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5 > August

[投稿]更◆表现——《HELLSING》OVA版

作者:深水日 《HELLSING》 OVA版就是这样一个故事,英国的吸血鬼抹杀机关HELLSING,对纳粹吸血鬼化步兵团,一场灭亡战。可以看出《HELLSING》OVA版是吸血鬼提材,同时又是枪战提材,奇怪的是,跟大家印象中的吸血鬼片和枪战片都不一样,吸血鬼动漫通常是高贵血统的原种公主或王子,遇上普通人类的爱情故事。有时会是吸血鬼猎人猎杀吸血鬼,同时又与吸血鬼是敌是友。枪战动漫不是黑道杀手良心复活背叛组织,就是粗野大汉冲锋枪配军刀快节奏,或是高科技仿生兵器配战术终端情报战。但同时是吸血鬼提材跟枪战提材的《HELLSING》OVA版,却没有上述那些普通印象,那什么才是它的印象,请看下: 某个刚看完的普通观众说: 爆头、撕杀、狂热、光与火、怪物、狂者、帅气到爆的射击镜头、杀杀杀杀、破破破、普通人就是屎,踢成沫,fuck、fuck、fuck、fuck、fuck、直至撕成一口一口鲜肉为止。一切腥之花,竟然是审美。 某个循环看某段影片的观众说: 苍凉的夜色,伴随着女桑声的绮丽,打开的机仓,插入的寒风,刺痛了流星們的狂眼,在轻快连连的鼓乐下,参杂火炮一刻的同呜,一颗一颗流星闪下,伴随着轻舞裸姿一般的音乐,沿着火海狂奔吧,流星们用机枪奏出了地狱之曲,这就是唯美的MV吗……….细思极恐。 某个洗脑循环后还要自配中文版的观众说: 一段台词:诸位、我非常喜欢战争! ………….. (省略数百字)………….一心一意的大战争!!那语调那节奏那分镜那姿势那画风那扭曲那美,…………..算了,我投降了,我放弃描述…………..。 本人虽然没有研究过暴力美学,但这太明显了………..可能已超出了。 疯狂的压缩,最后就是你看的爽,你看爽了,那就对了,你不会发现短短的十集里,只有第一集前四分之一的剧情,完全跟最终Boss没有关联。第二集就血洗总部,主角阿卡多(以下称A叔)狂笑。第三集就查明一切真相。最后六集全是「一心一意的大战争」(最终BOSS名言…..),更进一步的是,原作里没有必要性的剧情都变成片尾曲的插图,强大的主次分明。 世界观设定也很简单,相信大家只要记得处女被男吸血鬼咬才能变女吸血鬼,童男被女吸血鬼咬才能变男吸血鬼,其他都变食尸鬼就,没有更多硬设定,可以说简约就是专注于表现力(这是广告语…..)。 夸张的姿态就是平常,剧中天主教势力特务机关犹大,其局长跟HELLSING的局长交渉,犹大的局长戴上了眼镜,看起来和蔼可亲,不过才几句对话,就一个推捏碎眼镜的特写,气氛就一百八十度逆转,下一个镜头就是,母猪!!犹大局长大骂HELLSING的局长,一大一小的眼睛,扭曲的面容,超越人类的鲨鱼嘴,粗暴的剧情,配上有节奏的分镜,看着就是存在感,之后又过了若干情节,这次传来一句,公猪!!发生了什么事你自己猜。 再来看看同是犹大成员,安德森神父那逼度十足的姿势,他把刀刃合成十字,磨出火花声,伴随着圣经的片段,力气喊出「阿门!」,一把刀从神父的身影中飞出,敌人凝视着那发光的十字架吊饰,身体已是刀架,一闪一闪的刀光,折手断腰,最后砍下脑袋,血溅满面………..再大喊「阿门!」