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010 > March

人生活剧——天体战士

天体战士第2季也终于落下了帷幕,在最终话加代子和桑雷德各种温馨之后也不得不和班普大人、桑雷德、加代子、动物战队、天花板、埃及法老、战斗员一号二号……说再见了。不过这篇文章并不是要说最后一话和研究天体战士的世界观(其实很想抽空再写一篇世界观的研究报告),而是想推荐一下自己最喜欢的三话内容。 首先是第一季第四话——来自中国的刺客。 中国的螳螂德加不顾父母的阻挠一心想征服世界,放弃了继承家业的机会,也放弃了喜欢自己的妹子,当他来到日本——他征服世界的第一步时,却发现了现实与理想之间的落差。 “今天一定要做俯卧撑。”每天都这样想的德加却被生活所困,不得不在便利店打工以果腹,渐渐地,原定的锻炼计划就变成了一个笑话。“明天还要到便利店打工,还是早点睡吧。”日复一日,当初征服世界的理想也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 “我要结婚了。”收到了来自老家当年喜欢自己妹子的来信,“征服你妹的世界啊!”父亲的谏言还回荡在耳中。 “什么?周围也有征服世界的组织?”从便利店同事口中得知弗洛夏姆的德加兴奋地从雨中冲向基地,“征服世界的明天再说吧,反正桑雷德下雨天也不会出来对决的。”雨中听到这些的德加,心都碎了。 这就是一个讲述梦想与现实落差的故事。 第一季第五话——弗洛夏姆的筹集资金大作战 发老怪和兔哥兹为了基地筹集资金而到游乐园的鬼屋去打工,没想到受到的却是严厉的教导,开始他们并不理解上司的批评。 自那天起,开始打工的两个星期后,最初虽然诸多不顺,扮演鬼怪……十分辛苦。如今,已经相当熟练。 在发老怪他们已经熟练完成工作的时候,却得知了前辈退出的消息,“教育他们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法老怪。”于是我们就看到了拿着喇叭教导新人的发老怪。 这是一个讲述成长的故事。 第二季第二十五话——向恶魔出示灵魂的友人 作为英雄而出生的暗夜侠的理想却是成为怪人,于是加入了弗洛夏姆,开始的时候父亲和兄弟很不理解(之前某话又讲过)。 “对不起,是我没有注意到你的想法,开始的时候父亲是反对的,但是班普先生说孩子的人生应该由孩子来定。”这个故事和之前德加的故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就是一个讲述家人间理解的故事。 平常的道路,平常的风 本中的步调,变得轻快 并非舍弃了梦想 珍惜现在,只是如此而已 虽然不明白情况 但辛苦都是同样 什么都不要说 因为会得到安慰的 啊,在远方挥手 无法相聚在一起的同伴 无论何时都在这里等待 Forever 沟之口 (Thank You!) 天体战士桑雷德,这是在神奈川县川崎市展开的善与恶之间壮烈的战斗故事。 同时,又是一出人生活剧。

