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4 > October

平庸的巨作——《闪之轨迹Ⅱ》玩后点评(有剧透)

  《闪之轨迹Ⅱ》是日本falcom公司最新出品的RPG游戏。之前我也写过对它前一作《闪之轨迹》的评论,最近刚把这一作通关,于是也来点评一下。 为了避免读者被迫剧透,那么在本文开头我还是简单介绍一下《闪之轨迹Ⅱ》的故事在整个系列中的定位。Falcom《轨迹》系列公司脱胎于《英雄传说》系列,并自成独立的世界观体系,主要作品有以《空之轨迹》三部构成的“福音计划”故事,以及自《零之轨迹》以来至今的四部游戏所构成的“幻焰计划”。本文就是目前已知的“幻焰计划”的最后一部,至于今后是否还会有属于该计划故事的新作,目前官方还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

不美丽的新世界——《来自新世界》读后感

十一长假里把之前买了一直没看的《来自新世界》的小说补完了,虽说是两本厚厚总共1000页的小说,实际读起来仿佛来到了神茜66町以及那个未来的世界。即使是看过了动画小说中那充满想象力的对于未来社会的描写还是吸引我不断阅读下去。丁丁虫翻译的版本读过的人有口皆碑,在这里还是要给翻译点个赞。 若是对文学稍有造诣的读者在看到《来自新世界》的书名的时候很容易联想起三大反乌托邦中赫胥黎的那本《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虽然笔者在看动画版的伊始还没有感受到反乌托邦的主旨,回过头来再读小说版的时候通过充满想象力的描写反乌托邦的主题就显得十分明晰。 《来自新世界》的故事描写了一个千年后的世界,因为千年前人类的战争这个世界遗失了绝大多数的现代科技,在日本的人类以町为集群用水力发电过着原始的乡村生活,不同点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类拥有着名为“咒力”的超能力—— “想象力可以改变一切。” 通过想象力可以发动一切咒力,唯独不允许的就是通过咒力伤害人类,因为“愧死机构”的存在一旦人类对于同类使用咒力便会导致自身的死亡。主角渡边早季在小学“和贵园”与同龄人一起进行掌握咒力的学习,因咒力觉醒较晚早季成为了倒数第二个毕业的学生,在此期间早季偷听到父母担心的话语隐隐知道自己还有一个过世的姐姐、学校最后一名会消失的传说,以及早季毕业后来到完人学校后得知自己是最后一个毕业的事实…… 相信对于“反乌托邦”类题材比较了解的读者看到这里都已经猜到了,好比《美丽新世界》里对于α、β人种的分类,又好比《Psycho-Pass》中对于精神值收到污染的人的逮捕隔离,在《来自新世界》的世界中咒力不能正常发展的儿童则会受到“教育委员会”的剔除。这让小风又想到了10月新番《天使与龙的轮舞》第一话的剧情,在反乌托邦的故事中常有的剧情人类通过某一权利机关集中进行教育和管理,一旦发现思想或能力上的异类就进行剔除,或许人类的社会的发展本来就是如此吧。 其实伴随人类发展的还有不断的战争,主角一行人夏日实习时抓到的一只自走型的图书馆终端拟蓑白则记录了一千年前人类发现咒力之后的血腥战争史。推荐到这里再来讲一下小说中对于未来世界的一些生物的描写,其中不少是因为66町周围咒力泄露而造成变异的生物。即使是看过动画,小说里读到这些生物的时候还是惊叹于作者的想象力,其中不少生物出场时的描写竟让笔者读者有一种厌恶的呕吐感,作者的描写功力可见一斑。Bangumi上有一篇日志对于这些生物做了整理: http://chii.in/blog/44520 《来自新世界》的最另人惊艳的描写莫过于“化鼠”这个种族,关于化鼠名字的来历小说中有详细的介绍。这种身高体型接近人类脸却长得像老鼠的生物,部分长官级别的化鼠却能够精通日语并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主角一行人曾见证了化鼠部落间的战争并赞叹这是现代人类(因为有了咒力)而遗失的古代兵法。而读到化鼠部落间政治理念上的冲突其中一个部落把自己的母亲(类似蜂群中唯一有生育能力的母蜂)软禁并建立的代表委员会的机制的时候,不禁让人觉得其实化鼠更接近我们印象中的人类,而其中的各种政治隐喻则可让人反复咀嚼体会。 故事最后的高潮还要数化鼠向人类发动战争开始,以斯奎拉为首的化鼠以各种战术手段向使用咒力的人类发动的总攻,并伴随着“恶鬼”的出现将人类陷入了被动。“恶鬼”可以不受愧死机构的影响对人类使用咒力,而正常的人类出于愧死机构却不能用咒力对“恶鬼”出手。几百年来为了就是为了防止恶鬼的诞生,在66町中教育委员会和伦理委员会才会严格对儿童进行管理,根据现行的法律只要是有问题的儿童在18岁前都可以进行排除。这场化鼠与人类之间的战争描写的十分惨烈,就算看过动画也强烈推荐一下小说。 另一方面,在战争结束之后早季得知化鼠其实是人类用咒力把那些没有咒力的人类与老鼠基因改造后的物种,那么化鼠到底算不算是人类呢?这是作者全书留给读者最大的疑问,若算是人类的话那为什么意识到化鼠是人类的早季愧死机构没有将她杀死呢?但从之前的种种表现来看,化鼠确实比66町里可以使用咒力的人类相比更接近我们理解中的人类社会。 笔止于此,《来自新世界》留给我们的思考很多,写的再多也都只能算是管中窥豹。“想象力可以改变一切。”就算是看过动画的观众也强烈推荐去补一下小说。

