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2 > February

从那天起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的歌——Key社发展历史回溯(二)

接上篇 原文连载于《二次元狂热》,转帖请保留此行 此起彼伏的卡农——从Tactics集体跳槽创Key社诞生 在『One』发售之后作品获得了一致的好评,并且夺得了当年的销量冠军,Tactics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原本正是公司抓住这一大好时机乘胜追击的时候,不过由于主创人员与公司的想法不合,并且NEXTON(Tactic的母公司)社长铃木打算辞退樋上いたる引起了麻枝准的不满,最终樋上いたる、久弥直树、麻枝准、折户伸治等人先后跳到了Visual Art’s,并在之后成立了如今Gal界的泰斗Key社,如今细细挖掘这段秘史还是能够发现不少趣闻的。说到这里不得不先提一个人,她就是现Key社的社长,Key社当仁不让的原画师樋上いたる。 关于樋上いたる,我们还是更亲切地称她为樋上大妈吧,实在是Gal界的奇迹,画了HCG十多年,却没一张用的起来的(逃)。当然这里的重点不是来讨论樋上大妈的画风,这个还是出门右转找完蛋了的国玉,还是来看看从Tactics到Visual Art’s集体跳槽的过程中樋上大妈起到的作用。 当时还在专门学校学习美术的樋上いたる,接触了Elf的『同级生』后萌生了在游戏业就职的想法。不过在那个年代学校中还找不到游戏公司相关的求职情报,于是在四处打听之后被一家名为TGL的公司选中。当时的游戏还停留在16色的年代,樋上いたる一边在公司中学习作画的技巧一边参与了一部名为『Phantom Lady』的作品的角色设定和CG工作。或许是由于对『同级生』的向往,樋上いたる更想寻求一份与Galgame相关的工作,于是又跳槽到了Visual Art’s的子公司ボンびぃボンボン并参与了一款名叫『たまご料理』的PC游戏的制作。在那之后樋上いたる终于找到了一份与Galgame相关的工作,她跳槽到Tactics之后在制作『同棲』的过程中认识了折户伸治,又在『Moon』与『One』的制作过程中认识了麻枝准和久弥直树,至此Key的主力成员都集齐了。 之前提到在『One』之后这些主创人员的想法与Tactics有所冲突于是纷纷萌生退意,我们不知道性格谦和的樋上いたる被NEXTON社长辞退的原因,想来想去如果排除性格原因的话,果然还是因为Tactics作为一家以重口凌辱游戏为主的公司,樋上いたる的CG实在让玩家撸不起来吧(逃)。于是辞退风波之后樋上いたる就利用自己原先的人脉又回到了Visual Art’s,同期一同来到VA的还有久弥直树。麻枝准来到VA则要稍晚一些,在樋上いたる对VA社长马场隆博进行引荐之后也来到了Visual Art’s。其实在麻枝准进入VA的时候『Kanon』的剧本企划已经提前进入VA的久弥直树手上开始进行了,关于麻枝准与久弥直树的关系以及各种恩怨之后再详细分析。当麻枝准进入VA的时候,当时公司的子会社Key还没有成立,说起Key这个名字还有一些轶话。 在『Kanon』企划正式运作之后,一群人才开始考虑品牌的名字叫什么,最初定下的名字是叫azurite,这个名字正好和当时alicesoft发售的游戏里的男主角名字相同于是就暂定用这个名字,不过麻枝准总觉得这个名字和公司的形象不符, VA社长马场隆博对这个名字的态度也是不置可否,于是麻枝准就不停地琢磨更适合的名字。直到有一天麻枝准在下班路上看到某个乐器店的招牌名叫Key,觉得Key这个名字比azurite的气场更符合,于是在征询了其它STAFF的看法后(其实大多都觉得两个都不错)还是在麻枝准的强烈建议下最终采用了Key这个名字。