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Posts tagged "中二病"

中二病之上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动画看完了,这是2012年十月新番里我追的两部中的一部。这是一部剧情活泼夸张而主旨明确的动画。从第一话开始,这部动画就吸引了我,同时也是从第一话开始,这部动画的讨论主题就已经奠定了——要不要舍弃中二幻想?而直至最后一话的片尾旁白里,也毫不意外地说出了我期待已久同时也是了然于心的那个答案:中二幻想是伴随着人们一生的心理现象。   关于中二病的来源和意义,大致是中学二年级左右时从群体中意识到了自我,有的是纯粹无聊凸显自己,有的则像片中六花那样形成一种对现实痛苦的回避和自我保护,还有一些则是增强信心——这些我们多多少少都体会过,所以我就不详写中二病的积极意义了。   最后一话片中的一个角色引起了我的注意:就是森夏口中提到的演剧部的部长,尽管只有寥寥数句的旁人评价,连个名字都没有,不过这位部长的形象在我看来十分闪耀。或许和我本人是玩Cosplay有关吧,我深刻地理解要带领一个团队演出一场舞台剧是有多么困难要克服,无论是客观上的资金、道具、场地、人员,还是源于内心主观上对角色的理解,进而表现在自己及他人塑造剧中人物代入感的启发……这些无一不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能像能源引擎或是太阳一样源源不断地创造动力感染他人。尽管如森夏所说,这样的情绪说不清是不是中二病。然而在我看来,它与中二病一样,都是对现实的有力抗争,在现实中开辟自己领域,凿刻下自己的印记。   因此,在中二病之上,有一种突破而达到的领域——创作的领域。那些奇幻作家、剧作家、小说家、游戏设计者、演员、Coser……等等那些追逐着自己的想象力而踏入文艺领域的创作者,正是把自己的想象力与现实相融合(而非妥协)之后,使之成为自己立足于现实社会的生存手段(或生活娱乐方式)。这就有点像弗洛伊德对文艺创作的理解了——力比多(欲望的动力)被现实所压抑,进而升华为另一种形式——或舞、或诗、或画——总之,人类的文艺作品就在沸腾却被压制的力比多大锅里开出了莲花。   哪怕我们无法成为那样的创作家,我们仍可以去创作一些东西,把中二幻想中的东西记录下来、创造出来,私藏或分享都是保留和传递的手段:分享是传递给他人,私藏则是传递给将来的自己。以适当的、与现实相融合或相协调的方式保持中二吧,这是我们人格中那个永远的十四岁少年的特权属性!   我是威尔德安。我是宇文乾巽。我是Denebola。 那么,你是谁?  

