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6 > July

AR Live E.X.2nd. 心情最重要!采访石川智晶

  石川智晶小姐2016年在中国的巡演圆满落下了帷幕,这次,我们AR Live也是有幸获得了采访石川智晶老师的机会!石川老师在SEE-SAW期间和现在SOLO时期心境有什么不同?石川老师声音如此通透引人的秘密又是什么?新专辑什么时候会发?OO和SEED两部高达在音乐制作上不为人知的秘闻也将披露!请看记者炎语从前线发回的报道!   炎语:石川智晶老师曾作为音乐团体SEE-SAW的一员活动,想请问一下在SOLO之后和作为团体活动时期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石川:已经快过了14年左右了吧,说实话已经忘得差不多了(笑),现在作为石川智晶活动的时间反而更长,心境上来说没有什么好与不好的。SEE-SAW是和梶浦小姐一起,那时候的乐趣是比较特别的,合两人之力创作出的曲子,从这个意义上让我感觉若不是我们两人的话是做不出来的。不过作为石川智晶做到现在,所有的点子也好,曲子也好,包括至今为止的进步,都是自己一个人完成的。可以自由的做,不用在意别人的看法,这种自由的地方,也是乐趣所在。 炎语:石川智晶老师的高音非常通透空灵,给粉丝们留下及其深刻的印象,在这里想问一下,是否有什么独特的发声方法或技巧造就了您这般独特的嗓音? 石川:没啥的特别的哦。在日本有过唱动画歌的朋友和想当歌手的朋友都问过我这个问题。我没做什么特别事,重要的是,每天要过的开心,精神上不开心的话就发不出好的声音,硬要说有要特别保养的地方就是会用蜂蜜,不喝冷的东西。 炎语:心情很重要呢(笑) 石川:对,很重要(笑) 炎语: 那下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是石川智晶老师最近有制作新的专辑的想法么?您的歌曲风格多样,若是写新歌这次想写怎样风格的歌曲呢? 石川:有兴致了就会出。我现在到这个程度,不太会被催促着说要出,虽然是很自由的,想出的时候就出,但(预计)每年会出一张的,今年的话,这次中国的LIVE结束后我就会转向创作。 炎语:那新歌会考虑加入一些中国风吗? 石川:中国风是什么样的呀?融入我的歌曲的话……如果你们能告诉我的话,倒是可以试试(笑)。 炎语:好呀(笑)。那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虽然是以不同的名义,但您为高达SEED和高达OO都演唱过主题歌,从歌曲的角度来说您认为这两部作品有什么区别? 石川:都是高达,两部作品观众都很多,(高达)在动画业界里是大招牌嘛。两边的监督都很用心,而且各自讲述的世界观也不同,OO的导演是一个非常喜欢音乐的导演,所以对音乐有各种各样的要求,像是这里加点啥,这里用钢琴啦,之类的,有很多详细的要求。但是SEED的监督关于这方面就不是很在意,说交给你就好,所以说根据两个监督的不同,想要呈现出的色彩有所不同,或是说对高达的想法也是不同的吧。这方面我自己也有些想法,完全唱高达的东西可能会显得比较空,我自己也希望能够把“自己”的元素加入其中,出于这样的想法的话,OO的音乐可能做出了更接近我的作品。 炎语:最后,我们电台的听众中有很多您的粉丝,请您对他们说几句吧! 石川:知道有这么多一直支持我歌曲和我本人的朋友我非常高兴,我不怎么有机会来中国演出,连东京也是最近才有LIVE哦(笑)。对我个人来说我非常喜欢中国,是个很让人安心的地方,总而言之希望能多与大家相见,将歌曲带给各位,唱大家喜欢的歌,包含今天(LIVE)在内,今后都请大家多多支持哦! 以上就是采访的全内容。石川老师十分温柔随和,愉快的采访仿佛在一瞬间就度过了。我们在问题中问了许多关于当年SEE-SAW和高达SEED的事,在当晚的LIVE仿佛得到了呼应,在安可的环节石川老师久违地演唱了当年为SEED及SEED-D演唱的两首名曲 《あんなに一緒だったのに》 《君は僕に似ている》勾起了在场所有粉丝的情怀,引爆了全场。这次演唱会效果非常不错,出场的粉丝们无不大呼过瘾,炎语我在后排背着包打CALL结果回家后肩膀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不过这也是值得的!能在现场听到石川老师的演唱简直就是盛宴啊!希望以后石川老师也能常来,我们在这边等着您!

