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1 > July (Page 2)

[转帖]灰姑娘的守护者 ——改变游戏业的不可改变之力

原文链接:http://club.tgfcer.com/thread-6349796-1-1.html   灰姑娘的守护者 ——改变游戏业的不可改变之力 (《家用电脑与游戏》2011年6期) “尤其当所有管孩子事情的人自己已经不再是孩子,他们的立场与干预代表着如何的意义?中国以前常表示为了‘列祖列宗’而教养小孩,后来又加上‘社会福祉’、‘国家富强’等理由。那么孩子的存在是为了孩子之外的原因?或者说在当时的框架下,任何一个个人之人生,其意义都在于自己之外?” ——熊秉真,《童年忆往:中国孩子的历史》。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保护孩子的利益,顺理成章成为了诸多与游戏相关的政策的制定依据。 政策的制定,归根结底是不同利益相互博弈的结果;政策的执行,是不同利益的分配与再分配的过程;而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本身也在寻求着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当游戏行业的规模发展至今天的数百亿,孩子的利益很容易被淹没在众多更为强势的利益的相互博弈之中,或是成为它们的博弈工具。 我们无意越俎代庖,妄论政策的得失。我们只想知道,对于那些我们曾经热爱过的、曾经期待过的,对于那些我们为之奋斗过的、为之努力过的,政策是如何改变了它们,将它们塑造成今天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般模样。 我们只想维护自己的利益。每个人都是自身利益的最好的和唯一的裁判者。 什么是利益?十八世纪德国哲学家保尔·霍尔巴赫认为,利益不是别的东西,只是我们每一个人视为幸福所必须的东西。 对于玩家来说,这种东西叫“游戏”。 关、关、关 ——“基本消失”的行业 “2009年那会儿,有一次我去IDC机房,看见他们把服务器一台台往外搬,全部断线检查,不管有没有问题。”程杰(化名)回忆说。 2009年1月,国务院新闻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部、工商总局、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等七部门,联合开展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的专项行动,以净化网络文化环境,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这场网络整风运动迅速铺向全国。2月,工信部下文要求各地ISP关闭所有未获备案号的网站;11月,国家广电总局关停了包括BT下载网站在内的大批涉嫌侵权盗版及传播色情低俗内容的网站;12月,九部门联手整治互联网和手机媒体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 整风期间,部分省市的IDC机房采取“一刀切”的方式,直接切断机房内所有服务器的网络连接,待彻底清查后再重新上线。此举被戏称为“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数以万计的中小网站及个人网站因此遭受重创。 “这和当年的情形一模一样。”程杰说,“刚开始没人管,突然有一天,捅了什么篓子了,一个火星引爆了整个炸药桶,从业者一夜之间全成了坏人。然后一刀切,好的坏的一起整。” 他所说的“当年”是指11年前的2000年,那年的春夏之交,一场突如其来的整顿风暴席卷全国各地的街机厅和电脑房等电子游戏经营场所,程杰所在的那家街机厅也受到冲击。整顿的起因是“非法游戏和过度游戏对未成年人产生了巨大不良影响,社会反应十分强烈,主管部门多次治理也难以根本解决这个复杂的社会问题”。 据官方统计,2001年,经过一年多的专项治理后,“电子游戏娱乐场所从近10万家压缩到1.7万家,电子游戏产业基本消失”。 