而『Kanon』的企划虽然是久弥直树,但是最终的名字同样是麻枝准起的,作为比当时Key的社长久弥直树后进VA的晚辈,麻枝准却在小小的品牌和作品的命名中有如此大的话语权,或许这也为日后久弥直树出走Key社埋下了小小的伏笔…… 既然已经提到了麻枝准与久弥直树这两人,在提到『Kanon』的成功之前还是让我们占用一些篇幅来还原历史的原貌,窥探一下两人的关系。笔者之前曾经看到过一篇关于两人作品风格的分析,如果说麻枝准用一个字来概括是“魔”的话,那么久弥直树就是“神”,当时的Key社既有魔王又有神的存在。麻枝准在小学时期就喜欢『暗黑城的魔术师』、『龙的洞窟』之类的游戏,可谓是3岁看到老,大魔王从小学时候喜欢的游戏都带个魔字。在小学时期麻枝准就开始了游戏剧本的创作,当时就在学校的校报上连载自己的小说,读高中就时候就开始了音乐的作词作曲,大学时代还在角川书店的『ザ·スニーカー』杂志竞赛中投过稿,不过最终止步于佳作赏。工作之后麻枝准刚开始是想找一份游戏音乐制作人的工作,无奈在向FALCOM、NAMCO、CAPCOM等当时知名的游戏公司投递简历之后均以失败,生活往往就是这样,在为你关闭一扇窗的同时又打开了一扇门。在发现自己成为游戏音乐制作人无望后,麻枝准决心转行成为剧本家,不过剧本家这行也不是一个新人好混的,当时麻枝准的气焰很高,第一目标就是Alicesoft,不过作为一个没有什么经验的新人怎么可能加入Alicesoft,最终麻枝准还是加入了一家名为scoop的不知名会社。好景不长麻枝准还是觉得自己与scoop八字不合,在完成了自己在游戏公司的处女剧本『カオスクィーン遼子』之后就主动提出退社。加入了actTics之后麻枝准顿时好像找回了自我,在『Moon』与『One』中又是负责剧本又是负责音乐,个人价值获得了极高的体现。在『One』发售后主创人员与Tactics南辕北辙之后麻枝准在樋上的引荐下最终也来到了Visual Art’s. 其实『Kanon』的发售也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一帆风顺,当中还发生过两次延期,延期的原因是剧本没有按时完成。如果放在现在这种跳票大家都完全习惯了,不过在当时跳票还是很少见的,所以说VA的社长马场隆博做出了以质量优先的决定实在是难能可贵,若是强行按时发售的话,或许后来历史上也就没Key什么事情了。剧本的延期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麻枝准的不合拍,所以说神和魔是没有办法共存的啊。麻枝准在写剧本的时候与企划久弥直树不合拍,或者说太过一意孤行,最后写出的剧本完全没有和主线接上,按照麻枝准的原话就是写了部壮大的附赠剧本。不过最后麻枝准写的小狐狸真琴线的剧本还是获得了很高的评价,虽然最后还是被诟病跟主线离的比较远、写到一半就变成了童话风格,女主角变成狐狸之类的当时让人无法接受。不过麻枝准跟VA社长马场隆博说过『Kanon』的成功在于他跟企划者(久弥直树)的争锋,若是整合性完好分好剧本的担当,妥协地去写剧本的话『Kanon』是不会成功的。而马场也说在周围人眼里麻枝和久弥的关系很不好,正是由于互相把对方作为竞争对手所以才成就了『Kanon』这部作品。不过这竞争的关系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在『Kanon』之后久弥的出走我们放在『Air』部分继续相谈,或许神与魔是注定无法在一起的,不过『Kanon』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 1999年6月4日,Key社处女作『Kanon』发售并毫无悬念地获得了当年的销售冠军,Key社仅用一作就奠定了自己在Galgame界的地位,从此键子在通Key社游戏的时候都会准备好纸巾。