不再孤独的蝙蝠——LBEX能美线通后小感

从前有一个鸟的部落和一个兽的部落,因为双发彼此不满而陷入了冷战。蝙蝠并不知道自己该加入鸟的部落还是兽的部落,于是只有独自呆在阴暗的洞穴里,在洞穴里蝙蝠认识了相同处境的鸭嘴兽。为了能让鸭嘴兽能够融入两个部落,蝙蝠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两个部落重归于好,但是蝙蝠却还是独自生活在阴暗的洞窟里,因为蝙蝠是夜行的动物。 这个略带悲伤的故事就能能美线前半段的主题,能美是个有着海外血统的人,但却意外的英语苦手。因为肌肤和头发的颜色不同而无法融入群体,“无论谁发现了少见和奇怪的东西,都会忍不住把它拿来当做话题的说。”面对同学的嘲笑,能美也只能无奈的说道。不过还好有Little Busters的存在,能美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宿。通过理树帮她找室友的过程中,两人逐渐走到了一起。 库特娇小而又温暖的手紧紧握着我的手, 其实还想再感受一下库特的小手心的那份温暖, 库特的小手松开之时,一阵夕阳只封轻轻划过掌心。 前半段的故事就是这样一个简单而温馨的故事,如果不是后半的超展开和都合主义的话。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LB中Key社外聘的剧本家城桐央,此人在之前并无什么特别有名的代表作品,从KUDO线后半段来看剧本的整体风格也和Key系大相径庭,感觉是用AB2的风格在写Key系剧本,配上NA-GA的CG更是违和度满点,您老还是去AB2写写车轮国续作算了。(写到这里不得不对Rewrite中罗密欧和龙骑士的加入对Key系风格带来的负面影响担心一下。) 虽然喷了那么多,能美线还是有一些亮点的,虽然我觉得那两处亮点和城桐央没半点关系就是了。后半段的剧情从能美的身世展开,突然通过电视新闻然后引出能美的父母原来是在外国搞航空计划(其实这个设定和CLANNAD里琴美的有点相似),然后通过言语中理树了解到了能美努力学习英语的原因。 想要成为有益于世界的一颗齿轮。 现在的我,若不是“想成为妈妈那样”的我的话,就我向着“想成为妈妈那样的我”而努力。 能美如此向理树道出自己的心声。 多情自古伤别离,能美线最大的亮点就在于能美和理树吻别时的话语。在新闻中看到航天飞机出事故的新闻后,理树毅然选择了让能美回国。 回去的话……可能再也不能……可能,将再不能…… 再也不能……和理树见面了啊…… 就算这样……也行吗……也行嘛……? 理树你,就算这样,也想对我说 叫我回去吗? 就这样,简单地,叫我,回去吗…… 声优鈴田美夜子此处的哭腔也算是为剧本挽回了一些分数,虽然同样的哭腔效果当然不敌《AIR》最后的那句“妈妈”和《青空下的约定》最后的哭腔的ED,不过拿这两个来对比小风是不是要求太高了呢? 能美回国之后的剧情真的不想多写,感觉就像Key系剧本突然跳到《车轮国》那种感觉,而且也没有男主角理树做了些什么而让能美获得幸福这种Key系应该出现的桥段。(你说那个神交和梦?忘了它吧。)反过来倒是从能美的视点能有几处亮点。 Ni·puha ni·pera,这是祈求幸福的咒语,能美如是告诉理树。 理树后来才知道,这句话的原意是: 无毛无语,舍去身上的一切只身落入地狱,只有这样才能求得幸福。 俄罗斯人的一种思想,能美手持着单程的机票,前往了那个因为自己父母航天试验失败而发生动乱的祖国。如果后期剧情能更多的补充一些能美的视点或许会更好一点。 想到同样城桐央负责剧本的《Kudo Wafer》要发售了,希望讲述平行世界故事的新作中能够少一些都合。

