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业界评论

国产GAL编年史(二)

本文原载于《二次元狂热》GAL增刊,作者windchaos。转载请保留此行并注明出处。 国产GAL编年史这个大坑也终于来到了第二期,历史的书页也终于被我们翻到了2008年与2009年。和一群朋友开这个坑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作为媒体人通过文字记录下哪些国产GAL制作的先行者们的历史。其次国产GAL的历史虽然不长,却也有不少值得后人去总结去借鉴的地方,希望通过这样一篇文章能够给后来的人一些借鉴与警示。 在上一期我们主要提到了从1998年到2007年之间国产GAL的历史,从1998年的《情人节:不见不散》一直聊到了2007年底,直到2007年蓝天使、Hollowings、落叶岛、星月夜鸣这些后来很著名的国产Gal制作组已经开始活跃在了历史舞台之上,而后来高喊反攻日本口号的ss-square的处女作《To New~towards your dream》亦已经诞生。这期,就让我们主要来讲一下08年与09年国产GAL的一些故事。 在整理作品列表的时候发现,08与09这两年的作品的数量要赶超98年到07年的总和,一方面是由于05到06年左右正好是国内ACG论坛开始红火起来的时期,同时全国各地也陆续有了线下同人展这样一个概念。两相结合再经过了1、2年的酝酿之后,就有了08与09年这大量的同人作品的诞生。如今再去回顾那两年的一些作品,有一些共同的时代特征:绝大多数作品以同人的眼光来评判也做的相对粗糙简陋(以如今的眼光来看)、并且绝大多数作品还是以网上免费发放的形式发布,距离线下同人展卖得动作品还要酝酿好几年的市场。还记得上一期提到的Hollowings的处女作《Other Side》以1套的最终销量在武汉某漫展上铩羽而归吗?尽管如今在同人展上同人游戏也不好卖,但大环境比起当年来要好太多。 在这两年尽管涌现出了不少同人GAL的制作组,然而一半以上的制作组仅仅只发布了1、2部作品就立刻又从历史的舞台上消失,在无法收回成本的当时绝大多数制作组也仅仅只是玩票的态度。这里先来盘点一下哪些在这两年里出现了却又迅速消逝的制作组与作品: 其中仅仅只有DEMO的作品有西经大学RG制作委员会的《Real Generation~转瞬~》、水树碎的《血泣之雨》、Studio Game Master的《Sumreen》;发布了完整版作品的有KCDDP《半边伞》正式版、奥尔资讯多媒体的《恋爱物语:湛蓝回忆》、封魔夜神的《L8N的河月蟹日》、大幻翼团(Fancy Wing) 的《调色板∫天文台》发布、娱乐通的《红楼梦》、KX3游戏制作组的《尧光学园灵异事件调查记录》。 从这份列表中我们不难发现,有诸如《红楼梦》这样的商业作品,不过更多的是一些个人或者大学社团的作品,无论怎样这些组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坚持下去。在这里想要重点提三个游戏,一个是封魔夜神的《L8N的河月蟹日》,这是根据当年著名的软件“绿坝娘”而制作的一款同人游戏,也是可以考据到了中国最早的根据三次元事件去改编的同人游戏,如今再去找寻这款游戏通过这游戏回顾一下当年的事件也很有意思。第二个要提的是娱乐通的《红楼梦》,这也是这个早年以代理为主的公司自主研发的一款商业向的国产GAL,在当年也算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只可惜之后就很少再听到娱乐通这个名字了。最后要提到的游戏是大幻翼团的《调色板∫天文台》,如今在苹果的APP STORE上还能搜到这款游戏的免费下载,不知国内是否有比这更早的移植iOS版的国产GAL。