[投稿]不知不觉来自异世界的力量已经开始入侵作为不是勇者的普通人我应该怎么办

借助Pokemon GO的号召力,AR终于有了一次重归大众视野的机会。AR(Augmented Reality),中文译作增强现实,并非从未风光过。早在VR的大潮肆虐之前,Google眼镜就曾经尝试将AR推向热点。可惜的是事到如今,眼镜还是眼镜,但A却被V取代。 Pokemon GO可以让宝可梦出现在摄像头拍摄到的真实场景中,这带给了玩家从所未有的体验。但其中的AR技术并不是什么新的东西,甚至也不是什么厉害的技术。我甚至想说,AR在这款游戏中的比重是如此之小,以至于我并不认为它是一款AR游戏。目前这款游戏真正有趣之处,应该是基于GPS定位的LBS(Local Based Service)玩法。即根据玩家的实际位置来提供游戏内容。也许你已经知道,Pokemon GO直接使用了Ingress的数据。而Ingress则是在小众范围流行了很多年的LBS游戏。这种基于位置的交互,在此之前还有现在已经被人忘却的Foursqure。也就是说,LBS也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了。 我们回过头来说说AR。AR实际上是一种人机交互技术,尽管有些违反直觉,但它应该和Linux的命令行是一类东西。Pokemon GO带给人的感觉是,AR把二次元的内容投射到三次元空间中,这也是AR令人兴奋之处。但从理论上说,也许正相反。AR是通过摄像头把3D空间投影进二次元,然后剩下的就是图像处理的工作了。只是因为它给你看到的是你身边的真实影像,才会带给你“现实”的错觉。这和各种操作系统的拟物设计一样,是一种视觉欺骗。 这里我想讨论一下“二次元”这个词的意义。因为在上述内容中,“二次元”的使用其实是混淆的。在技术原理上,“二次元”是区别于3D空间,也就是通过摄影把3D空间投影到2D空间,也就成了普通的照片或视频。(因为视频有“时间”这一纬度,实际上也应该算3D空间)而在讨论内容的时候,“二次元”在代表着区别于真实世界的异世界,一个通过虚构与艺术创作而构建的异次元。后者实际上是信息,前者则是信息的载体。在我的理解中,二者在计算机领域中,即构成了“赛博空间”。 抽象的二次元世界其实一直就在周围,我们创造它,感知它。在计算机出现之前,它构建在电影中,在舞台上,在文字间,甚至通过口口相传来维持存在。在计算机和网络诞生之后,信息的爆炸实际上就是赛博空间的诞生与迅速发展,也是人类对于两个世界交流技术的发展。从通过文字/声音/画面来创作和感知其内容,到通过游戏与二次元能够即时交互,两个世界的距离被逐渐拉近,但至少我们还应该将其看做是平行世界。也许拿起手柄你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勇者,但放下手柄你就变回刚刚被人发卡的少年。目前为止我们只是多了一个世界位置,一切都还很正常。 然而随着AR和LBS这些技术的发展,世界会变得更不一样。二次元的世界不再是独立的异世界,它的内容会以物理世界为基础。LBS利用用户的位置来构建虚拟内容,而AR则通过用户所见/所听的内容来进行再创作。这意味着对于现实物理环境的操作会几乎直接作用到二次元内容。 在观看2007年的动画《电脑线圈》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不就是谷歌眼镜+Ingress么。这部动画的场景也许刚好描述了Pokemon GO的完全体。片中描述的世界中,虚拟世界是基于物理现实构建的,只要戴上眼镜就可以观测到。而现实中的事物,都有对应的赛博属性,包括人类自己。因此物理现实中的交互也会在赛博空间中发生。如此一来两个世界实际上是联通的。 两个世界的联通并不是刚刚开始,恰恰相反,这种相互作用一直都在发生。比如通过电话投票决定罗宾的生死,网络数据对社会发展的影响。只是以往这种联通是以“人”为媒介,是需要人有意识地去设计/参与才能达成的结果。包括AR在内的新技术的意义并不是展开了两个世界的联通,而是极大的缩短了两个世界的距离。当两个世界间的相互作用方式足够直观和简单,甚至简单到对他们的操作没有什么区别,那么它们就不再是两个世界,而成为一个整体。 手机是人类的外挂器官这种说法早已存在,那么这是什么器官呢。它和《黑客帝国》中的脑后插口一样,是我们与二次元的一个接口。通过这个接口,我们可以观测、操作二次元世界的内容。但手机与游戏机一样,其中的内容是近乎完全的虚拟,和物理世界有明显的界限,所以我们可以简单地分辨出二者的区别。但AR的出现会结束这种状况,因为它并不打断我们对于物理世界信息的接受,我们看到的听到的都是真实,只是AR作为中间人对这些信息做出必要的修订,我们观测到的大部分内容都与现实无二,也不会出现VR中会有的生理不适。因此,我们也越来越难分辨哪些是现实的内容,哪些是AR展示的二次元内容。同时,因为AR并不会干扰正常信息的接受,我们也完全没必要像放下手机一样停止和异世界的连接。这很可能成为一种真正的沉浸式体验。 当一个世界看起来是我们的世界,听起来是我们的世界,甚至符合我们世界的物理规律,在没有更精细的检测条件的时候,我们又怎么会怀疑它的真实性?而在逻辑上,它不就是我们世界的一部分了么? 也许应该思考的是,两个世界的融合真的会一帆风顺么?人通过Pokemon GO展开犯罪的事实其实是一种启示。AR是通过中间人方式发生作用,而因为其带给人的真实感,人也更容易信任它展示的信息。这种信任会随着习惯和依赖而变得越来越强,那么对AR的恶意操作带来的危害就会越来越大。社会会如何适应这种变化,也许有生之年即可看到。 不论如何,这种来自异世界的入侵早已开始,而AR会加速这场入侵。戴上眼镜,世界就不再一样。但与SAO不同,即使有退出键,恐怕也不会有人愿意按下。那么,降临派和拯救派,红药丸和绿药丸,你会选哪个?

