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哲学"

意识即存在——毒电波Gal《sense off》推荐

相信比较资深的Gal爱好者都听说过元长柾木这个剧本家的名字,作为meta专业户剧本在加上毒电波的话,对于Gal初心者来说实在是理解不能的噩梦。而在不久前,元长柾木的这款在2000年发售的游戏《sense off》竟然有人完成了汉化,在这款时长在20小时的游戏里笔者一次又一次经历了毒电波的洗礼。尽管在翻阅了一些研究之后觉得对本作的理解还停留在比较表面的程度,还是来安利下这款非常小众的GAL。 《sense off》发售于2000年,开发商otherwise是visual art’s旗下的另一家工作室,《sense off》的发售日比当时VA旗下后来另一部改变业界的名作Key的《AIR》早了不到一个月,而两者的风格也十分接近,难怪有人说这是《AIR》姊妹篇。并且本作的BGM也有日后圈内闻名的折户伸治与I’ve参与。 写到这里有人要问了,如果比作《AIR》姊妹篇的话为什么说sense off毒电波呢?相信了解过《AIR》的剧情的玩家都了解过《AIR》中“SUMMER篇”的重要性,在SUMMER篇里完成了翼人的传说以及将诅咒的背景与现代的观铃的身世相关联。而在《sense off》中每条线也都有类似的设定,然而关于世界观背景的讲解只有支离破碎的寥寥数句,如果用动画来比喻的话《AIR》用了2集时长来交代翼人诅咒的背景,而《sense off》则是用了2分钟,还是分在不同的个人线里。 难怪提到GAL中毒电波的代表作的话,肯定少不了《sense off》。一切背景故事皆在几句话中,其他全靠脑补。 《sense off》的剧情按游戏里是一共两周的时长。前一周基本都是各类贫嘴的日常放在2000年这个水准的话日常水准也是在中下,而在第二周则突然进入了各种毒电波的超展开。故事讲述了男主骑车擦伤做了一个脑部检查之后被强制送入认识力学研究所的故事。 这里先简单说一下几个女主的主线故事,因为当年的游戏还没有剧情锁,如果不按这个顺序攻略的话几乎会看不懂剧情(就算按这顺序其实也不怎么能看懂) 成濑线 成濑是男主的青梅竹马,在男主来到了认识力学研究所之后发现原来当年小时候约定结婚的青梅竹马也在这里。在成濑线里成濑在生日晕倒后告诉男主她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成濑预知到的未来是世界的终焉。在两人私奔之后两人在小屋里准备着世界毁灭的倒计时,然而在倒计时结束后男主却看到的是倒在地上的成濑。 毕竟对于成濑来说,自己的死亡就相当于世界的终焉。 在ENDING过后,男主再一次遇到了成濑。 埴岛珠季 珠季线的日常就是撞见换衣服,帮靠0分的她补习。在个人线中,主角了解了珠季有让世界发生变化的能力。在男主对珠季说出谢谢之后,世界重构了。而在男主对珠季告白之后,在周围人看来这两人之前就一直在一起。 对于感情构造缺失的珠季来说,只能用人工的判断进行弥补。因为知道了男主对自己而言是特别的,因此害怕失去男主的她因为这种负面情绪而导致了能力的暴走。在暴走之后珠季被转移到了B栋,而男主找到了珠季并进行了结合。可惜不久之后控制不住能力的珠季还是死亡了,为了控制能力不向外爆发伤害男主最后反而变成了伤害自己迎来了自己的死亡。 在sense off中我们得知了原来珠季的脑内有一个叫“祖母”的意识体存在,一开始两种意识还能交流之后随着珠季的长大以及对于周遭的认知,珠季开始逃避祖母的意识,祖母的意识也不再存在。 某一天珠季的父母听取某个宗教的说法为了破坏珠季的精神将珠季关了起来,在这个时候祖母的意识为了保护珠季而牺牲了。