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宅"

[投稿]ACG对我来说是什么

作者:未知(ID就叫未知= =) 最近觉得身为宅族的自己有点不对劲。 看着一季一季不断涌出的新番,不管是开播前看看介绍或是亲自去看头几集,都越来越提不起劲。 我当然,第一个念头就在想,那是因为现今的动画越来越没水准,越来越没深度,所以才会得不到我的青睐。 但是望望别处,我又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想法。 看着我的妹妹啊表弟啊(年龄挺相近的),一个个都仍津津有味的追着他们喜欢的动画,我先是感到一点犹疑。 后来我又想,他们应该只不过是思想太过简单了,他们没有像我这样接触过许多有深度的作品,他们还没有经历过像我经历过的那般波澜起伏的人生经历,他们还没有对一件一件事情去作深刻思考。 他们追看那些动画,应该只是因为那些肤浅的原因诸如:女主好萌啊、男主好帅气啊,或是里面的角色时不时来个滑稽的搞笑,正好刺中他们的笑点,所以他们才会觉得有趣而去追看。嗯,应该就是这些原因吧。 再试着去多了解看看他们的动画,我也发现,我的推测并没有什么大的偏差。 于是我又再回到了我起初的那个想法: 嗯,一定只是因为现在的动画普遍太肤浅了,所以才没能让我提得起兴趣。   于是搁置动画这片二次元世界了好一段日子,再回去关注时,我还是没能等到,我理想中的动画。 我想,只是时间还不太够吧。要等好的作品出现,就耐心一点嘛。哪怕等个几年,若果那个作品能给我带来一点震撼,我想那也是值得的。 又是搁置二次元世界一段日子。 动画几乎已经慢慢从我的日常离去了。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却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因为那时候的我一直都在认为,我只是在等待,在等待一个佳作,在等待一个可以再次引起我的共鸣的动画。 又持续这样的日子好一段时间后,我才开始渐渐觉得不对劲。 我周围在追看动画的亲戚朋友,仍然在享受着他们的动画。甚至在那为数不多的朋友当中, 与“宅族”这个形容词无缘的,甚至对日本文化没什么了解的一些朋友,也有着他们喜欢的动漫。也在享受着他们的动漫。 上网,上论坛看看,琳琅满目的新番,每一个都有着它们的支持者,有着乐在其中,甚至愿意为此而热血一番的人。 这样的情况让我对原本的想法有了一点又一点的改观。 应该是世界上,肤浅的人众多,所以即使不是那么优秀的作品也可以让他们乐在其中吧。 当然,我也可以这么想,曾这么想。 但是情况到了这个地步也已经无法让我忽略另外一种可能性—— 也许,我开始厌倦动画了?   起初,我认为这样的可能性并不大,应该说很小。 因为回想起那些一部又一部我曾接触过的,感动过我的作品,我深知我仍然没有忘记那些作品带给过我的感动。 所以我想,我应该还是喜欢着动画的。 但是好奇心却喜欢不断往这个可能性钻下去深究。 或许,那些作品是在我还喜欢着动画的时候让我接触上的,所以喜欢的心情被我记忆了下来,即使到现在我不喜欢动画了,那个时候喜欢着它们却没有被我忘记,所以才会给我有种错觉,我到现在仍然喜欢着动画,而其实我已经开始厌倦动画了? 所以才会对这些新涌出的动画都看不上眼? 但是我也试过抛弃主观,以客观的角度去比对两者,我喜欢的以前的动画,和新涌出的各个动画,得出的结论仍然是因为现在的动画,没有以前那些让我喜欢上的动画那样的有深度有内涵。 于是我想,这也许是口味的问题。最近的人的口味是这样。看动画不需要多有深度,只要可以让自己傻笑一下就够了。不然只要适当卖肉一下就可以让众人心潮澎湃从而开始紧追这部动画了。市面上的动画就是依照这些口味而供应着动画。 应该是这样所以才会让我觉得新的动画越来越提不起劲去看了。应该是人们的口味变了,而不是我变了。 应该是这样吧。 真的是这样吗? 好奇心却总是那么好奇。 我知道有深度的好动画不是常常会有,但是,真的会是这么稀有的么? 想要让自己的作品挣得众人的人气也是一件很不简单的事啊,看《BAKUMAN》就有很详细的描述了。能够赢取那么多人气之后再让自己的作品动画化,一定也是一件很不简单的事。作者一定是相当有才华才可以,应该是这样的吧? 而想要做出一部动画再将之放在全国的电视台播放,以至卖到全世界去,一定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才对啊。从这些严峻的挑战中生还下来的作品,一定是有着其长处的才对啊。 可是我一直寻找,却没能找到几个真正能让自己认同的。 或许,我真的,厌倦了动画?   我还是不这么认为。 一定是因为我之前接触过的作品都太优秀了,所以普通的作品在现在的我的面前显得很平庸而已。 我暂且就是这么做着结论的。 那些说我不懂得欣赏他们的作品的朋友,我只在心里悄悄说着他们,幼稚。 “这么肤浅的作品就能钓上他们了,呵,真是幼稚” 而后又想,幼稚… …么 曾几何时的我,被别人说“幼稚”的时候也真心不在意。我还想, 幼稚才好呢,要我在现实的成人和充满幻想的幼稚儿童之间选择的话,我一定选择成为后者。 这样的我现在似乎已经变得不幼稚了。…