雨过之后,依然是太阳般的微笑——Litter Busters神北小毬线通后感

抽了一个下午加晚上一点时间把LBEX的神北小毬线通完,虽然通的有点快,但还是写一下感想吧。 还是先从共通线开始,LB的共通线是以恭介、理树为首的一帮笨蛋们的青春野球故事(误)。不过Key系的剧本日常部分还是依旧如此温馨,温馨二字或许是Key系日常永远的标志,《騒がし乙女の憂愁》的BGM保持着一贯的Key系日常风格,没有August裹脚布式的冗长,也没有Minori般过去追求词藻的华丽以及演出的效果,平凡的描写加上平凡的音乐,交织在一起却成为一个不平凡的效果。温馨的日常中Litter Busters做着一件件傻事情,招募队员打野球,晚上试胆大会,蛋糕Party,不过正是这些朋友中简单的日常却能留下最深刻的人与人之间的羁绊,也是写文章的我和正一个人在屏幕前看我文章的你所缺乏的,所以一起来打野球吧!(误) 说到野球,不得不提到Clannad里的3V3篮球赛,不过后者是为了让朋也走出自己失去篮球后颓废的阴影,而前者却更漫无目的,和朋友在一起的快乐时光足矣,还需要什么目的呢? 毅力、 勇气、 友情! 小毬加入队伍时候对于恭介问题的回答,当时小风看了真是又燃了一把!纵使对手是所有运动系社团的老大,即使最后是惨败,不过,过程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日常训练中流下了汗水以及友谊,那是什么都无法替代的。从铃开始时候的怕生,到最后和小毬成为莫逆之交,在小毬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朋友间的羁绊就是这样的东西吧。 再来说说小毬线,温馨的日常过后就进入了小毬的路线,这时玩家发现原本一个太阳般乐观和闪耀的人也有如此悲伤的一面。硬要分析的话,AIR里美凪的母亲、佳奈的黑化,Clannad里胜平和病魔的斗争、有纪宁的哥哥,这条路线就是这些的结合体。不过也只有笔者这种资深键子才会把剧本如此细化,虽然都乃河的煽情笔触和最后泣点的爆发相比之下还是略逊于麻子,但是前后的铺垫以及对于环境的描写和整体气氛的迁移还是有其老道的功力。在经过了《智代After》的磨练之后,都乃河对于剧本的整体把握有了十足的进步,除了贯通整线的绘本,加上流星雨、湖、眼睛这些关键词的前后铺垫,利用绘本上的名字第一次制造悬疑,最后又终于绘本,可以看出都乃河对于剧本的整体已经收放自如了。 雨为什么要下呢?如果是晴天就好了……雨没停下来,没能让雨停下来…… 注意到失去的东西,总是在失去之后。为什么……总是……在失去之后才能注意到呢? 过去是无法取回的,已经失去的东西,是无法取回的。 一系列充满诗意同时富有哲理的台词,渐渐把故事推向了悲伤的气氛中。追寻着哥哥的梦,绘本上哥哥的名字,随着雨天一只小猫的死亡小毬的一声大喊故事开始崩溃。小毬发现了哥哥不知是自己的梦,只是因为自己不能接受失去哥哥的现实而把它当成是悲伤的梦。小毬的眼中看不到对面的理树,看到的只是自己哥哥的影子,那个曾经给她讲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那个为她制作绘本,却又像流星般陨落的哥哥——神北拓也。 “你们真像兄妹啊。”此时宿管阿姨一句无意间的玩笑却是压在理树心中最大的无奈。 如果剧本一直继续黑下去,那就不是Key了,Key永远的主题就是教导人们如何走出悲伤,在悲伤中寻找那最后的一份光明。理树终于决心为最爱自己的人,自己最爱的人——神北小毬做些什么。通过阅读已经被小毬弄脏的哥哥的绘本,理树终于理解了拓也的真意,留下绘本并不是为了留下悲伤,而是自己即使不在了也能让妹妹记住那些幸福的时光。于是理树开始动笔了,做那些只有他能做到的事情。通过自己绘制绘本理树想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小毬,不得不提的是,这一段剧情真人和恭介的理解加上铃对小毬的照顾,Little Busters间朋友的羁绊再次展露无疑。把绘本送到小毬手中的理树,对于把自己错当成“哥哥”的小毬,理树紧紧的抱住小毬,给予的不仅仅是肩膀上的依靠,而是心灵上的慰藉。真正的情侣,不就应该这样吗? 逃避现实是没有用的,Key的剧本再一次告诉了我们这个道理,面对着逃避哥哥的死的小毬,把哥哥当作自己悲伤的梦的小毬,理树告诉了小毬哥哥已矣的真相,并且道出了哥哥绘制绘本的真意。雨过之后,依然是太阳般的微笑,哭过之后,带走的不只是悲伤。两人的身体依偎在了一起,小毬也明白了此时支撑着自己的不是自己死去的哥哥,而是理树——自己最爱也是最爱自己的人,直枝理树啊! 拨开雨云的阴霾,天气是如此的晴朗,仿佛之前的大雨磅礴并不存在,唯一变化的是那双牵得更紧的小手,不变的是小毬那如太阳般灿烂的笑容。

有在享受着吗?

