人也能去天国吗?” “机器人和人类结婚的一天会到来吗?” 虽然作品中提到了这些问题但毕竟是娱乐向的轻小说没有展开讨论有些可惜,要严谨讨论这些机器人心理甚至伦理问题的还是要去看《夏娃的时间》、《攻壳机动队》这样的作品。《雨天的爱丽丝》中唯一展开讨论的只有“活着,究竟是什么?”这个很多人类都没能理解的问题,不过最后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还是走感情线为主,如果这些讨论能更深刻一些的话相信作品能更上一个台阶。 我相信,机器人的神一定不会把天堂分开的。那么读完后最后留给我的一个问题是: 机器人,也会有幻觉吗?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