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3 > September

7月新番动画完结盘点(上)

原文载于顺网动漫频道(acg.shunwang.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丧女——我不受欢迎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 有的时候喜剧的另一面就是悲剧,完全取决于观剧者的视觉角度的不同。有一些动画和日剧就是如此,若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就会觉得是一出喜剧甚至是闹剧,会觉得某某某怎么这么二这么好笑一笑而过,比如经典的《电车男》、《萤之光》、《欢迎来到N.H.K》这样的作品;但反过来倘若你对这些作品产生了代入感去代入了这些主角,那么这些作品无疑是一出悲剧。都说了世界是公平的,宇宙的熵是恒定的,那全宇宙中喜与悲也是恒定的,一切都出于观剧者看问题的角度。无疑,《丧女》也是这样的一部动画。 把《丧女》和《电车男》、《萤之光》这样的作品去比较其实已经是把《丧女》放在一个相当高的高度了,其实这种类型的作品能够完整的塑造出这样一个角色,丧女这个不修边幅、在现实生活中不懂得这样与他人交际、放假整天宅在家玩BL游戏、遇见美女就觉得对方是bitch,这样鲜明的形象放眼整个7月新番甚至是最近几年的新番动画中都是独树一帜的。 丧女的故事充满喜和悲,印象最深的是第6话小丧一个人看花火的剧情,最后经过各种搞笑的乌龙变成与两个小P孩一起偷看成人旅馆啪啪啪,当火花绽放之时神ED《夏祭り》插入,在这一刻一半人笑了一半人哭了,还有一部分人笑着笑着想起自己过节也没有人陪伴笑着哭了。这就是《丧女》故事的魅力,无论是作为旁观者还是代入者,都会带给你无尽的笑与泪。   只有神知道的世界——Only God Knows 这个世界其实是一个游戏,一个追妹子的游戏,我们要做的就是不停地朝着ENDING而奋斗。虽然是一部续作动画,但没看过神大人前两季一点也不影响对于《女神篇》的观看,新入坑的观众完全可以把《只有神知道的世界 女神篇》当作一部独立的动画来看。 比起前两季单独一个个攻略妹子第三季的女神篇要刺激的多,在限定一周的时间内要攻略6个妹子,而且女主角之间还会互相吃醋,怎么有种《心跳回忆》消炸弹的赶脚。而这次要攻略的6位“女神”(真的是女神,不是网上那种宅男女神)又都是前作中最具人气的角色。有幼驯染、有假小子、有图书管理员、有偶像歌手、有运动系,总之总有一款适合你。 不过比起在短时间内同时攻略N个妹子,这季最刺激的是看到神大人不停遇到预想外的EVENT,以及神大人在最后攻略步美的时候受千寻的影响对于“攻略”这个词理解的改变。当校园祭最后的高潮由千寻领衔着几位主要女主角组成的乐队“2B铅笔”(不知道谁想出来的2B PENCIL这个名字= =)弹唱起千寻为神大人写的曲子,当神大人听得潸然泪下的时候。 原来神大人也会流泪啊。——神大人的世界,Only God Knows.   银之匙——又欢乐又哲学又充满梦想的农家乐 作为荒川弘百万级销量漫画改编的动画,动画BD的初动销量却只有1000多,动画和原作百倍数量级的差距并不能真实反映动画版的质量。作为一部轻松搞笑的农业番,看着《银之匙》就感觉参加了一次农家乐,顿时被各种美食看了食欲各种大增有木有! 当然银之匙带给各位吃货的不止是各种美食,比胃中食欲更宽广的是胸中的梦想,当八轩作为一个普通人来到这样一个农业学校的时候,看到周围有要当兽医的、有想要继承家业的、有又想要继承家业又想进军甲子园的,这样一部充满梦想的动画无论是谁看了都会激发起自己的梦想吧。于是当《银之匙》最终话用半话来讲棒球的时候,想必各位观众也有种想在夕阳下奔跑的冲动。 对于所有看过《银之匙》的观众来说,从此以后再吃猪肉饭是否回回想起天国的”猪肉饭“呢,作为每个吃着动物的肉类长大的人来说,或许是《银之匙》第一次引起了我们对于食物的思考,在看完《银之匙》之后又想如何去对待食物呢?突然写着写着都写饿了……   魔法少女伊莉雅——月世界下的百合魔法少女 作为Type-Moon”月世界“世界观的一部外传漫画改编的作品,《魔法少女伊莉雅》做到了无论是非是TM的脑残粉都能够看得非常欢乐。当然,如果你是奈须蘑菇的脑残粉,这部动画中各种捏他一定看得无比欢乐。 从第一话那”过气双马尾“远坂凛到各种熟悉的英灵一个一个登场,虽然是一部以伊莉雅为主角的披着魔法少女外衣的百合剧(无误),但远坂凛这过气双马尾总是能出来刷刷存在感搞笑一下。当然伊莉雅也不是盖的,直接裤子都准备脱了推倒美游的镜头相信很多人都记忆犹新。 这是一个爱丽斯菲尔还活着的月世界,比起《型月嘉年华》这部《魔法少女伊莉雅》显然受众更加广泛,就算当作一部普通的魔法少女动画也能找到不少吐槽点,从目前的人气来看官方也直接宣布了第二季的企划。最后要说一句,自古红蓝出CP。   C3部——当宅社连模仿都模仿不好 其实当今石洋之出走G社之后,Gainax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宅社了,明显在《C3部》中我们可以看到像大热动画《少女与战车》魔法的痕迹,但是现在的G社却只能抄了个东施效颦。 且不说女一号在剪了头发之后C3部中有了两个男人婆熟悉这样的角色个性设置冲突,与隔壁《少女与战车》相比整部《C3部》看完又有多少能够让观众记得住的角色。在女性角色尤其是萌系女性角色形象塑造上的蹩脚,这也是为什么在进入越来越快餐化动画化的时代,当年的宅社越来越失去了立足的地方。还是期待跳出宅社的今石洋之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作品。 说了那么多《C3部》的缺点,在这里还推荐这部动画的原因是对于军宅来说这还是一部尚可一看的动画,而且在倒数几话的时候女主的形象才慢慢丰满完售起来,虽然这个时候绝大多数的观众都已经选择弃番了。但最后都合神展开的结尾却又为之前几话优秀的脚本画上了一个不怎么圆满的句号。或许不太会可能看到《C3部》的续作,倘若对这个题材有爱的话去尝试一下也不为过。

