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0 > July

在黑暗中追寻着梦想——二舍六房的七人

还是一贯的开场白,最近抽空把《二舍六房的七人》漫画补完了,那么照例来推荐一下这部作品,考虑到追看TV版的观众,还是不涉及剧透相关的内容。 《二舍六房的七人》(少年犯之七人)是安部让二从2001年连载至今的漫画,今年22卷漫画刚刚完结,配合的漫画完结TV动画目前也正在播放之中。《二舍六房》的设定在日本战后,从少年犯的七人的角度来讲述日本战后的社会。起初看了2话动画版之后觉得是动画版的《Prison Break》,然后一查阅作品的时间发现恰恰相反,说是PB模仿二舍六房也不过分。 二舍六房的剧情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其一是少教所中的部分,由于原作者安部让二自己曾经有过少教所的类似经历,所以这段剧情刻画起来入木三分。无论是少教所的作恶的警察、还是变态的医生,都让人看得直咬牙。少教所的剧情部分还逐渐带出了几人入狱的黑历史,有些是生活被逼无奈,有些是被冤枉入狱,不得不让人感叹战后日本的混乱。在和邪恶狱警以及变态医生的斗争当中,二舍六房的七人获胜了,最后他们在树上都刻下了自己的出狱后的愿望。 第二部分就是出狱后的梦想篇,其实刚开始看到出狱的部分个人觉得已经可以完结了,其实不然,出狱之后的剧情才是刚刚开始,这才是安部让二要表达的部分。谈这部分之前首先谈一下日本战后的无赖派(颓废派)文学作品。在笔者之前分析《青之文学》的文章中就曾提过无赖派,其中的代表就是《青之文学》,其典型的风格就是对于社会的不满以及思想的颓废。同样MADHOUSE制作的二舍六房,其阴暗的画风剧情加上战后的背景让我不禁想到无赖派这三个词,但是漫画看到出狱之后的剧情我发现二舍六房仅仅是一部黑暗系作品,而并非无赖派,原因在于以下两个字——梦想。 之前提到二舍六房的七人在树下刻下的自己各自的梦想,有想成为拳击手征服世界的、有想成为歌手的、有想成为自卫官的……而梦想这个词完全贯穿了整部作品。这也是和安部让二的个人经历有关,作为一个昭和12年(1937年)出生的人他是经历过日本战后的黑暗期,曾经入过狱,最终成为漫画家。自身的经历导致了他在战后看到的不止是日本社会的阴暗面,而是阴暗之中的一缕曙光,仿佛病树前头的一颗树苗,又好像是阴雨过后的彩虹——这也就是标题中Rainbow的含义。在如此黑暗的社会中,我们可以被打趴下,但是我们会无数次站起来,因为我们还有梦想。漫画后续的剧情不多透露了,建议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一下,最后引用漫画最后的一段话。 怎么了?小兄弟。迷路了吗? 那。你要去哪里? 这个嘛…… 之后要往哪里去呢? 那种事情还未决定啊, 但不用担心啦, 就是嘛?……大家…… 我们……哪里也能去得了。

The 1010th summer

充满夏季风情的每一天,在艳阳下与少女们相遇。 夏日不断延续,在无垠的蓝天下。 她等待着,在那片天空下。 “夏天还很长呢。”观铃的这句经典台词伴随着にはは的笑声永远铭记在我们的心中。 夏天也很短暂呢,不知不觉已经年历已经从the 1000th summer翻阅到了the 1010th。 距离2000年AIR PC版的发售一晃过去了10个夏天。 又到了每年的那个时间了呢。 翻出AIR的OST,听着夏影仰望着青空,仿佛神奈备命还翱翔在那片蓝天下一样。 是的,她同样翱翔在我们的心中。 虽然已经是看了无数遍的MAD,但是在这个日子再次观看,泪还是止不住的流。 10年了,AIR已经从一个游戏、一个故事,演变成一种文化、一种信仰。 夏日、向日葵、小恐龙、嘎哦、日记、海边、妈妈…… 蝉衣、双星、野道、银色、青空、夏影、羽根…… 在那一个又一个的夏日里, 我们又迎来的这个日子, 7月23日, 神尾观铃的生日。 送上一只小恐龙, 以及一声嘎哦的祝福。 那个女孩现在还在某地にはは地笑着吧, 在the 1010th summer。 The days which are wrpped in the scene of summer and pass gently. An encounter tihe the girls repeated in the sunlight. Summer continues to where as well….