。一定有人在B站里刷「e………….门」(拟声)这一段字 ,这就是霸气外泄。 扯掉嘴环,我相信大家看到这一幕时,也会感到嘴痛。对于《HELLSING》这种战斗型动画,警察被咬死也好,路人喷血也好,保安爆头也好,死相看得多,大家对死本身就感到麻木了,更不要说死之痛。就如管家与小混混吸算鬼对决,秒杀了后者,大家也不会感到痛,但管家选择扯掉嘴环。从剧情上看管家是为了留活口收集情报。整集来说,就是报复小混混之前强插保安眼这一幕,又是痛死的一幕。痛啊!痛啊!痛啊!痛啊!这才是作者本意。 再试想一下,当A叔对上当麻嘴炮神,在当麻的嘴炮放出正义友爱论时,才前百分之一秒,阿卡多就打了一个电话给局长,以雄壮低沉的声线说出:「下以我要杀的是普通人类,烦死人那种,但我会杀死他,没有丝毫踌躇,没有丝毫后悔,因为我是怪物,你要怎么做?局长! 枪在我手,瞄准由我,子弹由我装,膛由我上,板机由我扣,但………但杀意是你的杀意……!下命令吧!局长!」这段经典台词永远只带一个答案︰见敌必杀!见敌必杀!! 见敌必必必杀杀杀杀!!当麻嘴炮还没打出十分之一时,就变血沬。当然,两个动画的世界观各不相同,谁胜谁负难以评定,我之所以用当麻作为例子,只是因为在我印象中,他的嘴炮最多,大义最模糊,什么事都是大道理,拖啊、拖啊、拖啊、拖啊、拖啊,对手永远都在掉线中,让人想跳过那一段。然后呢,《HELLSING》在感觉上刚好相反,见敌必杀! 见敌必杀! A叔的杀意仅仅只是局长的权威、面子或…傲娇,好啦………………………开杀啦……..。 不过,上段的对话只是一个起点。A叔步入黑暗,微暗绿光的走廊上,血花散在地版上,形成繁华。士兵睁大眼睛,硬硬张大,无法闭合的嘴巴,看着黑暗中添满血纹的大嘴,全力奔腾的士兵,黑暗的嘴,张得极大,士兵撞入电梯,关上门,微暗绿光的燈光下放松了口气,幼缝中的黑暗慢慢关上。突然,手枪插进电梯的门缝,传来销魂雄壮的一句「Open Sesame」(中译:芝麻开门),门被撑开了,A叔对着那些初夜般的士兵,再来一句温馨提示「诸君,任务辛苦你们了,杀 you la la」(拟音日语:永别了)。唉………..笑了,又笑不出,这不是单调的暴力,黑色幽默此这词,也解释不完全,就是一种微妙。你现在可以回想起,阿卡多的杀意,如果杀意是友情、是爱情、是仇恨、是愤怒、是为了保护XX、是付XX责任、或我只是怪物、或我只是变态、与芝麻开门式的幽默都不搭调,唯有无理的一句命令,自然得如发梦一样,你不会在意梦到的内容是多么离奇,只有美梦和恶梦,只有快感和痛感,没有其他。 《HELLSING》整部片就是更狂热、更个性、更痛、更存在、更高潮、更扭曲、更逼格、更霸气、更精简、更狂热、更逼格、更高潮、更狂气、更魔性、更疯狂、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表现力———。 PS:此剧出现了我见过最有魅力的反派(反主角),剧中元首可能都是模仿他。 PS:不只是感觉系,还有”伟大”的意义,可以独立写一篇评论「纯粹的战争狂人,超越一切的意志」,暂定名,有时间的话。 PS:此动画会无里头搞笑………………………. PS:【月声中配】诸位,我非常喜欢战争 PS:感观主导,意义次要的片评论太难写,求请教!!!  