而关于《调色板∫天文台》还有另一段故事,主催XT3000在2011年来上海参加独立游戏开发者大会的过程中因为过劳猝死往生,仅留下处女作《调色板∫天文台》。在上一期我们曾提到Key Fans Club的总管理员莱普特陈在《意识流》开发到一半的时候就病逝,希望在天堂也能有GAL的世界,顺带一提《意识流》在2008年的4月发布了开源共享版,希望有人能把当年莱普特陈那没讲完的充满哲学的故事讲下去吧。 以上提到的这些个人或制作组都仅活跃于08到09那两年里,之后就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继续活动下去,而像KCDPP这样的技术组织在发布了《半边伞》的正式版之后大多数技术成员都转向幕后,之后在不少游戏的制作协力中能看到KCDPP组员们的身影。和现在比起来,当年的国产同人GAL那个环境大家都卖不到钱所以反而比较融洽,技术与剧本也更加水乳交融,不像现在大多制作组还是各自为战。 当然有以上提到的这些昙花一现的国产GAL制作组,也有一些制作组自那个年代开始默默坚持了很多年,以下要介绍的就是提到这两年必定绕不开的制作组。一个是制作了《星月夜》的星月夜鸣组,一个是《鸑鷟》的Youth-Bloom组。《星月夜》在2008年的2月12日发售了EP2,尽管从风格上来看《星月夜》充满了TYPE-MOON月时间的风格,却融入了大量天朝本地化的东西,并且每个EP玩法上都有突破和创新,放在当时实在是难能可贵的国产GAL精品。同时,《星月夜》也是第一批从线下同人展的贩售走到线上淘宝网售的同人组之一,限定版的设定集笔者至今还珍藏在家。 而2009年11月发售的《鸑鷟》,则是把国产GAL的水准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上。精美的CG作画以及充满悬疑的剧本,如今看来依旧是完成度非常高的作品,当然分割商法挖坑不填这些圈内不好的习惯,在那个年代也已经产生了。而关于星月夜鸣组与《鸑鷟》Youth-Bloom组的发展,让我们留到下期再讲。 笔者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是2016年年底,掐指一算距离2009年也已经有7年了。都说七年之痒,那能够把开发游戏这件事情坚持上7年,那又是怎样一种精神与体验?在介绍完了大批在那个年代仅存活了1、2年或是只坚持了一段时间的制作组后,最后让我们报以崇高的敬意去了解一下那些从哪些年开始至今还活跃在国产GAL一线的制作组们。 首先要介绍的是于09年成立并且在09年5月就发布了第一部作品《翡翠月》的SP-time。尽管在日后采访SP-time的成员的时候都把这部出道作当作是黑历史,《翡翠月》这部讲述战争的故事也与SP-time之后的悬疑纯爱相结合的风格不搭,不过从《翡翠月》开始SP-time就已经形成了并持续了很长时间以线下同人展为主的贩售形式,笔者也是在当年某次同人展中看到了这部作品买回来一试之后才开始入了国产GAL的大坑。 而在那个同人展上,笔者买到的另一款游戏,则是mica-team的《面包房少女》。如今提到《面包房少女》这个名字,相信99%的玩家的反应都是同名的SLG游戏,而其实最早的《面包房少女》也是一款以战争为背景的纯爱AVG,后续作品才延续了相同的世界观又改成了SLG游戏。而mica-team在之后转型成为手游制作组往商业化发展,这些都是后话了。由于已经脱离了本文的主旨,在之后的连载中这段历史会提到但不会详细去解剖。 当然除了SP-time和mica-team,还有一个在这个时期成立的组如今还活跃在国产GAL的一线,那就是落叶岛项目组和橘子班。落叶岛项目组和橘子班实际上算是同一个制作组,在上一期曾介绍过落叶岛于2007年发布了《落叶岛先行版》而在2008年7月落叶岛以《穿过春天的魔法使》拉开了落叶岛世界观的序幕。