梦违——于三次元我所见之二次元景观

生活在二次元与三次元的间隙里是一件看似愉快实际痛苦的事情,然而大多数人是感受不到这种痛苦的。他们享受着作品所带来的轻松或者刺激并以此为傲,自居为“宅”并目空一切,似乎别人无法理解也无法经历他们的快乐,遭遇尴尬时也会以“你们不懂的”带过结尾。这样的不可称之为宅只可称之为厨又二的人们遍布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我们都不愿意把视线投身向那样的方向更多一点。 宅哪里是什么可以为傲的名字。明明这是一个给NEET族的行为的动词和名词的描述,蹲在家里沉迷于这样那样的东西都是略显病态的。也不管是军事宅也好机战宅也好文学宅也好,都是一种痴迷的称谓——或褒或贬。社会对宅的印像也没有什么好的,这恐怕是从宫崎勤事件就一直待续到现在的现实,这里的宅便是很多人所青睐的名词,是二次元各种作品深深喜爱的结果。这样的人们毫无耻力的表达着自己对ACG的沉醉,似乎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里。外人更加的疑惑,更加的不理解,更加的避而远之了。 这样又哪里好了?这样又会怎样呢?用ACG作为逃避现实的工具只能算是玩物丧志,在作品中解放暴力和欲望的枷锁也只能算是腐坏。只是为了享受虚幻的快乐和忘记生活的繁杂痛苦,ACG和毒品就没什么区别了。最后这些人的生活能力下降,开始NEET,找不到工作,生活开销巨大,不与社会交游,最终变成宅中废宅,社会废柴。 活在梦中终究要醒来,沉醉在梦中的话,醒悟之时也已经物是人非。可是梦境越是美好,生活便越是难以直面,即使满脸泪痕,也可以在梦中展露笑颜。我们所接触到的矛盾,越以的尖锐了。 在这个与梦相违背的世界里,前路倒底该如何面对?又如何捱过这种穿梭于两个次元之间的巨大幻灭感? ACG作品是造梦者的产物,或许同电视剧电影等等一样是一种表现形式,可是无疑这一方有着更为浓厚的理想主义和更为广阔的展开空间。即使在文学层面,轻小说这种形式也较佳统文学更加天马行空,无拘无束。ACG作品中的场面往往难以在现实中发生,即使发生,也有着不小的违和感。角色理想化,只要看上去可爱或者帅气,或者剧情需要还有猥琐,基因生物学什么的是阻止不了的;设定理想化,太古魂兽中欧法师现代佣兵你死我活,或者优柔寡断的男主角在学妹和青梅竹马之间举棋不定,这边空气中浮现小刀插进恶魔的胸膛,那边就缩在社团活动室里抱着文库本和乐融融,似乎总是不用担心升学工作人际关系,这些复杂无聊的东西没有滋生的土壤;剧情理想化,要说剧情,最简单的就是没有剧情,即使只是一群人的闲聊也能感染观众。如果需要剧情,那就什么都能搞得出来。敌人头目是自己的双胞胎兄弟这只能算是在白烂的巧合,厌倦了勇者斗恶龙还能从魔王的方面来抢夺公主打击勇者,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出,就在一个又一个微妙的想不到中,这样一个东西正在向前发展着。 对,都是梦。说起来涛涛不绝,却都是美好而虚幻的梦境而已。现在这个社会冷漠又复杂,轻甜的生活或者壮烈的战斗都是不存在的。在日复一日回环往复的无聊生活中,我们就需要这种东西来调剂自己麻木的心灵,情场失意的渴望恋爱,心中压抑的渴望豪放地解脱。需要梦的人自己开始了创作,尔后加入了自己对各种事情的感悟,开始为了别人而创作。我们以ACG聊以自慰,与想像所创造的角色同生死共患难,体悟一种难以体会到的不同生活。 然而仅仅是这样的话,作品也就失去了意义,而真正的现实则一落千丈。梦太美了,也太遥远了,在这样的世界环境下,先不说要让幻想横行,要维持一种能够满足的日常生活都极困难。本应该粉红色的高中生活被刷成黑色的考题字眼,本应该蔷薇色的大学生活也在无尽的四叠半的迷茫中荒废,而当我们踏足社会忙于工作忙于家庭忙于衣食住行之后,“浪漫”更是踪迹难寻。要这样承认二次元与三次元巨大的落差吗?是一直沉浸在虚无飘渺的梦中还是老老实实疲于现实生活的奔命呢? 无论哪一方,都是无法割舍的。 “只要生活在幻想之中,便一定能与现实的浪漫不期而遇。