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6 > May

S.P.10.我们不聊UC系高达(上)

大家一般俗称的“非UC系高达”实际上比想象中还长那么一点点。 作为高达这个多元文化构成中不可忽视的一环,高达脱离UC纪元所展现出的可能性与多样性让更多人接触并喜爱上了高达这个承载着无数思念与理想的大铁疙瘩。 这次就让我们撇开厚重严肃的UC纪元,来轻松的聊聊那些非UC系高达作品。  

PSYCHE——反正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多数人正常还是少数人正常

唐边叶介,是濑户口廉也写轻小说时候的笔名。之前曾通过烂户口的《Swan Song》,在黑暗中探寻人性的主题发人省醒,而在《暗之部屋》中烂户口又描写了一个乱伦而狂气的家族。而在这本名为《PSYCHE》的小说中,虽然也有大段的家族描写,却是描写男主眼中已经不存在的虚幻的家族,通过引用加缪的《局外人》以及庄周梦蝶,带领我们走进唐边叶介存在主义的世界。 单纯从故事来讲,《PSYCHE》并非一个特别出彩的故事,真正出彩的是唐边叶介的文笔在读日文原版的时候感觉更是如此。如果说整个故事打6分的话那唐边叶介的文笔绝对可以打9分。故事讲述了主角在父母和姐姐在飞机事故身亡后,一个人在家中却能看到已经死去的家人,并且爱上了自己和表哥创造出来的亲戚家的女儿蓝子。表哥给男主带来了一瓶蝴蝶,在表哥自杀身亡后男主吃下蝴蝶的翅膀看到了诡异而狂气的世界。 从故事伊始,男主就一直孓然一身从内心拒绝与外人的沟通。整个故事的发展可以看做是男主不断沉浸入个人世界的过程,与他人的交流仅有不断的拒绝、拒绝、拒绝。拒绝同学、拒绝老师、拒绝亲戚的收养,在故事的最后再一次拒绝来拜访的老师之后男主彻底遁入了自己的幻想中的精神世界。《PSYCHE》最精彩的地方在于第9章,在男主一次又一次醒来的过程中将整个故事的狂气和荒诞上升到了极致,此刻读者已经不知道到底现在身处现实还是虚幻,而这样狂气的剧情又让人想到了黑塞《荒原狼》的后半段。尤其是在梦中的现实中(有点绕)男主看到了现实的丑恶,听到了伯父伯母收养自己只是为了保险金之后,面对“真实”世界之恶,选择虚幻世界又如何呢? 故事中通过幻想中产生的蓝子借给男主的加缪的《局外人》,唐边叶介很明显地预示了本作的存在主义思想,而文中不断出现代表现实与虚幻分界线的蝴蝶则更是印证了这一点。在加缪的《局外人》中的男主在母亲死后第二天还很平常的和女友做爱,同样在《PSYCHE》中的男主在家人死后也表现出很平常的态度,怪不得蓝子说男主和《局外人》中的主人公很像。这样的故事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就是“荒诞主义”,然而这个世界真正荒诞的是男主还是这个世界呢?正如表哥所说: 反正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多数人正常还是少数人正常。 同时,谁也不知道到底这个世界是真实还是虚幻。如果如同表哥所说这个世界是造物主严丝合缝创造出来,那为什么死亡却来得这般平凡。《PSYCHE》中男主无论是面对家人的死亡还是猫狗的死亡,都表现出很泰然的态度,这也和加缪的存在主义观点很像。在《PSYCHE》终章里接近结尾处一段对于太阳的描写将存在主义的观点进行升华: 电视里的影片正迎来最后一幕,出现了夕阳把天空染红的景象。每次看夕阳的时候,我都会觉得怎么会如此渺小呢?小的时候看起来明明很大来着。紧盯着屏幕,有种自己被吸收进去的错觉,就这样被太阳吞噬,我们还能去哪里呢? 在终章还有这么一段: 我不明白什么是绝对的正确,这里本来就是世界的一个角落,每天有些超越常理的事情发生才比较适合,而且也很有趣。骏哥所说的,就好像是被人一刻不停地监视一样,一点儿都没有意思。我认为,会这样做的只有神经质和脑子出了毛病的人。 在存在主义中,他人即荒诞,说到底直到《PSYCHE》故事的最后男主也同《局外人》的男主一样独自活在孤独、冷漠的自我中。在存在主义中,他人即哲学僵尸,都是没有内在感受的僵尸。无论是在存在主义中象征死亡的太阳也好,还是最终庄周梦蝶的蝴蝶失去了构造色,都暗示着整个故事或许只是男主死前的南柯一梦。 一定是这样的。然后,蝴蝶醒过来之后梦境就会崩坏,在梦中的我们也会跟着一起消失。