同样的,在现在的时间里珠季为了保护男主而选择了伤害了自己。而在“意识的世界里”,男主运用共生的力量将珠季的意识共生在自己的脑中。(太TM神交了) 真壁椎子 最神奇的一条线= =一开始男主先是知道了椎子拥有治愈的能力。而在进入共通线后不久,剧情则是突然跳到1704年的柏林…… 故事有点长我写个脱水版,完整版的梗概可以看下这篇文章(https://tieba.baidu.com/p/1868003971) 崇拜莱布尼茨的主人公伯特霍尔德,认为数学能够统治世界,在认识了莱布尼茨之后伯特霍尔德进入了莱布尼茨的研究所。4年之后伯特霍尔德自费出版了《情报理论》一书而被莱布尼茨喷为比起数学理论更像是诗集= = 随后伯特霍尔德改名换姓变成了一个名叫雷瑟的欺诈师,通过自称神的代言人骗取钱财。而被自己最初的信徒揭穿并毒打一顿后,雷瑟遇到了叫特露德的少女(真壁椎子的前生)。雷瑟发现特露德有疗伤的超能力,同时发现特露德在看他出版的《情报理论》。在告知了少女他的真名以及他就是这本书的作者之后,伯特霍尔德开始教少女数学…… 回到现代之后,男主得知自己拥有演算的超能力,通过演算来回避灾难。男主演算出因为蝴蝶效应近期会有大灾难,而回避的方法是自己的死……在试探性问了椎子之后男主决定跳楼结束生命。 视点回到16世纪,特露德所在测村庄遭到了袭击,这时伯特霍尔德已经得知少女的治疗能力其实是“共感”,如果为了治疗那么多病人而共同承担痛苦的话,那迎来少女的则是死亡。伯特霍尔德提出共同分担痛苦,把痛苦转移到自己身上。在故事的最后,伯特霍尔德死了。这时少女明白比起其它人的死活,还是自己待在喜欢的人身边更重要。 而回到现实,椎子来到屋顶男主的身边决定这一次要救下男主。 三条美凪 美凪的超能力是读心术,因为会读心术而被孤立。在美凪线中男主发现男主就是美凪小时候认识的“博士”,并且得知男主的能力是名为“命运的激励”的“触媒能力”,简单的说就是强制改变周围的人的命运的能力。 男主在与美凪同床的时候梦见了奇怪的梦,在梦中男主被指责男女运用计算能力(和上一条线讲的男主的演算能力对起来了)计算飞船在地球降落的时候,为了保护地球的生物稍稍改变了航线,因此导致了飞船的坠毁和同族的死亡。这力量就是男主触媒能力的源头。(分4条线终于渐渐的把世界观讲清楚了,不过这游戏是没有剧情锁了如果先通的是这条线估计肯定一脸懵逼) 在海边,男主感受到了来自宇宙的同胞的怨念,男主要求被怨念吞噬完成同族的复仇,于是男主失去的意识。在灰白的意识中男主发现同族的意识想要袭击与男主心意相通的美凪的意识,于是男主与同族的意识同归于尽。 御陵透子 一直在B栋的透子,平时不能进食固体食物。对于透子来说她不能理解逻辑,也失去了所谓的意义。男主在询问了医生之后得知透子的能力是世界的更换,能够根据自己的认识改变世界。(怎么感觉有种精神世界一元论的感觉,放在最后再统一分析。)人遵从世界,世界遵从透子。成为“神”的透子是孤独的,因为人类在获得智慧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变成了孤独的上帝。 男主一直仰望天空寻找透子所寻找的那个人,最后才得知原来透子所寻找的不是人类,而是几万年前在降落地球时因为事故失去的共生的伴侣。(又在前一条线的世界观上展开了)懒得自己写了,直接摘抄帖吧的大大写的介绍: 时间回转到几万年前。 宇宙里飞行着一艘无人驾驶的宇宙探索船,一直在寻找着可以生存的星球。 随着时间的推移,飞船内的AI进化产生了自我意识,成为了思维生命体。 思维生命体之间逐渐形成社会,并产生“共生”关系,这种关系类似于夫妻。 