保有幻想的人,就一定是浪漫所垂青的对像。”神主在梦月抄的后记中醉意满满地告诉我们。境界是种瞹眛东西,与其将二次元的美好与三次元的严肃分开,还要承担彼此间落差的苦痛,不如做个撑着洋伞永远十七岁的老女人,将两个泾渭分明的世界混成一体来往其间。对,我本是个活在2.5次元的男人呀,而这样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吧。 比起用人际关系和金钱来向上攀爬的现实,理想化的作品中总是只要有勇气希望友情就可以行遍天下。这些字眼太耀眼了,说出来写上去都觉得陌生。但是它们却是我们从小所保有的人性,只不过被世界的游戏规则所消磨:谁又说它们有一丝不对呢?故事只是将它们放大了,借其重要性告慰我们不可将遗忘。爱情或者亲情,或者人与人之间的约定,这些东西都不可缺少,然而我们却缺少到要借人之身,予以表达。无论哪一种情感,我们都向往和喜爱着,那何不将之融入自己的生活呢?与其任这些情感在喜爱的角色上闪光,不如自己也成为和他们一样闪光的人,有这这些信念,生活也会更加光明一些。 二次元造梦,而我们将梦与现实相结合,这就是所谓生活在2.5次元中。梦与现实相得益彰互助互补,以至于双方都可以不断壮大。用作品中表现出的令人向往的信仰和情感代入生活之中,便是其中的一种。亲情友情爱情并非不存在,只是它们太过客观,没有接触到的人或者放弃与逃避的人都难以想像它们成形。然而只要我们愿意去相信,它们就绝不是听上去那么造作和恶心。当我们又渴望着某些愉快的学园生活片断而放眼望去“似乎”看不到什么希望时,拌嘴与相声式的你来我往又在自己的班级中重现。尝试去对谁说上一句“领带歪了”或许也能引发一段奇缘。如果羡慕二次元世界一个个或幽默大方或英俊潇酒的诸位的表现,我们完全可以借鉴他们的生活处世方式。既然这样做的他们能招来喜爱,这样做的我们又何不会招来认同呢?角色是一种理想与梦的具现化,也是我们所梦想和找寻的完人的一个个量化。这样的人们便能引发他们不俗的生活,以他们为信仰的我们也能向自己向住的生活跃进。 高达也不是不会屹立于大地,不然静冈所站立的又是谁呢?科学的极端就是魔术,就是实现所有的理想。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有的只有可能性大小的区分,坚信这一点的话有一些东西也并不像看上去那么遥远。几千年前飞行是人类的空想,现在我们已经有了飞机。我们现在的空想又怎么不可能在未来实现呢?ACG不正是这些空想的具现化吗?与其绝望,不如抓紧这种微小的希望。即使步履维艰,也总比不开始好。现在这样的社会里大多数人已经没有梦想与信仰了,因为他们不需要前进。维持当下的生活就能得到简单的满足。可是我们不满足,因为我们还时常会回到梦中。我们憎恨现实的落差,所以有把这个社会改造成理想乡的愿望,我们知道自己人性的丑恶,所以有向自己向往的人格改变的信仰。而这些正是珍贵而稀缺的重要的东西。 一直以来主张一个观点,二次元应当物有所用。不管是在工口物前射击也好还是在ACT游戏中寻找快感也好,更或是在严肃的作品中领略一点对人生的思考,都是在达到一种思想上的升华与满足。二次元只是一种被创作出来的东西,我们也没什么理由玩物丧志。在我看来L+就是个标准的悲剧。如果其它的恋爱游戏总是会随剧情而慢慢结束,这种全时空无差别的游戏无疑会影响到现实的生活。虽然要体验故事中的恋爱,但总有一天我们要老实回来面对自己的生活,然后将作品中得到的感悟运用于其中。这才是真正的物尽所用,也是我们面对这两上世界应该有的态度。在我们的意识形态,思想观念和生活质量改变之后,做的梦,又会有各种各样的不同,那时梦的需求也会随之改变。因为ACG而改变思想方式,向更高的层面进化,再创造出更高远的梦寄托于作品之中,这就是良性的无限循环。 二次元是梦,而这个现实则是与梦相违背的,与其感叹梦与现实的落差,不如尝试去缩小这种差距。即不沉迷于ACG,也不拘泥于现实,用梦想的态度在现实中寻找浪漫,用浪漫的感悟在生活中孕育梦想,这也就是我们应该面对这种文化的最好的态度,也是这篇繁杂冗长的文章所要表达的我一直以来的坚持。