刚想发推说《四叶游戏》的动画后半有些平淡无奇,没想到这话的最后几分钟却让我又感动了一回。漫画版的文章自己之前已经写过不少,所以还是以TV版的变化来写。说实在话,TV版很多细节上面的处理很到位,如今的安达充已经不像当年《H2》的安达充一样能够把每个配角都描写得入木三分,很明显最后星秀和龙旺的对决想模仿国见比吕和橘英雄,但及川和三岛作为对手场下的描写还是太少,没有表现出所谓的“野球魂”,也就是打野球的原因和宿愿。相比之下毕业的三年级生和那个去拍电影的前经理在动画版中补充了不少描写也算是为安达充补上一个坑。水辉的出现又是安达充的另一个烂坑,最后只得在家中看比赛吃玉米落得这般田地,根本没有作为一个感情上的搅局者做过任何贡献。不过TV版这话新增的那句:“这(野球)可比爬上难多了。”加上从他的回忆中想起160公里的事情,也可以完满退场了。写了那么多诟病自己还是最喜欢《H2》里的木根啊,没天赋努力型,偷偷练习却也能投完全场,爱耍帅却很真诚最后感情上也有了归宿,这也是我一直想打一棒游击手的原因,相比之下四叶的千田差太多了。 这话的主题是“有在享受着吗?”小光和东的组合背负的太多太多,前者是160KM的球速以及若叶的梦,后者则是哥哥的甲子园之梦。身上的枷锁太多反而成了负担,忘记了野球最单纯的快乐,所以当纯平喊出那句“去享受吧,雄平!”后,平时打出全垒打都不苟言笑的四棒王牌就算只是三垒安打也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涓涓细流,美名川的溪水是在为谁而流?青叶和小光的泪再为若叶而流。房屋内抱头痛苦的青叶,双人的上下铺另一个人却天各一方。不只是赤石在哭,小光也在哭啊,写到这里,笔者也情不自禁停下了敲打键盘的双手。灯光下小光哭着投球,泪与汗水交织在了一起,天国的若叶你看到了吗?时光荏苒,当时流泪的少年已经变得坚强,因为他此时此刻不仅背负着若叶甲子园的梦想,也背负着星秀永远的王牌投手——无法上场的青叶的甲子园之梦。享受比赛吧,小光,甲子园在等着你,今天的你一定行的。 纯平:“他以前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青叶:“不,他以前和我一样,是容易冲动,沉不住气的男生。那是(指现在沉稳的光)……小若的性格” TV版新增的这段剧情看得湿了,也好久没有很享受的写下自己想写的文字了,最后小光小时候这顶鸭舌帽也好赞,好想要一顶。