AR Live S.P.13.东方博丽庄诞生秘话—二维镜像专访

东方有一庄,其名为博丽。 庄之大,不知其几千坪也。 庄客之穷,不知其欠几年房租也………… 咳~ 其实就是最近咱们的老朋友鳗鱼子老湿和他的小伙伴们在圈子里搞了一个大新闻——没错,就是东方博丽庄同人动画企划。 作为一个同人社团怎么就一个大新闻开始搞起了同人动画? 名为“东方Project”的这个世界又是怎样把这群长满触手的菊苣们凝聚在一起的? 神秘的二维镜像饼爷又是通过了何等交易获得二代目交椅? 每日操劳18小时的血汗(同人)工厂又有哪些不♂可♂告♂人的故事? 一切尽在东方博丽庄诞生秘话 二维镜像的神秘传送门(欢迎各类交易,承接各类触手压榨、触手狂欢) gensoukyou.taobao.com

AR Live Vol.86.zhi yu推荐?哪个“治”哪个“郁”?

许久没有的作品推荐专题 这次我们就聊聊zhi yu 唉?你说这个zhi yu到底是这个意思的还是那个意思的? 当然是都有啦! 向伤口撒盐的疼痛才能让人体会到往心灵上涂蜜的滋润 享受了致郁的痛苦,才能凸显治愈的可贵 于是……刚过完2周年的丧心病狂众们的欢乐日常又开始了。(扶额)

再来安利一波《野球少年》

作为一名大龄野球少年(误),本季新番中最期待的无疑就是《野球少年》了。《NO.6》作者浅野敦子原作儿童文学,动画版监督望月智充、人设原案志村贵子,而且又是倒A档的动画,这样的组合怎不让人期待!当最早看到这一STAFF组合的时候,就几乎已经奠定了动画朴实的风格了。 《野球少年》原作小说共6卷,用6卷时间去讲述了一名14岁投手在这一年发生的成长与变化。按照原作者浅野敦子的话来说就是她用了整整十年时间去描写一个14岁少年的一年。14岁正直中二的年龄,于是我们看到了尽管是志村贵子的人设原案,男主原田巧却长着一副龙傲天般桀骜不驯的面孔,不过结合第二卷开始之后的剧情以及男主中二的态度,这样的人设或许再合适不过。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野球少年》第一话的话,那一定是——质朴!第一话充满的质朴的感觉,毕竟故事的开头是从一家人回到乡下老家开始讲起,而无论是小说还是动画的整体风格,都仿佛在原田巧与原田青波两兄弟的性格间切换一般。桀骜不驯的巧只相信自己的棒球才能,比起甲子园更感兴趣的是在甲子园的投手丘上投球,然而棒球这项运动是无法一个人完成的,于是回到老家的巧邂逅的命运中的捕手永仓豪。豪是那种标准捕手体型的大块头,却拥有一颗纤细的心。与个人主义的巧不同,豪更加注重的是集体协作。 而青波则又不同,与天才投手哥哥不一样,青波生下来就体弱多病,然而一直看着哥哥打球的青波却渴望自己也能打棒球。“拥有那种眼神的人能成为很出色的选手。”曾经带领球队去过甲子园的两人的爷爷如是说。巧、豪、青波的三种性格融化在一起,组成了《野球少年》的主基调。在动画中,一直感觉如同青波的声线那样质朴治愈,却总是怀揣着巧这个中二笨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引发冲突吵上一架,大概节奏就是这么感觉吧。顺带一提,几乎所有的原作党都觉得原田兄弟的这对声优选的实在是太过完美了。 那么《野球少年》究竟讲了什么样的故事呢?这是一个讲述了14岁少年们与棒球又不仅限于棒球的故事,以棒球为载体承载了爱好与学业的冲突、家庭矛盾、学校中与同学老师人际交往等各种问题,儿童文学家浅野敦子以一个女性的视点把这些问题融合在6卷的小说中,仿佛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让我们置身其中。过多的剧情就先不剧透了,还是让我们静静看完这部新番吧。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