《ACG是一种生活态度(序)》

作者:Bee君 本来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正太,直到有一天膝盖中了一箭 我想,“宅”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群和你一样的人。 宅,实在太孤独了。 存在感,认同感,统统都是伤感。 每个“宅”,一般来说吧,普遍都会有一种自卑感。 想方设法,迫切又恳求地想对方认同自己,不断掩饰自己,害怕与现实的过多接触,诸多如此……. 刚开始我不知道什么叫宅?也不喜欢被别人称作宅,也不喜欢自称宅。 那年头,我只是喜欢呆在家,看看书,喜欢听音乐等过些懒人的生活罢了,呆到发霉自然就是跑出去外面世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才不是NEET。   “我们”的痛 由此,可知,人们对于宅首先在第一观念上就有“歧视”“瞧不起”等等的贬义含义在里面。这可以源自于媒体的商业化,特别是中国网络媒体,利用“宅”等相关获取利益和严重曲解、扭曲ACG原本的含义。(像什么宅男女神,什么宅男XX,卧槽!XX萌,萌XXX,卧槽 to!·····媒体如此的功利、商业化,是扭曲ACG的主要原因之一) 还有社会上对于“宅”“御宅族”“日系文化”等等的理解上,不管在哪里,在日本、台湾、内地、以及世界各地。人们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ACG”或者“宅”从而给大家来带巨大的压力和自卑感。这也是”宅“之所痛,ACGer无法抬起头颅。 很多ACG朋友会说,为什么喜欢看动画就是变态?为什么看轻小说就等于A书?为什么喜欢初音就是怪叔叔?为什么喜欢ACG就是电车男?为什么动漫会跟变态、幼稚等等贬义词联系?家里蹲,心灵阴暗了点,看动画、轻小说就是个“宅”? ACG跟动漫相比,领域跟范围都要比动画广阔,动画只是ACG的一部分。但在中国,“动漫”一般会被当成“动画”   ACG文化的传播与融合 ACG文化在传播中发现的问题,正是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问题,还有文化碰撞的问题等社会问题,随着接触ACG的人越来越多,问题就越发明显。 “宅”来到中国,不,应该说他离开日本的时候,它便不是原来的“OTAKU”了,它会本地化,会发展,会融合!会被赋予新的内容与新的含义! 我想,在文化融合当中,ACG词语被曲解,被扭曲原来的意思,不断造成歧义,引起人们不同的看法。ACG走得越广泛,掺和进去的东西也就越多,这也是无可避免的。特别在ACG主体人数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他面临的考验也就更多。 不仅非ACG人,就连ACG内部分歧也很大,ACG主体年轻化,更多不同的思想的对撞与磨合,你懂的,我国国情。(文化素质太低,当然,也包括我,真的很低,为了利益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太可怕了。) 一个人的受文化教育程度、道德水平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并不是歧视,而且我觉得这点非常重要。一个有思想,有文化的人,他看动画跟一个对现实极度不满,小学毕业。。。。的人看动画。想象一下,不同素质的人看完动画后对现实世界可作出不同的反应,价值观对价值选择有导向作用。(以看动画为前提)【很多人喜欢看动画,但我们并不能说他就是ACG爱好者,他只纯碎看动画消遣而已,或许他并不喜欢ACG,甚至是讨厌的、蔑视的,如:看你去漫展、买同人、热爱ACG他会说你变态之类的】 打个比方:bilibili刚刚建站的时候,我觉得弹幕是非常有乐趣的,刚开始都是一些纯真的、有爱的弹幕,为bilibili初期建设而努力奋斗的,气氛良好。但到现在,随着人数的增多,弹幕充斥着越来越多不愉快的东西,弹幕成为发泄自己不满、强加自己意志给别人的工具。所谓“优越党”,互相谩骂。 如新番党会称”火影“”海贼王”等等为民工漫,而看非大众动画(新番)的人就会说追新番的是死宅男,死变态。——这也是中国年轻人的心态问题,即精神问题的反映吧。   思想的交流与对抗 说实在,我现在是比较讨厌这种行径,当然有时候,我自己也有这方面的问题,人总受社会大环境所影响,常在江湖走,怎能不湿身,不过目前我尝试改变。 “神作”不是用口水堆积起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神作”,但小众并不代表不好。不过能够获取大家芳心,为大家所动容的作品,能够被大家所接受并喜爱,又是你的菜,那当然是件好事。公认的“神作”,应该说”优秀作品“,这个“神”字太绝对化。假如能经受时代所历练的话,那么,就会成为“经典” 我非常讨厌用排名去衡量一部作品,也不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作品强推给人别。因为,这只会使对方更为反感和厌恶。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喜爱或认同的作品,每个人的思维都是不一样的,这也是作品的差异与人的差异吧。   思考:不知道大家对于这个的看法是什么呢?欢迎你提出自己的意见,我们一起探讨!

你,是否也在深爱着二次元?

当被问到“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个阿宅的呢?”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大多数人都会说:“当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我的话倒是记得还蛮清 楚的。虽然从初中开始就不停地在看漫画(少年漫为主),可是那都没有让我感觉自己是个阿宅。高中以后,受到草莓100%的影响,抱着“搞社团就能搞妹子” 的理想,搞了一个漫画研究社。 为了向真中的映研致敬,我给自己的社团也起了一个“漫研”的名字。(不好意思,那个时候清纯的我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漫研这个名词)走运的是,这个 社团的确如预期一般为我带来了几个妹子,其中有一个交往甚至超过一年。开始我真是非常陶醉于异性间超越友情界限的交往当中的,因为我可以从中获得包括性欲 的满足。可是,我无法从这些满足中得到真实感。“人与人交往真是很困难呢!”少年的我这样想着,“有没有像西野一样的女孩子?”这个问题在看完现视研和 NHK两部漫画,得知了这个世界存在着一种人群叫OTAKU之后提醒了我。 “原来,我真正爱着的是西野吗…” 回想起来,我就是从那个时候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虽然是精神上的)阿宅的。和那时,也是我最后一个女朋友分手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犹豫和迷茫。“我 其实不喜欢你,对不起”这样一句对于一个阿宅来讲可能无比奢侈的话,被用来当做我的入宅宣言,其实反过来看还真挺长面子的,哈哈!从那以后,我对二次元的 态度越来越明确。当越来越多对我来说近乎完美的女性角色出现在我面前,我渐渐明白,虽然我爱西野,但我也爱她们。对,我爱的不是某个具体的二次元女性,而 是她们全部。我也开始相信,世界所宣扬的一对一的所谓爱情是错误的。人可以将自己的爱给予多个对象。给予二次元的爱是不求,当然也无从求得,回报的,并且 它没有任何人类生物性的参与,例如性欲的满足以及社会诉求的满足。这种爱让我感觉非常纯粹。从来无法认同因现实(残酷、欺骗、困苦、磨难等等)而躲进二次 元的人们。 二次元并不是被用来逃避的。虽然口口声声爱着二次元,却对三次元仍依依不舍,期望着哪一天,三次元能够给予自己新的希望。这 样难道不是有些中二吗?或者说,难道二次元是备胎吗?我认为二次元和三次元应当是平等的世界。虽说从正常角度来说,二次元是被三次元人类“创造”出来的, 但是,如果,或者说也许,二次元是真实存在的呢?我们还能够理所当然地逃进那里吗?有这样一个世界观,与平行世界有所不同,从线性代数的角度出发,任何N 维向量可以用相对应的N+M维向量来表述,然而任何N维向量却无法表示任何N+M维的向量。那么,三次元“创造”的二次元是否是真实存在的“二次元世界向 量”呢?我们永远都能通过某种方式看到他们(人们喜欢称这种方式为创作),而他们却永远看不到我们。正因为他们看不到我们,所以他就成了备胎?成为阿宅 后,我本能地认为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很多人觉得我是个异类。虽然我也看了很多动画、漫画,打了很多游戏,但是我对其编剧制作等一系列理论方面的研究一点 都不感兴趣。理由应该是由于我之前提到的世界观导致的吧。也正因此,我不会片面地认为两个世界中只有一个才是真实的。所以,我深爱着二次元同时并不排斥三 次元也就显得不那么奇怪了。于是乎,我似乎在精神上又变得更加宅了。 你,是否也在深爱着二次元?

