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主页 > 2.5次元 > 心情

RUN!RUN!RUN!我打棒球的这七年

先说明一下,这是一篇相当个人的文章,写于今年我自己加入的棒球队的年会之后,算是我这几年棒球生涯的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吧。不管是从什么渠道订阅了ACG批评的读者,如果看到这篇文章不喜的话请自行PASS。 在今年棒球队的年会上,自己掐指一算竟然已经打了7年棒球了。在年会上一位打了14年棒球的前辈留下这两句名言: 玩小众运动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出去和别人说自己打了20年篮球不牛逼,但是和人说自己打了20年棒球那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热爱一项运动不在于你打的多好能够坚持下去,而在于你打的多烂还能够坚持下去。 我想,这么多年来我能够把棒球这项运动坚持下来,这也是对于棒球的爱吧。和自己同期的或者比我更早打棒球的前辈们,若是带有点二次元属性的话大多都是看安达充的作品喜欢上棒球的,而这两年加入的新队友很多都是看钻A入坑的,也让我感慨时代的变迁。 在酒桌上看着我这些年打球的队友这么讲我,当中有几年都觉得我会放弃棒球,因为觉得我这个小身板练不出来起初动作也很别扭。而现在自己已经是球队二队的一个主力外野,时不时还能打上一棒。队友说我现在一急都准备直接从外野传内场,这是以前完全没法想象的。看着那些身材比我魁梧的队友传球距离还没有我远,这也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熟悉日本动画的大家都知道,日本动画尤其是运动题材都讲究“根性”,而这些年那些偶像作品笔者认为追求的也是根性。在人生低谷的时候,困难的时候看一下例如《棒球大联盟》这样的作品,感觉人生又有了动力。去年笔者秋季赛的时候带伤打了3场球,导致现在2个多月的大腿的伤一直没好透,在比赛场上忘了自己是30岁的人了,况且棒球又是一项自私又团体的运动难得打上了主力又觉得自己现在的水平比队友强,一点小伤就不跟队长和教练讲了结果到现在没有痊愈。不过我想让我再选择一次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的吧,想起《灌篮高手》中樱木花道的经典台词:老爹你最光辉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对于我来说,最光辉的时刻就是现在。 我大概是日本动画看了多了被洗脑了吧,有的时候觉得这样被洗脑也没什么不好的,时刻能够保持一颗热血的赤子之心。我一直觉得人啊工作恋爱什么很多事情无法受自己的掌控,唯独锻炼这个事情再怎么样都是能挤出时间的,并且练了一定会有成效的。自己有的时候教球队里的新人打棒球,觉得他们很幸福也很幸运一开始就有前辈指导正确的动作,而自己当年都是野路子自己从错的动作开始练起了在自己最黄金的年岁绕了很多弯路。 棒球是日本一项很大众的运动,而在天朝则非常小众。今天饭桌上我们这桌的队友,有三分之一都当了爸爸了,而且都准备让儿子参与棒球这项运动。或许再过个十年就能看到我们这群队友的二代们开始打青年联赛了,我相信10年后魔都的业余棒球比赛会更加成规模,会有专门的青年甚至少棒业余比赛的。不过想到笔者目前还是单身,还要努力了。正好昨天看到《棒球大联盟》新系列动画化的PV,也是讲述之前系列主角吾郎教他儿子打棒球的故事,棒球真是一项少有的可以儿子和父亲一起参与的运动。 在参加球队年会的当天早上,我去了躺医院看自己腰和腿的旧伤,晚上几倍黄汤下肚之后想起的并不是训练的辛苦、留下的旧伤、比赛失败的屈辱。而是自己挥洒的汗水、第一次滑垒成功的高光、第一次接杀第一次下分……或许随着年岁的增加自己伤病的时间越来越长,之前自己也曾担心过自己还能继续打几年棒球。不过现在我想,就算自己的竞技状态下滑到无法打比赛,自己还是会以各种身份参与到棒球这项运动当中的吧。 毕竟之前在球队没有二队自己完全打不上比赛的时候,自己当了两年类似于钻A里克里斯这样记录员的角色,看了两年比赛也对自己的球商提高了不少。 最后,这是一篇很私人的文章,写于2018年1月20日奥盛Fingers棒球队年会之后,也算是自己之前7年棒球生涯的一个总结吧。我相信这只是一个顿号、逗号,而绝不是一个句号。 如果读到这里,你也对棒球感兴趣并且在魔都的话,欢迎直接来联系我我会手把手传授我多年来的一些技巧。如果是妹子的话也欢迎来看我们的比赛,我们也缺一个女经理,虽然不上场的时候都是我负责经理的活…… 标题取自《棒球大联盟》的一首主题曲歌词:RUN and RUN and RUN and RUN,不停不停向前奔跑。也是我跑步最喜欢循环的歌之一。大家有缘球场上见。