(想歪的去面壁) ————————————游戏简介—————————— Kanon それを正确に発生する可能性のために、したがって、それは奇迹と呼ばれています 正因为有发生的可能性,所以才叫做奇迹。 初版发售日:1999-6-4 企画——久弥直樹 脚本——久弥直樹[月宮あゆ、水瀬名雪、 美坂栞]、麻枝准[川澄舞、沢渡真琴、倉田佐祐理] 原画——樋上いたる 音楽——折戸伸治(がんま)、OdiakeS、麻枝准、I’ve Key社正式成立后的第一作,也是日后我们俗称的Key社春夏秋冬四部曲中的冬,『Kanon』以冬天为背景奇迹为主题,故事讲述了男主角相泽祐一七年后回到雪之小镇与小镇中的少女相遇的故事。具体的剧情相信各位都已经相当熟悉了,这里不再过多阐述了,由于是久弥直树企划的作品,该作风格还是和麻枝准企划的作品有比较大的区别,说白了就是久弥直树不喜欢像麻枝准一样去搞个XX世界的精神世界来装13,同时虽然是男主相泽佑一住在表妹家的设定,比起亲情方面的描写更侧重爱情,这点也于之后Key社的一些作品有所不同。久弥直树担当的三条线中除了月宮あゆ线的设定有些幻想色彩之外,名雪和栞线其实还是比较正统的纯爱故事。相比之下麻枝准的舞线和真琴线就更加具有幻想和童话色彩了,而且从舞的影子上也能看到麻枝准强烈的个人喜好,在之后的作品中这类充满战斗力的御姐形象也往往成了Key社作品或者说是麻枝准笔下人物形象的一大代表。从『Kanon』开始Key社的每部作品都有一只经典的动物作为吉祥物,『Kanon』里就是真琴捡回来的猫皮罗,当然如果算上小狐狸珍禽(没打错XD)的话就是两只。另一点从『Kanon』开始的传统就是女主角基本上都有可以卖萌的口头禅,呜咕~ 基本上『Kanon』就奠定了日后Key社作品的整体基调,前期搞笑日常后期催泪也成为了泣系游戏的基本框架。『Kanon』先后动画化了两次,分别是2002年的东映版和2006年的京都版,关于两个版本孰优孰劣这里不做讨论,只能说是各有优劣还是留给读者自己去评判。 To Be Contiuned…

[投稿]有关最终兵器彼女的记忆

作者:angryfool 这是我唯一看过超过三遍的漫画。 从同学那里借来时,还以为只是充斥着少男少女的无忧无虑的青春校园的故事,而故事的一开始,也仿佛正是这样。 记得动画版的一开始就是千濑和修次走在上学路上,那里好像是叫做“地狱坂”吧。修次的独白:“这是我的女朋友千濑,个子矮,又笨拙,最擅长的科目是世界史,口头禅是‘想要变强(強くなりたい)’。” 看起来平淡的开端,感受不到任何悲伤,看到的是人物总是红扑扑的脸颊和上面意义不明的斜线,还有千濑头上的绿色的三角形的发卡。就是这样一些简单的符号, 给人一种校园生活的恬淡。普通的校园式恋爱,互不了解的二人,交换日记,第一话末尾坏人笨拙的吻,对于中学时只有单恋,而现在又看AV看到麻木的我,是那么的遥远,又是那么的亲切,一旦回想起来,胸中就充满了奇妙的哀愁。而第一话的最后一页写着“那一天我们相恋”。 那一夜发生了什么,作者并没有画出来,我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是千濑被选择,或许作者只是为了创造出一个悲伤的故事,而发动了一场毫不道理的战争,也许就是想用这场一直不知道对手是谁的战争,来表明战争荒诞的一面吧。 千濑开始执行所谓的任务了,其实就是杀人吧,为了保护一些人而杀死另一些人。从此故事就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推动发展,人物的线条也越发简单,空虚感被恣意散布。 写着写着,突然意识到因为手边没有原作,所以写出来的只是一些记忆的碎片,不过也才能叫做最真实的记忆,不经任何刻意的加工,直接流淌出来,即使不是那么清楚明白,却饱含着一种连我自己也说不出的带着喜悦的惆怅。 修次在和同学逛街时遇到了空袭,看到了兵器化的千濑。 千濑的身体在逐渐变化,吃不下东西,只靠胶囊和回军队做维护来维持生命。