而橘子班则是同一批人成立的另一个制作组,自2009年起先后发布了《雨•夜》、《萤之歌》、《水时钟》这几部短篇作品,其中《水时钟》在2016年进行了重制,玩家可以在一个名叫物语的平台上付费玩到这款作品的重制。 提到09年国产GAL的历史最后我们还要提一个制作组,那就是在后来制作了《虹色旋律》的制作组Gloria Works于2009年成立了。本文的联合作者之一浅色回忆也是当年《虹色旋律》制作组的成员之一,不过浅色回忆因为个人结婚生子的原因最后放弃了原本一条分配给他写的个人线的剧本的撰写,而在国产GAL的填坑过程中像这样成员进进出出的情况反而是常态,写到这可能各位读者都很好奇这款在09年底开坑的名为《虹色旋律》的游戏,不过当我们再次提到Gloria Works以及《虹色旋律》的故事要等到写到7年之后了。 在最后的最后,关于08与09年国产GAL的编年史就让我们就截止在2009年12月蓝天使制作组的《刻痕III》上篇发布的这一刻吧。从事后来评价,《刻痕III》可以说是蓝天使制作组流传度和评价最高的作品之一,作为一款免费发布的同人GAL完成度很高,只可惜在那个年代不少制作组已经开始寻求线下同人展贩售等渠道收回成本,而之后蓝天使在商业化转型的路却一直走得步履蹒跚,关于这些故事也让我们留在以后再讲了。 总体来说,回顾08与09年国产GAL的历史,相对之前的冰河时期已经泛起了一点涟漪,如今看来当年还只是停留在同人小打小闹的范畴,除了跑一次线下展会零星卖掉几十一百套就没更多贩售的渠道。这也造成了不少同人制作组昙花一现的局面,而另外一些坚持下来的制作组又是如何坚持下来的,那就是下一期要讲的故事了。 还记得上一期的结尾写到大张旗鼓说要反攻日本的制作组ss-square吗?在这期的整篇文章中完全没有提到这个制作组是因为在放出口号之后,这个当年号称制作阵容相当豪华的制作组就没有把作品坑出来,反攻日本也仅仅只是当年停留在论坛中的一个口号。不过其中的某位画师如今已经在为日本的GAL会社充当原画,也算是另一种程度上把梦想延续了下去。而这篇文章中出现过的某个制作组,其游戏的日本版还在制作当中。具体是哪个,卖个关子且听之后的故事。

御朱印、浮世绘,与ACGN圣地巡礼的相似性——初论日本庶民大众间兴起的旅游文化产业

我从2009年开始初次赴日进行《秋之回忆》的圣地巡礼,至今已经巡礼过10部以上的作品。又从2016年开始参拜神社、寺院,并收集御朱印,也将近一年时间。自己的业余生活中,也会阅读各类日本社会文化方面的知识类书籍——今天,我注意到了在御朱印、浮世绘与ACGN圣地巡礼之间的一种相似性,一种庶民(大众)文化所兴起的旅游文化产业。 御朱印在江户时代的起源 起因是最近在整理御朱印的相关资料,也创立并编辑了维基百科的御朱印中文词条。在考察到御朱印的起源年代时,我查到了日本同好的专著《永久保存版 御朱印アートブック》第15页上记载着:“但是,进入和平年代的江户时代以后,随着庶民参拜寺院、神社变得普遍起来,御朱印作为一种文化,慢慢地广泛流传了开来。”(自译,原文为:“しかし、泰平の世となった江戸時代以降、庶民が寺社に参詣することが一般的になるとともに、御朱印は一つの文化として徐々に広く浸透していきました。”) 也就是说,御朱印的起源虽然众说纷纭,或许可以追溯到很早之前,但比较清晰明确、有据可查的一个出现年代,是日本进入江户时代以后,社会变得很太平,庶民百姓也能够凭着自己的信仰心而走出田地,到远方的著名神社、寺院进行参拜。作为一种参拜证明,御朱印也作为文化产物,随之流行开来。这样仔细想来,宗教信仰本是关乎心灵的事,譬如佛教禅宗,就推崇“佛陀拈花,迦叶微笑”那样以心传心的法门,反倒不留文字。但到了日本庶民这里,写经参拜后便要留个凭证。如果我猜得没错,那这些参拜的庶民回到自己的老家后,一定会像我特意搭建御朱印中文站那样,把自己的参拜证明到处摆显给自己的父老乡亲们开开眼界。也就是说,虽然是宗教文化行为,但增添了庶民的通俗气息,为显摆所用,才要留个字据。   江户时代庶民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因素 为什么是从江户时代,而不是之前更早的时代呢?当然太平盛世是一个原因,但社会和平并不能激励人们热爱旅游,我想一定还有别的原因,这让我想起了2016年8月份在江户东京博物馆认识到的一些历史情况。

