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3 > May

论乌托邦的倒掉 ——解读《Psycho-Pass》与《自新世界》的反乌托邦精神

论乌托邦的倒掉 ——解读《Psycho-Pass》与《自新世界》的反乌托邦精神 ACG——反乌托邦载体的现代形式 乌托邦(utopia)这个词,来源于莫尔的作品《乌托邦》(虽然原名是《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既有益又有趣的金书》),原本只是一个理想中的小岛的名字,在希腊语当中,”u”指“不”,topia意为地方,而英语读音的utopia,又和Eutopia同音,在希腊语中,”Eu”意为“好”。从语源可以看出,乌托邦指的是对尚不存在、而又十分美好的事物的追求,既是一种类似空想的脑补,又蕴含着人类对于未来的期盼。 ACG,首先作为成熟的消费艺术形式,自然不可能忽略乌托邦这种可以说伴随着人类发展而一直存在的创作题材;其次,ACG毕竟是脱离了三次元现实束缚的艺术载体,其幻想的深度与广度都与传统艺术载体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说,每部ACG作品都塑造了一个乌托邦。无论是IS那种YY味道很浓的不知道为啥就成名作之壁的后宫作品,还是《命运石之门》这样带些科幻意味的作品,就算是《欢迎加入NHK!》这种现实味很浓的脱宅作,有了小岬这样理想性的角色就业在一定意义上仍旧是一种乌托邦。 那么,为何美好的乌托邦会被异化为反乌托邦呢? 在乌托邦的经典著作柏拉图的《理想国》和莫尔的《乌托邦》中,都描绘了一种高度控制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人们改变了他们的行为,或者说由于强加于他们的约束迫使他们改变了他们的行为方式以达到某种整体的稳固。”这种乌托邦规划了社会制度、思想观念、道德标准和日常生活和行为的方方面面,精确而又事无巨细,体现了社会非自由和反人性的一面。乌托邦的这些局限导致了实践的失误、失败,削弱了乌托邦的影响,也为反乌托邦主义的出现埋下伏笔。 另外,二十世纪工业革命所导致的近代工业文明的发展不但使人类的生活状况起到了根本的改变,同时也异化了理性的精神。理性精神被异化为只注重工具理性和科技理性,个人沦为国家和集体的附庸,这一切使人类进入了一个信仰全面危机的时代。人们在质疑和反叛这种理性所构筑起来的社会精神的同时,也质疑由于高度的社会制度化所带来的僵化和教条。这直接引起西方近代理性主义文化价值观的反叛,出现了反传统文化、反教条主义的未来主义、表现主义、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等非理性主义的思潮。 由此,大量的反乌托邦作品,比如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农庄》与《1984》,阿道司•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还有扎米亚京的《我们》纷纷涌现,对人类的理想社会形态提出了质疑。具有艺术魅力的ACG作品,很多也对于作品世界观提出了道德、情感、伦理上的质疑。而本文想讨论的反乌托邦精神,并不像广义的乌托邦那样包罗众多的ACG作品,本文将反乌托邦限定在社会结构层面上的反乌托邦,以期分析ACG作品的现实意义。 说到反乌托邦性质的ACG作品,很多人第一反应自然是《攻壳机动队》。攻壳在反乌托邦上达到的成就是无可非议的,无论是世界观的完整度还是戏剧冲突在社会层面上的深度探索都是上乘之作。本文不想献丑,于是选择了不久之前完结的两部典型反乌托邦作品《自新世界》与《Psycho-pass》来分析。 乌托邦社会的构建 《自新世界》——个人能力被扩大的社会 自新世界当中的神栖66町乍看起来在ACG作品中是一个十分普通的社会,优美的村庄以及纯真的孩子使整个村子显得十分美好与普通。村子中建筑的形态也很容易令人联想起一个古老的,拥有超能力或是魔法的社会。