写在ACG批评4周年之际——Still On My Way

时钟总是不随人的主观意志肆意地摆动钟摆,很多事情总是后知后觉计算起时间来总有种淡淡的忧伤,如在夜深人静万物俱静的时候想起啊原来被那个女孩子拒绝已经快一年了;有些年头计算起来又会觉得如此感慨,不知不觉间离开大学的校园也已经3年有余了;有些沉淀积累起来又让自己感觉心中充满一股暖意,原来ACG批评这个个人博客竟已活到了第4个年头。 现在已经回想不起当时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开设的这样一个博客,或许真的只是一时兴起就如同斑目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春日部咲的一样,时断时续更新了4年对于自己这个三分钟热度的白羊座来说这件事情上还是有点佩服自己的。 4年前的自己开设这个博客的时候只是个普通的动漫爱好者,在论坛当当版主喜欢和人分享些动画评论,时光荏苒现在自己在外面装逼的时候都可以自诩动漫资深编辑和圈内从业人员,都说男人过了24岁就不记得自己的真实年龄和容易怀旧了,或许真是这样吧。不过这两年有闲暇的时候可以写文的话都说优先去接杂志的稿子赚一些外快,自己博客更新却是越来越少了。人总是能为自己的懒惰找到种种原因,优先接杂志稿找不到灵感最近工作太忙,但自家博客写文不像工作上有deadline,不逼自己写博客无病呻吟而是在真正想发泄情感推荐些自己喜欢的作品的时候抒发上几笔,这样才能称得上是自家博客吧。 有的时候无意间去翻到过去自己的文章,宛若新蔷薇少女里的真田纯看到过去的岛田纯一样。过去那个浑身散发着梦想叫嚣着要在梦想与现实的狭间与名为现实的敌人战斗的我又是如何看待现在这个被社会历练得处事圆滑懂得与现实妥协的自己呢?过去的自己看到现在的自己会沮丧吗?会失望吗?人真的都会变成过去那个自己讨厌的人吗? 会去思考这些问题的人都不会变成自己讨厌的人,记得之前有人是这么告诉我的。记得在3年半之前自己在这里推荐过《天体战士》中法老王的一个故事,大抵讲的是一个在职场上开始不停被前辈艹的人怎么变成前辈去指导晚辈的故事,现在回过头再来看这个故事感同身受感慨良多。因为自己也从当年那个被前辈骂文章怎么怎么写的不好的后辈几年来成长为如今不停骂后辈文章怎么怎么写的不好的前辈了。一晃之间几年后发现身边称呼自己为前辈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才发现不知不觉自己竟也变成了一个学会装模作样的大人了。 最近工作上还有两件让我比较感慨的事情,在自己的推特上讲过这里就不重复了,大体讲的是自己把别人满怀热情提上来的两个项目否掉了,然后在那自己感慨说自己早已过了光凭一腔热血和梦想做事的年龄了,反过来成了那个不停给晚辈们泼冷水现实与梦想差距的那个前辈。或许是作为过来人自己明白这扇窄门不是光凭爱就能穿越的吧。 再过4年后的自己又是怎样的呢?又会成为怎样的人呢?扔进风中的迷茫,是否依旧在勉强。God Knows. 大概23时40分发。