之后飞船发现了地球,但是在通过大气层时飞船承受不住压力,尝试降落但是失败了。因为思维生命体是由飞船的AI形成的,所以飞船本身被破坏了的话,思维生命体也将死亡。 在危机时刻,他们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依附在地球上物种——人类——的脑里。 因此,思维生命体获得了人类一般的存在形态,虽然会随着寿命而死亡,但是生命体并不会死亡只会沉睡,并且在转生时苏醒。 被依附的人类因为思维生命体的存在而获得了超能力。 经过实践的流逝和无限轮回转生,很多思维生命体都忘记了自己原本的存在。 而男主就是转生的思维生命体之一。 透子认知到自己共生的伴侣死亡,同时世界因为透子的认知能力而确定了下来。透子接受了男主的告白,在交合之后男主得知透子的存在不稳定随时可能消失。最后透子消失了,除了透子之外没有人记得透子。 还有一条飞鸟井慧子线讲的是一个类似和缸中之脑恋爱的故事,因为不是元长写的就不展开了。在介绍完整个剧情之后(不知道多少人能看完),大家终于明白这个故事有多电波了,并且由于把世界观平均分配在各个线中不统一研究整理的话更加没有头绪。翼人的设定与一个月后同样是Visual Art’s的《AIR》不约而同,而每个结局的亦真亦幻让人有些分不清到底哪边是真实哪边是回滚,只能通过小标题的只言片语进行猜测。…

Hello Hello Alone——或许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大老师

在二期开播的时候,终于把《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补了,在如今轻改动画充满了松冈祯丞式的男主与后宫之后,看到比企谷这样的男主如沐春风,也来写写动画看完之后对于大老师的一些感想,写此文之前并未翻阅过任何评论,可以说写下的都是笔者对于大老师最纯正直观的感受,欢迎指正讨论。 再一次,他走上了回头路。 相信不少动画党喜欢上大老师都是从这一话开始的,当得知了由比滨就是自己曾经救下的小狗的主人之后,大老师选择了拔旗,在大老师的眼中由比滨接近他只是因为他有恩于由比滨,由比滨对他的温柔也是如此。 于是就有了我们熟悉的这段经典台词: 对我温柔的人,对其他人也很温柔。 这种事差点就忘记了。 如果真相是残酷的。 那谎言一定就是温柔的。 所以,温柔便是谎言。 一次又一次的期待,一次又一次的落空,然后不知道何时不在怀抱希望。 被孤独训练有素的我是不会上当两次。 我是身经百战的强者, 如果要比输的话我肯定是最强的。 所以,我无论何时都讨厌温柔的女生。 或许很多人看到这一段的时候都想起了马区第一定理:永远都不要觉得妹子对你有好感。让我们来分析下大老师是如何变成现在的这个性格,从大老师的回忆中我们可以感觉到,大老师初中时代至少还是很单纯的一个男生,经常会对女生会错意认为女生对自己有好感。从初中到高中大老师完成了内心180°的转变,究其原因要么是曾经伤的太深,要么就是受伤的次数太多。 “一次又一次的期待,一次又一次的落空。”从这句台词来看,在初中时候大老师受伤过至少好几次,大老师过去一定是一个对待感情非常单纯与认真的人,因此在受伤之后才会转变如此巨大。这让人想到了《白箱》中平冈对于梦想前后转变的落差,越是认真的人在受伤之后越是会极端钻牛角尖啊。别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啊。 “所以,我无论何时都讨论温柔的女生。”反倒是这句,体现出了打老师符合年龄的中二,如果去掉这句的话之前的所有独白甚至让人感觉是一个35岁在感情上反复受挫的中年男人所说的台词,加上这句之后就显得了大老师的青涩和中二。