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小说"

为什么我说《虚构推理》不是一本好的推理小说

从1987年绫辻行人的《十角馆事件》开始,日本推理进入了新本格的时代。对于本格与新本格的区别,这里不多赘述。今年1月新番《虚构推理》笔者在翻阅资料的时候发现,《虚构推理》获得过第12届本格推理大赏。 在《虚构推理》之前这个大赏曾经颁给过《樱的圈套》、《独眼少女》、《嫌疑人X的现身》,而在读完《虚构推理》的原作小说之后,笔者发现这本书简直是侮辱了“本格推理”四个字。 因为这根本不能算是一本推理小说。豆瓣6.9的低分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何为“虚构推理”,我们来看一下本书的设定。因为妖怪的关系,本作的男女主人公拥有将虚构变成现实的力量,简单的说就是在网络上散布传言,只要传言合理相信的人多了,传言就会变为现实。按照本作的说法是男主有将未来某一种可能性具现化的能力,笔者在看到这个设定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月世界。不过相比之下《埃尔梅罗二世》是真真正正的推理,比如《埃尔梅罗二世》的魔眼列车的故事,尽管有未来视与过去视的魔眼,故事还是有逻辑可循的推理故事。 而《虚构推理》则不一样,整个所谓的“推理过程”只是女主琴子一个人在网上散步了递进的四重解答,整个过程中在网络上也没有受到任何人的阻挠,只是一个人在那嘴炮讲着不存在的臆想。反观另外一边男主与钢人七濑的对决,只是一个劲的挨打复活,也完全没有看头。与其看这个我还不如看《化物语》阿良良木一边嘴炮一边战斗还更爽快一些。 一部好的推理小说往往在前面故意给出错误的解答,或者引导读者去解答出给出的错误的答案,最后在几重反转之后给出正解,让读者享受与作者交锋的快感。近年来虽然也有《推理竞技场》这样的奇书,《推理竞技场》尽管一路不断否定着正解,最后还是有唯一解。而在《虚构推理》中,则完全没有所谓的正解。一路上都只是听着女主琴子在网络上嘴炮,只能说给出的四重解答有微弱的递进关系,没有作者与读者的斗智,也没有最后的反转。在看完之后有种原来这样就结束的感觉。 这样的小说甚至称不上新本格推理,豆瓣6.9分我都觉得给高了。 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拿到本格推理大赏的。

小说《小説 天気の子》后记摘译

(本摘译首发于wildgun个人博客。) 看完《小説 天気の子》的电影,并翻阅了新海诚执笔的小说,感觉后记部分最能说明本作的创作初衷。因此拟摘译后记部分内容。摘录并被翻译的原作著作权属于新海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对于作品「合理使用」的相关法律,在此进行摘译。 后记 本书《小说 天气之子》是我所导演的2019年上映的动画电影《天气之子》的小说版本。 ——这样的文字,印象里三周年以前出版的《你的名字。》的后记中也写过。与当时一样,电影还没有做完,对于怎么也见不到出口的制作工作而持续焦躁不安的情绪,如今,正进行着的被称为「后录」的录音工作时(上映的两个月前)也一样存在着。在此时,比电影更早一步,小说版写作完成。虽说是以没有观看过电影也能得到十分享受为目标而写作的小说,但借此机会,想记述一下包括小说版、电影版在内的《天气之子》故事的成立过程。 (由于将会稍微提及最后的场景,因此对于剧透介意的读者,请先阅读正文。)(译注:本摘译部分内容未涉及最后画面。)