[补旧番]非常偶像key——20年前的另类黑暗偶像动画

最近补了一部20年前的偶像动画《非常偶像key》,一句话来介绍这部动画的话大概就是“以EVA的风格来拍一部偶像动画是怎样一种体验”,大概20年前的动画都不喜欢好好讲故事吧。先摘抄一段wiki上的剧情简介吧: 居住在乡下小镇猯尾谷的17岁机械少女巳真兔季子,某一天她的祖父巳真武罗尾意外身亡,临终前只用录音机留下了“只要交到三万个真心的朋友就可以恢复成为 人类”等遗言。 兔季子为了实现祖父的遗言前往东京,因故巧遇在录像带出租店打工兼卖披萨的国中同学厨川樱,当晚兔季子在小樱打工的店内看见超人气偶像歌手郁瀬美浦的演唱 会录像带后,决定也要成为一名偶像歌手。 厨川樱的朋友三和土州一出于好意,带兔季子去看郁瀬美浦的演唱会,却意外引发兔季子的超能力。此后兔季子和小樱逐渐发现,有一股不为人知的势力为了夺取兔 季子的超能力,向他们袭卷而来… 即使是20年后的今天,通过成为偶像变成人类的机器人少女这样的设定也是逼格相当高的,更不要说放在20年之前了,况且《非常偶像key》中结合了宗教、反战、揭露偶像里侧等思想,前13话用十分意识流的叙述手法层层剥茧,大量使用蒙太奇的镜头,所以笔者在这里会用EVA来进行类比。 作为一部15话的OVA动画,最后两话均为100分钟,其实把《非常偶像key》的15话看做是13话的TV版+2话剧场版也不为过。而实际上,《非常偶像key》从94年12月的第一卷OVA发售到最终卷97年6月中间整整相隔2年半时间,据说是在发售后获得了很好的反响之后才拖得那么长,不过在那个年代OVA这种发售速度也算正常。 《非常偶像key》的原作与监督是佐藤博晖,是的就是《白色相簿》初代动画的脚本。好吧,我知道很多人都觉得《白色相簿》初代动画逼格太高太文艺太意识流叫好不叫座,而《非常偶像key》的文艺与装逼程度大概是《白色相簿》动画的5倍吧,笔者这样写不知道是否引起了不少人的兴趣。 回到剧情方面,兔季子(key)在得到爷爷的遗言来到东京之后遇到了初中同学小樱,告诉小樱自己变回人类需要与3万人成为朋友。在看美浦演唱会回来的路上发生事件引发超能力,被机器人追杀又被奇怪的宗教组织盯上,在美浦粉丝会会长三和土州一的帮助下key找到了美浦的制作人吊木光,前13话的剧情要概括的话大概就是这样吧。而在长达100分钟的14话中用整整1小时的对话解开整个事件的真相,当得知key超能力的真相以及key并非真正的机器人,以及偶像美浦其实才是机器人的时候,实在是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了但是回头细想却又发现早就埋下了不少的伏笔。 剧透就暂时到这里,作为一部超意识流的动画还是来讲一下自己的理解吧。首先《非常偶像key》是一部机器人动画,从前半讲述key想从机器人变成人类,到最后得知顶级偶像美浦其实才是机器人,让笔者不禁思考人类与机器人的区别到底是什么呢? 