老朋友的一场聚会,CC6归来小记

自从上次我发自真心黑了一回CC5的同人本价格和场地之后果然这次有所改善,看来Liknight还是很认真地听取各种意见,Comicon很好的,我不再黑她了。 大约九点半到达会场门口,这次的场地是在花园路LOFT创意街区里面,场地总比上次那个杀猪场要好上许多,还没进门就又看到了痛车,我承认这东西无论看多少次都很闪,顺利和推上的好友萤火汇合后我决定很老实的不凭我这张掖内脸进去而是老老实实拿着预售票排队。这次预售票好像发售不是很多,竟然排了没多久不到10点钟就进场了,而且由于场地比较宽广比前几届感觉好上不少。 由于这次摊位是按甲乙丙丁分的,感觉比较麻烦,一时间也没找到要买的东西的摊位,这时候正好碰到主催老胡(Liknight),他竟然问我跟哪个摊位混进来的,劳资可是有好好买票的。闲聊几句之后(和老胡聊天总是习惯性拍他肚子- -)找到了两个要找的摊位,这次目标物两个同人游戏《星空不在的梦境》和《紫罗兰里版》入手(虽然肯定没时间通……)。之后和萤酱继续闲逛,她入手物基本以各种周边为主,顺带一提她买的虎帽配她自己的虎牙属性很萌,她不让我拍无图无真相。 之后终于找到了大学同学的摊位南京CJ同好会,帮另一个大学同学带了两套决死三卡牌游戏,看到他很忙也就没多打扰,之后又来到了另一个推友查理的摊位,不过一向和他相性不合也没有多聊。 11点多之后入场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会场里面熟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陆续遇到了CK的上砂川、KFC的Crane、EFZ CLUB的CHY还有些我忘了ID的人,途中看到神乐老湿摊位前门可罗雀就上去聊天,几句之后发现对方不记得我了。 老湿:我读着那么多我怎么会一一记得。 Windchaos:我阿鲁巴过你两次。 老湿:有点印象了,我总有机会报仇的。 老湿依旧那么欢乐,不过现在看似风光不再,况且这次雪飘没有摊位他的基友冥冥不在更是如此。 12点多的时候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作为同人展的常习者我养成了自备干粮的好习惯(而且一般是2-3人份)。东西吃到一半的时候碰到了天极的前辈屠刀花火,闲聊之后被引荐去会场门外见一些天极老的撰稿人蹭蹭战斗力。随手找了个人拿张社团工作证就出了会场,认识了无无和埃尔赛尤号,貌似没见到树懒睡袋(也可能见到了我忘了)。作为掖内新淫被前辈不停调戏,花火介绍我是天极的新编辑的时候不知哪位说了句原来是天仓姐新的玩具……然后报ID的时候又有谁说了句原来是那个给和邪社写过两篇糟糕文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日糟糕,终生糟糕,我想洗白,可是已经晚了。 之前出会场的时候还被人叫住,直到回家的车上我才想起那人是轻国&KFC的丹羽大和,自己的记性越来越差了,还好没犯上次叫错ID的事情。回到场内后依然是五步一熟人十步一基友,破坏竟然还把我误当成人参胜者组,我知道你没妹子你也不能这样啊!之后又和KFC兼推友兼高中学弟小浣熊碰头,寒暄几句之后继续者和熟人的各种搭讪被搭讪的Flag,终于联系到了又一个女推友糟糕萌,真人没线上糟糕,随便又逛了一圈后在萤火的建议下三人出会场到不远处的一个地方吃刨冰,刨冰吃到一半又收到另一个大学同学的电话,于是吃完后又回会场。 今天这位大学同学cos的是银魂,被拉过去帮忙拍了两张照片,之后再度进场发现场内糟糕mode全开,各种糟糕抱枕开始堂而皇之挂出来了,我当然是一一射了下来,此时会场人也少了大半一一搭讪逐个拍照。可惜之前第二次出场时正好遇到雪飘的管理员明雪入场,稍微聊了几句关于相机的问题后我就出场了,此次再度会场后也没联系到他,作为往日一起拍coser的朋友甚是可惜。 在冗长的流水账之后写几个今天的亮点: 1、 某妈妈抱着一个大约3岁大的小孩子逛展会,被众人围观。 2、 某人在会场中吹口琴,一首是《星之所在》,另一首听了很久觉得很耳熟,然后突然一拍大腿想起,竟然是《啪啪啪》之歌。 3、 会场的求包养的纸盒不错,里面的女生表情也萌。 4、 会场里几个外国佬很赞,特别是一个拿枪的coser 一点建议: 这次总体上很赞,不过就算是下午也不应该把糟糕物直接放出来,下午看到一个母亲带着一个小孩误入(?)展会,我觉得影响不太好。 暂时写到这里,CP6各位再见。 这回的入手物: 紫罗兰里 星空不在的梦境 一件东方外套 更多真相 http://s281.photobucket.com/albums/kk218/windchaos/CC6/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