在设定上确是如此,村中的人们都拥有“咒力”这样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可以根据自己的意识操纵来进行各种常人不可能的操作。即使是开头伏笔性的第一个PK综合症患者的影像也未能让我否定这个社会的美好。 以超能力者为社会基本构成的设定,无限扩大了社会个体的个人能力。这对于个人来说,的确是一个理想上的社会,能力超越了自身身体的限制,改变世界成了十分简单的一件事,尤其是对于中二期的观众来说,这点尤其诱人。 《Psycho-pass》——个人天赋被肯定、缺陷个体被及早防治的社会 乍一看《Psycho-pass》和《攻壳机动队》的设定非常相像,高度发达的网络,极其先进的科学技术,一个高科技执法团体。Psycho-pass中也确有通过网络搜查的例子。然而《攻壳机动队》当中网络型社会是一种分散性的社会,虽然有政府势力在其中暗暗作梗,但其社会结构大体上是无中心的拓扑结构,每个社会个体是松散的,这与当今互联网的基本结构十分相似。与此相反,《Psycho-pass》中的社会是高度中心化的,完全围绕着巫女系统而构建的。每个人的自我实现,乃至于生杀大权,都集中在巫女系统上。在这点上,《Psycho-pass》更像是那几部经典反乌托邦文学中的乌托邦社会,好比《1984》中以老大哥为中心的社会结构。 《Psycho-pass》的乌托邦性质是不言而喻的:撇开高度发达的科技水平不谈,巫女系统的才能判断就是一个非常理想性的社会功能。根据才能安排适合的工作,无疑是古今不得意人才的夙愿。而巫女系统另一项重要的作用,即是通过分布在各处的传感器,探测居民的犯罪指数(即Psycho-pass),从而将有犯罪可能性的人在犯罪之前及早从社会中剔除。表明上看,《Psycho-pass》的世界绝对是一个标准的乌托邦,居民在巫女系统的恩惠下,能根据自身才能自我实现,同时也能生活在大体上稳定的社会环境中。 乌托邦的异化 《自新世界》——个人能力被惧怕的世界 虽说人人拥有超能力的社会很诱人,但是在每个人的个人能力都能轻易杀死大量社会成员,或破坏社会基本构成的设定下,正常社会结构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除非有心理上的控制或者更强者的限制。在现实社会中,限制个人能力的拘束器是国家强制力;而在《自新世界》的背景下,人类的数量少之又少,而咒力的破坏力又大大高于防御功能,显然不能简单地使用暴力强制力来保证社会稳定,否则人类数量将会急剧减少。 针对这个情况,《自新世界》的人们给出的方案是愧死机构。修改DNA片段以完全禁止人类攻击同类,攻击同类并致死的将被自身力量杀死,并不需要大量的国家强制力,且此限制是可遗传、不可被修改的。这样的设置本身并不会产生过多的问题,纵使有,也只是在伦理上人类自我认知的冲突。然而再严密的防御总归有漏洞:《自新世界》中有两种人类会无视此DNA修改伤害到同类——业魔与恶鬼。业魔会不自觉地泄漏大量的咒力,从而极度扭曲周边的环境,在无法控制的状态下杀死同类;恶鬼则是富有极强攻击性而又不受愧死机构限制的人类的代称。 仅仅是为了防止这两种人的出现,新世界的人类便将这理想中的社会异化为极为恐怖的极权社会(至少对于17岁以下的人来说)。 心理暗示:催眠植入“真言”作为限制青少年施展咒力的手段,以在方便时随时夺去青少年的咒力。咒力在设定上看来是在一定年龄的时候自然拥有的,并不是真言所赐予的,真言是惧怕孩子们能力的大人们强行施加的枷锁。这似乎与在《美丽新世界》描写中被广泛利用的催眠与精神麻醉剂极其相似,只是自新世界的人类是限制孩子们的能力,美丽新世界的统治阶级是在限制人民的反抗意识。 缺陷个体销毁:相信大家都记得第一集就领便当的天野丽子、被暗示的早季姐姐的死亡,以及后来变成业魔而自杀的瞬。如果说瞬因咒力泄漏而被迫自杀是被逼无奈,那么天野丽子因咒力控制不佳而被处分与早季姐姐因近视而被处分在正常人看来则显得极端惨无人道。这种消除缺陷体的方式与《美丽新世界》中基因分拣的方式有相似之处,前者是无视缺陷者的生存权,仅是因为惧怕咒力控制不佳导致的无意伤害以及近视造成的愧死机构失效,后者是将基因缺陷者打入社会最下层,仅能从事最低等的工作,剥夺了缺陷者的自我实现权与选择权。 