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1 > September

游戏,我们还能玩多久

昨天走在路上被一个老同学叫住,对方说是我初中的同桌,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对方的名字,最后回想起来的记忆竟然是以前一起去机房打街机的情景,真是讽刺。聊了一会发现对方没有读大学,在社会上混了几年后现在已经是一个小老板,平时接一些项目单子忙于生计,又聊起一些老同学反正都不是在忙于生计就是还在进修读书。回到家中吃完饭躺在床上打开A9VG开始继续刷FF13,脑海中回想起这些熟悉却又很陌生的同学的名字,依稀还记得没个人最喜欢的游戏系列,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在玩游戏吗?游戏,我们不知还能玩多久。 学生的时代总觉得自己很忙碌,要读书要补课要忙于升学考试,但回过头想起来却又都是玩游戏最疯狂的日子,现在偶尔还和一些老同学聊起些过去玩游戏的逸事,当年玩实况玩坏了多少个组装手柄的R1键;当年口袋妖怪全精灵收集毫无压力现在看到这类游戏却都懒得玩,只有看到《那花》里仁太和anaru重玩口袋妖怪的时候QQ上翻出很久很联系的老友,推荐他去看一下这部动画;又记得大学时代各个都MHP2三百个小时以上,现在看看自己MHP3的记录才30小时不到…… 也许是那些后缀数字我们已经数不清楚的续作无法激起我们的激情,也许是奔波生计的我们发现了三次元要远远比游戏重要,当年我们会义无反顾的花上3000软妹币去买PS2,如今比起PS3我们先考虑的竟是Macbook和iPad……明明玩游戏的时间减少了却依然割舍不下对游戏的情怀,关注着TGS的消息互相分享,尽管很多游戏我们或许永远再也不会玩。 前一段时间和一个同事聊天,发现对方以前玩游戏的热情要远远超出于我,什么半夜爬起来偷偷玩游戏,什么FF8发售的时候跑游戏店和一群人一起通宵等偷跑,什么从FC、MD、SFC、PS、SS、DC、PS2全部拥有,当和他聊起PS3之后的游戏的时候对方却话题戛然而止说结婚之后就没时间玩游戏了,明明这同事之前还是在游戏公司上班的,这反差之大让我感慨有一天自己会不会也这样,不再对游戏充满热情…… 看着PS3和PSV上的游戏列表,自己最期待的竟然是FFX的重制,突然发现一转眼离FFX都已经过去十载了,继续刷着FF13然后感慨,究竟我们是怀念过去的游戏还是怀念过去玩游戏的美好时光。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还会玩多久游戏,或许哪天脱团后就不会再碰了吧,但至少现在游戏还能带给我快乐,这不就够了吗?