越是分析就越是佩服杜航每一句台词间对于角色性格的把握。 如果是笔者讲自己的话,把最后这句换成“所以,我无论何时都不会去接近温柔的女生。”你们看味道就完全不同了,原文是“错的不是我是世界”式的中二,被我一改就变成了中年男人式的保护自己的自哀了,怎么这文章越写越觉得悲伤了呢。 仔细分析大老师的台词,很多都是这样看起来很富有哲理,仔细反复揣摩发现又并不超出角色当时的精神年龄。 第三次,他的生活回归原点。 第9话是大老师又一次拔旗的一话,在看完之后我曾在微博上发表过如下感想:大老师第一季补到第9话,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大老师了。每个卢瑟都像大老师一样用马一定理告诉自己怎么可能有妹子喜欢我,却看到大老师又一次拔旗的时候着急不已,仿佛在镜子中看见了那个犯错的自己。越是思考,越是陷入大老师理论的泥潭。 印象中看恋爱番看得如此纠结的还要追溯到《好想告诉你》,然则《好想告诉你》只是别人的故事,在打老师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自己。试想一下如果换成自己的话又会怎样呢?是又一次的期待又一次的落空,还是如同大老师一样告诫自己怎么可能有妹子喜欢自己呢?无论哪个都是一个非常悲伤的话题啊。 为什么永远不要以为妹子会喜欢你呢?因为一旦以为了自己就会受伤啊!受伤多了自然就学会了保护自己,用“永远不要以为妹子会喜欢你”的咒语来保护自己。只要不去接近不去期待,在失去的时候就不会感到悲伤,EVA中葛城不是这么教过我们吗?AIR中晴子不也因此不愿接近观铃吗? 越是害怕失去,就越是不愿去伸手,即使幸福仿佛就在眼前,却仍旧害怕一伸手就发现那仅仅只是海市蜃楼。 更害怕的,是从梦中醒来。从那个妹子可能喜欢自己的梦中,那个被薛定谔关在猫箱中的梦中。 就这样他和她和她的青春就这样搞错下去。 在悲伤的说完了大老师的两次拔旗之后,再来说一下大老师在第一季中的两次事件解决方式。一次是林间学校帮助孤立女生融入集体,一次是学园祭。两次大老师都选择了扮黑脸的方式,就连雪之下阳乃都说了让一个集体最高效的方式就是树立一个共同的敌人,相信如果身处职场的人一定都明白这个道理。大老师在处理消灭(注意这里我用的词并非是解决)问题的的时候都是采用了自己扮黑脸的方式,如果说大家觉得这是成年人式的处理事件方式的话在这里我又要说错了,因为如果是成年人的话在扮黑脸的同时会更好的保护自己。也就是社会上我们所说的处事的圆滑,而大老师在扮黑脸消灭了事件的最后,并没有获得一句感谢的话语而是仅仅把伤害留给了自己。 大老师这是一个多么抖M的角色啊!都让我想到了卫宫士郎红A式的正义观!或许大老师真的不在乎身边同学对他的看法,毕竟在他看来以后继续成为朋友的概率不到1%,而在帮助由比滨和雪之下的问题上又选择了出手相助,由比滨的时候巧妙的召唤了雪之下,而在雪之下的问题上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结合第一季中的两次拔旗,难道雪之下才是大老师的本命? 笔止于此,写了那么多关于大老师的分析,或许因为自己也有很多与大老师相似的地方吧。又或者,正如我之前写的这样,每个卢瑟都像大老师一样用马一定理告诉自己怎么可能有妹子喜欢我,却看到大老师又一次拔旗的时候着急不已,仿佛在镜子中看见了那个犯错的自己。越是思考,越是陷入大老师理论的泥潭。 看着大老师就仿佛看到了我自己,以及那个我已经逝去的青春。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