记忆修改:虽然说大家都记得天野丽子与瞬,然而故事主人公们显然是不记得的,早季虽然能勉强回忆起瞬,但并记不起脸,且似乎瞬的形象已经成为了早季内心的一个投射,应该是表明记忆被抹消后潜意识中留下的印象。滥用记忆操作,这毋庸置疑地剥夺了青少年的人权。 很明显地,自新世界的成人们为了自身的安全,对17岁以下少年的身心均施加了毫无人性的控制。这个世界对于孩子们来说,毋庸置疑是一个反乌托邦,也只有一班的学生被作为试验品而减少了洗脑的强度,从而能发现大部分的真相。 故事的副标题:对抗伪神,似乎讲的是主角一行人渐渐发现真相,对抗伪神式的社会制度的故事,然而化鼠的存在以及最后一话的惊人发言,则令人恍然大悟——这伪神乃是拥有咒力的人类。 从最终化鼠的呐喊以及后来的DNA比较得知,化鼠乃是没有咒力的人类,被有咒力的人强行改造成低等的鼠类生物以防止愧死机构给咒力拥有者带来的不利因素,且可以简单地使唤强大的劳动力。从一开始,对于正常人类,也就是化鼠来讲,这就不是一个乌托邦。化鼠们被随意屠杀,干着最低等的活,且称呼拥有咒力的人类“神”。作者极具想象力地将经典反乌托邦作品中统治阶级与底层劳动人民之间的阶级分野想象为人类与化鼠之间的物种分野,大大强调了此类乌托邦社会的畸形。观众之前一直是跟着主角的步伐,发现这个乌托邦社会种种令人发指的秘密,从而对于超能力乌托邦社会产生质疑,然而最后化鼠反抗人类失败使许多观众将化鼠投影为了自己这样的普通人类,深化了反乌托邦的悲剧性质。 《Psycho-pass》——纯理性主义的社会 巫女系统在给日本社会带来巨大益处的同时,其运作造成了一系列令人深思的伦理问题。 人才选定与分类歧视:无论是从女主同学对女主的羡慕,还是从头盔被发明后心理数值不正常的人们对正常人的疯狂报复来看,巫女系统判定才能的优点恰恰成为了它的缺点。当各人的才能没能被完全探明而数值化的时候,天分不足的人们可以相信勤奋能改变命运,恰如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给予非贵族的人群以机会跻身官场。然而巫女系统的出现破坏了天分不足的居民的希望,他们只能接受系统指定的工作。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种族隔离,通过才能和心理素质分拣人类,尽管似乎提高了社会的总体效率,却将先天不足的居民彻底划归成了“贱民”。和《美丽新世界》与《1984》相似,《Psycho-pass》的社会定死了居民的社会阶级,尽管巫女系统并不是为了某个特定的利益集团服务,但这样的乌托邦社会是两歧而不能自持的,必将如后来剧情所示,异化为反乌托邦。 纯理性主义衡量感情:巫女系统的另一项作用——判断居民犯罪的可能性,是以将居民心理负面因素反映出来的生理现象量化决定的。和测谎仪相似,巫女系统对于居民心理的判断受制于生理表现,也难免会出现像槙岛圣护这样的特异体质。然而细想发现,既然各人对于自身的负面心理外在表现并不相同,那么巫女系统便很容易出现误判或者误差。撇开这个不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想被巫女系统判断为Psycho-pass值超标就不能让自己的心理有波动,换而言之,居民愤怒、绝望之类带有排他性的情感被剥夺了。对于任何事情冷眼旁观成为了最好的自保手段,这就出现了头盔事件中冷眼旁观的人们。再者,外界的突然刺激无疑会大幅度改变个人的内心状态,在被人施以暴力的时候难免会产生负面情绪。正是由于这种纯理性的心理判断,造成了头盔事件中无比讽刺的一幕——巡查机器人警告被害人情绪不正常,而对正在施凶的犯人却熟视无睹。同时,槙岛圣护的免罪体质也使唯一的执法杀伤性武器——Dominator无效。编剧借船原雪被槙岛圣护在女主面前杀死的剧情强烈地强化了理性主义衡量犯罪与感性衡量犯罪的戏剧冲突。感性上非常明显的犯罪行为,在所谓纯理性的系统的判断下被认为是无罪的,这既充分反映了整个系统的漏洞及对这个乌托邦的彻底否定,又暗暗象征了编剧对理性主义社会的怀疑。 