而那兵器般的身体是不断进化的。 学校里的地震,是由于千濑的身体对敌袭的剧烈的反应引起的。在破碎的校舍中,好像是有一段H的剧情吧,修次看到千濑胸口的巨大的伤痕…………就在这里说一下对这部作品中H的 部分的感觉吧:虽然一开始是会感到兴奋,但看过几遍之后就开始感觉到快乐的背后是人物对自己命运的不确定性而产生的无可奈何的在我们来看仿佛是对自己和别 人都是伤害的一种行为。修次和千濑,修次和冬美,千濑和阿铁,都是在空虚和忧伤中遇见可以依赖的东西时的情不自禁吧,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就不因为是H而有特别的感觉,也觉得这些都不是为了H而H,H在这里仿佛也具有了特殊的意义。 二 人的一次约会,千濑一直想去水族馆看海豚表演,却因为千濑把钱包弄丢而不能买门票,于是修次带千濑来到一个小山坡,从那是可以远远地看见水族馆里的海豚表 演,记得好像这里有这样一句话:“我想在我还是自己的时候多看自己一眼,只有看着这些照片,才会感到安心。”大概是这个意思吧。只记得当时十分感动,但那 种感受却是再也没有重现过,这是否是每个人的必然呢? 二人决定私奔,去寻找自己的生活。 第一次是修次在车站从傍晚一直等到黎明,千濑却因为家人的阻挠而没能出门。记得当时用了四整页的对比图,时钟,二人的情形,幻灯切换一般的方式渐进,没用一句台词,就产生了无言的寂寞感与无奈。其实也似乎有些不合情理,但却无法反驳什么。 第二次是修次遇见冬美学姐,结果就睡在一起。记得有一句台词是冬美对修次说:“你也到了让女人枕着胳膊睡的年纪了呢。”这一段,让我想起的是自己的中学时代,是在单恋与怯懦中渡过,没有告白与被告白,真是人生的一种缺失啊。 札 幌地震,修次背着瘦弱的受伤的妈妈,那一幕也让我百感交集。还有早餐时妈妈留字条让修次把牛奶喝掉,修次先是在后面写:“我不喝,留给你们喝吧”后来想了 想又划掉,改成“我不喜欢喝牛奶”。我们与父母之间,到底有多少沟通呢?这种又坚硬又柔软的别扭感,大概深埋于我们每个人内心吧。我们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 能明明白白地表达出我们对自己父母的爱呢?好像很难,又好像不难。 明美死的时候,修次在身边。我们或许已经看惯了生离死别,而作者写的平平淡淡,让我们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做不了,只是觉得生命的无力。而明美的父亲也只是对修次说:“谢谢能在这时陪在明美身边。” 最喜欢的还是千濑和修次终于住在一起,修次在渔场工作,千濑在拉面店当服务员的那段剧情。连续打破第N个 的碗的记录已经不能被打破因为换了塑料碗;拉面店老板残废的双腿和他卖的方便面;维持千濑生命的那些胶囊;修次在渔场从被冷眼相待到推心置腹;朋友送的摩 托车;濒死的千濑,;羽化一般的千濑;已经没有知觉却还是要说舒服的千濑;地球全灭;最后一页写着“我们将继续相恋”。 The last love story on the little planet. 很 多东西正在失去,我正在转换成自己讨厌的成人模式,但还是有很多东西赖在大脑里不肯走,尽管它们已经没有了名字,失去了记忆的标签,有时候早上起床后会记 得做过很好的梦,足以写成村上春树式的小说。那些梦里好像是一些委屈,不合情理,悲苦,很多负面的情感在一起,总是莫名其妙地汇聚出令人想哭的正面的东 西,很多这样的梦,但总是起床后就会马上忘记内容,只记得那种情绪、气氛,想哭却哭不出来,想说也不知从何说起。 这大概是童年的记忆腐烂时的味道吧。关于这个漫画,只剩下断片似的回忆,或许过不了多久,做一个梦,就会蒸发殆尽。所以,谨以此文,祭奠我死去的小时候的记忆,或许多年后重游此地,还能旧梦重圆。 后记:这篇文字是今天整理硬盘时找到的,大概写成于三、四年以前吧,突然就想起是不是还可以投稿。 《最终兵器彼女》也算是有些年代的作品了吧,高中时初读,觉得和其他的作品有些不同,也可能是当时自己正处于青春期的缘故吧,那种简单忧伤的风格贯穿始终,对我来说是重要的一部作品。 或许通过此文能唤起某些有同感的人的回忆。