2013年8月圣地巡礼:解说篇(下)

(接上:上篇、中篇) 嗯……一阵感慨之后,果然还是要赶紧去下一个地方。下一个舞台地是剧中他们表演英雄剧的街道,其实他们表演的街道分散在各个地方,许多场景都被圣地巡礼爱好者找到了,不过因为这些地方基本大同小异,并且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一个个街道拍,所以我就找了一个最具标志性的画面,也就是位于湘南单轨电车“湘南江之岛站”门口的这个场景。       对了,湘南单轨电车不同于江之电也不同于小田急江之岛线,又是另一种列车线路,具体我这次也是第一次知道,并且也没有机会坐上去。只是在站外拍了一张照片,这个站位于江之电江之岛站北方大约三分钟的路程,本站有两个出口,动画里出现的是位于朝南的口。   拍完这里之后,就沿着道路向南走,走到陆地的尽头(有那么浪漫吗?),穿过地下通道,就能走到连接江之岛与陆地的桥——江之岛弁天桥,也就是《TARI TARI》中坂井和奏遇到那个外国大叔的地方。       在这里我还看到一个游客带着自己的女儿(大约是1/3的娃吧,可能是DD类型的)在这里拍照。因为前一天在富士急乐园EVA WORLD我正好买过一个真希波的12寸可动当时就和藤原小姐介绍过一些有关娃的事情,于是现在我就向藤原小姐指出了这位游客和他的“女儿”。               走上江之岛,这个绿色的陈旧的鸟居在《秋之回忆~从今以后~》里也是很有名的场景,是主角鹭泽一蹴带着妹妹鹭泽缘上岛时的一幕。我隐约记得乌贼娘里也有这个场面,于是拿起相机让乌贼娘合影了一张,回家一看,果然!       上了江之岛,在这家和式的餐馆解决午饭,已经是近下午三点了。   我还记得这条小路上有江之岛的邮局,并且这条路也是作为《TARI TARI》的一张海报出现的,于是就拍了一张,可惜人太多了,几乎看不清楚。邮政局的招牌倒是挺鲜明。   爬上江岛神社前的阶梯,藤原小姐忽然提醒我看一下右侧的小路。我一看!这座红色的小桥肯定也出现在《TARI TARI》里过啊,真是幸运,于是就顺手拍了下来。回来后发现角度不对,所以没有收录进《照片篇》中。     为了节省体力也是为了节省时间,于是就买票坐电梯上了江之岛。出了一座电梯这里就是和奏抛钱的地方,这座雕像叫做“钱洗白龙王”。     又走了一段挺长,但还算平坦的路,终于来到了这次要探访的第三位主角的家里——坂井和奏家,在作品里叫“木阴屋商店”,在现实里则是“油屋商店”。这家店就位于江之岛上的著名景点龙恋之钟不远处。2010年我上岛拍摄龙恋之钟下来买挂锁(龙恋之钟附近有挂锁的地方,把恋人的名字写在锁上挂在这里就能得到祝福)时就是在这家店买的,还在这家店歇息过,拍过照,没想到这一次,这家店本身就成了新的圣地。       一开始我并没有到这家店里,因为在翻译的建议下,先翻到岛后的岩屋把下一个圣地拍掉,再来这里歇息。油屋商店是位于大概江之岛靠后的高处,而岩屋则是江之岛靠海一边的地处,虽然两地相距并不遥远,但走下去的时候有很多级很陡的阶梯。往下走的时候我就觉得十分触目惊心了:现在往下走还算轻松,一会儿走上来还不得累死啊!         走到岛的后面,终于将面朝太平洋的岩屋拍了下来。这里是《TARI TARI》中来夏误会和奏要跳海的一幕。不知什么原因,如今这里向下的阶梯被封锁起来了。   拍完之后,痛苦的回程来临了。   当时已经下午四点多(相机时区没调所以比日本早一个小时),离我早上八点多出门已经走了八个小时并且是负重行走。走走平地我不怕的,但从岩屋返回油屋商店的道路是弯弯曲曲的陡峭台阶啊!我努力咬牙,不顾一切地一步步踩着阶梯上行。   走到一半看到一家小店贴着《TARI TARI》的海报。因为之前听圣地巡礼同好蓝青介绍,在一些巡礼地点附近的商店会有“签到本”这样东西,也就是巡礼者签名留念的本子,我就请翻译藤原小姐带我上前问了一下。店家老婆婆很遗憾地告诉我说,如果是去年动画片热播的时候确实有这项活动(估计是集点敲章之类的活动),但现在已经没有了。…