与名为现实的怪物战斗的人们

话说前段时间各种事情缠身,很久没写过心情类的文章了。当然各种事情忙也只能算是理由和借口。积攒下来想写的东西有点多,有些和二次元有关有些又和二次元无关。嘛,反正喜欢看我心情文的人自然会看,不会看的人也不用去看。 最近一件比较感触的事情,是某位基友的母亲突然过世了。有的时候,生活就比GAL的剧本还扯淡,人说走就走不带给你任何感伤的时间。某风也到了虚岁30的岁数了,身边一些莫逆之交的朋友也比我小不了几岁,一聊起这个话题发现身边的朋友都到了家里的老人各种住院的年纪了。比如某风自己奶奶刚出院,外公就又住院了。和两个闺蜜聊天,其中一个闺蜜爷爷住院晚期,一个闺蜜外公也在住院…… 有的时候,不禁思考生老病死谁都逃不过,那还这么努力追寻自己的梦想是为什么?然后一想,正是因为人生苦短,所以才要抓紧时间去留下些什么。又想起了英年早逝的KeyFC总管理员莱普特陈,至少还留下了完成了一半的《意识流》,想起来一直想写《意识流》的感想却一直不敢写,甚至想有一天能把《意识流》的故事续写下去。所以说,人还是要在有限的人生中去留下些什么,这样才有意义。 第二件比较感触的事情是ACG批评的作者之一炎语(虽然也很久没更新过文章了)要去日本留学了,感觉在魔都又少了一个能一起喝酒打棒球的基友了。炎语可以说是我以文会友交到的最好的基友之一,几年前通过在ACG批评投稿一篇白学的文章然后加了作者群,后来才慢慢发现原来炎语也打棒球。再后来发现大家都很喜欢大老师,而且大老师的小说炎语也参与了小说的翻译。最近风酱因为补了《调酒师》开始研究调酒之后,也和炎语经常一起研究鸡尾酒一起喝酒打棒球……不过这些年总觉得认识一个新朋友不易,然而在魔都的朋友越来越少很多都跑去日本了。也祝炎语在日本顺利吧,去之前能不能把欠我的调酒师、大老师和白学的文章先交了。以及去了日本之后别忘了寄一瓶电气白兰回来。 最后联动一下bangumi茶会话的一个帖子,简单说就是被一个bgm的高达勾搭了(高达梗:bgm高达八成是妹子),一加QQ发现原来是一个默默关注了我看了我文章好几年的迷妹!然后让我很惊讶原来我还有迷妹?因为之前一直对自己的知名度没有一个客观的评价,后来发现自己男读者挺多的每次公布群号基本上进来的都是男的。然后突然出现一个迷妹(虽然是人妻)让我很吃惊,然后聊了几句之后发现对方的确是关注了我很多年于是就放下平日的伪装了。说聊几句就知道对方关注了我很多年,是因为我一提H2的木根对方竟然都知道,这个只有安达充死忠粉才会了解的人物……当然我之前写安达充的安利也专门讲过。另外就是给我鼓劲说千万别被名为现实的怪物打倒了,一看就是知道我非常非常喜欢bakuman。 于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迷妹,因为自己看上去太过高冷(其实只是习惯性装逼而已)而不敢来接触我。怪不得之前自己挂大龄二次元都没把自己推销出去。说起这个,之前在用了SAI老板开发的MY LOVE之后短暂脱团两个月结果双双发现不合适又归团了,看来只能在自家博客挂自己想办法把自己推销出去了。 最近工作很忙,却还保持着每周运动两次。新番游戏都补不过来感觉自己快要脱宅了,却依旧还在努力的填自己的剧本坑,一坑未平一坑又起。 坚持着做自己喜欢并且觉得正确的事情,与名为现实的怪物战斗着。我为自己推销。 大概23时40分发。