萤火之森——一触即逝的爱

这部白泉社漫画改编的经典治愈系作品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看完了,绿川幸的经典原作加之《夏目友人帐》的原班底制作,一股夏日小清新的治愈清风扑面而来。 《萤火之森》的故事简单说来就是一段人鬼情未了,不过白泉社上的漫画往往通过最细腻的笔触呈现出最细腻的情感,最后的小清新般的音乐中让人对故事意犹未尽,明明物理上的天气尚未入春,看完后却仿佛让人置身于那个夏天,那片妖怪的森林之中。 故事的开端是一个6岁的名叫竹川萤的小女孩,无意间迷路于妖怪的森林中,邂逅的人形的妖怪,在妖怪的指引下顺利离开了这片充满妖怪的森林。 我叫竹川萤,你呢? 明天我会带着礼物再回到这里的,再见。 我叫银。 就这样两人互换了姓名,并许下了第二天再次见面的约定。就这样,一段仅存于夏日,仅存于这片萤火之森中的邂逅开始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萤与银每天在这片萤火之森中见面,虽然只是无意义的在这片森林间追打嬉闹,但只要能够陪伴在彼此身边,两人就心满意足。 就这样年复一年,夏天结束时从爷爷家离开的萤留下了明年夏天再见的约定,秋去冬来时间再次回到夏天,两人又如昔嬉戏在这片萤火之森中,仿佛彼此的心从未分开过。 对于萤来说,最大的心愿就是触碰银的身体,感受银掌心的温暖。 对于银来说,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被萤触碰身体,无法传达手心的温度。 因为,萤是人类,而银是妖怪。 一旦被人类触碰了身体,银就会消失。 消失是什么?还年幼时的萤曾这么问银。 就是消失不见,得到了答案的萤再也没有尝试过去触碰银的身体。即使是从树上摔下面对冲过来想要借助自己的银,真是太好了没有触碰到银的身体萤哭着说。 那是萤第一次在银面前流泪。 时光荏苒,当年6岁的小女孩已经长大成楚楚动人的高中生。 时光停滞,当年6岁小女孩面前高大的身影却从未改变。 因为萤是人类,而银是妖怪。 又一个冬去春来,这个冬天仿佛格外寒冷漫长,萤的心思就同送给银的围巾一样留在了那片萤火之森中,此时此刻,望着窗外飘雪的萤是否知道,那片寒冷的森林中,银也同时在思念着她呢。 那个冬天是一个漫长的等待,那份思念跨越了物理上的阻碍。 即使萤是人类,而银是妖怪。 他们的手无法触碰在一起,他们的心却早已交织在一起。 又是一个夏天,那是故事的终结。 一成不变的银邀请萤参加妖怪祭典,已经长大了萤接受了银的邀请。 仿佛约会一般,萤说。 就是约会哦,银说。 那时的萤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晕。 祭典中妖怪都化身成人类模仿人类的行为,但妖怪终究是妖怪模仿中处处显现出拙劣。就如同银是妖怪萤是人类一般,这是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萤和银的手用布条拴在了一起,正如早已拴在一起两人的心。 两人的手却无法交织在一起,因为两人都知道一旦触碰银就会消失。 消失,就是消失不见。 即使是银对萤说了触碰也可以,萤的心中也仅有一瞬间的动摇。 在烟火下银把面具戴在了萤的脸颊,在人群中银亲吻了萤脸颊上的面具。 一旦触碰就会消失,银只能以这种方式传达心中的爱恋。 写到这里真想把故事停格在这一刹那,停格在银消失前的那一瞬间。祭典的最后银无意间触碰了闯入的人类小孩,银的指尖化作萤火开始消逝。 看着自己开始消逝的手,来吧萤终于可以触碰你了。 那是故事最后的结局。 那是一份一触即逝的爱。