个人成为系统的附庸:许多反乌托邦作品中,乌托邦社会除了等级森严这一特点外,还有高度中心化、结构化的特征——人类不再作为独立个体存在,而是因乌托邦社会的高度社会性被异化为社会中的一个个零件。Psycho-pass的世界便是这种结构化的典型。同样是在头盔事件中,行凶者仅因为未持有管制武器且心理数值正常而被所有其他人认为是安全的,从而直接造成了行凶者的肆无忌惮。同样的,在工蜂生产基地中,总有一个人必须扮演众人的出气包,以降低整体心理压力。在这两个例子中,人类已经失去了其独立判断力,沦为依附为系统上的,仅仅提供本职服务的工具。高度专业化、产业化的社会自然可以提高社会整体效率,然而人类异化为机器系统的一部分,则是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与许多高度中心化的反乌托邦社会一样,Psycho-pass中社会的中心——巫女系统本身,也是值得质疑的。《V字仇杀队》中元首苏特勒虽然被塑造为一个完美的形象,他却是以令人发指的手段坐上的元首交椅。Psycho-pass中的女巫系统,因设定在科幻背景下,从传统反乌托邦作品中恶人领袖中抽象出来,被描述为多个杀人魔的思维集合。因此,整个纯理性社会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玩笑,整个系统是基于非理性主义——拥有俯视众生情感的杀人魔大脑的集合——建立的,然而这个系统却伪装为纯理性主义的机械,欺骗性地给予居民以主观上的公正。编剧在这里同时否定了纯理性社会与非理性社会,对于人类社会的走向提出了疑问和思考。 反乌托邦作品的现实意义 《自新世界》——人类的自大与自卑 自新世界中充满了各种奇怪的生物,一开始给人的印象是因为异世界设定所致,而及潜入东京的剧情才发现,这些奇怪的生物乃人类泄漏的咒力所致。东京恶劣的情况不禁让人想起了《生化危机》。私以为咒力似乎就是影射着人类所掌握的科学力,人类为自己拥有的力量而无比自大,扭曲了环境,扭曲了无力量的人类。同时又无比惧怕自己的力量,不断残杀同类的幼体以防止过大力量造成的毁灭。这正印证着人类面临的困境——科学在被大规模滥用后对环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同时人类又在无比惧怕自己所制造的东西,比如核弹及生化武器。 值得注意的是,早季在完全知晓新世界的真相后,并没有打破这个社会结构,而是继续遵守着这样一个扭曲的社会规则。这是他们生存的必须。反乌托邦最大的悲剧性常常在于虽然知道乌托邦社会的种种漏洞,却无法轻易地改变这样的社会结构,因为改变意味着混乱,意味着可能的物种毁灭。 《Psycho-pass》——理性社会的异化 Psycho-pass的世界虽然被设定在未来,然而与现代社会有大量的相似点。 人类依附于机器:正如剧中泉宫寺丰久所说,人类在高科技的影响下或多或少地义体化了——人依附于网络、依附于手机与电脑。撇开网络成瘾者不谈,人类的大部分活动或多或少地依靠于网络,或者最简单的,依靠于发电机。在这种意义上,人类也成为了机器的一部分,离开了机器人类并不能以原有姿态生存。人类被工具理性和科技理性束缚于科技之上。这正与Psycho-pass中居民依附于巫女系统工作、生活、感觉甚至变化心情这样一种病态社会呈五十步与百步的关系。这本是赛博朋克的思想,在《攻壳机动队》中就被讨论得很多了。 人类依附于体制:在《肖申克的救赎》中注意到一个词“体制化”(“institutionalized”),虽然在原作中指囚犯在监狱中呆了过久时间之后对于外界生活的不适应,我认为用来形容当下的人类状态并不为过。与Psycho-pass中居民紧紧依附与巫女系统所指定的社会位置相似,当下的人类也被固定在所处的阶级上。若巫女系统崩溃,Psycho-pass居民将乱作一团,仅以头盔被批量生产后的社会大规模暴力事件为例,这也是为什么最终女主选择了维持巫女系统的统治;而若目前人类经济格局崩溃,势必造成大规模的暴乱。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人类被体制固定了,无论是在《Psycho-pass》中还是在现实社会中。 总结 乌托邦总是脱胎于现实社会,就如同ACG作品总要从生活真实提炼出艺术真实,ACG作品中的反乌托邦精神无疑给观众幻想的同时,反思幻想的局限性,从而得出人类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缺憾。这,也是ACG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所必须达到的精神高度。