原来很多人都是看我文章长大的……

又是很久没怎么更新博客了,尤其是写心情类的文章。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昨天同事在今日头条的动漫作者群里,看到有一个圈内的从业者看到了《二次元狂热》第100期,翻到了我写的文章和寄语,然后就提到了我是他的偶像,他是看着我的文章长大的,也是受我的文章影响而入行的…… 于是昨天蛋疼发微博吐槽了一下,就收到了“高中时候就看我的文章,现在已经工作了”、“大学时候看我的文章,现在已经当爹了”……诸如此类的回复。不禁让人感慨时光荏苒,自己还是单身(笑 在上个月的这个时间,我迎来了人生虚岁的30岁,感慨自己已经到了奔四的年纪了,而在这个普遍年轻的圈内,超过30岁还在一线工作的人少之又少,而在写作上还能继续有一定产出的,那就更加难能可贵了。第一次发现自己这季新番追的数量控制在了20部以内,这大概是过去6、7年以来自己追番最少的数量了。 除了自己还在2DM上有固定的新番和手游介绍的专栏,偶尔因为推脱不掉朋友的约稿去写一点文字,实在是很难再有过去那种找资料认真考据整整一个月然后去产出一篇精品文章的动力了。大概每季特别喜欢的1、2部新番看完之后会写一下推荐、通完的游戏写一下感想,逛知乎偶尔看到感兴趣的问题去写一个答案,或许人生到了每一个阶段的话自己的侧重点都不同吧。当然自己的游戏剧本坑还一直在非常缓慢的填,并且有接的游戏剧本坑越来越多填不完的趋势……国产Gal这块的内容有新作的话还是会继续做评测的,就算再怎么对自己的人生做减法,这部分也不会放弃。 既然说要对自己的人生做减法了,顺便说说自己现在的精力都用在哪吧,相信对于后辈们也能作为一个参考。一方面是今年从顺网跳槽到第一弹之后,加班比之前多了不少,不过从网媒跳槽到APP一直是自己想做的事情,工作上也沿着自己的职业规划在走,带的团队更大了平时接触更多的后辈,只是精力无法像过去一样一个个手把手的教,后辈们都不听话很头疼,工作上自己功利心相比年轻时候也更强了吧…… 工作之余除了要分一部分精力写游戏剧本外,最近花在棒球的时间上也越来越多了。打了那么6、7年棒球终于有机会打比赛有持续的上场机会,有些热血的事情还是趁年轻的时候去做比较好。上个周末听说一些队友的真实年龄都吓了一跳,很多都比我想象的要大起码5岁,可能是经常运动的人显得比较年轻吧。一个我以为才30岁的队友已经36了,而且是从30岁开始零基础打棒球现在已经水准很高了,让我感叹无论做什么事情不管几岁开始都不算晚。在调整了心态之后竟然重新改了一下自己的挥棒打击之后,发现在打了那么多年棒球之后自己的打击一下子突飞猛进了……不是鸡汤,只是个人最近的一些感慨。 其实真正最耗费时间的,还是要数三次元黄油。想起之前在知乎上更新了几次的“以galgame方法追妹子有没有效果”的回答,不禁潸然落泪。到了被相亲的年纪了,过年的时候尝试过“大龄二次元”,未果。前一段在bangumi上看到sai老板开发的一个相亲类app “MY LOVE”,在用了之后认识了个妹子,虽然不是二次元属性但也是个身高160不到的黑长直眼镜娘,约了两次之后感觉似乎发展的还可以,不知什么时候能说出月色真美的台词呢?只是在经历过很多次自己奶自己说这波飞龙骑脸肯定能脱团之后,自己已经不敢奶自己了。不过这个APP真的挺靠谱的,想要脱团的可以尝试下。 好久没写心情类的文章了,下次再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ACG批评从个人博客到集体博客到改版成网站界面,从09年到现在也经历了8年历程了,暂时也没想好怎么转型,暂且还是一群老年人平时有空更新更新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打算邀请一些圈内的后辈们聊一下他们把爱好变成工作的故事。 感谢看完我这篇文章,放个ACG批评群的群号:10386917 无论是想要投稿或是想要学写文章或者只是多年的老读者想要加入唠嗑的都欢迎。 感谢看完这篇文章。