《非常偶像key》中引入了一种叫凝胶(ゲル)的概念,wiki上是这么写的凝胶即“人的意志”,物质化的状态下呈现粉红果冻状,温度比干冰还低且会迅速蒸发。一般人抽取低量的凝胶后过一段时间身体会自动补充,但大量抽取会导致精神耗弱或是迅速致死。将凝胶注射进身体后可以回复体力,强化身体机能。 而在动画中的表现就在于蛙杖重工通过从人类身上抽取凝胶完成对机器人的操控,在《非常偶像key》的设定中机器人并非我们常见的科幻作品中一样能有独立的思考与人格,而是一副机器人的空壳,通过输入凝胶(即固态化人的意志)来进行远程操控,而人类一旦被抽取大量凝胶就会迅速死去。这样的设定让人想到了笛卡尔的二元论,即把人类看做是心灵与肉体两个部分组成。而当肉体的空壳(机器人)身上注入了人类的意志之后,会不会梦见电子羊呢?这或许就是佐藤博晖想要讨论的一个概念。不过即使是成为了顶级偶像的美浦,作为机器人来说似乎也和人类相差甚远。 《非常偶像key》又是一部黑暗系的偶像动画,看了之后真的觉得《Wake Up,Girls!》前几话的黑暗程度战斗力只有5。在动画开始key想成为偶像差点被拍三级片的拐跑这种明显的就不说了,顺着上面继续讨论一下身为机器人的偶像美浦的话题。明明是没有心的机器人却能成为顶级偶像(最后演唱会场地应该捏的是东京巨蛋吧),在动画中宗教的教主蛇目王子曾说过一旦key成为3万人的偶像的话就算变回人类也不是自己了。这里要去过度解读的话能够分析出很多很深刻的东西,或许佐藤博晖想要讽刺其实大家崇拜的偶像只是会唱歌的没有心的机器人,又或者想要讽刺偶像的虚伪假面吧。 同样来自key家乡的老乡若木知叶就曾在动画中对东京不止一次发表过不满,这里又揭示出了城里人的信仰和乡下地方的差异性。身为巫女世家的key放在现在来讲的话应该就是locodol(地方偶像)吧,虽然不知道20年前有没有这个词。通过地方上对地方偶像很淳朴的崇拜(因此key家代代有超能力)与城市中虚伪的偶像崇拜形成对比,真是越是细思这动画的脚本越是恐极。而key的超能力又能够看做对于信仰的具现化,在14话中我们得知key正是因为身体里注入了3万人份的凝胶而变成“机器人”,而最终话在演唱会上key将3万人的凝胶(意志)还给的观众完成了从机器人变回人类的过程。 演唱会现场的地下装满了凝胶收集装置,原本蛙杖重工想要通过美浦的演唱会收集3万人份的凝胶用于机器人的操作,结果在众人倒下之后key却释放了身体里3万人份的思念。到这时笔者才明白,原来爷爷所谓的让key交3万朋友而不是去收集信仰,而是去释放信仰。所谓偶像并非是戴上假面成为人们眼中期待的那个人,而是通过自己去影响别人。 即使《非常偶像key》中夹杂了大量的黑暗元素,key在变回人类之后还是说出了:大家的意念是不可能不好的这样的名台词。 而这或许就是佐藤博晖心中完美的偶像形象吧。最终话key从机器人中破茧而出的一幕实在是太经典了,强烈推荐一下这部20年前的动画。