2013年8月圣地巡礼:解说篇(中)

(接上) 下一站,我们来到了由比浜站。         大家还记得《侵略!乌贼娘》开场动画那几个颇有冲击力的“侵略!”画面吗?这里的车站站牌就是其中一处。我把这台蓝色的LOMO相机痛成了乌贼娘的主题,然后把她带来这里了!侵略江之电由比浜站成功!   出了站,下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镰仓文学馆,也就是作品中维也纳的家。   唔……在这里,要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知道《TARI TARI》里维也纳的本名叫什么吗?他真的不叫维也纳啊,维也纳只是绰号而已。他的本命是前田敦博,这个名字是有讲究的。     以前我就考证过,镰仓文学馆原先的主人,正是前田氏的。在作品中维也纳说这间房间是爷爷捐给了公司,实际上以现实来说的话,是前田家的家主前田利建将房屋捐献给了镰仓市。具体说明请见:http://hi.baidu.com/wildgun/item/3e9fb821989f4350c28d597c  。       镰仓文学馆也是从一条小径山路上去的,当然并不陡,还算平坦。进去之后就豁然开朗了,一栋气派的西洋建筑赫然在目。其实镰仓这地方是很有文学气息的,不少文人像是芥川龙之介啊、川端康成啊、太宰治啊……不是在这里生活就是在这里自杀。我记得乌贼娘里有一话是讲乌贼娘迷路了碰到一群鬼魂为她指路,里面就出现了文学家的形象。   前田敦博家——镰仓文学馆                                 镰仓文学馆虽然不太大,但定期会举办一些展会,可惜一来我看不懂日文,二来时间也不允许我进去游览,所以也就没有进馆,镰仓文学馆的网站是:http://www.kamakurabungaku.com/ 。   这里有一块招牌,介绍了镰仓文学馆,括号里明确写着是“旧前田家别邸”,由此可见维也纳是当之无愧的主人。   前田家的招牌。     走完了镰仓文学馆,接下来去的是江之电的镰仓高校前站。这个站我太有感情了啊!除了《秋之回忆》里的樱峰站外,还有《灌篮高手》等等无数的作品中的情节就在这个面朝大海,靠近镰仓高校的车站上演的。当然在《TARI TARI》中也是维也纳上学的交通工具,我记得江之电还在百合动画《青之花》第一话就出现了,也是作为女主角的上学车辆。   这座车站,《秋之回忆》系列爱好者应该很眼熟吧?   《TARI TARI》还是比较还原此地的,许多上学道路,以及最后一话学生及家长前来参加最后一届白祭的场景,也是设定在这里附近。   白浜坂高校站前及周边——江之岛电铁线镰仓高校前站及周边    …

2013年8月圣地巡礼:解说篇(上)