永远都不愿治好的中二病

人们都说中二病很难为情 不愿再度回想起来 想把那段回忆抹消 但是,当初那个行为怪异的自己真的彻底消失了吗? 那个妄想着被他人监视 并且套上设定,完全进入角色的自己 人们有时会说胡话 幻想世界在瞬间变化 想象遥远的未来 在脑中标会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这些都是人在一生中永远重复着 永无止尽地重复 悲伤害羞却又可爱 名为“自我意识过剩”的疾病 名为“自己”的不可绕行之路 没错,人一辈子都活在中二病里 十月最强番《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就这样落下了帷幕,对于所有曾经中二或者仍在中二的观众来说,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共鸣和感动。会不会有人和我一样再看了中二病之后开始正视自己中二的黑历史,并不觉得羞耻甚至觉得有些怀念,恭喜你你的中二病还没痊愈。 先从什么是中二病说起,中二病这个词的出处来自日本电视节目《伊集院光深夜的笨蛋值》,指的是人们“由于想让自己得到他人的承认而无意义地摆酷”或“否定他人,否定社会以保护自身”的行为和思维逻辑。因为症状和叛逆期有些类似,所以用“中二(国中二年级)”这个词来形容。而中二病又分邪气眼、DQN、亚文化系三种。《中二病》的女主六花典型的就是典型的邪气眼(妄想型)的中二病患者。 完结之后纵观《中二病》的故事其实很简单,一个另类的boy meets girl的开头,想脱离中二病黑历史的男主角勇太遇到了搬到楼上仍患有中二病的少女六花,于是一群中二病们在学校里开始闹出了一出出笑话和闹剧。前几话最大的看点无疑是京都对于中二病这个形象生动的刻画以及在妄想世界中激烈的战斗,对于中二病这种形象的刻画甚至夸张过头有些脑残,战斗画面的精致都让人觉得京阿尼不去做个高达魔炮之类的太可惜了。不过,《中二病》真的只是这么简单的搞笑+妄想战斗番吗?当然不是,否则我也不会一直大呼小叫并写下推荐文了。 《中二病》是一部通过剧中角色成长让人审视到底什么是中二病的一部动画,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森夏的出现让人从欢乐的气氛中重新审视什么是中二病。森夏,森大人这个角色可以说是《中二病》中塑造的一个极其成功的角色之一,初登场时巨乳拉拉队这些属性设定让人很容易联想起《凉宫》中另一个巨乳“花瓶”角色1096,但随之森夏这个形象就“角色崩坏”成了森大人,为了销毁自己的中二病黑历史加入主角一行人,让人不禁有种觉得好好的巨乳萌妹子就被中二病毁了。如果真的这么想的话就他妈上了京阿尼的老当了。   随着进入学园祭,《中二病》的剧情可以算是真正进入了主题和高潮,勇太通过十花和六花的母亲知道了六花的中二病源自对于父亲死亡的逃避。“否定他人,否定社会以保护自身”这也是本文伊始罗列出的中二病典型的症状——逃避现实。眼罩对于六花来说是现实与妄想世界的切换器,为了逃避而中二,活在自己幻想的设定世界当中,或许那个世界还有父亲的存在。 于是《中二病》的故事就从先前的欢乐一下子变成了忧伤,这种从欢乐到悲伤的气氛转变对于做过多部Key游戏动画化的京都来说是手到擒来,欢乐的气氛不在了留下的只有落寞与悲伤,甚至六花那些中二的台词此时读起来也充满了忧伤。在勇太的游说下六花发现了自己的攻击只是妄想,在现实与妄想之间最终还是选择了向现实妥协。 这样真的好吗?这样真的好吗?这样真的好吗? 在凸守的哭诉下我们又重新检视脱离中二真的好吗?为了挽留六花凸守对六花展开了攻击,但是在正常人看来她的必杀技只是在耍头发而已。 不可视境界线是不存在的! 她的父亲早已永眠在墓地! 面对这些,我无能为力 无论她怎么祈愿 你好烦…… 无论怎么为自己套设定 你好烦! 无论多么相信自己拥有超乎常人的力量 不存在的东西就是不存在的! 你好烦! 你的攻击至今为止生效过吗! 你好烦…… 虽然对人类无效,但是对魔物是绝对有效的 至今为止有真正出现过武器吗? 这…… 不存在的! 无论你多么希望它出现,相信着它的出现 那种东西都是不存在的! 这种事……这种事……我也明白啊! 我也明白啊! 面对勇太的否定,凸守的一句我也明白啊看得让人心碎。六花又何尝不知道父亲已经长眠,但中二病只是最后的避风港。 中二病的最终话在一份违和的气氛中进行着,对于勇太来说没有了六花的世界是如此的暗淡无光,改变了发型的凸守看上去可爱不少,但那还是凸守吗?七日学姐继承成为了邪王真眼二代,但一代目却已经不在了。 不过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京都惯用的欲扬先抑,最终话笔者基本是哭着看完,不同的是前半段是抑郁地哭后半段是感动的在哭。故事的结尾,勇太了解到了六花是在父亲逝世之后因为模仿自己才变成了中二病,可以说是中二病拯救了六花!勇太一路骑车来到了六花的新家,在众人的帮助下和六花私奔燃到感动的落泪。 爆裂吧,现实! 崩断吧,神经! Vanishment This…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