人类的天国和机器人的天国相邻吗?——《雨天的爱莉丝》

在一个阴雨的日子里把这本轻小说读完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写点什么来推荐一下这部作品。得知这本作品还是在2012年的“这本轻小说真厉害”的榜单中,第10位的《雨天的爱莉丝》这个名字吸引了我的注意,看了介绍后发现是一部讲述机器人的作品,一口气读完后发现果然是我的菜啊! 人形机器人相关的SF作品笔者之前在博客中已经推荐过了不少,诸如《夏娃的时间》、《攻壳机动队》、《快要坏掉的八音盒》,当然大多都是以悲剧结尾。(为什么这里用了当然这个词= =)在读《雨天的爱丽丝》之前翻阅了一下推荐文发现是一部很有“Key系”风格的作品,怪不得有人说松山刚是键子啊。 作为一部轻小说,《雨天的爱丽丝》通篇是以人形机器人爱丽丝的第一视点进行阐述,这样做法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很多机器人的心理描写表现的淋漓尽致,甚至有的时候会让人忘了爱丽丝是一个机器人而觉得是个活生生的人类。 来摘录两段比较有意思的描写: 我不顾电池的耗损,竭尽全力地跑向博士。我以百米九秒的速度疾驰,在博士面前三米的位置紧急刹车。我没有流汗,也没有气喘吁吁,但是身体就像熔炉一般热气腾腾,仿佛被点着了一样。精神电路中博士的映像也在滴溜溜地旋转。 接触过不少机器人相关作品,描写的这么有意思的还是第一回,“百米九秒的速度疾驰”、“三米的位置紧急刹车”给人一种近未来机器人的科幻感,“身体就像熔炉一般热气腾腾”这类比喻又使爱丽丝的形象充满了“人性”。 博士扭了扭脖子。于是,我的精神电路突然冷却了。从人类的角度作比喻,就是背后一阵寒颤的感觉。 这段描写就更加有意思了,一阵寒颤的感觉通过机器人的角度来阐述,明明处处突出了自己是机器人,却又让人感觉充满人性的灵动,还给人一种故意卖萌的感觉(逃)。另一处博士检查爱莉丝身体的时候爱莉丝脱光衣服害羞的表现这段各位就自己去看了,太有感觉了。 说完了文字再来说说剧情部分,机器人作品十个有九个半是杯具,而笔者引用做标题的这句:“人类的天国和机器人的相邻吗?”是否有些似曾相识?如果是Key系作品的爱好者的话一定会联想到《星之梦》中星野梦美的那句:“请不要将天堂分开。”所以说松山刚你这个键子啊,《雨天的爱丽丝》是赤裸裸地向《星之梦》致敬啊,甚至说是《星之梦》的同人文都不为过,至于剧情嘛这里就不剧透了,感兴趣的翻来读一下就知道了,松山刚比起凉元老师来还是厚道不少的。 提起机器人作品就不得不扯到机器人的三大定律,(不了解机器人三大定律的读者自行谷歌)在这里笔者再多扯一句,为什么《未来的夏娃》这小说没有中译本啊!《雨天的爱丽丝》剧情中比较让人诟病的一点就是没有严格的遵守机器人的三大定律,作品中机器人安全装置坏掉后就连第一条必须听从人类的命令都能违反,作为一个SF的爱好者来说有些违和,毕竟只是部轻小说很多部分也没有讨论的太严肃。 “机器人也会有精神方面的成长吗?” “机器人也有青春期和反抗期吗?” “机器人的感情和人类的感情有什么不同?” “机器人也能去天国吗?” “机器人和人类结婚的一天会到来吗?” 虽然作品中提到了这些问题但毕竟是娱乐向的轻小说没有展开讨论有些可惜,要严谨讨论这些机器人心理甚至伦理问题的还是要去看《夏娃的时间》、《攻壳机动队》这样的作品。《雨天的爱丽丝》中唯一展开讨论的只有“活着,究竟是什么?”这个很多人类都没能理解的问题,不过最后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还是走感情线为主,如果这些讨论能更深刻一些的话相信作品能更上一个台阶。 我相信,机器人的神一定不会把天堂分开的。那么读完后最后留给我的一个问题是: 机器人,也会有幻觉吗?