探寻女仆的魔法——秋叶原女仆咖啡店体验纪实及思考

2016年8月,我去日本的东北地区以及关东地区旅游了一番,其中10天住在东京,因此也经常前去秋叶原逛逛。 说到秋叶原,回忆起来,最早的印象应该是《秋叶原电脑组》这部动画作品。但当时还不知道秋叶原是什么、意味着什么,还以为只是作品中架空世界的一个名称而已。之后真正开始意识到现实中位于日本东京的秋叶原地区,要算是中学时代每月必买的《动感新势力》以及《动画基地》对日本御宅文化的介绍。当时伴随着秋叶原而来的有两个文化话题:电车男、女仆咖啡店。 女仆咖啡店在我心目中即是秋叶原的标志性元素,因此我很早就去过女仆咖啡店——早在2009年,距今7年前的我的第一次赴日之旅。不过当时还是日语说不上两三句的状态,还是请了翻译一起入店的。由于存在着语言交流障碍,因此后来的几次旅行中并没有每次都去——只是期间去过一次伪娘咖啡店,以及一次想去池袋的执事咖啡店却被告知没有预约而未能入店。哦,另外倒是也去过台北地下街的女仆咖啡店。 而这次的日本旅游中,则是不仅去了4次@home cafe女仆咖啡店,还去了另外的两家—— CureMaid和Cafe Mai:lish。回来后还很凑巧——8月19日@home cafe的三位女仆来参加上海萌樱会9的舞台表演,我也通过和邪社的渠道申请对她们进行了采访。我想把这些零零总总的经验,综合起来,加上我在店内看到的想到的,写成这么一篇文章,来探讨一下女仆咖啡店的核心文化——女仆的魅力,或以文艺修辞来说:女仆的魔法。

二次元与不懂二次元——或许只是年龄的一道鸿沟

作者:chu2otaku 在2015年的“acg圈”,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情。 国内动画似乎不再是投资的大冷门,国产动画也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伴随着商业的推动,媒体也上阵添薪加火,关于“二次元”的商业潜能报道也一度出现在央视的新闻频道,甚至网上都出现过名为“二次元人口普查”的活动,虽然知名度并不是很高,但当时“二次元”的火爆程度也可见一斑。 现在再回忆起来,那股热潮恍就如夏日的梦境一般,在那热浪之中的午觉,感觉梦境好像并不真实。而如今剩下的,好像只有底气更足些的动画工作者,在沙滩上继续日复一日的劳作了。   当时,最令笔者印象深刻的,是这样一句话。 ————“不是很懂你们二次元”。 当笔者在微博上看到网友转发时的这些话时,心情若是夸张些说便是“人类为什么要相互伤害!”,我想,这里的网络上又发生了什么。 “不是很懂你们二次元。”这句话,自然指对的是“二次元”来说的,而这里的“二次元”,如今能在萌娘百科中的“萌二”、“二刺螈”词条中找到大意,若是想了解地再详细些,大可前往萌娘百科的“二次元”词条。 那么,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现象呢? 记得,当时对这现象,有些大致如“这个圈子还没准备好扩大”云云的言语。倒是,在某种意义上圈子是扩大了,那么,这些扩大新鲜血液却又为什么成了老人冷嘲热讽的对象呢? 笔者认为,这是一件需要思考的事情。   为了更进一步地了解,笔者访问了身边的四五名好友,在问及“你为什么说‘不是很懂你们二次元’?”