当我在刷卡牌时,我在刷什么

前一段刚从《扩散性百万亚瑟王》的坑跳出来,最近一直在很休闲的刷小蜜蜂(做《和风物语》的那家)的手游《神女控》,谁知最近《神女控》也学MA一样开始搞起了每日限定任务,昨晚为了一张当日限定卡牌能合成到顶级刷刷刷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完美,突然有了种到底是我在玩游戏还是游戏在玩我的感觉,一怒之下怒删游戏并引发了此文的思考:当我们在刷卡牌的时候,我在刷什么? 随着世界第一手游大厂的百万氪金王诞生之后,各类卡牌游戏蜂拥而至,笔者印象中自己玩过的就有20多款,其中认真玩过的也不下3、4款了,最近亚瑟王又是出了PSV版又是出了台服,一时间发现身边很多基友又踏上了刷卡牌的行列,见面打招呼都变成了你今天氪金氪了多少? 为什么卡牌游戏会突然如此风靡(另人沉迷)?记得当年《口袋妖怪》拯救了GameBoy的时候任天堂的社长山内溥说过这样一段话:以后的游戏四大要素是交换、育成、收集、追加。(これからのゲームは交換・収集・育成・追加の4つがキーワードになる。)不得不佩服老山内对游戏业的独特眼光和前瞻性,如果对卡牌游戏有一定了解的话那一定发现卡牌游戏占了老山内说的4项中的3项,不停的刷卡牌(收集),不停的把卡牌练到满级还能各种爆乳爆衣(育成),官方不停的追加新的魔女的卡牌(追加),如果把交换改成对战的话那就能完美诠释卡牌游戏的魅力了。 另外一点卡牌类游戏能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卡牌游戏利用了玩家碎片化的时间进行游戏。在等公交地铁、或者上厕所的时候,花上3分钟时间刷一下卡牌打一下魔女,手机能随时随地玩游戏这个特性也能让玩家充分打发碎片时间。卡牌游戏仅消耗了玩家的碎片时间事实真的是如此吗?虽然就像偷菜一样进行社交游戏这个操作本身不消费太多的时间成本,但是若想要在社交游戏中获得高排名(在很多卡牌游戏中这意味着限定卡牌),不停的刷刷刷和氪金是逃不掉的。好在现在的卡牌游戏都没有统计游戏时间,不然很多人肯定会惊奇的发现自己在MA上花费的总时间竟然会比《怪物猎人》上花费的还要多。 再来谈谈刷卡牌这个行为,相信很多人跳一款卡牌游戏坑的理由都是同一个,就是被这款游戏的卡牌萌到了。是的,萌就是正义!萌就是消费力!为了一张卡牌氪金几千块软妹币这种事情相信每个沉迷卡牌游戏的人身边都能听到这样的故事。如果看过本田透的《电波男》,就能理解宅男对于萌系角色“脑内恋爱”消费这种行为。笔者几个群里都能看到很多人刷《偶像大师 灰姑娘女孩》,最近万恶的GREE上又运营了《Love Plus》的卡牌版,说刷卡牌游戏的宅男没有恋爱消费的冲动在里面我是万万不信的! 拆卡包这种富豪的游戏实体卡牌的时候就一直有之,从游戏王到lycee之类,但从实体卡牌变成电子游戏后为什么突然氪金的人就多了起来呢?我想其中之一是卡牌游戏消费的便捷性和飘渺性。玩实体卡还要付红彤彤的毛爷爷出去,而手机上玩卡牌游戏抽卡大家都用的信用卡划账,等到了寄信用卡账单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老子已经氪了那么多钱了!另一个促使宅男氪金的原因是宅男的独占欲和自尊心,作为宅男这种高傲的生物看到别人在各种社交网站上晒自己抽到的“老婆”的时候,要么请氪金继续努力要么请怒删游戏,谢谢。 前两天听一个做游戏的朋友跟我讲国产游戏和日本游戏的区别,大抵是国产网游砸了钱就一定能看到效果,而日本网游你氪金也还是要看脸拼人品。游戏的本质本身是为了娱乐,但当人们为了一张限定卡牌在不停刷刷刷的时候,是否应该反思一下:当我们在刷卡牌是,我究竟在刷什么?

