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山本宽"

乌云之上必有晴天——写在Wake Up,Girls!开播伊始

作为一个二次元的偶像宅,在看完宽叔新作《Wake Up,Girls!》之后,感觉内心被什么东西所打动了,真要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却又说不上来这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这次宽叔带给我们的是有别于《偶像大师》和《LoveLive!》这样的感动,更确切说是一种感触,或许是因为WUG比起二次元的偶像动画剧情更加接近三次元的缘故吧。 WUG的故事发生在仙台,一个偶像文化并不怎么发达的地方,就连当地的艺人们都总是嚷嚷着上京上京希望能够到东京去发展,就在仙台这样一个偶像文化并不怎么发达的城市,在一个濒临破产的事务所中,“Wake Up,Girls!”成立了。 如果是别的什么偶像类的动画,剧情到这里就是一个个成员加入然后大家共同朝着“目标红白”而努力了,可是在WUG中并不是这样。宽叔把三次元中偶像会遇到的各种各样问题搬进了二次元的动画中,偶像组合出道连自己的歌都没有第一次路边亮相只能唱《奈亚子》第二季的OP,凄惨程度真是比《Love Live!》第一次下面只有3、4人观众的演出还要凄凉,毕竟LL人家还是有舞台的。社长大言不惭的说请人写歌太贵,我看宽叔就差没直接吐槽WUG投资商给的经费也太少。好不容易靠人脉社长找了两个旧相识来写了WUG出道的第一首单曲,CD刚一做好社长钱还没付就被男人把钱骗了留下一张纸条和一屁股欠债自己玩消失了。 同这个只剩空壳的事务所一同留下的,还有那7个怀揣着偶像梦想的少女以及一个连半熟都算不算的经纪人。 目标红白,墙头贴着的口号此时显得如此地遥远。 若是《偶像大师》,遇到这样的情况经纪人肯定会出现说一大段鼓舞人心的话(《偶像大师》最后几话的戏剧冲突就在于通过受伤而抽调了经纪人这样一个一直以来领路人的角色)或是在天海春香这样太阳型的主角的光环下大家朝着目标而奋斗。而宽叔则是啪啪啪给大家打了一个很响的耳光,告诉大家三次元的偶像并不是这个样子的。遇到挫折的时候每个人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有嘟囔着要退出的有嘀咕着偶像对于自己只是一个中间站的,让人想到国产贺岁片的一句经典台词“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究其原因,就是经纪人的未熟和Center的关系。 偶像组合中的Center或者说是偶像动画中的女主需要怎样的气质?一般人想到的总像《百变之星》、《偶像大师》、《Love Live!》中那些标准的略略有些天真却又总是像太阳一样照耀着别人的人。WUG又不是这样,岛田真梦论性格和经历更类似于《偶像大师》中的千早和《Love Live!》中的真姬,属于并不那么单纯背后有故事的角色。写到这里想起宽叔在最近的访谈中说过WUG想要突出偶像肮脏的一面,黑历史与失败这是WUG中不会避讳去讨论的话题,这样处理是否正确其实还是因人而异。就好比喜欢《ToHeart》这类校园纯爱物语的观众突然给他看《白色相簿2》会觉得太现实和残酷不适应,WUG相比于《偶像大师》与《Love Live!》更加着力与去刻画偶像背后现实与残酷的一面。 怀揣着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心情进行的第一次露天公演连安全裤都没准备一个转身动作就露内裤了,社长逃了之后好不容易接到单子对方上来的要求就是拍比基尼写真,想起这季《索尼子》里也有同样的桥段或许这是日本演艺圈里新人出道常有的潜规则,在《Bakuman》的动画中原作漫画中那些暗示声优潜规则的剧情被删的一干二净,而宽叔则是刻意去触及这些不太能公开讲的东西,或许是和宽叔的经历和性格有关,也让WUG的剧情更添几分现实感。 当然,偶像之所以可以称之为偶像,是因为能够给观众带来幸福。可以肯定WUG这样的开头必定是欲扬先抑,愈大的现实挫折下实现的梦想,不才愈加励志伟大吗? 乌云之上永远是晴天。 就算天空充满乌云,但太阳却不会消失。 只要乌云飘走,就一定是晴天。 ——写在Wake Up,Girls!第一话之后

宽叔遗作——论山本宽式的自我高潮和16岁破鞋少女的精神自我救赎

看完宽叔遗作,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以下是零星想到的一点乱弹,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宽叔x冈田磨里x东浩纪的组合,原本在1月中应该不亚于小圆脸的声势加上宽叔的嘴炮,最后竟落得这般田地,究其原因还是以下几点: 1、节奏 很久没有看过节奏那么乱的片子了,前期的拖沓,中后期的赶进度和最后的超展开,到底是东浩纪的剧本原案要写的东西太大还是宽叔掌控不了整个剧情节奏还是冈田磨里的系列构成前期毫无高潮可言?或许三者共有,毕竟东浩纪作为一个评论家从来没有写过动画剧本的原案,从最终结果看来分形的原案想表达的东西太多却最终都没有表达出来,作为创作初体验想要在一部作品中塞入太多元素乃是大忌。而宽叔不要忘了当年是怎么被京都扫地出门的,《幸运星》索然无味的前4话,当然中古神的前期也是一个闷炮若不是破鞋神事件带来的影响力宽叔的人生早就完了。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只能看到宽叔通过嘴炮一次又一次完成自我的高潮,至于收视率和动画销量,谁知道呢。 2、世界观 世界观问题应该要和节奏放在一起讲,若是拍成26话的动画分形的世界观还是能够慢慢的展开,比如前期和中期用个几话插几个小故事然后告诉观众分形系统如何给人类带来不幸,而不是用个3话毫无高潮的脚本开始讲世界观然后一下子就一群人举起枪起义告诉观众分形的世界观只会给人类带来不幸然后开打,真是从原案到剧本到系列构成一个比一个杯具,回想一下同样要对观众呈现一个世界观电脑线圈是怎么做的、攻壳是怎么做的……当然宽叔遗作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就是了。 3、破鞋 宽叔你要多么爱破鞋啊!真怀疑宽叔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童年阴影。不得否认的是破鞋再一次救了宽叔,若不是16岁的芙琉奈被养父可能染指的设定带来最终几话的讨论,或许还不能引发什么讨论和让人看完的动力。于是一部本来庞大世界观设定的作品最终要沦落到被破鞋拯救的地步,故事的最后男主好人买单大家飞到宇宙看星星(怎么觉得这桥段好眼熟,红毛蓝毛泪目,被玩坏的女主精神年龄回到10岁,至于分形的世界……还有人记得这世界观啥样吗? 于是16岁的破鞋少女完成了自我的精神救赎,宽叔的右手又迎来了再一次的高潮,至于什么分形的世界观,who cares! 宽叔遗作再见!让我们宽叔鬼作再见!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