曾几花开——花开伊吕波

花朵艳丽终散落 谁人世间能长久 今日攀越高山岭 醉生梦死不再有 以一首伊吕波短歌来开始我们这次的旅程,作为P.A.Works的十周年纪念作品终于落下的帷幕,作为4月冈田磨里的两朵花之一,《花开伊吕波》受到了诸多的关注,虽然并非观众一开始期待的一样冈田式的苦逼爱情剧,但《花开伊吕波》依然是今年值得一看的作品。 那《花开伊吕波》的主题又是什么呢?那就是花绽放的过程,也就是女主角松前绪花成长的过程,从十五岁“花,未曾绽放”到最后的“曾几花开”,冈田磨里女士以十五岁少女的视角见证了其成长的过程,虽然剧情并没有太多的跌宕起伏,却以一种小清新的风格抓住了很多观众的心。 回过头再来看故事伊始的松前绪花,是一个在东京大都市里准备升上高二的学生,和大多数学生一样缺乏梦想,除了有一个比较奇怪的老妈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进路,谈起未来的时候人生也就是随便找一个工作,26岁时候结婚,最后攒钱买块墓地这样的感觉。有一个阿孝这样暧昧的对象却始终没有把他当做自己的男友,甚至都没有察觉自己的心意。就是这样一个认为阿孝吃玉米罐时候注水很奇怪,就是这样一个认为东京繁华的夜景十分无聊的十五岁少女,在喜翠在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并且成长、绽放。 笔者曾经是一个绪花黑,的确故事开始阶段的绪花并不讨人喜爱,不懂得看气氛乱说话,风行雷厉的作风甚至有点让人讨厌,让民子对她喊去死,让老板娘对她扇了几个耳光。就是这样一个不懂气氛的小女孩,最终成长为了喜翠庄的接班人。绪花成长的证明大致有二,一是接受了阿孝的感情、二是收下了喜翠庄的工作日志。 感情这方面虽然观众们都很期待但很可惜这是一个以松前绪花为主角,以绪花为主视点的一个故事,虽然孝哥对绪花死心塌地,但到最后还是只是一个温柔或者说是优柔寡断的男人。爱情并非《花开伊吕波》的主旋律,但是冈田磨里女士的脚本却也同样精彩,正如冈田女士一贯的脚本一样,绪花与阿孝之间仅有几场对手戏,几句台词却很好的刻画了人物的心境以及态度的变化,特别是24话中的对白尤是如此。 阿孝是用一种奇怪的方法来吃这汤里的玉米粒吧,把水倒进去再灌进杯子里,最后用筷子夹起来。 我已经不这么做了。 哎。 拿不到的玉米粒,我就这样放着不去管她。 咦,会坏掉哦。 不会坏掉的,一直都不会变。 短短的几句话从第一话就留下的玉米粒的伏笔,不禁令人拍案冈田女士的功力。在人们眼中心爱的人是永远不会变的,是的绪花一直都没变,就连最终话对阿孝的告别都是那么不合时宜不懂得掌握气氛;但是绪花又感觉好像变了,成长了不少,变得让人讨厌不起来,正如同民子接受绪花的过程那样,她已经不是那个我们能对她说去死的小女孩了。是的,在喜翠庄她已经经历了太多,多到能承受起喜翠庄客人记录本之重。 《花开伊吕波》的故事就以nano.ripe的一首《梦路》告一段落,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山盟海誓,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平凡的十五岁小女孩不平凡的成长绽放的过程,花才刚刚绽放呢。 在那不断重复的日夜终点 有一件看不见的东西消失了 我现在正寻找着道路 回想在耳边深处的声音让我不禁又想起了你 课我却依然没有回首的勇气 高高挥起张开的手 我多么想和南风结伴而行 踏上各自寻找自我的旅程 即使暧昧即使不确定 现在的我却能说出口

无处安放的中二

青少年转变成大人的过渡期——青春期特有的思想、行动、价值观的总称,把成长过程中发生一种类似“热病”的精神状态,比喻为“症状”。“发病”时期约在中学(初中)2年级前后,故称为“中二病”,而把有那种情况的人称为“中二病患者”(初二症患者)。虽然称为“病”,但没有看医生的必要,不是医学上的“疾病”。 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中二病都是自以为是对的,永远觉得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一旦发生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都会觉得错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每个中二病都有一班猪一样的队友,打副本团灭了是MT没拉到仇恨,是奶没有来得及回复,是DPS没有输出,那“我”呢?不好意思我只是一个路过的中二英雄,打副本划划水蹭蹭经验就够了。 被妹子甩了发卡了,那一定是妹子的不对,因为在中二病的眼中自己是世界的神,是完美的存在,怎么可能有错呢?那为什么走在路上会在意背后两个妹子的谈笑会不会在笑话自己,被害妄想?怎么可能。本大爷是突破天际的存在啊,你们究竟懂不懂啊。 中二病拯救世界 中二病都是拯救世界的存在,如果接下来5分钟天上没有掉下来一架高达老子就去开扎古,天上没有掉下来一只软妹至少也要获得一种超能力,就算什么能力都没有老子还有把妹右手的破颜拳和嘴炮!于是拯救世界的人物就落到的中二少年的肩上。 一路上总是先死了大哥再丢了妹子,等到倒贴的女二号扶正之后终于到了最终迷宫的门口。什么?最终BOSS竟然是我爸爸?连我爸爸都没打过我啊!这一切一定都是SERN的阴谋! 无处安放的中二 一场游戏一场梦,尘归尘幻归幻。关掉屏幕后又是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你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同时也只是这个星期上一粒小小的尘埃。 这个世界没有S/L大法,也没有D-MAIL可以回档,做事还是小心为妙。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阴谋论,也没有天上掉下来的女主倒贴,到头来发现最疼爱自己的还是自己的父母。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尔虞我诈,你发现连猪一样的队友有时都无处寻觅。 还是醒醒吧,中二,关掉屏幕照照镜子,能够拯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这时路边路过一个老大爷,从内侧袋里掏出一本泛黄的书对你说:“我看你充满想象力、富有正义感,这本《中二病中毒说明书》就十块呢卖给你了。” 今天终于有钱买猪肉了,老大爷数着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 发现好久没有写文了,今天突发奇想又尝试了一种新的写作手法,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