一、山雨欲来 中国的街机游戏萌芽于1980年代中期的上海、北京和广州等大城市,并向全国迅速扩张,鼎盛时,各地的电影院、区县文化馆、街道文化站甚至图书馆均设有街机游戏,更有大大小小的私营街机厅遍布城乡。进入 1990年代后,经营家用机游戏的“包机房”和经营电脑游戏的“电脑房”等场所也相继出现。 这三类场所并非泾渭分明,很多地方,街机、家用机与电脑共处同一屋檐下。针对这些以玩游戏为主要活动的场所,1990年代,政府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管理办法。 1990年4月30日,文化部、公安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台球、电子游戏机娱乐活动管理的通知》,首次对营业场所的设立作出规范,要求电子游戏机室的经营面积不得少于20平方米,不得设置在中小学校门前200米半径以内。 1992年12月9日,文化部、公安部联合下发《关于严禁利用电子游戏机进行赌博活动的通知》,首次对电子游戏经营场所接纳未成年人的时间作出限制: “除国家规定的节假日外,电子游戏厅(室)不得对中、小学生开放。”在后来的整顿中,“国家规定的节假日”被进一步解读为不包括寒暑假。 1996年4月24日,文化部下发《关于加强对新兴文化娱乐经营项目管理的通知》。通知称,“目前,部分地区利用电脑软件从事游戏机经营活动有蔓延之势,使用的游戏机磁卡、软件多是未经国家出版行政管理部门批准的电子出版物,有的还带有淫秽、色情、赌博性质的内容,由于电脑软盘具有易复制、易修改、易更换和可加密等特点,管理部门难以控制和管理,因此,对利用电脑磁卡、软盘经营的电子游戏机场所,应予以禁止。”由于对“利用电脑软件从事游戏机经营活动”未有明确界定,该条规定后被解读为首条针对电脑游戏的禁令。 1996年10月16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安部、文化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电子游戏机娱乐场所管理取缔有奖电子游戏机经营活动的通知》,要求全国各地自1996年11月1日起至年底,清理取缔以任何形式进行的奖钱、奖物、奖励内部消费等有奖电子游戏机经营活动。该通知首次明确禁止“利用计算机从事电子游戏娱乐经营活动”。 1998年9月12日,文化部下发《关于取缔经营性电脑游戏活动的通知》,要求各地文化部门坚决取缔各种形式的电脑游戏经营活动。经文化行政部门批准设立的各类娱乐场所,一律不得以电脑充当游戏器具。各类以电脑咨询、培训和网络服务为内容的经营单位,一律不得利用电脑从事或变相从事游戏娱乐经营活动。 1998年12月25日,公安部、信息产业部、文化部、国家工商局联合下发《关于规范“网吧”经营行为加强安全管理的通知》,强调“网吧”的营业范围应限于“向消费者提供上机学习、信息查询和交流等服务”,不得经营电脑游戏。 1999年3月26日,国务院颁布《娱乐场所管理条例》,以行政法规的形式对包括电子游戏经营场所在内的娱乐场所的设立、经营和治安管理进行规范。同年6月9日,文化部下发关于实施《娱乐场所管理条例》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全国各地暂停新的娱乐场所的审核工作,对《条例》施行前已批准设立的娱乐场所,在12月31日以前重新办理审核手续,并结合重审工作,对现有娱乐场所彻底清理整顿。 据统计,2000年初,中国的电子游戏经营场所达到10万余家,从业人员在10万人以上,市场规模达到年营业额300亿元以上。 没人会想到,一场史无前例的整顿风暴即将袭来。 二、武汉行动 风暴始于武汉。 2000年4月底,武汉成立电子游戏机娱乐场所集中整治领导小组,由武汉市政府副秘书长、市教委主任罗友松任组长。 5月9日,《光明日报》刊发湖北记者站记者采写的题为《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的报道。记者三次暗访武汉的电子游戏厅和电脑游戏室,发现这些场所普遍存在违法违规经营行为,其接纳对象多以未成年人为主,部分经营者还提供“一条龙”服务,包吃包住包代家长签字。该报道借一名“黄头发的青年人”之口称:“这电脑游戏就是毒品,就是海洛因4号,不是我引诱他,孩子一迷上了,自己就会变坏。”