《你的名字。》小说读后感

提前拿到了天闻角川的《你的名字。》小说,由于网上没找到天角封面的大图题图就用日版的图了。(其实是我照片懒得拍) 中文版送了两个套,三叶与泷的公交卡套,感觉还是挺实用的。说不定在每天滴刷公交卡的时候,就会遇上一场命中注定的邂逅呢?来聊一下小说本身,对于这样一部小说人称的翻译是十分困难的,尤其是中文的”我“是无法区分性别的,在日语原作中可以用boku和watashi来区分。《你的名字。》中文版小说中采用了一个比较讨巧的办法,采用我(♂)与我(♀)这样的区分方法,让读者可以通过第一人称的叙述了解到占用这个身体的到底是谁。 继续说一下人称的问题,小说版是新海诚本人撰写,在后记中新海诚这么写到:小说与电影在情节上区别不大,不过叙述者会有所不同。小说仅以泷和三叶的第一人称,也就是他们的视角来叙述故事,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一概不提。 所以问小说与电影到底有什么区别的,后记里的这段话就可以完全概括了。小说的第一人称有第一人称的好处,让读者读起来更加有代入感,而且第一人称+拯救小镇的设定比起电影更有种笔者最喜欢的”世界系“故事的感觉。相对的,对电影删去了一些情节同时并没有加入一些新情节,还是让人感觉略显遗憾。 在看完《你的名字。》电影之后回头再来看小说,有种在翻阅自己三年前的记忆一样,因为小说本身就写的十分有画面感。小说开头我(♂)与我(♀)第一人称交替的视点中展开,相互寻找对方让人想到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我到底在哪儿的结局,《你的名字。》小说开头就如此具有画面感,在泷与三叶互相找寻对方的过程中将读者代入那个美丽而又奇幻的梦境之中。 总体来说,是一本相当不错的小说,推荐看了电影的再去读一遍。就算是为了公交卡套也要买一份,说不定就在刷卡的时候遇见百分百的女孩了呢?

横渡文字的希望之舟——《编舟记》

词典是一部横渡文字大海的船。——编舟记 在2016年十月新番,有这样一部讲述编撰词典的动画,刚看介绍时在想,到底编辑本词典的故事有什么好看的,结果看了两集动画就被剧情所吸引去补原作小说,没想到原作小说更加好看几乎是一口气把原作小说就补完了。 读完之后释下手中的书卷,边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边思考这句话用“释”这个词的到底是否妥当,看来自己也被《编舟记》中的角色那认真的劲头所吸引,以后写作也要身边放一本《辞海》了。读完《编舟记》之后,在想这个一个故事为何如此吸引我一口气看完,思考很久得出的结论是:因为作品中编辑词典的那些角色都很有趣,并且被日本人的工匠精神所折服了吧。 《编舟记》的5章故事横跨15年,主角角色集中在马缔、西冈、岸本这三位角色身上。首先,马缔这位名字发音与“认真”同音,被招募进辞典编辑组日后成为主任的人就性格十分有意思,平时一股认真劲加上奇怪的思维方式有一种奇怪的魅力。爱好是看地铁中流动的人群,相信动画第二话看到这里大家都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奇怪。而当邂逅了女性料理人香具矢这个名字发音如同《竹取物语》的公主的女性之后,马缔那古怪有趣的情书实在是看了让人忍俊不禁。一本字典到底如何定义什么是“右”?什么又是“孤岛”,动画第一话挖马缔的这段听到他那详尽专业的解释瞬间让人沉浸在了文字的魅力里,而原作中从头到尾大量的这样的释义让人沉浸在文字的魅力里手不释卷。 尽管马缔与香具矢的爱情与婚姻只是《编舟记》的配料,细细品味起来或许也只有以料理人为目标的女性才能和一名可以十五年编辑一本词典的人结婚吧,因为料理人也是同样具有工匠精神的职业。一提到工匠精神,相信大多数人第一反应都是日本料理人,类似寿司之神什么的。而在《编舟记》之后,那些能数十载为编撰一本词典而努力的编辑,不也是工匠精神最好的代表吗? 编辑部中另一个西冈则有不同的魅力,被人认为吊儿郎当轻浮男的他在认识了马缔之后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对于编辑词典的爱,对了关于“爱”这个词收录的含义作品中有详细的争论,这段实在让人印象深刻。不同于编辑辞典的编辑一定是古板刻薄的印象,西冈则是能做到从翻阅辞典的人的心情角度出发,去思考如何去收录释义的词条,在这样的能力被马缔称赞之后,即将被调离的西冈也体会到了编辑辞典的乐趣。 岸本这名在《大渡海》开始编辑13年后加入的女性编辑,一方面是见证了《大渡海》的诞生,另一方面则是象征着一种传承。从时尚杂志编辑部调来的岸本,从一开始根本不懂怎么编辑辞典,到最后随手一翻就能根据纸张知道翻的是哪本词典,也是被马缔这样奇怪的人同化了吧。最后竟然和印刷厂负责纸张的人交往,或许这里的竟然换成果然会更加合适。 人们搭上辞典之舟,搜集浮在黑暗海面上的微笑光芒,以便用更精确的词汇将心理所想的传达出去。如果没有辞典,我们就只能茫然不知所措地停在文字大海上。