[投稿]随写SAO之艺论

作者:DeathXero7 似有决巢的蚁群在血管中暴动,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新闻素材杂志总是不厌其详地推介着最新的红海信息,学霸舍友总是一边念叨着埃博拉病毒一边玩着《瘟疫公司》,学神舍友一把抓走2DM赠品后更加不知疲倦地刷着《崩坏学园2》,床头柜上垒着没来得及看的名著,书桌上展着没来得及完成的过期征文……一切都似乎应了那句常言:欲求不满导致烦恼。然而我又无法遏止烦恼,我必须在剩余的两百多天里保持对胜利的饥饿感。 既然无法遏止那就派遣吧。上网拷贝了Sword Art Online Ⅱ动画,我逃入了曾慰勉我的桃花源,那个虚拟世界中的虚拟世界。 人呐,面对负面情绪总有一种逃避的本能,身处困境总喜欢放大救命稻草的光华。 第一集震撼了我。 第二集震撼了我。 第三集震撼了我。 然后我去补小说了。 那个熟悉的世界变了。相对前四卷小说而言,GGO篇少了几分少年幻想,多了几分经典SF气息,减了几分浅浮的对话和饱和的福利,加了几分深入的探讨和考究的细节。减减加加,既顺应了新时代的新潮流,又符合了后末日酷冷荒诞的气氛,这着棋不可谓不妙。但即使进步可嘉,渐臻佳境,受类型制约的GGO篇比起一般通俗文学还是low了不只一个层次。而动画作为后来者,既可集众智增改删减,又可借“情报量”、渠道之差异,以多胜寡,以无言胜有言。故质变的根源虽在原作,却功成于改编方。真正触动老饕的,必然是透过冰冷屏幕的温情,真正打动象牙塔建瓴者的,必然是稀释后的民族根性。Sword Art Online Ⅱ动画正是如此,总是流露出若有若无的、不知是否刻意为之的“情怀”。也正是因为这个既高大上又接地气的词语,才成就了Sword Art Online Ⅱ动画中的“Science Art World”。 大刘顽张ってください 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我认为顶级小说与一流小说在审美体验上的差距主要体现在情怀和格调上。格调之高低源自知识经验积累之多少,难修难成,普通人即便打肿脸也未必装得成胖子;而情怀之浓厚多来自生活之体悟,获得途径简单快捷,自拍族、约炮者、广场舞军团皆可修炼。川原砾十年前借鸡下蛋领跑时代,而今动画制作方故技重施欲更上一层楼,不知是厌倦了太落窠臼的风格呢还是把坑挖大挖深留住观众。只是这次“暴走”改写了刀剑神域系列的标签,让本来就不“轻”的轻小说变得更加沉重了。 本只想看看帅气的黑色骑士一次次绝地逢生,本只想看看羸弱的游戏宅男一次又一次地攻略现实与游戏中的各式famale,随着激扬的BGM与空气搏斗,随着空寂的BGM抱膝月下,在幻想世界中卸下压力,然后按下冲水开关,转身洗手开门笑颜对人生。怎奈汽水里掺入了苦咖,遂愿不成反火上浇油,在虚拟世界中被戳中现实的伤口,在昔日温暖的怀抱中被“两肋插刀”。真可谓“人事沧桑,感喟不已”。 本想效仿前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将有限的青春投入最伟大最崇高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只惜时运不骞,在准备阶段便偏逢着这样一个多彩的世界。不仅我静不下心来,周围的舍友、同学、老师乃至广播频道里的各式记者、专家也都无不在泛滥的信息里随波逐流。一切正如英国玄学派诗人约翰·多恩所言,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曾包容了无数隐者逸士的深林,恐怕也迟早会暴露在一轮又一轮的信息轰炸下。到了那时,厌世逆流者又将归去何方呢?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