从那天起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的歌——Key社发展历史回溯(一)

最近工作上比较忙没什么时间写一些动画和游戏的评论,为了表示自己还活着翻出些好的老文出来发。 原文刊登于《二次元狂热》忘了第几期了,转载请保留此行。 序曲 1999年6月4日,一家默默无闻的小会社发售了自己的处子作『Kanon』,当时谁都没有想到这部作品竟然能够占据当年的销量冠军,这家当年的小会社如今被Gal爱好者们亲切地称为“键”,而“键”社的爱好者们也自诩为“键子”。时光荏苒,当年的小树苗十多年后已成长为了业界的苍天巨树,它的名字就是——Key。今天笔者就来带领大家回顾一些Key社的前世今生,再次聆听从那天起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的歌。 时代的前奏曲——各路英才汇Key社前生前身Tactics 在详细介绍Key社之前还是让我们把历史的时钟回拨得更加靠前一些,从Key社的前身Tactics说起。大抵对Key社稍微有所了解的读者都或多或少听说过1998年Tactics发售的『ONE~輝く季節へ』(以下简称『One』),这部作品虽然不是Key社的作品,但它的制作阵容中已经集结了麻枝准、久弥直树、樋上いたる、折户伸治这些Key社后来的主要Staff,因此也常被人与之后的『Kanon』、『Air』以及『Clannad』三部作品共称为Key社春夏秋冬四部曲,虽然严格意义上讲这样的说法是错误的,因为『One』并非Key社的作品而只能算是Key系的作品。 但如果要从“Key系”作品来追根溯源的话其实再远一点1998年Tactics发售的『Moon』已经集结了上述的所有成员,而更远一点1997年的『同棲』中就已经有樋上いたる和折户伸治的存在了。不过『同棲』与之后的『MOON』以及『One』有着比较大的区别,与其说是Galgame更不如说是更加注重游戏性的HGAME,而『Moon』的话虽然还是有比较重的凌辱成份的描写,但是从角色细致的心理描写以及当时评价很高的音乐能够看到不少Key系作品的雏形。不过就算追溯到这么久远的过去,说到正统的Key系作品果然还是要从『ONE~輝く季節へ』开始啊(摊手),一方面麻枝准自己在10周年的访谈之中也是从『One』开始谈起的,可以说是为『One』在Key系作品中的历史地位正了名,另一方面说起泣系游戏(泣きゲー)的鼻祖果然还是『One』啊。 故事还是要从上个世纪说起,果然提到“键”就不免要提到“叶”。1998年注定是Galgame界变迁风起云涌的一年,当时正数Leaf社视觉小说 “Visual Novel”大肆发展的时期,前一年视觉小说第三作『To heart』获得了惊人的10W销量,而同时Elf、F&C也都处于鼎盛时期,于是大家得知98年获得销量冠军的是『ONE~輝く季節へ~』之 后,所有人都十分惊讶,到底Tactics是何方神圣?回过头来看『One』当年的一炮而红也是有一定时代背景的,一是正如之前所说Leaf的 Visual Novel视觉小说三部曲正好抓住了当年硬件提升的大背景,随着硬件平台的进化,精致的画面(当时看来)以及Galgame从传统的Hgame中剥离开来 逐渐形成自己的派系,而『One』在这些的基础上又加强了故事的催泪性也就是我们后来所说的泣度,于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One』一举获得了当年的销量冠 军也预示着着一个时代的开始。 【同棲】介绍 发售日:1997-05-23 企画——DON 脚本——DON 原画——樋上いたる 音楽——折戸伸治(がんま)、YET11(吉沢務) 这部作品和后来Key社的关系也就参与的Staff樋上いたる与折户伸治,当时麻枝准都没入Tactics呢。在当时各个公司开始从传统的HGAME行业向GALGAME转型发展的时候,其实这部作品还是典型那个年代的HGAME风格。游戏的玩法是标准的调教系的HGAME玩法,虽然也有文字选项但是文字选项基本不影响剧情走向和结局,真正影响结局的只有游戏里XX度之类的数值。虽然有樋上いたる与折户伸治的加入但并不能看做是Key社的原点。 