本解说篇将以游记的形式介绍我当日圣地巡礼活动的整个过程,如果想看纯粹的作品与照片对比图的话,请参见照片篇。(《TARI TARI》部分、《侵略!乌贼娘》部分)   2013年8月24日,我再次来到日本神奈川县湘南海岸,这次进行的是上一年的新番动画青春群像剧《TARI TARI》,以及一两处《侵略!乌贼娘》的圣地巡礼。由于这两部动画本身就比较出名,而且作品中也非常鲜明地指出故事的舞台发生在江之岛,所以先前就已经有许多巡礼爱好者前去巡礼,因此我出发前也在舞台探訪アーカイブ网站(http://legwork.g.hatena.ne.jp/ )上获得了不少前期资料。在中文资料方面,也有CR琵琶湖支社社长yanlee,以及青年youthx的先行巡礼作为宝贵的参考资料。   由于是动画片,会出现很多很多场景,因此这次巡礼工作准备时进行了一些筛选,把作品中经典的、并且已探明具体位置的地点优先考虑,其他的则次之,当然这次巡礼准备工作期间也利用了GoogleStreetView功能在湘南海岸的一条条街道上寻找作品中比较醒目的建筑物以期能找到对应的场景。   此外,与之前几次巡礼不同,这次我并没有携带三脚架,最大的原因是嫌重,其次是因为如果使用三脚架的话会降低巡礼的速度,我选择的几个场景恐怕很难在一天内走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作品本身是动画,因此许多场景并不局限于一张动画截图,很多时候都有拉伸、缩放、移动的分镜效果,因此我这次拍摄时考虑的是拍摄到的画面比准备的动画截图范围更大一些。   以下是我行程的Google地图标记:https://maps.google.com/maps/ms?msid=209672775121206221776.0004e359ecd46ace491f3&msa=0         8月24日,正式出发,同行的还有担任随行翻译的藤原小姐。我住宿的地方位于东京的五反田。以往我都是从新宿出发坐小田急江之岛线的浪漫特快去的,但这次五反田离新宿略远,并且我这次的行程打算由东往西进行,所以就坐了JR山手线到品川站,然后再换成横须贺线坐到北镰仓。 这里大概要先介绍一下湘南海岸的情况,其实湘南海岸,包括整个藤泽市和镰仓市这篇区域,是靠山面海的——它的南面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而背面则是山地。这里素有“山的香、海的香、文学的香、历史的香”这样的特色。而我第一站到达的北镰仓,则是较为远离海岸的镰仓市北部。       出了站,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一家叫“豊島屋”的店。为什么呢?因为里面有卖萨布雷啊!当然,这里卖的显然不可能是纱羽的那匹马,我这个中国人也不可能跑去日本牵一匹马回国。这里卖的其实是一种叫“鳩サブレー”的鸽子形状的点心,外面是棕色的,里面是金黄色,吃起来微甜,有蓝罐曲奇的口感,据说在镰仓算是挺有名气。“鸠”在日语里是鸽子的意思,而“サブレー”就是冲田纱羽给她那匹马起的名字。我猜想纱羽把她的爱马命名成点心的名字可能有以下两个原因:一个是颜色相近,纱羽的那匹马外表也是褐色的,第二个原因则是可能纱羽经常会吃鳩サブレー这种点心,因为纱羽的家的原型地,就是位于北镰仓站附近的净智寺。   顺便一说,豊島屋在其他地方也有分店,准确说它的本店不在北镰仓站而在镰仓站,具体可以参考:http://www.hato.co.jp/shop/index.html  。   离开北镰仓站,下面要去的就是纱羽的家——净智寺。 在去的路上还碰到一件有趣的小事,藤原小姐帮我向一个当地的老太太问路时,对面走过来一个老爷爷,拿了两朵拳头大的粉色的花,一朵献给老太太,另一朵送给了藤原小姐。回望过去,老爷爷应该就是对面的住户正在修剪自家院子里的花枝。镰仓的百姓真是热情好客又浪漫淳朴啊。   冲田纱羽家——横须贺线北镰仓净智寺                   来到净智寺,这里的山门就和动画里几乎一样了。     但里面的场景却没有动画里的那样宽敞。包括动画里纱羽所住的那个庭院,实际上,在净智寺找不到那么大的一片空地,也没有如此宽敞的房间。恐怕纱羽家的寺庙建筑是动画制作组原创或是参考了其他的寺庙,唯有从屋顶的纹理才能看出似乎是改编于此。   净智寺没有什么平坦的空地,反倒是有几处山洞,以及后面不大一块区域的墓地。嗯……没有特别看到坂井家族的墓碑,还是不要去打扰比较好。     出了净智寺回到北镰仓站,然后又坐了一站东海道本线就来到了我已经来过几次的镰仓站。镰仓站是此处著名的一条百年铁路江之岛电铁线(江之电)的一端终点站,另一端则是位于西面的藤泽站。           从镰仓站西口出去,就是《TARI TARI》第一话结尾,来夏带着耳机在广场上练习唱歌结果被其他四位不约而同看到的场面。这个钟楼是镰仓站的标志性建筑。    …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