末日下的人性之歌——《Swan Song》

濑户口廉也,又名唐边叶介,对于Galgame爱好者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小众的作者,小众到不得不转行写小说维持生计。对于熟悉濑户口廉也的中文玩家亲切的起了一个外号叫做“烂户口”。 相对于别的Gal作者,笔者对于烂户口的理解不够深刻,之前也仅玩过其揭露人性黑暗的同人游戏《暗之部屋》,之后写的感想也被批评说理解的不够透彻。最近《Swan Song》汉化出来后终于得以接触到这款阳春白雪的人性大作。 《Swan Song》有多曲高和寡?高冷到绝大多数玩家在通关之后都无法领悟烂户口真正想要传达的东西,在Bangumi上看到一个玩家这么评价:烂户口太高估了黄油玩家的智商。 尽管如此,玩家纷纷给出了9分以上的高分,在Bangumi上评分8.5分的分数表示了玩家虽然都看不懂但是觉得好厉害。尽管对于烂户口的理解还非常浅薄,笔者还是来试图分析下为什么《Swan Song》的评价如此之高。 先从《Swan Song》的画面开始说起。 相信很多玩家和笔者一样对于《Swan Song》的定义是Visual Novel,视觉小说。在烂户口精湛的文笔渗透进玩家内心之前,视觉的冲击才是最主观的。也看到不少玩家评论通过KRKR引擎将烂户口的文笔、演出、背景完美结合,烘托出末日下残破的效果。 在《Swan Song》开始的地震直到最终的结局之前,游戏给出的背景和CG永远都是只有半边的,半边背景半边文字的演出效果,配上灰蒙蒙的天空、满天飞雪、地震后的残垣断瓦,将末日下的那份悲凉落寞感体现的淋漓尽致。 由于绝大多数情况下玩家看到的仅仅是半边CG,压抑感自不言语,到了终盘终于看到一张完整CG的时候,终于有一种一直被闷在谁下的头能够喘过气来的感觉。更不用说结局最后湛蓝的天空与灿烂的向日葵,与几乎全部是灰色色调的背景产生鲜明的对比,终于有种解脱的感觉。 标准末日背景下的人性之歌 《Swan Song》的故事是标准的末日背景,故事设定在9.5级地震后得不到救援的小镇。故事以群像剧的手法通过不停切换各个主角的视点,来描绘出末日背景下的人性之歌。 整个故事可以分为几个阶段,序章部分主角尼子司遇到了智障少女八坂芦荟,教堂阶段属于游戏初期主角6人组小团体相互依存比较甜的部分,渡河之后渐渐揭露出末日下人性的阴暗面。主角众遭遇到的以强奸杀人为乐的警察为伊始,揭开这个作品的人性黑暗面。 在学校中的剧情可以看做整个游戏的第二部分,从这里开始故事的格局从主角6人众变成了一个几十人的小社会。这里提一个看到的几篇感想中都没有提到的一段剧情,一个男性为了拯救自己已经愿意放弃生命的女友与护士大吵大闹,结果医生告诉护士随便给他们一些日常药糊弄过去就行,不用在将死之人身上浪费资源。我觉得这段剧情可以说是表现烂户口社会观很重要的一部分,这里按下不表在后文分析芦荟这个角色的作用的时候再谈。 第三部分的剧情就是学校与宗教团体对立的部分,这段剧情让人想到《Walking Dead》第4季中两个团体为了争夺资源发生的冲突。 角色方面说实话《Swan Song》的角色性格非常难以理解,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觉得这部作品难以理解的原因之一。先来说说最容易理解的角色——锹形拓马。 作为初始教堂主角6人众之一,锹形拓马的设定就是死宅,缩卵,处男。剧情开始就能够从他和另一名女主角川濑云雀的聊天中得知锹形暗恋佐佐木柚香,不过还没等锹形对柚香表白柚香已经和尼子司在一起了。看到柚香给司口交的画面是锹形的第一次崩坏,而因为拯救被强奸的少女小池希美则开始了锹形的第二段崩坏。 锹形拓马这个角色可以说是代表了绝大多数人在末日下的反应,从一开始看到女生裸体都会脸红,到后来在学校淫乱成性;从拯救小池希美,到毫不犹豫强奸从教会那抓来的人质。反正已经是末日了,每天先爽了再说,把玩弄俘虏当作是犒劳自警团战斗的奖赏。