【Moon】介绍 发售日:1997-11-21 企画——麻枝准 脚本——麻枝准[天沢郁未、巳間晴香、少年]、久弥直樹[鹿沼葉子、名倉由依] 原画——樋上いたる 音楽——麻枝准、折戸伸治(がんま)、YET11(吉沢務) 麻枝准加入Tactics后的第一部作品,集结了麻枝准、久弥直树、樋上いたる的本作可以说是Key社的起点,而且麻枝准负责了本作的企划以及主要的剧本。要说与之后Key系作品比较大的区别的话就是本作并非走之后Key系成名的泣系风格,封闭的宗教团体舞台以及凌辱等描写也和之后的作品有明显比较大的差异。不过日后Key系作品中精良的音乐在本作中就已经有所展现,而人物细腻的性格描写也是当时作品鲜有的。 【One】介绍 永遠はあるよ 永远是存在的 ここにあるよ 就在这里哦 初版发售日:1998-5-26 企画——麻枝准 脚本——麻枝准[長森瑞佳、七瀬留美、椎名繭、氷上シュン]、久弥直樹[里村茜、川名みさき、上月澪]、高林伸二[PS版-清水なつき] 原画——樋上いたる 音楽——折戸伸治(がんま)、OdiakeS、YET11(吉沢務)、Unison Sound Team 作为Key系春夏秋冬的第一步作品,不仅是因为《One》已经集结了后来Key社包括麻枝准、樋上いたる、久弥直树、折户伸治之类的主力阵容,同时在后人对于这部作品的历史定位更是“泣系游戏的鼻祖”这样极高的荣誉。(评价出自本田透「萌えの心理的機能」『萌える男』)若是有人问键子Key系的作品风格是什么,想必很多键子都会这么回答:感动人心让人流泪的剧情、神一般的音乐、搞笑的日常对话、充满幻想风格的世界观、亲情,这些日后在Key社走上神坛的要素,在《One》里面都或多或少有所体现。 与当时流行的一些校园类的Galgame有所不同,企划麻枝准为《One》加上了一些更加具有幻想特色的设定以及世界观,虽然我们常说“这个世界果然是不真实”的,不过在当时的确是一个划时代的设定,毕竟当时玩家的眼界还停留在《Toheart》、《下级生》之类的校园Gal之中,Elf早期的类似《Yu-no》这样的神作虽然幻想但是又和校园恋爱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于是把幻想的特色引入到校园Gal中在当时绝对是前无古人的,同时这幻想的设定又是为了“泣”而服务的,这几个要素一相乘就不难发现《One》能够获得当年销量的冠军以及被后人定义为泣系鼻祖的原因了。 《One》中在当时最有颠覆性的设定莫过于“永恒的世界”这个世界观设定了,这个世界观可以说是日后《Clannad》中“幻想世界”设定的基础,不过“永恒的世界”在游戏中的描写可是要比《Clannad》的“幻想世界”要抽象许多,游戏中也并没有给出具体的定义只能让玩家自行去理解和猜测。只有理解了《Clannad》中“幻想世界”的设定再反过来看《One》中“永恒的世界”的设定会有很大的帮助。 《One》的故事大致可以概括为男主角折原浩平在校园中的恋爱故事,与当年的一些校园恋爱Gal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上面提到的穿插在故事中关于“永恒的世界”的描写,以及在故事中男主浩平的存在感会慢慢消失,周围的人都会慢慢忘记浩平的存在只有与浩平最接近的人(就是被推倒的妹子啦)才能最后想起浩平的存在,Good Ending中与每个女主的再会可以说感动了当时的一批玩家。而长森瑞佳的“永遠はあるよ、ここにあるよ”(永恒是存在的,就在这里哦)更是成为了一代名台词。关于“永恒的世界”以及主角浩平消失的秘密这里就不展开分析了,以免剧透影响了各位想补这部作品的玩家的性质,有兴趣的玩家还是自己接触一下本作然后去查阅一些分析文好啦。 《One》的女主角们在当时看来还是很有特色的,虽然与幼驯染长森瑞佳在游戏开头部分的对话让人看到很多《Toheart》的既视感,不知是英雄所见略同还是刻意有过模仿,而转学生七濑留美的设定现在也是屡见不鲜了,不过除此之外失去视力的学姐川名みさき、失声的学妹上月澪、不肯上学的学妹椎名繭、无口的里村茜这些设定很多在当时都是有颠覆性的。这也说明了麻枝准笔下从最早开始写的都不是正常人…… 《One》还在2001年与2003年分别发售了一部3话全年龄的OVA以及一部4话18X的OVA动画,相比之下还是4话的18X版更容易理解剧情,而3话的全年龄版就感觉有些更意识流难以理解了。   To Be Continued…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