AR_Live S.P.9.樱之梦 乍醒时——戏说樱大战(下)

继续上期的樱大战专题 说完游戏本身,自然少不了游戏之外的故事。这期我们就来围绕着这部分来聊聊。 樱大战作为世嘉当年的一大法宝,可谓是众星捧月。但是就算是如此的华丽之后也不免有些缺憾,无论是机战粉们常年怨声载道的无法加入机战,还是随着成员年纪增长带来的种种现实问题。还有世嘉主机大战败退后给樱战带来的一系列影响…… 这次,让我们继续聊聊樱大战背后的那些林林总总。

[投稿]御宅已死?从宅王的御宅论开始说起

作者:Tezla 2006年,在一个讲座上,名为冈田斗司夫的肥宅哭着喊出了“otaku is dead”的言论,引起当时宅圈一片哗然。又于2009年发表了名为“阿宅,你已经死了”的书,更为详细的论述冈田斗司夫这个男人的观点。阿宅,你已经死了! 是什么使得这个肥宅敢在ACG产业正值当红时说出这么狂妄的话——“阿宅,你已经死了”,并且御宅族为什么会死?是谁杀死了御宅族?要回答这些问题,那就不得不从御宅的起源说起。 从宅文化在社会上第一次登台到宅学的诞生,以及萌的兴起。 一:御宅文化的第一次冲击 1988年至1989年间,在日本曾经发生过一起轰动当时社会的连环杀人事件,日本警视厅把这事件命名为“117事件”,也被传为“东京埼玉连续幼女杀人事件”以及“宫崎勤事件”。 “宫崎勤事件”被曝光出之后,从其家中搜出了大量的幼童系性爱、虐待系漫画与同人志,以及数千卷动画,特摄的录影带。于是媒体便把这些大量的录影带大做文章,称宫崎勤之所以做出这些行为都是由于看了这些色情漫画,同人志,以及动画。社会为之哗然,otaku这个词也一跃登上来了人们的视线中。而女权活动则让其火烧的更烈。1990年,东京都生活文化局妇女计划科提交了一份女性商品化的报告。其中以漫画分析,指责大量漫画作品把女性物化,将女性身体作为卖点来销售。该报告则被当时的报纸转载,推动了当时的“有害图书运动”。 宫崎勤事件中媒体们把御宅文化作为罪魁祸首是非常荒谬的,这件事本身就和其青少年时期的经历以及环境,还有本身自己的残疾有一定关系。而媒体们过分强调儿童性犯罪与御宅族之间的关系,让人感觉只是故意引导舆论往御宅文化方向。以及之后的一些媒体故意提起御宅族的事情都让人感觉媒体只是在想搞得大新闻。 而这件事情之后,御宅族的形象也被宫崎勤的典型化:不善与人交际,人际沟通有问题,人生的失败者,反社会人格等等,都被强制与御宅族联系到一起。当时某周刊对御宅族的解读是”不善于交际,容易沉溺在自己的世界”。甚至导致当时的NHK禁止使用otaku这个词,原因就在于,宫崎勤事件之后,otaku这个词已经被媒体渲染成贬义的存在。这种偏见也是影响至今,很多人还是对御宅族抱有这种看法。甚至当时有记者对着参与同人展的otaku们说着“各位请看,我身后有10万个宫崎勤”。这些只是参与同人展的人们却已经完全被当作了性犯罪的预备役了 动画<现视研>中的同人展场景 显然在御宅族在社会上的初登场并没有一个光鲜亮丽的形象,反而是一种被人唾弃的姿态出现在社会中。   二 什么是御宅族? 御宅(おたく)这个词其实并没有带有贬义,最早由于出身于庆应大学的河森正治与美树本晴彦之间的互称,otaku,也就是指您,第二人称指代。而当时公司的人也学着他们称呼为otaku,然后影响到其他公司。在当时他们所制作的动画<macross>中,林明美称呼一条辉为“otaku”。而Otaku这个词就像当时的暗号一样,通过称呼对方为otaku就可以知道对方是否同好,这种行为影响了当时一些SF粉丝之中互称otaku。然后再拓展到现在的ACG。而现在otaku这个词,是指在热衷于某种次文化,并对该文化有极深入了解的人。 宫崎勤事件之后,让当时日本的otaku见光死,不敢宣称自己是otaku。不然就被人带有有色眼镜对待。而大学社团中也不敢叫漫研社之类,生怕自己在里面就被抓住批判一番。于是他们有些人你就成立了一个叫“现视研”的社团,全名为“现代视觉文化研究会”,来代替漫研社。其实不只是“现视研”,很多otaku们都躲藏在别的社团中。根本不敢出来说自己是喜欢动画的人,其实这个在《otaku的录像带》中又体现。在宫崎勤事件之后的otaku很多都不敢说自己喜欢动画,或者说是完全会回避自己的过去。 尽管当时对于社会的看法,otaku是不擅长与女性交流,是人生的失败者,是非常自闭的存在。但是实际上,根据大冢英志的《假象批评现实》所说“十多岁和二十多岁的平均异性朋友人数是2.8人,与此相对的,otaku的数据要高出2倍以上,达到了6.9人。另外不管是宅男还是宅女,朋友都很多,社交性很强。”