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或许一两年前我还认真地考虑过放弃ACG,但是现在,那样的想法一点也没有了。 或许一两年前我还颓废地想过就此作罢,随波逐流,但是现在,那样的想法一点也没有了。 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的自己不曾涉足二次元世界的世界线,但是,却模糊到难以定形。

梦中的子羊——婚前神作凯瑟琳

真正的结婚实际上是一次神圣之旅,必须是是天主教派教义中最高的炼狱。——阿米尔 以《凯瑟琳》中100句名言中的这句来当作这次的引言,在读了某圈内前辈的《凯瑟琳》推荐文之后笔者用了一个星期把《凯瑟琳》Easy Mode通了,当中竟有一次BOSS战结束后发现自己手上怎么有血,然后才发现原来BOSS战打得太紧张了连自己留鼻血了都没发现……微博上说玩《凯瑟琳》流鼻血了都以为我看性感图的原因……打住打住,某前辈说这是一款男人婚前必玩的神作,玩了之后发觉果真如此,以下就来谈谈婚前神作凯瑟琳。 如果说结婚是一种邪恶的话,这也是一种必要的邪恶。——Menandros 摘抄一下官方的故事简介,这是一个由劈腿而开始的故事,或许很多人看到这个简介容易联想到另一款游戏《School Days》,或许两者有一定的相似点,但是相比之下《凯瑟琳》讨论的主题要更深层次更内涵一些。很多人说这是一款成人游戏,并非因为Cathrine很多性感的照片,而是因为讨论的这个话题很成人。 故事围绕着32岁的独身男主角文森特  所生活的地方持续发生着的怪死事件进行。  文森特和Katherine是一对男女朋友,  他们在一起已经有五年时间,文森特经常出没在酒吧。  当文森特开始考虑他的人生是否真的快乐时,  Katherine向他提出结婚的要求(其实可以发现是因为怀孕),  这样的要求让文森特无法答应。  此时,一名叫做Cathrine的神秘女郎现身在酒吧。尽管有很多空位,  她还是坐在了文森特的旁边,这女孩正是文森特喜欢的类型,  而且她主动用身体靠向文森特施展诱惑,最终他们渡过了一夜激情。  自那天起,文森特每晚都做恶梦,这就是谣言中的死亡梦魇吗?  是不是因为遇害的人不能从恶梦醒来而造成离奇的怪死事件?  文森特能不能逃过这个厄运? 玩过Atlus游戏的人都知道Atlus的游戏大多都充满了唯心主义,尤其是从Persona系列开始,Persona初代开头的蝴蝶就象征着庄周梦蝶,而Persona2中讨论的罪与罚以及之后系列讨论的Shadow(人性阴暗面)与Persona(人格面具),那《凯瑟琳》这款游戏带给我们的思考又是什么呢?那就是对婚姻的思考。   《凯瑟琳》的游戏模式大抵可以归纳为白天类Gal模式,在两个凯瑟琳之间徘徊发短信顺带在酒吧里聊聊天解决些朋友的爱情问题,在酒吧里与朋友的聊天的选项会直接导致最终朋友是否会在梦境中生存,笔者一周目的时候只有一个朋友活了下来最终走向了婚姻的殿堂…… 而晚上的模式则是一个类似仓库番的游戏,或者说是男人就上一百层,真想吐槽Atlus有多喜欢爬楼啊,P3和P4中各300多层的迷宫已经让人吐血了,而凯瑟琳的推箱子在高难度下更是一种噩梦。这回的推箱子并非Persona系列中的影时间,不过其实梦境也差不了多少就是了。