路漫漫其修远,日本动漫节in上海一些Repo和感想

身处上海的各位,就算不是动漫爱好者也应该这两天对“日本动漫节”这个名字有所耳闻,电视新闻中关于这次日本动漫节的新闻曝光度也已经不少了,笔者作为一个动漫从业人员也全程从各个方面参与了这项活动,那么还是一如既往多文少图从笔者的视角来了解一下这回的日本动漫节。 什么是日本动漫节in上海? 日本动漫节in上海来头可不小,由外务省/经济产业省/总务省/文化厅/观光厅/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中国文化部/中国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主 办,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协办的一项跨中日两国的大型动漫活动。如果参与了周五对媒体和从业人员的开幕式以及周日上午的动漫交流会的话,一定会反复听 到温总理的名字。事实上这次的日本动漫节是由温总理在访日时提出的影像交流活动,而明年又恰逢中日正常邦交化40周年,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如此大规模横跨 日本、上海、北京的动漫节就孕育而生了。 11月25日,开幕式 日本动漫节in上海的开幕式放在了花园饭店,由于日本人的大型活动都要穿正装出席笔者还特地买了一套西装。这次开幕式来了不少中日动漫界的上层名 流,包括日本经济产业省社科长、手冢Production董事长、蜡笔小新与Colorful的导演原慧一、上海市文广局副社长、前早安少女成员琳琳、歌 手牧野由依等。关于开幕式的报道和邪社和JPBETA都比较详细了完整的视频都有这里就不多阐述了,主要来谈一下开幕式之后手冢Production的董 事长松谷孝征先生的演讲听了之后的一些感想。 松谷孝征先生作为手冢Production的董事长同时又作为手冢治虫的基友,虽然演讲的题目是围绕《中日动漫的未来》,但不愧是手冢治虫的基友三 句不离手冢老师,整个演讲都是以手冢老师为切入点讲了些日本动漫是如何发展的。其实若是对日本动漫历史稍微有些研究的观众都应该知道,日本动漫也有着从被 这个社会排斥到慢慢成为如今日本的一大经济支柱的过程,不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吧文化也都有一个积累孕育和萌发的过程。就拿松谷孝征口中的手冢治虫来说 吧,手冢治虫最早开始当漫画家的时候在社会中也有低人一等的感觉,当时漫画家这个职业并不普遍被这个社会接受,四十年前的漫画编辑也并非自身想要当漫画编 辑,而是当不上其他编辑才只能当漫画编辑。虽然松谷孝征先生没有直接提到,但如果熟知这段历史的话那个年代差不多也是宫崎勤事件爆发日本民众普遍对漫画比 较抵制的年代。而正是这些在社会中低人一等的编辑和漫画家们为了证明自己而不断努力创作出更好的作品。而正是有了如此多好的漫画原著的积累才有了可以源源 不断改编成动画的资本。松谷孝征也提到,与其想着如何让自己的漫画动画化不如先想着如何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来。 松谷孝征的演讲虽然人老了满嘴跑火车,但中心思想归纳出来笔者还是非常受益匪浅,听了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回过头来讲这段日本动漫的发展史,身为一名 动漫从业人员也更加有信心,中国动漫行业只能算刚刚起步,但现在这个行当也越来越多受到理解和关注,正如之前笔者所说文化总有一个孕育的过程,希望能够看 到中国动漫早日迎来蓬勃发展的一天。 