PSYCHO-PASS:完美的世界

虚渊玄担当剧本,天野明出任人设,再加上擅长SF动画题材的Production I.G, 《PSYCHO-PASS》(以下简称PP)堪称近年来最出色的SF动画作品之一。虚渊玄的剧本写得异常有深度但又不失紧凑性,在给人足够思考空间的同时剧情精彩度也丝毫不减。无疑这是一部反乌托邦作品,感觉虚渊玄在其中融入了相当多经典哲学思想的同时也带有一些独特的想法,特此著拙文一篇来谈谈自己的感受。 一、反乌托邦 看似完美实则缺乏人性的社会体制,由科学技术强制划分且几乎不可改变的等级制度,表面和谐实则麻木的社会关系,完全依赖科技且沉溺其中的人们, PP的设定在很多方面都明显借鉴了赫胥黎的反乌托邦经典《美丽新世界》;同时,西比拉系统对整个社会的绝对控制,又有着《1984》中“老大哥”的影子,PP无疑是一部反乌托邦式的作品。在这个世界里,人性被简化成机械的数字,自由意志被享乐所侵蚀,灵魂的定义被扭曲,人类的尊严被践踏,但是作为交换,人类得到了物质上的富足和精神上的安逸。 完全以PSYCHO-PASS为基准的职业分配系统,完全由西比拉控制的法治体制,完全建立在色相及犯罪系数检测基础上的保安系统,完全依赖单一种类谷物的粮食供应链,完全无人化的粮食产地,等等等等,和大部分带警世意味的反乌托邦作品一样,在PP中,处处可以看出虚渊玄刻意为之且带有一定荒诞性的设定。这种单一极端化社会体制的形成原因,作品中并没有明示,但从19话的只言片语中,我们大致可以猜测到这应该是一个经历过大劫难之后的世界,原因可能是战争,可能是天灾,也可能是第三次冲击(笑)。总之,日本的人口锐减,在得以自给自足的前提下采用闭关锁国的政策以阻止外部难民的流入。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日本还能维持如此程度的经济繁荣和科技发展,很可能得益于西比拉的绝对控制和统治,类似于战时统一规划的国家体制保证了社会的安定和富足,但也扼杀了多元价值观的存在可能。 二、边沁与康德 虚渊玄在PP中引经据典(半带卖弄嫌疑)地提及了多名哲学家和社会学家的思想,但对整部作品影响最深的,无疑是边沁和康德。西比拉系统可以说正是构筑在以边沁为代表的功利主义准则之上,以某种可量化的标准衡量幸福,并追求社会全体的最大幸福,只是这里的幸福,无关自由和善恶这种相对价值观,单纯是功利主义层面上的绝对利益最大化。在量化的过程中,正义变成了一道可以计算方程式,正如动画中西比拉对常守朱解释滕的死亡所说的,他的死不是因为犯下了弥天大罪,而是因为相对于西比拉的机密被泄露对社会造成的危险,滕的一生对社会的作用微不足道,根据这个判断,西比拉将其抹杀。这种价值判断法在现实社会中其实并非鲜见,但如果功利性的价值判断成为唯一的衡量标准,其结果就是西比拉系统。由此就不难理解为何虚渊玄将西比拉的中枢设定成一个由恶人头脑组成的人格意识集合体,正因为这些人处于社会伦理和善恶观的束缚之外,所以才能以绝对理性机械,完全不近人情的态度来进行评判和制裁。个人的存在价值被压缩成冰冷的数字,人性、感情、社会羁绊等感性因素全被剔除。审判制度被取消,量刑标准不再根据犯罪事实,而是根据个人对社会秩序的危害可能性,这就是PSYCHO-PASS。大部分可能成为思想异端的人在对社会造成实际影响之前就会以接受“精神治疗”的名义被关进矫正中心,而社会中的人们也被时时刻刻监控着心理数值,一旦达到某个临界点就立刻予以处理。从实用层面上说,这确实是最好控制也最为便利的社会制度,是边沁构想的“圆形监狱”的进化形态,一个超大型的国家监狱。 与此相对的,则是康德的道德哲学观。在作品中最能体现这一点的,莫过于常守朱在最后一话中的一段话:“不是法律保护民众,而是民众守护法律。古往今来,那些憎恨罪恶,不断追寻人间正道的人们的心意,日积月累便形成了法律。它不是条文,也不是系统,而是每个人都深藏心中的,那个脆弱却又无法替代的心意,比起愤怒和憎恨之力,这份心意是极易破碎的。过去的人们为了创造更好的世界而努力,因此,为了不让这份祈愿化为泡影,必须努力守护到最后”。第一次看到这里时,我真是深受感动,而且对常守朱这个人物也有了一个新的评价。决定正义的并非法律,而是人们心中的法则。