自此,“电子海洛因”的恶名便被牢牢地钉在了电子游戏的身上。 报道见报的当天,武汉市电子游戏娱乐场所集中整治领导小组举行会议,罗友松主持会议并表示:“今天的《光明日报》关于武汉地区电脑游戏的暗访文章写得很有份量,特别是将电脑游戏定位为‘电子海洛因’很准确,有助于我们统一思想认识。” 会上,武汉市委市政府宣布以雷霆手段扫荡“电子海洛因”,并向全市发出了《关于对全市游戏机娱乐经营活动进行集中整治报告的通知》,提出一套具体的整治措施,包括:对无证经营的电子游戏机娱乐场所和设在距离学校门前200米内的电子游戏机娱乐场所一律予以取缔;对非法从事电脑游戏,以及利用电脑咨询、培训、网络服务而变相从事电脑游戏经营活动的,坚决予以取缔;对证照不全或消防设施未经公安消防部门审核合格的电子游戏机娱乐场所,一律责令其停业整顿;对违规接纳未成年人,设置赌博、色情等不健康内容的机型、机种、电路板,或经营场地面积不足100平方米、机台总数不足50台,以及超时经营的电子游戏机娱乐场所,一律责令其停业整顿。 随后的一个多月里,武汉市共有1614家电子游戏机室被取缔,929家网吧被责令停业,1000多台电脑被收缴。 多年以后,人们将这场风暴的源头归于《光明日报》的那篇报道。而事实上,这是一场由上而下精心策划的有准备之仗,报道只是一枚信号弹而已。 三、讨伐檄文 这场始于武汉的整治行动很快在全湖北省展开。5月25日,湖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作出部署,全省统一行动,彻底整治电子电脑游戏机娱乐场所。 6月5日至7日,《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颁布一周年之际,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和团中央在京联合召开座谈会。会上,武汉的游戏机室整治行动受到全国人大的肯定。 6月8日,新华社“新华视点”栏目发表题为《电子游戏机已成一大公害》的文章,成为第一张猛烈炮轰电子游戏的“大字报”,并迅速掀起了一场针对街机厅和电脑房等电子游戏经营场所的大批判。该文从多个角度分析了游戏之所以为“电子海洛因”的原因,未来十余年间针对游戏的种种批判手法皆见于此。 文章首先列举了一系列未成年人因沉迷游戏而荒废学业、从家中偷钱、离家出走、甚至走上犯罪道路的例子,将游戏机定性为“毒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电子海洛因’,已成为一种亟待整治的社会公害”。 文章援引精神卫生专家的观点称,青少年沉迷于游戏机所产生的成瘾症状与戒断症状同时存在的特征,与毒品海洛因的成瘾行为特征极其相似,一旦成瘾,就会带来吸毒一样的后果,甚难戒除。 文章援引社会问题专家的观点称,玩游戏机成瘾会使青少年的人格发生明显改变,诱发违法犯罪,“很多少年行为偏常甚至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第一步几乎都是从迷上游戏机开始的”。 文章否定了游戏有助于“轻松大脑”和“开发智力”的观点,称有关专家采用分层随机抽样的方法,对贵州省1434名大、中、小学生进行为期一年的调查分析后发现,电子游戏的重复刺激会使大脑活动趋于条件反射,灵活性大大降低。 文章援引武汉市公安局对五所中小学和一所职业高中2360名学生的问卷调查结果,称几乎所有学生都认识到了游戏机的危害。对于玩游戏机,55%的人认为易导致厌学、影响学习;30%的人认为易引发打架斗殴、赌博,造成治安不稳定因素;27%的人认为易诱发偷盗、抢劫等犯罪;29%的人认为可导致道德品质下降、形成不良风气;27%的人认为易导致辍学。 文章最后写道:“在日前闭幕的中国少年先锋队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少先队员代表们递交的近300份‘红领巾提案’中,取消非法电子游戏机厅几乎是小代表们的一致要求。孩子们大声疾呼:不要让我们的心灵再沉重,把我们放飞蓝天,去自由翱翔。” 四、44号文 这篇讨伐游戏的檄文发表后一周,2000年6月15…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