开幕式中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是提问环节的一个问题,台下有人问了上海文广局副局长关于黄金时段禁播海外动画的这个敏感问题,而文广局副局长不 愧是领导,全程回答没有一句跟问题有关,还扯到了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和民族的自信以及中华5000年历史,先佩服下翻译能把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翻译出来, 再感叹下不愧是中国领导的回答。 开幕式和演讲结束后是一个冷餐会,东西挺不错的笔者没吃早饭过去值了,又是各种烧烤寿司又是蛋糕红茶咖啡,还看到Jimmy拿着iPad屁颠屁颠跑去找牧野由依签名,笔者和琳琳在一个餐桌上吃饭也算倍有面子。 11月26日 牧野由依&May’n Live 第二天的活动,其实算起来对于一般观众来说是第一天的活动就是这场Live。3点多笔者就拿着一打VIP票的邀请函到上海国际体操中心门口了,结果 发现已经早早的有了不少观众。这次的演唱会门票都是官网抽取的,因为国际体操中心可以容纳的观众挺多,所以中奖率还是挺高的。门口黄牛当然也不少,不过都 只卖5块20块。开场后发现2楼看台没有坐满,场内90%是宅,但也有个别非ACG爱好者穿越进来,最明显的就是牧野由依唱的时候很多非ACG爱好者还能 听听,部长出场燃起来以后全都逃走了。 相反对于宅来说牧野由依的部分大家都在保存体力,而部长一出来大家都集体燃了起来,果然大家都是过来看部长的。其实个人觉得比起已经看了好几次的部 长牧野由依更有看头点,没想到牧野由依治愈系的歌在现场能这么燃,特别是《欢迎来到N.H.K》的那首感觉现场和原版比起来有两倍速了,而牧野由依用小樱 声线的一句“欢迎回来,小狼君”萌翻了全场。 部长部分比起牧野由依来时间稍短一些,不过那么多燃歌连唱又是高抬腿又是各种舞蹈对于免费的活动来说已经算是超值了,美中不足的是现场挥荧光棒的少了点,由于位子都是随机抽的前排观众也没办法很好带起全场观众应援。 11月27日 动漫文化交流会 周日正大广场的动漫交流会,被老板拖去后台当工作人员负责中方演出部分的音乐,又是一身西装革履。两场动漫交流会的演出部分都是一样的,都是中日 cosplay的交流,而上半场是周五开幕式上出现过的中日圈内名流的对谈,而下半场是关于模型和coser的讨论,下午还多个夏达。 其实笔者更喜欢上午的动画业内交流,中方出席的代表是美影厂的副厂长,一谈起来就发现中方这边底气非常不足,毕竟这两年没有什么很好的作品。而听听 手冢Prodution董事长松谷孝征不停在推广自家作品和原慧一不停在讲蜡笔小新还是挺有意思的,大概colorful的人气不高其实想多听一些关于 colorful的事情。 对谈和演出休息的时候主持人之一的Tokyo Panda在全场采访,可惜Tokyo Panda的中文太烂动漫名词也不熟,采访模型制作师的时候连小圆脸的麻美学姐都不认识,摄像大哥明显不懂动漫开始只拍主持人不拍手办,我在后台找人对讲 机里不停提醒才终于知道重点在手办上……采访部分的内容通过摄影机直接展现在两个大屏幕上,这种互动挺有意思的。 下午对谈的手办和coser部分我在后台没有仔细听,有件有意思的事情是日方拷来一张手办的原画图让我在模型师讲话的时候大屏幕切这张图,看画风有 点像てぃんくる的,然后大屏幕放的时候中方的负责人跑过来说这两张太露了马上又切掉了……coser们的对谈没有仔细听夏达出场时间才10分钟太短了,而 且真人比起照片来憔悴不少…… 演出部分上下半场都是一样的,都是中日coser的汇演,上半场由于排练不足后台还是出了些小差错,到了下半场大屏幕的画面切换的好多了。说一下这 次的舞台规模,至少笔者从没看过有cos演出能舞台上两边两个超大屏幕,4台摄像机不同机位拍摄其中还包含一台摇臂,估计也就政府级别的活动能动用到这种 规模。可惜后台负责切大屏幕视频的也不懂动漫,很多cos明明有更好的机位切的却不够到位,但总体来说也是国内最高水准的演出了。 三位日本coser人气超高,下半场结束后舞台上起码还停留了半个小时签名合影留念。日本coser相比中国coser名片也更加专业,除了邮箱外还有二维码、cure地址、推特和脸书地址等。 12月2日-4日…

