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御宅族"

御朱印、浮世绘,与ACGN圣地巡礼的相似性——初论日本庶民大众间兴起的旅游文化产业

我从2009年开始初次赴日进行《秋之回忆》的圣地巡礼,至今已经巡礼过10部以上的作品。又从2016年开始参拜神社、寺院,并收集御朱印,也将近一年时间。自己的业余生活中,也会阅读各类日本社会文化方面的知识类书籍——今天,我注意到了在御朱印、浮世绘与ACGN圣地巡礼之间的一种相似性,一种庶民(大众)文化所兴起的旅游文化产业。 御朱印在江户时代的起源 起因是最近在整理御朱印的相关资料,也创立并编辑了维基百科的御朱印中文词条。在考察到御朱印的起源年代时,我查到了日本同好的专著《永久保存版 御朱印アートブック》第15页上记载着:“但是,进入和平年代的江户时代以后,随着庶民参拜寺院、神社变得普遍起来,御朱印作为一种文化,慢慢地广泛流传了开来。”(自译,原文为:“しかし、泰平の世となった江戸時代以降、庶民が寺社に参詣することが一般的になるとともに、御朱印は一つの文化として徐々に広く浸透していきました。”) 也就是说,御朱印的起源虽然众说纷纭,或许可以追溯到很早之前,但比较清晰明确、有据可查的一个出现年代,是日本进入江户时代以后,社会变得很太平,庶民百姓也能够凭着自己的信仰心而走出田地,到远方的著名神社、寺院进行参拜。作为一种参拜证明,御朱印也作为文化产物,随之流行开来。这样仔细想来,宗教信仰本是关乎心灵的事,譬如佛教禅宗,就推崇“佛陀拈花,迦叶微笑”那样以心传心的法门,反倒不留文字。但到了日本庶民这里,写经参拜后便要留个凭证。如果我猜得没错,那这些参拜的庶民回到自己的老家后,一定会像我特意搭建御朱印中文站那样,把自己的参拜证明到处摆显给自己的父老乡亲们开开眼界。也就是说,虽然是宗教文化行为,但增添了庶民的通俗气息,为显摆所用,才要留个字据。   江户时代庶民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因素 为什么是从江户时代,而不是之前更早的时代呢?当然太平盛世是一个原因,但社会和平并不能激励人们热爱旅游,我想一定还有别的原因,这让我想起了2016年8月份在江户东京博物馆认识到的一些历史情况。