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拥有自由的意志,并以意志为自己立法,这就是康德所认为的道德律。道德律从人的理性生成,源于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对是非的辨别和判断,是适用于所有情况所有行为的普遍性道德准则。而只有当人遵守心中的道德律,而不是以本能、感情或功利作为行为的动机时,人才拥有真正的自由。康德的道德哲学观是苛刻的,除了圣人,一般的常人怕是都难以履行,但朱秉持的就是这样一种艰难的信念。她相信正义,相信人性向善,相信人们终有一天能凭借自己的意志否定西比拉的统治,可以说,虚渊玄把一种理想的道德观倾注在了这个角色身上。 三、常守与圣护 我更愿意拿朱,而不是狡噛来和槙岛来做一个对比。虽然从第一话开始,监督就把狡噛和槙岛塑造成宿命的对手,但实质上两人是非常相似的。而常守朱和槙岛圣护,才是这个故事中真正价值观对立冲突的两人,在我看来(或许有点一厢情愿),这两个角色的命名也是颇具深意,“常守”与“圣护”,前者重视的是对日常生活的守护,而后者则认为自己是在维护人类神圣的尊严。朱和槙岛都是站在西比拉的对立面的,但是两者的理念却完全相反。槙岛认为在西比拉控制之下的人们已经丧失了自由意志,丧失了身为人的尊严,因此借以种种残忍极端的方式来拷问人们的灵魂,以此探询人类真正的存在价值。但是槙岛所做也只不过是引诱出人们内心的欲望,他以为摆脱虚伪文明(西比拉)的束缚,忠实于自己的本能就是人类的价值所在,殊不知这只是把人变成了欲望的野兽。虚渊玄在塑造槙岛这个人物的过程中赋予了极大的神秘感(他的过去一直到最后都是个谜),他的行动充满原教旨色彩的同时也极具个人魅力,他首先对西比拉的统治提出了质疑,但和诸多反乌托邦作品不一样,虚渊玄并没有把他塑造成英雄式的烈士,倒不如说他的形象更接近于恐怖分子,究其原因,只能说和反乌托邦经典盛行的20世纪上半叶相比,21世纪的世界已经有了太大的改变。 而对于朱这个角色,作为主角,她在故事前半段似乎仅起了一个以新人视角方便观众代入的作用,但是随着剧情的深入和价值观的冲突渐显,她的重要在最后几话得以体现。因为她永远正常的犯罪系数,很多人一度怀疑她是和槙岛一样的免罪体质者,但实质上这源于她对社会整体秩序与和谐的信仰,虽然很讽刺,她的目的和西比拉在某种程度上是一致的,都是追求社会全体的最大福祉(当然在对所谓“福祉”的定义上两者大相径庭)。在这个层面上来说,她可说是西比拉统治下最理想的国民。但她并不是甘心成为西比拉的棋子,只是始终遵循着心中的正义(道德律),所以即使面对杀死挚友的槙岛,她也没有痛下杀手;即使感情上极度憎恶西比拉,也没有意气用事;即使会把自己的性命置于险地之中,为了拯救狡噛也坚持不杀槙岛。或许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槙岛才放弃了杀她的机会。在那一刻,槙岛承认了她,甚至是带着一丝欣赏的吧。 四、完美的世界 最后的最后,仿佛轮回一般,故事似乎又回到了第一话中那个下雨的场景,但物是人非。一切回归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正是一个完美的世界。PP的结局似乎与《美丽新世界》和《1984》等反乌托邦文学一脉相承(连标题都和《美丽新世界》隐隐对应),世界一如既往,虽然荒诞无稽,但仍将继续下去,且似乎没有改变的可能。但从朱和宜野座的眼神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确实有什么已经改变了(这个结局和几年前押井守的《The Sky Crawler》颇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 常守朱,或者说虚渊玄本人并没有完全否定西比拉,他们承认现有体制对于维系世界的必要性,承认满足现状的人们的人生价值,同时相信人类自由意志的可能性。既不是如《美丽新世界》的讽刺,也不是如《1984》的控诉,PP表现出了迥异于其他反乌托邦作品的独特,带有更多现实主义和乐观主义的色彩。最后一话的标题“完美的世界”与其说是一种犬儒,更不如说是一种妥协,同时蕴含着一点希望。这是一个结束,更是一个开始。

2013年4月新番微博评