宅我,并未孤单

以下故事虽然很八点档,但是确是笔者今天亲身经历的事情,如有雷同,并非意外。 先交代一下背景,笔者在一家动漫公司上班,今天老板说他一个之前在日本帮我们采购同人本的朋友明天要回日本了,让我中午过去捎点手信给她,结果一到地铁站我一囧,这不是我初中加高中的老同学吗,不禁感慨下世界真小,宅圈真小,妈妈咪呀,多年失去联系的老同学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人择?六度?物以类聚? 故事还是从初中说起吧,至少笔者觉得在初中的时候自己还是个正常人,当时只能算是个TVGAME的爱好者,根本没有追新番的概念连新番是什么都不知道,把我代入二次元的动漫世界,现在想来这位同学的影响也不小,为了方便起见下面还是称呼比较的这位老同学为“周”好了。在笔者那个年代里,初中开始玩cos已经算是很厉害的人了,至少当时coser还是相当异类的存在,并非现在大家在漫展和同人展上到处都是野生的coser。如果是在魔都的宅友儿时或多或少入宅都受过炫动动漫频道的影响,经常关注里面的一些漫展和coser报道的人应该还记得哮天犬这些国内最早被电视媒体采访的coser的名字,笔者的同学竟也在那时开始玩coser了。 最早开始有印象追新番还是笔者高一的时候,几个同学中午把笔者带到一家动漫店,然后买了100多话火影忍者的DVD,当时还停留在4话一张DVD而且BT下载还没有普及的年代,于是我们快速看完了100多话后就等待着每个月盗版商出一张DVD然后同学们轮流买来看,与此同时也接触了一些圣枪修女啊、最终兵器彼女这样的动画,和我们这群男生一起交换动画看的人中也有这位今天遇到的周同学。 多年后当一本《动感新势力》上开始普及一个叫做“宅”的舶来词的时候,笔者拿来对比了一下发现原来说的就是自己,原来我们这类人还有个统称。又过了些年又听说了有一个词叫做“腐”的时候,笔者就又想起了以前的这位周同学。记得初中时候班里的一群女生都很宅,或许现在觉得说都很腐也说不定。其中一位核心是笔者以前交往过一段时间的一位女生黑历史以前写过就不多写了,想来女生中另外一位领军人物就是这位周同学了。当年纯洁的笔者多年后才知道她们聊的一本《万有引力》是腐书…… 高中后这位周同学就开始拉拢班级中的同学一起去参加漫展出cos,不过当时性格还是很内向的笔者并没有加入他们的队伍,现在想来还好没上这艘贼船。高中后考入不同的大学后笔者就和这位周同学失去联系了,后来虽然一年里能有几次都在魔都的一些漫展和同人活动上遇到,不过都没有留下过对方的联系方式。好像印象中上一次听到这个周同学的消息还是某同学发给我一个Acfun的链接我一看是一个柯南剧场版的中文同好配音,然后同学跟我说是她弄的,再后来就听说她去日本读书了。 时光荏苒,当年一起交换DVD看的小毛孩一个已经踏上社会从事了一份宅相关的工作,另一个在日本留学顺带给一家动漫公司打打零工赚赚生活费,没想到竟又产生了交集。之前听老板说起在日本有个朋友帮我们带回来很多很腐很重口的同人本,说起周这个名字的时候虽然我知道她在日本但也没多想只是觉得可能是同名同姓而已,没想到今天在工作上一接触竟发现就是本人。不得不感慨世界很大,宅圈很小,听说周同学很早以前就在魔都的漫展上和我们老板认识了。只可惜原本印象当中长得还不错的小姑娘现在越来越非主流了,今天遇到的时候顶着一头黄毛还不知道是真毛还是假毛,回公司路上跟一个老同学电话聊起这事同学对她的印象也仅停留在有一次漫展上她出的cos…… 故事就写到这里只是感慨下人生真是件好玩的事情,在宅路上不知道会失去多少朋友的联系,也不知道又会在人海中遇上什么老朋友。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 最近刚买了PS3一直没空更新博客,空间之前也服务器RP昨晚终于查出问题所在,最近又招了个气场挺合的人加入了作者阵容,那今天就先写到这里。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