御宅荣耀

御宅是荣耀。 没错,我是这么认为的。御宅族的身份非但不是一种负面兴趣的代名词,更不是一种罪恶,反倒是一种积极的兴趣,是值得骄傲、展示、分享和推广的——御宅是一种荣耀。   诚然,我知道在御宅文化的发源地日本,以及我们生活所在的中国,御宅这个名词在社会上笼罩着层层不应属于它的阴影。在日本,宫崎勤事件的恶劣影响历久弥远;而在中国,虽然并未与犯罪挂钩,但也往往被认为是幼稚、不切实际的幻想、家里蹲、失败者……   这些社会上的评价确实是存在的。他人的评价应该作为参考但也仅仅是作为参考,如果我们自身都不能很好地直接认识御宅和御宅族,而是要从他人的评价里了解御宅族,那又怎能期待我们能向他人、向社会正确地解释御宅族与展示御宅族呢?因此,我的建议是把社会上的负面评价放一放,搁置之,无视之,我们要从正面来认识一下御宅族,看看御宅是什么、御宅族到底在做什么,以及御宅文化给御宅族带来了什么。   御宅,在我看来是指持有次文化兴趣,并投入大量时间、精力与物资在这项兴趣领域进行研究与创作的生活方式。狭义的御宅,则将这个兴趣领域限定在ACGN的范围内。而御宅族,则是持有这样生活方式的人们。从以上的定义中,并未包含有任何负面的消极的因素,而接下来,我将以我自己的几个兴趣领域为例,介绍一下我眼中的御宅的荣耀。       首先,我和大家一样喜欢看动画。有一部动画在我人生构筑世界观的年龄阶段恰如其分地启迪了我,把我带入了心理学的领域,我去找了一些弗洛伊德的著作,然后是宗教学、哲学、社会学、佛家……等等,这部动画就是《新世纪福音战士》。当年在网上有关EVA的讨论如火如荼,从内在的心理学分析,到硬科技的工程学,讨论森罗万象,无所不包。而我当时正值十四五岁,为了跟上大家的讨论我去买了一本又一本的书籍,随后我的阅读视野就像《狼与辛香料》中旅行商人罗伦斯一样从一块兴趣领域涉足另一块兴趣领域;从一片智慧大陆踏上另一篇智慧大陆。   你看,动漫中丰富的内容原本就取自于人类各领域的智慧,而它们为我指引了阅读前程。   还有一件小事,最近办公室的一名退休职工来向我们推销一种产品,我们的领导很高兴地就买了下来。而我一听这位退休职工的说话套路,立马意识到:传销。网上一查,果如其然。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碰到传销,但我为什么能如此敏感地察觉?很简单,动画里学来的嘛!《欢迎加入N.H.K》中就有几话有关传销并揭露其危害性的故事。   你看,看动画长知识,还能运用到生活中,防范犯罪。这是好事。       我玩Cosplay。 我既以副团长的身份带领一个四五十人的社团上过ChinaJoy决赛舞台(实际上台人数三十五人左右),也出私影,也在同人展游过场。从07年起至今的Cosplay经历给我的收获非常大。我常常认为Cosplay社团才是我的大学生活,不,Cosplay的经历带给我的收获远超于我在大学里所学到的东西。   组织一个社团,本身就不容易。几年来遇到的事情以及随之带来的情感体验并不亚于在动画或是在AVG中看到的社团活动。承载着四五十人的愿望与信任,和他们一起成长并演绎出一场又一场我们心中作品的剧本,就必须要会处理人际关系,当然也要懂一些管理学。对贴吧、对论坛以及对游戏代理公司,也要能学会与这些网站的管理员打好交道,社团的作品贴才容易置顶加精以便更好地展示给网友同好。而这就是社团的网上外交,也是要掌握的技能。Cosplay本身对参与者的要求也是方方面面的,裁缝、制作道具、饰品、化妆……甚至于还有讨价还价的技巧!这些并不是每位Coser都要十分精通,但都要有初步的了解,以便与其他人交流传达自己的想法。   如果要上台比赛,那就可能会涉及到音乐制作、配音、队形设计、舞蹈设计、武打动作设计;如果是私影,那么摄影、布光、造型、分镜也是需要掌握的知识;如果是DV剧或是其他更高级的玩法,那么视频拍摄、剧本写作、景点选取也是非常有讲究的。而还有最令人抓狂的就是不得不学一下危机管理——比赛前十五分钟还有人没出现咋办?!舞台上武器打断了咋办?!私影时忽然发现预定场地不能入内咋办?!社团成员和人家在网上吵起来了咋办?!这些抓狂的突发问题都要考验着Coser临场应对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而这些也正是我在参与Cosplay活动中的诸多收获。   所以说,Cosplay是一项艺术活动。它继承于音乐、歌剧、舞蹈、武术等多项人类自古以来就享有的艺术瑰宝。若是能亲身参加这项艺术活动,在舞台上或是在照片中以自己的形象再现出原本属于二次元的角色,这难道不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吗?   此外,我的Cosplay活动几乎每周一次,每个双休都会在外面跑,以前是排练,现在的摄影。所以,谁说御宅族足不出户不见天日的?冈田斗司夫在《御宅学入门》中写到:“一般人(根据对10-20岁范围和20-30岁范围人群的调查结果)的人均异性友人数为2.8人,而御宅族的相应数据则为6.9人,多了一倍还不止。此外,御宅族的所有友人数量(无论男女)也相对较多,他们更倾向于社交生活。”我觉得我和身边的朋友们,就是活生生的正面例子。       我的另一项兴趣是圣地巡礼,我对《秋之回忆》与《Canaan》这两部作品做过圣地巡礼。所谓圣地巡礼,是一种将ACGN作品的取景原型找出(这是第一步:考据),并亲身前往感受临场气氛并拍摄留念的活动。在我看来圣地巡礼这种活动是在三次元中寻找二次元,在三次元中投影出二次元,在三次元中接近和走入二次元的活动。   其实我并不爱旅游,但这项活动带我走向了日本,因此那里有爱,因为我“曾经就在那里”。我想,同样是旅游,相较于大众化的在日本吃吃帝王蟹或神户牛肉喝喝清酒逛逛银座泡泡温泉的旅游路线而言,我的圣地巡礼之旅更个性,更充实,也更富有浪漫主义彩色。   圣地巡礼是非常小众化的活动,因此我尽可能保持着与每一位爱好者的联系。   我们其中一位是东工大的博士生,最近刚拿到了IBM、Sony以及Konami的内定;另一位是天朝痛车联盟的发起人,他的痛车爱好和圣地巡礼爱好已被当地多家平面和广播媒体采访报道;其中一位是北京一个两人乐团的歌手;还有一位爱好者及时发现并纠正了游戏的文字bug,被列入了《秋之回忆7》游戏字幕感谢者名单内。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位,他在自己《KONAMI内定记》中写到“最终面试的时候,KONAMI的社长给了一个问题,请说明你对KONAMI的热情。我心里一阵激动,直接从钱包里把Love Plus信用卡拿出来,说,这就是我的热情。。。相当完美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在我看来,这就是深刻而持久的爱的表现。   上面我介绍了几位圣地巡礼爱好者朋友,我们这群人肯定都是深度的御宅,但显然我们都不是Loser。我们不仅在社会的价值体系中得到肯定的评价,而且我们还十分乐于展示自己的御宅兴趣,不仅仅向同好,而且是向圈外同龄人,以及向全社会。     不知大家有没有看最近热门新番《Fate/Zero》,其中两句台词我很喜欢,一个是吉尔伽美什认为王是孤高的,而另一句则是伊斯坎达尔说的:“所谓的王,就是活得比任何人都耀眼,受万人敬仰的人。”   我认为御宅族要同时具有这两种品质。孤高,是指在自己的兴趣领域内,要竖立起独自研究、独自创作的勇气。要有吉尔伽美什那种“这个世界毫无例外都是本王的庭院”的气势来面对自己的兴趣领域,在这片领域内,御宅族本人既是探索者,拥有者,也是孤高的王。同时也要乐于向他人、向社会、向世界展示自己,展示御宅族的兴趣与成果,展示我们的欢乐、我们的成功、我们的努力以及努力之后的收获。不要停留于自娱自乐,而是要告诉世间万民,特别是那些不理解我们和错误理解了我们的民众——我们的兴趣爱好是积极的、有益的、是光彩的,是荣耀的。要让他们知道并认同:在我们各自兴趣领域的远方,都有一片无尽之洋俄刻阿诺斯。       以上,我从御宅者的知识、御宅者的能力、御宅者的形象三个方面向大家展示了御宅的荣耀。至少,请大家认同我:御宅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当然我也知道上面的有些话说出来略显假大空和不切实际,或许我生在魔都因而社会对待御宅的态度较为宽容而其他地区可能相对险恶灰暗。如何把灰色的环境变成蔷薇色?如何改善自己身边人对御宅的看法?两个字:去做。…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