在游戏中期,锹形视点下的剧情充满血与性,但不得不说如果没有如此多猎奇18X的剧情相信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玩家玩不下去,如果这样想的话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锹形拓马。 然而锹形拓马并非一个纯恶的角色,本质上还是一个没有享受过美女权利的宅男,在获得权力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从外部看锹形采用的是集权暴政,为了获得权力不得不陷害自己的同伴,不过在一段与小池的对话中可以得知锹形的理想。锹形还是希望在这个末世下建立起一套新的秩序,只不过这个秩序中为了生存与欢愉舍弃了不少正常社会原有的秩序。 尼子司与佐佐木柚香这对情侣在末日下显得冷静过头,剧情后半我们可以得知两人在小时候就有交集。一个是钢琴天才少年事故后失去握力无法继续弹钢琴,一个是心脏有先天疾病不得不放弃钢琴。不过两人从本质上还是完全不同的,柚香整个剧情中都只能作为一个冷眼旁观者,对于剧情没有任何推动作用。正如她自己所说,或许她的内心早已死亡,面对末日也无动于衷。甚至柚香自己都分不清自己对司的是爱情还是妒忌,在NE结局中甚至说过想要毁掉司这样的台词。 司表面冷静,在剧情中一直使用自己的判断力生存,即使失去握力还在每天锻炼,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继续弹琴。就算在NE路线中被砍了一只手,仍然在为生存而努力,可以看做是那种尝遍人生不幸却依旧在努力活着的代表。而努力活下去,总会有好事发生的,在TE路线下兄妹相认结局或许就是想要传达这个。 田能村慎与川濑云雀这对笨蛋情侣则仿佛末日下的太阳一般,田能村总是以阳光的一面思考问题,云雀这个大小姐则是一直以笨蛋角色作为故事中的活宝。因此在学校中田能村很快成为了领袖,即使被锹形陷害也能对云雀告白私奔。两人啪啪啪的剧情或许是整个《Swan Song》中最甜的部分了吧,最后TE向日葵的结局如同两人的性格一样,为黑暗中的人群带来希望与温暖。 教会中的妙子这个角色,从小到大都活在母亲掌控中,与柚香的放弃人生不同,应该算是随波逐流吧。即使知道与司是兄妹真相,还听从母亲的吩咐想要和司结合。教会中的信徒倒是整个故事中最可悲的角色,无论什么年代都有这样抓住一个信条当作信仰而活下去的人吧。 最后来说说对于芦荟这个角色在故事中作用的看法,芦荟作为一个智障序章里被濒死的姐姐托付给司,之后一直跟随众人。作为封面主角,却是一个无法表达自己的智障,通篇也没有芦荟的视点,甚至根本没人能理解她想的是什么。我对芦荟这个角色的看法,一方面在剧情中代表了人性纯真的一面,不过这个角色云雀已经有相同的作用了。或许更大的作用是芦荟象征的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吧,在前传小说中芦荟的姐姐感慨过如果没有这个孩子的话自己也能像同龄人一样恋爱,但在故事中芦荟的姐姐至死都无法舍弃芦荟。 记得上文提到学校中医生的那段剧情吗,在末日下舍弃无法救助的病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却又是不人道的事情。在故事最后翻山而来的另一个团体中,也有角色与司说过他们那边也杀死了不少残疾的人。在这样的背景下,芦荟这样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儿童能够活到故事最后,或许有那么一丝烂户口对于弱势群体的人文关怀吧。这点也是看了几篇评测没有提到的,不然的话很难解释芦荟这样一个角色存在到最后的意义。 笔止于此,感觉对烂户口的剧本理解还只停留在皮毛。有兴趣的玩家一定要尝试下这部作品。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