老栏目,微博评。 老样子,热门动画《进击的巨人》没看一眼…… (图为《约会大作战》动画截图)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第一话看完。前半段毫无亮点,后半段亮点渐起,不过还感觉是轻小说的套路,没有什么新意。但究竟男主角要怎么对付精灵呢?难道真的完全就是把精灵接回家然后好好泡一泡把一把?顺便,感觉第一话剧中忽然被拉入战斗的节奏,挺符合跑团风格的。 《#约会大作战#》第二话看完。恩,有点二萌有点奇葩设定的恋爱动画,男女主角的关系感觉有点像《Fate/Stay Night》里士郎和Saber的样子。虽然整体上来说没什么亮点,但看着感觉挺轻松。 《#约会大作战#》第三话看完。不错,是我见过最蠢的男主角复活后的样子了,不错不错。保持这个欢快的节奏吧!     《#写真女友#》第一话看完:剧情很散;有单反就能把妹了这不科学;这是佳能黑尼康的吧!佳能是不是一直都没有热靴盖和背带啊?佳能的对焦能力不可能那么好的,忽然靠近应该是直接无法拍摄或拍摄失焦才对;写真部和Photo部的争夺比无忌上的器材党对掐还精彩啊! 《#写真女友#》第二话看完。还是觉得剧情很碎片化,一段一段简直就是galgame的各个片段。另外,这当真是要黑尼康吧! 《#写真女友#》第三话看完。会长福利太棒了!太棒了!可这男主角越看越讨厌啊,本事没有,就拿这个单反,头顶主角光环,就全校通吃、福利全收了?!太可恶了! 《#写真女友#》第四话看完。变态,装好人的变态。     《#革命机Valvrave#》第一话看完。挺正统的机器人动画,最后男主角的变异以及看似像受精卵的模型,怀疑是不是又要加入怪力乱神的东西。还没看动画之前,就在微博上知道第一话的噱头是半集时女主角死亡。不过仅仅是消失而已,怎么看都不像是死亡。此外,为什么就非要认定是女主角而非主角的恋人呢? 《#革命机valvrave#》第二话看完。这次新番里怎么两部革字开头的都是俩男主角互换肉体的呢?另外,疑似女二的流木野咲也太悲剧了吧,被人用枪指着,男主角理都不理;流木野咲主动投怀送抱,被男主角一把推开。真是妹子倒贴了也遭冷处理啊。 《#革命机valvrave#》第三话看完。角色有点多,有点乱。结局留了个悬念,挺精彩,有看头。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第二季)第一话看完。说实话不太喜欢这么憋屈的男主角类型。这种每一话之间关联不大的慢进度动画,等完结了再看比较好。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第二季)第二话看完。这次说的是游戏如何病毒式传播的,以及低次元如何反攻高次元的故事……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第二季)第三话看完。一个温馨的,有关社团的建立以及社长在其中因缘的小故事。不错。     《#革神语#》第一话看完。从画面上来说,制作还算上乘。故事讲的是互相穿越的事,是类似于神道教那样东方神话体系背景的时代。不过这片子里男性角色是不是偏多了点啊……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第一话没看完。看到一半就看不下去了,感觉是非常常见的轻小说老套路啊。平凡又反感青春的男主角,拗口的台词,神经大条的老师,神秘又出众的美少女……(哈欠)。   《#DD北斗神拳#》第一话看完。各种原作梗层出不穷挺有趣,不过要是能把时间控制在一刻钟内,每个月一话OVA的形式,会更好吧。   《#独眼巨人少女斋枫#》1~5话看完。两分多钟一话的Web动画,卖肉卖得恰到好处,正当觉得无聊时又一话结束。生活中确实有这样一两个长得很高,但又不是明星,而受自己身材困扰的女生啊。不过,我更希望这部动画能更多注重描写斋枫的身高困惑啊,不然就体现不出特色了。   《#麻雀酒店#》第1、2话看完。又是那种三分钟一话的短片,而且动画制作质量……简直和国产动画有的一比啊,看来果然制约因素还是投入资金?   《#恋旅#》看完,很没感觉的旅游广告片……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