以及“总体上来说otaku都是有钱人。二十多岁的otaku月均收入是22.7万日元,与此相对的,一般的二十多岁的人的月均收入是16.6万日元。”而在此之中工程师和医生更是其中常见的职业。” 这个数据很容易看出,otaku并没有像当红普遍的社会认知那样不堪,反而是日本社会中的精英啊!   三 otaking——冈田斗司夫 宫崎勤事件之后,整个产业处于低谷。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和大冢英志一样认为阿宅是社会的精英的人出现了,他就是冈田斗司夫。 1996年,他出了一本书,叫做《御宅学入门》,自封为otaking,并且建立了宅学(otakuology)。让当时处于低谷的阿宅们的处境一举反转,甚至让东大请其去参与演讲。 冈田堪称自传的影片《otaku的录像带》,虽说左边主角,不过冈田形象符合的是右边那个肥宅。   《御宅学入门》 这本书可谓是第一本从正面,积极的讨论御宅族这个族群,探讨御宅文化的书籍。通过这本书冈田扭转了局势,让人们对于御宅族阴暗的影响有所改变。 本书中,冈田率先定义了御宅族。这里冈田使用了御宅(オタク)这个片假名,与之前被社会所诟病的御宅(おたく)区别。所谓的otaku,就是在这个被称为“映像的世界”的20世纪中,所产生的NEWtype人种。换而言之,也就是“御宅族是對映像的感受性極端的進化的人種”。换句话说,通过动画风格的细微不同的表现,能从中察觉出的人才才是御宅族。 冈田对于御宅族第二条定义是“有著高度搜尋參考資料能力的人”。也就是说,要具有能够收集大量信息,并处理自己所收集到的信息,提取有用的信息的能力的人才能衬得上御宅族。 而第三条“御宅族需要永不满足的向上心和自我满足表现欲”。御宅族就是永远不会满足于当下,他们会不断进步,不断进化,不断地索取信息研究收集,探讨创作。他们会把自己的想法,理论做出来(同人本),或者发表在网络上。 并且通过对这三条定义的概括,冈田斗司夫总结出了御宅族在欣赏作品的时候必须要带着三眼理论: 粋の眼 — 美學、精神 匠の眼 — 技術、理論 通の眼 — 歷史、背景 其实,如果不先入为主,如果你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来看待冈田这么夸御宅族的话,大多数人都会认为御宅族这种东西不就是类似那种社会良好青年或者说解除青年之类的。可是实际上风评却与其相反。另一方面,虽然说冈田这种理论有过度美化御宅族的嫌疑,不过实际而言的确,对于宫崎勤事件之后的社会具有一定缓和作用,并且还在东大MIT等知名大学开展御宅学的课程,也通过此来告之社会,真正的御宅族到底是什么样的,虽然没有完全改变人们对御宅族的看法,但是已经稍微改观。而这点的突破也是我认为当时这本书所创造的价值中最重要的一点。   4 世纪末最强(骗钱)传说缔造者——GAINAX,御宅文化的诞生——Daicon 上一章节说到了冈田斗司夫,其自称为otaking。其实他敢这么自称肯定还有有原因的,其作为史上最强御宅族团体GAINAX的元老之一,以及daicon3,4主办者之一,如果没有这些头衔我想他也不敢这么狂妄的自称otaking了。 为什么说GANIAX是史上最强御宅族团体呢?说起这个话题那就得从Daicon说起了。Daicon 是SF大会在大阪举办的时候的名字,那时候Daicon Film这个社团(也就是GAINAX的前身)在daicon4上放映了一部opening性质的短片,而当时这个短片却惊动了业界。尽管当时播出的动画短片剧情很简单,但是其动画水准完爆当时业界的水准,而且这还只是一群大学生,一群业余动画爱好者制作出来的作品。而且其价值还不止这些,这个opening被认为御宅文化的代表,或者说是御宅文化意识的具现。可以这么说,在影片播放的那一刻,御宅文化便被认同。顺带一提,乳摇也是由这部影片第一次出现。 甚至日本日本电影大师村上隆说要把这组影片保存起来,因为它是御宅文化的特征,体现。这组影片的意义之大,可以说完全影响了当时御宅文化。这组影片奠定了当时的一些动画倾向:美少女,机器人。也就是说,当时只要想卖动画就一定会有这有这两个元素。并且确立了feedback(反馈)机制: Parody(戏仿):也就是所谓的 neta,对一些元素的恶搞 Homage(致敬):也就是对以前影片的致敬,让其重现在自己影片中。 Re…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