都说梦是人类白天压力的显现,那么《凯瑟琳》中的梦境则是每个男人婚前必须承受的噩梦。 在这个梦境里聚集的都是浮气(日文里见异思迁的意思,nico上神曲《三年目の浮气》有各自神MAD),而这个梦境就是对浮气男人的一个试炼。是男人就上一百层吧(笑 噩梦世界中的很多设定笔者直到通关后才不禁拍案叫绝,比如游戏中有这样一个设定,在爬到没关顶楼快到出口的地方能听到钟声,开始笔者只把钟声当作是每关快要爬到顶楼的提示,到最后才发现这钟声是代表教堂的钟声,而每一关中间的休息点也都是一个类似教堂的场景,而每关的间隙都要回答很多很有哲理的选择题,这些选项最终会选择到底是走C线还是K线。比如噩梦中的第一个问题,婚姻到底是人生的开始还是结束,如果选择开始的话好感度就会偏向K,选择结束的话就会偏向C。所以前辈说一周目的时候按自己的喜好选一遍,基本上就知道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了。 噩梦中的BOSS也很有特色,都是文森特白天压力的体现,比如某天K说自己怀孕了,那当天晚上的BOSS就是一个小孩……当被小孩虐了continue了20多次后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噩梦了,怪不得ATLUS连easy模式都这么难…… 故事的最高潮莫过于第8日的梦中梦,文森特以为自己已经挣脱了为期一周的梦境,当醒来后发现K来敲门,开门后却发现C竟然在房间中,于是正室遇到了小三,开始了一段修罗场以及鲜血的终末,C拿菜刀砍凯瑟琳结果反击中自己被K砍死,文森特与K开门准备逃亡却发现门背后又是推箱子= =|||是男人就和你的妹子一起上一百层吧!这里或许是游戏中最大的一个难关,BOSS变成了C小凯瑟琳,而文森特要带着大凯瑟琳一路往顶端逃亡,最终爬到顶层的听到教堂钟声的时候到底这是婚姻的礼赞还是人生终结的挽歌?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 婚姻就是男女携手向上攀爬,克服困难最终爬到顶端的过程——在带着大凯瑟琳携手爬到顶端的时候,终于了解了ATLUS关卡设计的用心并高呼是神作。 恐怖与勇气之间的距离有多近,恐怕只有那些勇往直前的人才最明白。——Morgenstern 当第二天醒来后发现之前大小凯瑟琳的修罗场只是一场梦中梦的时候,笔者又不得不再次高呼ATLUS太神了。笔者一周目最后打出了小凯瑟琳的结婚结局,正如同事所说大多数男人一周目都会选择肉欲的C线吧,但通到最后的时候发现还是K线好啊可惜之前的好感度已经转不过来了。 可惜这游戏不像《School Days》,好感度与选项的差别只有最终结局的动画,中间部分的过场是不会改变的,笔者在汉化出来之前也懒得去通一遍K线了,毕竟这种噩梦般爬楼的噩梦不想再去体验第二次了。 今天早晨突然听闻推荐笔者此游戏的圈内前辈突然间订婚了,对象是一个相亲后交往半年的妹子,最快明年就结婚了,不禁感慨自己也到了要接受红色炸弹的年纪了,谨以此文结尾借个地方提前预祝前辈新婚快乐吧。 结婚把男人的权力削减到一半,却又把义务翻成了两倍。——叔本华 德国哲学家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