时,笔者得到的回答全是“做讽刺戏谑之用”,其中有一L君还作了如下补充—— “……见过不少那种现实挨了欺负,在网上看番什么的寻找精神满足的满脑袋幻想不正视现实的网瘾……我一般用‘不是很懂你们二次元’都是说后面这种人,对那种对动漫和精神世界喜爱但言论表述的很幼稚,或者行为很奇怪,以至于让人知道甚至上了微博的……还有吐槽媒体对二次元的曲解等评价什么的时候用……我觉得动画和游戏什么的虽好但也不能太沉迷了,要正视现实梳理好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但当被问到“你认为为什么会产生‘二次元’这种现象?”时,F君说他认为这很正常,因为学生没有接触过社会,容易受到舆论影响,从众心理严重,有些愤青。想来若是在这种情况下说出那些并不成熟的言论,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T君作了这样的回答:“就跟每个人都有中二期一样,特定时期特定狂热,其实没啥……现在是萌二,如果没有二次元,说不定还有别的什么二,二货常有,二次元不常有。所以本质上这和日系风潮啊、媒体炒作啊、国家扶植啊都没什么关系,二次元就是个符号,是个爱豆路,没有出现的话,也会有别的爱豆路顶上去吧。”(注:此处“爱豆路”应作“被狂热崇拜之物”译) 看来,“二次元”的原因,也就是阅历不够,尚处于人生成长阶段而已,或许倒是暗合中二病之“自我意识过剩”六字之意。同时,在被问及“你觉得该如何面对这样的现象?”时,T君也给出了“成长”这样的回答。   在笔者看来,好像到这里就已经能作出“我们和萌二的不同只在于‘年龄’。”这样的回答了,可是,我却不自主地又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年龄’的不同就让老人对这些‘新鲜血液’调侃嘲讽?” 以笔者的经历来看,这样的情况,貌似是在这个圈里头一次出现,这个年龄阅历,在哪里出错了? 笔者第一眼看去,觉得是社会。 在笔者看来,“二次元”与“不是很懂你们二次元”两方,都喜爱、爱好同一样东西,而这一点让他们同时属于“二次元”这个泛指acgn的圈子里,在两方“二次元”定义上的差异没有大到已经或者将要分裂的情况下,似乎只有“社会”可以解释那个原因了。   似乎,到现在这已经不再是一个小圈子的问题了,为什么这个圈子会出现这种现象?似乎无论是问“被吸引的人正在低龄化?”还是问“吸引的对象对向低龄化?”最后都会证明出“低龄化”这个词,关键好像只是在于低龄化的,是这个社会中那年龄层段的人,还是我们喜爱的这个东西正在把他的面向年龄段下降。 第二眼看去,好像也是社会。 写到这里,笔者不由得想起了L君受访时的一些回答。 “……随着日本经济萧条,好多拿大豆或者恋爱的剧情表现形式来探讨人生观或者引导人的越来越少了,更多的卖肉和后宫作、单纯的催泪和感动……本来是个物质可以得到满足,追求精神世界和现实生活探讨什么的标杆,慢慢成了本没有恶意但对人们心智有形象的糖衣炮弹……” “‘不是很懂你们二次元’依旧是成熟的人对童真幼稚的人的嘲讽,只是因为这是个新产业带来的…至少这个产业生在一个有问题的时代吧……” “……但不得不说这产业链和现在的社会现状都有问题…动漫发展的也越来越畸形了……” 第三眼看去,似乎还是社会。   那么,我们这些“爱好者”就这么无力吗? “二次元”、“不是很懂你们二次元”这个现象,到这里好像已经不只是一个小圈子的问题了,而是一个圈子或者说亚文化,与社会之间的问题。 2015年似乎并不平静,而到最后好像只剩下了底气比以往更足点的中国动画,那么,央视的报道的“二次元”,微博上调侃的“二次元”,现在都去哪了呢?笔者觉得,需要一个爱豆路顶上去的社会,绝对不能算上完美。 