小林源文《猫屎一号》

军事宅的话一定听说过小林源文这个名字,其以越战为背景并通过猫等动物拟人化的漫画《CAT SHIT ONE》(猫屎一号/越战狂想曲)第一话终于在今天于YOUTUBE上公开了。动画讲述了三名三角洲和CIA部队中的美国军人在越战战场上的经历。作品中每种动物都代表一个国家,比如现在看到的第一话中兔子代表美国人、骆驼代表中东人,顺便翻了下资料天朝人是熊猫,呵呵。 动画采用全3D的技术制作,给人的感觉就是动物拟人版的MGS,虽然人物采用动物拟人,但是小林源文的作品中枪械等还是高度还原越战的,笔者不是军事宅也就不过多考据了。不过就算不是军事宅第一话流畅的枪战也看了让人大呼过瘾啊,希望能够早点看到剧场版。目前暂时只看到幻听字幕组的熟肉,先将就着看看吧。

国产同人游戏推荐——雪之本镜

这两天闲得蛋疼,然后想起来CC7快到了,之前CC6买的3款国产的同人GAL还压在抽屉里没有通掉,结果选了个外包装最普通看上去最没名气的拿出来玩(其实是觉得应该会剧情比较短)。安装的时候想起来这个同人组SP-time的第一款同人游戏《翡翠月》自己还玩过,关于这款游戏的评价之前小风的某个朋友写过,大家可以点这里看看。 实际玩了之后才发现是一款仿海猫类型的密室杀人推理,故事讲述了被困在雪暴天气中的雪之本境旅馆中的杀人事件。作品也模仿海猫设置了一个境主的人物(类似海猫中的贝阿朵),境主不断通过信件发出杀人预告最后行凶。作为一个密室杀人题材的剧本,人物的性格方面刻画的相当到位,特别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性格矛盾往往会成为行凶的动机,而境主的身份又是游戏从头到尾的谜团。作为一款国产同人还设置了2个结局,已经算是不易。虽然两个结局都没有明提境主到底是谁,不过制作组还是很有诚意的又增加了一个通关后的茶会给予玩家提示。我说制作组模仿海猫什么不好最后学龙骑士不把境主身份讲清楚留个开放式结局给玩家推理,当然作为推理爱好者来说是不错但是对于小风这种推理无能只想好好享受剧本的人……真的有下次同人展冲到摊位上直接问制作组凶手到底是谁的冲动。 说了那么多剧本方面,再来说说游戏的系统和音乐。游戏的系统应该用的是KRKR2,可以看出制作组系统方面是软肋,很多设置都不是非常人性化,不过在那么引人入胜的剧本面前都忍了。音乐方面出彩的也不多,不过主题曲的钢琴旋律还是很耐听的。 最后这款同人游戏虽然是仿海猫,但单从剧本角度来讲一点也不比海猫差,能让笔者两天一口气通完两个结局就说明了这个问题。如果有人需要的话我可以把本体上传一下,当然如果有爱的话最好去下各地同人展或者网购下本体。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