2017年最近个人的一些近况

说起来这个博客长草快一个月了,从过年到现在就没怎么更新。最近比较忙,生活作息也有了一些调整。稍微稳定下来了来简单说下自己最近的近况吧。 年后换了一份工作,从原本顺网动漫现在跳槽到了一家做二次元APP的公司,APP的名字叫做“第一弹”面向的用户目前比较轻度,可能很多人都没听说过。 相信很多人也都想听听我关于换工作的故事,一晃发现自己工作第七年了,也在动漫这个行当摸爬滚打了七年了。细数一下这是自己第四份工作,七年的时间见了很多前辈转行离开动漫这个行当,也见了很多后辈其中有能够在这行生存下来的,也有更多没有办法在这个行当生存下来而离开的。有空想把这些故事整理成文,估计写出来发在知乎上的话又会收到各种奇怪前来求教的私信吧。 现在的工作接触到的都是刚入行的新人,每天接触一大堆比自己平均年龄小5岁的同事们,听着鲍勃迪伦的《Forever Young》仿佛都忘了自己快要三十了。自己确实很喜欢这样的氛围,被一群后辈围绕着、憧憬着,用自己的阅历和经验去指引他们,感觉每天都活的十分充实。 有一天这些故事会详细整理成文写出来的,最近很喜欢读大冰的书,很想用这种风格也把自己身边行业里、圈子里的故事记录下来。 除了工作之外,最近自己又开坑了一个GAL新作,也是在知乎上被一家创业公司召唤去写剧本,一拍即合于是把自己的基友也抓进来一起写剧本了。前一段时间S1上关于国产Gal产业的讨论很多,比起去和人舌战还不如用自己实际的行动去改变业界。这次的作品会采用一些不一样的贩卖的体系,具体就不多剧透了。顺利的话应该上半年能看到游戏成品吧。 今年自己参加的棒球队春季棒球联赛报名了3个队,自己也有了稳定的上场机会,最近又花了很多时间在锻炼调整状态上。几件事情加在一起一忙,晚上又沉迷在《仁王》每晚都在落命,几件事情放在一起确实没多少时间去看书、补番更新文章了。 突然发现自己现在过得挺充实的,除了缺个妹子……

AR_Live Ex.1.01 采访KOTOKO背后新米记者的背锅花絮

在大家听完了我台对KOTOKO小姐的采访之后,不知大家想不想知道在这次采访背后的小小花絮?拿到采访KOTOKO小姐的机会让炎语狂喜乱舞,但作为新人记者的他能否完美完成任务?色影师虽然已经独自为本台完成过一次采访任务,但此人背锅成性,这次会不会又出什么岔子?

Top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