从某种意义上上来讲,吸引爱好者的是业界,业界再怎么改变,爱好者都是无力的,更甚于爱好者都可能是其帮手,这改变可能是有益的,也可能是有害的,但做出其改变的永远会是业界,既创造者,而影响业界的,则会是社会,既创造者生活的环境。 面对这种情况,或许爱好者有一个应对方法,它说好听点是勿忘初心,说难听些是圈地自萌。只要自己喜欢这东西,便是其爱好者,若是谁变了,便不是那爱好者,它也许就这么简单。   “二次元”,无论你拿它指代acg,亦或是讽刺萌二,它最被大众理解的意思都是“二维空间”————这始终都是一个小圈子。 而这样一个“二次元”的“小圈子”,自然是与“三次元”的“大圈子”脱不开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风平浪静时这船能平稳的前行,但若是起了大风浪,船就开始摇晃了。 “二维空间”以后会怎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还喜欢追新番,看小说,打游戏,我还想改变点什么。 或许这样,船就能开出风浪,找到平静吧。

如果有一天电子音响小说取代纸质书?(再续)

写这篇《再续》的原因是,今天正好逛S1的时候看到这样一个叫“演小说”的平台 http://www.176yxs.com/yxs/index.html 看了下官方对于“演小说”的定义: 演小说是一种新型的电子书格式:在原有文字内容的基础上,它还包含有动态图像与音频内容。在不影响文字阅读的前提下,添加的“演出效果”能让读者更加身临其境,让作者更能丰富自己的表现手法。 如果说熟悉电子音响小说的概念的话,应该可以了解到这”演小说“的概念基本就是Chunsoft当年提出的电子音响小说的概念。 刚才和圈内的一些朋友聊了这个话题,发现最近类似这样拿”电子音响小说“的概念重新包装一下做成,拿了融资或者正准备拿融资的团队已经有好几个了。记得我在《如果有一天电子音响小说取代纸质书?(续)》中表示了自己对橙光这个平台的强烈看好,并表示橙光或许是下一个起点或者晋江。 当然橙光自己的运营的方向性问题和版权问题另说,反正放到资方市场都不是个事儿,有了钱都分分钟可以洗白的。这篇文章只是想说明的是,在我一年前表示看好橙光的时候还有不少人留言表示不看好,然而这两年橙光融资越拿越大,屁股后面各种拿电子音响小说概念包装一下做个APP等着拿融资的团队一个接着一个,只能说起码目前的资方市场随着橙光用户人群的积累已经开始认可这样的一种阅读模式,并开始抢占垂直领域的市场份额。 记得我在5年多之前的一篇文章中《如果有一天电子音响小说取代纸质书?》曾就表示了对于电子音响小说的看好,现在看来”取代“这个词用的为时过早,但从目前的硬件条件来看,已经完全有这样一个条件了。 当逛一圈帖吧发现现在的95后们都用着手机逛帖吧,拿着ONS模拟器在手机上撸黄油的时候,我这种还习惯于用PC下载百度盘再转到手机里玩的老古董也开始感觉到了时代的变迁。 当然软性上的环境还远远不够,那么多拿着电子音响小说的概念二次包装等着拿融资占山头的团队里,又有多少是真真实实想去做那么一些事情的,想要去培养一批作者和用户付费习惯的。图片和音乐的素材库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都是要逐步去探索的问题。 只能说橙光在资方市场表现的还算可以,也培养了一批用户(先不管是什么类别的用户)只是吃香难看了点。从垂直领域再复制一两个橙光这样的平台问题一点都不大,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哪些在通勤路上原先拿着手机看起点文的人,都会变成拿着手机看《星之梦》这样的电子音响小说了吧。 或许这样的一天的到来并不遥远。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