《野球少年》第一卷读后:情感细腻的14岁棒球少年的抗争物语

早在倒A档发布会公布《野球少年》这部作品动画化的时候就开始关注这部作品,7月14日开播的本作集结了望月智充监督与志村贵子的人设,让人期待在野球中“听到涛声”在心中绽放一朵“青之花”。而在读了第一卷小说之后,立刻明白了为什么会选这对组合,动画注定是充满文艺的一个少年棒球物语吧。 说起棒球题材,第一印象似乎都是热血、友情、甲子园,围绕的进军甲子园的热血故事。而《野球少年》则不同,开篇大段描写在讲主角原田一家回到山与山之间的城市新田市。14岁的野球少年原田巧在即将踏入国中的年纪回到故乡,遇到了新的伙伴展开了冲击甲子园的故事。 尽管是一部讲述野球少年的故事,不懂棒球也能够安心观看。第一卷下来并没有大段关于比赛的描写,而是围绕棒球讲述了少年间的烦恼与羁绊。虽然如同《TOUCH》一样并不需要懂棒球,然而把棒球换成其他运动却不行。“棒球和游泳、体操可是不同的,绝对没办法一个人练习。”所以,围绕棒球展开的故事毕竟会讲到投捕之间的友(基)情。 永仓豪是原先球队的捕手,同样正值升入国中的他拥有一副标准的捕手身板以及可以配得上天才投手巧的接球技巧,并且拥有一颗感情细腻的内心。豪原本打算在国中之后就放弃棒球,而在遇到了巧之后原本人生规划发生了改变。第一卷与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球队的二棒,头脑很好的江藤彰,受着只有6%的人能够成才教育的江藤就连打棒球都带着寻呼机,在第一卷的结尾江藤到了不同的学校在车站与众人离别。 同样受到巧人生影响的是巧的弟弟原田青波,青波与天才哥哥不同开篇就用大段描写了青波的体弱多病,就连活下来父母就已经满足。而青波在受到哥哥以及在老家原先担任学校棒球教练的爷爷的影响下,也想要开始自己的棒球生涯。 “青波想打棒球并不是崇拜我,也不是为了逃离你。青波想打的是快乐、有趣的棒球。”在被弟弟接到自己投球被击出的高飞球之后,面对追逐自己的弟弟,巧第一次似乎理解了青波。 “打棒球用不着别人允许,只要打就对了。”面对豪的母亲劝说巧让豪放弃棒球,巧如此回答。有趣的是,在面对豪的母亲质问的时候,巧第一次产生了不是和豪去甲子园就不行这样的念头。 14岁的少年们交织在一起,光第一卷就把各角色的背景和性格刻画的入木三分,不愧是女性作家写出的棒球物语。所以说志村贵子人设加望月智充再合适不过了,相信会是一个很细腻的动画。 还有5卷开播前补完吧。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